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71:灵珠碾成了碎渣渣

271:灵珠碾成了碎渣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听着耳边呼啸风声掠过,这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她抹着嘴角血,拍拍身上灰。

    “伊家长老好手段,那天人第一衰绝技真惊人。”

    天人五衰,“衣垢,华萎,止流,污秽,无乐。”分别代表五衰生死之境极致天道,光是第一衰“衣垢”便让人触目惊心。

    眸底闪动着幽幽光华,自己伤只有自己知道。妖娆感觉得到自己气海干涸,经脉大部分受损或者震断。恐怕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

    刚才为了让那些寻着气息而来人、魔强者们一眼认出自己身份,她拼着后一口气再次召唤了小白一次。只要他们听过洪荒秘境传言,就必然能看到黑暗兽神与自己一身红裙时候联想到“妖娆魔女”。但这种消耗却让她原本就不堪重负身体加难以接续。

    深深吸了一口气,喉咙里却涌动着浓浓血腥。

    “呵呵……哈哈哈……”妖娆看着众人追逐龙觉而去方向轻狂低笑。挥了挥手从地上石土灰烬中召唤回四枚精光湛湛灵珠。

    原来四灵珠还妖娆身旁!

    偷天换日,刚才龙觉从她身边带走,不过是四枚与光,暗,水,土灵珠颜色相似魔晶而已。她又怎么会把真正灵珠交于那些贪婪人族魔族强者争夺?

    妖娆将四灵吸入丹田,迈着蹒跚步伐向另一侧走去。

    伊家她身上标记了烙印又如何?只要妖娆手中“半极道幻器”已不她身上,那么伊家人也便失去寻找她兴趣……

    妖娆心中暗道:“虽然只是一时之计,后被耍了伊家人还是会寻我而来,但想必那时他们自己也早已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而我已经赢得喘息之机,到时候是谁找谁麻烦……还说不定呢!哈哈哈!”

    轻轻笑声一片废墟上回荡。

    这笑意间丝毫没有受伤孱弱,倒带着一股让人心魂荡漾恣意嚣张!

    有此心性,有此毅力之人,实属人间鲜少,妖娆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强者气场。但若有人站局外纵观她一生。就不难看出她身上越来越强大王息。

    有人总是抱怨人生不公平,孰不知困难也是上天一种磨砺。铁不磨不成锋,人不琢不成器。

    欲翻流云起舞,必经烈火历练,轮回涅槃!

    妖娆回头看了一眼龙觉逃遁方向,知道他能迅速找到自己,便低着头,迅速冲入了一个没有人径小道里。

    “龙龙,你要小心啊。”

    自己脱身之后,妖娆心中只萦绕着对龙觉浓浓担心。

    地穴另一侧……

    身着白衣龙觉以极为诡异姿势天空疾速御空而行,不过他身后紧追不舍人、魔战神们目光也只盯着他手中那四枚色泽晶莹“灵珠”,并不意他奇怪样子。

    那还叫“御空”吗?

    明明就是四肢无力,被屁股后面一团火推着飞!

    龙觉脸颊也不自然地肿着,用易容药膏勉强整成了那伊家男子五官轮廓,但总归还是不太一样,所以干脆又下了些猛药,让脸颊看上去鼻青脸肿,青红一片。所以就算是伊家自己人一时之间也分不出端倪。

    比逃命还着急。龙觉屁股后面火都开始冒出黑烟。

    他虽与妖娆说自己能撑半柱香时间。但能进入魔王地穴人、魔强者又岂是孬种?当他们灵气配上他们手中奇异幻兽,强大幻器之后,御空速度又是狠狠地上了一大截。

    看来想这些疯狂追逐“半极道幻器”强者手下逃跑是没有希望了。

    “但如果逃不走,又如何把火引向伊家?”龙觉一头黑线,为了妖娆宏伟大计,他冇足了力气又狂奔了一柱香时间。

    “那小子逃得好啊!”

    “我日!别看只是个小战神,御空速度怎么那么?伊家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我攻击,三次都落了空,那小子太机灵了!”

    人族强者与魔族强者都搅脑汁想要追上眼前白衣伊家弟子,但谁也没有傻到一开始就对他进行幻术攻击。

    开玩笑!

