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99:夜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玉姑娘,刚才多有得罪了!”

    随着蝎老十说话声音响起,妖娆眼前黑布也被揭开。

    一缕傍晚夕阳火光顿时射入妖娆眼。

    红得发紫火烧云象是盛放花朵生长天空上,于广袤空间内情展现着自己大气与美丽。

    与妖娆想象完全不一样,“赤蝎总坛”这四个字开始给妖娆一种阴森潮湿灰暗不见天日,空气弥漫颓败气息印象,但此时眼前延绵半山恢弘楼宇群,还有高远落日美景则完全颠覆了她主观猜想。

    她脚下是一片群山,轻雾缭绕,异兽翔天,美得像是仙境一样。

    蝎老十很郑重地看了妖娆一眼,心中默默赞许这从容淡然小辈女修。

    若她满身狂傲,仗着自己有冰封老怪为靠山而飞扬跋扈,他必定看不起她。但她此时所表现出来稳重,却并不因为无知,而是发自她内心一份优雅坦荡。

    无畏赤蝎她背后搞什么小动作,对孤身一人前来别人地盘亦没有明显慌张。

    “是个很不错苗子,修行满了数十甲子了吧?”

    蝎老十估计妖娆至少有五六百年修为,所以悄悄地拿出一枚试生石,对着妖娆一比。好奇她年轻外表下是不是隐藏着一个苍老灵魂。

    墨色石面上缓缓升起一丝稀薄白芒。

    “嘶!”看到这稀薄光芒蝎老十顿时惊得倒吸冷气!

    “未满百岁!”看到稀薄白光蝎老十顿时嘴角剧烈抽搐,心跳骤乱!

    因为阳寿长短已经与容貌没有太大关系,而且大部分初元强者年纪跨度都极大,所以蝎老十手中试生石并不能准确标记被测量者年纪,只是以百年为单位,色泽逐渐加深而已。

    此时浮动于试生石上白光清浅,如果不细细观看只怕肉眼都可以忽略。这便意味着他眼前丫头……真如冰封老怪所说,是一个货真价实小辈!

    太小小辈了!中间不知道隔了多少代!

    “玉丫头这边走吧,今天已经是傍晚了,我先带你去休息休息,明天再拜见主人。”

    蝎老十头上挂满黑线,再次把无耻冰封老怪心中狠狠地骂了上百遍,虽然他现觉得妖娆是个优秀后生小辈,但对冰封老怪派这么年轻孩子来赤蝎总坛主事感到很是愤怒!

    这些事一个百岁未到丫头能做得了主吗?

    坑爹啊!

    妖娆看了一眼蝎老十抽搐脸,还有藏身后试生石,他微微一笑,并没有表露出不满表情。她是小辈客人,到了人家地盘自然听蝎老十安排。

    “好啊,前辈带路就是。”

    妖娆做了一个请姿势,便由着蝎老十带着自己走入那片占据大半个山峦金碧辉煌建筑群内。

    她很好奇。

    明明之前她对赤蝎印象就是一个很低级强盗杀手集团,为什么现看来,这赤蝎总坛圣地却坦荡恢弘,有一种大门户气场?

    “很有意思,幸好来看了一眼。不知道这赤蝎背后,到底有什么势力支持?”妖娆唇角掠起一丝浅笑,迈着轻盈步伐跟蝎老十身后。

    “蝎十伯,你怎么带了个小娘子回来?”

    就妖娆狐疑之际,一声轻浮笑声突然从妖娆头顶传来。

    妖娆抬头一看,原来她正走着回廊梁上,正倒挂着一个脸色苍白少年,看上去年纪比自己还小一些,却以一种头朝下奇异姿势悠闲地挂高空。如果不仔细用神识查探,极难洞查他气息。

    妖娆顿时一挑眉,好奇地看着悬挂自己头顶少年。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这里,又为什么以这样奇特模样出现,不过抬头时却正好对上他紫色眸子,那深邃紫中,妖娆只感觉到了一片冰寒。

    “吓!紫少,你吓死我了!大人事小孩不要问,以后不要来赤蝎回廊上挂着。”蝎老十脸色顿时一僵,仿佛极不愿意与这名为紫少少年交谈。

    咔嚓一声脆响,又把人目光吸引到不远处花园内大树后,一个大眼睛少女怯生生地把头从树后伸了出来。好奇地向外张望。

    “哎哟,青姑娘怎么也这里?,你们都给我回去!老三,把紫少与青姑娘都带回他们各自地盘去,好好交代弟子,再看管不严让两位小主赤蝎领地上乱闯受伤,唯他们试问!”

