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52:莲瓣香风(二更)

252:莲瓣香风(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盘腿坐巨大冰鸟背脊之上,邪冰立于其左,四位魔云长老于前后左右四方位,分别簇拥巨大冰鸟身旁!

    此阵势一出,犹如上宗圣王巡游,又或是世家家主级强者登场!

    远远地,有几缕神识小心翼翼探究而来,碰触由魔云四长老联合交织出威压结界之后,纷纷敬畏地退缩,而后远方那些本欲靠近人声也顿时收敛,弱弱绕道而行。

    甚至有一些自恃背景强大者,还好奇地千里传音。

    “敢问尊者,从何处而来?”

    被人当成“尊者”,妖娆掩嘴直想笑,她可不习惯这种叫法,但事实上……以她实力与她不愿世人面前得瑟身份,她确已经跻身于蓝魔海强者一流。

    得不到妖娆回答情况下,那些问话强者们也本着谨慎态度规避她锋芒。

    一路上顺风顺水,不由得让妖娆想起天运宗天机老人驾驭玄武后裔,以上四宗天人二衰强者开道场面。

    曾经之所憧憬敬佩,此时她已经达到,那么对于血十三与化龙血池坚持,也一定会终有一天修成正果!

    她坚信!

    “圣女大人,现我们是要寻找那极道幻器出世气息?”邪冰已经听妖娆将情况大略地描述了一番。

    “此时不急。”

    妖娆摇摇头。她已经不再是那个看到宝物就急得双眼发红小丫头了。

    “先不说神宗放出消息是真是假,单是上四宗与初元蓝魔海内所有隐世家族倾巢出动,这些混乱势力激烈交锋都远远不是我们几人能够正面抗衡。”

    “我此来,对极道幻器虽然有兴趣,但主要是想看一看初元蓝魔海水,到底有多深!”

    妖娆眼底流淌着动魄人心光芒,她想起应天情树枝树根论,心里寻思着如果正要彻底得罪神宗甚至所有上层宗门,她就得好好估算一下站她面前敌人究竟有多强大?!

    “那你是要放弃?”

    邪冰坐妖娆身侧,有意微微抬起头,让皎洁月光刚好从侧面那微妙角度照亮他脸庞邪美轮廓还有精致锁骨。

    这家伙根本脑子都不问问题上,一心只想着妖娆面前摆出喷火姿势。

    放弃?

    妖娆睫毛一震,顿时大笑。

    “哈哈哈哈!放弃那是不可能!”

    所谓混水摸鱼……她必定要这场抢夺里横插一脚!这等震动整个初元蓝魔海大事,怎么能少得了她参与?!

    只不过,她不会傻到一开始就把自己卷入错综繁杂强者苦战里!

    月光静静照下,因为高飞于云层之上,所以月光并没有任何遮拦,就这样静静地笼罩妖娆恬静面容上。

    与此同时,准备离开林宗死灭之地,耐心抹去所有关于自己和妖娆曾经存过此处痕迹想要离开应天情,突然又感觉到背后袭来一阵冷风。

    这冷风中,一声嗡响,蓝破魔双眼一黑,应声而倒。

    身上没有半点伤痕,看上去犹如瞬间陷入深梦中一样,蓝破魔诡异地地上滚爬着打起呼噜。

    待应天情回头,远方月下树梢上已经无声而来一黑衣男子,此男子面如冰霜,腰插玉箫,冷眼邪狞。明明是熟悉脸,此时却看上去陌生得很!

    夜风徐徐,只有这黑衣男子所之处止风不动,他脚下树枝如承无物般没有因为他体重而发生半点弯折。

    如果不是对方有意让自己窥见,应天情只怕自己并不能第一时间察觉他到来!

    泠平静地站树梢上,幽幽地盯着应天情。

    “原来是他!那个夜夜符山之内与我争峰气息!”

    应天情一阵骇然,心中大呼符山妖孽们都太会坑人!符山隐藏高手怎么会是那符力很差,阶幻差老二呢?