    要是自己打中他,但自己又没有跑第一位,那白衣小子手上东西却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

    所有人抱着这样私心,都是佯装攻击,大声恐吓,其实所有力量,都放了疯狂御空上。

    龙觉跑得想要吐血,毒素心脉中不断翻腾,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

    而就他体内灵气几枯竭,再也无力可发时候,他前方突然传来一阵焦急讯问。

    “四郎,你怎么被这么多人追?”

    龙觉一愣,猛地抬头,不需要过多探究就能分辩迎面而来一位白衣老头正是伊家长老,莫说他与自己一样材质白衣,就说长相与眼神里关切,都如‘伊四郎’血脉亲人一样。“”四郎?伊四郎莫不是我现乔装男子姓名?“龙觉皱着眉。

    莫大惊喜顿时涌上胸腔!”伊家天人强者!“浮现龙觉脑海里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念头!”长老哇!“

    想都不想,龙骚包顿时声情并茂哭喊着扑向那白衣老者。

    嘴角溢出浓浓鲜血,这次倒不是他又准备了番茄汁,而是伤动与毒素早已经侵入他经脉,要不是拼着这口气一定要完成妖娆交代,他万万不可能油灯枯时候还咬着牙御空狂奔这么久。

    那极度兴奋又游离生死之间惨烈模样给人以强烈视觉冲击!”妖娆魔女半极道幻器抢到手了……我……我幸不辱命!“

    扯开嗓子嗷嗷了两声,将手中沾着血破布包向那白衣老头手里一丢,龙觉就顿时如断了线破风筝一样咚地一声坠地面。连扑打都没有扑打两下便晕了过去。

    他那故意扯开破锣嗓子自然把明确意思传达给场每一个人。

    那就是伊家小辈死了,但那人人觊觎半极道幻器……还伊家人身上!

    虾米?

    伊七爷看着自己手中接下破布包,包包里确闪动着四股微弱水,光,土,暗元素气息。他顿时狠狠地吓了一大跳!

    一切发生得太,到他都来不及思考。

    家主一直强调要低调夺宝,所以他才追寻着那被伊家弟子以生命力标记女修而来,没有想到半路遇上被打得遍身一血伊四郎,还这众目睽睽之下,给他抛来这样一个恐惧重磅炸弹!

    一抬头,伊七爷老魂都差点给吓出窍了,那数以百计人族,魔族强者四郎大吼一声之后,闪动着绿光眸子便同一时间内”唰唰“地射向自己!

    像是多日没有进食野狼仔子一样,瞬间让伊七爷脚下升起一涌莫大寒冷!

    好恐怖!

    就算他是个天人强者,也承受不了面前如此之多强者碾压!

    几乎是一瞬间,伊七爷就心里做出了决定!”不管是不是暴露了,这到手半极道幻器可是伊家人用血换来逆天之宝,一定不能丢!“”好样,四郎!“

    伊七爷竖起大拇指对着厥倒地龙觉狠狠赞美一番,而后极为凝重地对追来所有人族魔族强者发出一声威压隆隆咆哮!”宝物虽然人人可得,但现这半极道灵珠幻器已经是我伊家之物,如果我不长眼想来抢夺,那便是与我整个伊家为敌!“

    伊七爷脸上狰狞给了场所有人内心以深深震撼!

    伊家家主……可是有了名疯子!铁血,无情,严苛……若想得罪他,就要做好万劫不复准备。

    一时震惊,姜云,大刀,廖家兄弟……还有许许多多人族,魔族强者都不由自主地身体一滞,御空速度也慢了下来。

    趁着这个当口,伊七爷也顾不得倒地上”四郎“,还有那些跟自己身后徒子徒孙们,把”四灵珠“揣入怀里,立即拔腿向伊华家主所方向逃去。

    等这些人回过神来就晚了,魔王地穴里,只有伊华家主天人二衰渡劫强者力量才足以震慑所有鼠辈!

    确,场所有人第一时间是被伊七爷威胁声吓了一大跳,但转瞬又想起,奶奶个腿了,如果自己灵珠手,还怕伊家做甚?到时候自己就是豪门!谁人能欺?