    蝎老十严肃地交代蝎老三,拉着妖娆手迅速向前走去,把那阴郁少年与萌叉叉少女远远地抛身后。

    曲曲折折回廊走出近千米,蝎老十这才带着妖娆好不容易走到一片幽静竹楼。

    这里环境妖娆很是喜欢,看上去有些像帝岚驭兽环世界居住地方,只是这里竹楼都下部中空,房屋建造离地数米半空中,以纱织掩门窗,风动纱舞,很有风情。

    “今夜请玉姑娘这里休息,我且去向主上汇报清单上东西,明天一大早,我就带姑娘去见主上。”

    蝎老十讪讪地笑着,擦着头上汗水准备离开。

    妖娆本来点头,又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又叫住蝎老十。

    “前辈,等等……我想问一下,刚才见到那个紫少,是什么来头?”

    妖娆对紫少好奇胜青姑娘,并不是因为他姿态古怪,而是因为他看向自己眼神内,带着一股敌意!

    明明就是第一次见面,为何会有这样情绪存?难道是因为他某个家人,现正贴冰封墙高墙之上,所以他才憎恨所有从冰封城来客人?

    妖娆第一个念头是这样想,所以她觉得自己还是问问蝎老十才妥当。

    “哎!那位少爷,不是我们赤蝎管得了人,你可不要理他,他就是那个模样。这是我赤蝎地盘,以后他进不来了。”

    一提起紫少蝎老十就生出一脑袋包,他一边打着寒战,一边向妖娆挥手道别。

    看着蝎老十与蝎老三离开背影,妖娆迷惑了……

    “不是赤蝎人……那就应该与自己没有交集才是,但是……那种眼神?”想起紫少妖冶紫瞳,妖娆只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理不清头绪。

    不过蝎老十话语中,她至少猜透了另外一点。

    那就是这偌大领地与家业,绝对不是由赤蝎之主一人统治,赤蝎充其量只不过是这领地中地位优越一脉分枝势力而已!

    紫少……应该是另一拨人少主。青姑娘,似乎也不是与紫少一伙人。

    “不得了,又撞上不得了事了……呵呵!”

    妖娆伸着懒腰跃上竹楼,目光却迅速将整个竹林地形记心中,一草一木,都镌刻心头上。看着浓密层林,妖娆娇美唇角瞬间绽放出一丝冷笑。

    夜色来得很,说是傍晚,可是房间内小小地休息了一会儿后天色就已经沉下来,只有夜幕中稀疏群星发出一些暗淡光芒。

    妖娆睡床上,美美地进入梦乡。

    林中有各种虫鸣忽高忽低地奏起。白天看不到任何生灵竹林到了夜间却摇身一变变成小虫们热闹会场。

    “蝎老十啊,你可真会给我选地方!”

    到黎明,妖娆耳朵突然动了动,听到悬空竹楼下传来窸窸窣窣声响,那声音由远及近,像是虫腹摩擦着干草皮发出沙哑噪音。

    “有人来了。”

    即使没有照明,妖娆也能夜中辨别物体,她一直紧闭双眸突然微微打开一条小缝,眼中瞬间绽放出璀璨光华比这黑夜中任何一物都要明亮。

    竹楼地板悬空三米有余,原本不会被任何林间小虫惊扰,但妖娆还是感觉到忽如其来一丝危险,蓦地起身腾空。

    就她腾空瞬间,房间放置床板那片竹地悄无声息坍塌,厚重地板带着足有二米大床直接坠入地面。

    咔嚓!咔嚓!咔嚓!

    刺耳又瘆人咀嚼声顿时响起!仿佛地下有什么蚕食着刚刚掉落物品!

    妖娆没有来得及走上前观看,房顶又突然被巨力掀开了一个大洞!一道银亮绳状物顿时从房顶大洞后伸出,疾速向地面大洞内伸去!

