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23:大凶掩祸(一更)

323:大凶掩祸(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23:大凶掩祸

    “那三个是哪一宗弟子?”

    中央高塔内一位红袍老者遥指着妖娆,泠与孔方方向。

    “那腰上系着酒壶,应该是昆山宗某个主峰核心弟子,至于剩下两个七阶战神……穿并不是四宗内主峰弟子衣饰。”红衣老者身旁一个长老立即恭敬地回答。

    “哦。”

    红袍老者点点头,暗自赞叹。

    “像这样好苗子居然不是主峰弟子,不管他们属于哪个门派,那门派长老也太没有眼光了!”

    红袍老者一边毫不避讳地破口大骂,一边倏地从胸前掏出一枚金光闪闪大印,以中指与拇指轻轻捏起,而后随意地向前一弹。同时身体蓦地腾起,一声威严吼声。

    “小辈,接印!”

    黄金大印被弹出。

    声波压缩着空气疾速向前爆破!

    风呜呜妖娆耳边轰鸣,她耳边隐隐传来“接……印”奇怪嘶吼,而后身后蓦然传来一股极为沉重威压!

    回头一看,一枚小小黄金印正洞穿一个魔族战神心口,沾染着丝丝温热魔血向自己疾驰而来!

    明明是半个巴掌大小金印,却顿时给人一种印上承着万丈高山厚重威压!轰轰轰,劈头盖脸向她纤细身体而来,充斥了她所有视线。遮蔽了她身上所有是阳光。

    这红袍老者抛印角度极为刁钻,先是直接轰杀了行进路线上数个魔族战神,令魔族骨肉横飞,而后再掠过孔方身侧,后直逼妖娆与泠所之处。

    吓!

    好恐怖!孔方感觉到这股排山倒海力量之后想都没想就下意识地选择了避让。身体做出反应之后他才目光滴血地看出堪堪划过自己手边正是一枚只有四宗强弟子才有资格暂时持有金黄大印!

    他顿时懊恼地大叫!

    虽然不知道这些黄金印除了证明持有者被天门宗上位者认可之外还有什么好处,不过即使只是一种认可,也是所有四宗弟子渴望战斗荣誉。

    所以眼睁睁看到黄金大印溜过自己身体,孔方只得愤愤地对妖娆与泠嘶吼道:

    “泠师弟,玉魑师妹,你们可得接好了!”

    要是泠师弟与玉魑师妹也不敢接,他可要气得哇哇乱叫了!

    妖娆看到那气势惊人印向自己飞来,本想让给泠,因为自己将来绝对不可能留神宗,所以这些争名夺利事还是留给泠好。可是她没有想到泠看到大印飞来之后居然肩头一抖,狗血地躲了自己身后。

    无语凝咽啊……

    妖娆一头汗地看着躲自己身后瑟瑟发抖泠,而后回头看向那正朝自己身侧飞来黄金大印,双眸间蓦然迸射出两道湛湛斗气!

    这大印上带着摧毁沿途一切力量,不是单纯灵力,而夹杂着抛印者一股意念。

    所以就算她不动用天人二衰实力,倘若意志足够坚定,也有瞬间擒住大印可能。

    双手平直地伸向身前,妖娆深吸了一口气。

    一股强横力道于下一秒凶残地撞入她掌心,顿时带起一阵灼烧与剧痛感。只不过此时妖娆并没有放手也没有作弊,既然那抛印者认为她以七阶战神之力有接印资格,那她便……接一次!

    风符手心内疾速回旋。妖娆身体被那大印强大撞击力击得连连向后退出十米之遥,但黄金印仍没有脱离她手心桎梏,后还是耗余力安静地躺了妖娆手心里。

    手持金印,妖娆甩了甩头上汗水,拱手遥向远方天门中央主塔一拜,而后打趣地掐着大印对兴奋又懊悔孔方师兄调侃道:

    “孔师兄,因为这印,那口酒我能第一个喝了吧!”

    “滚犊子吧你!”

    孔方立即郁闷地憋红了老脸,各种羡慕嫉妒恨,他结结巴巴地岔开话题:

    “杀魔才算……杀魔才算哩!”

    “不错,我本以为是那昆山弟子能接大印,没有想到后持印居然是那看不出来历小丫头。”天门中央主塔内,红袍老者身后一个老头摸着自己胡子暗暗赞叹。

    “呵呵……”

    红袍老者目光一闪,眸底瞬间流过一道精芒:

    “你们都没有看出来,她接印时并没有使用左手稀有幻兽铠甲接印,而是用右手肉身直接与印相碰撞。她是第一眼就看出来,老夫印,意志大于威压!这等眼光,才是少见。”

    红袍老者话说得众老头们一阵沉寂,就算放眼整个战局,但目光却加频繁地扫向妖娆所位置。

    魔军被打得溃不成形,乱糟糟地向远方退散,而被胜利刺激得热血沸腾四宗弟子则毫不怜悯,冷酷地收割着魔族生命。此时多杀一魔,下一场能来战场挑衅魔兵就少一人。

    杀……杀……

    众人纷纷杀红了眼睛!

