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50:御月红妆!(二更)

250:御月红妆!(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与林宗、枭长老同行者,三人一人死于无声寂灭,化为袅袅青烟。一人死于猛烈爆炸,其声势破天。一人被诡异月形黑刀贯穿,血若倾盆!

    三位八阶战神陨落,不过电光火石一瞬!

    场面无情冷酷,恐怖感因这不知从何而来杀戮之手而陡然加剧!

    地上血光浓烈,天空月影稀松……巨大阴霾如巨石一般笼罩石化于原地林宗与第二峰枭长老心头!

    咚!咚!咚咚咚咚!

    林宗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脏狂跳声音,他祖爹爹林源只教过他如何战斗,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面对黑暗与虚无飘渺敌人,要从何下手!

    虽然此时死只是三个微不足道小喽啰,但是他体温却因为眼前须臾之变而瞬间血脉凝结!

    枭长老定了定神,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与暴怒中清醒!

    他脑子转得飞,揣测出刚才隐藏黑暗中敌人杀人虽猛,但并没有什么惊天神技,不过完全是凭借众人放松警惕空门大开时才偷袭得逞特点。

    于是恼羞成怒地一皱眉头,立地大吼!

    “怎么人,胆敢偷袭我神宗弟子,还如此不光明正大?手段卑劣!让老夫一见,我们堂堂正正过招!”

    枭长老自恃为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实力可以横行魔域第二十二重天地,所以并不畏惧或者魔域中蛰伏任何黑暗魔物!

    只不过他话音还未落,隐藏黑暗中敌人就已经以实际行动回应了他质疑!

    嗖!

    破风声乍起!

    一道迅猛红影突然从枭长老没有预料到角度如猛虎一样疾速扑来,带着一股瞬间吞没人生命大凶大煞之气!

    声势逼人!排山倒海!之比刚才偷袭手段是威力强大百倍不止!

    “我日!难道估计错误,真是个实力极强高手敌人?”

    枭长老心中一凛,下意识地放弃了正面冲突!

    为了进一步试探对手底牌,只见他急急挥动手中枯木法杖召唤出一只巨大地甲妖兽,身体同时爆退百米,重心压低,做出绝对防御态势!

    而就他瞬间爆退同时,那夹带着恐怖威压血色红影却出人意料地立即转向,以风驰电掣速度天空中划出一道巨大折角,直接向还凌乱于风中林宗扑去!

    只知道擂台赛一对一怎么打林宗哪里遇见过如此变幻莫测凶险实战?他大脑刚才被鲜血刺激震惊中此时完全跟不上战局发展速度!

    “畜生!你这老奸巨猾狗东西!”

    这才发现那血影一开始目标就不是自己,而是第二峰林氏宝贵得很林宗少爷,枭长老脸颊上顿时气得爆出条条青筋!

    “你若敢伤他一分一毫,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枭长老愤怒咆哮黑暗里隆隆回响,震得空气都发出玻璃破碎般咔嚓咔嚓声音。

    不过这种恐吓哪可能止得住血影攻击动作!接近林宗后一秒,这被眼前惊变吓傻了林家大少爷这才仓促地从储物袋内祭出一面圆圆镜子!

    那镜子里倒影着他林宗自己影子!

    身外化身!

    身外化身还没完全形成之际,威力迅猛一计重击就连镜子带林宗身体一齐给狠狠地送上了天空又狠狠地砸倒地!

    若身外化身形成,化身能抵御血影所有攻击,但这计重击还算成功,化身初成之际便把大部分力量传到了林宗身体里!

    “咔嚓!”一声脆响,那无比稀有化身神镜蓦然破碎!

    而与此同时,林宗断骨声与凄惨哀嚎声却如尖锐刺,狠狠刺入枭长老耳膜内!

    嘶!

    看到林宗肩头不自然地垂落身侧,傻子也知道他一只手已经废了!

    一种与同级召唤师对战都不曾感觉到巨大压力顿时沉沉地压睚眦欲裂枭长老身上!少主保护不好,他回第二峰是要受死!但这魔域二十二重天内,又有何物能以如此敏捷反应速度,如此果断谋略将实力位于诛神中级林少爷一击重伤成这样狼狈模样?!

