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61:这货是被气死的

261:这货是被气死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被心魔迷了魂魄,那黑暗魔主全然忘记再三思虑,视线中已经忽略那瞬间“掐死”两个手下黑暗魔女,眼神直勾勾地盯着……

    那能瞬间给人无穷晋升力量神秘血盆!

    这东西给带给他诱惑实是太大!

    “啊啊啊!”

    只听见那黑暗魔主一声狂啸,大手一挥,虬劲手掌内仿佛像是带着强大吸力一般,瞬间吸来了两个面如土色随行魔战神。

    “大……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看着黑暗魔主嗜杀脸,两个被掌风吸来魔族战神吓得浑身战栗,口齿不清地问道。

    一股巨大恐惧感瞬间扼上他们心房。

    魔主大人脸上浮现出这种表情……很不好!

    “让你们去给本尊探探路!”

    黑暗魔主一声咆哮,无情地直接掐断两个随行战神脖子,将他们面目惨烈尸体丢入了那血光浓郁血雾里。

    那骨碎咔嚓声简直冻结人心房!

    那红裙妖女一边杀戮同族,一边变态晋升模样太刺激他神经,对于获得巨大利益而言,那些渺小随从们简直微不足道。

    所以黑暗魔主下定决心,要那红裙妖女手里……夺走神圣血盘使用权!

    “哼!不就是用一些随从生命与鲜血……向神圣血盘献祭吗?”

    黑暗魔主目光阴沉地看了一眼正站他身后,那些感觉到威胁而瑟瑟发抖随从们,于心中狂笑:“比献祭人数吗?哈哈哈哈!本尊可杀人,比你多得多!”

    还站一旁睚眦欲裂地观看着这一幕苏,只觉得这一刻自己人生与三观完全颠倒!

    我擦!

    这样也行?

    他忍忍地擦着自己嘴角,着实无法心情平静地接受现情况惊变!

    他眼里,那实力高达天人二衰黑暗魔主简直智商是负数!

    “就凭妖娆几句挑衅还有龙大少爷一些喷番茄汁表演就那么白痴地上了当,居然开始傻乎乎地屠戮自己属下!”

    也许对黑暗魔主而言随从可有可无,可是对妖娆她们来说,魔战神数量减少,压肩头对战压力也陡然降低。

    “而且……”

    “不战而屈人之兵,令敌方自相残杀,这种恣意玩弄人腹黑,实是太高明了!”

    苏一脸敬畏地看着妖娆邪笑脸,此一瞬间体会了什么叫“打得赢就拼拳头,打不赢就拼计谋”深刻含义。

    丫丫,妖娆太牛了!

    她以“杀戮属下”与“实力暴涨”为噱头,诱引黑暗魔主照葫芦画瓢,下意识地认为牺牲自己随从便能得到强大力量。

    这是一种极为直接强烈心理暗示。完全符合黑暗魔主草菅人命又极度渴望获得力量心理。

    只要被一时迷惑,黑暗魔主就会从此走上一条自我毁灭不归路。

    看到自己献祭了两个随从,一点好处都没有降临自己身上,黑暗魔主似乎有些疑惑。不过就他瞪着腥红眼想要发火时候。妖娆又朝如木头一样杵原地苏一指。

    苏看着妖娆那纤长晶莹手指,顿时很有眼色地效仿龙觉与邪冰向前一滚,滚过龙觉瞬间还不忘顺手摸了一把番茄汁糊自己脸上。立即“死状狰狞”。跟妖娆身边,就要做好时时娱乐大众准备。

    继续“杀人”,再次坚定了黑暗魔主潜意识牺牲属下想法。

    妖娆挑衅地看着那一头雾水黑暗魔主,鼻子里发出轻轻嗤笑。

    “你以为这方圆十米内血雾,只是我杀了一两个随从造出来?哈哈哈……幼稚!”

