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82:先天出手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场人,除了妖娆之外,还鲜少有人见过先天大帝真容。所以此时他踏莲而来,身上散发徐徐让人灵魂悸动威压。

    场面颇为惊人!

    先不说他身上张息飘渺难辨气息,单是他英俊挺拔身影,从容如仙气场都让场所有人忍不住有瞬间失神!

    时间仿佛也此刻静止,众人族,魔族战神目光头只余这一位蹁跹绝世男子举刀而来身影。

    没有华丽招式,没有震耳欲聋响动,但他手中那柄看似随意提起单刀,却给人一种雷霆万钧,诛破万法无边刀意!

    地是坤,此刀下厚土可破!

    天即乾,此刀下风云变灭!

    “吓!”

    就连王戟老头都忍不住倒吸冷气,他所惊叹是为何眼前突然出现年轻后辈身上明明没有天人二衰渡劫气息,却能给他一种无比强大,力压群雄上位感?

    仿佛那绝世男子从容气度下,自己气息也不由自主地想要低头?

    “是何方高人出世?”有人鼓着眼睛,一脸敬畏地膜拜着先天大帝身影。

    “哦!我听说……”

    人群中有人一似乎脑海内有灵光一闪,顿时兴奋地大叫起来:

    “我听说初元蓝魔海前几年就出现了一位青莲公子,行医济世,心怀大慈悲,来也无影去也无踪,却救过无数身处困境人民,传说有许多民间小派与世家已经奉那位青莲公子为恩主,对他敬畏与忠心已经远远超过上四宗影响。”

    初元蓝魔海统治力量笼统而分确以神宗,星月圣地,昆山宗,与天门宗为主,但因为蓝魔海地域繁杂与辽阔,也有许多边远地区无人资源贫瘠,无人管辖。诸如妖娆所占据白川雪原,还有混沌诸地,其实都是三不管边疆。

    如果说先天大帝多年蛰伏于蓝魔海边疆诸地修养生息,也是情理中事情。

    “你是说?”被那兴奋大叫男子一提醒,众人看向先天大帝目光顿时加灼热起来。

    “是!没有错!”

    首先大叫男子差点把自己手拍断。

    “一定是他!青莲公子!其体态如仙,其姿容如莲,集天地大光明而生,夺世间万物光华!不但行医济世,实力是高深莫测,有人传说他身入天道,早已经跳出天人五衰桎梏,气息与自然同步,你们看……看现这场面像不像?”

    那男子激动地用手指着先天大帝举刀向魔王飞去身影,差点没有心跳过一口气提不起来倒地上。

    果然是啊!

    众人内心震动!火山口外七柄纵世神兵都没有分辨出那绝世男子幻阶,但傻子都看得出来,此人实力已经远远超过天人第二衰极限!

    要是这么说,此次确是先天大帝韬光养晦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从暗处走到初元势力错综繁杂明面上来。

    经此一战,“青莲”之名必为人们津津乐道!

    不过现,先天大帝可听不见那些狂热拥护者们尖叫。

    他只是欣慰地看着妖娆也祭出黑刀动作。

    也不知道是因为妖娆数次拒绝他,还是因为她是阿斯兰特名义上“女儿”,先天大帝格外意那倔强丫头一举一动。

    原本以先天极高心性,就算现世人族第一强者站他面前他都不一定正眼相看。不过看到妖娆,他却难得地升起亲近之心。下意识地呼唤她联手对敌。

    也许是想拉拢她……或者纯粹就是一种欣赏。先天给了妖娆一个与他举刀相向,对敌切磋千载难逢之机。

    他给他见过刀意,但那一晃就过意境哪有明刀真枪实践来得直接?

    妖娆也明白其中莫大好处,所以举刀之时,手握刀角度也细心观察过先天出手后有了细微调整。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微微调整之后,妖娆顿时心中一惊!不要看这细微角度变化,仿佛却因这调整而自己气息也跟着发生了天壤之别变化。之前出手时那依稀有些违和半刻停滞感没有了,取而代之是心与刀意完美共鸣。

    被先天大帝提点,胜于自己闭门揣摩十年!

    “咦?怎么会?”王戟老头与昆山白发长老,星月貌美女修皆情不自禁地双瞳一震!

    因为他们看到,虽然慢了一步,但那被绝世男子呼唤女修,身上突然散发出一种与他极为相似意境!

    如山如水,巍峨浩荡!

