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15:齐聚天门宗下

315:齐聚天门宗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15:齐聚天门宗下

    看到应天情发飙,那第一峰白衣长老立即识相地闭上了嘴巴,身体一闪,给众人让出一条宽阔道路。

    原来位于老者身后枯死楠木上有一道可供两人并肩通过天然裂痕。

    妖娆与泠踏过裂口之后发现这巨树虽然已经中空,但腹内却可容数百人,树洞正中央一枚约十米宽传送阵正散发出幽幽青光。

    “好巧妙隐藏。”

    进入树洞之后妖娆便忍不住心底赞叹起来。要不是应天情带路,只怕从这巨大楠木旁过路路人都不会轻易察觉到洞里玄机。

    “走,经过这道传送阵,我们立即就可以到达天门宗山脚下。”

    应天情对着众人挥了挥手,率先踏入阵里。他曾与家里长辈数次前往天门宗作客,所以带路一事对他而言简直驾轻就熟。

    四人加上那明智地选择闭嘴王长老一起站传送阵上,身侧亮起璀璨光华。

    一阵狂风扑面而来,被卷入时空甬道不一会儿,几人就被一股强横力量野蛮地从另一处出口丢了出来!

    噗!噗噗噗!

    像吐瓜子皮一样,妖娆等人被时空甬道内巨大力量一个接着一个地无情吐出。

    还好众人都身手敏捷,没有被抛出时候出什么糗,借着狂风站直身体,稳稳地落一片岩石之上。四人一排站立。

    妖娆虽然易容但也五官恬静可爱,而应天情,泠,蓝破魔三人各是风格迥异好不养眼!

    应天情一身低调紫色幻袍,只有领口与袖口上以同色暗线绣有密实精致夔草花纹。一条银色腰封加身将挺拔身形衬托得雍容华贵。

    蓝破魔身着利落短打,引人注目蓝色长发高高束于脑后,背上还背着一张纤长弓箭。

    泠一脸冰寒,浑身上下像是覆盖着一层冰甲,但他冷冽无情眉眼却凸显出他身上那种独特气质,仿佛有些坏,好像有些邪……但俗话说得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有着犀利目光泠对对怀春少女们简直有着致命吸引力。

    四人稳稳站立,顿时引得先行到来神宗弟子侧目。倒是那王长老一个趔趄从传送阵中飞出来,没有找好重心地上跌跌撞撞了几下才好不容易平衡住身体。

    还没有符山弟子下盘稳,王长老顿时老脸憋得通红。只不过众人却没空注意他尴尬。

    “这是……天门宗?!”

    妖娆抬头看。眼前不远处就是一座高不见顶,直入云层巍峨巨山!

    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这山伟岸,妖娆此时只能惊叹造物主手段。此山并不蜿蜒崎岖,因为它朝向众人一面犹如镜面一样,直上直下,几乎找不到任何突出山体岩石。

    光滑可鉴人影,又是那么地恢弘巨大。如果不是亲眼得见,妖娆都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这么玄妙山峰!

    与神宗风格完全不同。

    神宗喜欢婉约华丽。所以总坛地界之外锁山大阵第一重就是飘渺迷雾,让人看不到任何阵内仙境风景,却又让人迷离中促生一种对未知敬畏与憧憬。

    而天门宗则是直来直往。

    没有任何隐藏天门宗总坛结界包裹山峰上,坦坦荡荡,威武而立。

    仿佛说:“老子就站这里了,尔等芸芸众生想看便看!”

    陡峭山壁,厚重岩石。给人一种粗犷朴素感觉。

    妖娆顿时掩嘴一笑。她心中,神宗如果是一位蹁跹蒙面贵公子,那么天门宗就是一位袒胸露肉狂莽大汉。

    “原来龙龙之前就是这样一个山门里待了一段时间啊?”

