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1:妖十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噗!

    愣头等人看到自己敬畏修斯大人居然无视他们呼救声,单膝跪倒那被视为“女魔头”女人面前,直接飙血三丈!

    特别是那声清晰“统领”二字简直揉碎了他们脆弱小心脏。

    这是神马情况?从来不隶属于冰封城主“妖刃”统领,难道就是眼前其貌不扬红裙女子?

    太太太……吓人了!

    愣头心中曾无数次幻想过强大又神秘“妖刃”之主倒底长什么模样?他想象中,那一定是一个孔武有力,身高八尺,比冰封城主大人有肌肉男子!

    不过事实总是狗血!

    没有想到被修斯大人一直敬畏统领居然是眼前这们心理极端变态小娇娘!

    毁了……毁了!三观颠倒,整个世界观完全颠覆。

    为避免旁人从“刃部”二字上联想到妖娆,所以对外,这群从白虎大陆一路追随妖娆而来战神们冰封城自称“妖刃”,虽然一直辅佐麒麟王管理白川诸事,但他们心中,他们依旧是只属于妖娆刃部!

    “修斯,我说过我不喜欢跪礼。”

    妖娆轻踏雪,灵力雪中反震顿时将跪地四人震了起来。

    修斯没有继续行礼,不过脸上却挂着极为欣喜表情,从妖娆统领凌厉出手来看,她又突破了境界。

    “真是个变态……我就算是骑马上也追赶不过统领晋升速度!”修斯心中老不厚道地羡慕嫉妒着妖娆天赋。

    他身体挺得笔直,像是插雪地里一杆标枪。

    妖娆统领突然回归让修斯难掩激动,他可不想现自己妖娆面前留下任何不好印象!即使妖娆不冰封城时候,刃部兄弟们依旧没有放松修炼,就是为了能长久地陪伴她身旁,不说能超越她,但至少也不能让小弟实力太差拿不出手情况出现。

    妖娆那句“免跪”就是直接承认了自己“妖刃”统领身份,愣头一干人等即吃惊得下巴也合不上,又害怕得双腿不停打抖。

    他们刚才干什么那么不长眼地得罪修斯老大老大?要是她一个发飙,他们不但今年俸禄会打水飘,只怕这守城军好差事也会立即丢了去!

    还好妖娆根本没有想到这茬子事儿。指着倒了一地赤蝎恶匪们对修斯等人说道。

    “把他们铠甲与衣服通通扒了!”

    倒地上赤蝎们早已经吓得晕晕,吐吐……对妖娆各种蹂躏早就没了反抗与还手力气。而修斯等人是训练有素杀手佣兵,根本不需要讯问原因,只要妖娆说出口事,就算世人都觉得荒谬,他们也一定会觉得极为有道理,并严格且迅速地执行。

    她清冷声音还风雪中回荡,余音未散之时,就只见四个淡淡黑影像鬼魅一样雪地中穿行,不一会儿妖娆身前就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个光溜溜男子。

    赤蝎!

    修斯等人早已经看到了这些人背上刺青,心中暗暗叫奇。

    他们这些天一直追捕扰乱冰封城安定流寇,也隐隐听说过“赤蝎”名号,只不过捉到人不是已经死亡就是打死不招,有人身上有刺青有没有,他们对这些凭空出现害虫简直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没有十足把握确认这些人背后之操纵者就是血红大陆赤蝎之主,不过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妖娆统领一出现就立即捕捉到了这么大一群赤蝎乱党。

    “呀!是大蝎子!”

    惊魂未定愣头青年与他同伴们也好奇地凑上前来,一见到地上光着身子囚犯们背上如出一辙赤红蝎子刺青立即惊悚地叫出声来!

    一时之间这些年轻冰封城守军们顿时把脸憋得通红,尴尬地低头不敢再看妖娆脸。

    原来真是错怪她了!

    愣头他们早已经接到“肃清流寇”任务,这任务隐隐与蝎形刺青之人有关,只不过初当那红裙女子喊出“赤蝎”二字时候,他们也没有反应过来。

    所有人顿时对眼前女子又高看了几眼,他们眼中这单薄女子不单只头带“妖刃”之主光环,还确是一个眼神与实力都了不得牛人!