    一个比一个猛,却装得一个比一个弱,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过这分震撼,他却并没有表现脸颊上。

    “我家阿九去哪里了?”

    泠手里提着一只可怜兮兮炸毛小鸡,应天情眼前晃来晃去。

    应天情定睛一看,炸毛小鸡脖子上赫然挂着一枚神宗符山令牌!

    令牌上“玉”字简直戳瞎人眼!

    应天情立即掉下一头黑线!

    合得是妖娆那妖孽一早就想好她退路,前往魔域时便把记录她行宗宗门令牌挂了自己幻兽身上放逐千里,而后她想去哪里都无人能寻!

    ……或者说猎宝之事结束后她想回神宗,也能完美地交代自己为何虽与林宗同行,但为什么并没有像林宗一样遭遇夺命变故!

    因为代表着她所方位宗门令牌,一直没有与林宗同行!

    “你是符山二弟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应天情顿时一把操起晕厥中蓝破魔,直接奔着泠而去。他急急对泠说道:

    “不管你是谁,不要把玉魑宗令带到这里来!”

    宗令能记录每个弟子行进路线,所以他与蓝破魔离开自己驻地时,并没有携带宗门令牌。

    看到眼前凌乱战场,还有横尸于地第二峰弟子长老,聪明如厮泠也顿时觉得不妙。不过面对急切应天情,泠还是冷淡地撇了撇嘴,而后翻着白眼说道:

    “你以为我是傻啊?阿九把鸟放出来挂令牌,自然有她道理,我哪里会来打乱?令牌里宗丝,我早就抽出来还魔域第十重天里挂着,只是带着她鸟来寻她罢了。”

    泠话顿时让应天情心中吃了一惊,知晓神宗令牌内宗丝存人并不多,何况还是能破除重重符纹,将宗丝抽出来人!

    “倒是你,不会是带着我家阿九来杀人,然后又把她搞丢了吧?”

    泠捏着小炸毛,一脸狰狞地对着应天情磨牙!他不明白,为何一地血腥而独不见阿九身影?

    “不是。”

    一提这个话题应天情就顿时感觉自己憋屈无比。“她并没有跟我一队,而是一直与林宗同行。”

    终于轮到应天情好好吓唬泠一次了!

    什么?

    阿九原本是与第二峰弟子一队?

    看着满地狼籍战场……泠心头忽然一缩,想到了一个不可能答案!

    眼前一切……都是阿九干!

    嘶!

    阿九杀了第二峰首座弟子?!

    这个想法顿时让泠心脉狂跳!

    他顿时踌躇而结巴地问应天情:“你……你可知道我家阿九……倒底是什么人?!”

    妖娆并不知道二师兄奉钟林子老头之命,悄悄从神宗里溜出来暗中保护她安危。也不知道泠与应天情对话。

    不过此时她,已经因为另一件意外事而陷入了一场莫大欣喜中!

    半刻前,有一道浑厚讯问声从远方传来。

    “来者何人?”

    看来是邪冰霸道冰鸟蛮横地闯入了其他强者御空安全范围之内,所以才引起了别强者不满责问。

    要是换了刚才有人这么冷冰冰地呵斥,妖娆一定一语不发与他气场硬拼而后错身而过!然而此时那浑厚声音却让妖娆突然从巨大冰鸟背上跳了起来!

    如雷贯耳!身体瞬间掠过电流!妖娆眼瞪得有铜铃那么大!

    “发生什么事?圣女殿下?”

    邪冰感觉到妖娆表情不对劲,刚一开口,就只见妖娆纵身向远方扑去,一声清脆但甜溺:“爹!”字瞬间让邪冰与魔云众长老都为之一震!

    “爹!”

    妖娆拼命向前飞驰!

    那是阿斯兰特声音,就算远隔层层迷雾她都听得出来!

    妖娆来魔域之前并没有时间与爹爹打招呼,而爹爹也并没有前几次传讯中过多提及他行踪,所以妖娆之前并不知晓自己有可能殇城魔域与爹爹相见!

