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24:意念之光(二更)

324:意念之光(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24:意念之光

    “孔……师兄……”

    妖娆像是嘴里卡了刺,突然说不出话来,但眼角却有温热液体悄悄流泄而下。

    因为此时她看见,是孔方心脉被两条魔刺自后向前洞穿血腥场面!

    绝无生路,开膛破肚!

    可恶是一个刚刚被他追击魔战神又趁乱折回,用野蛮方式一击轰了孔方后心窝,所以自他胸腹流下,不仅仅是乌黑毒血,还有已然破裂心肺肉糜……

    断手断脚可活,而五脏六腹粉碎……除非立即以禁术进行灵魂夺舍,不然大罗金仙再生,也断然不可能相救!

    视线中满满血红!那些顺着魔藤流泄血水仿佛同时流入了妖娆眼眸。

    “啊啊啊啊……”

    一股疯狂情绪顿时妖娆心中酝酿,她目光瞬间幽暗绛红如深潭,发出一声低哑长啸!

    这仰天咆哮间,她身间交织纵横重重魔刺居然不可思议地立即地寸寸折断,无火无雷,却眨眼光阴中化为漫天草灰!

    一条笔直大道,像是被利刃整齐切割,从妖娆脚下直指孔方身前。

    两旁魔刺微微颤抖,滴落毒水都不敢逾越这声波轰出笔直大道。

    蜷曲于孔方身后魔战神先是因为成功偷袭了这样一个强大人族战神而暗自窃喜,可是却抬头看到妖娆那一刻身体蓦然一哆嗦,而后惊恐地大叫着逃跑!

    妖娆看清了这魔战神衣饰,暗蓝色铠甲于左胸上雕刻着一只骸骨巨蛇,不知道它隶属于魔族哪只部队,可是与先前冲魔军前端杂碎完全不一样,他们是有预谋,有组织……将被胜利冲晕头脑人族召唤引入这片魔刺陷阱中真正执行者!

    “去……陪葬!”

    妖娆咆哮着化为一团流火!那仓惶魔战神刚刚从孔方背后离开之际便顺着大道腾入了他面前,左手五指张开,五枚铠化利爪直接嵌入了这魔族丑陋脸颊内。

    无法挣脱妖娆束缚魔战神承受不了忽如其来剧痛,顿时凄厉地哀鸣起来,但是下一秒,妖娆五指却直接无情且利落地捏碎了他整个面门!

    死!

    头被捏爆魔战神立即死了孔方脚下!那无头无脸,污秽满身模样如同一滩烂泥!

    因为孔方师兄死自己面前,妖娆有一种立即陷入黑化冲动。

    虽然只是刚刚才认识朋友,虽然还没有完成第一场属于彼此比赛,但是眼睁睁地看着与自己一同战斗朋友,伙伴惨死魔刺与暗杀中,她内心几乎瞬间疯狂!

    “应天情怎么样了?蓝破魔怎么样了?项雅与天河是否还活着?”这些问题烧得她心好像要爆炸!

    杀!

    就妖娆抽搐着嘴角,亮出紧紧咬着牙想要向近魔族展开疯狂杀戮之时,她脚踝却突然被人一把抓住。

    “玉魑,你赢……赢了……第一口酒……酒是你……”

    身下传来孔方师兄断断续续微不可查细弱声音。原来五内粉碎,他还吊着后一口气!

    “孔师兄!”

    妖娆顿时一声惊呼,没想到孔方还有知觉,但是面对血流如柱他,就算她揉碎了驭兽环内所有药丸也止不了他生机逝去脚步。

    所以千言万语卡喉咙里,此时妖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安慰话,只有一股浓浓血气堵喉咙下。

    脸色苍白孔方却是微微一笑,仿佛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现死亡旅程。

    咔嚓!

