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3:说出口的就能做得到!(万)

293:说出口的就能做得到!(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啊啊啊啊啊!”

    妖娆觉得自己还没有睡多久就被一阵恐怖擂门声给吵醒了。

    “怎么回事?难道赤蝎之主这么就来了?”妖娆懵懂地从床上爬起来,粉可爱地揉着眼睛。

    “妖娆!你干好事!”

    睡眼朦胧一抬头,一张画着大乌龟脸陡然伸到妖娆眼前,元方扭曲五官正那分外栩栩如生黑乌龟下抽搐不断!

    噗!

    一口血没忍住立即飙了出来!

    元方脸上居然画了个大乌龟!

    而且那两只嚣张前爪正好画元方一又精明小眼下,远远看去仿佛要一巴掌把他踩成睁眼瞎。

    “哇哈哈哈哈!”

    妖娆顿时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这是谁干?太丫有才了!

    “别闹了,大清早,不要逗我开心!”一边狂笑一边把元方推开,结果大笑没有人回应,妖娆只得张开眼,顿时诧异地发现元方身后还站着麒麟王,雪无,空空贼老头,战虎,法伊等人……

    当然,这些人五官都要细细分辩一番才行,因为他们脸颊上不约而同地都挂着一只硕大无比墨水大乌龟!

    一股隐隐……沉闷……怨念气息妖娆房间内极速升起。

    空气温度瞬间降低。

    “介个?”妖娆把被子抱胸口,像一只柔弱小猫乖乖缩墙角,一股不好感觉顿时涌上心房。

    “介是肿么回事?”

    沉寂良久,妖娆还是鼓起勇气弱弱地问道,一双剪水瞳内都是让人垂怜光芒。

    不过现气氛这么差,装可怜也没有用了……

    “还不都是你!”众怒爆起!

    “你昨晚突然把我按倒床上,说要给我一个大大惊喜……咳咳咳咳……”雪无气得直吐血!“我还以为你有了解我寒毒方法,所以就乖乖听你摆布。本来觉得你深夜潜入我房间是不太合情理,不过我为了治病……也就……也就忍了……”说到此时,雪无脸颊上居然还升起一丝可疑红晕。“可是你……你……你居然对我做出这种令人发指事来。”

    这本来就身体不好家伙指着自己被毁了俊脸,差点晕了过去。

    呃……

    妖娆听闻雪无这么说,差点没气得咬舌自!

    天地良心啊!虽然她曾经心里意淫过众人被她恣意拿墨笔荼毒场面,但给她十八个胆子,她也不会真把一切都付诸于实践啊!

    “哪……你们,都是这样?”妖娆目光郁闷地扫过麒麟王,战虎,空空,法伊脸……一想到自己爬上了每一个人床单,给他们精心画乌龟场面就觉得毛骨悚然……是,要是她真这样做了,她自己都为自己豪放无耻而脸红……咳咳,自豪。

    “是啊!你这丫头还说师傅要多给点福利,所以老夫脸上乌龟比别人还多两个龟蛋蛋!”

    法伊老头一脸苦逼地指着自己脖子,那上面果然拿墨水画着两个黑乎乎圈圈,赫然彰显着只有“师傅”才能享受特殊福利。

    噗!

    又是一口心头老血飙出,妖娆严重破功。

    只有麒麟王是一脸担忧,走到妖娆床边握着她手,自然不相信这一切是妖娆所为。所以这温软男子关切地说道:“妖妖,你不记得了?我听说人长期处压力下会夜中梦游,做出一些并不符合自己本性怪异行为,妖妖是不是近太累了,等下叫百里尘来给你煎几副安神药吧。回白川就好,我会保护你,不要想太多烦心事。”

    看着麒麟王那满是关切目光,妖娆实羞愧难当,不过现看着麒麟王脸上那可笑乌龟不断逼近自己,妖娆又把小脸憋得紫青。

    好不容易没有笑出来打击麒麟王关心之意,妖娆脸上挂满黑线,睚眦欲裂地问道:“你们昨夜里看到那个‘我’,是不是头上绑着麻花辫子?”

    “这么一说,好像真是耶!”战虎顿时嘿嘿地摸着头笑道。

    噗!

    第三次喷出血来!