    这意境中交织着召唤师看不透武技天道。

    被夹妖娆与先天大帝之间魔王已经面如土色。

    其实明明只是腹背受敌,如果他身手敏捷,天空中还有无数去路可以逃,但是这二人面前,他却有一种身陷泥潭,无论向何处张望,都被束缚于万刃刀山之下仓惶拘束!

    眼中已经密密麻麻……都是刀光!

    “啊!不要过来!”魔王吓破了胆惊叫!

    此时哪管这些小小插曲?二人持刀身影同时向魔王疾速飞驰而去。

    “噗!”

    天空中喷出两道浓浓血线,分不是是妖娆还是先天先把手中利刃刺入魔王身体。不过此时妖娆目光却是一沉。

    她知道如果不是先天威压胁迫,她必不可能这么轻易就一击重伤魔王身体,何况她这一刀,只是斩中魔王手臂,而先天自后向前一击,却直接洞穿了魔王心脏!

    滋啦!

    一声摧枯拉朽骨肉分离声。

    妖娆与先天从魔王破碎身体与飞扬魔血中错身而过。先天大帝飞扬衣襟扫过妖娆面门。

    她从来没有离先天如此之近,那迫到眼前身影给她一种极为浓郁且强大至极压力,这一瞬间,妖娆深刻地体会到,只要这弯着眉眼对自己微微笑男子乐意,她瞬间就会被他威压碾碎成渣!

    “怎么样,这次是不是真学会了?”先天大帝声音轻柔无比,但这极富磁性声音仿佛只落了妖娆一人耳里。

    所有人都陷入呆滞。因为王戟等人光是应对自己眼前敌人都手忙脚乱,而那看不出幻阶绝世男子,和一个不明身份女修居然一息之间把一个强大魔王瞬间斩杀!

    所有人凌乱于风中,人族强者们瞠目结舌,魔族召唤师们是睚眦欲裂!

    空气中满是倒吸冷气声音。

    先天大帝为什么要帮我?这一刀又是什么意思?

    妖娆一直琢磨不定先天大帝心思。所以干脆放弃揣测他心意念头。

    “多谢前辈。”

    这句感谢是真挚,无论先天大帝有心还是无意,没有他帮助,天人二衰魔王没有这么容易陨落,她也不会如此深入地体会自己与朔月之间共鸣。

    “不用谢。”

    先天大帝向一个慈祥前辈伸手拍了拍妖娆头,那极为摄魂笑却看得应天情又醋意横生!

    这都是什么事儿?没认识妖娆之前,他是整个初元蓝魔海都有名天之骄子。而认识妖娆之后,前有红发,后有这谪仙……都帅到硬生生压他一头!

    不过眼前场景之下,应天情脸颊上浮动小小醋意,却是无人注意到。

    先天虽是轻笑,手指却捻着妖娆长发没有放开。

    “谢不用……不过把你那植系幻兽送给我可好?”

    这次不再提极道幻器,先天大帝却把注意力又转到了丑丑身上!此时他促狭地对妖娆眨着眼睛。

    妖娆心中顿时咯噔一响!

    瞬间觉得先天悬自己头上那拂发之玉手有些渗人了……呃,只要他手指再前移一寸,可是决定她生死天灵大穴!

    看着先天那毫无城府笑脸,妖娆心中一片恶寒,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能这么不小心让这诡异帅哥靠近自己身体。

    长得好,十有不是好货啊!

    “想都别想。”妖娆吞着口水对先天大帝翻了一个白眼。

    她知道自己再跟眼前这不死妖孽打哈哈也没有意义。所以干脆不再像之前那样一直保持虚伪客气。以只有先天大帝才听得到声音淡淡问道:

    “木皇见木皇,你吞了我丑丑,实力就能大涨吗?”

    虽然不知道先天大帝想要丑丑干什么,但想想丑丑见好东西就吞那秉性,妖娆很难不把先天往这个方向揣摩。

    所以她目光灼灼地瞪着先天眼。

    先天身体顿时一滞,带笑眼也蓦然大张,他迎着妖娆无畏目光深深地看了几眼。左手突然松开妖娆长发,半托起她下巴,逼着她看向自己脸。

    “你啊你啊……我记得世上还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说话。”

    先天眸子是缩了缩,但奇怪地是并没有不悦情绪眸光中闪动,反而笑得自然了许多。托着妖娆下巴手指若说用力威胁,倒不如……暧昧地说是抚摸。

    “原来这么就猜到了?”

