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2:有些东西需要你来判断

292:有些东西需要你来判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听到妖娆突然回来消息,众人几乎没穿鞋子就从被窝里跳出来冲入城主议事厅里。

    百里尘二话不说地进入驭兽环为帝岚疗伤,其余则是元方,麒麟王,刃部,空空与雪无等人黑压压地坐了一屋子。

    青霆坐妖娆怀里不断扭着屁股,若竹娘亲则手忙脚乱地给众人蒸酒煮茶。

    除冰封城之外,梦幻,旭日,玫瑰,磐石四卫星城本来分别由梦幻老怪曾经属下千影,邪火子,雪无,盖聂坐镇,但碰巧邪火子早得到妖娆消息带着一堆药去上四宗与魔族贩卖,不白川境内。雪无这个病恹恹家伙又恰好到冰封城与麒麟王会面。所以人群中也有他身影。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元方对妖娆翻了一个白眼,似乎带着些许埋怨。

    他手里还拿着一本账本,看来是一直查账到深夜,还没有睡下。所以他衣着也比其它人整齐一些。

    而战虎完全是穿反了外衣,打着哈欠对妖娆一脸傻乐。

    “嗯……因为我想你们啊。”妖娆顿时死皮赖脸地朝着元方贴了上去,那萌叉叉模样立即把某人心中不满与怨气顷刻之间挥到了爪哇国去。

    “死开点,这招对我没有用。”元方咳嗽了下把妖娆一巴掌推开。

    看到元方从容地坐麒麟王左侧,妖娆暗自高兴,城主左下之位,往往代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之前她提出让名不见经传元方协助麒麟王管理冰封城也是顶着巨大压力,现看到元方从容不迫气度,她便知道自己这位守财奴大管家已经用自己实干能力赢得了众人尊敬。

    “妖妖,城门口那件事……是你干吧?”麒麟王眨了眨眼睛,睿智地问道。

    “是啊,赤蝎人以后来一个贴墙一个,我倒要看看还有什么人敢来打我白川主意!”

    妖娆半依着坐席扶手,气场十足地说道。

    那凌厉气势倒是立即让场所有人精神一振。

    “咳咳……其实白川很久之前就有赤蝎影子出现,传说当年旭日之独裁者幕后扶植者也与赤蝎有关。”

    雪无身体被一张巨大雪狼皮毛包裹,那洁白浓密长毛衬托出他苍白脸色与孱弱身体。

    “不错,离白川不远血红大陆一直把白川视为其附庸,不过因为白川环境恶劣,血红大陆大部分势力并没有把爪牙伸向白川,只有一些做冰雕石刻生意团体才会与白川有些关联。因为消息不通,所以我们对赤蝎势力估计并不完整,也不知道赤蝎之主倒底有什么实力。”

    麒麟王淡淡地说道。

    “我有一件事很不明白。”妖娆摸着下巴。“找人麻烦也是有危险要成本,出动这么多赤蝎死士来冰封城捣乱,单单就是因为我们招揽石刻匠人?”

    妖娆对石刻价值从未真正了解,所以才会提出这样质疑。她只懂得商人唯利是图本性,无论赤蝎之主有什么目,他都不会去做血本无归事情。

    “呵呵,妖娆你这就外行了。”

    元方扇着帐本说道。

    “我知道你之前除了开辟石刻经商之路还一定要求百里尘卖药是因为担心石刻与冰雕收入无法支撑冰封城庞大开销。但是我们真正接手石刻买卖之后才懂得这个行业有多暴利!”

    “你以为一枚石刻能卖多少钱?”

    听到元方考问,妖娆皱了一下皱眉,突然想起自己以数枚金铢惊人高价买过盖聂几个抽象石雕,那仿佛已经是所有石刻匠人极为眼红大手笔了。所以她推而广之认为一座石刻多也就值几枚银币。

    所以她手指比出了八,九姿式。

    不出所料,这手势立即招来了大管家元方一通白眼。

    “八,九枚金铢?”元方语气简直不屑于顾。其实已经把妖娆意图从银币曲解成了金铢。要是他知道妖娆开出是银币价钱,还不知道要如何鄙视她。

    “你弱爆了……”元方对妖娆说话向来口无遮拦。“八,九百枚金铢价钱都卖得出来,要是遇上什么世家家宴,宗门盛事,需要冰雕宴会上助兴,卖出**万枚金铢都是常有事!”

