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8:赤蝎总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蝎老三与蝎老十惶恐地站冰封城外瑟瑟发抖,对发生自己身上一切简直无语凝咽。

    本来是来找场子,结果一次比一次被整得惨,现得罪了一个超牛叉天人二衰大能,他们还亲身经历了他十个小弟一衰渡劫全都不死逆天仪式。

    肿么办啊!估计就算是主上来了也一定被玩得铩羽而归,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面对命运以及冰封老怪将要开出条件……这赤蝎二人就心跳惶惶,手足冰凉。

    与他们想象差不多。此时妖娆已经站冰封塔议事厅内抖动着一张空白羊皮纸对麒麟王,雪无,元方三人牛气哄哄地说道。

    “爷们!想要什么好处,不要给我面子,管做死了写,妞儿全都满足你们!”

    看着那与妖娆等高还不够,尾端还拖地上好几圈长长空白纸卷,三个“爷们”又眼内顿时爆发出野兽捕食一般凶光,嗷嗷地吞着口水扑了上来。

    “我要什么呢!对了,元方老是克扣我吃穿用度,我要一件衣服,还要一个茶杯。”麒麟王喜笑颜开地提笔就写。看来一贯无欲无求他还真是没有什么高级一点要求。

    “滚,这些小求也敢写纸上,简直浪费名额!不要丢这个脸了,一边去一边去。”元方猴急地挤了上来,为了避免麒麟王乱写,直接把还想着要不要来些茶叶麒麟王推到了一边。

    雪无看到元方那小眼里已经全是钱串子模样,立即知趣地也站到了一旁,他可不想与疯狂守财奴较量。看看麒麟王屁股后面那个巨大黑脚印……就知道小宇宙爆发元方有多凶残!

    “钱……先来个百来万钻石币……”

    大管家身上沸腾着一股无人可以近身,甚至可以说是无法让人直视极烈光芒!

    “好耀眼!”

    妖娆一阵眩晕!这是钱气!对……这是一种举世难寻极为强大“钱”威压!一张口就是百万钻石币,看来无情元方真是想直接把赤蝎榨个清光。

    “我再看看这些东西他们给不给得出。”元方撅着屁股整个身体趴纸卷上,奋笔疾书,说话声音里带着一种沙哑颤音。

    他以鲜红舌舔着自己干涸唇,说明他内心极度渴望。

    “如果直接给物品,那我们也省下了买物时价格虚高和买卖周折麻烦……”守财奴呢喃自语:“先来无主幻兽一千只,也好充盈一下冰封城战力……再来 天阶幻器一百把,可以用来封赏有功战士……接下来是粮食……对对对……还有木材,冰原木料紧缺,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好东西……”

    元方舔着笔尖疾速书写,虽然要东西极为严苛,但细细听来竟然都是为冰封城着想,没有一件为自己考虑。

    看来守财奴心思已经与冰封城紧紧相连,妖娆欣慰地看了元方一眼,这才明白麒麟王与雪无为什么不与他争抢,因为做为财政资料总管,元方可是称职得可以。

    “好了,写太多人家给不起,到时候翻脸一件不给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妖娆看到元方瞬间写到纸卷末端,真有一种给赤蝎烧高香祈祷冲动。

    “把这件事处理完,我恐怕得立即回神宗盗取应家先祖遗骨,以后冰封城大小诸事,还得劳烦你们多费心了,如果有急事,直接传讯给我,我会立即赶回来。”

    妖娆看着麒麟王脸,因为信任,所以她根本不担心冰封城大小事宜。

    “没有问题,没事也经常回来看看。”麒麟王从袖中抽出一个小小储物袋放交到妖娆手中。“这是空空他们制定向传送卷,这是绝对保证你不会再一头载到雪里……呵呵,他们五兄弟这几天天天研究你给他们什么符,所以早就闭关了。对了……那些到底是什么符啊?我还没见过空空贼老头把眼睛张得那么大模样。”麒麟王十分好奇地问道。

    “就是今天呼雷符。”妖娆顿时轻笑,一边细细收好麒麟王递来储物袋,一边解释道:“你们可要小心,不要让他们把冰封城给炸了,好把他们送出万米!哈哈哈哈!”

    吓米!

    能召唤天雷?妖娆是从怎么地方得到这奇怪符?世上真有这有违天道东西存?

    麒麟王与雪无顿时相互对视,惊得大眼瞪小眼,他们总算明白妖娆究竟用了什么力量多次渡劫,又是如何把她自己从第一步直接劈成了第二步强者!

