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00:同族共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也是,要是现我们再得罪有天人二衰强者坐镇势力,只怕百代就维持不了现地位了。”说到这里蝎老十头上已经渗出许多汗水。

    “嗯。”

    赤蝎之主站起,捏着手中清单对蝎老十说道:

    “都怪老八,白川那块地领主虽然换了,但也不必要与领主死磕,现可好,不赔上这笔钱只怕白川领主都不会再让赤蝎白川活动,我们现缺不是钱,而是影响力。现少家主死了,各脉嫡长子都想办法取而代之,我们赤蝎没有嫡子,要是让领地里再出乱子,简直没有面脸等到家主出关之日到来。”

    赤蝎之主俨然忘记当初是谁听信蝎老八告状,三番两次对冰封城进行试探,但是现摸清了对方实力之后,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和解。

    花些钱,不让自己再掉到麻烦堆里。

    “对了……冰封城客人带来了吗?”好一通牢骚之后赤蝎之主才想起讯问冰封城来客。

    “昨天傍晚就来了,是一位修行不满百年小丫头。”

    “怎么?”赤蝎城主却突然一惊!大声咆哮:“小丫头?还……还不满百岁?”

    “是。”蝎老十顿时恭恭敬敬地回答。“属下当时也觉得那丫头很逆天呢。”这话语中带着一丝恭维妖娆味道,他以为主人也惊叹于冰封城使者年纪。

    “哎呀笨蛋!”

    赤蝎之主顿时恼羞成怒地用手中纸卷狠狠敲着蝎老十头,一幅恨铁不成钢表情!

    “老十,老十!平常都说你聪明,这一次怎么犯这种傻呢!现各脉嫡子之间争斗有多激烈你又不是不知道,赤蝎正是因为没有嫡传弟子所以置身事外,现那么多人亲眼看着你带一个小丫头回赤蝎,你不是要她送死吗!”

    “万一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向冰封城那位交代?”

    呃……

    一听到主人点拨,蝎老十顿时石化于原地!

    对哦!昨日还遇见了紫蝠紫少与青织青姑娘,他当时只不想见到这些麻烦各分支少主,却并没有想到他身后冰封城玉姑娘会被他们误解成赤蝎找来少主!

    赤蝎无后,不是因为赤蝎之主不想有后代,而是前几年开始整个百代世家尊贵百代少宗主就一直身体抱恙。

    这是一个隐世荒古世家大本营。世人很少有人听闻过“百代”二字,但他货真价实底蕴深厚。

    有些像是世家,又有些像是宗门。

    以“百代”之姓下统治着数以百计异姓分枝。赤蝎算是其中一脉。每一脉幻兽与幻技都不相同,但同时奉百代为主,分别负担百代世家中各种对外交易买卖与防御保护。

    根须深入初元各个角落,比什么伊家,欧阳家,司马家宏大悠远数十倍!

    然而此时百代少宗主却反反复复地病着,而失踪多年宗主也一去不归,现生死未卜。所以以百代流传千百年来:宗主无后,便可由分支少主中重选择优秀者立为主规矩,便直接导致了百代世家内白鸟,紫蝠,青织,蓝镰等分支少主之间明争暗斗!

    赤蝎一脉并不是没有实力与之一较高下,而是赤蝎之主为人虽然性格火爆,但对宗主却忠心耿耿。

    为了向失踪多年百代大宗主与抱恙身百代少宗主表示尊敬,他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儿子接回总坛里居住。以至于其它各分枝对赤蝎虽是防备,也带着鄙视地将他们挤出权力中心之外。

    要不然赤蝎也不会被挤到只能去白川抢生意地步,不过无论发生任何情况,赤蝎都不会夺嫡之战中掺上一脚,他一心一意只希望少宗主身体赶好起来。

    一想明白个中曲折,蝎老十脸就瞬间憋得通红。

    现他带回来一个陌生丫头,万一被其它分支误解了赤蝎意图怎么办?冰封城玉姑娘看上去虽然不弱,身上带着域主气息,但哪里是每个分支少主至少诛神境实力对手?

    “那……那怎么办?”

    一想起那些如狼似虎各脉少主们,蝎老十脚都打哆嗦!

