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0:真假守城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铠甲男子淫邪大爪子无耻地向妖娆探来,雪地里回响着众军匪们肆无忌惮大笑。

    他们眼里这三个孱弱草民不过是供他们恣意蹂躏玩物。反正漫天大雪会消弭一切罪恶痕迹。

    妖娆厌恶地看着那只淫手,一手捂着小龙眼睛,一手向前一指。

    纤长指尖并没有触及男子掌心,只是直指着他掌风拍来方向。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就她这看似随意动作之下,那铠甲男子手心突然不可思议地爆出血雾,而后寸寸肌肉化为肉泥!

    好恐怖场面!

    先是腥血飞溅,而后皮肉成水,一层层剥落之后只有那嶙峋白骨依旧僵硬地支于半空中,犹如被莫名力量扒皮抽筋磨骨。就算众人见过无数惨烈战斗,都从未亲眼目睹如此邪狞虐杀场面!

    “啊啊啊!”

    凄厉大叫甚至盖过了雪落簌簌声响,铠甲男子右手瞬间只剩下形状不可辨认骨架。他一屁股跌倒雪中,即使冰冷白雪也无法麻痹他剧痛神经!

    男子坐下一人多高白熊战兽被主人重伤场面严重地刺激到,它发狂地咆哮着向妖娆扑来,可是与妖娆嗜杀目光一对视,巨大身体立即狠狠地痉挛一瞬,而后吓得吐着绿色胆水直接倒到了一旁!

    那目光太骇人!

    白熊其中感觉到了一股它穷其一生都无法超越威严与强大,所以根本用不着妖娆召唤战斗,这中看中不用大家伙就自己裂胆而亡!

    即使场面鲜血飞溅,但众人眼前那犹如修罗一般女子衣裙却不沾染半点血污。

    她单手抱着瘦小少女,长发墨舞,娉婷而立模样简直游刃有余,那幽暗目光比夜空空寂深邃……吞没世间一切生机!

    所有铠甲战士都被眼前一切吓傻了,有孬种裤角甚至流出温热液体。虽然身上没有受伤,但他们精神却受到了巨大冲击!要知道他们首领可是一个九阶巅峰战神啊!就算不是顶尖强大存,至少面对一般敌人时候也不至于如此狼狈!连反抗都来不及反抗,半个身子就被那恐怖妖女轰碎!

    “她她她……她不是人!”极度恐惧大叫!

    捕食者瞬间变成任人宰割小蝼蚁,这还真是戏剧性一幕!

    小龙爷爷匍匐于雪地里,也顾不上抹一把脸上冰碴。他狠狠地揉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一切。

    那女娃娃干了什么?怎么好像就是挥了挥手那该死匪徒就从大熊身上掉下来然后杀猪一样地咆哮?

    “好痛啊,你个贱人!你等死好了……贱人!”

    倒雪中已经少了个胳膊男子嗷嗷地大叫,只不过看到妖娆又向前走出一步动作后,立即吓得破了音地呜呜大哭起来。对妖娆怒骂也变成了恐吓。

    “不!你不要杀我!我可是冰封城守军队长,你……我要是再伤我一分一毫,冰封城主一定带领所有城内召唤师把你斩,斩成肉酱!”男子扭曲脸上目光躲闪,明显有一种底气不足局促感。

    “现还嘴硬?”

    妖娆一挑长眉,冷冷地喝道:“你们根本不是冰封城守军。”

    此话一出,立即把石化于原地铠甲战士们吓得加惶恐起来!他们原本就是身怀着秘密任务潜入白川,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让这嗜血女魔头看了出来?

    这才是真正心脏结冰!

    强大战力固然是一种震慑人心方法,但内心秘密那红裙女修目光下根本无法掩藏憋屈才真正粉碎了所有人后心理防线!

    有人立即掉转坐下雪狼身体,丢下那已被妖娆轰成独臂人首领疯狂向远方逃窜!

    夜中暴雪芒芒,只要离开此时,总还是有一线生机!

    “即然来了。就不要这么轻易离开。”

    妖娆心中暗道:不然人家会说我白川待客不热情!哼……

    若问妖娆是怎么看透这些铠甲战士身份,那只不过因为一个小小细节。一般匪徒走上舔刀尖日子无外乎只因为一个“钱”字,但这些无耻军痞们看着衣着褴褛小龙祖孙二人一张口就要金铢千枚,明显目不于抢劫而于……杀人!

    对!

    他们纯粹是为杀而杀。

    打着冰封城守军旗号,却干猪狗不如事情。不是给白川与冰封城名誉抹黑吗?这些小伎俩妖娆这个白川幕后领主面前使用,完全是自找死路!

    妖娆一边呵止逃兵,一边挥出三道破天指,只见三个跑前面铠甲战士连同他们座下幻兽立即巨大爆破声中炸得皮开肉绽,一时之间倒是死不了,因为妖娆想让他们尝尝血液从身体内流干痛苦滋味,方解心头之恨!

