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51:莫执念(一更)

251:莫执念(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天情,为什么向东方疾行?那里明明超过我们应该镇守地界了!”

    看着眼前闷头直冲应头牌,蓝破魔追他身后苦逼地嚎叫!

    应天情不知道抽了什么疯,一到魔域便眉头深锁。

    应天情心里憋着一团火,把随行三个第一峰师弟们丢魔域内便急急御空而起,丝毫不把神宗圣王那“固守疆域”指令放心上!

    “林宗那个混蛋,邀请妖娆同行一定不怀好意!虽然妖娆不弱,但也不一定能时时防备那小子暗算!”

    此时应天情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气恼林宗还气恼妖娆。

    “你若是想避我,好歹也选一个没有危险人啊!你与林宗同行,让我多么不安!”

    感觉到自己命魂气息就不远方,应天情脚下速度又了三分!

    彼方,妖娆挠了挠头,看着眼前方圆百里一片焦土……着实无语凝咽。

    刚才不但邪冰弓下冻魂雨暴雨倾盆,四位魔云大长老各显神通,顷刻之间将那吓得屁滚尿流林宗与枭长老围包围圈内。而且魔云门人手段确让人大开眼界。

    被他们召唤出奇异黑暗系幻兽以其不可思议强大攻势完全抹灭了一个天人第一衰强者实力上优势,顷刻之间把这第二峰长老与弟子二人剁成了肉泥。

    连妖娆预想中林宗什么恶毒诅咒,以第二峰林氏背景相威胁话语都不曾出现,那睚眦欲裂吓得直吐血林氏贵公子便被冻魂之箭一箭穿心,身体瞬间炸成四分五裂血红冰晶!

    不过这小规模杀戮显然无法满足魔云四长老久被憋屈心情……

    四长老将顽强抵抗枭长老齐力斩杀之后,他们又立即将一身使不完力气花到了方圆百里内那些早已经被混乱威压吓得蹲老窝里吐白沫魔族妖兽身上!

    看着眼前四堆大小差不多魔族妖兽尸体堆,妖娆有一种头晕目眩感觉!

    太……华丽了……

    她伸手扶了扶额头,深深地意识到因为自己没有经常把魔云长老放出来,给他们心灵造成了多大扭曲!

    耳边鼓噪延绵不绝!

    “嘿!老子总算松了松骨!”

    “是啊,你也就只有那么一点骨可松了!这么长时间,才杀几只小弱兽,十七个魔族化型战神……啧啧,兄弟你老了,我看不行了。”

    “滚你个叉!明明就是你杀得比较少好不好,不服气我们继续打啊!”

    “打就打,谁怕谁!”

    四个魔云长老老无羞耻地完全抹杀了这片魔域所有生灵之后,还摩拳擦掌地想要相互狠狠打上一架。

    “圣女大人,不要理他们,他们一直都是这样,驭兽环世界里,也已经毁了你几座山了。”邪冰一脸平静。

    我喵了个咪!

    妖娆顿时一头黑线!眼前华丽眩晕感越加明显!

    欲求不满啊!这群黑暗妖孽真是活生生地验证了“欲求不满”这四个字深邃真谛!

    看着妖娆有些抽搐嘴角,邪冰顿时目光一闪,笑意浮上脸颊。

    他以手指半掩自己上扬唇,低头邪邪地问道:“那我圣女殿下,接下来,你想做什么?”

    听得出邪冰话里期待,妖娆也自知确不应该把魔云这种变态力量长期封印驭兽环里。

    于是她微微一笑。

    “暂时不用恢复‘玉魑’身份,我们就这样……以魔女妖娆之名,横行魔域!”

    目光一振!正合邪冰之意!

    妖娆声音不大,但那桀骜嚣张气势却顿时给四位正相互喷口水魔云长老注入了鲜活生机!

    “是!我圣女!”