    于是安静只是一瞬,转眼之间驻足于天空中强者们又发出排山倒海咆哮,疯狂向前方已经化为一个小点伊七爷追去。

    如龙卷风过境,瞬间地面只剩飘零黄土。

    龙觉吐了一口浑浊气息,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他总算没有辱没妖娆赋予他使命,众人追击伊家与伊家老祖发现四灵是假过程里,他与妖娆赢得了片刻宁静,这是几天,或者只有几个时辰喘息时间。但对现他们来说……弥足珍贵!

    他现要做,就是陪着妖妖,与她一起疗伤。

    自小就有找到妖妖气息办法,龙觉眸光于一片死灰中蓦然亮起一团明艳赤火,身上爆发出后一股精纯力量,急急向妖娆藏匿地点而去。

    也不知道伊家与众人抢夺激烈到什么程度,龙觉没有用多久时间就找到了妖娆藏身地点。地穴极隐蔽一处,她居然又深挖了一个小小洞府,穴口有大石遮掩,若不是能捕捉她气息人刻意来寻找,只怕寻常天人强者从洞府旁经过,都无法发现她气息。

    龙觉进入洞府之后,小心翼翼又把穴口大石掩上。

    这样一来除了洞悉真相欲找她报仇伊家人之外,没有人能魔王地穴内发现她存。

    龙觉本以为妖娆正蜷缩于洞府内摆弄百里尘留下那些疗伤丹药,却没有想到,这洞府深处,地上放着几瓶留给他服用药瓶,妖娆自己却已经被一团四色精芒笼罩,陷入了沉沉入定当中。

    妖娆身旁,丑丑,二毛与纳多多三人规规矩矩地蹲坐地上,目光都关切地放妖娆身上。”这是怎么回事?“龙觉一走近妖娆身体就忍不住问道。”主人说她经脉刚才被毁了大半。“纳多多舔着腥红长舌头,声音虽然沙哑,但语气里却没有半点不敬,反而带着一种难得关切。

    龙觉顿时眉头一皱。急得有些心痛。

    他与妖妖,如果从年纪与修炼时间而言,确算得上是初元大陆从未有过逆天妖孽,但是这些年走得太急,也容不得她停歇,所以太进入天人境强者斗争中,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这个层面去与万年幻修者一较高下吧?!

    因为血十三,因为那些她不得不完成使命。她已经用区区几年时间走过了别人百年甚至千年都不一定能走完路。”不过主人说让你不要太担心。“二毛趴地上扒拉着小蹄子。”她说经脉虽然毁了大半,但养养就能好起来,而且她刚才隐隐地觉得,自己要突破了。“

    二毛说这话时候很淡定。但说话内容却狠狠地吓了龙觉一跳!

    不至于吧,虽然妖娆很久没有突破了,但是如果刚才生死战斗中,她又摸到了晋升壁垒,那她还真是一个比自己妖孽妖孽!

    经历了进入阴门与于发财装逼,逆冲大阵上与魔主打斗,又陷入伊家不断追杀,要是换了别人,应该是一战比一战吃力,后灵气枯竭实力大跌。但妖娆却好,每次经历生死大战,都能把隐藏于骨血中那股与天斗也不服输气魄给逼出来。

    令自己力量不减反增,一次又一次磨难中凤凰涅槃!”你呀!“

    龙觉忍不住静静坐妖娆身旁,轻轻把那些散落她额前碎发都拢到耳后。

    想起自己当年朱雀大陆还曾对妖娆许诺,如果妖娆走不到成帝进入莫里斯海沟那一日,他就终生分身朱雀陪她终老。”想来是我小看我家妖妖力量了,现我若是不努力,是不是会被我家妖妖狠狠地西北甩到身后?“

    又想起那些看着妖娆目露爱恋之光男子们,龙觉顿时抽了抽嘴角。

    虽然他知道妖妖心里只有他一个人,但是毋庸置疑地,当自己爆发真龙之息时候,看着那些默默喜欢着妖娆绝色男子们面若菜色,他内心还是极为嗨爽。”嗯嗯,就是这样,绝对不能等着我家妖妖一个个去拒绝那些色狼们。“龙觉狠狠地捏了一下拳头,心中豆腐渣儿立即浮了起来。”若是哪天本少不妖娆身边,妖妖一个寂寞,突然觉得邪冰那果身很好看,一时花前月下,那本少爷不就赔本了?“