    看着这气势威武天门宗第一道总坛山峰,妖娆会心一笑。

    “我记得龙龙跟我说过,天门宗第一主峰内立有历代天门陨落强者神王碑林,他曾经一碑一碑数过,血老头退出历史舞台同期,神王碑林内只有一座巨碑!”

    记忆妖娆脑海中翻滚。

    “只有那座巨碑上烙印人影五官模糊,碑下也没有关于那石碑所凭吊之人名字与功绩,但那丰碑体积却为所有神王碑中之高大伟岸一座。龙龙还那碑下找到一行不起眼小字一行,写是……陨,以救世。”

    想到这里,妖娆情不自禁地咬了咬手指。虽然此次来到天门宗不是她一早就预了到事,但是既然来了,也不妨去龙龙提到天门第一峰看看传说中神王碑!

    打定主意之后,妖娆目光也加灼热起来。

    “小玉,等下跟着我走,不要离得太远。”应天情压低了嗓音对妖娆说道。

    此时神宗一干人等都若有若无地把目光飘向妖娆与应天情。

    应大公子他们自然熟悉得很,而拜应头牌之福,妖娆神宗内知名度也只高不低,传说七天一换美女应公子自从遇见这并算不上绝色符山小弟子之后就一改之前玩世不恭性格,总是把她带身边,稀奇得很。

    妖娆对应天情点了点头,再把自己目光从巍峨天门峰上收回,这才想起四下打量神宗弟子。

    这次来到天门宗神宗弟子数量并不多,不过三四十人而已,不过各个都是神宗精英!

    其中有妖娆熟悉子矜姑娘,独孤傲元等主峰首座弟子。还有手指可以数出几位长老。

    妖娆感觉到其中一道目光尤其火热,抬头一看,一位柳眉杏眼红衣女子正站不远处细细打量自己。

    “这是谁啊?”

    妖娆看了看女子衣着,应该是神宗第二峰林家弟子,一想到第二峰林家,妖娆顿时有一种口味不良反胃感觉。

    上次殇城魔域林家意图除掉应天情,那可恶林氏嫡子就是被她一刀切了。

    按理说自己做得滴水不漏,应该不会被人查出来,但那林家女弟子像是想要吞鲜肉一样看着自己干什么?

    “林红绵,从来没有见她出过手。”应天情立即回答着妖娆质疑。

    不过他对林红棉一切也不清楚。

    “嗯。”妖娆点点头,暗暗把这个名字记心上。虽然这些小杂碎们她面前绝对不可能蹦跶起来,不过凡事还是有个准备才好。

    就妖娆暗自寻思之际,数十道破风声突然耳边响起,由远及近,威压隆隆。

    妖娆轻挑长眉,看向东方天幕。

    天地相交地方原本一片明净,但是不一会儿便出现了一些细小黑点,直到此时神宗长老与弟子们才纷纷侧目。因为远方有人御空而来而提高了警惕。

    嗖!嗖!嗖!

    只见远方人影竟然分为两拨。因为之前风影迷离所以看得不甚至清楚,但行至近处却能发现那些御空战神们其实各自为阵。两队人马间保持着礼貌而不疏远距离。

    “是昆山宗与星月圣地人马。”妖娆能勉强分辨这些人衣着,但并没有人群里找到苏苏身影。

    每个宗门任务都有很多,不一定每次出马都是同一拨人,妖娆倒并没有因为没看到苏而失望。

    御空战神们实力也此时一览无遗。

    每队中都有数位气息平稳,威压浑厚者前方带路。他们器宇轩昂,衣袍蹁飞,大有上四宗核心弟子中佼佼者傲气。而跟随他们身后年轻战神们,虽然脸色红润,但却能从他们身上隐隐看出虚浮之态。一定是为了追赶为首者速度而疯狂消耗了身体内灵气。

    “哈哈哈哈!没有想到应兄先到了!”不见人影声先至!

    一道如洪钟般嘹亮大笑声从天空中传来。

    而后紧跟着,一道残影疾速掠过苍穹,呼地一声直接落到应天情身前!