    邪冰脸上洋溢着兴奋笑,他咬字清晰。于妖娆身前恭敬地欠身,与此同时……身前顿时出现了一道夹杂着冰息巨大银光召唤阵!

    此阵之璀璨,也不知道是因为天空中冰晶衬托,还是因为魔域夜太昏暗,以至于光芒极烈异常,瞬间把这片天地间所有被黑暗笼罩罅隙都毫无遗漏地照亮!

    前一秒还夜风燥热,此时已经漫天雪花纷飞!

    一股磅礴冰力拔地而起,随着倒卷雪花,一枚巨大兽首率先从召唤阵中探出!

    那巨若铜铃蔚蓝之眸,带着一种极富有人性睿智光华,纤长鸟喙,微张间已经流露出动人心弦天籁之音!

    紧随鸟首而出,是此冰禽巨大而华美身体,尾羽丰厚,只有三条淡金色纤长异羽旖旎地横拖于鸟身后部!

    此鸟通身洁白,长约八丈,那美丽身体上甚至还一直萦绕一种钻石般七彩光晕!

    这一幕把妖娆看得有些呆。

    邪冰率先跃上冰鸟背脊,而后站羽翼丰美柔软一处,半跪身体,向妖娆低头屈膝,恭敬而虔诚地伸出了他宽厚手掌。

    魔云一直愿意为她效力,从过去……到永远!

    四位魔云长老相互对视,顿时会心一笑,不约而同地默契御空飞起,分别矗立巨大冰鸟前后左右四处,呈现出护驾姿态!

    太他喵咪拉风了!

    此情此景,既给妖娆心底难以言喻触动,同时也让她再一次体会了自己肩头所承载重担。

    这一切……是血十三温柔以赠,所以此恩,定以大破化龙血池得还!

    妖娆扬了扬头,并没有拒绝邪冰手。

    这是一种庄严仪式,虽然早就知晓,他们向自己效忠心情……

    妖娆身体轻盈腾空,而后将白皙手轻轻放邪冰宽厚手心里,任由他带领,走上冰鸟脊背避风位置!

    此时应天情与蓝破魔鼻腔内充斥着浓浓血腥之气!

    魔血……还有人血!

    所以应天情脸上表情几近扭曲,无论是林宗已经对妖娆下手,还是林宗一行人遭遇魔族攻击……这两个可能他都接受不了!

    而不明因果蓝破魔也洞悉事情严重,再也没有说话,祭出自己称手幻器与战兽,紧随应天情步伐!空气中带着不安因素,迫得二人呼吸也急促起来!

    “天啊!”

    无论心中做好了多大准备,冲入此片魔域之后应天情与蓝破魔还是忍不住身体狠狠一抖,差点一个踉跄从天空跌落下来!

    眼前出现……是一片诡异焦土!虽然每重魔域景致都有不同,但相邻两地,也不可差得这么离谱!

    应天情脚下是千沟万壑龟裂大地,明显不是自然形成,而是被人后天改造,试想要有多么巨大力量,才能把大地毁灭成这幅百里狼籍模样?

    那些裂痕深重沟壑里,还零星分布着些温度低得吓人冰晶碎片!

    神识散出,这片魔域内已经无任何活着魔族!生机……死灭!

    “到底发生了什么?天情!你感觉到什么?”蓝破魔吞着口水看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应天情!

    “我也……不知道!”应天情咬牙切齿地回答。时情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他预计。

    此时他唯能做,便是随着自己命魂气息,拼命追赶!

    狂奔数万米,应天情感觉到自己心脏将要跳出胸腔,他命魂就前方,但他不确定自己看到前方场景之后,还能不能保持平稳呼吸。

    “妖娆,你没有受伤吧?!”

    哗!

    只是一瞬间,两个人影就陡然出现正欲起飞冰鸟百米之外!

    “嘶!”

    顿时倒吸冷气,下巴掉地!

    那是什么魔兽?!

    还有还有……冰禽身侧四人,脊背二人,又是何人?