    心狂跳!

    枭长老此时遍布于额头汗水出卖了他心中汹涌澎湃凌乱思绪!

    待他急急前去支援林宗之时,那轻盈如魔魅血影却已经毫不恋战地急速后退,一直退却百米,才一个相对安全平地上停顿!

    于天空中拖曳赤红风影终于归一,痛苦大叫服下灵丹林宗与一脸是汗双目滴血枭长老这才看清那红魔真身!

    噗!

    嘴角挂着血,身体不正常歪斜林宗这一瞬间把眼眶都瞪裂了,就连刚吞下伤药也猛然随着胸口郁结闷血一倒喷了出来!

    气得头发乍起!脸色憋成了酱紫色!

    “怎么是你!”

    枭长老炸着毛破音大叫!一股巨大震惊与前所未有黑暗立即如潮水一样淹没他心脏!

    未知敌人很可怕!但现看清真身敌人,却比未知……给人一种陷落入重重泥潭,不可自拔要被淹没恐惧!

    那个刚刚被林宗一掌拍飞红衣女修!

    红魔……是她!

    林宗与枭目光头,一个红裙女子御风而立,虽然是单薄纱衣,但凹凸爆火感却浓烈并极富有诱惑力地绽放出来!

    轻盈纱之衣角被夜风卷入黑暗夜色里,那些朦胧翻飞色彩顿时给人一种涟漪旖旎被夜色无限扩大错觉!

    丝丝瀑布长发,像魔魅乱舞,触手深入虚无,悄悄攀附上人滚热心房!

    这女子衣裙还是那衣裙,但曼妙背影却给人一种与之前完全不一样感觉!一股妖治,不羁与狂邪气息袅袅从她背影上蒸腾而出,让人心情一半迷醉,一半极度恐惧!

    只见那红衣女修一扬手,那插入第三位随从者心扉黑色幻器顿时横空出现她身侧。那无声瞬移,仿佛月刀从未离开过她身旁!

    漆黑月形刀背上没有一丝锋芒,仿佛这世界上所有光……遇到此刀瞬间都会被它极致之黑暗吞噬!

    御月红妆。

    黑月弯刀如伴日一般亲昵地萦绕女裙女修身边,顿时给人一种强者御世,独行天下霸绝!

    喊出“是你!”之后枭长老又立即踌躇了!

    此时出现她眼前红衣女魔,仿佛是……却又完全不是他之前看到那个羞赧圆脸女子!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特别是她回过头来时绽放那惊为天人容颜!

    世间芳华加诸于她身,也不足以形容她唇之丰美,不足以描述她眼波之潋滟!世上不可能存如此绝色尤物,特别是她刚才所表现战力,简直让人疯狂!

    妖娆脸颊与身上麻麻痒痒。

    她伸出没有握刀另一只手捂着左脸,而从纤长白皙玉指下露出殷红唇角却突然妖冶地向上翘了翘,勾出一个摄人心魂弧度!

    “啊……晚上没有擦药,连真容也暴露了呢……”

    妖娆心底轻笑,心中却并没有什么负担。

    就像林宗与那姓枭长老一开始她面前肆无忌惮地大放厥词讨论他们阴谋一样,反正听到看到真相旁人……终都是不会说出秘密……死人!

    “你你你……你到底是谁?为何杀我弟子,伤我少主?”

    被妖娆之战力,还有此时萦绕妖娆身上邪美之姿震慑!枭长老说话声音也结巴起来!明显有给自己找台阶下感觉。

    他与林宗倒也不是见到美色就手脚发软熊包!只是初元何时出现过妖美如此,强大如厮年轻女修?不敢深想,只怕一深想自己就会陷入巨大恐慌!

    “谢谢我。”

    妖娆无耻地要求,声音如玉珠落入银盘,掷地有声!

    这三个摸不着头脑又极度不符合情理霸王要求听得林宗与枭长老大眼瞪小眼,一头雾水根本摸不着状况!

    “你们要谢谢我啊……呵呵呵呵……”女子轻笑声夜色里有一种罂粟香甜。

    “你……”妖娆素手一指,指向脸色纠结袅长老。轻轻抿着唇说道:“你刚才不是想教育你林少主,有时候就算对手没有自己强大,用偷袭方式也能有保障地解决问题吗?”