    但刚才那一声霸气四溢寻问,却让妖娆万分笃定爹爹就眼前!

    这种心灵联系,不是时间与距离可以消减!

    冲出层层迷雾,妖娆果然看到一个表情呆滞俊美金发男子大张着嘴傻傻杵半空中,一只巨大火焰麒麟正他脚下不满地扒拉着肉爪。

    妖娆看到阿斯兰特那过于震惊而呆傻表情,立即甜甜一笑,娇慎道:“爹,还不把手张开!”

    因为突然看到日思夜想女儿出一自己面前,阿斯兰特已经不会思考,听到妖娆指令就立即乖乖伸开双手。

    扑!

    一个柔软甜蜜身体立即扑入他怀里。

    妖娆高度刚好到达阿斯兰特下巴,所以她安心地蜷缩爹爹宽厚怀里,像小猫一样他胸前噌来噌去!

    “爹爹……我想你。”简单呓语,却直达人心。

    其实有些时候人妄图以繁杂华丽词汇来表达自己内心深邃情感,但往往那些早已经心中回转了无数次长篇大论滑到嘴边时候,都会默默地凝结为简单几个字。

    不需要去形容,不需要去修饰,当你站我面前,你就能懂得……此思念深重!

    “我也是。”阿斯兰特大手像妖娆儿时一样,瞬间覆上她发顶,将她那一头柔顺长发揉得一片凌乱还不作罢!

    “呵呵……哈哈哈哈!”

    笑意妖娆胸腔里回荡。此次进入魔域,能看到爹爹此,真是一件天大好事!

    “爹!你也是为极道幻器而来?”妖娆有惊讶于疯爹爹得知消息速度!

    这殇城是神宗地界,所以极道幻器出世一事也是神宗秘闻,再加上神宗圣王急发兵,今夜是神宗弟子与长老大量涌入殇城魔域第一夜,其它三宗还未动,爹爹又如何能抢上三宗之前?

    “嗯!”阿斯兰特却欣喜之余对着妖娆坦然地点头。

    妖娆之前说她神宗内伪装一个没有什么实力符山小弟子,所以他并没有猜想到妖妖会以这种气势凌厉姿态出现魔域上空!

    不愧是他女儿,够霸气!哇哈哈哈哈哈!

    一想到这里,阿斯兰特苍绿色眼眸内就开始闪烁璀璨光芒!

    “阿斯兰,这是……你女儿?”

    就妖娆只把注意力放疯子爹爹身上时,阿斯兰特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极有磁性又略带笑意声音!

    嘶!

    妖娆心跳忍不住狠狠一滞!不会吧,此人声音如此之近,而她为何却他开口之前根本感觉不到他存?

    天空中明明没有弥漫压得人直不起腰杆威压,但妖娆就是此时,窥见了一种无形却震慑人心恢弘与强大!

    与那磁性声音传来同时,轻风裹挟而来片片干净青莲花!

    亦真亦幻,妖娆目光迷离,也分不清自己看到究竟是真实还是幻境!只有一股淡雅清莲香传来。

    这干净味道涌入鼻腔,顿时让人心情舒畅!

    “那么你是妖娆,我见过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声音如雪山初融,淙淙溪水流淌干净。黑暗之中,有什么光芒刺破阴霾,令一切污秽邪狞通通破碎消散!

    一个青衣男子,踏莲而来!

    仿佛碎捏生死,他提足前一秒,一朵十八瓣重莲就会瞬间怒放于他下一秒将要立足地点,又他再次提脚后,旖旎地散开幽香花瓣,随风遁入无形!

    每一个举手投足,都蕴藏天道!

    此风华绝代男子,长发恣意于身后拖曳,青袍明显比他身躯要大上一圈,但**足宽大衣袍下若陷若现感觉,还有那从层层衣领下露出光滑脖颈,都让人没有来由地心中荡漾层层涟漪。

    他容貌不可述,因为所有人看到他第一眼都会感觉自己恍然于梦中见过……对,世间不可能存这样美好,只有梦境里,才会出现超越神存!

