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14:魔祸无碍,天门大难!

314:魔祸无碍,天门大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到蝎木这个老不死居然也没有被雷劈死,蝎荼顿时讪讪地笑了起来。

    “丫!打出避雷云,这老头居然也没有死,自己渡过雷劫了!”蝎荼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嫉妒与愤恨。

    要是换了平时,就算老不死与他幻阶相同他亦不会放眼里,因为他就是个要死软柿子,任人揉捏主。可是此时仿佛是天雷把他软绵绵性格劈裂了。现看他那光芒四溢眼睛,他居然狗血地有一种无法直视感觉。

    蝎木气场变了!

    变得自信而且骄傲!由外到内都散发出一股强者气息!

    “可恶!明明都是成功渡过雷劫,为什么老子气场反而被老不死蝎木盖过一头?”蝎荼心中暗道,却不敢把这情绪写脸颊上。

    于是他只得嘴上抹蜜,言不由衷地恭维道:“恭喜蝎木前辈也渡过雷劫,成为被天道认可一衰强者。”

    听到恭维声,蝎木淡默地瞟过蝎荼脸,那目光仿佛看空气一般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老人家抖了抖身上灰,立即与蝎荼分开站立,仿佛他身边多站一会就会恶心到吐。

    只见蝎木老人不理蝎木套近乎,恭敬地向天空中妖娆一拜,朗声说道:

    “多谢尊者指点迷津,老朽无以为报,它日尊者若有用得着老朽地方,老朽必定为尊者马首是瞻,肝脑涂地。”这话说得郑重,像是发毒誓一样。

    “哈哈哈哈!”妖娆看到蝎木老爷爷那么认真模样顿时大笑。

    她出手帮忙,不过是因为蝎木是值得帮忙人而已,并没有想着今后有什么回报。不过蝎木老爷爷这么认真,她也便顺着他话接了下来:

    “好,它日如果本尊遇难,一定头一个通知您老人家。”

    这话说得蝎木老头一阵激动,他虽然不觉得冰封老祖会有什么难用得着他救,不过他这份随合与不摆架子姿态,着实有天下至尊风骨。

    看到蝎木老不死这么着急表态,蝎荼此时感觉自己犹如火上蚂蚱,仓皇流汗。

    他之前是有些过份,不过难得那冰封老怪没有记恨心,还那么负责地帮他成功渡过劫难。现他不好好表示一番,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嘿嘿,前辈,刚才是小辈失礼,您千万不要放心上……”

    一想到这里,蝎荼顿时跟赖皮狗一样腆着脸贴上去,一边卑躬屈膝地点头哈腰,一边搜肠刮肚地找好听话来恭维。

    “不客气……”

    妖娆微眯着眼睛懒懒地回答:“我只是守住与赤蝎之主承诺助你们二人渡过雷劫而已。”

    “那是……那是,前辈真是胸襟宽广,实让晚辈佩服……”与之前态度截然两样,蝎荼满脸堆笑着挤出一脸褶子。

    “嘿嘿,千万不要这么说,被你佩服本尊都不好意思。”

    妖娆眼蓦然张开,话锋立转!

    “因为……你现可以死了!”

    话音未落之际,妖娆手中就已经积蓄起一道毁天灭地能量波。

    她虽然让蝎荼渡劫,但可没想着放他活着离开。

    开玩笑!那么大言不惭还以刀威胁她性命,这种恶毒又自大恶徒根本不应该活世上。

    全身有星点闪起,所有力量这一瞬间都聚集于手掌之间!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才有实力使用“衣垢”之技全力爆发!

    “是是是……可以死了。”

    蝎荼还附和着妖娆话拼命点头,只是下一秒突然觉得刚听到话有些怪!

    死?

    五雷轰顶!

    是自己听错了吧?发生什么事?为什么那么费力地渡自己过雷劫又突然这么冷酷无情地提到死字?

    不可能!

    蝎荼顿时被吓得倒吸冷气,身体仿佛瞬间被浸入冰水里,他仓惶地抬头,一股无法抗拒恐怖力量此时已经扑面而来,从天空滚滚浓云中急速爆出,推得云浪向两岩拍打平移,而那极耀眼光芒已经先于幻技本身力量顷刻刺入眼眶,穿过头颅,将他气海震得支离破碎!

    完全没有办法与此幻技抗衡。

    仅是先于力量轰击来临之前光芒已经废了蝎荼好不容易晋升成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根基!