    一时之间气氛诡异寂静,那些跟三个痛苦扭曲地上战士一起逃跑同伙们就如同被冰雪冻结于原地一般四肢僵硬。

    太吓人了!

    现他们连逃跑勇气都没有。

    原以为分开逃窜,一个女子想必是没法全都顾及,结果没有想到人家只是轻轻挥挥手就封死了三个佳逃跑路线!

    众人现完全瘫倒雪地上,连后一丝侥幸都不剩下!眼前女子……只怕是诛神强者吧!

    “哇!大人!大人!是我们有眼无珠,冲撞了大人家人,我们这里赔罪,大人要打要骂悉听尊便!”一个男子立即噗通一声跪倒地,对着坚硬冰雪“嘭嘭”地磕起头来,一会儿雪中就泛起红来。

    “女尊主,我上有八百八十八岁老母,下有八十八个嗷嗷待哺孩子,饶我一命吧!饶我一命吧!”众人痛哭流泣声音好不鼓噪。

    “不!都是这个王八蛋,是他带我们来这里打劫流浪匠人,我们都只是小兵,完全只听他一个人号令啊!”

    没有节操喽啰们死到临头纷纷倒戈,异口同声地指责起那个初就被妖娆震断手臂为首男子。

    “你们!”

    男子眼眶开裂,气得几乎吐血。

    妖娆根本不乎这些人使用什么说辞,她只是不耐烦哼了一声。

    “你们也不是白川曾经四匪横行时期余兵流寇,你们到底受什么人命令,来搅乱冰封城安定?”女子分外冷凝声音仿佛比夜雪温度还低。

    妖娆看得很深远,要是这样害虫长期出没于冰封城四周,那么受到麒麟王召白川各地匠人来冰封城定居第一道白川领主令就成为了一个彻底笑话,不断有匠人进入冰封城地界后被守城军虐杀凌辱,那么以后无论麒麟王话说得再好听,只怕常年被恶徒们剥削欺压百姓依旧会把冰封城看成人间地狱一样存。

    “好歹毒啊!究竟是什么人做这等事情?像这样冒充冰封城守军打开杀戒队伍又有几支?”妖娆心中暗暗猜测。

    此时她很庆幸,还好自己被那坑爹传送卷传到十几里地外,不然只怕还真遇不上这档重要事!

    冰封城一切正起步阶段,她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

    “没……没啊,我们真是一群流寇。”有人还嘴硬地死撑。

    妖娆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走到回话之人身前,从驭兽环内抽出了朔月黑刀。

    “噗!噗!噗!噗!”

    干净利落地挑断了这个八阶战神手脚经脉,而后用那薄如蝉翼刀尖灵巧地一块一块剜着此人心头皮肉,虽然不至死亡,但看着自己皮肉片片落下恐惧与那极端剧痛,顿时让人感觉到炼狱一般折磨!

    为首者捂着自己断臂,脸颊惨白如纸,比起他这个正享受折磨手下,仿佛他只失去一只手还是幸运得多!不过一想起自己胳膊寸寸化为血水痛苦,他又痛得抽搐起来。

    所有人都吓傻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流氓多年,这邪恶女子比较之下,他们那些虐待人方法都弱爆了!

    什么是生不如死?这就是生不如死,看着那个被女恶魔折磨得奄奄一息又断不了气同伴,此时他们都觉得活着是一种折磨,只有死了才能解脱!

    “不要!啊!”凄厉叫喊!有人已经承受不了这巨大精神压力,神智崩溃!“我们是赤蝎!我们从血红大陆而来……你满足了吧?让我死个痛!”

    这大叫之人一头撞上妖娆刀锋,直接脑袋开瓢,带着解脱表情横死于当场!

    赤蝎?

    妖娆一皱眉头,她仿佛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号。

    小龙爷爷害怕地看着正皱眉妖娆,这姑娘杀人手段太骇人了!简直比那些打劫他军痞无情残忍!他畏惧她胜于被她打压无耻铠甲战士们。

    不过这种念头刚升上心头,小龙爷爷顿时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巴掌。

    “呸!怎么能这样想呢,人家可是我与小龙救命恩人,没有人家姑娘保护,老朽早已经死了,小龙她甚至也早就被那些王八蛋糟蹋。还是这姑娘好……她能一直捂着小龙眼,不让她见血……其实也是一个温柔人能。”

    老人家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妖娆确不是坏人,不过此恐怖情况下还能看出她“温柔”一面……这小龙爷爷心灵确也变态地彪悍!

