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3:初次分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帝岚缓了一口气而后对妖娆说道。

    “当初你要我帮你查曾经叱咤风云血祖为什么消失于世上,我曾多次潜入魔族禁地翻阅古书,后来只一本破旧年代记中看到这样一句话……人族四宗绞灭血魔狂人,自毁道行,五衰巅峰全陨,圣魔得繁荣复兴……我看那古书前后年代与血十三失踪年代相吻合,所以才推断出那‘血魔狂人’正是指血祖本人,而令他失踪于世,应该不是魔族,而是上四宗人。”

    是,不但是上四宗人,而且是天人五衰巅峰强者所为!

    妖娆头上顿时渗出豆大一滴汗水。

    第一次正面地了解到血十三实力有多强大!如果上四宗出动是传说中那走到幻修极致,已经成功晋升为五衰巅峰传奇召唤师,那么与这些人恶斗而不亡血老头本人……又有多强?

    “所以当时我便让囡囡分身寻着我本魂气息去给你传讯,当时我已经有被第一魔祖夺舍趋势,力量不足,导致传讯内容也只有寥寥数字。”

    一回忆当时自己经历窘境帝岚就郁闷不已。

    “嗯,我是得到你启发后才浑入神宗想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东西。不过神宗编年史里也没有提到过血老头或者化龙血池什么事,只不过我认识一个应氏嫡传弟子,他说他祖上有一个秘密,那就是血老头突然消失于世那个年代,他们应家也失踪了一个极为强大先人。”

    妖娆双眼一瞪,突然拍着手说道:“是不是这应氏老祖,就是你说五衰巅峰?”

    “很有可能。”帝岚轻轻对妖娆笑道。

    “没有想到就凭那么一句话,你这么短时间内便查到了这么多东西。”

    “我本以为这件事也就只能魔族找到这么多线索而已,毕竟当初我基本已经看完了魔族所有年代记。但是呵呵……这也许就是所谓机缘,你嘱咐我关注这件事,我还真遇上了与这件事有关契机。”

    帝岚戳了戳妖娆额头,表情极为凝重。妖娆知道帝岚接下来要说话才是重点,所以立即吞了吞口水认真地坐帝岚身旁。

    “这世上,只怕也只有我看到了……那段记忆,也只有我因为你而对那一闪而过第一魔祖记忆那么意。”

    终于有这么一件事,让帝岚觉得自己被第一魔祖灵魂入侵身体是值得得瑟……

    “你知道我被魔祖夺舍过程很缓慢,所以被夺舍之初我神智当相混乱,一下子觉得自己还存着,一下又觉得身体已经不由自己控制,不仅是身体……精神也是如此。常常会看到一些不属于自己记忆,有些像是幻觉,但有些又很真实,现想来,应该是魔祖大人记忆与我记忆交织了。”

    “有一天梦中,我又进入了那种朦胧噩梦里。”

    帝岚陷入沉沉回忆。

    “而后……看到了一场惊人大战,战斗场面很朦胧,依稀有五个人族大能身影,不过视角伸得很远,只怕离真正战斗战场有数万里,所以人影相当模糊。我当时心情很疯狂,仿佛被什么锐器活生生心头剜了一块肉,很想撕裂那围攻一个四个蝼蚁。虽然心中想着他们是蝼蚁,可是……呵呵,他们所进行战斗却是我生平看到激烈,所用幻技幻兽完全超乎于我想象。”

    帝岚自嘲地笑着。

    只怕第一魔祖角度,他眼中激斗双方不过是蝼蚁一样存,只不过帝岚眼里,那已经是世上巅峰对决。

    “是血祖与上四宗强者战斗?”妖娆焦急地问道。

    帝岚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那恶斗持续了很长时间,中间也有许多空白间隔,但是后我看到四位围攻一人强者仿佛被那一人逼到穷途末路,所以他们使出了很诡异一招。”

    说到这里,帝岚突然脸色一凛,而后缓缓说道:“他们自杀了。”

    虾米?

    妖娆被帝岚那诡异梦吓了一跳?四个强者自杀干什么?

    “说是说自杀,不如说是早有准备生命献祭。因为梦境中四人确如早已约好一样突然身体自足尖开始溃散,但他们生命力消失同时,天地陡然变色!天空中顷刻汇聚起浓浓雨云,天幕堕落,而大地也仿佛由固体变为液体,山峦像巨涛一样拍打而起,整个世界规则那一瞬间被搅乱!”