    “为……为什么?”

    蝎荼顿时双目流血,浑身皮肤开始灼灼力量下焦黑开裂,灵力从他绽破伤口中丝丝缕缕地飘散出来。

    生机迅速离开身体!

    为什么?

    妖娆淡淡一笑。没有为什么可以回答。她既然能让蝎荼顷刻问鼎一衰巅峰,便也能让他瞬间落入无底深渊。她不过是先完成与赤蝎之主约定,而后再完成她道义而已。

    杀他,是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力量成就小人成功。

    澎湃光焰于下一秒裹挟着巨大力量将蝎荼完全吞没。站一旁满心敬畏蝎木老人甚至可以看见蝎荼身体光焰中寸寸被撕裂光景。

    这一刻他被冰封尊者绝对强大力量完全征服,试问现已经拥有一衰渡劫后期他,也万万不可能把“衣垢”之幻技发挥出这么强威力!

    秒杀渡劫强者!

    “不!”

    死亡那一刻,蝎荼才真实地体会到了绝对恐惧感。

    那冰封老怪他面前,是犹如创世之神般无法撼动存!

    他让他生,他便生。他叫他死……他就只有死!

    碎捏生死,成败他定!

    是自己太可笑了,居然那无法超越“神”面前摆弄自己小聪明。

    自……不量力!

    轰轰轰!

    随着震耳欲聋爆破声,蝎荼生机完全消失,连道灰都没有留下。

    蝎木平静地看着眼前发生一切,除了暗中赞叹冰封尊者是个狠角色之外,也很自然地接受了蝎荼死亡。因为那尊贵冰封尊者眼里,渡劫只不过是个小把戏,生死也是场闹剧,世间一切,皆为他左右!

    “把看到一切如实禀报赤蝎之主,让他明白为什么赤蝎渡劫强者会少一个,不要怪本尊下手重。”

    妖娆做完这一切之后平静地对蝎木老人说道,要是下次赤蝎还送这种败类来。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是,老朽明白。”

    蝎木对妖娆敬畏无以复加,有了她提点,只怕自己再晋升天人二衰已无瓶颈之说。回答同时他也暗暗埋怨起赤蝎之主与蝎老十,派什么人来不好,偏要派个这么有眼无珠蝎荼来触怒冰封尊者,还好人家脾气好,就事论事没有一并迁怒到自己身上。

    所以他不敢对妖娆废话,恭敬地一拜之后就迅速踏着风向百代世家匆匆归去。

    天空很就只剩下妖娆一个人身影。

    “是时候回神宗了,得先给二师兄传个信才好。”妖娆揉了揉太阳穴,立即向白川通往封神大陆传送阵御空飞去。

    对传送点了然于心,经过一天多奔波,妖娆很又踏上了封神大陆土地。

    靠近神宗锁山大阵一个小村落里,妖娆再次易容成“玉魑”模样,安静待小酒馆里等着二师兄带着她分身来接她回山门。

    因为分身经过锁山大阵时候会被认出来,而泠自有方法绕过守备弱一道锁山阵,只不过需要时间长一点,所以妖娆便躺二楼房间小床板上等待二师兄消息。

    “也不知道帝岚所看到第一魔祖记忆,是不是上四宗强者大战师尊场面。”

    妖娆嘴里咬着一根茶梗,闭眼冥想。

    邪火子一脉是血十三被封印化龙血池下很多年后才慢慢聚集于他身边亲信。邪家先祖都没有亲眼目睹血十三被镇压那一幕。

    而血十三本人也对当年落败一事讳莫如深,所以现妖娆手中线索简直少得可怜。

    不过她从来没有放弃解救血老头是心愿。

    所以无论那应氏先祖遗骨倒底与帝岚记忆有没有关系,又是不是形成化龙血池关键……她都势必要将它收入囊中。

    “只是……”一想到这里,妖娆就不禁深深地皱起眉头。“只是……应天情。”

    一想起“应天情”这三个字妖娆就头痛无比。

    为毛自己接下来要做事非要跟这个棘手人物联系一起?

    她明明知道风流倜傥应公子对自己情有独衷,又与自己是生死之交,所以她一直想办法远离他,从不去伤害利用他。

    但是应氏遗骨又是应家之物,虽然现存放神宗内,但是问他比从任何其它人口里套消息要容易与准确一些……

    头痛哇!