    女子娇笑,带着冻结人心脉力量。

    呃……妖娆又开始大言不惭地把血盘四周固有鲜血煞气归功于自己“血腥杀戮”。那气场强大模样,仿佛之前是万魔之主,但现早已把所有随从精血化为了此时萦绕黑暗魔主眼前血雾。

    高高抬起下巴,傲慢语气……无不让人怒气瞬间点爆,却又不得不细细聆听。

    她……话中有话呢!

    现再也没有人敢嘲笑妖娆自负,因为她身上气息还疯狂爆涨,很便要与黑暗魔主比肩!

    黑暗魔主捏着拳头细细听着妖娆嚣张得瑟。

    他眼里,这个红裙妖女还太年轻,只要她愿意多说话,那么他必然能她话语中找到得到力量办法!

    为此……他继续疯狂地杀戮着自己随从。只有令对方认为自己得不到,对方才会以鄙夷心情不断透露口风!

    这自以为聪明黑暗魔主想多了……

    他真是想太多了!

    完全照着妖娆预计向她所喜闻乐见方向不断沦陷,还自我感觉良好地目光中透露出阴毒光芒。

    不一会儿浓郁咸腥之气就充斥于整个空气里,地面上都是横七竖八魔战神尸体,场面狼籍凌乱得无法让人直视。

    魔族一方,除了黑暗魔主本人,大部分小弟们都苦逼地魔主渴望获得力量**下,无辜又狗血见了阎王。

    但他们炙热鲜血,仿佛并没有给黑暗魔主带来什么好处。

    黑暗魔主双手沾满了鲜血,他长长舌头舔舐着自己手指,听着妖娆疯狂大笑。果然如他所料,那幼稚又无知年轻妖女开始因为自负而不断爆料。

    “哈哈哈哈……你杀再多随从也没有用,因为血雾并不是得到力量先决条件,血雾只是消减血盘煞气一种辅助手段。”

    白痴魔主眼中,红裙妖女笑得得意忘形。

    “获得力量……是要得到圣器认可。”

    “啊……只要我碰触到它神圣琼浆,只要我贴近它完美躯体……本姑娘就能得到魔族至高无上力量!”

    振臂高呼,似膜拜似长啸,“妖女”脸上洋溢起狂热而虔诚光芒。

    “原来血雾是来消减煞气好让人接近神圣血盘!”黑暗魔主目光狠狠一缩,感觉到自己终于抓住了问题关键所。

    洞察“真相”后,黑暗魔主心里一阵狂笑,顿时不再迟疑,将双拳一捏,一股强大阴风顿时拔地而起!

    阴风卷起黑暗魔主身后剩余所有随从,骨碎声与哀号声混杂一起……

    为保护黑暗魔主不受圣物摧残,这些倒霉小弟须臾之间被绞成碎渣,化做一股咸腥血雾……萦绕黑暗魔主身侧。

    那浓烈红……简直侵占了妖娆视线每一个角落。

    “哈哈哈,要是你知道真相,会不会气得发狂?”

    看着那一脸得意黑暗魔主,妖娆于心中暗道。与此同时她额头也不断渗出密密麻麻汗水。

    “来吧……”

    她邪恶血盘十米范围内站得太久,那些威压恐怖血煞强横地冲击着她周身大穴,妄图以逆转她经脉流向方式致她于死地!

    摸着手心那微微颤抖铁片,妖娆心中也一阵焦灼,看来伪装铁片受血煞气息影响也太重,散发天人二衰之气同时大有不堪重负破碎趋势。

    “好恐怖逆冲阵法结点!希望那天人二衰白痴魔主拥有能打碎逆冲阵眼战力。”

    妖娆一边祈祷,一边默默期待黑暗魔主表现,而后者确也没有让她失望!

    黑暗魔主将自己裹入一团精血内后,不知无畏地勇敢冲入血盘十米血煞内!

    “吓!”

    进入那一刻,黑暗魔主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他不可思议地瞪大了腥红双眼,顿时对妖娆高看了两眼!

    虽然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没有想到神圣血盘近处弥漫着这么恐怖威压!就刚刚他进入瞬间,那强大威压差点把他脊背也压弯!