    也不知道是要等妖娆坠落地面时候再给她后心窝狠狠戳上一刀,还是要用银色绳索将她身体缚住无法动弹?

    妖娆目光一寒,怒意瞬间浮现。

    她好好地待房间里,根本没有招惹任何人,可是只须臾之间,她地板被人开了洞,天花板也被人掀了瓦,这可真是刺激至极待客之道啊!

    如果不是她五感敏锐,又一早嗅到危险气息,只怕无论多强都难保这连环攻击下不受半点伤害!

    所以那银绳索刺向地洞瞬间,一直御空漂浮房间内妖娆便果断横手一拦,直接反握着绳索,将绳那一头黑影从天花板上拽了下来!

    经不起妖娆巨力拉扯,一个黑影摇晃着坠落。

    虽然是伸手不见五指夜,但这惊鸿一瞥,妖娆顿时看清对方黑中泛紫妖冶双瞳,这眼中带着极度错愕,即使蒙面也能让人感觉到他脸颊上惶恐与震惊表情。

    虽然只是一瞬,那黑影就立即调整身形撞开房门飞身而逃,但也只需要这一眼,妖娆笃定此人为傍晚所见紫少无疑。

    “紫少?!”

    妖娆没有立即追出门去,而是握着紫少丢下绳索回过头来向地板大洞内眺望。

    只见地板断层上沾染着一些黄白色液体,这些液体带有强烈腐蚀性,依旧不断腐蚀断层木竹结构,将大洞直径扩得越来越大,发出刺鼻气息。

    再往下,就看到潮水一样黑虫已然淹没坍塌床与地板,将一那精美雕花大床瞬间啃噬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飞。

    只怕如果刚刚掉下去是自己,那么现满身窟窿下场就由她来承受!

    妖娆意是手中银丝绳索,她俯下身子,看了看绳索垂落于虫海中那端卷曲方式,长眉不由自主地向上挑。

    好俊出手!

    绳索大床正中央整齐地盘绕数圈,如果她当时床上睡觉,一定会被缚个正着。

    就妖娆低头继续向下查看之际,突然有两道刀茫直刺她伸出断层脖子!

    刀芒凌厉,带着出鞘就要饮血霸道!

    惊变得让人应接不暇。

    房下有人,一早此埋伏,恐怕用强酸腐蚀地板罪魁祸首也是此人。

    妖娆侧身速度可比刀茫速度,这种三脚猫功夫对她来说想要躲开简直易如翻掌,何况她早已经听到竹楼下紊乱呼吸。

    伏击者远远不止紫少一人!这地板下算是第二个。

    一边躲避一边向手中银色绳索发力,那原本垂于地面虫豸大军绳头借力腾空,顿时狠狠抽打攀地板背面陌生杀手脊背上!

    那威力强大冲撞力顿时把陌生杀手震得虎口开裂,再也没有力量攀附地板背面。“咚”地一声坠入地面潮水一般涌动虫豸大军里。

    奇怪是原本吞噬一切黑虫们却对这砸它们身上重物不闻不问,任他翻身站起,这陌生瘦高男子立即恶狠狠地对妖娆笔了一个抹脖子动作,而后嚣张地跑向远方!

    杀意空气中凝结。

    “虫……也是由此人控制!”

    妖娆哪里会让敌人这样莫名奇妙地离开?

    她立即也从地洞中钻出,低低地御空疾行,掠过正咔嚓咔嚓大块朵颐她床板与被褥恶心虫子们,直接飞入夜风清冷天空中。

    “啪!”

    待妖娆刚从房下钻出,吸入夜中微寒空气,一张铺天盖地巨网就向她迎面扑来!

    巨网由奇异材质制成,即柔软轻盈又撕扯不烂粘性十足,瞬间粘妖娆手足胸腹,让人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

    立即把妖娆包成了一个茧,倒挂树梢之上!

    “也不过如此而已,哈哈哈哈。”

    看到妖娆被生擒,终于有人出声,一个娇小身影矗立纤细竹枝之上。身体仿佛没有重量,黑发魔舞于虚空,仿佛分支交错蛛网。虽然殷红小嘴带着邪恶笑意,但还是那双大眼睛让人过目难忘。

    妖娆见过……这掷网第三人竟然是白天见过青姑娘!