    “那不是我,那是我第一分身。”妖娆嚎叫。

    果然是她!那个妖孽啊!妖娆现头痛欲裂,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分居然身是这么淘气一个家伙!她八成是因为不能去白虎找九阙玩赌气,所以临行之前存心捣乱才每个人脸上赏个大王八。

    妖娆现甚至能想像得到她挥着毛笔甩着屁股灭哈哈大笑逃走时嚣张与狂妄……

    “什么?分身?”

    麒麟王等人却被妖娆回答吓了一跳。

    “不过确是有些不同,而且我们平时也没有见你梳过那种奇怪头发式样。”

    “但是分身所做所有事,都必须经过本体授意吧?”雪无依旧气得胸口起伏不平。

    妖娆看着雪无那仿佛被人糟蹋了模样心中暗叫不妙。很是忐忑不安地弱弱从麒麟王身后伸出半个头问道:“我分身……没有对你干出别变态事来吧?”她真心害怕还有人跟自己身后天天要她负责任。

    深度?广度?她分身到底对雪无做到了哪一步?

    “还有变态事吗?难道你还想干出变态事吗?”雪无拳头已经捏得咯吱响,扭曲嘴角亮出锋利牙齿。

    不过妖娆听到这个回答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好歹也是自己分身……应该不会做太过分事。

    “那就好。”

    妖娆偷偷抹了一把汗,而后郁闷地向众人解释。“是我分身啦,我昨夜凝结了两个分身,一个顽皮得要命,就是用笔画你们那个,另一个倒是端庄大方,应该是个很乖孩子。”

    “吓!分身还有自己性格?”麒麟顿时被妖娆话吓了一大跳!“妖娆啊,看来这件事比你梦游棘手啊!”

    白川冰封城众人还挤房间内热烈地讨论妖娆分身事,妖娆口中那个“端庄大方很乖”孩子却已经通过冰封城传送阵回到殇城魔域,很与泠取得了联系。

    “阿九!”泠对妖娆这么返回也很吃惊!

    当初妖娆离开时虽然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再回符山,但是他还是刻意殇城多待了两天,没有想到她真回来。

    “是分身啦,二师兄。你没有有办法带我回到神宗而不被人发现?”

    妖娆第二分身笑着看着泠紧蹙眉头。她弯弯眉眼,着实温柔可爱。

    “要是换了平日,分身是骗不过神宗锁山大阵,不过现神宗内应该比较乱,此番猎宝死了不少长老与弟子,就连第二峰传人都死了,我想想办法应该能带你混进去。”

    知道眼前只是九师妹分身,泠并不以为意,他眼里分身与本体都是一样……都是他那恐怖又变态可爱师妹而已。

    “哈哈哈!多谢二师兄!”妖娆第二分身听到泠回答顿时开心地握着他手摇了起来!那甜美中又透露着温柔笑,是泠从没有妖娆脸上看到过颜色。

    “别这么开心了,还要骗过师尊与师兄师弟们。”泠弹了一下她脑门。并没有甩开眼前可爱师妹柔软到仿佛无骨小手。

    也是恰巧,第二分身小手食指正若有若无地搭他脉搏上。

    无意间感觉到泠脉搏,妖娆第二分身顿时心中一惊!

    “好强脉动!”

    瞬间感觉手指被那强有力跳动感灼伤,但她碎满星光水灵双眸中却没有半点异常,反而多了三分女子独有潋滟多彩,有光华此酝酿。

    “唔……我会好好伪装,等本体回来,现我不但想念师尊,我还想着应师兄与蓝师兄呢!”妖娆第二分身拉着泠向前走去,心中却不知道想些什么东西。

    而正白川正主,好不容易平复了众人怒火,也令众人再也不怀疑她分身性格多样化发展诡异趋势,妖娆概念里,分身即使性格不一,本心却依旧不变,连多年不见朋友她都能相信,为何又不能相信自己分身?

    从某种意义上说,妖娆想法是十足正确。因为无论她两个分身惹出了什么麻烦,她们从来不曾背弃妖娆初交付给她们重要任务。

    虽然想立即回到神宗,但听到帝岚看到那段第一魔祖记忆之后,妖娆便觉得自己实力还不足以直接神宗盗取宝物,何况白川又有烦人蝎子来惹事,所以她便动了白川提升实力念头。

    “我说……”

    一声高亢女声冰雪中激荡。

    一个矫健身影从天而落,于半空利落完成了一个高难度回旋踢,而后一双纤长玉足便稳稳地落定一处覆盖着冰甲岩石上!巨大冲击力顿时震得冰棱碎裂,雪片齐飞。但那激射而出冰棱划过半跪于地众黑衣人脸颊,冰面瞬间泛起凌厉光芒,却没有令这些黑衣人眨半下眼睛。

    空气隐隐躁动。

    “我不你们就懈怠了是不是?”

