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85:欢迎回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千幻得意地大笑,离开束缚他孱弱**,他那带着纯正魔族远祖气息才毫无禁忌地徐徐散发出来。

    帝岚身体绵软无力地飘落。澎湃魂息从他七窍蒸腾而出,那场面骇人无比……仿佛小小身体内挤压着无穷无黑暗力量,这电光火石之间悉数爆发!

    潮水般魂息翻卷着帝岚身体,远远看去渺小得几乎不值一提。

    千幻之魂释放!

    只有一道魂媒还若有若无地勾着帝岚身体,不让那无魂入主躯体随风飘走。

    数股凌厉阴风立即从妖娆脸侧刮过,骨血深处泛起刺骨寒意。仿佛布满骨刺手无情地抚摸脊背,顿时给人一种皮开肉绽阵痛!因为这气息中除了邪恶与狂躁,还沉淀着一种无法伪装时光之厚重!

    沉如巨峰,瞬间压妖娆心上。

    “好熟悉魂威!”

    妖娆蓦然张开双眼,眸底闪烁着幽暗晦涩光泽!

    第一次看到千幻,她心底就曾出现这种熟悉错觉,不是因为帝岚,而是因为那让人灵魂深处都萌生灰暗之意地狱王威!不过当时是懵懂,现则完全想起来了!

    “我见过……魔门!”

    记忆深处有那么几处与眼前场面倏地联系一起,她曾见过妖女召唤出魔门,门后伸出一指毁天灭地,那指尖萦绕,正是与千幻相似修罗之气!

    “怎么会?”

    一滴冷汗顿时从妖娆额头渗出来。

    “难道第一魔祖附身帝岚之前,一直存活于随时可被魔族召唤魔门内?”

    这念头只是妖娆脑海里灵光一闪,并没有继续深思,因为现她来不及多想千幻从何而来,她目光死死地盯着从天空中跌落帝岚身体。

    她心中疯狂对炎凰大叫:“小凰,不可以伤害那身体。”

    “明白!”

    炎凰顿时给妖娆抛了一个淫邪至极媚眼儿,它懂滴……妖娆帮了她这么大忙之后,她想要小帅哥,它一定会为她保住,只不过……它怎么不知道臭女人还好这一口啊?

    感觉到这么浩荡魂威,困境中炎凰不惧反喜,它欣喜地对着千幻之魂灭哈哈地大笑。

    “哟,不用帅哥身体,原来你这么丑啊!哇哈哈哈!丑八怪!”

    毒舌炎凰抱着肚子笑得眼泪都飙了出来!

    可以想象,一只巨鸟抱着肚子天空中笑得抽筋模样有多坑爹。

    那尖锐鸟鸣声顿时刺得千幻想要吐血!不得不说,眼前火鸟气人功力比它本身离奇强大威压有杀伤力!

    “你这蝼蚁!本尊灭了你!”千幻之魂怒吼着向炎凰扑去,它不相信自己脱离帝岚身体禁制,完全释放威压后还不是那该死火鸟对手!

    此时千幻……完全化为一团漆黑野魂!因为气愤,魂媒与帝岚身体之间羁绊也越来越淡薄。

    “来啊,来啊!让本大爷把你那丑到海枯石烂脸看得清楚一点……”

    炎凰对着天空中翻滚千幻之魂挑衅地大笑。其言语之恶毒,简直难以形容。若不是它针对对象是千幻,估计妖娆与苏苏听到都会气得炸肺。

    那刺耳鸟语一声又一声地刺入千幻耳际。

    “你活着是要有多大勇气?喂!活了这么久,有姑娘愿意正眼看你一眼吗?”

    ……

    “哟,本大爷觉得你这烂魂要是塞到茅房里,茅房都会吐!”

    炎凰对着千幻做了一个鬼脸,流畅地骂出第一百三十七句台词。

    妖娆听得嘴角抽搐,不过这些谩骂杀伤力显然比预想得还要强大!

    轰!轰轰!

    天空骤然响起排山倒海魂威暴动声!

    如果千幻此时仍停留帝岚身体内,恐怕帝岚身体早就被他气爆!

    “你去死啊!本尊不杀你,绝不罢休!”

    黑色魂身上泛起诡异赤茫,像极了愤怒至极红色脸庞。千幻声音已经撕心裂肺。

    “那来杀我呀,杀我呀!”

    炎凰使出了无耻一招,它突然转过身,撅起它尊贵鸟腚,得瑟地千幻眼前晃了晃菊花。

    金红色鸟屁股顿时晃瞎了众人眼!