    鬼畜眼闪了闪。”所以本少要成为上天入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下第一人,谁敢打我家妖妖主意,先要被本少神威吓得自残七分……这样才配得上本少风格。“”对了……那千幻说龙战皇感觉十分不错,本少决定了,先混个龙战皇当当!“

    轻轻一个吻落妖娆额头,龙觉服下妖娆留下药丹之后也立即陷入了入定疗伤阶段。”龙呵……妖妖身上麻烦太多了,千幻畏惧龙族之威……“半睡半醒之中,龙觉轻轻呢喃。”那又得到龙界去一趟了。“

    妖娆不知外界发生任何事情,将丑丑,二毛与纳多多召出也不外乎是为自己与龙觉护法。

    不过值得庆幸是,妖娆转嫁给伊家烈火,远远比她想象得要强大!

    因为经历过火山入口处黑暗地煞攻击,原本冲入魔王地穴大部分人族强者们都对即将出世极道幻器抱着一丝畏惧与迟疑。

    若那幻器属性为光明阵营所接受光,火,水,风,土任何一种就好,可是偏偏却是让人无法接受暗……

    那么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其实就算人族强者比魔族大能先碰触极道幻器,后也会因为被暗力排斥而如火山入口一样……被黑暗煞气绞个身首异处?

    这份迟疑因为空气中隆隆不断重锤敲击声与地穴内横生邪恶陷阱而不断人族强者心中放大。

    所以”妖娆魔女“半极道幻器出人意料地横空出世,顿时引起了所有人族战神疯狂抢夺之心!

    消息如病毒一样空气里不断扩散!

    因为那些魔王收藏室里亲眼看到过妖娆,龙觉大战千幻魔王弟子证实而让人信服现四灵宝珠伊家人手中传闻。

    人们此时对半极道幻器报有这么大热情原因有三。

    其一,虽然它曾经为黑暗属性妖娆魔女所有,但那四灵本身,却带着为人族正派召唤师所喜爱风,光,水,土灵气。是货真价实正道圣器。

    其二,这四灵珠阵广为人知能力就超级强防御结界,有此天不怕地不怕绝对防御力量,这不意味着持有它人接触即将出世黑暗极道幻器时,蓦然增加数层成功几率吗?

    其三,只有这魔王地穴内,相互杀戮才是合乎于上位者们约定。要是伊家人走出地穴,回到世俗祖宅内,请动这个那个天人三衰以上大能护宝,事情就要按天人强者不可恣意世俗中发动毁灭之战各种规矩办事,要想抢夺,那可真是难上加难。

    但地穴内,反正是猎宝嘛!他们伊家四灵珠也是从别人身上抢来。就算再被人夺走,也只能说明技不如人,却并不能成为以后伊家声讨众人理由。

    因为以上三点,所有人族强者,还有大部分魔族大能心跳都因为那玄妙四灵宝珠而沸腾起来。

    战斗惨烈已经远远超过所有人想象。

    混人群里苏,邪冰,泠,应天情与蓝破魔虽然得知了妖娆与龙觉消息,急得上窜下跳,可是众人传说中”妖女“陨落地点并没有找到妖娆尸体,传讯水晶也一直联系不上,所以几人也只有带着焦虑与彷徨心情继续向地穴深处进发。

    了解妖娆与龙觉秉性苏只有默默心中祈祷二人能如平日一样,平安渡过此次劫难。

    那接过龙觉手中四枚假灵珠伊七爷长老,早已经战得五内俱残,浑身是血,不过他手中宝贝,却是成功地传递到了另一个伊氏长老手中。

    这一点也要赞美伊家弟子们强大凝聚力与执行力!

    这么多人族,魔族强者疯狂围剿之下,他们居然也能不间断地传递着那初便由一张破布包着那四枚不值钱魔晶。

    为此,伊家也付出了难以想象代价!

    虽然三个天人二衰强者,八个天人一衰强者中只折损了曾与妖娆龙觉对战伊泽一人。但小辈们死伤无数,再这样下去,伊家女子们得接连不断生娃娃才能弥补伊家此战损失!