    何况应天情现已经知道她是魔云宗圣女身份,要是让他知道她盗取应氏先祖遗骨是为了把多年前应家老祖用生命封印一个“大恶棍”放出世来,估计就算是对自己有情应天情也不会答应吧?

    因为他是神宗弟子,是应家传人!这种身份与责任,不会因为任何事改变。

    “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妖娆一边想着一边疲惫中陷入沉沉睡梦里。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她突然被一阵寻常人听不到破风声吵醒。

    仿佛自神宗方向而来,有一股杂驳而强大力量倏然而至!傍晚昏暗天空沉沉向大地压来。

    “这是什么?”

    妖娆顿时从床上一跃而起,好奇地推开窗户。她张开神识抬头一看,一道道玫丽光火从傍晚浓云之后一闪而过。

    “咦?!是神宗弟子们成群出行。”

    妖娆一皱眉头,干脆从窗台上御空而起,飞入云中,她认得出一些神宗弟子飞禽幻兽,只是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居然让数以百计各主峰弟子再次离开总坛向北出行。

    目光扫过那些从视线中掠过人影与兽影。妖娆轻而易举地看到队伍末端一只巨大符鸟。

    符鸟鸟背上端坐着一个面如晓月,长眉入鬓俊逸男子与一位蓝发随行者。

    那两个打眼帅哥,不是应天情与蓝破魔又是何人?

    妖娆顿时张开幻力悄悄向他们二人靠近。

    虽然知道自己与应天情立场与关系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尴尬,但是现想要获得多应氏遗骨信息也只能从应天情身上挖掘。所以妖娆便硬着头皮贴了上去。

    “哟,你们去哪里啊?”

    以妖娆实力,她轻松地避过所有人注意力,直接绕到队伍末端,跳上符鸟脊背,这才笑兮兮地拍了拍应天情与蓝破魔肩膀。

    本来应该是泪眼汪汪重逢,狗血是……应天情蓦然回头。却看清身后妖娆脸后登时一声怪叫!

    “啊!”

    破云逐日,惨烈无比叫声!像杀猪一般。

    只见应天情倒映着妖娆容颜眸子里泛起一阵纠结神情,而后慌张地捂着胸口踉跄后退,手脚慌乱地一屁股跌倒符鸟大头上,模样无比滑稽。

    只怕他刚才再后退一步,就能掉出鸟身直接坠入天空。

    应头牌那小娘们儿看到色狼般自卫动作立即雷了妖娆个外焦里嫩!

    她伸出手臂石化于风中,心情默默吐槽中凌乱!

    介……介是怎么回事?本姑娘有这么不被人待见吗?

    “小……小玉……你不乖乖待符山,来这里干什么?”应天情捂着胸,脸色苍白古怪,嘴角不断抽搐,结结巴巴地质问到。仿佛妖娆再上前一步,他就要崩溃了。

    看到妖娆出现,蓝破魔立即拦了妖娆与应天情之间,面色愧疚地一把抱起妖娆,将她直接从符鸟背上丢了出去,一边丢还一边默念。

    “对不起啊小玉,你不可以离开符山呢?乖乖回山上待着啊!”

    噗!

    一口老血飙出来!

    直到被蓝破魔当垃圾一样远远丢开之后妖娆依旧浑身僵硬风中坠落,身体硬得像砣石头。

    打死她她都想不到为什么应天情与蓝破魔会有这样诡异而激烈反应。

    当日她明明派捣蛋鬼去朱雀世界接小八,温柔二号来神宗假扮符山玉魑啊!难道分身二号也是个外表清纯,内心着实黑暗女魔头?能把应天情和蓝破魔吓成这样?

    不合逻辑好不好?!

    “咚”地一声坠入大地!

    顿时把村座后山一片平地轰出一个巨大深坑!

    那恐怖响声吓得老实村民们以为后山来了妖兽,村长顿时急急冲向神宗寻求帮助,但是不多会儿妖娆只是拍了拍身上土就从巨坑内爬了出来。因为过份震惊,她忘记御空,直接坠地。除了有点痛之外,以她现练体程度,从高空坠落着实无法给她身体留下半点伤害。

    “真是没有头绪!”

    莫名其妙被厌恶妖娆巨坑旁坐了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只好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步向与二师兄约定好村中小酒馆走去。

    不过这次幸运是她还没有走到村口,就遇上了从天空急急御空而来二师兄,还有跟二师兄身后她分身!

