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27:你们尽力了?

327:你们尽力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到泠黑泉中慢慢恢复,妖娆也放心地坐泉旁闭目养神。

    安静环境,并没有平息她内心躁动火焰,孔方师兄惨死场面一次次出现她眼前,那温热酒辛辣,依旧喉咙内余味未。

    虽然见她不动如山,但是身上却发出丝丝缕缕难以掩饰杀意。这股暴戾之气咯得地面吱吱作响,早已经逃出她百米之外魔族战士们都毛骨悟然地眺望着这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女魔尊。

    她那不加遮掩杀气……是因为大败于天门宗巨塔前耻辱吧?

    那为什么这暴虐气息已经覆盖他们身上?让他们也感觉到心惊胆跳?

    魔族众战神不敢多问,但对妖娆猜测与好奇之心却愈加浓郁。

    妖娆将暗灵珠悄悄沉入黑泉内,让它也能情吸收精纯暗力,只不过黑色烟雾仿佛只对魔族生物伤口愈合有奇效,对暗灵珠力量增长,并没有太明显效果。

    一日一夜后,此地各处黑雾减弱,看来也不是无穷无,治疗了无数伤患后开始间歇性地枯竭。

    那些并没有身着蓝色魔铠魔族散兵早已经离开得七七八八,只有六七百残余蓝铠魔战神黑泉地界聚集,疗伤,整装,向着下一个目地御空而去。

    妖娆以为自己被有被这些蓝铠魔战兵驱逐只是因为自己之前展示出来强大杀伤力,其实她不知道,这些蓝铠魔军们对她心存敬畏令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之前战斗中召唤出了丑丑作战。

    藤状植系战兽……对于他们而言有着非同一般意义。

    深入魔域后,妖娆看到了许多不曾经听闻东西。

    越过黑泉水,她看到了大片大片诡异树林,苍绿老皮包着嶙峋树枝,树皮边缘发白发脆,根本不知道这些老树到底是死是活,但远远眺望,树枝上却密密麻麻地挂着些与树身不成比例不知名物体,那些奇形怪状不名物体似乎没有什么重量,随着风树下左右摇摆。

    待妖娆飞近看蓦然发现,那些倒挂树梢上并不是什么特殊枝叶,而是一具具被风干人体!

    那些被魔族折断筋骨人族召唤师们早已经五官难辨,以各种痛苦姿态与表情展现魔族面前!

    尸林。

    妖娆与泠顿时皱紧了眉头,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里。

    太血腥了!

    她们顿时明白此处正是魔族大军每每出关偷袭天门宗必经之路,先黑泉疗伤,再把他们战利品高高挂树枝上,以张显魔族不可一世与霸道强横主权。

    不知道有多少人族强者埋骨于此。而每次踏着这些尸体前行魔族召唤师们则带着骄傲神情。

    妖娆没有说话,只是心中野火越烧越旺,众魔队伍掠过这片死亡树木之后,一团团无声白色火焰突然拔地而起,将他们身后这片罪恶之地静静地焚烧一空!

    没有魔族注意到身后烧起诡异白火爆,妖娆也不再高调地张显自己实力,只是一语不发地跟魔族队伍里,几乎安静得被人遗忘。

    而实际上复仇郁结于心她……自然不会做这么乖乖女事情!

    到了白天魔军疲惫或者休憩时候,一些熟睡魔战神们醒来之后总会发现那么几个平时与自己要好同伴突然再也寻不到踪影!

    连日失踪,而且无声无息消失都至少是天人境强者,剩下战神境魔兵惊得手足无措,生怕这莫名奇妙消失有一天也会落自己头上,所以有时只是一阵微风吹过身侧,一些胆小者甚至都会惊得哇哇乱叫起来!

    魔心惶惶,有一种草木皆兵感觉!

    恐惧……

    深恐惧不是对任何有形之物,而是源于对未知惶恐与无助,所以妖娆借着这股无助,甚至轻而易举地暗杀了一个天人二衰魔族大能。正所谓明刀易躲,暗箭难防,妖娆无声中将死亡黑影投伸入每一个魔族战神们心窝里。

    再向前,又是一日,妖娆终于看到了低矮魔族巢穴。大地上出现低级魔族身影,与人族平民差不多,那些完全不可能褪鳞人形化鳞甲有角生物们一脸敬畏地眺望着从天空借道而行魔族大军们。

    而后是城池与聚居地。

    妖娆渐渐感觉到四周空气中混杂着各种凌乱气息与威压,脚下魔域内至少居住着数以十万计魔族生物,那延绵无魔山上,有地方水草丰茂,有地方却灵气失,生机全无。有时候只多走出两步,相邻两处景致已经发生天翻地覆变化。

    “明明这些陆地末日之战前都是人族疆域,为什么被魔族占据之后,就连灵气都变得如此混乱?”妖娆不解地暗自嗟叹。

    不过她倒也不十分关心魔族大地为何灵气混乱问题,她只是不紧慢地跟着魔族蓝铠战神们步伐而行,这群蓝铠魔战神并没有直接降落于城池内,而是前行方向微微向北偏移,投身于一片雾气缭绕石山中。

    “阿九!”