    额头汗水淋漓。对视二人立即想到:不……万米外还不安全,应该把空空马加鞭送出千里之外无人雪山上!妖娆如果不,可没有人能承受那变态雷劫。

    “那我先出去了哦。”妖娆神识能感觉到两个赤蝎强者此时还站城门口瑟瑟发着抖。

    “等下……还有一件事。”

    麒麟王突然拉着妖娆胳膊,神神秘秘地说道:“过不多时日,就是昆山宗将举行一场整个青魔海内范围大拍卖会。”

    以一上宗之名举行拍卖会,必然声势浩大。

    “届时会有许多天灵地宝拍卖会上横空出世,五湖四海召唤师们将齐聚昆梧大陆霁雾城内,或带着一些古怪东西待价而沽,或怀揣重金海中淘金,到时候你有兴趣,可以去哪里看一看。”

    麒麟王温柔地拍着妖娆肩头。

    “到时候喜欢什么,只要冰封城负担得了,你都可以买下来。”

    “好。”妖娆眸光中被麒麟王溺爱而渲染上炙热温度。

    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希望众人把冰封城发展到一个怎么样高度,但是所有人却依旧愿意用整个白川受益来供养她成长。没有宗门底蕴支持,没有强者指点,但有药王炼药,有冰封城贸易收入供她挥霍,众人要给她一个比上四宗任何一个圣女圣子优厚待遇!

    “要是到时候我跟神宗事情了结了,我一定会去看看。”

    妖娆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拍卖会消息,但立即感觉很吸引自己。毕竟还年轻,玩心性很重,哪家姑娘不喜欢看看奇东西?

    “嗯,就是想着你一定会喜欢,所以刚才给你定向传送卷中也有一张专门特制,传送到昆梧大陆霁雾城卷轴,你自己不要搞混了就是。”麒麟王说道。

    “那我们冰封城呢?打算去买东西还是卖东西?”麒麟王既然对这场拍卖如此清楚,那自然是有兴趣其中参一脚啰?

    “你有几天没有看到百里尘了吧,他说他要潜心炼制几丸特别药品,而后这场拍卖会上大放光彩。”

    一听麒麟王豪情壮语,妖娆立即会心一笑,确,要说冰封城有别异宝她真不信,不过把百里尘药推到台面上,还真有可能惊世骇俗!

    “嘿嘿,难怪我晋升那药呆子都没出来,原来是醉心炼药都没有听到雷响。”妖娆摸了摸鼻子对麒麟王,雪无与元方再次道别。而后一跃而起,直接向天空云端飞去。

    再次装成熟诓骗两个赤蝎强者。

    “本尊想要东西暂时只有这么多了。”

    浑厚“冰封老怪”声音再次从云后传出,声音响起同时,一卷纸卷也稳稳地飞到蝎老十面前。

    “你们看看,这些东西大概多久可以送来,给本尊一个期限。”

    妖娆话虽然这么说,不过心里也打着小鼓,元方那小子写得可狠,她不怕赤蝎给不起,就怕它们又翻脸不认人,被这礼物清单吓到又派出一群一群烦人蝎子来冰封城骚扰那就得不偿失了。

    蝎十捏着纸卷,颤巍巍地打开,一行行认真地阅读着上面罗列物品。虽然脸色发白,但仿佛看完之后表情并没有妖娆预想那样为难。

    “这些条件是有些苛刻……”

    沉默半刻蝎老十一字一句地说道:

    “不过也刚好我们赤蝎可以承受范围之内,前辈现就能派人到血红大陆监察,亲眼过目我们准备工作。比如说这幻兽嘛,需要什么类别,什么成长期……都需要一个具体标准。”

    这话说得极为肯切,一点也不像是阴谋诡计,因为蝎十客气地邀请冰封城任意一个人进入赤蝎组织内部,其实根本不知道冰封城会派出精英还是随从,他们无法挟持有用人质,甚至还会因此而暴露自己老底。

    所以蝎十此番言语,明显是带着讨好冰封城,自降身价而说。

    这其实这也是赤蝎之主受意,妖娆与麒麟王对话间隙,蝎老十也与赤蝎之主进行了一场暗中交流。

    赤蝎之主认为这冰封城虽然是得罪了,但冰封城并不是吃亏一方,所以容易拉拢。与其赔人又赔本地树立一个敌人,不如干脆咽下这口气同时化解仇怨,让两方冰释前嫌。

    见过大风浪强者,毕竟心机老辣目光深远,为了将来利益,敌人也能变朋友,世上从来没有结不开心结。这种大趋势推动下,死了属下们也可以忽略不记了。

    什么?