    “统领……您把这些家伙扒光光到底想干什么呀?”对妖娆抵触变成了崇敬,愣头青年顿时恬不知耻地贴了上来。

    其实修斯一早也有这个疑问,要是他擒获重要人物,一定会先把他们带到冰封城内严加拷问,而不把他们光光地丢雪地里任其自生自灭。不过长年养成习惯与对妖娆百分百信赖令修斯并没有将这个疑问问出口来。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妖娆一边回答一边毫不留情地把雪中光屁股赤蝎一个个踢入夜空里。

    雪地上顿时一片干爽,所有碍眼东西都不见了踪影。

    妖娆拍拍手,看着已经不远冰封主城之摇曳灯火,心中立即升起一股渴望立即见到麒麟王,元方,战虎与百里尘感觉。

    “走吧,你们帮这老爷爷与小家伙一把。他们是想到西街卖手艺匠人。”

    妖娆御空而起,却没有忘记小龙祖孙二人。

    此时老头与小丫头早已经很有眼色地恭敬站一旁,虽然他们对眼前红裙女子突然摇身一变变成冰封城无比尊贵某个大人物表示极为惊讶,不过因为不知道“妖刃”统领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存,所以倒也不知而无畏了。

    “这……这怎么可好,大人您先走,我跟小龙慢慢走也能到。”小龙爷爷一脸受宠若惊模样。

    “没有关系,雪大天黑路不好走。”妖娆借用了之前老头儿邀请她同行话。

    小龙爷爷顿时一愣,而后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巨大暖流,原来这位尊贵大人,是为了他之前无心一丝善念才一直隐藏身份,保护他与孙女安全。

    从来没有这样挺直腰杆,小龙爷爷顿时激动得热泪水盈眶,第一次有了被人尊重感觉。看来冰封城……真是一个很不错地方!

    “好……好……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再拒绝人家好意就有些不知抬举了,小龙爷爷立即结结巴巴地应承下来。

    而那愣头青年也极有眼色地立即奔上前去将老头背上了肩头。倒是小龙身为少女,守城军们不敢直接抱她,于是二人架着那架破板车,直接将小龙像抬大轿一样放板车上抬了直来!

    “不错。”

    妖娆赞许地看了那愣头一眼,觉得这油滑家伙还有些可造之处,于是笑着对修斯说道:“我看这小子不错,你也不要老是自己闷头幻修,偶尔也跟凤狂带带人嘛。”

    顺手指了愣头与抬板车几人。

    妖娆又拍着修斯肩头:“还记得当年我是怎么训练你们吧?”

    听到这句话,修斯与他身后三人立即回忆起那些年撕心裂肺,痛不欲生,无比恐怖,现想起来还跟噩梦一样日子……无论过去多长年月,龙少爷那嚣张大笑,妖娆统领那无情鞭影都不时清晰地出现他们梦境里,一生不可忘记!

    四人狠狠地打了个寒战,脸色繁杂而同情地看着一脸兴奋还正懵懂不知愣头青年一行人。

    这些毫不知情家伙,听到妖娆提携,顿时像是看到天上掉金元宝一样激动得嗷嗷大叫!

    年青就是好啊!让他们去欢喜吧……因为从明天起……他们生活便从此陷入了……咳咳……地狱。

    修斯心中突然爆发出一种类似于“苦媳妇终于熬成婆”,终于可以把自己所受所有痛苦都加诸于小年青微妙感。扭曲小心脏哦……总算有地方爆发了。

    嘿嘿嘿嘿……

    一边想修斯一边笑着露出他森然牙。

    众人御空,很就到达冰封城正门前方。

    恢弘而巨大门足有百丈高,其上雕琢形态各异走兽数百种,给人一种极为威严庄重感觉。因为城墙上遍布空空贼老头与他那些坑爹兄弟们设下各种结界,所以就算是修斯都不能直接御空而过。每个入城者,都得经过岗哨审查。

    即使是夜里,正门岗哨依然没有半分松懈。眼前一切看得妖娆很是满意,虽然冰封城建成时间不长,但能形成这样规模完全都是麒麟王与众人功劳。

    而且不出她意料……那巨大门扉之前已经聚集着大量面色惶恐焦虑守城卫兵。

    那些人头攒动场面,顿时给人一种发生了大事感觉,就连城墙头上岗哨们都爬下瞭望台,伸长脖子与城下守军们挤一起不知道正为什么事而窃窃私语。

    “这里是怎么回事?”

    修斯立即黑着脸迎了上去。

    妖娆统领好不容易回白川一次,他希望地就是能让她看到冰封城井井有条繁荣场面,不过世事就是这么让人郁闷吐血,不希望出状况时候偏偏就要出状况。

    看着眼前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人头攒动景象,修斯头痛得几乎要爆掉。

    “是修斯大人!”

    一个守城军小队长看到修斯出现,立即带着看到救星表情,如蒙大赦地叫道:“大家让让,修斯大人来了!修斯大人来了!”