    噗!

    无耻啊!

    不要脸啊!

    妖娆顿时扶住了自己额头!此种无耻下流,已经可谓神之一手,难怪那么多兽神吐血献身都要把它封印,要炎凰出世,凭它实力,它霸道不讲理,还有气死人不偿命毒舌……兽神界还不毁灭?

    “嗯……千万年前,那些兽兽们做得对。”看到了炎凰腚,妖娆顿时无情地心底这样定义。

    “哇!呀!嘿!”

    千幻完全被激怒,终于放下对帝岚身体后一丝禁锢,将自己所有力量向眼前那该天杀畜生裹挟而去!

    “就是现!”

    妖娆注意力一直放帝岚身体上,千幻完全被炎凰激怒,下意识地放开帝岚身体那一刻,她身影……也动了!

    脚踏流风!

    妖娆身影犹如掠过漆黑长夜一道璀璨电芒,于须臾之间便利落地出现帝岚身体一侧,毫不犹豫地抱紧了他苍白身体!

    “哼!本尊就知道你们想要这身体!不过暂时给你又如何?反正片刻之后你们还是会通通死本尊掌心里!”

    向炎凰纵身扑去千幻根本没有把妖娆与炎凰小伎俩放心上,一边向炎凰隆隆压去,一边卷起魂力余威,狠狠地向妖娆身体抽打而去!

    根本来不及防备,或者说任何防御这恐怖远古魔魂下也脆弱得犹如蛋卵,有跟没有根本毫无区别。

    巨力撞击到妖娆身上!

    众人只听到“嘭”地一声巨响。就看到妖娆抱着帝岚狠狠地被抽向远方身影……

    天空中划过浓烈血痕,顿时给人一种极为刺目剧痛!

    “不!妖娆!”

    众人顿时疯狂大叫,但就苏与应天情急红了眼睛准备不顾一切扑向千幻之时,他们耳边却响起了妖娆淡淡秘语声……

    “不要动,一切……还掌握中。”

    那断断续续秘语传音着实让人揪心,不过这简单数字中却传达出一股让人不得不认可坚定。

    “妖娆想做什么?”

    “是硬扛下了攻击吧?没有想象中伤得那么重,但一定也伤得不轻。”

    不知道妖娆与火焰兽神之间谋划着什么。所以众人只能咬紧牙关不进反退。

    千幻魔王倒是被妖娆重伤假象给迷惑住了。

    因为以他大脑,是万万想不到有人会用自己身体来演苦肉计。

    其实千幻想法很单纯,既然自己摆脱了躯体容器束缚,那么以他瞬间爆发出力量而言,此世上无人可挡。

    所以他不乎蝼蚁心中小九九,因为后赢家一定是他!被抢走,他能夺回来,被侮辱,他要让这些碍眼蝼蚁用命来偿还!

    此时千幻注意力,完全放眼前火鸟身上。

    他腥红眼,很敏锐地捕捉到了炎凰眼底一丝慌乱。

    “哈哈哈,这些家伙慌了!”千幻此时心中自信极度膨胀。于是加气势汹汹地向敌人冲去。

    炎凰顿时打了个哆嗦,而后一改之前极度嚣张模样,突然转身就跑!

    那狼狈逃跑模样简直丢光了它身为上位神兽脸,不但手忙脚乱,而且大片大片赤红火羽从身上飘落!

    一时间天空遍布鸟毛,就连千幻魂云中也掺杂着大量炎凰之羽。而炎凰本人……却瞬间变成一只秃了毛丑鸭!

    众人只听说人愁一夜白头,还从来没有听过火鸟也会因为害怕而变成秃鸭……

    我靠!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邪冰与苏等人都困入了万般困惑之中。

    “难道输了?”

    现场面与之前妖娆自信,火鸟嚣张景象大相径庭!简直叫做瞬间翻盘,由天堂狠狠砸入地狱!苏惊得睚眦欲裂!简直不知道这到底都是妖娆局,还是她早已经无力挽回局面!

    不过苏到底是跟着妖娆与龙觉见识过多次不可思议逆转人,虽然每次都会被她吓得不轻,但心里承受能力总归比应天情与泠要好上许多。所以他一边心中默默期待,一边死死地拉住想要冲上前众人。

    何况还有一个疑点……

    也许心乱如麻应天情听不出来,也许极度自负千幻魔王听不出来,但是苏却依稀听出了一些端倪。

    那“秃毛鸭”虽然气息越来越弱,但它一边飞奔,一边嗷嗷大叫节奏,明显不是慌乱。而是带着无得瑟与嚣张欢歌曲!