    先天勾了勾唇角。身上极强气息虽是无意,却也让妖娆额头渗出泠汗,犹如窥见伟岸巨山一样震撼。

    手指轻点着妖娆脸颊。先天气息妖娆鼻尖萦绕。他之所以索要丑丑,并不是想要吞噬,只不过不想妖娆凭借丑丑这么猜到自己身份,不过现看来,这冰雪聪明女子面前,这准备……是不必要了。

    “不要每次见我,都像浑身带刺小刺猬,有些东西你现不懂,将来未必会抗拒。”

    一字一句,缓缓流入妖娆心中,她知道先天大帝说是打破莫里斯海沟事,但她现,确对颠覆世界格局没有半点兴趣。无论先天大帝是以温情游说,还是以是实力压人,她都不想参合这件事。

    正妖娆心中思绪纷飞时候,下巴上力道却突然一松。

    先天大帝已经笑着退后。歪着脑袋冲妖娆眨了眨眼睛……

    “先不说将来,现……极道幻器是我了。”

    你丫……

    妖娆这才反应过来!

    因为先天大帝话题跳得太,她先是被调戏,而后被他消减了注意力!先天大帝真正目标不是丑丑和自己,而是那魔王身侧正喷吐着魔息与烈火极道幻器!

    轻笑之中,先天大帝已如离弦之箭一样推开妖娆,疾速向极道幻器飞驰而去!

    先天大帝并不是人族四宗卫道者,也不是初元魔族同盟军,此时王戟,昆山长老,星月女修都被魔王纠缠,斩杀了后一个魔族强者先天大帝,第一目标自然是把那极道幻器握手心里!

    要是换了别人,兴许没有这个实力,但若是先天……

    妖娆笃定那极道幻器十之会立即臣服这个变态手里!

    “老狐狸!”妖娆顿时气得七窍冒烟!

    这货八成是看到她受到王戟老头嘱托之前也报着这个念头,才上演一场不断挑起各种猜忌问话卸除她注意力!

    “你等着,这幻器是谁还不定!”

    一股磅礴力量突然从妖娆身上疯狂爆出!强大风涌顿时推开离她不远数位人族战神与魔族强者。

    看到青莲公子与陌生女修已经放弃对战魔族,所有参与猎宝人族,魔族强者顿时嗷嗷大叫!都胡乱散发出各种幻技,丢下对手向极道幻器扑来。

    此时已是不分敌我撕杀。

    谁也没有见到……

    天空黑云之后,默默地开出一角间隙。一个浑身黑雾魔影,悄然无声地从魔云中走了出来。

    如果妖娆此时回头,必能立即分辩出魔影那熟悉银发与头顶那枚亮亮银角……

    千幻举起左手,微眯着腥红眼,他天人二衰绝技一直隐而未发,就是等待人族垃圾自乱阵角这一刻,至于那些有可能被卷入他毁灭之力魔族同胞们……就当他们是为伟大事业而献身好了。

    千幻冷笑。

    虽然说“衣垢,华萎,止流,污秽,无乐!”是传说中五衰强者经过雷劫之后从天道中顿悟出五项衰之真意,威力惊世骇俗。但他“华萎”一技,经过魔神是祝福,威力远远超过一般天人二衰强者大绝招。

    任何二衰强者,都不可能他幻技冲击中活下去!这才是他得意底牌!

    照理说,他这一击,必是要向靠近极道幻器那一人轰杀而去,这才是他隐忍了这么久原因。

    杀掉第一人,才能给紧随其后人族垃圾有力精神打击。

    但是看清局势之时,千幻那腥红眼却微不可查地一缩!

    而后左手毫不犹豫地从先天大帝身上偏离到妖娆御空前进路线上!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个人族女子,他都会莫名地惶恐,心底有一股说不出酸涩涌上心头来!

    “杀了你!杀了你本尊才能得到自由!”

    千幻被妖娆身上赤红衣袂刺激得面目有些狰狞,他低低地咆哮,从喉咙深处发出野兽一样声音。

    与此同时,一道极为恐怖黑色光焰,带着毁灭一切力量疯狂向妖娆轰杀而去!

    轰轰轰!

    气浪规翻腾!天空中升起肉眼可见袅袅白烟!

    妖娆心头突突一跳,警觉地回头一看!

    我勒了个去!

    一道恐怖魔光将数位倒霉刚好经过她身后魔族大能瞬间撕裂,而后速度丝毫不减地向她奔腾而来!

    那比浓墨深邃色泽,那比巨浪澎湃浪涛,仿佛已经推开地狱大门,她脚下张开了不复住生修罗坟场!

    谁也没有料到会有此惊变,王戟老头都被身侧掠起罡风掀得一个趔趄。不要说睚眦欲裂其它强者。

    几乎瞬间,那吞人幻技就已莅临妖娆背心!