    可以想象要是冰封老怪乖曾孙女赤蝎地盘上被人当成夺嫡继承人给莫名其妙地杀了,赤蝎一脉将召来多大祸事!本来是想叫玉姑娘来大事化小,结果没有想到事情越搞越大。

    “办?怎么办,去找人啊!希望其它分支动手不要那么!”赤蝎之主气得咧嘴。

    只听到“嗖”地一声,衣冠不整赤蝎之主就已经从房间内冲了出去!

    蝎老十紧跟赤蝎之主身后,飞也般地来到竹林旁。

    而眼前展现出一切瞬间令他们心跳结冰!

    坏预计已然成真!

    那风情万种悬空竹楼哪还有昨日美好?

    房顶被掀,高墙坍塌,根基崩毁,地面上零零碎碎地散落着各种房间内才有摆设品,只不过都或残或裂,无一物完好,一张本应该放置竹楼内室正中央雕花大床已砸入地面,像是被时光腐化千年。从中间断裂,木质床身上千疮百孔,早已经让人想象不出它当初模样!

    一片狼籍。

    不仅如此,地面上还混杂着大量凌乱脚印,一些分散褐色泥点仿佛是血液干涸后留下印记。

    “完了!死了!”

    赤蝎之主双眼一黑,差点一口气没提起来直接背过去。

    要是那冰封城来客真死这里,先不说冰封城主他打不打得过,只要人家找上门来,这非常时期之下,赤蝎百代世家地位也会因此而一落千丈。

    白鸟,青织,紫蝠,绿蜥,蓝镰……都瞪着眼睛盯赤蝎身上呢!

    “啊!主人!主人!”看到赤蝎之主气得直往后倒,蝎老十顿时仓惶地伸手来扶!

    太倒霉了!好像自从蝎八惹了冰封城之后就一直霉运连连。

    还有那气度不凡玉姑娘,要是这么就死了,也怪可惜!莫说冰封老怪,就是他自家能生出一个那样丫头,他都宝贝得不行。一想到这里,蝎老十就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天知道冰封城老怪会有多愤怒疯狂!

    就二人把事情往坏了打算时候,空中突然传来一阵轻盈破空声。

    “嗡!”

    有什么剧烈抖动。

    蝎老十蓦然抬头,看到一个清爽身影突然单脚矗立于那竹楼废墟上竖起一根长杆之上!因为承受她重量,所以长杆不断抖动。

    黄衫飘飘,发髻整齐,笑靥如花。

    “哟,蝎前辈,早上好啊!”妖娆拨了拨额前碎发,嬉笑而调皮地跟心都瞬间停跳蝎老十打着招呼!

    那声“哟”字太随意,她现生动活泼简直与此地一片狼籍形成鲜明对比!一时之间乌云变灭,百花齐放,阳光耀眼,从地狱到天堂!

    瞬间给跪了!

    蝎老十老泪纵横!心中疯狂呐喊:“原来小祖宗没有挂掉!太好了!太好了!”

    “这里是你干?”

    蝎老十一面感谢天神庇佑,一面抹着额头汗水指着地面上竹楼废墟问道。

    “不是昨夜你们派人来杀我吗?”妖娆偏着头,表情煞是可爱,但问出来质疑……却跟魔鬼一般阴险毒辣。

    她明知道跟赤蝎没有关系,但她气恼赤蝎考虑不周全害她陷入莫名其妙追杀,所以她能把握范围内,她要第一时间内借用身边一切凌驾于赤蝎之主心理防线之上。

    而且不用介绍,现站蝎老十身前,一头短发,身披丝锦,目光如炬伟岸中年男子,明显就是赤蝎正主嘛!

    此时不好好演戏怎么能对得起自己?

    妖娆水灵灵眼凝望着赤蝎之主,小嘴扁得越来越委屈。仿佛昨夜九死一生才逃离其它分支少主们生死击杀。

    “吓!丫头,你可不能乱说啊!本尊以人品担保,昨夜发生这里一切我们都不知道,这是误会……是误会……”赤蝎之主顿时脸上挤出几个生硬笑容。心里已经把其他分支少主们狠狠地骂了无数次。

    让他这样费力解释人,这世上还真没有几个,但是现没有办法,谁要人家有一个丝毫不逊色与自己曾爷爷坐镇白川冰封城呢?再说了……此次也是他们理亏。

    “唔……”妖娆皱着眉头,仿佛还是不相信赤蝎之主解释,眼眶眶里打转晶莹泪水都滴了下来。“曾爷爷……”含糊不清呢喃顿时让蝎老十与赤蝎之主脊背瞬间起了一排包。

    曾爷爷……她是要告诉她变态曾爷爷她赤蝎领地上受到了什么委屈吗?