    “咳咳……姑娘,血红是临近白川一片大陆,其实白川也属于血红一片边疆,只不过环境恶劣,一直无人看管而已,赤蝎是一个大势力统称,他们生意涉及很多老朽也说不清楚分支,不过有一块老朽却很熟悉。”

    老头儿踉跄地走到妖娆身旁,从她怀里接过了早就吓得打抖小龙。

    为了感谢妖娆,老爷爷特别一本正经地说道:“老朽早年大部分冰雕石刻,都是被赤蝎以极低价钱给买走。如果问赤蝎有什么特点?那就所有赤蝎成员背上,都纹着一只很丑陋大蝎子。”

    别看小龙爷爷佝偻瘦小,其实这么大年经白川混迹多年,也听闻见识过不少东西。

    “哦?”上扬语气,妖娆倒没想到小龙爷爷能提供这么有用消息。

    她顿时横飞一脚,将那已经被自己凌迟得叫不出声恶徒踢倒,而后直接用朔月斩开了这男子身上铠甲。

    看着红裙女魔鬼切开重铠犹如切豆腐一样表演,那些倒了一地正瑟瑟发抖恶徒们眼泪简直流不停!

    随着铠甲剥落,妖娆果然这男子背脊上看到了一只巨大红蝎烙印。蝎鳌足有半身长短,从脖颈根部一直延伸到背部,那丑陋蝎子惟妙惟肖,简直像是真一样,高高翘起尾针给人一种随时奋起蜇人错觉。

    而且那蝎子红得犹如吞了鲜血,即使夜里也散发着灼灼妖芒!

    “你等着!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赤蝎之主会为我们报仇!”看到身份暴露,为首独臂男子也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疤痕便布脸上透露出一股野兽凶光!

    他指着妖娆脸恶狠狠地诅咒。

    “不管你是谁,与冰封城有什么关系……你们都脱离不了被覆灭结局!”

    男子咆哮夜空暴雪中嚣张地回荡,他凌厉气势震得落雪中也夹带着一丝死灭与肃杀!

    “反正今天落你手上,老子是认栽了!不过你休想再老子身上套出半点有用东西?”独臂男子越说越大声,大有一种老子打不过你气死你气势。

    “你说完了?”妖娆对这男子已经再无半点兴趣。

    她打了个哈欠。

    “本姑娘也觉得跟你们这些脑子里都是草家伙说话很累,管你们想干什么?本姑娘懒得问!”一双凤目中突然爆发出璀璨精芒!“我等着你们赤蝎之主自己来向本姑娘解释!”

    手里朔月又动了!这次却是以众人根本无法捕捉极速度直接将这气焰再起独臂男子也像那被凌迟喽啰一样三下五除二扒了个精光!

    “你……你干什么?”独臂男子睚眦欲裂,根本不知道眼前变态女人为什么那么笃定赤蝎之主会来亲自找她?还有她现……到底想对自己做什么?

    妖娆没有继续解释,抬腿一脚,就把这一丝不挂光屁股恶徒像流星一样狠狠地踢到了漆黑夜空里,没有人知道他将落到何方,只知道这冰天雪地……他命根本上算是断送了。

    不知道未来某一天,会不会有流浪匠人们无名雪原内突然挖到一座光屁股真人冰雕?

    就众人疯狂吐血,害怕女魔头以恐怖变态手段对付自己之时,众人眼前又出现了一行陌生铠甲战士!

    呼哧,呼哧……疾速奔跑发出沉重喘息声。

    又有约莫数十人出现于妖娆和祖孙二人面前。

    “我滴奶奶呃!这些恶徒淫棍还有没有啊?”小龙爷爷顿时双脚发软,把怀里小龙拢了拢,而后很聪明地躲到了妖娆身后。

    “你丫哪里来妞?怎么把我一个兄弟扒光了踢飞出去?”

    来铠甲战士中冲出一人,对着妖娆就是一顿咆哮!

    说话之人是个愣头青年,若问他们为何而来,那是因为这愣头青年这一行冰封城守卫们正巡逻之际突然隐隐约约听到远方有渗人凄厉大叫,所以立即寻着声音找来,只不过寻到人影之时便刚好看到妖娆豪放地扒下赤蝎小队长铠甲,一脚把他踢飞恐怖场面!

    吓!好恶毒啊!

    所以这愣头便下意识地将赤蝎之人当成自己人,妖娆头上冠以“恶人”之名!

    正义感丛生,他立即抽出腰上烧火棍子,颤巍巍地指向妖娆面门!

    又来?

    妖娆头上顿时掉下一排黑线,看着竖自己眼前那明显不用打,被寒风再吹几下就会自己握不稳烧火棍一脸无奈。眼前愣头头盔都带反了,腰带也没有系好,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根本没有适应严格军旅生涯混混兵,不过难得是,他还有一份为别人出头冲劲。

    “问那么多干什么?你打得过我?”妖娆促狭地反问。

    “呃……”

    瞬间石化愣头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个被扒光踢飞人,铠甲似乎比自己还华丽,应该军级与实力都比自己高上许多,那样人都被眼前女子一脚踢得不知道飞哪里去了,自己她眼里……又算哪条毛?