    与她之前青涩无辜完全不一样。

    “绿少,你太没用了,费心机就是你,居然到后还会被打伤,我看你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精力幻修,直接退出吧。”

    青姑娘站竹梢上已经俨然忘记被包成茧妖娆,一脸倨傲地指着地上一个狼狈身影说道。

    那被青姑娘称为“绿”男子背部衣衫毁,脊梁上还留下一条肿得老高鞭痕。此时他呲牙咧嘴模样也不知道是忍受不了背上疼痛还是被青姑娘骂得烦躁。

    “小青,你不过也只是一个只会等别人出力后悄悄捡篓子贱人。”绿少丝毫不服软。

    再看一眼绿少,妖娆确定正是刚才唤虫又使刀却被她狠狠打回去杀手二号。

    不过她神识范围内还有四人,所以她便悠然地吊着,想这舒服佯装被掳中好好看看六人真身。

    “都别吵!现谁强谁弱根本看不出来,我看还是先把这外族人杀了以后无法与我们竞争才是正经事。”

    又一道男中音从竹林后传来。妖娆虽然能感知他存,但并不能用神识探查到他模样。

    “真要杀吗?这可是赤蝎地盘?”有人立即反驳。

    “杀!不杀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反正赤蝎爆怒,也不能把我们几个怎么样!”男中音又发话了。

    六人中四人激烈辩驳,紫少与另一人却一语不发,不过妖娆听了几句也便没有了兴趣,因为打一开始她就半句都没有听明白。

    “什么竞争了?我与他们有什么关系?为毛我还是一头雾水哩?”

    妖娆头上瞬间掉下瀑布汗,根本不明白自己被卷入了一场什么样混乱纠纷。听起来这六人即都想杀她,又相互不为联盟。而且这也不是赤蝎们授意下干事,应该与蝎老十和赤蝎之主没有关系。

    “什么乱七八糟?”

    就妖娆混乱地想要翻白眼时候,又有一道无声力量悄悄接近她身体。她本眉头一缩,但感觉到那力量走向时又立即迟疑起来。

    因为那微妙力量指向不是她咽喉,而束缚她手脚蛛网结点。

    就四人吵得不可开交之际,一截木桩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情况下代替了原本应该挂树下妖娆,而她本人,却被一个黑影扛着,轻盈地飞向远方。

    这偷天换日手法爆强了!竟然没能引起任何人注意。

    被人背着跑出好远,妖娆终还是被人重重地丢到了一条溪水里。

    “你不要待这里了,明日天亮,点滚吧!”

    她耳边响起低低咆哮。抬头一看,愤怒紫眸又立即映入眼眶。

    “你不是也想杀我吗?”

    妖娆水中舒展了一下手脚,那缠人蛛丝虽然扯不断,但一遇上水便立即失去韧性,也失去束缚人奇效。

    “是!”紫少丝毫不矫情地说道:“外人不要来趟我们浑水,不要与赤蝎搭成交易,赤蝎不是忠心吗?为什么也像那些伪君子一样开始觊觎宗主地位?!”

    “如果明日我看到你还没有走,我便像他们一样,杀了你!”紫少居高临下,恶狠狠地看着妖娆。

    呃……

    糊涂了。

    妖娆把手中银色绳索一抛,甩入紫少怀里,只怕他第一次房顶上出手,也只是想把可能随着床滚落于虫豸大军内她立即捞上来,只是紫少没有想到,妖娆非但没有中绿少招,反而还顺着他绳索把他也揪了出来。

    “我不明白你们玩什么玩意儿。”

    丢出绳索之后,妖娆立即从溪水里站起,指着紫少咽喉突然笑得蛊魅摄魂。

    “莫名其妙把别人当成假想敌人三半夜又捆又绑,还恣意妄为要我说走就走,本姑娘想做什么,想什么时候离开,从来不听任何人摆布!”

    妖娆也被惹毛了,她对这些奇怪家伙们到底想干什么根本没有一点兴趣,即然不是赤蝎想暗算她,与她交易无关,那么她也不需要心存什么顾忌。

    喜欢半夜杀人玩,你们玩去啊,想合伙欺负本姑娘?没门!