    我天!**万!还……金铢!

    听到此话妖娆顿时碉堡了!她眼睛立即瞪得浑圆,一下从坐席上弹了起来!

    其实以她多次参加拍卖会经历,动辄数百万钻石币场面她也不是没有见过,但石刻生意并不是数月才有几件拍卖,以石刻装饰门槛,房顶,祠堂门派,世家甚至寻常百姓中富贵之家都需要常用物品。如果单单一件就能卖出上千上万价钱,那么以白川数以万计石刻匠人储备,一人一天至少出一件速度出品精品……这可真是一个一本万利大买卖啊啊啊!

    本来还听小龙爷爷说过石刻收购价涨了三倍,她对元方慷慨赞许无比,但现与元方报出单价来看,元方这货才是个十足吸血鬼呢!

    区区几十银币东西,一转手就能卖上数万金铢!

    “不要瞪我,也不要吃惊。”元方神清气定是把手里账本当扇子摇。“现维持冰封城各种开销我已经很吃紧了,军队需要钱来招募,基础设施需要财力支出,原材料要储备,还要买幻器与幻兽,你以为你给我那些钱能用多久?以后宽裕了,我再给石刻匠人们涨收购价。”

    他知道妖娆虽然也好财如命,不过委屈她白川石刻匠人们也是万万不行。现白川看着是赚钱,不过赚到转手也都花了,他甚至把主意都打到麒麟王衣服上,看那洗得发白衣袍就知道近麒麟王也过很得节俭。

    “那就好……”妖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想象不到自己这么轻易就成了未来大富婆!等冰封城建设结束,一切商贸良性运转,那么光是石刻生意都会给她带来巨大利益!

    “不仅如此呢,你通知邪老头带着百里药去殇城贩卖,也传来了好消息,不说那些受伤各路散修们都身无药剂,只能以重金续命,就连上四宗许多强者也面临伤药短缺局面,所以邪老头干脆狮子大张口,以百倍原价出售药丹,那些送钱来白痴们非但不生气,反而个各感激涕零。因为相比于金钱,他们乎是自己实力是否能速恢复。暗中向魔族兜售药剂行动也如预期一样顺利地进行着。”

    元方继续向妖娆汇报。

    “所以殇城应氏已经正式地联系过邪老头,希望冰封药行殇城开设分店,长驻城内,以备不时之需。关于这一点我与麒麟王大人一直商量不出结果,不知道妖娆你有什么主意?”

    开设药行?

    妖娆摸着下巴闭目沉思起来。还是应天情老爹提出来。

    “拒绝他。”

    思考了片刻之后妖娆斩钉截铁地回答。

    “要是开了先河,势必会有多世家与宗门要求我们初元各地都增设药行,白川现没有那么多人手派到外地管理固定产业,还是把人力集中于发展石刻冰雕买卖。反正一般伤药我们也没有特别竞争力,如果突然出现殇城或者其它魔域前沿,容易触动某些大势力利益,不如只发战争财,每次有大规模战斗时以云游商人身份出现,而且主打特殊效用药品。让我们冰封城药剂成为万金难得一求重宝。以少投入,赚多钱。”

    妖娆并不打算真正转型成为药商,只不过是想通过木界药田多赚钱而已。东西多了不值钱,而且还要考虑百里尘生产力,只卖精品就好,不然委屈了百里尘手艺。何况她现是人族魔族药都卖,要是被人发现了,还不是把火烧了她药行?

    “好,就按你说做。”元方很赞许地对妖娆一笑,很略过了这个话题。

    “嘿嘿,还有……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

    妖娆眨了眨眼睛。

    “前几天我虽然一直殇城魔域,但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得到了那柄极道幻器?”

    “啊?你居然不知道?”

    众人顿时惊叫而起!

    噗!

    妖娆问出这个问题,所有人几乎瞬间都喷血了!

    你是肿么混日子嘛?没有抢到幻器也就算了,总不会连后大战都没有亲眼目睹吧?这可一点都不像大家心中认识那个妖娆。

    “啊……”妖娆挠了挠头,皱着鼻子无辜地说道。“真没有看到啊。”

    哈,因为为极道幻器决战时候,她可是炎凰通灵领域里与第一魔祖恶斗着呢。

    “是刑墨。”

    麒麟王拍了拍桌子,郑重地对妖娆说道。

    “什么?怎么可能是……刑墨?”