    清脆一响,孔方一只没有被魔刺穿透手突然捏碎了腰间老酒,醇香酒水立即倾泻而下,不过他流着血手掌中,却有一片残瓦盛住了一掬晶莹琼浆。

    “来,你……你先喝一口。”

    弥留而不死唯一挂心之物,就是自己腰上还没有开封酒,与玉魑约定还没有完成,现好像是兑现约定时刻。

    孔方吐着血沫,颤巍巍地把手伸到了妖娆面前。

    看着那剧烈颤抖手抖出了大半碗酒,妖娆立即双手捧过口边,也不管酒中混杂血污,立即仰头痛饮了一口!

    入口辣!辣得眼泪立即止不住地流下来。

    但是这刺激口感,香浓气味却掩盖了酒中所有咸腥血气,顿时让人浑身毛孔都张开,兴奋地打了个哆嗦!

    “哈哈哈哈!好!”

    孔方大笑着把剩下酒通通倒入自己口里,他惦记了多时美酒,终于到了口里!

    他人生后一瞬,交到了一个朋友,完成了一场约定,痛饮了一口美酒!

    此生无憾矣!

    乒乓!

    将手中后一片酒壶残破瓦打破地,孔方用后力气狠狠地扼着妖娆手腕,将额头顶妖娆肩头,沙哑而霸烈地说道:

    “杀……杀了他们!活下去!”

    腕上力量陡然一松,肩头上温热触感也同时一沉,妖娆抱着孔方越来越凉身体,此时心中杀意达到了极限!

    杀了他们!

    这声弥留之约妖娆脑海中隆隆回响!

    离天门主塔太远了,中央主塔内强者们都震惊地看着这电光火石中覆灭,就算是他们都来不及阻止这场蓄谋已久阴谋上演,就不用说通知天门宗总坛,请圣王前来支援!

    魔族蓝铠战神们早有预谋,而且魔刺从地下异生而出时也有意避开了魔族身体,所以被刺伤被束缚,都是人族四宗**与长老!

    这人族援军未来,魔族力量达到巅峰时刻,完全是魔族狩猎宴会!

    跳魔刺之上魔族们尖笑着折磨那些未被毒刺中伤人族**,以貌美女修取乐,将反抗者震碎经脉挂魔刺之上!

    妖娆抱着孔方冰冷身体,闭上眼睛,五感瞬间散于方圆百里之内……

    太辽阔了。

    战场太辽阔,再拖延几息光阴,所有被卷入魔刺四宗**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她能救一人,十人?百人……

    却救不了所有!

    怎么办?

    心中焦灼与矛盾激烈碰撞,而与此同时,她胸口突然点起了一团火!

    猛烈金光从她胸口喷涌而出!

    哗!

    一簇耀眼金色焰火突然拔地而起,从滚滚魔刺海下,瞬间追云逐日,直插天庭!

    没有人听到天门宗中央主塔内发出阵阵节奏急促符言,此时那红袍老者身上也闪动着与妖娆身上腾起之火一样金辉。他盘腿而坐,神色凝重,随着急促地呢喃自语,身下蓦然张开一道巨大符纹!

    若问此符有多辽阔?直接三个呼吸之间倏地笼罩天门险关上五座主塔!

    五塔顶端,此时被妖娆身上金火呼应,开始若隐若现地闪烁起来!

    若说不幸中大幸,就是天门一脉自古就没有星月圣地,神宗与昆山宗那样依赖天运宗卜算能力,并不是他们不相信天演师力量,只是他们认为凡事都会因为各种繁杂原因而发生变化……所以他们从来只相信……自己力量!

    从长老一脸恭敬地站红袍长老身后,他们之所以没第一时间冲出主塔营救四宗**们,因为他们知道烟水子大长老此术消耗极大,他们所有力量都被道道纵横交织空气中金丝拉扯,悉数灌入独自一人支撑起整个大阵红袍长老身上!

    “好纯正战意,好精纯力量!不愧为点起我天门守卫之阵第一把火!”

    盘坐地烟水子看不到妖娆爆起模样,但力量共鸣之下,他意念内出现了一道令他都大为惊讶火种!