    被眼前巨大冰禽与魔气缭绕六人人型“魔族”震慑,蓝破魔下意识地绷紧浑身肌肉,从背后祭出了长弓!

    “天情!你看!”

    蓝破魔踩着正自己脚下滚动一枚冰球,冰球内正好封印着林宗那被冻魂震碎头颅!看着冰中封印尸体,蓝破魔顿时破了音地大叫!

    那令蓝破魔熟悉又无比厌恶脸,此时生动地呈现出极度恐惧表情。要是换作平时,蓝破魔一定会拍手叫好:“这厮死得好哇!都身首异处了!真丫丫带劲!”

    但现……

    现此森然魔域,一个实力强大中级诛神头颅被封印于冰层之中,死状狰狞!与此呼应,还有满地魔尸人血以及不明出处强大黑暗人型召唤师……这一切如何不让人毛骨悚然,寒冷彻骨?!

    蓝破魔不想出卖自己心情,但是身体还是这一刻不受控制地狠狠打了个寒战!

    应天情呆立于原地,他曾设想无数可能,却万万没有想到会遇上这样疯狂场面!

    “林宗……死了?!”

    那巨大冰鸟上熟悉红裙背影,出现于他目光内第一瞬,便霸道地夺走了他所有呼吸。

    “原来这才是真实你啊……”

    应天情呼吸停滞,眼中满满是妖娆那摄魂凤目,黛色长眉,还有不羁轻扬丰美红唇。

    “这一切都是你干?”

    妖娆长发如夜,轻盈撩拨众生心弦,她侧身低头瞬间,是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寒风娇羞。

    这种极至霸气与默默流淌于无声中柔美奇异地结合一起,本似光暗无法共存,但这些激烈矛盾与冲突,却她身上找到了一种几乎不可能平衡。

    “难怪这样摄人心魂,因为……独一无二!”

    应天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身体却一直僵硬于原地无法动弹,仿佛那被冰晶封印不是林宗,而是自己身体。

    蓝破魔没有应天情控制力,被眼前一切骇住那一秒,手中长箭就不由自主地脱手而出,直逼巨大冰鸟上那红衣魔女后心而去!

    “不!不要!”听到阵阵破风声,应天情才陡然回过神来,他立即恼羞成怒地对着蓝破魔咆哮!

    然而感觉到圣女被人以利刃相指魔云长老与邪冰则立即亮出森然无情尖牙,欲瞬间爆起将那弱小蝼蚁碾碎成渣!

    蓝破魔苦笑,这是下意识战斗反应,要是换了他神智清明时,量再给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以一人之力挑衅一群变态“魔主”!

    “不用。”女子清丽声音响起。

    妖娆抬了抬头,一股王息顿时绽放无疑。

    她声音对于魔云门徒而言便谅血十三亲临。邪冰虽有不满,但还是与四位魔云长老一样不问缘由地瞬间归回原位。

    妖娆早就感觉到了应天情与蓝破魔赶来气息。

    本不想见面,不过让应天情看看真实她有多邪恶,有多不为神宗正道所容也是好事。

    她轻轻挥手,一阵黑暗罡风立即吹散了凌厉袭来长箭锋芒。原本后劲绵长箭矢立即失去方向感,摇摇晃晃地坠落一旁。

    这种小威胁,于她而言只是隔靴子挠痒。她不再意蓝破魔敌意。

    妖娆负手而立,站威压强大冰鸟背脊上,默默看着应天情惨白脸。

    他是大宗门含着金汤匙而生尊贵世子,风华无限,自出生起,他命脉就与神宗紧密相连。

    她是暗之魔女,虽然不觉得暗力有多残忍狰狞,但世人愿以这样眼神窥视她,她也便不乎所有莫虚有罪名,我行我素,横行天下!