    “来得太是时候了!”妖娆顿时狂喜!

    泠脸色很凝重,但是因为妖娆急着知道二号分身到底干了什么人神公愤大事,所以完全忽略泠凝重,眼眸一震,身体疾速腾空!

    只听到“轰”一声!

    两个衣着不同,容貌一样女子顿时由二变一,身体与记忆完美地融合一起!

    妖娆眼底顿时泛起道道斑驳记忆。

    这是她冰封城,分身符山。这些日子里二号分身身边发生事情。

    噗!

    两道鼻血顿时飙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分身坑爹啊!以后我再也不凝结分身了!”

    妖娆一边狠狠地擦着鼻血,一边扬着拳头大声咆哮!

    看了分身记忆之后她简直要肝胆俱裂……并深深地同情起应天情遭遇来!

    “怎么了阿九?你这分身符山可是表现得滴水不漏啊?!”泠听到妖娆咆哮,顿时不解地问道。

    他印象中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有灵性又聪颖分身!

    与阿九之前符山上生活习惯完全一样,甚至还钟林子师傅手里又学会了几道繁杂符,仿佛继承了本体变态学习能力,对众师兄们又亲切又温柔。实是找不出半点不好地方。

    “哼哼……”

    妖娆狼狈地抹着飙出来鼻血,一脸黑线,不知道怎么跟泠来形容此时自己悲切心情。

    因为她看到记忆中,大多数画面都少儿不宜!

    什么应天情洗澡啦!应天情睡觉啦……

    还有自己吸着手指,眨着媚眼应天情面前娇滴滴地说:“应哥哥,陪沦家看月亮好不好。”狗血画面。

    鼻血继续喷!

    该看与不该看都脑海里,仿佛二号分身闲暇时无孔不入地盯着应天情一举一动,绝对没有放过他任何细微末节!

    此时与画面同时出现还有脑海里闪过一道属于二号分身执念。

    “既然要得到应氏先人遗骨,那就要帮本体先与应天情产生强烈羁绊,不做对不起龙觉事第一前提之下,让应天情对‘玉魑’这个身份眷恋到不可自拔,好不需要强抢就自觉地把遗骨交出来讨‘玉魑’开心。”

    感受着这雷死人执念,后脑勺仿佛被什么异物狠狠地打了一闷棍。妖娆一个趔趄之后,无力地用手撑起额头,深深地给自己二号分身跪了……

    这是色诱术吗?

    你她喵咪这么丢脸,好歹也有点成效好不好?

    太失败色诱术了!

    看那应头牌看到自己就跟小白兔看到大灰狼惊恐目光,妖娆就知道自己二号分身干得有多失败。估计没有“诱”到应天情,把人家吓得不轻才对。

    真是要命呃……

    虽然只是自己分身,但是一想起这分身每当夜深人静时候就癫狂地去勾搭应头牌,妖娆顿时觉得刚才蓝破魔把自己无情地丢下鸟背,其实已经证明他们曾经是真把自己当过朋友!

    要是她遇上这种事,无论多少回……都会把那坑爹分身……敲死!敲死!敲死!

    外焦里嫩不解释!

    “阿九,你脸色很差。”泠关切地走了上来。

    看到泠冷峻脸颊上扬起担忧,妖娆顿时又想起了二号分身传递给自己一件事!

    她顿时收敛刚才看到“色诱术”睚眦欲裂,淡淡一笑,仿佛无意地将手指搭泠脉门上,握着他手,释然地说道:“二师兄,放心,我没事!”

    果然!手指尖传来脉动强劲到有一种灼伤指尖力量!

    与此同时,还捂着胸口发呆应天情突然又是一声怪叫!

    “啊啊啊!”

    那撕心裂肺叫声顿时吓了蓝破魔一大跳!

    “天情!没事,不要担心,那坑爹分身没有追上来!”蓝破魔用毫不遮掩怜悯目光看着被玉魑分身折磨得神经衰弱应天情。

    而后者突然一改印堂发黑苦逼衰样,腾地从鸟背上站起身来,瞬间容光焕发,眉眼藏星,优雅蹁跹,一脸急迫!

    “调头!调头!”

    他急急催促着坐下符鸟!完全不乎自己身上使命与身前长长神宗弟子大部队。突然急得像是要投胎一样。

    “应天情,你要干什么?”蓝破魔顿时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心里大呼不好,看来应天情疯魔症又严重了!

