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89:军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289:军匪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关系很便熟络起来。

    正当妖娆已经依稀看到远远冰封城巨大主塔上亮起灯火之际,她耳边突然响起簌簌雪响。

    “老人家啊,这晚上赶路人是不是很多?”

    妖娆掠起唇角,淡淡地问道,以她听力判断,她们身前出现必不是寻常百姓,那些人影气息悠长,下盘稳重,一听就知道是有一定幻修战神。

    “不会,晚上雪大,不是常年外人,经不起这雪冻。”

    小龙爷爷眼睛一直盯着妖娆**双脚,心中暗自寻思这丫头真是耐冻!

    从漆黑天空中扬扬洒洒雪像厚重毛毯,压人身上都有一种挑着重担前进感觉。

    “哦……”妖娆简单地回答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

    过了不一会儿,果真有几个黑乎乎影子出现妖娆与祖孙二人眼前,不过此时距妖娆讯问赶路人问题已经隔了很长时间,所以小龙爷爷一时之间倒也没有把二者联系到一起去。

    “等等!”

    巨大黑影冲出。

    一个身着铠甲高大男子骑足有一人多高白熊身上,突然伸手横出一支长枪直指小龙爷爷鼻尖。小山一样身形直接挡住了半面风雪,那威武气势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嗡嗡嗡!

    凌厉枪尖小龙爷爷眼前晃动,犹如一只随时会吐出毒信眼镜蛇。

    “军……这位军爷,不知有何贵干?”

    小龙爷爷简直从脚趾头抖到了头发根,揉揉眼睛根本不知道这一行威武冰封城守城军大爷是如何突然出现自己身前。

    老人家梗着脖子,抬着下巴才好不容易仰望到问话之人脸。被重铠覆盖,来者脸上罩着笨重但坚硬钢铁面具,看不清他铠甲下表情,只有两道炬火一样电芒从眼部迸射出来!

    威严而肃穆。

    而紧跟此男子身后,都是清一色铠甲战士,虽然没有全部全身覆甲,但是背着月光只让人看到他们坐下面目狰狞雪狼雪虎清冷獠牙!

    祖孙二人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老头回话时候就差点咬掉自己舌头,而孙子则没出息地噗通跪倒雪地里。

    “有何贵干?”

    铠甲军爷一幅不屑语气。扬着手中长枪气势汹汹地怒吼:“老子还没有问你们三人,夜闯冰封城领地想干什么见不得人勾当?”

    男子此话一出,他身后数十位属下纷纷驾驭着坐下巨大幻兽向前一步,仿佛是早已经约好一般,怒吼与众人紧逼不舍动作顿时给人一种巨大心理压力。

    “我我我……我是良民啊!军爷,老朽听说冰封城主大人治城有方,广招石刻匠人,老朽正是一个多年老工匠,带着孙儿准备连夜赶路投奔冰封城啊!”

    小龙爷爷吓得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才把一句话说完整。

    “哦!原来是来投诚。”

    晃鼻尖长枪突然收回,那一身铠甲军爷说话语气也温和些许。

    呼……

    祖孙二人急忙擦了一把额头汗水。原本冰封城守备森严传说是真……虽然被吓得不轻,但眼前军爷一仿佛也不是不讲道理主,听说他们祖孙是良民,语气立即好了不少。

    “是啊军爷,我们都是很本分老实匠人,老朽还有几个朋友早就到冰封城内定居了,西街卖石刻王二麻子,李瓜瓢……都是老朽朋友,军爷若不相信,可以去查……查啊……”

    小龙爷爷一脸媚笑,长年流浪卖艺,也不是木讷人。

    “嗯,你说我倒也相信。”

    铠甲战士轻轻点头,铁甲间摩擦得一片脆响。

    “那就上交通行信物,本大爷再发你一个良民证。”

    枪是收了回去,不过铠甲男子那长年枪老茧丛生大手却突然小龙爷爷眼前摊开。

    手心向上,手掌轻轻地掂了掂。

    刚刚从心头退去害怕感顿时再次扼上心房!

    天下果然没有不找碴拦路虎。

    小龙爷爷一口气憋嗓子眼里,老脸立即憋得一片通红。以他混迹白川多年经验来看,这军爷手势意思……

    分明是要钱啊!

    “呵呵……好说好说……”

    呆滞与凄苦表情只是一秒,下一刻小龙爷爷已经轻叹着气把手伸到了怀里。正因为冰封城名气白川越来越大,所以他明白想进入城内讨个生活必然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是官哪里不贪?就当是花钱买个平安吧。

    颤巍巍地,小龙爷爷从怀中摸出七枚银币与四枚金铢放男子手里,这可是他存了大半辈子积蓄,不过看眼前军爷那如狼似虎表情,他根本不敢私藏半枚。

    本因为付出了所有,能得到军爷一丝同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将七枚银币与四枚金铢放男子手心那一刻。男子就愤怒地将这些血汗钱不屑地直接抛入夜空里。

    钱币划过天空那一闪而再也不见微光年看得小龙一阵掉眼泪。

    铠甲男子丢完钱之后又狠狠地揪着小龙爷爷衣襟,把这个瘦弱老头一把从地上提了起来!