    “王八蛋!千幻!”

    妖娆余光已经捕捉到远方那傲然挺立于虚空上银发魔影,看着他那血腥并得意扬扬目光,妖娆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杂瓶一样复杂难述。但是此时,她又无力分心将注意力放“帝岚”身上,因为她必需这短暂数秒时间内……集结好她四灵大阵!

    能感觉得到扑面而来力量应该是传说中天人二衰渡劫强者“华萎”绝技。但妖娆从自己灵气体内颤抖与悸动程度判断得出,此技力量远远超过天人二衰之极限!

    虽然四灵能御雷威,但她对不完整四灵大阵是否能硬扛下这恐怖一击……自己心里也没有什么底。

    而就妖娆刚将四灵集结于胸口,还没有来得及结成阵符之时,一个人影突然冲到她身前。

    先天那带着莲香长发因为罡风翻卷而疯狂扑打到妖娆脸颊上!

    这忽如其来出现自己身前将自己保护身后男子不禁让妖娆一阵诧异!

    怎么是先天?

    “你……你不是已经抓到极道幻器了吗?”妖娆有些结巴地问道。

    先天大帝,刚才明明先她一步!

    身前人影没有说话,但是天空中却突然凭空出现无以计数狂莲幻影!仿佛昏暗天空突然被清水灌入,荡漾水光中……灼灼妖莲密密麻麻地拔地而起!

    噗噗噗!

    花朵绽放声音,因数量惊人,那些细小盛放声竟也汇聚成震耳欲聋雷鸣!

    此情此景,有些像丑丑“花送葬”却比花送葬气场强了万倍不止!放眼望去,妖娆满目青莲,再也看不到那向自己劈头盖脸扑来毁灭死光!

    只有二股力量花影后激烈碰撞所爆发出延绵脆响!

    轰!轰!轰轰轰……

    撕裂声与怒咆声不绝于耳,但无论千幻华萎之技有多愤怒疯狂,都没能撕开先天后一道防御!

    天空中极光刺目,火山隆隆作响,就连那悬浮半空中一直挑衅般看着众人极道幻器都莫名悸动起来!

    大块大块碎石从火山上空滚落,只怕这二力冲撞威力再大一些,整个火山都要被先天与千幻给拆成废墟。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族,魔族战神冲撞余威中陨落,反正妖娆躲先天身后,半点伤害都没有受到。

    人族大能睚眦欲裂,正因为他们能感受到千幻偷袭有多恐怖,才能体味“青莲公子”实力有多雄厚!

    这家伙!不是人啊!他防御幻技,已经远远超过一个召唤师奥义极限!

    所有还活着强者们,此时无论是人是魔,心中只怕都再也抹不去那绝世男子凭风而立蹁跹身影。

    “比起极道幻器,还是妖娆重要啊?”

    余烟散,先天才转过身,又拍了拍妖娆头。只有离他近妖娆才能看到先天此时脸颊上苍白与手指颤抖。

    看来拦下千幻倾力一击,对于此时先天而言,也是极为艰难。

    妖娆身体颤抖得厉害,因为此时她正被爹爹紧紧地抱着。阿斯兰特不知道何时也来到她身旁,以身体护着她不受千幻伤害。

    “妖妖,有爹爹,没事没事。”

    就像儿时,爹爹温柔地拍着她背,此时把她护怀里阿斯兰特,让妖娆有一种幸福得热泪盈眶感觉。

    她抱着爹爹腰,努力地吸了吸鼻子。而后抬头看向脸色发白先天。

    不知道先天是因为爹爹真心而不由自主护她,还是他亦并不是无情之人,本心也会她危难之时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

    现这答案显得并不那么重要了,因为爹爹,依旧是那个极所能宠爱他好爹。

    “我没事,爹爹。”妖娆阿斯兰特地怀里留恋地拱了拱,才依依不舍地站直身体。她明白此时不是放松时机。

    “你要照顾好我爹爹。”

    妖娆这句话却是对先天所说。

    难道连契约……都猜到了?先天一皱眉,却也干脆地对妖娆点着头。

    “那先天前辈……。”

    妖娆目光繁杂地盯着离自己不远黑暗极道幻器,耳边都是身后之人疯狂追来御空声响。她内心激烈地斗争,因为一个选择而心跳隆隆,浑身血脉躁动!

    巨大喧嚣声中,她声音显得有些飘渺。

    “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承诺?”

    妖娆目光一直放极道幻器之上,却一直与先天大帝说话。

    ------题外话------

    过节要hAPPy,后几分钟,用恢复六千字陪乃~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