    啪!

    一声鞭响!

    带着倒勾长鞭深深地击入雪下,宛如游龙般灵巧鞭子身瞬间坚硬冻土之下击出一道深不见底,长约百米巨大裂隙!

    妖娆重重地再向前踏出一步。脚下冰雪顿时发出不堪重负咯吱声响。

    她弯着腰,身体前倾,将双手手臂撂踩突起物而高抬右腿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跪了一地刃部战神。

    以修斯与凤狂为首,所有人面色不改,可是心脏早已经跳得要跃出喉咙!

    他们知道妖娆统领是真生气了!

    都是那些该死赤蝎!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他们给邪火子老头护送药丹时候来,冰封城外杀了数十位来城内投诚匠人家眷,钻了他们好大一个空子,待他们回来又匆匆消失不见,几天销声匿迹之后,好死不死地,又去挑衅他们疯狂变态老大!

    害他们被老大当成一群只知道浪费粮食却做不成半点事无用之徒!

    这个瞬间,所有刃部成员顿时将赤蝎之主给恨到了骨髓里!他们拳头身前咯吱作响。

    “剿灭赤蝎!以尸垒墙!”

    不知道哪个人先吼了一声,瞬间引得众人以此八字宣言为口号!铿锵有力地大吼起来!

    应和着雪声,只有因威压爆涨而被极度压缩簌簌雪响。

    “很好。就是要拿出这种气势。”妖娆抱着鞭子,满意地点点头,刃部是她獠牙,她可不喜欢这锐利爪牙上生出半点锈迹。是时候饮些血,让他们锋芒锐利!

    “今夜行动。”

    “啪!”嘹亮鞭响。

    妖娆扬鞭向天一直,漫天飞舞暴风雪这气势达到顶盛一刻,竟然大有瞬间骤停,破云出日光亮感!

    既然此事由自己开头,就一定要善终善终。虽然还不清楚对方底蕴,但妖娆早已经不再是单薄一人,以她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实力,还有一大群高手辅佐,现白川已经具有与一般世家抗衡力量。

    妖娆自己虽然不愿暴露身份,但是她并不想把白川也打造成一个低调城池……

    相反地,白川之主易位,她想信其实与白川毗邻血红大陆上不只赤蝎一个势力对白川势力变动正密切瞩目着,所以她要强……

    这弱肉强食世界里,以绝对强势声调宣布:

    白川有主!无人能欺!

    她一早嘱咐麒麟王秘传领主令,让所有白川守军们都铠甲左腕上涂抹百里尘特制一种荧光药粉,这药粉白天无色无味,但到了夜里却能散发出淡淡绿色光泽。

    赤蝎死士虽然仿造了冰封城铠甲,但根本没能力复制百里尘药剂,这些天晚上……她要带领刃部成员,将方圆千里内没有荧光标识赤蝎死士通通从地下揪出来!

    麒麟王站高大城墙上怔怔地看着妖娆出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轻轻地一笑。

    “我们小丫头,长大了啊。”

    很多事已经无需他去管,他只要与元方将冰封城内政做好,至于外敌……则全全交给妖娆就好。

    麒麟王转身向城内走去,伟岸背影后,只有银蓝色大氅蹁飞。

    这注定是不平静一夜。

    对于冰封城内居民而言,这个夜晚与他们来到冰封城后每一夜没有什么不同。

    雪还是那么大,却依旧看得到天上月光。气温虽然寒冷,但与以前那些颠沛流离生活截然不同,他们结实冰制房屋内,感觉不到一丝寒风,温暖被褥,家人熟睡声音都给了他们难得安全感。

    而这一夜一声声奇异脆响声混杂怒吼风雪里,细微地几乎让人分辩不出来。

    “咔嚓……咔嚓……”

    像蛋卵破碎声音砸冰封城高大冰墙上,一道道黑影如鬼魅一样地出现,又如鬼魅一样消失。而面对眼前一切,站城墙上巡逻冰封城守城军们却仿佛似而不见,只有他们不断颤抖喉结,出卖着他们内心极度恐惧与敬畏!

