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21:魔战恶化(一更)

321:魔战恶化(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21:魔战恶化

    是魔军来了!

    天门宗弟子如潮水般从地面向前涌去,而五座高可擎天巨塔,除中央主塔之外,其它四塔内战神们倾巢而出。

    神宗,星月圣地,昆山宗精锐弟子大多都是强于九阶巅峰域主与半步诛神,虽然人数不多,但拥有强大杀伤力。

    应天情,轩辕狂沙与云秋同时跳出凭栏,神宗弟子们也紧紧跟他们身后。

    魔军前进速度很,一转眼就乘坐着各种容貌狰狞魔族幻兽压到天门险关之前。

    踏!踏!踏!

    数以万计魔族妖兽踏着黄沙而行,立即天空中掀起一股朦朦而苍茫风影。

    整齐行军,

    为首是一个完美人形化高大魔族大能。身着墨绿色铠甲,脚踏一只身长百丈喷雾毒虫!这毒虫身有百足,每足上都异生一双复眼,看上去十分恐怖。如一座可以移动毒山一样向天门险关缓缓压来。

    绿铠魔王负手而立模样给人一种强烈威慑力。而紧随他身后十位魔族将领正高举着长戟,长戟上不知道顶着什么重物,遮蔽了他们头顶日光。

    这些魔族随从们用他们腥红眼,挑衅地看着林立于前方人族战神们。

    “人族蝼蚁,给本尊死吧!”

    绿铠魔王发出一声嘹亮吼叫,立即把所有人视线吸引到他身上。

    所有正矗立于天庭下人族召唤师们,此时都看清了这绿铠魔王身后随从们长戟上挑起东西到底是什么……

    原来是人!

    七八个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男女被长戟洞穿身体,那绿铠魔王发出邪恶咆哮那一刻被他身后随从们瞬间撕了个四分五裂!

    嘶啦!痛入骨肉声音响起。

    生机瞬灭!

    凌乱尸体滚入黄沙,一股淡淡血气交融于天地之间。

    五座主塔内天门宗长老们倏地站起,双目滴血地看着那已经被魔军践踏成泥尸体。那是天门宗放魔域内前哨,只有他们存,才能预警魔潮到来。

    不过他们发出警报之后,并没有逃过魔族战神们围剿。以性命换来预警。魔潮一至,这些年轻弟子们基本上都逃不过悲惨宿命!

    “啊啊啊啊!”

    被鲜血染红了眼,不用天门宗长老发话,三宗弟子顿时发自内心地疯狂咆哮,召唤自己得意幻兽向魔族大军飞扑而去。

    只见天门宗首府弟子天河尤其愤怒,看到同门被魔族残忍地于自己面前五马分尸之后瞬间气得血冲天灵,五官扭曲。他竟然召唤出一只明黄色虎豹,直接朝着百足毒足上狞笑着绿铠魔王杀去!

    天河双眸内迸发着愤怒火苗!此时眼前纵有无以计数魔族战神,他目光也仅绿铠战神一人身上聚集。

    “杀了这畜生,给师兄师弟们报仇!”

    此时他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天河爆发出力量此时不可谓是不惊人,明黄色虎豹于天空中奔腾,迅猛若雷光!而被怒气激发,天河身上诛神气息也瞬间达到了一个骇人强度!

    只不过魔军首领则强!

    绿铠魔王一阵冷笑。随意跺了一下脚,脚下百足百目毒虫一只眼睛就蓦地张开。红绿交织瞳孔冷冷地盯着向它主人飞扑而来天河!

    虫目眨了眨。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这一刻……有什么东西空气里轰然变化。

    妖娆身体一抖,立即拉着泠疾速后退,说不清是什么,她刚才那一刻感觉到了一股莫大威胁。

    须臾之后,天河召出明黄虎豹身上诡异地腾起阵阵一毒烟,它立即脱离天河精神控制,怪叫一声刹住步伐,而后一个出人意料回马枪,亮出尖锐爪牙突然向自己契约主天河发动了攻击!