    “有些苛刻但也能立即把清单上东西准备好?!”这句骇人听闻话立即惊得妖娆一愣。

    特别是这回答落到站冰封塔内元方耳朵里后,立即引得他捶胸顿足,趴墙角嚎啕大哭起来!

    “我后悔啊!我后悔啊!苍天啊!你为什么不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写多一些东西!呜呜呜呜!都是你!”干嗷嗷了一阵元方兄又怨念深深地指着麒麟王鼻子:“都是你写什么破衣服破茶杯白白占了我两行白纸!你赔!你赔!”

    噗!无辜麒麟王躺着也中枪了!

    这就是买卖心理,要是蝎老八看到清单后小脸煞白痛哭求情,那么元方一定会得意地灭哈哈狂笑。而如今蝎老十却没有太危难地应承下来,自然就让元方心里出现了一种猪肉价买了白菜不公理感觉。

    这也怪蝎老十根本不懂金钱买卖讨价伎俩,看着清单虽然狮子大开口,但赤蝎底蕴能勉强满足,便咬着牙同意了下来,这种愚蠢直接,反而让元方后悔得要咬舌自。

    云后妖娆脸颊上诧异没有人看得到,但她心情可是被蝎老十承诺与邀请而实实地震动了!

    原本她归心似箭,可是这席话邀请下,她心情却前所未有地动摇起来!

    “我想自己去。”

    妖娆摸着自己下巴,内心思绪纷乱。

    一面是神宗应氏先人遗骨诱惑,一面是神秘赤蝎颇有诚意邀请。

    要是换了平时,她必定以化龙血池秘密为先,可是现并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应氏先祖之骨一定与血祖有关,一切可能都是她与帝岚主观猜测而已。

    而赤蝎……她则十分感兴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势力居然能一再派出天人强者与自己为敌,又为什么对那么苛刻礼物清单这样轻易答允下来。重要是血红大陆离白川不远,来回方便,单看赤蝎老头们三天两头来找麻烦频率就知道,前去赤蝎一探虚实也多花不了多少时间。

    两相权衡,妖娆还是决定先跟着赤蝎走一趟!

    “既然你们这么诚心诚意地发话了,我也不好再推脱,这样吧,我这里有一个辈阅历尚浅,刚好劳烦两位带她出门见见世面,由她喜好来决定那些清单物品规格与品类。”

    妖娆一边装逼地交代,一边手忙脚乱地给自己梳妆打扮。

    不一会儿一个挽着双环发髻,装扮利落黄衫女子便大从容地从浓云之后走了出来,眉心精光一闪,让赤蝎二人都清楚地看见……这是烙印了冰封老怪精神痕迹。

    只见她先恭恭敬敬地对着浓云一拜,大声说道:“小玉一定不让老祖失望,一定会早去早回,现特向老祖与各位叔叔伯伯辞行。”清脆声音九天回荡,听得麒麟王等人又是一阵喷血。

    妖娆有模有样,煞有其事对着一片毛都没有空气三跪五叩首……那隆重阵势让人朦胧看见云后飘浮金光大殿,有仙风飘飘纵世大能端坐于金銮大殿之上,目光如炬,气势直冲天庭,其脚下也跪拜无数高人弟子……一派恢弘!

    浓云羞涩地抖了抖……云中空空,实对不起众人无限美好意淫。

    看到冰封老怪当真派了个亲信与自己走一遭,蝎老十还是有些不满,本是想修复关系,结果人家却派了个毛都没有长齐小丫头片子出来,这真是一种赤果果抽脸了!

    “你能再不屑与傲慢一点吗?敢不敢再敷衍一点?”蝎十心中暗道。

    那无耻冰封老怪真是给他阳光就灿烂嚣张性格!

    蝎十暗暗皱了个眉,而后生生把这口怨气吞到了肚子里,哎……算了,就当带人家小字辈大小姐出门玩一趟了,这么没有经验,也罢,挑东西时候目光也没有那么毒辣,随意塞些东西给她,这倒霉送礼计划也可以随意打发了,反正老怪说一切都由这丫头做主,好与坏……都与我们无关。况且人小嘴不牢,也好这丫头身上套套冰封城老底!