    “好!你既然一意孤行,那么我再说也没有用,下次再见,我不会再帮你。”紫少甩着发稍上水珠,站起身来转身就走,无比利落果断,只是妖娆没有看见他脸颊上浮动着一丝悸动神情。

    刚才妖娆那句反驳气势汹汹,喝得他心跳加速,隐隐地,他心中涌动着一股异样感觉……这赤蝎请来女人,好像真惹不起!

    但内心骄傲却绝不允许自己这样想,所以紫少立即甩着头将这些不良念头抛诸于脑后,恶毒地剜了妖娆一眼便大步离开。

    妖娆看着紫少背影,心中又气又好笑,这家伙虽然别扭得可以,但至少是那竹林六人里不想杀她一个,他只是对自己存感到无比愤怒而已……

    莫名其妙!

    真是奇奇怪怪隐世家族,赤蝎,也够麻烦。

    身体轻震,身上水珠立即化为袅袅水气蒸腾入空,妖娆其实可以随时挣脱那蛛网绳索,只不过是想等六人齐聚一网打罢了。不过紫少却打乱了她安排。

    紫少一番话却是让妖娆知道今夜自己遭遇与赤蝎无关,那么她现也不想做得太离谱,把自己又拉入麻烦里。此时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明日拿东西,走人。

    这样想着,妖娆侧耳听到竹林间沙沙响动,知道那些变态们还没有放弃对自己追杀,那替代她挂树上木头桩子恐怕把青姑娘气得呕血吧?

    “真是怨念啊……本姑娘魅力太大了。”妖娆得瑟地一甩长发,足尖轻点大地,一个呼吸间,她气息,连同她身影……便完全遁形于天地之间,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一样,再也寻不到半点痕迹!

    沙沙沙沙!

    踏叶间不断,妖娆消失瞬间数个人影就一齐冲出竹林。

    “咦?人呢!”青姑娘声音再度响起。

    “又不见了,她是属老鼠,会打地洞吧?”第三个未曾谋面男中音揶揄道。

    “我早说了,她身手厉害着。”被妖娆一鞭抽得背肿绿少现还痛得嘴角直抽。

    “能我们几个诛神手里逃走,也是个人物,小看她了!不过紫少与白少,好像一直没出面啊。”第四人迅速补充。

    才懒得管这些名字花里胡哨家伙们到地吱唔什么,妖娆早已经躺万米之外一棵大树上,嘴里叼着一棵狗尾巴草,哼着没有调调小曲儿。

    一晚好觉被糟蹋了,不过她也不需要天天睡觉。

    吹吹凉爽夜风,等着第二天到来,把清单上东西选好带走,她就可以回神宗找应氏遗骨了,不知道自己第二分身神宗,现有没有惹出什么祸事?

    “不会,那么温柔分身,要是出了麻烦,还有二师兄和应天情照顾,我也会心脉相连地地感觉到不妥,想担心,还是担心那个拿着毛笔乱画捣蛋鬼好!”

    妖娆边想边轻笑了一下。她身下大树杆上,一道诡异流水,正顺着树杆向上逆流。

    蜿蜒盘曲,悄无声息。仿佛捕食猎者一样,缓缓向妖娆身体而去……这纷乱树林中,既有无数虫鸣,又有各种植物,这么微小气息变动,简直可以忽略不记。

    就当那乳白色液体将要成功攀上妖娆后颈后一刻,一直以悠闲姿态静卧妖娆却突然像豹子一样迅猛地爆起!一脚踢入虚空,不可思议地从黑暗夜色里揪出一个人影,而后将他狠狠地丢向身后大树乳白色液体流淌方向。

    这人隐藏气息实力让她极为佩服,但是一个区区诛神向天人过渡中幻修者,无论做什么小动作,都不可能逃得过她敏锐神识。

    她只能说这男子如此隐秘身手,如果遇上人不是她,十之**已经得逞。

    那被妖娆一把揪出又丢向乳白毒液男子显然也不是吃素鸟,只是瞬间失去平衡却立即找到方向,于接触树杆后一刻定住了身形,避免撞大树悲惨境遇。

    “你真很不错。”

    男子定住身影之后却没有再出手,而是转过头来勾着唇角对妖娆说道。

    “怎么样?我俩联手如何,等我得到百代继承权,便娶你为唯一妻子,到时候赤蝎与白鸟,同时坐拥百代家业。”

    白少觉得自己提意很不错,因为百脉继承人中女子太少,想要以婚媒联盟实少之又少,他本就是几人中出色一个男子,原本青织找他结盟他看不上眼,才让蓝镰占了便宜。

    现赤蝎找来这这个女子,又辣又强,可是很对他胃口,他自然不会放过!