    赤蝎之主一定要杜绝这种恶交情况出现,他顿时急急说道:“好了,你们冰封城要金铢,多加一倍。本尊言而有信,没有必要请你来又杀了你。”

    解释无用,还是以利益软化二者之间矛盾加有效。何况说话同时,赤蝎之主身上已经散发出一股浑厚天人二衰强者威压。软硬兼施,不相信眼前女子不松口。

    他眼中“玉姑娘”虽然只有域主修为,但是她应该能分辨出自己强大力量与气场。

    “吓!”面前小丫头果然这威压震动下大叫出来,而后恭敬地向他一拜。

    “冰封城小玉拜见赤蝎前辈!一切听前辈安排。”

    那婉转动人声音很是讨人喜欢,赤蝎之主顿时嘿嘿一笑,自负之心得到了些许满足,不过他要是知道妖娆是得了金铢之后才心情大好地见风使舵,八成会立即气得翻白眼皮。

    “我们先换个地方说话。”

    也难得赤蝎之主亲自出手,对一个小辈以礼相待,一道狂风立即裹挟着妖娆身体,将她带到了赤蝎之主议事厅里。

    半编半忽悠地,妖娆把昨夜一事描绘成自己侥幸没有被几个少主发现并逃过一劫,也粗略地得知百代世家一些情况与现状。果然是一个群龙无首而内部出现矛盾隐世世家,但妖娆才懒得管别人家后院起火事,反正赤蝎能把清单上东西交出来就行。

    “早知道有这么大家业,再多写点东西也没有关系,这赤蝎之主应该也是天人二衰实力,但是若与我相争,损伤了实力,只怕就会被他家族内部其它人变本加厉地排挤打压,是以相同力量下,他选择了和解避让。”

    妖娆摸着下巴,一边打量赤蝎之主一边自己心中暗自揣测。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我们可以立即满足。”赤蝎之主坐高高坐台上,居高临下,用笔清单上勾画起来,把一些需求不是很过分物品进行了标记。而后大手一挥,让那清单飞入妖娆手里。

    “只有幻兽一项,一时之间拿不出这么多。”

    这倒是情理之中事,毕竟对于召唤师而言,幻兽都是重要存,市场上供不应求,许多强者为了捕获强大幻兽经常自己深入深山与野生异兽进行搏斗。能获得契约伙伴还是少之又少。

    不过妖娆看到百代家这么偌大家业后,却是不太相信了……这赤蝎之主,必然是对这一点有所隐瞒。

    所以妖娆当下皱了皱眉头,不松口地说道:“这样不好吧,我们冰封城,缺就是这一项资源。”

    与一个天人二衰强者这么说话,就连蝎老十都看不下去,不过赤蝎之主本人却因为妖娆实是太过年轻,也没有计较她无礼与强硬。

    “幻兽对于任何一个势力,都是极为珍贵存。不知冰封城那位大人,一般给自己属下们配备什么幻兽?”赤蝎之主看了蝎老十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听老十说冰封城那位属下们渡劫,十人都百分之百成功,那又是为什么?”

    果然有图谋。

    妖娆微微一笑。

    是了,这么大老远地把她请来,甚至不惜她面前展现百代世家雄厚底蕴,而依旧如之前不平等条约约定一般给她物资赔偿,这根本不符合大门大户行事风格。

    就算赤蝎势力百代内再微茫,想要与冰封城来个鱼死网破,还是绰绰有余。

    现他们如此示好,是为了冰封城秘密!

    “我要是说那都是我一个人召来雷,根本没有什么十个天人一衰渡劫强者,这赤蝎老怪会不会立即吐血?”妖娆心中玩味儿想道,不过她自然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而是佯装表情凝重地看着赤蝎之主脸。

    那直勾勾目光看得赤蝎之主一阵发憷。

    “咳咳……”他顿时以咳嗽来掩饰自己此时尴尬,对着这幻修为满百小丫头谈条件,他还真是不习惯,说得太隐晦了,都不知道她听不听得明白。要是太直接了,又有欺负小辈嫌疑,还真是头痛啊!