    说到此时,帝岚身体忍不住剧烈颤抖,只怕那一幕实景给他灵魂造成了巨大震撼。

    “那场面简直难以描述,仿佛四人力量足以撕毁整个世界,被他们一直围攻一人也终于露出仓惶表情,仿佛难以抵挡四人生命献祭后爆发出毁灭力量,不过他那时才醒悟已经晚了。四人消融于天空中皮肤幻化为无数缚魂金线,将那被围困一人牢牢封闭雨云与地浪之间;四人溃散肌肉发出阵阵刺目极光,光芒召唤下,大地深处涌现出一股股极端恐怖地煞之气,沸腾岩浆如同血海一样从地下爆发出来,四人骸骨犹如玉雕,散发圣洁光芒,中央一人被无穷巨力狠狠拖入地下血海中……那血浪之偌大,一个潮汐间就向外推扩百里死地!”

    “后一人于张息血海内消失,万顷大地化为狰狞邪恶不毛之地,而四个以生命献祭强者只剩四具骸骨矗立天庭,仿佛完成了一件穷一生精力也必须履行大事,他们相互微微一点头,而后骨屑化尘,立空归墟。不过四人骨屑化为尘埃后一刻,那无法抗拒溃散却终是后一片尾椎骨消失瞬间停止下来。”

    “四截椎骨散发出淡淡清光,分别向正东,正西,正南,正北方激射四道不可思议巨大灵气!那四道灵气仿佛是后封魔大印,将万顷血海完全封闭地下,而后四截椎骨也顿时不翼而飞。”

    帝岚一边描述,额头一边渗出密密麻麻汗水。

    妖娆却帝岚故事里目光越来越幽暗。

    帝岚不能笃定这幻象到底是第一魔祖灵魂闲来无事他脑海中意淫,还是真实存于某个时间点上一场真实,不过如果有那万万之一可能性是场真实人族巅峰强者对决。那么整个事件直指人物……有可能便是血十三!

    四强,血池,地煞!

    一切迹象都与血十三与化龙血池相符……并且血十三曾经也是一个超九星天才天魔子,所以他陨落被第一魔祖感觉到也是情理之中事情。

    “妖娆,你说这有没有可能是你师尊被封印时大战场面?”帝岚扶着额头,不确定地讯问妖娆。之所以不想邪冰听到,是不想魔云宗长老们冒失地把他看到幻象立即笃定为真实。

    妖娆坐帝岚身边,神经质地咬着手指。半晌没有说话。

    “妖娆?”帝岚轻轻晃着妖娆僵直身体。

    “应天情说他那失踪先人,还有一块骨头保存神宗里。”

    妖娆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

    帝岚顿时一愣。

    骨头!

    他登时想起自己看到四圣人身体溃散之末,都分别只留下一截椎骨!难道……

    “我得去神宗,把那骨头给偷出来。”妖娆捏着拳头站起身来!

    这可真要多谢应天情当日对她说了那么多话了,虽然不知道帝岚看到是不是血老头被封印场面,虽然不清楚安放神宗内应氏先人遗骨与化龙血池是否有关。但这也算让直没有进展寻师之路又多看到了一线希望。

    “妖娆……你要想清楚啊。”

    帝岚一脸纠结地拉着妖娆袖子。

    “梦到那场战斗之时,我感觉到魔祖大人异常愤怒,如果他是因为被四圣合力镇压那人而发疯,那就意味着你那位师尊大人……也许是一个对魔祖复生非常关键人物。”

    帝岚也不是一个好战主义,他并不喜欢人族,但也不希望看到魔族单方面发动灭世战争。

    如果放出血十三,又引起一轮世界浩劫怎么办?血十三又不是一般人,以一人之力就能与四个天人五衰巅峰强者轻松对决,恐怕他再出世,世上已经无人能出其右。

    “我相信我师尊。”

    妖娆却摇着头。

    “他虽然性格有些火爆,身负暗力,没事喜欢杀杀人,抢抢圣女……但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妄为人……”

    杀杀人……抢抢圣女……

    帝岚顿时睚眦欲裂,被雷了个外焦里嫩,这样恶徒,不是妄为好战份子又是什么人?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把他先救出来,才好还原当年时事真相。”

    如果只用眼睛看,也许血十三真是人族不喜欢那一类人,但是世人都说他不好,却又有哪个世人曾经公平待他?妖娆尝过被人无端当成魔女追杀种种伤痛,迫害她唯一理由只有那句可笑:“她是暗力持有者。”

    扪心自问,血老头除了行事乖张一些,可曾做过真正天理不容事?他成名于世大战,无不因为别人率先挑事而引起,只不过因为他反击手段过分残忍血腥,反被污蔑为无耻罪恶一边。

    如果他真心已坠魔,为什么轮回鼎邪而不恶,邪火子众人忠心耿耿?他给予自己温暖……是真实吧!是细腻吧!