    面对这偌大家业,无论什么人都会心动。何况他俊美外表,尊贵出身!

    噗!

    妖娆吐了!

    先是要杀她,好吧,被杀啊砍啊事她已经习惯了,可是杀着杀着突然自荐枕席她还是头一次看见!

    什么百代继承权?什么坐拥家业?妖娆此时总算有些搞明白了,合得这些疯子们还以为她是赤蝎请回来代少主,与他们什么“白鸟”,还有紫眼睛,青姑娘争夺一家之主继承权!

    真是乌龙啊!

    要知道蝎老十本来还对冰封城派了个黄毛丫头表示过极度不满,要是她之前化妆成一个皱巴巴老妪来此地,恐怕这些事端必不可能发生她身上。

    无语凝噎。

    妖娆挠了挠头,开玩笑地回应到:“这确有些诱人,一份家业厚礼不收下太可惜,不过我已经有男人,要是你不嫌弃来做小,以后本姑娘后宫美男三千,总还是有你一席之地。”

    恶心人不打草稿,妖娆这番轻浮话顿时说得白少脸上一阵青白!

    口舌之争如何取胜?那就是不要脸对手面前不要脸。

    这一场,白少完败!

    既然能把婚姻这么下贱地当成利益联盟筹码,那妖娆一阵讥笑也不为过!

    “你既然不愿与我结盟,那么我也不能留你与别人一起打压我!”白少俊美脸颊上瞬间浮起怒意,身上力量张息,仿佛有大招要爆出。

    这女子拒绝与讽刺深深地戳伤了他自尊心,所以他要亲手把她撕成碎片!

    没完没了!

    一个小小诛神巅峰,已经开启天人之路,只不过大概还要清修百年才有可能完全破开天人壁垒,像这样半步天人,再来十个妖娆都不会放眼里。

    银光召唤阵已经从白少脚下升起,有巨物将出。

    妖娆长眉一挑,狠狠天空中一跺脚!

    “收!”

    只是一声长啸,碎空波痕就顿时以她足尖为中心,极速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激荡力量瞬间撕裂那成形于空中召唤阵符,幻兽未出,就将银光召唤阵染上血红颜色!

    “什么?”

    白少瞬间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眼前女子,他……他幻兽走出召唤阵之前,就激荡力量穿透他幻兽空间,将幻兽狠狠打伤!

    “噗!”

    口里飙出一道浓血!

    这样打击会把伤害同时加诸于契主身上,太不可思议了!

    就白少惊恐地瞪大眼睛这一瞬间,妖娆脸已经他面前蓦然放大。

    “小子,别再来惹本姑娘,滚!”

    一扬手,妖娆提着白少衣襟,瞬间把他丢到千米之外。而她自己也同时遁形,瞬移到了无人可知地方。就算一会儿青姑娘等人顺着威压找来,能看到也只是一片空气。

    第二天清晨,蝎老十没有先去接妖娆,而是先进入了赤蝎之主房间。

    赤蝎之主看上去一夜未睡,有些疲惫地靠躺椅上,身前放着那张元方开据物品清单。

    “真是狠啊。”赤蝎之主抖着手里纸对蝎老十郁闷地说道。

    “不想给啊,可是现又是非常时期,赤蝎没有实力再与一个坐拥数十位天人第一衰属下第二步强者开战,只怕现各脉各部,都掰着手指等着赤蝎进一步衰退呢。老二老四又死了,我们手下本来也只有你们几个天人第一衰。”

    ------题外话------

    不是只有万才是还债,欠一字都不会少,只是用一种温和一点方式还,不然我怕我万不了几天就倒了哈哈哈。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