    妖娆微微一愣,觉得这个答案十分出人意料,刑墨得到极道幻器,换而言之便应该是先天大帝胜出,但是如果先天胜了,为什么不自己持有极道幻器呢?她顿时一脑袋浆糊。

    “这也跟初元究极力量有关。”麒麟王仿佛看出了妖娆疑惑,所以压低了嗓音说道。

    “说到底,这场极道幻器争夺战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终幻器归属,其实还是掌握少数人手里。我听说那日……七件极道幻器都出世了吧?”

    麒麟王看着妖娆眼睛。

    “是。”妖娆点点头,殇城猎宝之战前夕,人族四件极道幻器,魔族三件极道幻器同时出世,才避免了一场涉及天人三衰以上强者恶斗。

    “咳咳……人族四件幻器与魔族三件幻器威力相当,能让他们同时出洞而不相互攻击人,只怕是这世上强大人族与魔族仙尊。这是一个传言……传言世上真有成功渡过天人五衰雷劫,真正持有搅动天道人。”

    雪无接着麒麟王话继续讲下去,看来白川虽然地处偏僻,但是消息却很灵通。

    “这些人族与魔族仙尊虽然相互仇视,但都没有将对方杀死而不遭到反噬把握,所以魔王地穴内出世第八件极道幻器对他们来说,厌恶与头痛之意远远大于欢喜。”

    “它让原本平衡人魔势力天平发生了倾斜,每一方都认为得到它固然是好事,但是若让对方侥幸降服,那可是大大不妥。”

    “而刑墨这个人,正好应时势而生!”

    “他是魔族天魔子,同时又是人族翘楚。他有黑暗属性,同时又能够驭火。他身后没有门派世家,但传说有一个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宗门隐秘力量支持。所以不是他实力让他得到了那柄隐世已久极道幻器,而是他特殊存性,让他得到了人族与魔族仙尊们同时认可。就算当场有比他得那幻器喜欢人存,也被立即抹杀了。”

    “刑墨当时同意放弃魔族尊位,隐世而居,带着那极道幻器不再参与任何人族与魔族之间争斗,所以才平息了那场恶斗。他存是一个平衡点,即不容易被人族说动,又不会被魔族蛊惑。”麒麟王认真地分辩道。

    “这是人族强者与魔族大能们为了避免一场恶战退而求其次一种妥协,扶植第三方势力兴起以缓和二者之间矛盾。”

    麒麟王话音落下后,议事厅内气氛也突然发生了诡异变化,所有人目光不约而同地落于妖娆身上,有人带着繁杂,有人带着欲言又止。

    妖娆心中也同时掀起惊涛骇浪。

    她惊东西所有人都不知道,因为刑墨身后势力就是先天!

    而先天大帝带着刑墨前往魔王地穴,是打一开始就已经分析地分析明白人族强者与魔族大能们后决定吗?

    所以才后关头让刑墨代替自己出手。

    一来增加极道幻器入手可能性,二来降低所有人对他关注度!

    如果先天真有这种远见,当真是让妖娆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聪明,多只临场对敌,而先天睿智,则棋局还没有落子之前就已经设计好输赢。他跟初元强存下棋,而且还对方以为自己得到了大利益情况下默默地胜出比赛。他神之一手,已经超越了棋局本身禁锢。

    好强!

    妖娆目光闪烁,心中颇为震撼。

    不过待她抬头,却看到众人灼灼射向她目光。那狂热视线简直要把她皮肤烧化。

    “你们干什么这样看着我?”随口一问。

    “妖娆,你分神了,刚才我们说……你没有听明白吗?”麒麟王将手拢入袖口,温柔地看着妖娆脸。

    “明白什么?”妖娆傻傻地摸了摸头。

    “你这笨蛋!”雪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吼了出来。“我们是说如果当时你也抢夺极道幻器现场,其实你和刑墨得到幻器机会是旗鼓相当!咳咳咳咳咳咳!”雪无剧烈地咳嗽,因为激动而一脸潮红。

    如果说实力,妖娆也许比不过刑墨,但她年轻,同时暗火属性俱全,又没有参入人族宗门,又不是魔族客卿,而且有雄厚财力支持。

    也许她与刑墨同时出现极道幻器面前,那有灵性幻器未必会选择刑墨。

    原来众人目光是为妖娆惋惜和鸣不平。

    “哈哈哈!就是为这个啊?”妖娆顿时大笑。她放弃极道幻器是因为一件有意义事,所以她并不后悔,何况……

    “我本来也觉得可惜,不过听你们一说,立即觉得一点也不可惜了,如果我得到极道幻器,那么必然受到人族与魔族势力双重监视,即不能打架又不能隐形,那得到极道幻器又有什么用武之地?不把我憋死才怪呢!”