    “臭老头!你玩我吧!”

    铠甲男子凶狠咆哮老头儿耳边如雷霆般爆响,一吼之下只见赤红鲜血顿时从老头耳窝内流泻而下,他一只耳……可能因此而聋了。

    “这么点臭钱,怎么够我们兄弟们打牙祭?这天寒地冻,老子冰封城外日夜巡视,你拿出来那两个铜板,根本不够兄弟们喝口好酒,去春香楼抱姑娘睡个好觉!”

    男子恶趣味地捏着老头儿衣领,看着他被勒得脸色发青而取乐。

    “我这有兄弟十八人,给我们每人一百枚金铢,你们才能进入冰封城!”

    狮子大开口!一张口就勒索金铢一千八百枚,这根本不可能是白川百姓可能承受敲诈!

    “军……军爷……老朽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您说那么多钱啊!”小龙爷爷吐着血回答,早知道就不来冰封城了,大门都没有摸到,自己小命就要送掉!

    他死了倒不要紧,只是……小龙……

    “呜呜呜呜!爷爷!爷爷!”

    看到自己爷爷双耳流血,气息奄奄模样,小龙也顾不得去心痛那些被丢到雪地里不知所踪金铢,顿时气得发疯地向那无耻铠甲男子扑来,抱着他裸露小腿张口就咬!

    “放了我爷爷!”

    没有想到这小小少年人小,骨气却不小,只不过根本来不及下口就被男子一脚无情地踢出三米开外,咕噜咕噜雪地里滚了几个圈才吐着血停下来!

    小龙挣扎地从地上爬起,可是藏帽子中长发却无法遮掩地散下,围脖子上毛皮滑落,拉扯中撕开衣襟下出人意料地露出雪白而动人少女曲线。

    原来是个姑娘!

    白川乱匪如虎,寻常家女子一般都是男子打扮。

    “吧唧!”口水落地声音!

    看着那因为气愤而红扑扑小脸,还有那虽然瘦弱但依旧诱人起伏,众铠甲守城战士们眼神立即直了!

    “我靠!有花姑娘!”

    “我说死老头子,你不早说!这冻死人地方守了五天,我们兄弟们现就缺女人下火!把这姑娘给我们,少收你两个金铢!哇哈哈哈哈!”

    一伙垃圾大笑,那些嚣张又淫邪侮辱简直不堪入耳。

    惊得双目滴血小龙爷爷被为首男子一把丢地上,如狼似虎畜生们踏着缓缓步伐直接向那捂着自己领口,吓得嘴唇发紫,泪流满面姑娘走去。

    “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滚!”

    小龙一时站不稳地跌倒地,捏着地上雪慌乱地丢向身前,但那些柔软雪,又怎么可能抵挡畜生们犯贱步伐?

    “够了。”

    妖娆心底一吼,她之前没有立即动手,是明白白川政权刚立,冰封城下一定吸收了不少杂鱼为军,里面不乏之前横行于雪原混混流氓,所以军纪不严明也是情理之中事情。无论麒麟王有多勤于城务,也不是神仙,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把所有屠夫都立即教导为贤者圣人。

    她本想记下这群军痞长相,之后让麒麟王以军法冰封城百姓面间严处立威,这少不了受伤小龙祖孙二人作证。

    但现看来是不用了!因为这些人无耻而邪恶行为……已经让她动了杀心!

    “闭上眼睛!”

    正当小龙少女浑身抖如筛糠之际,一道轻软声音却突然传入她耳际,于那伸向自己大手之前,一只温暖玉手已经温柔地遮蔽了她流泪双眸。

    好香……

    小龙吸着鼻子,大脑一片空白,鼻腔内只充斥着一股难以形容香甜。仿佛这圣洁芳香保护之下,任何东西都伤害不了她身体。

    妖娆捂着小龙眼睛,不希望年少孩子看到太残忍血腥。但是眼前这群歹毒军匪,却让她生不出给他们留下全尸心情!

    披身上被絮滑落,妖娆容貌瞬间呈现众人眼前。

    那比少女蛊魅万倍身影立即引起众军匪们一阵淫邪狼嚎!

    “这才是极品!这个好!”

    为首男子原本伸向小龙手,立即向妖娆胸前伸去。

    ------题外话------

    从医院回来,很累很累,抱歉了,明天字数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