    伊华被逼得想要吐血。

    那四枚半极道幻器辗转了接近四天才落入他手里。”家主,家主,这是伊幽兰长老大人让我带来东西。“

    一个满脸血痕伊家弟子兴奋地把一包破布恭敬地放他手心里,而后立即口喷鲜血,一头坠入大地。

    看那伊家弟子样子,只怕心脏早已被震裂,只是为了完成自己使命而强憋着一口气,直到把半极道幻器交到伊华手中才放心地走向黄泉。”终于得到了!“

    伊华捏着手中已经被无数人鲜血染红破布包激动得泪如雨下,可是刚刚看到破布下透露出四色元素之光,还没来得及细细辨认,原本无人甬道前方却突然响起了一道清冷喝声。”把我朋友幻器,交出来。“

    伊华脸色顿时一变,眼角闪烁起凌厉寒光。

    虽然四日来半极道幻器被伊家夺走消息着实让他打了几场硬仗,但他伊华是谁?排除天人三衰强者之外,魔王地穴中强大人族存之一!

    凡是有他出手战斗,无不是以他后胜出而结束。

    所以这地穴中能他如此之近发出声音,而没能让他事先察觉人……

    几乎不可能存!

    伊华心狠狠一抖!”你是谁?“

    几乎下意识地,伊华便做出了战斗姿态!”你宝物来路不明,我替我朋友收回来。“那丝毫不慌乱声音于甬道一侧响起,听不出情绪,却让人没有来由地一阵心惊。

    幽幽莲香从近处传来。

    伊华大惊!

    因为那声音仿佛自己百米处响起,可是并没有眨眼,一个身着青衣绝世男子就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他眼前!”啊啊啊!“

    伊华大骇,这种神出鬼没身法,他只比自己强天人强者身上见过,但此次人族与魔族公约,明显早已经禁止天人三衰强者进入地穴!

    那么此时眼前他看不出半点幻阶绝世男子……又是何人?!为何站此人面前,自己顿时有一种渺小如蝼蚁错觉,仿佛自以为傲天人二衰渡劫之力,这英俊如仙,口吐莲香男子面前屁都算不上一点?

    经过四天大战,从未有此时对面这一人仓皇!

    先天那纤长干净手指向伊华胸口探来。这一瞬,伊华仿佛感觉到自己四肢都被莫名力量束缚,明明心要跳出胸口,大脑里疯狂地叫嚣着:”逃!逃!“可是手脚就是不听使唤,干瞪着白眼,自己身体就是没有移动力量。

    好恐怖!”你拿了不该拿东西,注定伊氏颠覆结局。“先天大帝浅笑,一边想从伊华胸口将四灵珠掏出来。

    不过就他妖魅一样手指即将碰触到伊华颤抖胸口之前,他脸颊上表情突然奇怪地一抽……”哦?“上扬惊叹。

    伊家老祖身体无法移动,只看着那俊美如妖绝世男子嘴角突然咧开一丝惊天地泣鬼神明媚浅笑。而后风度优雅地收回手指,摇着头像是品味什么极有趣东西,步步生莲地从容而去。

    他到底想干什么?真是让人打破头也想不明白!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电光火石一瞬,让人完全分不清到底是真实还是幻影。

    仿佛是来讨回四灵珠,却又为什么后一刻放手,莫名其妙笑着离开?”怎么样?“看到先天大帝蹁跹地御空而回,一脸焦灼阿斯兰特顿时急冲冲地迎了上来。”阿斯兰。“

    刚刚去试探过伊华先天大帝清澈眸子里蓄满了笑意。”你白担心了,你那个女儿啊……呵呵……“手指掩着嘴角,阿斯兰特与刑墨还是第一次看到先天大帝这么没有城府地笑得情难自禁。”到底怎么了?“

    阿斯兰特急得头上冒泡,他也是刚刚听说什么伊氏古族打伤妖娆魔女抢夺她逆天幻器消息,所以感觉到伊华气息,阿斯兰特顿时着急地央求先天大帝为他前去一试。

    他可不信自己妖妖会被什么狗屁伊家人欺负。

    先天大帝一点也不被阿斯兰特焦虑影响,脸颊上洋溢着异样神色。”她一定没有事,倒是伊家,被她坑惨了。我本想留下看看那伊华精彩表情,不过我们面前这阵法还需要些时间破解,所以我倒也不想伊华身上浪费时间。“

    说完这些,仿佛先天大帝已经把刚才那微不足道一幕从脑海中抛离,他清淡目光已经落阿斯兰特与刑墨身前一道巨大石门上。

    三人眼前门足有百丈高,厚度是无法想象,但从门内传来沉重得让人丹田激荡重锤声,还有空气里聚集浓烈魔气,仿佛预示着他们离黑暗极道幻器……已经极近极近!