    威压毫不收敛,顿时掀起一道至刚至猛狂风!

    轰!

    风割得应天情衣袍猎猎作响!

    妖娆郁闷地看到应天情身影虽然没有动,但身体陡然向大地一沉,足下岩石立即寸寸迸裂!

    这哪里是打招呼?分明就是下马威嘛!

    既然自己是符山小弟子玉魑……那么肯定无法承受这么恐怖威压啦!

    妖娆立即怪叫着“咿呀咿呀”地扑打着手脚向后厥倒。心里对应天情暗叹:什么跟着你?跟着你,被每个首座弟子这样拍来拍去,还不累死我?呜呜呜呜……

    不过下一秒她却稳稳地落了泠手臂里。只见泠一头黑线地看着妖娆夸张后退动作,那若有所思表情一定是正想着怎么把妖娆脑袋敲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坑爹构造,就连装孱弱都要装得这么惊天地泣鬼神。

    “嗯,封师兄别来无恙。”

    应天情一脸平静,仿佛丝毫不把对方挑衅放眼里,也向着对方残影掠来方向一拱手,吹向妖娆劲风瞬间停止!

    不是对方收了手,而是应天情此时爆发力量正好不多不少抵消了对方力道,立即解救那些被罡风吹得七歪八倒弟子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风停止,众人这才看清与应天情争锋相对人是谁!

    此人从昆山宗队伍中来,身着虎纹幻袍,足踏墨玉云履。一头长发松松束于身后,额前还风骚地刻意留下两缕随风轻扬乌丝。

    与他那中气十足声音与狂野装扮一样,此人长相威武而分明。

    眉浓密,眼中蓄有虎豹之光!一双薄唇紧紧抿起,下巴上带着刚毅线条。

    虽然长相不如应头牌那种灭绝人性无可挑剔,但无论放任何一处都算得上是一个吸引眼球英俊男子。

    看似友好打招呼。

    但应天情与这昆山封姓弟子之间暗战远远没有结束,看他们双方间扭曲景物与风涌就知道笑盈盈二人间到底有多么恐怖力量不断碰撞,厮打!

    不过这倒也算不上敌意。

    上四宗精英弟子嘛,相遇之后相互试探实力也是他们责任之一。

    二人僵持了约半刻时间,此时昆山宗与星月圣地弟子们业已纷纷落地,但他们都没有上前打扰应天情与封心“叙旧”,而是颇有眼色地垂手站一旁。

    “应兄还是那么不饶人,几年不见,又强了这么多!”

    “哪里,你不要唬人了,我知道封兄你这次是让小弟。”

    看不出谁气息先低落,反正应天情与封心威压突然同一时刻收敛。两人哈哈大笑着抱一起相互拍了拍肩头。对对方实力长进有了比较明确估计。

    这是他们身为一宗继承人后有可能打一辈子交道伙伴与敌人。

    两人心知肚明。

    稍强或者稍弱一点都没有关系,只是不能让对方太明显地超过自己。这样那微妙和平与友谊才会被打破。

    “来。”应天情将妖娆与泠同时拉到身旁。指着那穿着虎袍男子说道:“这是昆山宗第二主峰首座弟子——封心师兄。”

    “封师兄好。”妖娆与泠对封心行了一个标准拱手礼。

    而试探之后,封心面色也明显与应天情熟络起来。他看了一眼妖娆,目光只是略略瞟过,又看了一眼泠依旧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所以他对这两个气息甚微人为什么能站应天情身边并被他介绍感到稀奇得很。

    妖娆其实觉得跟这些人一一打招呼麻烦得很,只不过她也明白应天情心思。

    让昆山宗与星月圣地人知道她与泠是他身边人,某些不开眼人发现她们气息低微时候还会顾忌他身份而对她二人礼遇有佳。

    “嗯,那封师兄,我先带我两个朋友去认识一下其他朋友们。”