    她又不像先天大帝以收集极道幻器为目。没有幻器,她依旧能变得强。

    听妖娆这坦然大笑,众人心中阴霾也随之消散。

    是啊!以妖娆这种豁达性格,外物虽然能衬托她实力,但她有力武器还是她坚韧不拔本心。

    “你能这样想是好,我们也不希望白川这个据点暴露。”要是妖娆得到极道幻器,她背后一切肯定会被毫无**地扒出来。

    麒麟王淡淡地笑着。

    “你这丫头难得回来,我们先不说太多烦心事,你给我好好住上几天。”

    “嘿嘿……好啊。”妖娆又对着麒麟王蹭了上去。“我喜欢白吃白喝白住了。”

    妖娆笑声还没有停,她驭兽环便轻轻一震,一道蹁跹身影缓缓从一片蓝光中走出。

    药香弥漫。

    百里尘用手帕擦着额头上汗水突然出现妖娆面前。

    “你那朋友还真是有忍耐力,他伤比你想严重多了,幻力受损,内脏重伤,灵魂飘摇,要不是你这次聪明把他带来给我,我估计再过几天他内伤外现,大罗金仙再世都救不了他。”

    百里尘戳着妖娆额头,眼中满满是溺爱与责备。

    虽然喜欢妖娆回来,但是看到带来伤者是个魔族,还伤得那么重,他怨念很多。

    “啊?帝岚伤得那么重?”妖娆顿时一惊,而后立即深深地自责起来,要不是自己急着把末日之战一切告诉泠,应天情,苏苏等人,也不会忽略了帝岚伤。她明明检查过帝岚脉动,并不是衰竭之相啊!

    “魔族心跳与脉动强度,是人族数倍。”、百里尘凑近妖娆耳边缓缓地说道。他知道妖娆并不想让所有人知道她又捡回来了个魔族。

    “你觉得他还行时候,其实他已经弱得要死了。”

    呜……

    妖娆一捏拳头顿时泪花闪烁。都是自己无知,差点又害了帝岚。

    “没事没事,他已经没有大碍了,也多亏你带回来那些远古魔药,有几味正对他伤痛,不……可以说他服食静养之后力量还会增加。我看他气海好像曾经被什么巨大力量强行拓宽一样,本来那力量消失之后,他身体也会随之枯竭,不过我看他对你很重要,于是擅自给他用了一枚珍重远古魔药,不但能稳定他现灵力,还有助长效用。”

    “好好好……随意用什么都好,只要能治好他。”妖娆拼命地点头。万幸此时还有百里尘可以依靠。

    帝岚原本实力并没有天人二衰渡劫,他力量源于第一魔祖强行夺舍,这种单方面占有,自然会给他身体造成难以言喻负担,第一魔祖时还能压抑身体颓势出现,一旦他被驱逐,这些伤痛才会一一浮现。

    “有我,自然会好。”百里尘依旧妖娆耳边低语。

    “他还让我传话给你,他想立即单独见你一面。”

    百里尘把话传完便拍了拍妖娆肩膀而后转身对众人说道。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没有看到妖娆刚刚回家累得要死,你们还拉着她不能睡觉,再不乖乖给我休息,以后有病不要找我!”