    “啦啦啦!来追老子啊!啦啦啦……”

    为什么呢?

    “为什么那火鸟兽神气息越来越微茫,可是它却表现出一幅志必得模样?”

    就苏觉得疑惑之际,天空中一道稍纵即逝金光却突然划过苏眼底!

    虽然只是一瞬!

    但苏……看到了!

    仿佛“秃毛”大鸟身体穿越了肉眼不可见什么东西,所以掠起了这奇异金光!

    “哇!老子自由了!”

    好恐怖咆哮!

    其兽神之威不加遮拦!

    吼出震天动地一声,顿时震得整个虚空星斗倾斜,众人经脉立即逆行,差点没每人一口血飙出来!不过让苏肝胆俱裂是,这一吼之中,从不被任何王威震摄小猊也突然他胸口缩成一团,弱弱地颤抖起来!

    上位兽神现!力量毁天灭地!威压胜之前与千幻比拼!

    而吼出这莫名其妙一句话炎凰,却仿佛瞬间施放了自己胸腔内所有郁结,用秃了毛两只肉翅膀捂着脸,一屁股坐地上呜呜地大哭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蓝破魔觉得自己脑袋一点也不够用。

    帝岚魂也站邪冰身旁,表情犹如石化。

    不过让众人于风中凌乱事还后面,不消一秒,又一声巨锤擂鼓般巨响把众人聚焦突然发癫秃毛鸭身上目光给吸引了回来!

    好诡异一幕登时出现众人眼前!

    只见千米之处黑暗虚空内,突然泛起波浪般点点金辉!此波痕徐徐绵延万里无,这寂寥炎凰领域内绘制出了一幅波澜壮阔画卷!

    结界!

    应天情揉着眼睛,仔细地辨析着突然横生于虚空灿烂金光!之前他们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这结界存,仿佛它就是这像凭空生长于暗淡虚空里,带着毁灭灵魂威慑,带着绞灭生命肃杀!

    而那些密密麻麻镌刻于结界之上,千奇百怪,姿态各异,面容狰狞兽族!

    “是……万兽墙!”

    众人张大了嘴,从那些扭曲飞腾金色波痕中分辨出各种奇怪幻兽狰狞咆哮模样!

    因那些极为狰狞鲜活图腾,她耳边仿佛突然出现了雷霆暴动般怒咆声!

    “封印它!撕裂它!销毁它!”

    那些万众合一兽咆声汇合成一股排山倒海力量!顷刻之间好像洞穿了所有人身体,捏碎了他们骨骼!

    那是一股绝对镇压之力!代表着数以万计兽神意志!它摧城焚河,它气吞苍穹,这恐怖意念之下,众人一头黑线地看到狠狠撞到墙面上,被结界挤扁了脸,挤歪了脖子……千幻魔主!

    我擦!

    苏与众人眼珠子这个瞬间差点直接被挤到地上!

    他们石化于风中,张大嘴“啊啊啊”啊了半点也没有正常地吐出一句话!

    事情得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他们预料!

    不过聪明如厮五人也立即把真相猜了个**不离十!

    从秃毛鸭嗷嗷大哭中,还有它飞出结界后瞬间飙升力量来看,只怕这世人从来闻所未闻兽神之前一直被这金光万兽墙封印,而妖娆与它则用了特殊办法以千幻之魂置换了它!

    结界现镇压人……狗血地变成了千幻!

    众人猜得不错。

    如果远古万兽仍存活那个年代,他们自然不可能把天杀异世炎凰与其它魂威搞混淆。但随着时间流逝,万兽血脉变迁,当年活结界中意志也渐渐变成了一道死板法则。

    那就是它们存意义,只于封印界内强气息。

    炎凰再强大,也无法创造出比它本体威力强大分身,所以想要困住炎凰。只要锁定界内第一强魂威!

    这是一个死亡枷锁,同时也是妖娆与炎凰侥幸意识到一个天大漏洞。

    被炎凰欺负了数万年兽神们都下意识地认为世上不可能存比炎凰加强大魂力,而且即使有这种存,也必是不屑于来救它。所以就算早看到这个漏洞也并不放心上!

    当千幻魂威爆发到巅峰之刻,再加上他魂息中又不小心沾染了炎凰火羽之气,一直隐藏虚空中,亘古没有转移万兽墙便立即把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还被蒙鼓里千幻身上!