    “啊……是见过……”

    妖娆看着男子眼蕴天星约世容颜,记忆脑海里爆炸!

    那个云中海陆上可爱哑巴圣童,那个被九戟天罚封印依旧以意志对抗朱雀之威人族大千古大帝!

    先天!

    “我一世……逆修!哈哈哈!”

    先天大帝当日苍穹三笑,破云逐日!妖娆现想起来还觉得心跳加速,热血喷张!

    他是灵气稀薄四平行世界万年不遇异数!是反抗莫里斯世界壁垒时空强音!

    妖物中妖物!变态中变态!

    妖娆顿时离开爹爹怀抱,对着踏莲而来青衣男子盈盈一拜!

    “妖娆,见过先天大帝!”

    “我早就不是什么大帝了,何况‘大帝’之名,初元也不被人待见。”

    先天一笑,妖娆弯下身体立即被一股无形力量给抬了起来!

    “如果说大帝……”先天玩味地指了指阿斯兰特,妖娆,还有紧跟他身后一个黑衣男子。

    “那这里可是有荣光大帝,妖帝,还有墨帝啊!哈哈哈哈!”

    先天一点架子都没有,虽然他无传承分裂,关于圣童那一部分记忆,但此时对妖娆亲昵态度,却一点也不做作,仿佛因为阿斯兰特而很地将妖娆也视为故友。

    墨帝!

    妖娆目光一顿!当年多处见过“墨”这个字紧跟先天痕迹,还曾取八岐古兽神一枚蛇首祭炼幻器,后投奔魔族,成为魔族上层有名天魔子之一……

    难道他所做一切,都是为了等待先天苦海重生,而后继续追随吗?

    当年她破壁时,她还记得墨帝与她秘语,如有需要,可以前去魔族找他!

    这个约定从未履行,却没想到今日此,亲眼看到这些传奇人物真容!

    妖娆心中一阵激动,虽然她心中根本无法琢磨先天大帝这么处心积虑重生初元又多年隐藏锋芒倒底为了什么。

    但抛开一切她想不明白东西,打心眼里,她敬畏这男子!从未有一人,能她这里得到如先天大帝一样评价!

    逆朱雀,碎肉身,苦海重生,再次打破宿命,修炼到一个她远远无法理解境地!

    他是神佑之子!承天地帝王之运!

    天先变态实力之下,什么姬天白,包括她自己,都只不过是两个稍微比别人天资与运气好一些小蚂蚁!

    难怪他身侧能汇聚爹爹与墨帝这样强大追随者,只怕先天这默不作声数十年,早已经初元发展出了许多属于自己势力,等待……一鸣惊人那一天!

    “呵呵,这么说来,大帝还真是不值钱。”妖娆顺着先天话感叹下来。

    反正只要故乡为朱雀,又不是她用驭兽环偷渡而来故人,都是名留朱雀理历史人族大帝!

    “你以为我不记得你……其实冥冥之中,我觉得我们是有联系。”

    先天话峰一转,纤长手指便轻轻向妖娆点来。

    “你长大了……呵呵,拿着我得意逆天刀,可还顺手?”先天大帝眨了眨眼睛,身上顿时腾起一股刀意!

    此深邃刀意立即让妖娆瞠目结舌!

    她无数次揣摩云中海陆石山中刀痕后,微微窥视到过先天大帝留下刀意传承,但此时见到本尊爆发,她才陡然明白,自己所窥,不过冰山一角……乃完整意境凤毛鳞角!

    妖娆吃惊同时,先天大帝也惊诧!

    他虽然知道自己早已经失去与刀联系,但那些意境与精神烙印不同,是深深镌刻于刀灵魂内,永远不会抹杀记忆。然而为什么此时,他爆发刀意,隐藏妖娆储物幻器某处黑色长刀,却不相应号召?

    ------题外话------

    为啥子月票要冲到6以上呢,那是因为非VIP作品之下,投月票系统只显示月票前六名宣传~为了露脸~冲六啊~==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