    “这还是有魔族随从之血保护情况下呢!”黑暗魔主抹了一把汗,感叹血盘圣物强大。

    不过看到眼前红裙妖女陡然阴沉难看脸,他却没有来由地一阵兴奋。那妖女应该是发现自己说错话把血盘秘密暴露,所以才脸上露出这么难看表情。不过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让她一辈子后悔去吧!

    “哼哼!后到底谁得到圣物支配权……还不一定呢!”

    黑影魔主疯狂大笑。

    “你那依靠圣物刚刚得到力量根基不稳,哪能与本尊货真价实天人二衰渡劫之力一较高下?”

    随着魔主嚣张大笑,他抬起脚步“轰,轰”地向前踏去!

    血盘方圆十米之内,莫说相互攻击了,就算是每一步前行都举步为艰。

    此时二人抢夺第一个碰触血盘机会,所以满心都是如何比对方接近血盘一步。

    天人二衰强者果然实力彪悍!冲入十米之内后完全凭着身上散发出那股狠意直接大踏步至六米!

    每一步前进,都发出震耳欲聋雷鸣爆响!

    那巨大声音整个地下石穴内隆隆回响,声波中夹带着极端刚猛气息,令所有偶然感觉到远方雷鸣魔族战神们纷纷好奇又敬畏地向这逆冲地脉方向眺望。

    黑暗魔主面目狰狞,脊背上此时承受着难以想象恐怖压力!

    当他再提步,就不再是空气发出雷鸣般响动,而是他周身骨骼都咔嚓脆响,发出让人毛骨悚然声音。

    “好猛啊!这圣物!”

    不惧反喜,看着眼前那波澜不兴赤红血盘,黑暗魔主心里升起一股近乎于没有理智狂热。

    它越强大,就证明它越值得占有!

    “我娘啊……”妖娆浑身颤抖。

    她又不是真正天人二衰,只是身负铁片儿伪装出天人二衰气息,她可是货真人价实小小诛神……这血煞强横力量几乎要把她经脉与意志完全摧毁!

    这是远古魔王布下超级阵法,拒绝任何人靠近它核心!只不过数百万光阴……消减了它力量,令它有隙可钻,这才给了她破坏机会!

    “给我力量吧……”

    妖娆闭上眼睛,心底默默念叨。

    她如果此时放弃,必将引起白痴魔主警觉。所以他拼命,她也得陪他拼命到后一刻!

    妖娆催动着自己仅存力量,一道道幽暗兽魂立即从她驭兽环内喷涌而出,她身侧结成了一道厚厚结界。保护着她身体!

    身前忽明忽暗,有领域张开。混沌风影,没有具体形象幻境。那朦胧飘渺光彩明明看似单薄,却不可思议地……扭曲了血煞力量。

    魂兽与飘渺领域,顿时消减了压妖娆身上压力,令她一步一顿地,继续向血盘靠近!

    看着红裙妖女那异常认真脸,黑暗魔主陡然感觉到了一股莫大威胁!

    “这小妖女,好坚定意志!”

    他心中大呼不好,而与此同时,身体与灵魂对神圣血盘渴望也被对手意志完全激发。黑暗魔主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

    “这圣物是我!”

    黑暗魔主身上绿光乍起,一股奇异气息顿时从他身上散出。

    就这气息出现同时,他那巨大虬劲身体也不可思议地发生了变化!

    “嘶!”

    “原来是这样!”

    妖娆目光一震,突然明白了眼前黑暗魔主是以什么方式初拦截了她和龙觉退路……

    他那巨大身体,正她面前缓缓变得透明。

    那也许是一种空间领域,也许是一种从不被人知晓禁术,反正看黑暗魔主此时扭曲狰狞脸就不难道猜到他使用这种手段势必要耗费极大代价!