    这意料之外一撞,差点把千幻魔王撞了个魂飞魄散!

    他艰难地扭着脖子,半空中费力地扑打了好多下才勉强驱散了自己眼前星星,朦胧地看到眼前一派璀璨金光!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

    凄厉大叫响起!

    千幻呆滞了数秒之后才想起自己倒底为什么会把脸挤成大饼,立即挥起拳头狠狠地向万兽墙敲打而去!

    “嘭嘭嘭嘭!”

    那雷霆般巨响顿时让人心跳慌乱,但是值得庆幸是,无论千幻结界中如何发疯敲打,那金光闪闪万兽墙依旧屹立不倒!

    “你们对本尊干了什么?这他丫是什么东西?”

    千幻魔王简直要吐血了!

    刚刚明明是自己占优势不是?

    他猛地想起什么,突然回头狠狠地向身后看去。

    他好不容易夺舍身体早不脚下,而那冲上前来抢夺天魔子身体女子……早已经被他巨力一巴掌扇到了结界外面去!

    “我靠!是个骗局!难怪那么容易打中!那丫头是故意……故意让本尊先把她送出结界!”

    一想到这里,千幻魔王已经气得眼底没了生机。

    随着千幻敲打万兽墙间隙,一个踉跄身影也晃悠悠地从远方飞来。

    妖娆抱着帝岚身体,虽然唇角挂着血痕,但脸颊上笑却无比恬静。

    “帝岚,来,你身体,我给你要回来了哦。”

    乱发拂妖娆血汗混合脸颊上,但这份凌乱却丝毫不能遮蔽她那摄人心魂微笑。她那侧头微笑模样像极了邻家小妹温暖动人样子,但场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眼前女子是以多无畏勇气与多强势手段,才铸就这场战斗胜利!

    她可是……与魔祖战耶!

    如果说回荡众人心中浓得化不开悸动是因为他们亲身体会了炎凰与初代魔祖恐怖到极致威压,倒不如说他们敬畏源于此时站他们面前妖娆。

    场人中,只有极少数人这战之前知道炎凰也是妖娆契约兽神之一。

    而经过这战,让他们不但领略了上位兽神威严,也同时看到了妖娆双兽神召唤师底牌!

    初元世界兽神召唤师本来就不多见,于漫漫历史长河中,众人是对双兽神召唤师闻所未闻!

    虽然天天跟她一起,众人心中却升起一股从未将她看透错觉。

    就算这种值得兴奋大叫时刻,她都没有半点倨傲或者邀功表情。而是笑盈盈地对着那银发魔族魂灵大笑。

    她实是一个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奇异女子。

    “帝岚,等下你可不怕痛哦,你这身体,肋骨肯定断了几条,内脏也伤得不轻,不过没关系,只要抢回来了我就能让你恢复如初。”

    那凭风矗立于众人中央银发魔魂自妖娆出现眼前后就一直没有再抬起头来,只是双肩剧烈颤抖,仿佛强忍着没有出声。

    “咦……帝岚?”

    妖娆刚想伸手碰触帝岚魂灵,那银魂却突然“嗖”地一声腾起,果断地没入妖娆怀中身体。

    这家伙……不好意思啊……

    妖娆嘴角顿时掠起一丝好看弧度,她静静地看着帝岚那昏睡时仍很夺目干净眉目,果然不消一瞬,他长长睫毛就轻轻颤抖了一下,而后宝石一般流光就从微微笑张开眸底盈满溢出。

    帝岚此时繁杂心情已经没有办法细致地描述出来……

    他现想把自己是如何参加天魔甄选,如何感觉到异样,如何想到把本魂交由她保管,如何被远古魔祖夺舍一切都告诉妖娆。

    但万语千言,都此时无声湮灭。因为他第一次这么近地感觉到妖娆身体温度。

    那么烫,一点都不像魔族,烫得他脊背发软,但又是那么让他不可自拔。

    原来这就是被朋友重视,并以生命相护温度!

    “我回来了。”

    帝岚操着有些沙哑声音对妖娆说道。

    妖娆扶正了帝岚身体,伸手摸着帝岚头顶那枚尖尖银角。嫣然一笑:“欢迎回来!”

    女子清脆笑声像是阳春三月暖风,瞬间吹融了覆盖于大地薄冰,让那些一直沉睡于地下生机与绿意,蓬勃地绽放起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