    “他不会是恶人。”

    妖娆对着帝岚自信一笑。

    帝岚为妖娆这微笑表情而瞬间呆住了。好像突然看到冰雪融化,濡湿泥土里有娇艳花朵带着让人悸动颤抖张开柔弱花瓣。那么圣洁美好,让人想用一切去保护。

    “我懂了,我也想见见我那天魔子前辈,看看他又是如何摆脱第一魔祖夺舍。”帝岚释然一笑。

    “妖娆,你去休息吧,我要入定了,以后有什么事,量来找我。”

    将心中秘密分享,帝岚也轻松不少,没有把一切炎凰通灵领域中就全盘托出,那是因为这段隐秘,只有妖娆一人有资格聆听。

    “嗯,好。”

    妖娆伸手摸了摸帝岚魔角,而后转身离开了驭兽环世界。

    回到空无一人房间里,妖娆却没有睡下,而是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

    实燥热得难受,她干脆一头冲入房外茫茫大雪里。

    “血老头身上东西远比我想象得繁杂。”

    鹅毛般厚重雪花一片片落妖娆肩头,这清冷雪,缓缓降低着她头脑混乱热度。被凝冷一击,她只觉得很舒服,于是干脆抱着一块已经覆着冰甲山石,将小脸也贴了上去。

    “他不让我过问他事,当初我只当是化龙血池险恶,他怕我百年内根本无法触及……但现想来,应该是他顾虑化龙血池下,还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秘密吧?这秘密与他有关,与第一魔祖有关,与上四宗有关……也与这个世界有关。”

    “要是应氏先人那块遗骨真是打开化龙血池关键……应天情会不会助我一臂之力?被邪冰那样”圣女“,”圣女“地叫,他应该已经知道我是魔云宗圣女,只怕听说我要救是曾经害死他先祖血十三,就算我们交情再好,他这次也不会站我这边。”

    “总感觉有很多事要做啊……实力,实力……无论怎么晋升,总觉得实力不够用呢。”

    妖娆抬起头,看着无数雪花从漆黑天幕倾泻而下。突然有了一个念头。

    “是时候把小八接回来了。”

    妖娆脑海里蓦然出现那只凶巴巴三头小蛇。

    虽然百年之约时间还没有到,但现小白伤逐渐变好,炎凰也终于逃离万兽墙禁锢,是时候将第三只兽神带来初元!

    妖娆还记得自己于朱雀破壁前叮嘱雪山上小八岐乖乖等她承诺。

    “我从来没有凝过分身呢。”

    妖娆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轻轻地闭上眼睛。

    其实到达六、七阶战神,已经可以凝聚分身,但也不是人人都像龙觉那么变态,怎么凝结分身本体都不会受到影响,一般召唤凝分身之后实力也会随之大降,所以不到万不得以,一般都不会浪费自己力量去复制什么第二分身。

    但是想重回朱雀,妖娆自己是不可能亲自去,不说没时间,就算有……朱雀天罚也不允许有高于大帝级召唤师降临大地。所以她也只能投影分身代替自己走一回。

    很,妖娆身上就亮起幽幽光芒。

    没有实践,但有理论,妖娆很就找到复制自己秘法奥义。

    一阵轻风吹过……不可思议一幕登时出现!仿佛风将妖娆身体吹向前方,但其实她本体,还稳稳地站于原地,但却有一个与她一模一样女子,从她身体内走了出来。

    好奇异感觉!

    妖娆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眼前那木讷望着自己双眼“自己”。

    吓!

    还没有穿衣服!