    百里尘清清淡淡一哼哼,比任何威胁都可怕。

    众人立即对着妖娆抱歉地一笑,而后吐着舌头一窝蜂地跑出议事大厅。只留下妖娆与百里尘二人。

    “乖,事情得一件一件做才有条理,不要心急,你见完那个魔族,记得好好休息。”百里尘拍了拍妖娆肩头,而后也轻轻走了出去。

    妖娆看到百里尘背影消失于视线后,立即一跃而起,冲入位于议事厅后她房间。

    唤出丑丑和二毛守着她祭出体外四枚灵珠,立即一头冲入驭兽环中。

    “圣女大人来了!”邪冰已经站驭兽环世界外围迎接妖娆到来。

    “嗯,帝岚怎么样了?”妖娆此时只想见到帝岚那个笨蛋。

    “他没事,吃了那个药师药脸色好很多了,而且他挺喜欢这里环境。”邪冰表示自己绝对一直细心照顾着帝岚。

    驭兽环世界一直缭绕着浓郁雾气,灵力浓度丝毫不逊色于初元世界。所以景物也分外如梦如幻。邪冰带着妖娆走到了一处山峰半山腰地方,草间盛开着各色花朵,有竹影湖畔摇曳。

    这便是帝岚来到驭兽环世界后选定居所,看来他眼光真挺高。

    “妖娆,你来了。”帝岚一见妖娆出现就立即从一间小木屋里冲出来握着她手腕。开心得要命。

    “可惜我不能出去,不然十魔星气息会暴露。”他指着自己胸口,一脸无奈。

    “笨蛋!你伤那么重,自己怎么不说?”相比于帝岚开心,妖娆可是气得要死!

    “没有那个百里药师说严重啦,你就算不管我,我也死不了。魔族体质可比人族好太多,要不是数量少,早就把人族势力从初元清除了。”

    帝岚得瑟地一笑,露出他邪恶小虎牙。

    “好了……邪冰你不要进来。我有事跟妖娆说。”

    帝岚根本看不到邪冰气得发黑脸,一把抓起妖娆便将她向自己屋子里一扯,推着她坐床头,而后邪冰面前嘭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喂!喂!我才是排第二位暖床后选人!”邪冰苦逼嚎叫没有任何人能听到。

    “你有什么事急着告诉我?不急话,还是好好修养吧。”妖娆皱着眉头打量帝岚脸,想他表情中看出些端倪。

    “百里药师跟你说了吧?我吃了他一枚魔药,现身体内充斥着强大魔息,正是修炼好时候,等下只怕就要入定了,所以有些事,我一定要现先告诉你。”

    帝岚认真地盯着妖娆眼。

    看到吃货这么认真表情,妖娆心情也不由自主地郑重起来。

    该说炎凰通灵领域中已经都说了,现帝岚还要告诉自己什么?

    “你还记得你当初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要帮你查探……到底是什么吧?”帝岚一字一句地问道。

    他清朗声音瞬间如惊雷一般妖娆心底爆响!

    她“咚”地一声从床沿旁站起!几乎半疯癫地扼着帝岚肩头拼命摇动!

    “你是说化龙血池!你查到了化龙血池秘密?当初你不是已经让囡囡给我传讯‘上四宗’了吗?怎么……又有消息?告诉我!告诉我?”

    妖娆脸都贴到帝岚鼻尖上。

    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比她得知第一魔祖没有死还激动。因为魔祖之事对她而言太遥远,而血老头却是她日思夜想想要救出来师尊大人。

    “咳咳……给我松口气……”帝岚简直被妖娆按到了床上。

    “嘭!”

    房门却此时被邪冰一脚踢开!

    “臭魔族,别想对我们圣女用强!”这话刚一吼出,邪冰顿时一脸黑线地看到妖娆正以十分暧昧姿势扑倒帝岚身上,谁是攻谁是受简直一目了然。

    妖娆与帝岚同时回头,吧唧吧唧地眨着眼睛无辜地看着邪冰。

    “呜呜呜呜……”

    邪冰顿时小心肝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他天天果着圣女大人都不扑倒他,却这么野蛮地欺负一个重伤……魔族。自信心严重受到打击。邪冰气乎乎地甩手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吱唔着什么:“只要你开心就好……呜呜……我不伤心……我就是伤痛……”

    介个……

    妖娆瞬间掉了一头黑线。刚想去解释,却又被帝岚拉住。

    “这些事,先别让魔云宗人听到好。”帝岚妖娆耳边说道。“有些东西需要你来判断……你先安静听我说。”

    ------题外话------

    呀!亲爱们节日乐!今天本来想回深圳陪我家男人,结果没有买到票,把他一个苦逼地丢深圳了。所以能与家人一起亲爱们,今天一定要团团圆圆哦!么~

    是还债日子了,除了二十七号我得做车还有明天调整时间,接下来日子都是马力全开写文日,今天先还一千字,争取明儿能把六千调到上午发。感谢大家耐心~==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