    “修斯”二字仿佛有魔力一般,立即让那些原本沸腾人群安静下来,挤得看不到缝人潮也突而中开一条宽阔大道,人群自觉让到两旁。

    修斯面色冷凝地顺着大道向众人推搡围观地方走去,先看到他到来小队长也一脸献媚地弯腰跟他身后,鼓噪地介绍着躁动缘由。

    “修斯大人,半柱香之前,属下正按照惯例巡视城门安全,虽然风雪很大,属下依旧无畏寒冬,一阵雪浪扑来,属下心窝窝里都没有了温度……不过一想起大人平日对属下教导,属下身体内突然燃起一阵熊熊大火,迸发出万丈豪情!这种精神支持下……属下觉得就算是天塌下来属下都可以一力撑起……要是来七八上十只雪原巨狼,属下也能一并击杀之,属下对修斯大人之崇拜与忠心,天地可鉴……”

    噗!

    修斯还以为这小队长能说些什么惊世骇俗大事,结果耐心听他唧呱了许久,居然碎碎念都是些八杆子打不着自吹自擂……

    世风日下啊,才守城军小队长这么屁点大官都学会虚报功绩,溜须拍马了,真是不得了,这种只会耍嘴上功夫家伙,还是趁早砍了算了。

    “不要放屁!说重点!”修斯顿时不耐烦地大吼!

    其吼声中夹带着没有刻意减弱威压,立即把那口若悬河家伙直接喝倒地,头上渗出豆大汗珠。

    小队长平日哪有机会与修斯等人说上话,还以为凡是长官都喜欢听几句恭维话,他们之前土匪头子可爱这一套,结果万万没有想到这次拍马屁却直接拍到了马蹄子上面。

    被修斯一吼之威吓得气都喘不上来小队长,只得扼着脖子用颤抖手直指冰封城正门东墙上某处。只要看清墙上东西,自然明白此地骚动缘由。

    其实走这么近,也不需要小队长指指点点,修斯已经嗅到了鲜血气息。

    他猛地抬头!

    我勒了个去!被众城门守军一贯视为鬼神修斯大人居然这个瞬间差点被自己吞入喉咙口水给噎死!

    戳瞎人眼啊啊啊啊!

    有滚滚天雷从修斯头顶飘过,无数恐怖闪电直接灌入他天灵骨,顺着他脊柱一直雷到他灵魂深处!

    被他目光捕捉到,是嵌入冰封城东墙八十丈处十三个光屁股男子!

    他们分别以极为诡异姿式趴墙面上,或手反扭绕着脖子,或腿折到腰部,一看便知全身骨髓碎,早已经脉毁而死!面容血肉模糊,大概是被人以巨力直接抛入空中,与冰封城坚硬城墙碰撞之后迸出血水又顺带将他们身体直接冻结城墙之上,那些触目红痕给人一种极端邪狞,瞬间心跳结冰恐惧!

    也不知道他们是击墙而死,还是直接这极冻温度下血液流而亡。

    死意他们身上蔓延,那些扭曲死状无声地述说着他们生时遭受非人虐待。

    这些肉泥一样破碎尸体,唯一共同点只有一处。

    那就是他们保存得极为完好背部都烙印着如出一辙一只狰狞赤蝎!

    本来看到这十三个人撞墙而死,被血牢牢冻得与墙联成一体模样,众人心中会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丝怜悯感情,不过这份多余同情立即又被十三人背上之狂邪妖冶赤蝎而冲得一干二净。

    取而代之……只有无好奇!

    变态啊!

    修斯睚眦欲裂地回头,这才明白妖娆统领之前那看似随意几踢,并没有把赤蝎死士踢得不知所踪,而是她极为精准控制力下,将他们尸体都冻结了冰封城巨大城墙之上!

    好霸气!

    修斯顿时明白了妖娆心中所想。

    与其费心力地追查赤蝎来历与目,一直被动遭人偷袭,倒不如干脆主动出击!

    赤蝎能夜里伏击前来冰封城定居石刻匠人,将他们妻女尸体恣意凌辱之后丢雪原上挑衅冰封城,恐吓白川居民,那么冰封城也可以把所有隐藏白川所有赤蝎找出来,扒干净了挂城墙上!

    白川不是上四宗管辖礼教之地,有时候打不过还可以装装逼,讲讲道理!

    白川是蛮荒,血红大陆也是蛮荒,谁拳头硬,谁就能说话!

    想明白一切修斯立即对妖娆敬畏似滚滚长江延绵不绝,黄河滔滔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看来这么长时间历练,我一直以为自己眼界有了不小提升,之比于统领,才发现是浮游之撼江海啊!”