    此地空气……热得吓人!”我……“阿斯兰特还想说话,却被刑墨一把拦下。”阿斯兰,殿下什么时候欺骗过你?殿下说没有事,就是板上钉钉没有事。“”这倒是事实。“阿斯兰特揉了揉自己一头璀璨金发,知道就算自己身为爹爹,许多事也不能帮妖妖完成,能请先天瞬移百里去寻伊华确认,已经是一件值得感恩事了。

    先天大帝说没有事,妖娆便一定安全。

    百里之外……

    伊华身侧空气虽然很冷,但他额头上冷汗却滴得像是瀑布喷发!”刚才不是真,刚才不是真……刚才只是魔穴里妖物幻影!能窥视人心中恐惧东西并把它们幻化出来。“

    伊华缩着脖子,惊魂未定地打量着自己周遭一切。

    为了找回自信,只有以这个自欺欺人理由来安慰自己。

    空气中已经没有莲香,也没有半点有人曾接近痕迹。所以手指还颤抖伊华便再次把怀里破布包给拿了出来。”这可是伊家弟子用命杀了四天才抢来逆天幻器啊!“

    四枚珠子捏伊华手里,却没有半点不凡感觉。”咦?怎么这么像是魔晶?“打开布包之后,伊华顿时心跳一滞,不过他很就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为自己幼稚而感到好笑。”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只是寻常魔晶?不会,宝物藏拙,只有真正逆天好东西反而才会表现出不值钱表象以迷惑世人。对……就是这样。“

    伊华老头左手握拳又松,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拿起那枚明黄色珠子。

    他自己属性为土,所以鉴别土灵珠是有把握。

    虽然怎么看怎么觉得手中之物只是寻常土系魔晶,但伊华老头还是很有信心地直接把自磅礴灵气悉数加诸于手中”灵珠“之内。

    他期待着土灵珠感应到自己力量之后可能发生惊天异变!那必是湛湛夺目,搅动风云!”咔嚓!“

    因为伊华力量远远超过一般魔晶能承受极限,所以当这老头还没有正式爆发自己强力量瞬间,那小小廉价魔晶就立即不堪重负地四分五裂,伊华颤抖手指间化为一片斎粉!

    那果断而清脆破裂声,于对伊华而言,与他自己心脉崩毁没有区别!

    千辛万苦抢来”土灵珠“碎了!”咔嚓!“

    万年老怪心脏也陡然裂开了!

    他保持着手举”灵珠“模样,半空中呆立了数十秒,脸色由青由绿,由绿变红,由红变紫……后跟开了染坊一样姹紫嫣红煞是好看起来!”不可能!“伊华老头顿时像伤狼一样疯狂地唳叫起来!”这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一想起这四天来不断杀戮,还有不断传来伊家弟子死亡消息,再看看手指上残留黄色斎粉,伊华瞪出眼眶双目顿时不正常地赤红起来!”啊啊啊啊!“

    一个用力,右手成拳,再次张开,整个右手手掌内包裹着三枚”光灵珠“,”水灵珠“,”暗灵珠“顿时化为一手细碎粉尘。

    那些混合一起已经分辨不出黑白渣渣极大地刺激了伊华脆弱小心脏!

    仿佛他整个伊家,也是自己一捏之下,沦落到了此时幻器未到手,而弟子门人大半凋零凄惨结局!”不!“

    一声长啸,方圆百里内地穴上空岩石都被伊华威压震断落下,一时之间落石如雨。带着让人灵魂悸动气息,大地瑟瑟发抖,仿佛经不起天人二衰渡劫强者这样疯狂碾压。

    死了那么多人,换来四枚连灵气都无法积蓄破魔晶,老血喷了一地!”是传送过程中?是刚才那莲影妖物手脚?还是……从一开始,幻器就没有落入伊家?“

    伊家老祖身上翻滚着极为混乱而浓烈杀气!此时他犹如刚从森罗战场中沐血而出修罗战神一般浑身罡风缭绕,眼腥红如血!”伊家老祖这里!伊家老祖这里!“

    早感觉到空气不正常震动初元人族,魔族强者们为了抢宝杀红了眼,纷纷无畏此时伊华老头身上遍布杀意,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