    心思转得飞,一想到这个好处,蝎十顿时又心情舒畅了许多。

    “那这位姑娘,我们走?”蝎十看到妖娆向自己走来,立即恭敬地做了一个“请”手势。

    “好,我们走。”妖娆甩了甩松松垂落于自己肩头发环,而后笑眯眯地跟了蝎老十与蝎老三身后。

    蝎老十与蝎老三也装模做样地对着浓云拜了拜,又说了些客气告辞话,但云后傲慢赤蝎老祖却再也没有回答。

    蝎老十已经习惯了不断被冰封老怪打压,倒也不以为意,向妖娆指了指方向,便御空而起。

    他们来往冰封城与血红大陆之间,依靠是一个离冰封城有半日脚程小小单人传送阵。

    蝎十一边御空一边暗中打量妖娆身影,他估计这丫头片子速度慢,要走到单人传送阵那得花上多于以往时间。

    于是他速度也没有马力全开,只是多妖娆一步地前方带路。

    妖娆也不急着赶路,不想为这一日半日时间暴露自己实力,要是这些大蝎子们知道自己就是他们狠之入骨又畏惧得要命冰封老怪,还不立即把他们吓破胆去?

    所以她也乐得清闲,悠然踱步而行。

    就算是以这种被刻意压制速度,三人还是日落前赶到了前往血红大陆传送阵前。

    停传送阵旁,蝎老十诧异地看着妖娆脸,明明只是一个年轻丫头,一日竭力御空仍能脸不红心不跳,汗水都不出一丝,身上衣服整齐不乱,体力当真是十分惊人。

    看来冰封城小辈果然得自冰封老怪真传,也是不得了人物!

    这样一想,蝎老十之前对妖娆不屑心情也稍稍淡了一些,语气客气地对她说道:“玉小姐,等下传送到地点是血红大陆西风城,城内一处隐秘地点还有一个直接通往我赤蝎总坛秘密传送阵,因为兹事体大,所以转换传送阵之前,我希望能蒙上你眼睛,锁住你神识,直到进入赤蝎总坛后再解开。”

    吓!搞得跟绑架一样,还有这种鬼要求!

    不过妖娆倒也不怕,去人家地方,总要拿出些诚意来,反正蒙眼锁神识……嘿嘿,以眼前二位实力,怕是根本锁不住她。

    “好,两位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

    妖娆从容地二人身前一站,乖巧地闭上了眼睛。

    蝎老十诧异地又是一愣,本以为想说明这要求要多费一番口舌,不是他刻意要为难这丫头,而是赤蝎立足于初元这么多年,也是有自己生存法则,如果不能保护总坛神秘难寻,又怎么维护门下弟子安危?但让访客蒙眼锁神识这种要求确又十分不客气,如果疑心太重或者心有防备者一定不可能轻易答应。

    而眼前这位冰封城玉姑娘却好像一点都不把他们之前结下梁子放心上,就这么轻易地应承了下来。

    真不知道说她是傻,还是说她胆大包天!

    “哈哈哈哈!玉姑娘好胆色!”蝎老十爽地大笑起来,从储物袋中祭出一条厚而长黑布带子束妖娆眼前,而后又伸出手指她身前点了点,以自己力量封住她外散神识。

    这样一来就算带着她行走于血红大陆西风城内,她也绝对没有办法得知第二枚传送阵所位置。

    此时玉姑娘,应该陷入了看不到,听不清,感觉不了一片黑暗中。

    “走!”蝎老十对着蝎老三点点头,也明白这种封闭五感感觉很不好,要是不些把她带到赤蝎总坛,半路上丫头放弃了或者发脾气,那可十分麻烦。

    他们哪里知道,以天人一衰力量哪里封印得了妖娆神识?

    眼睛看不看得见都不重要,妖娆神识掠过大地,她脑海里勾画出清晰印记。

    先是到达了一个偌大主城,而后疾速飞离城池向西行进千米进入一片树林,第三棵巨大枫树旁左转看到一口古井,跳入古井后敲击井墙上一枚赤红石块,原本干枯井底就会流出一丝清流,瞬间地面上蜿蜒出一幅繁杂传送阵符!

    好精妙啊!妖娆感觉到脚下阵图气息顿时一惊。这种以水为符,即画即成,用完则立即干涸无踪可行符阵设计表现出当年建造这隐秘传送点符师聪颖睿智头脑,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玉姑娘,不要害怕,马上就到了。”

    蝎老十拉着妖娆衣袖,将她推入了水光湛湛传送符内。

    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当脚再次踏入坚实大地,一股异香顿时扑面而来……妖娆知道自己已经进入赤蝎总坛。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