    而正天门关外生死搏杀四宗弟子与天门长老们远未预料,此时远万里之外一座万刃高山之上,一位可爱少女正惊恐地打翻桌桌上卜草,发出尖锐大叫!

    “啊啊啊啊啊!”

    那极有穿透力高亢叫声顿时震得立房梁上鹦鹉都一头栽了下来。而后是房门被嘭地一声踢开声音!

    “圣女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几个身着黄衫侍女立即慌慌张张地跪了满地,生怕主子出了什么闪失!

    “小舞,怎么了?”一个塔山一样身影也挤着门框冲了进来,赫然是妖娆许久没见范大!

    这家伙本来就是居无定所散修,所以将小舞送会天运宗后干脆直接天运宗内落了脚。

    “!去请师尊!”

    惊声尖叫自然便是天运圣女羽衣舞,好不容易压抑住自己内心震动,她脸色极为凝重地迅速捡起散落一地卜草,默默对自己呢喃道:

    “不对,不对,我一定是算错了,不可能,师尊已经算过一次!我得再算算……再算算……”

    虽然一直这样安慰自己,但是小舞手依旧颤抖个不停,桌上卜草一根都摆不正,急得她直想哭。

    范大很就把干瘦天机老人架到了小舞面前。

    “小舞,你怎么了?”天机老人看到小舞哭得腮帮子都肿了模样,顿时心痛地大叫。

    “师……师尊……你算天门宗与魔战时,算是大盘还是小盘?”

    小舞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结结巴巴地问道,蓄满泪水眼中满是即将熄灭希望……

    所谓大盘,算是一件与具体事物有关所有命盘,只要与所算之事相关一切都会显示卜算中,这种预言方式极为繁杂多变,也极消耗心力,一般只有天机老人这种天算高手才能完成。

    而所谓小算,顾名思义,就是只对单一事物进行推算,结果模糊而简单,只做为一种大事件卜算辅助手段。

    “那自然是算大盘啦!”天机老人扶着小舞颤抖肩头,简直二丈和尚摸不着头。

    他不知道自己徒弟为什么会问这种奇怪问题。

    自从他算出自己与天运一脉近百年内有大乱之后,对上四宗卜算要求就极为上心。每每动用心算之力,必耗心力只推演大盘命数,为正是滴水不漏,力迎合上四宗强者们需求。

    一听到师尊回答,小舞先是身体一震,而后猛地抬头!

    “师尊……算小盘!魔战小盘是……大凶!”

    “也许您算大盘,之比于天门宗内部要发生什么大危机,魔战场小波折只不过是不值一提小灾祸,所以大盘中魔战显示是‘吉’相,但是单算魔战……这次魔潮却有二重黑暗叠加之影,是大凶啊!”

    小舞颤巍巍地用手指着桌面上被自己摆得乱七八糟卜草,虽然混乱,但依旧显现出她第一次演算后凶兆!

    被小舞一提醒,天机老人顿时像是被人狠狠地身后打了一闷棍!

    像这种大盘算为“吉”,小盘算为“凶”事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换了平时,他可能会算完大盘再以小盘验证一下,但是此次大盘结果一出现,上四宗圣王就逼着他把全力投入对天门宗内部凶兆演算上,根本没有给他纵观全局,细细推算每一步机会。

    加上大盘中显示天门宗内部祸乱为“大凶”,而魔战则为“小吉”,能把“凶”势魔战相比之下影响为“吉”……天门宗内部祸乱,到底得多严重?!

    天机老人顿时被小舞话惊起了一额头冷汗!

    越是不想出错,越是关键时刻出错。

    要是天门圣王将注意力都放查出内乱加以制止上而忽略了魔战,那么此次前往天门宗其它三派精英弟子很有可能因为防范不及而大量陨落战斗中……

    要是这种事真发生,才是真会让四宗高层震怒!把他与整个天运宗剥皮抽筋是小,影响初元蓝魔海百年内后人族力量维持现状才是真!

    年轻一辈,有时候比天人老头还要金贵。

    “师尊……怎么办?”小舞也明白其中厉害关系,一脸惶恐地看着脸色骤然变青天机老人。

    “怎么办?”天机老人咬着牙,五官扭曲地说道:“就算会被削死,也得立即通知上四宗圣王,力……力让这祸事影响力小一些吧。唉……”

    一声叹息,里面夹杂着浓浓无奈。

    天运宗陷入莫大恐慌中时,上四宗弟子与天门长老还魔战场上浴血厮杀,此时他们已经远离天门主塔万米,以各个持印者为统领,不断向魔域深处推进。

    因为妖娆身上被黄金大印镀上一层淡淡金辉,所以随着时间推移,也渐渐汇集来许多四宗弟子跟随,众人一起团战,有攻有守,出人意料地很磨合出了默契。

    一个笑容腼腆少年总喜欢妖娆身边吸取一些金辉再冲入魔军大阵内,那空手缚魔凶残可与他腼腆浅笑模样完全不一样。

    妖娆渐渐明白了黄金大印微妙之处。

    那温暖印章紧贴着她胸口,放出柔和圣洁之光,每多杀一个魔族,或者每爆发一次强烈意念,这金黄大印上蓄积力量就会微微地强上一分!