    一,二,三,四,五……瞬间汇聚于伊华身侧战神便足有百数以上!而且其中绝大多数人还是域主与天人!”伊华,把东西交出来!“

    姜云首当其冲,看到自己有数量众多后援,便也壮着胆子对伊华责问道。

    姜云虽然只是一个天人一衰还未渡劫散修,但此时围绕伊华身边天人一衰强者何其多?要是同时发难,伊华纵有逆天力量,也万万逃不过众人因利益而暂时联合而成天罗地网!”不老夫这里!“

    看着眼前这些来找茬家伙们,谁能知道伊家老祖此时心中憋屈?要是四灵珠是真,也不枉费他被人指着鼻子大骂一场。

    可是没有啊……真没有啊啊啊!这真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伊华,你别装。“

    姜云仗着人多底气也顿时大了不少。”今天我们也不是一定要你伊华把半极道幻器交出来,只是这东西本来你就取之不义,那么既然得到手里,那必需得分兄弟们一些好处!“”你若给大家一个承诺,承诺以后我们这些场域主,天人们渡劫时候能去你伊家借这避死灵珠大阵一用,或者定下规矩交些钱物给伊家也行,反正那避天雷好宝贝,不能让你伊家一族独吞!“

    伊华一愣,其实姜云代表众人提出这个要求也不是不能接受。

    只是……”老夫手上真没有那半极道幻器,老夫抢来……是一堆渣子。“

    伸出手,破布上真只剩下一堆沙砾般碎渣子。

    伊华这样干,众人明显就不满意了!”我草!伊老头,你把我们当宝搞是吧?“”老子明明追击时候看到那破包包里有四枚水亮亮珠子,你怎么能这么无耻,说珠子没有?“”太过份了,我们明明已经退让。看来伊家老祖还是不愿意与我们分享好处啊!“从人族强者脸颊上立即升起阴郁嗜血表情。

    魔族大能们自然乐得叫好,要是人族垃圾们以协议方式和平解决了幻器使用问题,那还关他们魔族什么屁事?只有打架……打架才能让魔族这半极道幻器上沾光!

    不说可以御雷,就单单是那枚暗力缭绕黑暗魔珠,都已经让魔族强者们蠢蠢欲动了!”那就用武力说话!看把幻器从伊华身上搜出来之后,他还有什么话说!“

    不知道哪个强者高喊了一句,簇拥伊华四周强者们顿时像响应号召一样疯狂地召出战兽,祭出武器,对一个目标,发出了毁天灭地打击!

    龙觉从入定中幽幽转醒。

    因为时刻提防伊家弟子发现被坑又向标记未除妖娆杀个回马枪,所以感觉到自己体内毒性消散得七七八八后他就立即清醒了过来。”几天了?“

    龙觉皱着眉头问还认真守护一旁丑丑等人。他觉得有些怪,他明明睡得很足,却没有预想中敌人来打扰他安宁。”四天了。“丑丑歪着头,比出三根手指,想想又觉得不对,于是手指数换成五个。那无辜又认真模样看得龙觉一阵无奈。”回禀龙少爷。是四天。“纳多多恭恭敬敬地趴地上。这种时刻,反而是纳小仆靠得住。

    四天?!

    龙觉一惊,确是一个挺长时间,伊家人居然没有来找麻烦,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再一回头看见妖娆身上四色精芒光泽正盛,只怕她还远未到苏醒时候,所以龙觉也并不急着带她离开地下洞府。而是先给阿斯兰特和苏报了个平安。而后安静地坐了妖娆身边。

    他也陪着丑丑,小纳,二毛一起守护她。”纳多多。“

    龙觉叫了小纳一声,顿时让纳多多诚惶诚恐地撅着屁股趴了地上。小纳眼中,龙少爷话权威性只比妖娆主人弱那么一点点。”是,龙少爷?“小纳脸颊上挂着献媚笑意。”你觉得那千幻魔王气息,你熟悉吗?“龙觉抬了抬眼睛,之前一直没有空讯问这个重要问题。”这个……“被龙觉一问,纳多多却并没有多大触动。他摸着自己黑乎乎下巴,迟疑地说道:”好像有些熟悉,又好像一点也不熟悉。“

    ------题外话------

    明天差不多时间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