    眼睛……

    妖娆双眸狠狠一缩,因为她看到那突然发狂虎豹,眼睛内一片红绿交织,嫣然变成了百足百眼毒虫之眼模样。

    看来魔王脚下大家伙,不是强袭幻兽,而是特殊精神系毒虫。

    对于对付天河这种小弟子,毒虫甚至不屑于张几只眼睛,一只就可以令他幻兽神智完全崩毁。

    绿甲魔王根本懒得关注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向自己挑衅人族小蝼蚁接下来会如何,他意气风发地扬起手臂,高呼着刺耳生涩魔族语言,驱使身后魔军继续隆隆向前碾压!

    “天河!”

    应天情也不远处经历着这一切,他看到明黄虎豹失心发疯那一刻就疾速向天河御空而来,把正发呆天河推到一旁。身前三只幻兽立即拦下了虎豹攻击!

    应天情明白这种感受。

    这虎豹应该是陪了天河很长时间幻兽,比起战斗工具而言,它是他亲人与朋友,可是这骁勇虎豹却百毒百目之虫一眼之威下突然发狂,他心中与好伙伴精神联系蓦地被斩断。

    这种感觉换了任何一位召唤师都受不了!

    “嗖!”

    天空化过一道流风。

    一道夹带着霸烈之气力量突然从远方轰击到那呲牙咧嘴口喷毒烟虎豹身上,立即震断它周身经脉,将它生机碾碎!

    应天情与天河眼前虎豹扭曲着身体坠地前一刻化为一滩毒水,看来被风打中前身体内所有机能都早被毒水蚕食。

    “天河,小黄已经死了,不是被为师所杀,而是那百足百眼之虫。你过分愤怒,却忘记了战斗!被自己情绪控制,为师觉得今日你……很差劲!”

    天空有喝声隆隆!

    顷刻之间一道白色风影已经开始裹挟着戾气向那绿铠魔王发动暴风骤雨一般攻击!

    吓!

    这次绿铠魔王再也不敢托大,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肃杀危机!

    这白风出现之际,他驱使着足下毒疾速后退,就后退那一瞬间,白色罡风轰然落,他身前爆出一个深有百米巨大沙坑!

    魔王双眼一缩,向下一蹲,而后借力矫健地跳起!

    这力量是他看得起对手,所以他身影立即与天空中白色风涌交织于一处!

    妖娆看到,掀起白色风涌……是一位白须长眉布衣老者!实力由自己之上!

    如果他天河面前自称“师尊”那不是意味着这老人家很有可能是天门宗第三主峰封山尊者?

    妖娆微微扬着嘴角。

    之前魔军来临前还说此次魔战不是很凶险,所以只让弟子出战,但是还没有打几下,天门宗主峰封山尊者就跳到了战场内,这恐怕不是单纯地心痛徒弟,而是眼前魔族,值得这么强人族高手出动!

    “师尊……”

    天河内心震动,看着自己师尊与绿铠魔王游刃有余地纠缠一起,顿时意识到了自己无知与冲动。那魔王本来就不是自己有实力独自抗衡主,但他却被师兄师弟死冲晕了头脑,不明智地带着小黄向魔王发出了挑衅……

    是自己冲动害死了自己幻兽,身后烂摊子还只能留给师尊打扫。

    天河咬着唇,将懊悔血狠狠地吞到肚子里。

    他发誓,自己要强!强到足以保护自己所珍爱所有伙伴们。

    看到天河抖动双肩,应天情默不作声地拍了拍他臂膀,而后与他分道扬镳立即投入屠魔战斗中。

    战场之上,人人都是战士,血与泪才是让人不断毁灭与生强源动力。他相信天河实力与心智,接下来他会强!