    “打……不过……”声音顿时低了下去,烧火棍子抖得厉害,不过这愣头随后声音又高涨起来:“但也不一定要打啊,我们冰封城守兵可不是好欺负,你这不知道哪里来家伙,还是赶放了地上这些人,离开,我们就不再找你麻烦了!”

    愣头梗着脖子一本正经地回答。明明做出很强硬姿态,却给人一种弱得很感觉。

    “不,我就是喜欢扒了他们衣服,当球踢着玩。”

    看到愣头那吓得不轻仍不放弃模样,妖娆憋得直想笑,于是极为无良地回答。

    白川一直动乱,只怕冰封城建成,麒麟王也没有那么多好人手能立即被训练成合格守军,大部分冰封城现有守军都是之前横行于白川后被招安小混混们。所以这些守军秉性实力良莠不齐,不过其中不缺乏极为生动之人,比如眼前愣头混混。

    神马?

    愣头被妖娆无良回答着实雷得不轻。但是对于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极邪恶女人他又无可奈何。

    只见她以极为诡异身法突然绕过他阻拦,电光火石之间又利落地扒光了一个男人,而后将那可怜家伙一脚踢飞入茫茫夜色里!

    “噗!”

    后来冰封城守军们简直睚眦欲裂,愣头是哆嗦地把烧火棍丢到一旁,捂着自己胸,害怕地看着妖娆。生怕这女变态把帅气又纯洁自己扒光了而后做出些什么不要脸事!

    不过他这样做显然是多余,因为女变态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一下,就又绕到他身后,开始兴致勃勃地剥起第三个人衣服。

    “喂!喂!你再不停手,我就叫援兵了!喂……”愣头顿时愤怒了!

    居然敢他们面前欺负冰封城兄弟们,那不是直接打他们脸吗?虽然很害怕,虽然很彷徨……但是他已经不想再当混混了,好不容易冰封城找到个能吃饱住暖差事,他不想辜负城主大人一片恩情!

    “兄弟们!上啊!”

    愣头虽然不明白那一直站一旁瘦老头和小丫头为什么用那么厌恶与不屑表情瞪着他们人,但他还是鼓起勇气呼唤着自己兄弟们向妖娆扑去!

    “喔喔喔!”这些混混兵们心里都很害怕,但出人意料地都投入了保护“兄弟”们行动中。

    这些人勇气,妖娆倒没有想到。

    不过微微一想也能释然,混混有虽然无情,但有也是自小同生共死,有一种一般战士不具备狠辣与野蛮,对朋友看重得很。

    他们所谓“朋友”自然不是地上倒了一片赤蝎,而是愣头要冲,他们便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冲。

    “别闹了。”

    妖娆终于放下手中事,回头对着愣头等人冷喝。

    “噼里啪啦!”

    被妖娆身上巨大威压震慑,这些小杂鱼手里幻器都纷纷落到地上,就连雪地上亮起召唤阵也生生地憋了回去。

    “这些垃圾是赤蝎人,不是你们冰封城守军。”妖娆淡淡地说道。

    小龙爷爷分不清什么人是赤蝎什么人是冰封城战士,所以才会对愣头抱以戒备与厌恶表情,但妖娆却一眼就能看透,前者身上杀气浓郁,后者却都是些铠甲都没有穿习惯兵。

    “赤……赤什么?”

    愣头等人被妖娆目光吓得脑袋都不转了,就他们呆呆杵原地同时,天空中突然响起几声利落尖锐破风声!

    几个黑影于顷刻之间落于雪原之上!

    其身姿之俊美,犹如夜之精灵!让人凝望一眼就深深不可自拔!

    那蹁飞衣角简直像是地狱冥蝶羽翼,让人灵魂悸动,于敬畏中升起一种深深膜拜之情!

    “修斯!修斯大人!来啊!这里有个女恶魔,扒人衣服当球踢啊!”愣头看到那为首黑衣人肃杀面容,顿时鼻涕眼泪一齐崩了出来!根本没有细细消化女恶魔说什么“赤鞋”。号哭着向黑衣人扑去。

    这些黑衣,是冰封城守城战神中地位卓越存。

    他们嗜杀无情,战力强大……有传说说就连城主大人都无法直接指挥他们做事。他们是不受任何束缚夜之锋芒!

    平常只能远远眺望,愣头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被修斯大人拯救,此时他已经兴奋激动得要死掉!

    而就他以为自己幸福地看到了天国妈妈之际,一个让人瞬间被雷得外焦里嫩场景突然出现!

    “统领!您回来了!”

    以修斯为首四个黑衣刃部战神,虔诚地单膝跪倒妖娆脚下!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