    “穿梭……裂空行。”

    魔族天人强者威压如水波一样空气里徐徐推开,仿佛平静湖面有人投下一枚细小石子,顿时激起连绵不绝涟漪。

    空气中弥漫恐怖气息让人肝胆俱裂,倒地上龙觉与邪冰等人眼皮疯狂跳动,于心中默默祈祷妖娆能成功渡过这场危机。

    黑暗魔主喊出这一声低哑咆哮之后,他那高大身体于须臾之间化为点点铜光,破碎于虚空中!

    但那绝对不死亡!因为由他身体所化细小尘埃像是被一股无形风推搡,轻盈地向血盘涌去!

    身化尘!

    再重聚!

    当那些细小铜尘笼罩于血盘四周瞬间,黑暗魔主那特有邪笑声突然乍起,差点震碎了妖娆耳膜!

    “啊哈哈哈哈!小小妖女,岂能与本尊争锋!”

    铜尘迅速凝结,血盘边沿立即重铸黑暗魔主那高大身体。看上去仿佛是瞬移一样,其实过程要繁杂许多!

    看上去血盘旁血煞强度已经达到了顶盛。所以黑暗魔主重铸身体那一刻,肩头陡然一塌,而赤红双眸内也出人意料地滚出浓浓魔血。

    好惊人煞啊!

    妖娆站血盘六米开外,看着一个天人二衰强者都经不起血盘摧残,顿时弱弱地打了个寒战……

    “你去死吧!这宝藏是本尊!”

    黑暗魔主兴奋万分,一边疯狂吐血,一边将大手狠狠向血盘内赤红液体浸透而去!有了神圣琼浆滋养,他超千幻魔王……不!超过所有魔族大能都不再是梦想!

    本以为看到自己成功夺取血盘圣物这一刻,那红裙妖女定会气得七窍生烟睚眦欲裂。

    可是令黑暗魔主万万没有想到是,他即将成功这一刻,那一直与他竞争红裙妖女却倏地舒了一口气!

    “她居然是放松表情!”

    黑暗魔主郁闷地看见妖娆一边抹抹头上冷汗,一边抱起地上三具“尸体”,扭着屁股向他丢下一句雷死人话:

    “那就给你呗!”

    那清脆女子娇笑声还没有结束,发出笑声妖女就已经瞬间逃到十万八千里外?

    “这是怎么回事?”懵懂不知黑暗魔主顿时一头雾水,这预想中胜利怎么仿佛与事实不一样啊?

    不过接下来要发生事却不容得他细想,因为他手指已经伸入血池那冰冷液体内,指前传来滑腻触感。

    轰……

    地面沉沉地一抖。

    仿佛有什么惊天巨物从远方极深地脉下苏醒。

    不过很,那远方传来轰鸣声就一声接着一声地不断爆破!

    “我草!这是什么鬼东西?”黑暗魔主顿时大骇!

    被妖娆不断迷惑大脑也瞬间恢复清明!

    “该死!这特么不是能给魔族召唤师带来好处圣物!”脑袋终于正转了一次!

    黑暗魔主顿时气得呕血!从脚下不断发出剧烈震动中他可以推测,自己一定是被诓骗着触发或者打乱了一个蛰伏于地底许久不知名大阵!

    奶奶个腿!

    他想对那坑爹小妖女立即展开人间追杀,但是他身前那赤血沸腾血盘却十分恼怒有人洞破它血煞之雾,扰乱了它清修,所以立即疯狂地开始向这个“不长眼”家伙发动毁天灭地力量!

    血盘发出强大吸力,阻止了黑暗魔主离开脚步!那恐怖血煞之威下,就算有天人二衰力量护体,黑暗魔主还是感觉胸闷气短,脚步虚浮。实力至少被抑制大半!

    “可恶啊!一个唬人破盘子也来妨碍本尊!”

    黑暗魔主气得脸色发青,挥起拳头砸向那沸腾澎湃血盘!

    因为能量回路被入侵者搅乱,所以血盘束住魔主身体,妄图以吸取这实力还不错魔战神灵气来补充刚才自己散失能量。

    感觉到自己力量缓缓流逝,黑暗魔主顿时又惊又畏!