    “授印**们,你们也能感觉到战意召唤……觉醒吧!天门屠魔之眼!”

    红袍老者,天门宗大长老——烟水子心中狂啸!

    而随着金光战意疾速浓郁,那片血腥而广袤魔刺海中突然爆发出一簇又一簇璀璨黄金火柱!

    噌!

    应天情长发被火光倒卷,顿时向天空飞扬而去。

    紧跟他身后是轩辕狂沙!云秋……四宗其它精锐**!他们身上黄金大印这场魔战中积蓄杀意,魔血,屠魔意念此时被烟水子言咒牵引,直接向天门五塔主塔内疯狂浇灌而去!

    天门塔后方,黑压压一片天门宗长老以速度飞驰而来,他们身上也点起层层金光,仿佛把身上所有力量都汇集于中央主塔!

    妖娆掏出胸口黄金大印,这印因为积蓄力量被中央塔瞬间抽空而立即她手掌内碎成石屑,原本来是蕴能供中央主塔发动终幻技能量转移幻器!

    她骇然地看着眼前发生一切。

    有些懵懂,又有些安慰。因为这出人意料异变,说明天门宗上位者们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还保留着让魔族害怕强大后招!

    她视线中,那高耸入云天门中央主塔瞬间由铁青色变成金碧辉煌华丽巨刃!仿佛是天神长剑从远古而落,直插大地,一直稳稳地守卫着这片凝满赤血大地!

    不可撼动!

    即使远远眺望,此时中央主塔散发出金辉与浩荡之气都让人灵魂深处想要虔诚地匍匐膜拜。

    此时刻,所有还活着人族战神们耳畔,仿佛响起了庄严战歌,弥漫于天空中阵阵圣洁之气对于那些精疲力竭战士们来说犹如瞬间恢复灵丹妙药,而对于那些呆立于天空魔战神而言,简直是死亡阴霾!

    是愿力!

    无数人族汇集于一处屠魔之心!

    这力量对人类而言没有半点杀伤力,而对于魔族……简直就是一种大范围死亡收割!

    “不好!没有想到人族居然这么短时间里发动天门之眼!我们退!”

    “虽然只勉强发动了一塔之力,但是我们也不敢冒这么大风险继续停留此……退了吧退了吧!”

    如果听得懂魔族生涩魔语,此时定能听到天空中此起彼伏惊叹与哀嚎!

    “四宗**,戒骄戒傲,虔诚祈愿魔覆灭,吾族长欣……天门屠魔之眼……开!”

    盘坐天门主塔内红袍老者艰难吐出这几个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其苍老低沉声音却整个魔战场上空回荡!

    随着那声“开”字吐出唇瓣,他眉心“噗”地一声迸出一股浓浓精血,精血之后,有金光他眉骨下乍起!

    整个天门中央主塔顿时发出一阵宝剑出鞘悦耳铮鸣,光是这巨大铮鸣声就震得大量魔族口吐鲜血!而后极烈光线突然从塔尖上猛地爆发出来!

    妖娆蓦然引颈抬头,仿佛看到了一轮巨大炎阳从东方升起,瞬间把世上璀璨神圣力量扑满整个大地!

    这才是真正光!

    光灵珠妖娆体内疯狂悸动!光元素从荒芜地下凭空乍起,交织于天地之间,绽放神圣之乐章!

    脑海中仿佛有什么爆破!

    一直对光奥义琢磨不透,也许是她一生,看到黑暗太多,暗灵珠灵智,远远凌驾于光灵珠之上,但是此时妖娆,因为自己心中战意,因为中央主塔共鸣,突然捅破了心底那层纸,看到了光另一面!

    不单纯只是元素之力变幻,而是一种发自灵魂向上力量,这对于身体完全由黑暗元素支配魔族生灵,才是强大一种灼烧伤害!

    驱除一切暗意念之光!

    笼罩于天地之间光芒越来越强,而盘坐于中央主塔内烟水子,以及他身后诸多天门长老身体都迅速干瘪。

    不过他们脸颊上都挂着宁静笑容,因为内心平和与坚定,给了他们超越**力量!