    赶给她套上一套衣物,而后妖娆才分出一丝精神力灌入分身天灵。随着精神力灌入,眼前木讷自己眸底也渐渐泛起一股灵动生机。

    “要我干什么呢?喔,是去朱雀接小八啊?好啊!好久没回去了呢,我还想去白虎找九阙老头玩呢……给我多一点时间啊?啊啊啊……好吧好吧!不要骂我,我去回就是。”

    妖娆面前分身脸上表情变幻莫测,根本不用妖娆说话,就立即自问自答起来,表情也随着她心情一时兴奋一时拉长得像个苦瓜。

    “真有意思。”

    妖娆心里轻叹。

    冥冥中她仿佛能听到自己第二枚心脏跳动,这是一种玄妙感觉,好像是一体,好像又完全不同。不需要对话,就能看到,听到,感觉到对方所想一切。

    “长头发真麻烦!”妖娆分身嗷嗷乱叫。

    妖娆看着自己刚凝出分身胡乱地抓着头发一通乱扯,顿时头上挂了一脸黑线。这货真是自己分身?是自己捣乱又顽皮那部分性格吧?怎么跟长不大似?

    “乖了,乖了,不要乱扯,给你扎个辫子。”

    吐血妖娆只能走到分身身后,给她细细地梳起辫子,一边梳还得一直不厌其烦地按着她不断乱晃头。

    “哈哈哈,这样才好嘛,妖娆,以后我们就这样相互梳头发,相互搓背好不好。”妖娆分身不安份地扭来扭去,仿佛一刻都停不下来。

    “真不好伺候,别贪玩了……去回!”妖娆拍了自己分身一把,把她瞬间推向夜空里。

    “知道啦!知道啦!我怎么第一次觉得我自己这么叨唠?”妖娆分身做了一个鬼脸,得意地甩着麻花辫子。立即御空消失于大雪中。

    这家伙……肿么给人一种不太靠得住感觉?

    雪中又只剩下妖娆一人,她头痛地扶着下巴,有生以来第一次质疑自己人品。这种质疑简直让她自己哭笑不得。

    别人分身,难道都是这样性格混乱?

    四下无人,妖娆也不知道能跟谁交流一下经验。所以只得放弃这个念头。不过此时她还不打算立即回房,因为第一个分身只解决了小八岐问题,而她现人白川,却不能让神宗符山钟林子与师兄们担心太久,反正还要回神宗偷应氏先人骨头,不如再凝一个分身先跟泠回符山好!

    妖娆一想到便立即行动起来,又依葫芦画瓢地按第一次方法再凝结出了个分身二号。

    这次却是按着玉魑模样凝身,虽然只是个区区七阶战神身体,却凝身那一刻让妖娆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乏力!

    看来凝结分身确不是一个简单活,不然人人都凝结几百上千分身,战斗时还要幻兽做什么?一般人能同时凝结二到三个已经是极限中极限了!

    第二分身完成之时,妖娆身体一软,就有一种头晕目眩疲惫涌上心房!为此两个分身,她实力已经退步到天人第一衰渡劫之前。这可真是一种极大消耗。

    只不过自己身体将要倒地那一瞬间,已然落入一个温柔怀抱。

    “看你呀,一点也不心痛自己,分身凝多了虚脱了吧?”熟悉声音回荡耳际,赫然正是……自己声音。

    “没事,睡睡就好。”

    妖娆有些被雷到了!

    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温柔?要是自己真是这样,估计早就掉鸡皮疙瘩把自己给掉死了!

    “要我回符山?可以啊,不过你得先回房休息。”

    第二分身不由分说地抱着妖娆腰肢将她强拉硬扯地丢到寝室柔软大床上。

    “乖,好好睡觉,我会符山安心等你回来。”纤长手指划过妖娆额头,第二分身把被角掖好,这才脚步轻轻地走出房门,将门无声地掩上。疾速离开白川,去履行她任务了!

    “不好了……”

    缩被子里妖娆睚眦欲裂,额头上渗出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汗水!

    “一个顽皮得要死,一个温柔得要命……肿么这么坑爹!我怎么有一种会惹出大麻烦感觉呢?”

    某个罪魁祸首缩被窝里,因为力量透支,所以双眼一黑,不顾一切地晕了过去。

    她不知道,别人分身都不会产生这样性格分裂,会百分之百完全复制本体所有喜好,所以龙觉分身初次对妖娆钟情,也就百分之百代表龙觉本人真实心意。

    但她分身却完全不一样……产生了千人千面性格走向……这若让人知晓,定然又会引起惊涛骇浪。

    只是现妖娆还不知道……这些小麻烦,不过是她领域成长一些副作用而已。

    ------题外话------

    高估自己了…小爪子抽搐中。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