    “我明白您意思。”

    就赤蝎之主左右为难心中怒骂冰封老怪为什么不派个正常点长老来赤蝎总坛之时,妖娆清脆声音却再次响起。

    “我曾爷爷属下之所以渡劫成功率极高,并不是因为他们契约了什么避雷幻兽。”妖娆明白赤蝎之主是想用他手中什么幻兽来换取冰封城天人渡劫而不死某种幻兽……不过他猜想是错。

    妖娆顿了顿,看着赤蝎之主与蝎老十瞬间伸得很长脖子,知道他们兴趣已经完全被自己勾了起来。

    所以她不急不缓地一字一句说道:“那是我曾爷爷秘密,他从来不与我们提起,不过他庇佑之下,门中资质不错弟子渡劫时确死不多。”

    要吹不防吹大些,反正她手中四灵宝珠,确有这种神奇功效。

    “嘶!”

    赤蝎之主与蝎老十顿时倒吸冷气!

    以一人之力助晚辈成功渡劫!这种逆天实力仿佛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得要有多大本事才行?

    赤蝎之主与蝎老十对妖娆话深信不疑,因为一来他们对年轻与阅历尚浅妖娆没有什么戒心,二来十人成功渡劫场面蝎老十也亲身经历过。

    “这……敢问冰封城那位,实力到底天人几衰之上?”蝎老十虽然汇报说是天人二衰强者,但有这种惊人力量,赤蝎之主此时却是不信他只有二衰了。

    果然还是唬人好玩!

    妖娆顿时阴冷地一笑:“这个问题,抱歉,我想我是不能回答两位前辈。”干脆嚣张地说道,立即引得赤蝎之主脸颊上泛起青紫色泽。

    赤蝎之主与蝎老十心中,对方实力又无限上扬了一番。越是不说明,越是让人后怕!

    赤蝎之主沉默了半晌之后,突然抬起头认真地对妖娆说道。

    “玉姑娘,你昨夜也看到了,我们赤蝎一脉百代世家中,现处于劣势,各分支少主可以肆无忌惮进入赤蝎领地杀人,实际上各脉分支已经视我赤蝎为无物,冰封城那一场,喽啰可以忽略不记,你曾爷爷几天之内连连折损我天人境属下二人,诛神境一人,我们这里损失很大啊……”

    “这事起因我管教属下不严,他们死了也就死了,横尸冰封城城墙上给后人一个警示也好,我们双方之间可以化解仇怨,只是白川我物资匮乏,却有极强强者坐镇,我赤蝎资源丰富,但百代世家中声势渐微,你看你能不能向冰封城那位传个话,我们联手相互帮助一下?”

    赤蝎之主把话说得很清楚,是以用期待目光看着妖娆脸。

    妖娆却一脸懵懂,干脆装糊涂地摇着头。

    “我不明白,怎么帮?”

    哎呀!

    小丫头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啊!

    赤蝎之主觉得自己她面前简直把老脸丢光了。

    “我主人是说,想以一种特别幻兽,交换冰封城避雷之法!”还好蝎老十这次没有掉链子,很机灵地对妖娆解释起来。

    “喔!”

    妖娆一本正经地点头,而后又一本正经地坚定摇头。

    “不可以。”

    那无情回答立即飙了赤蝎之主一脸血!

    这小丫头到关键时候,倒也一点都不糊涂嘛!你干嘛不再傻点呢?

    能让天人一衰强者百分之百成功渡劫,是何等惊世骇俗能力,这要是说出去,冰封老怪这个人只怕都会像极道幻器一样被初元各大势力当成武器一样来疯狂争抢,赤蝎开口就想要避雷之法,口气太大了一点吧!

    “不过……”妖娆拒绝之后又立即把话峰一转:“既然你们知道我曾爷爷有这种实力,为了让你们对此保持沉默,给点好处也不是不可以,我想看看你们口中所说特别幻兽,到底有什么价值能与我冰封城避雷之法相提并论?!”

    听到“玉姑娘”回答,赤蝎之主顿时精神一振!