    恢复得七七八八泠捏了捏妖娆手心,暗示妖娆注意四周情况,因为他们仿佛已经要到达终目地。

    前方隐隐涌出魔族强者镇守一方强大威压感。

    “主人,我们失败了……未能将四宗精锐弟子悉数抹。”

    队伍前端一个天人一衰魔战神一脸惶恐地噗通一声跪倒地上。被不知名力量日日摧残,已经失出上百同伴,这些魔族强者们绷紧神经已经达到极限。

    紧跟其后,是一个接一个魔战神匍匐于地。

    妖娆身边几个魔战神带着狐疑表情看着妖娆与泠桀骜脸,终还是选择不出声地向雾色行起大礼。

    瞬间地上趴倒了数以百计魔族强者,只有妖娆与泠半蹲地上。

    “杀了多少个?”雾后传来冷冷声音。

    “天门宗弟子死得不记其数,而……而真正精锐弟子……估计多……暗杀了四五人……”回答这个问题魔族战神简直头皮发麻。

    “什么?带着我小宠物,还诓骗了契约百足百眼虫那家伙去攻打一个小小天门宗,你们居然都能失败?!一群饭筒!”

    这个答案显然差强人意!

    随着吼声响起,立即出现一阵急促脚步声,而后雾色下急急踏出一道威压强大气息,只微微眺望那漆黑轮廓,立即便能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畏惧。

    正主很出现于妖娆与泠面前。

    妖娆眼前出现了一位身体分外纤细魔族男子,只不过他左手捏着一枚人头骨制成酒盏,其内盛放着让人毛骨悚然腥红液体,右手握着一枚传讯水晶,仿佛走出雾气之前一直与什么重要人进行着秘密谈话。

    他长发极及地,地面上蜿蜒出卷曲弧线,而后一直没入云雾深处。

    其身体颤抖,目光已然喷火!

    “奈生兄,给本尊一柱香时间驯狗!”

    发飙中魔王先对着传讯水晶恶狠狠地吼道,而后掐断传讯,立即指着眼前数百名面色凄惨魔战神们破口骂道。

    “废物!垃圾!没有用东西!”

    近十万魔军出行,花了大价钱买通线人汇报这场魔战人族讨厌预言家天机老人卜算战果为“吉”,费心力天门宗战场上培养了一株魔藤分身,还请动了百足虫魔王亲自出马,结果依旧铩羽而归,怎么不让计划这一切魔王气得七窍冒烟?!

    一边唾骂,这体态纤长魔王身前立即升起一道得捕捉不到真实形状风影,迅速风中舞动,那风影舞动带着让心惊胆战肉痛声,不过片刻便将那第一个向魔王汇报战局魔族强者抽得浑身飙血,双颊乌青地倒了地面上。

    “不,主人!这次真是失算!”

    另一个身着蓝铠魔族强者立即战战兢兢地回答,力求平息魔王心中怒气。

    “没有想到战斗一开始就有天门宗大长老张开了发动天门塔光明眼禁术,所以我们计划进行到一半情况下,他们就发动了毁灭式攻击!您也知道发动天门塔那道光要付出多大代价,不是我们不力,而是对手太小心!”

    他说确是实话,天门宗上层没有完全放心天机老人卜算,所以一开始就让红裙烟水子坐镇大战,因为天门五塔,分别与五位天门巨擘命魂相连,只有他们五人血脉与意志,才能发动天门塔屠魔究极力量,只不过每发动一次,对于施术者都是极大消耗。无论终需不需要天门屠魔之眼神光力量,只要黄金大印出,烟水子至少实力坍塌一个层级。而且如果没有大战预警,天门宗上层也万万不可能提前让五位镇塔大能做这么巨大牺牲准备。

    但他殊不知此此魔战并不会因他们败北而结束,他们只是一连串打击中先头一环!

    紧跟他们身后,还有数股魔军力量正分批次地疯狂向天门宗涌去,而他们失败,无疑让他们老大极度没有面子。

    “你们力了?”将手里人骨酒杯瞬间捏爆魔王一阵毛骨悚然狂笑!

    “本尊看你们是都闲散惯了,连队伍里混入两只没有编制杂鱼都分不清楚!还敢跟本尊说你们力了!我看是瞎了眼睛!败得这么一踏糊涂要本尊如何向其它盟友交代?”

    魔王突然手指一转,直直地指着妖娆与泠藏身地点。

    这声长啸顿时惊得众魔族一阵汗毛竖起,难道那嚣张魔女与主人没有关系?可是她明明持有与主人一样魔藤喂?!

    ------题外话------

    我有罪,我是一个很弱质写手,我喜欢完美,喜欢每天雷打不动六千,我很惶恐,我希望成为三少那样生病也能写六千牛闪闪超人。但是现实告诉我。我脑袋今天已经用到极限了。

    所以我只能自我减压,退一步乞求大家体谅,对于一个二十多岁姑娘,羽毛得转户口回老家,准备房子好好成家,这些日子,是累不由自己控制,多病又没时间人生经历。

    我不完美,谢谢大家我不完美时相遇,并这样陪着我,包容我,让我有越来越好机会。

    明天晚上九点,白天去转户口一类事。期待明天精神些。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