    应天情从容地微笑着,把封心晾一旁。而后带着妖娆与泠向他实力不错昆山弟子、星月弟子一一走去。

    那些五花八门名字记和妖娆一头包,不过好就好都认识一遍也足以混个脸熟,以后外偶遇不会当作从来没打过照面陌生人。

    而且人群之中也确有几个她能看上眼人物,如果不拿自己幻阶与他们相比较,能这么年轻就步入诛神境,都是初元世界排得上号年轻才俊。

    天门宗迎客长老迟迟不来,把神宗,昆山宗,星月圣地三拨人马直接晾了山脚下。

    但三拨人马并没有怨声载道。因为这也正好是一个相互熟稔与认识机会。

    从这些公式化寒暄中妖娆渐渐看出来。

    三宗人马都是以一位强主峰首座弟子为核心,那些跟随弟子而来长老不过都是摆设,从此时落应天情与昆山封心身上繁多视线就已经直接地说明了各门派弟子追随与信赖对象到底是谁。

    “应天情,这么久了,你还没打算与我打个招呼吗?”

    妖娆跟着应天情人群中穿梭,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俏丽人影!

    突然出现女子确与众不同,不像那些躲角落里偷偷窥视应天视宗门女弟子,她目光坦率而火辣辣地盯着应天情脸。不过这女子倒也真有艳压群荒资本。

    身着一身没有任何光华紧身黑衣。胸与腰上缚着轻巧软甲。不做淑女打扮,长发披肩,但红唇美目,还有傲然气场,确给人一种刺激美感。

    “我叫司徒醉芙。”

    没有等应天情说话,妖娆眼前女子就扬着下巴对妖娆与泠骄傲地说道:“我是星月圣地圣女,现你们都认识我了,不需要你们应师兄介绍。我要与你们应师兄说话,你们退下。”

    好嚣张性格。

    其实如果妖娆之前就认识这个星月圣地大小姐,估计就会一点也不以为意,因为她从小到大对任何人都是这样不客气地说话。她认知里,刚才自己说这番话简直是客气有礼到了极致。

    首先,应天情是为了给他两个同伴介绍所有陌生人身份才一直陪那两人身旁。

    其次,自己帮应天情向两个神宗弟子做了自我介绍,所以不再需要应天情亲自开口。

    后,应天情忙完了他义务,两个什么人都已经认识了小弟子不再需要他寸步不离……

    那么结论就是应天情现可以陪自己,让两个小弟子退下。

    逻辑清晰,有理有据,合乎情理。

    “为什么不解风情应天情又那么凶残地瞪自己……呜呜呜呜……不干嘛!每次都说人家傲慢无理,明明这次很客气!”司徒醉芙一看应天情瞬间不良目光,顿时委屈得要死。

    司徒……醉芙?

    妖娆依稀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搜肠刮肚想了一会儿才好不容易想起这个名字。

    “哦,你就是上次那个差点把应师兄给毒死那位啊?”

    什么叫恶毒?妖娆这种杀人于无形才叫恶毒,像司徒醉芙那种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人就被别人狠狠记心里准备报复口不择言相比,妖娆一句话就把刀子戳入了司徒醉芙心窝里。

    上次给应天情下毒,明明只是烂脸药而已,谁知道按那卖药人所说方法解毒之后会手脚无力,幻力全失,让应天情掉到魔域里去?要不是他命大,失去力量之后没有遇上强大魔族,他可不是已经死了?

    这件事旁人都不知道,也只有被捉回星月圣地领了几百大板子又面壁思过了几个月司徒醉芙自己知道。

    一想到自己差点把应天情杀了,她就连着几夜做噩梦,所以这次就算到了他身影也忍着到后才鼓起勇气跳出来。没想到一跳出来就立即被一个陌生女子狠狠地掀了伤疤。

    司徒醉芙立即脸色惨白地站原地,手指背身后差点把衣角都拧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