    第二日,当阳光照常升起,微光唤醒沉睡人们。冰封城内熙攘如初,大部分人都没有发现城中什么东西一夜之间悄无声息地多了起一来。

    对……

    城墙上挂着赤蝎尸体,由初十三只,一夜之间激增至四十五只!

    而且比前十三只惨,后三十一只身体已经完全分辩出不容貌,只留下背上那个巨大赤蝎刺青灼灼阳光下排列成狰狞邪恶场面。

    数量如此之多尸体,让眼神不是很好人也能一眼看到。

    无情冰墙被鲜血滋润着,于阳光中泛起一种难以形容梦之红。而那些丑陋妖冶赤蝎,仿佛早已不是赤蝎死士们护身符,而成为了吞噬他们生命罪魁祸首。

    “看来你们身手,还没有迟钝。”

    妖娆挑着长眉,精神熠熠,看着同样没有倦容修斯与凤狂。

    一夜之内,几乎将冰封城地界内所有赤蝎倾巢绞灭,妖娆对于这种是效率,还是比较满意。

    “属下该死,还是没有找到赤蝎之主,让他给无声无息地跑了。”凤狂一脸郁闷地对妖娆说道。

    “没什么好内疚,我感觉这些不过是小喽啰,赤蝎之主有可能根本还没有来白川。”妖娆拍拍凤狂肩头。“不过他应该很就会来找麻烦了,哈哈哈哈。”

    就妖娆站城门口大笑时候,她突然用自己余光看到一脸铁青雪无站城门旁,用那种仿佛是家长等着不争气孩子回家,再一顿好打愤怒目光盯着她脸。

    呃……

    自她回来,雪无气场就很不对路。

    妖娆讪讪地走上前去。

    “雪无,早上风大,你不要吹了风,回去咳嗽会厉害哦。”

    妖娆话还没有说完,立即被雪无愤怒地一瞪!

    “妖娆,你不要拉开话题……你说,你拉拢我时候,曾经向我许诺过什么?”雪无捏着拳头,嘴唇几乎都被咬破。脸色苍白,长长睫毛拼命颤抖,覆盖于深邃而黝黑双瞳之上。

    比女子纤柔,又像雪一样晶莹且脆弱。

    他本就是一个无比骄傲男子,为了白川安定先牺牲了自己身体,又将盖聂推向城主之位,自己倒病榻上运筹帷幄。说他脆弱,一点也不为过,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但他又是超乎人想象地坚韧,就是依靠这久病不休身体,他居然也与曾经梦幻之沉睡者,旭日之独裁者,玫瑰之吸血者三大恶首明争暗斗数十年,以一己之力保护了磐石城百姓生活不至于那么颠沛流离。

    “许诺?许诺过会治好你病。”

    妖娆刚一开口,又被雪无打断!

    “不是这个!”

    他面色不正常地红着,虽然也极度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摆脱这烦人病体,但他放弃自己所有基业,完全投靠妖娆势力,并不是因为妖娆有治病承诺,而是他当时认可她,能把白川带到一条光明路上!

    但是此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眼光很有问题!因为眼前这个年轻又无知丫头根本就没有把白川当一回事,不但顽劣地他脸上画乌龟,还任性地把自己小姐脾气与整个冰封城未来不负责任地联系一起!

    “是你给白川未来!”

    雪无气愤地指着那些被冻结冰墙上尸体,手臂都寒风中颤抖。

    “你逞一时之强,把这些乱党都杀了不说,还要将他们尸体这样显摆世人面前,这与之前那些恶首又有什么区别?而且你也根本没有花时间去摸清赤蝎身后势力有多强大,第一日杀了十三个也罢,现又对方没有任何行动情况下,继续杀了三十多人,这已经远远超过警告效果,完全是宣战表示。万一他们首领爆怒,整个祸水就会毫无疑问地引向冰封城!”

    雪无说得正气凛然,他一心都希望白川经历了四恶首动乱之后能恢复平静,所以他想把妖娆无知与鲁莽给骂醒,不要让让白川再次陷入万劫不复境地。

    听到雪无责骂,妖娆清亮双眸闭上,而后再张开时,眸中已经换成雪无从来没有见过幽暗颜色。

    “雪无,是我天真,还是你太傻?”