    心情瞬间由地狱又上天堂,这丫头说道理他懂,因为自己属下无意间窥到了人家秘密,人家忌惮此事传出,态度不会太过决绝,但同样,他们也知道初元世间除了百代世家,还有多了去势力比百代强大蛮横,要是把冰封城秘密说出去,好处也轮不到自己头上,所以只要对方不是太无情,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把这消息向外散播。

    简而言之……就是因为渡劫一事,赤蝎与冰封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是盟友了!

    这一点真让赤蝎之主欣喜若狂,连带着他看妖娆目光也发生了变化。

    果然是那冰封城嫡系子孙,虽然实力没有百代各分支少主强大,但心智与气度……咳咳……应该远他们之上!

    “这幻兽是我赤蝎一脉独有宝物。”

    赤蝎之主也不废话,立即身前召唤出一只巴掌大小蝎子。

    此蝎色泽透明,立于赤蝎之主手心犹如水晶雕塑一般,晶莹璀璨,分外好看!

    而这纯洁颜色却瞬间因为赤蝎之主身上腾起火焰奥义而变色。立即变得血红一片,妖冶得就像所有赤蝎死士身后烙印赤蝎纹身一般!

    “铠。”

    赤蝎之主只蠕动嘴皮,轻轻地对那赤蝎下达了一个简单命令。而那玲珑赤蝎便立即化为一团红雾,轻轻地把赤蝎之主左前臂给包裹起来!

    铠化?

    妖娆心头一惊,心想着月璇远古驭兽术中仿佛也有这么一项,只不过对召唤师要求太高了,她现还没有学到那一步,要是能让幻兽防御能力完全叠加契主身上,那简直是厚血肉盾一样存!

    而眼前蝎子,根本不是以上古驭兽术操纵,而是天生就能任何契主身上进行小面积铠化,虽然覆铠面积小了点,但对战时护着头胸处,岂不也是强大防御力量?

    看到“玉姑娘”面不改色,赤蝎之主很是郁闷,小姑娘真不识货啊,要是换了别人,只怕第一眼就要激动得嗷嗷乱叫了吧!

    他哪里知道妖娆强本领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要是这点惊吓都承受不起,她还怎么道上混?

    “这不仅是防御哦。”

    赤蝎之主不曾发现自己语气已经变成了街角急切想要兜售出自己小商品怪大叔模样。

    只见他覆铠手向前一扬,一阵暴雨般毒针顿时密集地射出,掠过妖娆面门,墙上迅速蛰出一片针眼儿。那凌厉气势大有见血封喉,无孔不入霸道感。

    确是很特殊幻兽,天人境召唤师领域内,强兽与弱兽虽然也有质区别,但因兽幻技不同而物其用,以弱胜强,却是召唤师实力。像这可以铠化小蝎子,明显就属于威压不高,但能用以防御与奇袭特殊幻兽。

    妖娆还是无动于衷,虽然心中已经喜欢得不得了,但她明白,单凭这两点,是不足以让她四灵大阵出手帮赤蝎一脉弟子渡天劫。

    赤蝎之主看到妖娆死鱼脸,顿时怒了!

    “老十!”

    他大吼之中,蝎老十顿时也召唤出一只与赤蝎之主刚才唤出水晶蝎一样小蝎子,只不过它透明颜色迅速被蝎老十灵气渲染得一片土黄。

    “铠。”

    蝎老十也呼唤了一声。

    那水晶名蝎立即化为黄芒同样附着于蝎老十左前臂,但是诡异是,当这黄铠成形,却突然沾染了一丝火意,连带着那原本只包裹前臂铠,开始向肘部延伸!

    铠化面积与属性……发生了变化!

    再看赤蝎之主那边,变化也是一样!

    不得了!

    妖娆半张眸内突然掠起璀璨精芒!

    “同类共鸣!”这四个字她心中疯狂激荡!这群体性幻兽,虽然分别效忠于不同主人,但是一定距离下相见,便会彼此共鸣,相互共享灵气与防御力!

    可以想象这种幻兽被大量契约于战斗小队中,会爆发多大力量!

    “我赤蝎核心成员,人人都有此蝎为伴,玉姑娘大可想象那种场面。”赤蝎之主面色凝重地说道,这可是赤蝎内部高机密!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