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19:千古玩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无声无息地走入天门宗神王碑林内,妖娆立即看到了一片高大石刻。

    小路弯弯曲曲,两道林立雕像,黑影丛丛。远远看去,好像夹路矗立着挺拔卫士。

    “有意思。”

    即使夜色中妖娆也能看清那些与真人等高石像,大部分因为年代久远而面容模糊,缺胳膊少腿。但依旧保持着威严肃穆气势。

    “从这里开始,就是天门宗神王碑林。”应天情遥指一座古老石像说道。

    妖娆抬头看去,石像刻着应该是一位年轻男子,五官已经被岁月风痕腐蚀得不甚清晰,但是一双有力手臂却给人极深印象。这雕刻男子岩石为黑,但一头长发却为红。

    脚下还盘踞着一头由银月之石雕琢出来巨大苍狼。清冷月光下泛起鳞鳞光华,威武无比。仿佛圆月时分,它就能轰然起立,对月咆哮!

    依稀辨认石台上小字。只有潦草几句话而已。而让妖娆看得清楚一句是:

    “玺泰元年,天门初代祖于天门险关破魔族十三万大军,封麾下十亲信为王,以魔血铸宗台……天门宗始立!”

    这一行看似平淡小字却让妖娆又忍不住多眺望了那立于银狼脊背,负手而立挺拔身影。

    一句话功勋,却蕴藏着无数腥风血雨,生死大战,妖娆甚至能嗅到这男子身上没有被千万年时光洗去杀戮血气!

    人族与魔族混战那个年代,把横行于北部地区魔族大能驱逐到天门险关以北,建立起坚固防线,并令他子孙后代生生世世固守此域,才让初元蓝魔海北部地区有了与魔族共存相对平和年代。

    玺泰年……

    初元有正规文字记载第一个统一年代。

    大概这天门宗初代祖浴血战斗时期刚好是末日之战后,人族强者们第二次反击岁月。当时大量人族强者已经陨落虚空对战三大魔祖战役里,不过非常时代总有英雄辈出,那些年轻远古召唤师们一夕之间痛失亲人师长,漫天魔族大军降临场面里以速度成长为独挡一面旷世强者!

    因为记忆中末日之战给自己留下了太深刻印象,所以眺望着这尊银狼神尊像妖娆心情顿时像巨浪翻滚。

    千万年前英雄今日已经化为黄土,但他们骨与血就是铸造今日万里疆域黄土与岩石。无论时光如何风化代表着他们容貌雕像,这些值得后人以生命去敬佩先祖们永远活传承者心里。

    恭恭敬敬地向天门宗初代祖石像叩首三下。妖娆觉得自己不是向特定某一人致敬,而是向那段淹没于尘埃中,无人能再以言语描述惊天大战所有用热血捍卫故乡先人们致以自己崇高敬意。

    看到妖娆虔诚样子,应天情也心中有所触动。

    其实他来天门宗神王碑林并不是第一次。但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些灵气失石像面前露出这么郑重而恭敬表情。

    有些弟子来参拜神王碑林,无非是为了激励自己努力修行,有朝一日也能得到遗像进入碑林内供人瞻仰荣耀。

    但妖娆不是……

    她纯粹是为历史,为那些不需要后人铭记而把生命献给初元远古强者们不屈心灵而祭奠。

    应天情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妖娆三叩首一次,顿时觉得心与身都受到了一次无法言喻洗礼。

    妖娆站起身来,一步步朝小路前方走去。

    初元蓝魔海疆域极大,历史混乱,很少有统一年号,所以第一尊石像后她还看到了“开阳年”、“哀年”、“纯稷年”……等一系列拗口而生涩纪年史。

    有曾经出现古书上,有甚至连编年史都没有记载。

    不过唯一值得肯定是这些二字排开石像都是从年代远到近顺序排列。只要依稀辨认出几个标志性人物就不难推测他左右无名石像所叱咤风云那个年代。

    应天情看着妖娆背影若有所思。

    神宗藏书阁里妖娆就曾表现出对历史纪年无与伦比热情和兴趣,这次来到天门宗,依旧想游览地点还是枯燥无味神王碑林……这个被誉为历史活字典石像广场。

    “你到底找什么?”应天情心底暗暗问道。

    “应天情,这是什么?”