    “干什么?!”看着蓝破魔无辜脸应天情就一肚子火!

    “刚才那个是真身,真身回来了,不然怎么可能那么悄无生息地站我们身后?!你要是把她丢坏了,你赔!”

    蛮不讲理,应头牌一面不停地整理凌乱衣衫一面恶狠狠地用目光剜着蓝破魔脸。

    过了这半刻时间应天情才突然发现事情关键所。这也是他与龙觉之间差别,无论什么情况下,风骚龙骚包总是能一眼认出妖娆身影,但其他人,无论多么自信了解她,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我¥,……@¥!”

    看到应天情那欠扁模样蓝破魔真想一拳头糊他脸上!

    人家分身来倒贴时候你就像个矜持小娘们天天嗷嗷逃跑,现人家本体回来,你倒好,又像个豪放流氓嗷嗷往上贴……

    你要不要脸?

    这问题放应天情身上必然是“不要脸”,他双眼放光地驾驭着符鸟瞬间转头向刚才飞来方向急急飞去。

    而此时妖娆还正站村口与泠大眼瞪小眼。

    确定了自己心中想法,妖娆并没有开口,而是轻轻收回搭泠脉门上手指,浅笑着用手指弹着泠面门。

    “二师兄,你脸色不好呢,是带我分身从神宗出来很费力吗?”

    “不是。”

    泠摇摇头。

    “是师傅让我带着你去天门宗地界走一遭。”

    泠此话刚落,妖娆顿时也变成了个苦瓜脸。

    我勒了个去,本来以为自己是个自由之身,可是她却忘记了这世界上还有“师命”这么一说。

    先不想知道钟林子派自己与泠去天门宗干什么,妖娆只知道上四宗因为同是初元蓝魔海巨擘,所以总坛相隔地域也非常遥远。

    她要是去了天门宗,猴年马月才能回神宗图谋应氏遗骨事啊?

    一想到这一点,妖娆顿时老没义气地对泠说道:“二师兄,我肚子痛,这样吧,我再把分身凝出来,你带她去啊!”

    说罢某无良女转身就走,顿时被一头黑线泠伸手提着衣领扯了回来。

    “你敢!”

    低沉磨牙声响起。

    妖娆顿时被泠逼得欲哭无泪……二师兄哇,人家是真没有时间去嘛!去天门宗干什么嘛?难道那里又出了幻器?

    “我不管你是妖娆魔女还是魔云圣女,到了符山,一切以师尊为先,先头部队已经出发了,我们去追赶他们就是。”

    泠铁血无情地揪着妖娆衣领,仿佛前往天门之前都不准备放开她身体。

    “其实我也不想去啊!”

    妖娆泪眼朦胧回头卖萌之际,泠却突然抬头对着远方眺望,目光中夹杂着一股难以描述繁杂情绪。这苍茫目光看得妖娆微微一愣。

    “不过还好先走人里有应天情和蓝破魔啦!”

    让妖娆触动目光只出现了一瞬间,立即被泠很好地收敛起来。

    “反正我们一起殇城魔王地穴里战斗过,所以此行应该不会无聊至极。”

    虾米?

    应天情那厮原来也是正前往天门宗路上?

    妖娆此时突然感觉自己又重看到了一片曙光。

    若是有应天情身侧,那么旁敲侧击出应氏遗骨所之处还有些转机!

    不然自己独自回神宗也没有下手机会啊!

    第二分身融入身体记忆直白提到过分身曾向钟林子与王戟老头套话事情。但即使二人喝得烂醉如泥情况下,也没有从嘴里吐出半点有用东西。

    这记忆片段坚定了妖娆从应天情身上寻找突破口决心。

    第二分身“色诱术”虽然是失败,但她关注点一点也没有错。

    要得到所有迷团答案,第一把钥匙是……应天情!

    “好吧。”仿佛被泠大道理说动,妖娆顿时无奈地耸了耸肩。

    “那我也没有别话好说,我随师兄去天门宗吧。”

    “对了……”

    妖娆刚想问泠为何要召集神宗弟子前往遥远天门宗时候,天空中突然纵身飞扑下一个黑漆漆人影!

    “啊啊啊啊!小玉!”

    应天情驾着符鸟天空中转悠,寻到妖娆气息那个瞬间顿时兴奋得直接从鸟身上跳了下来,不张开幻力,是以落体速度掉落到妖娆面前!

    “你终于回来了!”