    这只是整个战场上很小一个片断,随着魔军不断涌现,天门塔中央主塔内不断有实力超过天人第一衰天门宗长老加入战斗中!

    “二师兄。我们两个不要走散了。”

    妖娆眼底流光,暗暗抓住泠衣角。

    情况有些不妙!

    泠皱着眉头,心领神会地朝妖娆点头。

    魔军数量越来越多,一眼望去地平线外还是充斥着重重魔影。就连天门宗长老都大量出动……也许这场魔战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他们之前想象。

    “是不是天机老人算错了?”妖娆第一个念头就是怀疑天机老人八字箴言,她眼里,什么卜算,预测之类能力,本身就是神棍子一样骗人把戏。要是天道能随意让人猜想,那为何天运宗弟子连自己人生都不能掌握?

    “不管了,现只有可能地多杀魔族!”泠脸上升起嗜杀表情。

    “嗯。”

    妖娆点头,配合着泠此时身前凝结雪符,周身开始环绕大量烛龙之风暴。

    风灵珠虽然还未到手,但是她分身钟林子那里又学到了许多与风有关符术,风与冷雪符交织,就像一场死亡风暴一样疾速收割魔族战士们生命。

    二人联手力量,丝毫不其它九阶战神之下!

    子矜与上官傲元惊诧地看着妖娆和泠穿行于魔军中身影,他们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攻击符师不可思议战斗力,明明只是两个七阶巅峰小召唤师,凝符之后却带着不逊于任何人强大威压!

    其实除了符力,妖娆还是觉得破天指与寂灭指用得顺一些。

    只不过她小动作都隐藏凌厉风雪之下,所以旁观者还以为她与泠都只以符力进行战斗。

    二人张开符力,从一处密集魔族战士身前掠过,那极冻力量顿时冻结魔战神们四肢与身体,他们身覆冰甲,御空速度骤然降低,身体完全暴露紧跟妖娆与泠身后神宗弟子手下!

    无法敏捷地进行反击,神宗弟子们驱使幻兽,顿时像切瓜一样兴奋地斩杀着这些邪恶魔族。

    原本与妖娆和泠分一队神宗弟子想捡到宝一样大笑起来,原本他们是完全看不上这两个符山小弟子,但没有想到有他们二人开路,他们这一队人马势如破竹一般直接冲杀到了魔战军内部区域。

    与众人狂热认同不同,此时所有魔族战士却将两个呼风唤雪符师狠得牙痒痒!

    “杀!”

    一股威压极强魔族战神势力向妖娆和泠飞冲而来,带着不将二人立斩于空中就绝不罢休气魄!

    有些危险!

    妖娆长眉一挑,倒不是被眼前数十位九阶魔战神吓倒,而是苦于自己此时只能运用学得不精符力进行反击。

    “二师兄!”

    不需要妖娆过多提醒,泠符力便于妖娆符力交织一起。

    一股骇人冷雪风暴顿时拔地而起,从大地指向天庭,远远看去仿佛一枚执掌生杀大权死亡冰手指一般!

    上官傲元一脸激动地看着眼前发生一切,他还像之前一样,崩紧背部肌肉等待那些被冰手指碾过魔战神冻成冰砣子从天空掉下来,他再上前给给他们补上利落一刀!

    但是随着敌人力量增强,冰风与寒雪杀伤力也急剧下降,魔族强横身体本来就带着元素豁免能力,再加上眼前这队魔战神显然有备而来,对冰雪都有着非同一般耐受性。

    一阵冰雪肆虐之后,非但没有冻成冰雕魔战神从天空跌落,妖娆眼前冷风下,却瞬间逆风冒出数枚身覆冰甲魔族狞笑头颅。

    他们并没有用通用语说话,对着冷与妖娆发出一阵阵叽里咕噜刺耳笑声。

    不过看他们狰狞表情就不难看出此时他们口吐之言必定是极难听。

    “小辈小心!”

    妖娆身后传来黑逵子老者长啸声!