    “所以你们要谢谢我啊,我用直接方法给林少爷上了一课,这可真是辛苦我了。”

    妖娆甩着朔月黑刀,笑得花枝乱颤。

    “难道我做这么大牺牲,连一句谢谢都听不到吗?”

    某女极度腹黑地展现出等待夸奖与感谢表情!

    “我日!”

    气得呕血!

    刚才还准备找个台阶下枭长老顿时像吃了火药桶一样疯狂地被点爆了!

    林宗是被眼前比他还疯狂女人气得第二次喷药!

    世上哪有这么无耻女人!居然把自己冷血杀人暗袭当成邀功理由!真是太能强词夺理又目中无人了!

    “小畜生!给你面子你不收,那么老夫今日不管你来自何宗何派,定将你斩杀于此地,死无葬身之所,灵魂与魔物为伍吧!”长啸回响于苍穹!

    一股强大威压顿时从枭长老身上爆发出来,他心底狂吼!

    “你这女妖,欺负老夫一个成名已久一衰渡劫强者不敢向你下杀手吗!”

    虽然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神宗主峰里并算不得头号高手,但神宗之外,无论莅临何处,都是秒杀世间一切存!

    这威压毫不遮蔽地爆发,顿时震得空气连连颤抖!

    林宗也扭曲着身体站了起来,第二峰林氏嫡长子底蕴,无论是贴身护体幻器,还是灵丹卓越效果都是寻常人无法想象!

    那林宗……好歹也是威压与妖娆旗鼓相当中级诛神!

    看着两个第二峰败类向自己目光幽暗地走来。妖娆星辰般眸子轻轻地扑闪了一下。

    其实此次她本可以不出手,当林宗一巴掌把她拍飞后她便能以收敛生机方式瞬间摆脱这些难缠家伙们。

    但是一想起应天情那落寞背影,还有多日来他神宗对她照顾,妖娆便觉得此时她必要横插一脚!

    无论应天情知道与不知道,她希望这个有心男子,以后能放下执念,过得很好很好。

    “何况我不为应天情,也得为符山兄弟们找个场子啊!”

    妖娆脸上顿时洋溢起兴奋笑意。

    “白天林家秘火玄天禁地里用火焰兽兽们欺负我,那么现……我就用魔域黑暗之力……好好欺负林家公子……反正死翘翘,也是事故……嗯嗯,这是一场狗血事故!林家少主,惨死魔女之手!”

    “召唤!黄昏之金甲战神!”

    林宗抖着好不容易能微微抬起肩头,掐手成诀,于地面唤起一圈巨大银光召唤阵!此阵之恢弘,除妖娆见自己召唤兽神,还从未别召唤师手中遇见!

    一股恐怖气息地底酝酿!

    金甲战神?妖娆依稀听说过这种特殊战兽,是一种数量极少但实力相当变态虫系幻兽!以其强大元素豁免金甲与咬合力惊人长钳子而闻名于世。

    但凡诛神境以上召唤师,无不向往能拥有这样一只强力战兽!

    “果然林家底蕴深厚!不过区区一个诛神少主就能契约这么强大稀有伙伴!”妖娆目光一闪。而后于心中叹息:“唉,可惜了,契主死……兽亡!”

    “召唤!嗜血天狼!”

    枭长老身前则直接出现了八枚光芒暗淡召唤阵,八只体积巨大黑毛贪狼顿时拔地而起!为首一只是高出群狼整整一个头,紫鬃红脊,獠牙带血!一看就知道是战力极高嗜血狼王!

    好恐怖!

    一时之间妖娆眼前便密密麻麻堆砌起数量众多强力战兽!

    深刻地体会了妖娆武技变态与强大之后,这次学聪明林宗与枭长老都一脸阴毒地站他们召唤出战兽身后。

    妖娆一脸轻松,伸手将柔软长发捻到耳后。

    “人多欺负人少吗?”