    修斯摇头叹息,明白以妖娆凌厉又强势手段,那赤蝎幕后黑手不是吞了这口气从此不再侵犯白川就是被她逼得提前跳到幕前来。二种情况无论哪者发生,都对冰封城利大于弊。

    一回头,修斯这才发现那一切骚动始作俑者正一脸笑意地与老匠人和她小孙女聊得开心。

    那她无辜样子是让人想要吐血三升!

    愣头青年们呆呆地看着那些死得丑陋还要一直供人瞻仰赤蝎死士们,狠狠地咽着口水扶着下巴,聪明他隐隐地觉得仿佛跟着这变态女人小弟修斯大人当小弟也不是一件那么美好选择了……

    脚抖得像下了水面条,心里却明白对于那十三个光屁股男人来历与为什么会挂墙上事自己一定不能多嘴半个字!

    妖娆倒一点也无所谓,轻松地耸了耸肩,俏皮又可爱地指了指城门对修斯说:“咱们进去吧!”

    看着这女魔鬼亲切笑脸,所有人身体都不自然地狠狠抖动了一下。

    “姐姐……谢谢姐姐!你后你还会来看我对吧?”小龙女拉着妖娆衣袖依依不舍地问道。

    小孩子世界单纯得很,没有所谓善良与邪恶,谁真心实意对她好,她就真心实意喜欢她!

    “会,当然会。”

    妖娆笑着摸摸小龙女头,走入冰封城后她们就要分开了,小龙女与老爷爷目地是西街,而她则要前往城主府。

    “姐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小龙女还不放心地地问。

    妖娆呆了一下,而后浅笑着回答:“因为姐姐爱人,也叫小龙啊。”

    “哦哦哦!”少女兴奋地尖叫!“那就好,那姐姐便会也顺带多喜欢我一点点。”

    小龙与老爷爷带着大笑声愣头青年护送之下向西街他们故友家走去,而妖娆则修斯带领下疾速向城主府御空飞去。

    还没有走进城主府大门,半道上妖娆就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熟悉又觉得温暖威压!

    “城主大人!”

    修斯立即向前一抱拳,了想是麒麟王亲临,不过麒麟王应该还不知道妖娆到来消息,为什么会这么凑巧地刚好与他们撞上?

    就修斯迟疑瞬间,麒麟王那俊逸身影便出现修斯面前。

    这妖孽完全不符合自然法则,岁月也忽略他存,根本不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不说苍老,反而因为处理冰封城每日堆积如山公文与锁事而容光焕发,皮肤光滑得犹如十八岁少年郎。

    清澈温软眼,任何时刻都能给人心灵宁静力量。

    “修斯……正好你来,跟我去城门走一趟。”麒麟王急冲冲地向前。

    原来是得到十三个光溜溜男子突然飞来粉饰城墙消息而想去查探,刚好与从城墙外回来修斯与妖娆撞到了一起。

    不过此话刚一开口,麒麟王就抬起头看到了修斯身后妖娆。

    平静如湖面眸底,瞬间掠起一道惊涛!

    “你这丫头!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不由分说,修斯已经被一股突然爆起力量冲倒到一旁,下一秒,麒麟王已经双手握着妖娆肩头,笑脸如花,完全忘记修斯存!

    “我擦!”

    妖娆小娇情地努了努嘴,憋屈地问道:“为什么我易了容,你们一个二个都还认得出我呢?”

    初修斯也是,现麒麟王也是……难道她易容术就那么容易被戳破吗?

    “不是不是……”麒麟王乐得直抽。无比坑爹地回答:“因为敢穿得这么破,这么装逼地破破烂烂而来姑娘……也就只有你这个根本不乎打扮傻丫头了。”

    噗!

    这下轮到妖娆大吐鲜血!

    原本这些人眼里,自己是那么地不修边幅吗?

    她立即给了修斯一个质疑眼神。而后者则立即心虚地低下了头。

    呜呜呜呜……本来来以为自己英姿勃发身影,霸气侧漏气场,冷艳无比目光华丽地出卖了自己身份,但妖娆万万没有想到被众人认出……居然是这样一个狗血理由!

    真是忒打击人了!

    妖娆苦着脸说道:“好吧……我认栽了,前辈送我件漂亮衣服吧。对了,百里尘哪里?我想先见见他。”

    妖娆心中还一直惦记着帝岚伤,应天情药虽是无毒,也终究对魔体效果不大,让百里尘好好看看那些她魔王地穴内收刮来魔族丹药,再给帝岚好好治伤才是她回白川第一要务。

    ------题外话------

    为什么叫妖十三呢,因为写完突然发现妖妖今天跟扒人皮血十三之邪有得一拼了。哈哈哈,向血老头致意啊~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