    也顾不上继续寻仇,他被迫还击!

    越想那红裙妖女挑逗自己方式越觉得头皮发麻……

    “本尊到底……落入了一个什么陷阱?”啼血嚎叫声,黑暗魔主心中回响。

    一圈圈巨大召唤阵拔地而起,黑色魔族大凶兽一只只出现地穴狭小空间里!

    妖娆没有跑出多远,便一个相对安全地方停了下来。

    刚才惨烈“死去”龙觉,邪冰,苏三人也立即生龙活虎地“活”了过来!

    四个坑货蹲大一枚巨石后面,饶有兴趣地看着那苦逼黑暗魔主被迫与逆冲阵眼聚煞灵台疯狂打斗!

    一个是举世难寻魔族天人二衰渡劫强者,一个是维系整个地穴煞气流向逆冲阵眼。

    这犹如绝世强者误入迷阵深渊一样,除非人死,或者破阵……否则这场大战,将会永远不止不休。

    一石二鸟之计!

    既没有与强大魔族敌人正面冲突,也成功地撼动了逆冲地脉稳定。也只有妖娆能多种危机同时向自己袭来之际想出这么果断有效解决方案!

    妖娆把这伟大破阵事业无耻地转交给魔族大能,她却相当淡定地蹲角落里细心观战。

    无耻啊!

    四人沉寂无声,眼眸中都有强大灵气环绕。他们默默记下那魔族大能每一次出手招术与角度,并不断自省着自己不足!

    求道无界限,管他是人族还是魔族?毕竟这么近距离下观察一个天人二衰渡劫强者真实实力,也是一件能让人受益匪浅事。

    把铁片力量解除,妖娆又恢复中级诛神威压,她手里握着铁片早已经烫得吓人,只怕被血煞所伤,也不知道还能帮妖娆渡过几次危机。

    大战继续了许久,妖娆等铁片温度恢复正常,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它收回了驭兽环里。

    而此时,那纠缠不休大战也终于接近尾声。

    黑暗魔主打了一场他现都没有想明白缘由莫名奇妙之战。

    此时殚精竭力,幻兽二死三伤。本人口吐鲜血地倒地上。而那由骨手撑起,玉石盛放鲜血阵眼也好不到哪里去。手骨上伤痕累累,使得骨掌托起玉盘风中摇摇欲坠。而盘中鲜血早已经不知所踪,只残留着几丝惨淡妖红。

    对于这个两败俱伤结果,妖娆十分满意。

    就连一直保护着逆冲之阵眼血煞雾气也不知所踪。所以妖娆提着她朔月弯刀,被三个“死而复生”“随从”簇拥着,身姿婀娜地向黑暗魔主走来。

    一挥刀!

    那摇摇欲坠玉盘立即从骨手上跌落,于顷刻间地上砸了个四分五裂!而那一直支撑着玉盘骸骨手臂也登时化为一地骨渣!

    黑暗魔主受伤惨重,他费力地抬起头,看着妖娆目光喷火!

    “你……你这个妖女!居然诓骗本尊!你到底是哪个魔主手下妖将……本尊悔啊!”

    “你给我一个理由!不然……不然本尊死不瞑目!一世英明,居然毁你手上!不,你一定不是千幻魔主手下人,说……你到底……为什么……”

    黑暗魔主后声音中浸渍着无穷怨念。

    他想不出……想不出同族大能中,有谁心肠这么狠,给他下了这么深一个套!

    不过当他耳边响起他索要那个答案时,他身体才真正地感觉到一股莫大寒意!如冰封雪原之极冻暴风,将他拖入万劫不复无间地狱!

    “本姑娘代替人族全体战神谢谢你,你刚才成功地打碎了地穴禁制,现火山口入口煞气大为消减,所有人族战神,应该很就能进入地穴里。”

    妖娆笑得妖冶,黑刀还没来得及抬起,那匍匐于地不断抽搐黑暗魔主就被她给……活生生地气死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