    一声轻叹,女子温软声音顿时如水草一样缠上场人心头。

    枭长老吐血地看见那红裙女子将手指向她左臂一枚细小圈圈,而后……

    一个背负冰弓邪美男子便凭空出现她身旁!

    只见突然出现男子双目狭长,剑眉上扬!如刀刻五官棱角分明!一眼便知不是池中寻常之物,身上带着一股尊王气场!

    薄衣加身,前襟大开,穿与不穿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倒是闪着冰晶色泽苍白皮肤夜色下散发出一股妖异但绚烂钻石光泽!

    不只于此!

    随着此冷如冰绝世男子出现,红衣女子身侧又嗖嗖嗖地横生四位容貌隐藏黑色兜帽之下,浑身暗力萦绕强大身影!

    出现四神秘人,从表面上看不过域主巅峰,但他们出现却令枭长老心脉大动,灵力经脉内疯狂逆行,这份灵魂悸动,他想挡也挡不住!

    因为四人气质纷纷给他一种丝毫不逊色于自己压迫力!

    “明明只是域主!气势可撼天人!”

    枭长老脸上瀑布汗直流,一个异常不好猜想此时浮现他心底,但他根本没有勇气去触摸!

    “你你你……你到底是谁!”这次讯问,简直歇斯底里!

    “我……”妖娆妩媚狂笑。“我是符山玉魑啊!”

    “不!你不是!妖女!你为何入神宗!为何又要欺凌我第二峰……你是妖娆!你朱雀种子妖娆魔女!”

    枭长老扯着嗓子大叫!

    站他身旁林宗简直被眼前那一个个威压强大身影给吓尿了!连“妖娆”到底是什么人都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唔……”妖娆噘起小嘴,指着浑身颤抖林宗向又卖弄邪冰可怜兮兮一叹。

    “邪冰哥哥,那小子说我丑,刚才还打我。”

    “是吗?”

    邪冰脸蓦然妖娆面前放大,看都不看林宗,右手已从背上卸下广寒弓,随意一震弓弦,一股冻结灵魂恐怖寒意便夹杂着三分明显被莫名其妙理由激怒情绪狠狠向林宗方向激射而去!

    邪冰狭长眼妖娆眼底张开又微闭,只是闭上时闪动眸光里已经满满都是杀机!

    “诋毁魔云圣女者,血祭!”

    一声长啸!

    人影爆起!

    一个俊美如天神,着上身露出黄金比例身姿战神跃入云层,手中冰弓不需要任何箭矢,直接三弹连发,顿时夜幕中划出一道道极冻冰轨!

    满天冰雨!

    林宗金甲战神足有数十丈之巨大,但虽说对元素豁免,但面对猛如爆雨天降神冰,它那巨大身体也渐渐被冻得失去鲜亮色泽,低悬吓得想死林宗头顶,有一种摇摇欲坠感觉。

    “诸位长老。”

    妖娆又朝身旁四位黑衣人盈盈一拜,对此一直跟邪火子身旁四大长老,妖娆可不敢有对邪冰那样恶趣味与草率。

    “你们也知道我素来喜欢自己一人应战以历练修为,但是近日有极道幻器出世,而且附近神宗弟子太多,所以有劳你们帮个忙,替我速战速决。”

    妖娆知道这只是魔域中第一战,她不想过分消耗自己力量。

    “圣女大人严重了。”四位魔云长老顿时诚惶诚恐。

    “有您这样圣女,真不知道是我们幸运还是不幸啊!”

    一位长老苦笑着嚎哭。

    “老夫都憋了好久,手痒得自残杀了,拜托您圣女大人,这次你千万不要出手,让我们几个老家伙,好好发泄一把吧!”

    极度嗜杀从四位魔云长老身上爆发出来,那野兽般疯狂而黑暗意味,顿时吓得对面领头紫鬃红背狼王弱弱地打了个寒战!

    妖娆顿时掉下一头黑线。

    都不是人啊……难怪与血十三臭味相投,见过抢钱,没见过抢杀人!

    “那……那这次让给你们……”妖娆大度地挥了挥手。“不要客气。”

    ------题外话------

    羽毛无耻地扑上前来,摸了摸众人口袋~打滚地嗷嗷着~不要客气,来~用票淹死俺~明天继续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