    换了气势妖娆给人一种突然无法直视错觉,那沉沉威压仿佛厚重如山,巍峨地拔地而起!

    她一步步向雪无走来,每一步脚步,都踏雪无心跳节拍上,没来由地让他心跳加。

    “你还没有开战觉悟吗?”

    妖娆冷冷呵斥,突然一手剪住雪无双臂,将病怏怏他反手扣地上!

    噗通!

    雪无脸颊直接裁雪堆里,顿时狼狈不堪。

    看到妖娆居然那么不怜香惜玉地扣着雪无,就像一只要吞小白兔大灰狼,但刃部成员都抬头看天视而不见,反正清晨城外无人,这烦人男人已经唧唧歪歪质疑统领好多次,也是时候吃点苦头!

    “妖娆,你要干什么?难道被我戳到痛处所以恼羞成怒?”雪无吐着口中雪,依旧倔强而不服软。可算是让众人领教了他孱弱身体百摧而不死特点。

    不过这次妖娆却没有先回答他质疑。

    因为雪无大吼之即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异力疯狂地冲入自己身体!

    我擦!

    心跳漏了一拍!

    “妖娆要杀我!”这是正雪中挣扎雪无第一个印象!

    不过很他就再次被冲入体内异力给狠狠地震惊了!因为那分明是一种极纯净火息!火之纯净,之比于妖娆之前查探他体内寒毒火强百倍!

    那温暖而灼热力量很让心情浮躁他意识涣散,那些长年淤积于经脉中顽固寒冰之力通通这恢弘力量之下被挤到看不见角落!自身体废了之后还从来没有这样温暖感觉……半刻之后雪无甚至游曳雪地上,发出阵阵让人脸红心跳喘息声!

    “娘呃……统领对雪无大人做什么?”一个刃部成员好奇地伸长脖子远远眺望。

    虽然他曾经也实践过,不过从来不知道这种隔得那么远只扣着手姿势也可以。

    “滚,一边去,不要乱说!”凤狂顿时反手给了那嘴上无毛家伙狠狠一个暴栗!傻子都看得出来,统领身上火息暴走!

    “我说过话,每一句都会兑现。”妖娆手下力道越来越重。

    雪无咬着唇,不想让自己发出那么羞耻声音,但他身体早已经出卖了他自己,要不是被妖娆反手扣地上,估计他身体早就像八爪鱼一样贴她身上疯狂吞噬她那难得火息了!

    “这是什么火?”雪无大脑现混乱如麻!

    从来没有任何火种能压制他寒毒时不促发毒性爆发,她……她竟然做到了,对自己治病承诺?

    一想到这里,雪无身体就忍不住狠狠一滞!

    实无法接受这场惊变!

    然而就此时,那源源不断输入他身体温暖力量却戛然而止!

    呼……

    妖娆吐了一口气,火灵珠她没有带身边,所以上次保留火灵珠之力只有这么一点点,虽然不能完全治好雪无伤,但给这小子一点甜头还是绰绰有余。

    “无论是治好你,还是给白川一个好未来,我都会做到。”

    松开雪无棉软无力手腕,妖娆扬着高束于头顶长发。

    “对冰封城现状,不要过于满足了,不要因为只有白川才是混乱之地,其实整个初元都是一个战场,无数眼睛看着白川动荡当场玩笑,所以我们要做不是真演一场过家家游戏给他们看,而是让所有势力,正视白川存,让他们对冰封城出手之前,就心生畏惧!”

    “而你……”

    妖娆指着从雪堆里狼狈抬起头雪无。

    “相信我就好!”

    雪无顿时被妖娆气势给震住了!

    其实他也明白,白川之所以四恶首俱死也没有引起外敌入侵,是因为白川地产实过于贫瘠,那些真正势力没有对冰封城动动手指兴趣,一旦冰封城贸易走上正轨,石刻冰雕巨大利益浮上水面,一定会引来众多野兽贪婪目光,所以他才看不贯妖娆现如此高调作风,能安定一时……便安定一时,也好给冰封城战士们一个修养生息黄金时期!

    强势……是需要实力!但是,妖娆你有没有这种底蕴?

    雪无被妖娆霸气震慑,不过目光看着妖娆时,还是略带迟疑。

    而就此时,一丝极为诡异红云却突然天空一角酝酿!