    激动地握着妖娆手,一个横扫屁股立即把一本正经泠甩到了一旁,应天情蓄满泪水美目几乎瞬间贴到妖娆眼前。

    “你分身好凶残。”

    某男悲愤地控诉分身二号恶行!其实说实话,那要不是妖娆分身而是本体,这货估计第一次被偷窥或者被邀请看月亮时候就狼性大发地反扑了。

    他只是喜欢妖娆本人,而不是一个凭空捏造类似灵魂。

    妖娆本来下意识想甩开应天情握得太紧靠得太近手,不过被他声泪俱下控诉说得惭愧,顿时弱弱地把头偏到一旁,心里默默承认如果自己受到相似虐待一定也会神经衰弱。

    “对了,刚才蓝破魔那个坏人有没有把你摔痛了?给我看看,痛不痛?”应天情关切地问道,完全责任都推卸到苦逼蓝破魔身上。

    看到某人得寸进地把爪伸向自己脸与腰,妖娆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死开,不要离我这么近!”

    一脚踢飞应天情,妖娆这才自如地抖了抖满身鸡皮疙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就是这个性格,有了龙龙,就算不讨厌应天情也绝对不可能与他暧昧不清,做朋友可以,动手动脚?去死吧!

    看到妖娆暴力泠顿时一阵无语。

    他怀念呵……

    怀念那个温柔似水分身九师妹,抬头看天,目光中带着追忆。

    可是被一脚踹飞应天情脸颊上却陡然绽放出令天地间光芒四起,万物摇曳生辉俊美笑靥。

    “这次不是假了!真是你。”

    再无那让人鸡皮疙瘩起一身神经质,应天情又恢复他那个从容优雅,蹁跹如仙神宗第一公子模样。

    蓝破魔抹了抹额头汗,太好了……一切总算恢复正轨。

    “应兄,我师尊命我与阿九前往天门宗,正想追赶你们队伍。”泠把话题拉到正事上去。

    “什么?”应天情目光中顿时荡漾起一丝窃喜!

    “小玉也去?”

    原本日夜思念,现好不容易又盼到本尊回归,他心中刚刚已是一万个不愿意再去天门宗地界,但他没有想到,妖娆回到神宗第一件事,就是又被钟林子给委派了出来!

    哇哈哈哈!钟林子师叔!你英明神武!神机妙算!不愧是从小一直对我很好大福星!

    “去就去呗。”妖娆耸耸肩头。以旁人不查目光饶有深意地看了应天情一眼。已经不乎去天门宗是干什么事,只要能与应天情同行就好。

    “那我们走!”

    应天情顿时御空而起,浑身上下散出出一股上位者不凡气度。

    他昴头振袖,遥指远方青山。

    “那群山中隐藏着一道神宗与天门宗之间大型传送阵。只有这几日时间可以使用。我们用那个,能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到达天门宗内。”

    吓!

    应天情语出惊人,顿时吓了妖娆一跳。

    她只知道神宗与天门宗之间远隔千山万水,如果用平常办法从神宗前往天门宗,中途要辗转于各大城池数十个,大大小小传送阵不记其数,历经三四天才能到达。再加上同行人有慢有不好调度,自然耗费时间会长一些。

    不过这都是因为她根本不知道神宗一些秘密才凭空假想困难。

    其实早神宗,天门宗,昆山宗,星月圣地四大派立宗之时,四宗之间就分别建有与对方三者联系隐秘传送阵法,因为远古魔乱比现世频繁发作。如果魔族突然顷火力攻打某个门派,其他人族大能不能火速到来,实际上到后人族众强就会面临被一一瓜分蚕食命运。所以当时这种传送阵是维持人族团结强大必备之物。

    虽然现魔乱没有那么频发,为了保护自己宗门不被其它人族门派轻易入侵,这些远古传送传被后人镌刻了符纹,必需互通两地圣王同时允许传送阵开启,远古阵法才会起效。

    但一些特殊时期,各派之间弟子还是可以通过这些传送阵相互通行。

    “这样真是很方便。”

    妖娆赞叹地点头,如若如此,天门宗与神宗之间来来回回也没有太多问题了。

    她随着应天情,蓝破魔,泠身影御空而起,由应天情带路,四人很朝着应天情刚才脱离队伍急急追赶而去。

    前行中妖娆也从应天情与泠对话里大概了解到众人前去天门宗目。

    天空宗位于初元蓝魔海北端,气候恶劣,与魔族疆域近。

    所以时常爆发激烈魔战。

    那里战斗根本不像神宗固守殇城魔域,出现都是低级魔兽与毒草。天门宗以背千里,就是一望无垠魔海。不动乱则罢,一动乱起来,海中无数恐怖妖兽会被数以万计魔族召唤师驾驭,不要命地冲岸来厮杀!那种场面才是正骇人听闻扑天盖地!