    他们两人立场,之比她与吃货帝岚无可救药,也许矛盾激烈后,连暗中为友也做不到。

    所以……

    二人对视沉默,皆以本心相对,时间停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妖娆突然对应天情璀璨一笑。

    “莫执念。”

    丢下这三个让应天情纠结,让邪冰皱眉,让蓝破魔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话,妖娆带着那巨大冰禽轰隆隆地腾空而起!

    如天降神尊归位。

    她坐于冰鸟柔软羽翼中,邪冰与四位暗力澎湃魔云长老护行之下,缓缓地隐入伸手不见五指黑暗夜幕里。

    证明她曾存,只有漫天扑打罡风,还有空气里久久不散威压!

    此地沉寂良久,只有应天情与蓝破魔石化原地。

    “吓,天情啊,此事是不是要赶禀报宗门?极道幻器出世,看来引来了很多不得了势力,连第二峰传人都杀了,不过这样也好,威胁你劲敌又少了一个。”

    天性乐天蓝破魔没有了对手威胁,立即又朝事情好一面看去。

    应天情没有说话,而是像一只无头苍蝇突然疯狂地妖娆曾经立足地点来回转悠,直到看到一具不可思议尸体,这才如胸前被人狠狠地打了一闷棍,呆呆矗立于原地。

    不过他原本迷茫眼,却瞬间蓄起深邃光华,如星辰从夜迷雾中拨云而现,须臾绽放出极为绚烂光华!

    他本不明白,妖娆为何无视他提醒,决绝于林宗而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干掉一个林宗,妖娆要招来那么多实力恐怖陌生黑暗强者莅临,甚至不惜崭露她容颜?

    而此时横尸于他面前第二峰一衰渡劫长老尸体,无声却直白地将所有真相展现他面前。

    “第二峰!枭长老!”

    应天情心中长啸!

    天人强者本不可能出现魔域二十二重天内,特别是这种安排弟子镇压区域,原本不可能离开总坛重要长老。

    那么他横尸此地原因只有一个……

    第二峰,本欲向他动手!

    脚下瞬间升起一股彻骨冷意!若是正面交手,也许一个天人强者并不能将自己一击绞灭,但这杳无人烟魔域深处,伸手不见五指,五感闭塞夜月里。若是经过精密计划偷袭……只怕真直指他性命,他必凶多吉少!

    是他纰漏了,但应天情也万万没有想到时隔上次中毒不久,林家会这么对他第二次下手!看来林氏对神宗圣子之位,还真是渴望得很!

    应天情踩了地上尸体一脚,又远远地眺望妖娆刚才离开方向。脸颊上瞬间洋溢起一丝笑。

    明明应该苦涩,但应天情却笑得极为璀璨。

    “你说不执念,但如何放得下,你还我情,还那么小心翼翼避开我,无非是因为你心底太善良,不想伤害我。我懂得……甚至现还觉得,被你伤害也是好。至少证明你未远去。”

    “我都觉得自己变态,不过还是请你继续继续伤害,陪我一时,是一时。”

    “天情!”看到枭长老尸体蓝破魔也陡然大叫!

    他不是有头无脑二货,把刚才发生一切综合一起,蓝破魔也立即明了这场血腥屠戮之下隐藏杀机!

    “是那魔女路过,恰好帮了你!”

    一阵寒意袭上蓝破魔心窝,第二峰林家太狠,不过此次可算是老天开眼,应天情如有神助!

    不过说此话时候,蓝破魔自己也有些迷茫,如果说魔女见人就杀,刚才为何不杀自己,而林家阴谋却恰好因为她突然闯入而彻底粉碎?

    而且那红裙,还有那魔女说话时某一缕神色,怎么让他那么地熟悉?

    “嗯。”

    应天情不想就此事对蓝破魔过多解释,只是郑重地一点头。恢复了平日里平静语气:

    “就当这是一场你我不知事故,不要对任何人提起,今夜我二人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

    ------题外话------

    还差八十票爆第七名菊花~今天能不能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