    三个蹲守东方高塔内天门长老也倾巢出动,要是他们再不出手,只怕神宗弟子早有陨落!

    显然此时黑逵子发现了妖娆与泠危险,疾速向他御空而来!

    妖娆可等不及黑逵子来相救,因为眼前魔族召唤出毒蛇之牙已经伸到了她胸前。

    “啪嗒……”

    心中一声暗叫,她左手与前心后背瞬间被一层晶莹璀璨水晶铠甲包被!

    咔嚓!

    蛇牙咬妖娆胸口铠甲上,顿时被坚硬水晶甲咯得生痛,虽然铠甲上留下了两道齿痕,但是魔蛇自己也痛得眼泪直飙!

    妖娆才不管那么多,左手五指骤然被水晶刺加长,一掌掐起魔蛇七寸便把它握成断脖子死蛇糊召唤它魔战神脸上,而后右手暗中爆出一计破天指,瞬时轰破了这九阶魔战神心脉!

    一切都只电光火石间发生,众人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见一个召唤出战兽九阶魔战神从“玉魑”面前陨落。

    “千钧一发啊!”跟妖娆身后百米开外上官傲元顿时抹了抹额头汗水,懵懂不知地认为冰雪极冻力量此时才发挥作用。

    倒是急急冲来黑逵子老头身体一抖,瞬间石化于原地。

    他看到了什么?

    一种极为特殊幻兽与七阶巅峰召唤师亲密无间地配合……杀了一尊九阶魔战神?

    这种强力越阶对战,也太惊世骇俗了一点吧?

    “不不不……是老朽眼花了!”

    一惊之后黑逵子老头立即回过神来,擦着眼睛继续向妖娆与泠奔去。

    “鼠辈,尔等休要张狂!”

    黑逵子老头一声长啸,一只巨大黑色苍鹰立即从他背后升起,张大鸟喙发出与黑逵子老头啸声同步音杀攻击!

    高亢声波顿时一浪浪扑打向妖娆与泠发起强袭数位九阶魔战神身上,只见他们立即露出痛苦表情,丝丝血意竟然直接从他们坚硬皮肤下涌起,而后整个声音由内到外层层分化剥落……像是被莫名力量凌迟一般,几息时间内恐怖地化成一滩骨血!

    好强!

    妖娆蓦然回头,看着身后那负手立于巨大苍鹰脊背上布衣老头。

    难怪他有保全所有神宗弟子自信,这手音攻,只怕神宗内就寻不到与他玩得一样漂亮天人第一衰渡劫强者!

    “你们回去一点,不要冲得这么前。”

    黑逵子没有时间思考妖娆身上刚才突然出现水晶铠甲。他郑重地挥了挥手,正式从幕后走到台前,此时魔战已经开始发生戏剧性变化,所有主塔内天门宗长老已经数出动,中央主塔内只留下两位大长老坐镇指挥。

    长老超过弟子们防线,他们身前立起一道威压惊人防御之墙,将四宗弟子护于身后,开始了一轮厮杀!

    有天门宗弟子源源不断涌入魔战场内,此时东方主塔防御区域远不只神宗二三十个精英弟子与三位天门宗天人第一衰渡劫长老,而是瞬间激增天门弟子上千,长老十人。

    只怕融入了天门宗一个主峰所有战力!

    大概是中央主塔内坐镇那位也察觉到了战局恶化,所以临时通知天门宗上层派人来助战魔袭。

    眼前战局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之前预计,无论是魔族人数还是魔王实力都比哨兵来报与天机老人卜算强了百倍不止。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危机。

    原本报着来天门宗游玩一圈三宗弟子们此时肩头仿佛突然压下千斤重但,沉得让他们只有拼命吸气,才能让干瘪肺叶充满咸腥空气。

    ------题外话------

    下午四点二…几天高密度奔波…伦家今天突然全身肥肉酸痛…呃…肥肉退散,肌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