    开始只是细微,过了一瞬之后那云中狰狞邪恶意念就开始汩汩流泄!

    “那……那是……”雪无激动地指着瞬间阴沉天空,开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刃部众人早已经感觉到不妥,他们脸上坚毅表情没有变,只是下意识地绷紧神经,三三两两站一起摆出备战姿态!

    坐城主府内与元方议事麒麟王心头一荡,猛地从椅子里跳起,堆开堆积于身前文书,急急冲上城墙!

    无数召唤师率先感觉到源自灵魂深处悸动,而后百姓们也察觉到了天空异样。

    因为那赤红浓云就像无穷无墨汁一样,以疯狂速度不断侵蚀着偌大天空,只不过一眨眼时间,就连阳光也被吞没,满目顿时只剩下妖冶红!

    “凶兆啊!大凶兆!血光之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强者,要灭我冰封城吗?”

    “大家逃命吧!逃命吧!”

    冰封城内百姓跪了一地,有拼命磕头,有已经扯着老婆孩子踉跄向城门口跑去!

    一时之间哀嚎满地,哭声连天!整个冰封城还未开战就陷入了一场巨大恐慌之中!

    “你们这些胆大包天蝼蚁!”

    红云之后瞬间爆发出一声雷霆般怒吼!这吼声中仿佛夹杂着巨大怒气!可以从那些咬字极重音节里听到泣血声音。

    “你们居然恣意妄为地屠杀老夫弟子,还将他们尸体冻于高墙供人亵玩。老夫今日便要屠你一城,以解心中恶气!你们财富,本来就应该为老夫所有!你们性命,老夫眼中轻贱无比!”

    这沙哑而愤怒赤蝎老头话语中对冰封城觊觎不加遮掩。

    要不是他贪婪,也不会引来这么多事端!

    但是此时谁也不敢反驳他愤怒,因为他长啸声中空气激荡,大量战神捂着被威压震得流血耳痛苦匍匐于地!这云后之人投影下来威压,让他们身体沉重得几乎要被折成两半!

    “诛神!应该是诛神巅峰强者!”稍能维持清明战神们都能分辨这力量强度!

    太骇人了!

    想当年白川四恶首都时期,也不过只有玫瑰之吸身者一个实力勉强达到诛神巅峰,那一战还倾了白川可用之所有战力,此时众人原气还未完全恢复,许多强者又不城中,面对这忽如其来绝世强者,他们该如何是好?

    百姓们哗哗地跪了一大片,都没有了向城门外爬行力气。

    原本看着那些被盯入城墙恶徒尸体他们还欢欣雀跃,一想到他们虐杀自己朋友,凌辱自己妻女,他们就恨不得那些禽兽死得再惨一些,可是现看到禽兽们身后还有这样一个恐怖存,心中顿时升起,要是冰封城主没有那么强硬作风那有多好不争气心情。

    雪无脸色繁杂地看着矗立自己面前妖娆。

    他猜想东西,果然是来了!而且来得这么!

    “你要怎么收场?又要冰封城战士们为你鲁莽付出血代价吗?”

    雪无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他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妖娆脸,因为她刚才给他输送火息,还有她此时波澜不兴表情,都给了他一种前所未有异样感觉。

    妖娆并没有把目光再投向紧张雪无,而是抬头对着天空,嘴角突掠起一丝讥笑弧线。

    “统领,我们可为冰封城万死不辞!”修斯忠心还没有表完,就突然听到妖娆嘴里发出一声不似她本人低沉长啸!

    这啸声瞬间雷得人雪地上一滚!

    “哪里来不长眼毛娃娃!本尊还没有向你们屁蝎讨要血债,你们道敢来挠我清修!”真难以想象,这么恢弘声音是从妖娆那娇美身体内发出。

    一股恐怖气息突然从妖娆身上拔地而起!

    众人因为这些天一直没有见过妖娆威压外放,下意识地还将她实力定格于昔日与白川四恶首决战初入诛神境地!

    然而这股迅猛力量超越诛神初级后还余力虬劲地极速攀越至中级……高级……天人!

    妖娆信手召出二毛,而后者立即于口中喷出一道凝结了妖娆威压水波向红云中央喷去!

    轰轰轰!

    力量激荡!