    它不知道以什么形式蓄积着持有者对魔族杀念,而后转化为大印本身能量。

    “真是一种奇怪幻器。”

    虽然明悟这些,妖娆还是不懂天门中央主塔内大能为什么要把这种幻器放实力较强弟子身上。

    “玉魑师妹,你不够了哦!”

    远方依旧不断传来孔方那豪爽大笑声,只不过仿佛是自己接印之后,泠就不愿意与妖娆配合杀魔,而是带着几个被金辉吸引来天门弟子冲到了妖娆前方。

    风符配合泠雪符杀伤力才大,没有冰凝冻伤力量,妖娆杀敌速度也慢了下来,哪里比得上孔方左右切瓜?

    “行行行……你。”

    妖娆不以为意地回敬着笑得张狂孔方。她又不是真好那口酒,不过是喜欢这种与伙伴们一起忘我战斗感觉。

    “你等我杀了那四个魔孽,师兄就比你厉害了!”

    孔方意气风发地指着千米开外四个八阶巅峰魔战神。他与妖娆,泠之间比赛很有原则,虽然见魔就斩,但也只有强过八阶魔战神才计数,不然魔军中一把把低级修罗地魔,还有他们眼中犹如菜鸟六七垃圾,要是都算上未免不公平。

    孔方一面对妖娆说道,一面疾速向四个目光惶恐魔战神冲去,四人眼见有一个诛神级别人族召唤师向自己冲来,立即丢下手中正亵玩一个人族女弟子,仓促地四散而去。

    可是孔方眼里已经喷起了火。

    无论这四个该死杂碎是一起跑还是分开跑,他都发誓要把这些垃圾撕成碎渣!

    看着孔方疾驰背影,妖娆嘴角顿时掠起一丝笑意,这孔师兄也是个急躁但善良主,他若不出手,她也会把那四个还对四宗女弟子动手动脚杂碎切成肉屑。

    只不过刚将嘴角微微上扬,妖娆笑意突然就凝固于唇角之上!

    不好……

    说不清为什么,冥冥之中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第六感涌现。

    这是一种微妙感觉,就像是行走山脚下突然止步,下一秒身前就轰然塌方那种自我保护。

    没有任何依据,也无法用任何言语描述,反正就这玄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撕心裂肺悲凉!

    “不要走!不要去!不能去!”

    孔方背影妖娆视线中越拉越长。

    轰轰轰!

    天空与大地像是突然被一股源自地外力量轰然入侵!众人瞠目结舌呆滞中开始疯狂激荡起来!

    “发生什么事?”

    眼前景物瞬间扭曲,所有前一秒还沉浸隆隆战意中人族召唤师们此时就像置身于一个密封瓶腹,被突然浇灌入瓶滚烫汤水摇得上吐下泄,头昏脑胀!

    石飞扬,黄沙漫漫,一时之间天与地方位仿佛都掉了一个个儿!震耳欲聋轰响声野蛮地撕裂着众人神经,剧烈震荡空气翻动着众人身体!

    “是魔族阴谋!”有人此时才幡然醒悟。

    “这是陷阱!我们现离中央主塔太远了!他们就是让我们追到此地!”

    “险恶魔族畜孽!”

    一片恐慌与混乱中,道道黑色魔影拔地而起,带着尖锐锋芒向整片大地辐射而来!得让人无从应对!

    其范围之广,速度之,锋刃之锐利……都惊世骇俗!

    一股死意从天而降,如密不透风帷幔,将所有落入瓮中人族战神们禁锢这片死亡之地里!

    杀气现!

    妖娆身下有六道棘刺瞬间袭来!她下意识是飞身回旋,以不可思议翻转与闪身避过了身下突然出现杀机!

    但是与此同时耳边也立即传来“噗……噗……噗……”声音,其后立即是阵阵海潮般哀鸣与魔族战神疯狂大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妖娆眼前景物已经瞬间改变,视野辽阔天空被层层密集刺钩填充。仿佛一眨眼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个模样!

    好惊人!

    她只是侧身勉强避过那些浸了毒锐刺,然而她身畔其他四宗弟子与长老就没有那么幸运!

    有被刺重伤,污血直流,脸色发白,俨然毒入心脉,有是惨烈,直接被突然拔地而起魔刺穿肠剜心,那肢体血肉横飞模样简直惨不忍睹!

    战局顷刻逆转!

    一股浓浓血腥气味顿时充斥着妖娆鼻腔!

    身边汇聚天门弟子中虽然也有走运无伤之人,但大多伤者都重伤弥留,还有立即瞬死于当场,那一直喜欢腼腆对妖娆笑小少年笑容已经凝固脸颊上。

    眼眶一湿。

    “二师兄!二师兄!”妖娆顿时焦急地四下眺望……看到不远处一团冰雪包裹着二师兄身体升于魔刺之上,妖娆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孔方师兄!孔方师兄!”

    像是想起了什么,妖娆顿时又仓惶地看向另一边,急切地想知道孔方师兄现有没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