    人人都说天门宗势力远没有神宗,昆山,星月圣地强大,因为天门宗弟子不问世事,天门宗长老基本全部隐世不出。所以才给世人这样不良看法。

    实际上细细想想,能千百年时光中一直固守天门关不退一步。这个宗门实力怎么可能不强大?也许频繁魔战中天门宗弟子与长老们都比其它宗门损失得多,但是换个角度想一想……能活下来,不都是些惊世骇俗人物么?!

    每隔三五年,天门关就会迎来一场大魔战。

    那神秘天运宗神算子们会通过观星望海听潮……等方法判断每年魔战大潮激烈程度。而今年魔战潮被天运宗天机老人亲自查探后算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结论。

    就是八个字:魔祸无碍,天门大难!

    这八个字让上四宗所有掌握者惶恐不已,什么叫魔族大潮不足为灾难,但天门宗却要因此而遭遇大祸呢?

    天门险关是人族第一道重要关口,先不论这次魔祸是大是小,单是“天门大难”就让人无比担忧!要是天门宗垮了,管它大祸小祸……那可是人族灭顶之灾!

    天门大难,到底从何而来?

    所以天机老人演算出这个让人如坠云中八字箴言之后,上四宗上位者们又催促着他耗费心力动用整个天运宗力量推动了一次天演仪。得到结果还是不出其右。

    这顿时让四宗圣王感到惶恐。

    纷纷派出自己座下弟子此次魔战之前到天门宗一聚。

    既然“魔祸无碍”那么也不需要强力长老出马,只是“天门大难”,就让弟子们仔细防范任何可能引起天门宗大难隐患!

    说到底,这次不但妖娆,应天情,蓝破魔,泠……这些神宗精锐弟子会前往天门宗,还有星月圣地门徒,昆山宗弟子!大家年纪相仿,有些像是一场防范危机中初元四宗强弟子大聚会!

    “难怪钟林子师傅让二师兄一定要带我去。”得知前往天门宗目之后妖娆心中立即升起一涌对钟林子老头感激。

    钟林子是看妖娆并非池中物,所以想让她提前看看整个上四宗强精英们都强到什么程度!

    人求强简单办法……就是比较。

    当你把自己置身于强队伍里,看到人与事上一个台阶,对自己要求立即会跟着提高,眼界也会豁然开朗起来。

    虽然这四宗精锐中不一定能找得出比妖娆还强变态,但是有这么一个汲取各种消息好机会,妖娆还是十分感激钟林子老头远见与安排。

    四人一路向前。

    还好应天情是神宗第一峰首座弟子,就算没有先头带路长老指引,四人也迅速莽莽青山中找寻到了那隐藏着传送阵图!

    “天情!点,老夫还以为你掉队了!”

    一个白衣第一峰长老站一株早已枯死巨大楠木面前,脸色不良地对应天情叫道。

    看来神宗其它弟子早已经通过传送阵先行离开。

    “是是,长老教训得是。”

    应天情难得心情大好,对着一脸严肃长老依旧和颜悦色。

    “你身后那两个弟子是何人?”严肃长老又指向妖娆与泠身影。

    “这两位是符山弟子,此次与我同行。”

    应天情将妖娆与泠拉到自己身旁。

    本来此次前去天门宗弟子都是神宗精锐,因为说是参加魔战,防止大乱,实际上也是四宗年轻一代弟子相互比较无硝烟战场,所以隐藏了实力妖娆与泠明显不够看。

    果然……那严肃长老一皱眉头,小声嘟嚷起来。

    “天情,此去不是去玩乐。”

    “我知道,王长老,你没有听懂我说话吗?他们是我同伴!”

    应天情突然眉头一皱,双眼内迸发出一道凶光来!

    他名义上是神宗第一峰弟子,但是实际上神宗内地位要远远优于许多长老之位!

    ------题外话------

    因为是写转场面情节,脑子有点不够用…写慢了,对不住大家。明天会六点前。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