    就应天情想得出神之际,妖娆狐疑声音突然传入他耳际。

    此时妖娆正站一座巨大石像身旁,有些不解地举着手指指向那巨石像脸。

    应天情顿时微微一笑。

    不仅是妖娆,只怕任何一个来到神王碑林内人都会这里提出这样疑问。

    因为之前看到所有石像,如果不记那些威武而硕大幻兽,人像基本都保持着与真人等高尺寸,而只有现妖娆提出质疑石像,高十米,宽四米,像一座高塔一样鹤立鸡群地矗立所有石像正中央。

    仿佛以一种恶俗方式挑衅着所有大能石像威严与肃穆气氛。

    “这是一个万年悬疑。有人说它就是一个无聊圣王一场玩笑。”

    应天情走上前去摸了摸石像粗糙表面。

    这石像雕刻仿佛是一个大肚腩老头。肌肉松弛,体态佝偻慵懒,一看就与四周那些威武而立石像完全不是一路风格。

    一只手别扭地摊于肥硕下巴上,像是托起没力抬起圆脑袋,又像是为老不尊地卖萌。

    五官不是被岁月风化,而是打一开始好像就没刻上去,只雕刻出一张痴笑大嘴,昏暗夜色里那大幅度上扬笑脸给人一种近乎于妖邪毛骨悚然感觉。

    而且雕刻石像材料也不是好石块,凹凸不平,气孔横生,松散如浮石。

    妖娆打了个哆嗦,一阵恶寒从心中升起。

    她点着头附和应天情话:“确,看那怪怪笑脸就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

    其实一边说妖娆一边暗暗地将自己灵力输入巨像岩石内里,想看看这石像到底有什么不寻常地方,不过她也没有抱太多希望,因为当初龙觉一定也这样试过,却没有发现半点值得怀疑地方。

    果然不出所料,灵气与神识灌入石像后并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妖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蹲下身子寻找龙觉所说那一行镌刻于石像之下小字。

    “别找了,这石像也不像别雕塑正下方石台上记录石像所雕之人生平光辉事迹,而只是屁股下面写了几个极为得瑟小字……陨,以救世。”

    应天情胸有成竹地说道。

    “这些我是从现世天门宗圣王那里听来,也算是个小秘闻吧。”

    听到应天情讲故事,妖娆立即把耳朵竖了起来。

    “云东圣王说是这个石像建立那个年代,天门宗出现了一位癫狂圣王,时不时喜欢神神叨叨,半痴半傻,谁也不知道上一任圣王为何将圣王之位传给那么一个脑袋不正常家伙,他有时连衣食都不能自理,但是却天天想着怎么把南边洱海里海水引到北方来。”

    应天情说到此时忍不住轻笑了一下,一宗圣王本来就是严肃认真存,但当年那个癫狂圣王确就是这样无厘头小孩心性,就算实力再强大,也不可能抽取一海之水,将它们平移千万里,于北陆再建一片汪洋吧?

    当初天门宗圣王大人与他提到这个玩笑时候,二人还好一阵乐呢!

    果然是个不着调癫狂先人,不然也不会造出这么惊天地泣鬼神大肚神王像。

    应天情一边笑一边继续对妖娆说道:“有一日他突然要求天门宗弟子们神王碑林内建造一座比之前所有石像都巨大雕像,要身如斗萝,笑口常开。天门宗弟子们虽是不愿,但也扭不过那癫狂圣王意思,为了哄他开心,后还是建了这么戳瞎人眼大家伙。”

    “天门宗弟子们都背地里暗笑这尊不伦不类石像,而那癫狂圣王却身着素衣跪石像前大哭七日,后亲自石像屁股上刻了四个字。”

    “陨,以救世。”

    妖娆已经找到了那四个歪歪扭扭像小孩子写字,于是与应天情一起念出声来。

    “要说那癫狂圣王对此石像如此认真,这石像所代表人物应该曾经做过一番惊天动地大事吧?!”应天情耸了耸肩头。“但是癫狂圣王位那些年代,并没有出现什么值得记录大事,曾经连天门宗自己弟子们都根本不知道这石像所祭奠到底是宗内哪一位强者。”

    “所以此像与此事就被天门宗当时弟子们当成一桩悬案,与一场大笑话搁置此,为了让天门宗后人不轻视那疯癫圣王各种无常举动,这石像由来原因干脆也只限流传于几位现世掌权者手里。”

    “要不是那一天天门宗圣王他老人家输我一步棋,欠我一个离奇故事,他也不会把这样一个狗血传说说给我听。”

    狗血吗?

    妖娆抬头仰望那大笑石像。

    以应天情故事给出石像建立年代,确切地推算得出这石像是血老头失踪后百年才开始兴建。但是那癫狂天门圣王,确是从血十三叱咤风云时开始掌权。

    这世上总总……谁癫谁醒,谁又能分辨得清?

    ------题外话------

    亲爱们请看文下置顶留言哦~()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