    金辉笼罩下,魔刺死亡地发出滋滋失水声,那些尖锐阴毒刺林以肉眼可见速度急速枯萎,像是喜阴植物见不得阳光,瞬间寸寸成灰,沐浴金光之下魔族战神们是惨烈无比,暴露铠甲之外四肢与脸颊开始冒出滚滚青烟!

    这些强效屠魔之光,对人族战神们却没有半点伤害,仿佛有力长者之手,安抚着他们汩汩流血伤口,躁动不安思绪!

    战局再次颠覆!

    魔族战神们惊恐地咆哮着,哀鸣着拖着残破身体向远方逃窜,仿佛天门巨塔就是屠魔之剑,高悬于苍穹之上,永远不让魔族向人族**踏入一步!

    杀!

    还有余力战斗年轻四宗**们,带着同伴陨落复仇,带着九死一生看破一切无畏,纷纷超越自己极限,再次召唤战兽向逃遁魔族追逐而去!

    不过这次他们学聪明了许多,不再穷追不舍,而是先把所有战火集中离自己近该死魔族身上!

    杀!

    妖娆身上水晶铠泛起森然冷意,她将孔方师兄身份轻轻地放地面上,英雄不用厚葬,尘归尘,土归土!只用魔族血与酣美酒来祭奠他就足够!

    可是就妖娆杀气四溢,魔发乱生之际,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痛苦但熟悉声音……

    “唔……唔……”

    明显是强忍着巨大痛苦,但依旧难以遏制剧痛低低呻口今!

    二师兄!

    妖娆心口仿佛狠狠被人打了一闷棍,回头一看,身后层层冰甲也抵御不了金辉审判!

    一个蜷缩一团正青烟环绕,瑟瑟发抖身体顿时以一种极为让人心酸姿态出现她眼前。

    真是……

    妖娆眼神一暗,自打她分身告诉她那个讯息,她就开始猜测二师兄身份。

    魔族?

    不是很像……看上去像是人族与魔族混血。

    只有这种极强大圣光之下才完全无法隐藏。妖娆庆幸自己火,水,土,光四力压住了暗力存,要不然自己刚才也一定会被金光灼伤!

    “二师兄!”

    妖娆一步上前拉起了泠手。

    “滚!”

    泠却突然野性大发地咆哮!

    一把挥开妖娆手,再次蜷缩冰甲之后。

    “你走!你走!你走!”

    自己真身被妖娆发现,泠已经完全丧失理智。

    “二师兄……”

    妖娆却眼神一暗,看到金光不断灼伤泠身体,他背脊寸寸开裂,露出鲜红骨肉!但是他没有地方可去,此时他比那些仓惶逃遁于天空中魔族战神无助。

    以他对魔族憎恶,他是万万不可能退入魔穴与魔族为伍而逃避圣光,但他又不能向前,以他现这个模样,要是被除她之外任何一个上四宗**或长老看到,那便是斩立决下场!

    真身现,泠左脸颊上覆盖着细小,月光色银白魔鳞,圣光照耀下会反射青紫色荧光,头顶左侧,异生一枚弯弯长角,看上去极为尖锐有力。

    “你这笨蛋!”

    回头看了已经死去孔方一眼,又看着此时蜷缩自己身前泠。

    妖娆顿时爆起,扯着他不断毁灭中身体,用自己驭兽环内一件大氅将他瞬间包裹起来,而后提手中,决绝地张起力量,向魔域深处疾驰而去!

    危险!

    应天情突然看到妖娆身影掠过自己身侧,她不是杀魔族,而是与魔族一起逃跑,跑入那漆黑,无人能入魔域深处,魔族真正聚居地内!

    她要干什么?

    妖娆御空而起向黑暗而去那一刻,有所思地回头看了看身后越来越远天门宗险关,还有这片浸透着同伴血与泪大地。

    嘴角扬起一丝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