    有什么巨力与巨力交接而后一方碎裂声音从空中传来。

    那澎湃力量顿时激得天空中恣意扩散赤云狠狠一缩。而后一个狂喷鲜血老头就浑身是血地从天空中掉了出来!

    “噗!噗!噗!”

    连喷三口血,那身染血污红衣老者这才踉跄半空中找回平衡。只不过那身受重伤模样似乎再也控制不了造势红云,明媚天光瞬间回到大地。刺激众人发狂满目妖红顷刻消失。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天空之人气息颓败!

    情况急转直下,翻盘翻得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修斯表忠心手还举身前,而他与刃部众人身体,早已石化!

    雪无无力地坐地上,衣服从肩头一侧滑下,他睚眦欲裂,目光呆滞。

    好吧……这下他真正承认了。这女人真说得道就做得到!她要强势守住冰封城,她有这实力!

    天人境!

    与诛神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再来十个诛神都不一定是她对手,一域若有天人强者坐镇,才被视为真正不可轻易得罪强大势力!

    而妖娆……已经达到了这种让人敬畏高度!

    只不过她……她她她,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内,从诛神晋升天人境?这完全不符合世间常理,这简直是违背天地理法!所有人都风中凌乱!

    “呃……我还是回去处理公文吧。”麒麟王站城墙头上,扶着眩晕额头踉跄摇晃了几下,而后抓着墙头,癫癫地转身向府内走去。不能用正常眼光去审视妖娆变态,不然正常人都会被她吓成神经……

    “不知哪位前辈高人此?”

    天空中吐血赤蝎老头咬牙切齿,语气中带着嗜血意味,但说话内容,明显有了顾忌。因为刚刚那一瞬,他明显感觉到了对方天人之息,并且……直到此时,他都没有找到说话之人所位置!所以他滴血眼,依旧大地上扫来扫去。

    “滚!这是本尊地界!老子不管你从哪里来,虐杀凌辱我那么多子民,你不给本尊一个交代,他日我必血洗你整个本家!”

    妖娆又是一声长啸,这啸声中威力让本就身受重伤赤蝎老头又身体狠狠一震,狂吐一口精血!

    不得了!

    汩汩汗水从这老者头顶流下来!

    本来自己是来讨债!不想报仇不成,反被对方给打劫了,看来对方明显对于杀了自己徒子徒孙没有半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之意,还大有让他再拿出赔偿逼迫!

    太恶毒了!白川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人物?不是只有梦幻老怪一统白川,坐镇者多不过诛神中级吗?

    “不管前辈是何方大能,也不能这么不给我们赤蝎面子,这次是我们草率,冲撞了前辈神威,不如这样,此事此作罢,以后我们与白川井水不犯河水,再也不提相互仇杀一事。”

    赤蝎老头恶狠狠地说道。

    他重伤,还有他退让,顿时让跪了一地冰封城百姓们欢呼着站起!

    他们热泪盈眶,他们奔走相告,第一次心中升起一股“我有家园”温暖感觉,因为常年被匪徒欺压,白川人民自出生起就没有坚定归属感,今日这个城池可以谋生,他们便这个城池居住,明日那个城池有工作,他们又可以义无反顾地走向那个城池……

    但今日,他们真正品尝到了有人庇护安全感。有人为护他们,可以手染杀戮,可以暴风骤雨前为冰封城撑起明媚一片天空!

    每个人心中都是有傲骨!这些骄傲永远不会消失,只不过等待被唤醒而已。

    这一切都是城主所赐,这一切都是城主之上,那个不知名天人强者所给!

    从这一刻起,感谢赤蝎恶徒来临,冰封城真正凝聚成一座民心归一生机之城!

    赤蝎老头话落妖娆耳里,顿时让她笑意深!

    “这不是人这蝼蚁能决定事,滚吧!找你们正主来见我!”她气势汹汹地大吼!

    一个转眼就能被她捏死人为什么还能这么嘴硬?答案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还自恃背有靠山!

    “你……你不要逼人太甚!”赤蝎老者捂着胸口大叫,气得肺都爆炸!

    好!你等着,老子把正主叫来……立即把人斩成肉泥!天人第一衰又如何?分明没有渡劫!

    好汉不吃眼前亏!

    赤蝎老头看到对方有意留他性命回去报信,立即狂奔着向远方逃遁。

    ------题外话------

    这章节一长章节名字就废,这个月肿么只有二十八天?我雾。我狂雾…。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