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31:我很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31:我很强

    所谓世事无常,就是现这种情况。

    因为天机老人卜算让上四宗都不甚意天门险关外这场魔战,导致上四宗弟子死伤惨重,如果不是天门舍烟子大长老与诸位长老并不十分笃信卜算结果,只怕现天门宗内现情况会加恶劣。

    不过其它三宗弟子损失显然也极大地刺激了三宗上层神经,所以那场战斗之后,天门宗内部也倦于继续追杀从战场上逃离魔族入侵者,正被三宗使者吵得不可开交。

    没有人提前感觉到此次魔战还只露出了冰山一角,没有预警情况下,十三位魔王部下正有组织有计划地悄悄集结。如果他们力量真正汇聚一起,那么黑暗洪流将会以无法遮拦之势强势地向天门宗席卷而云,很有可能用直接野蛮方式,强行打开天门险关大门。

    但是这黑暗洪流之中,又出人意料地卷入了一些不可琢磨微小变量……

    妖娆此时站一片凌乱战场上,气息紊乱。

    她发现两天不断与高于自己实力对手生死对战,实是一件体力活。不过还好此时她脚下,已经踏着那之前被鸳鸯石吸引而来高大魔族强者冰冷尸体。

    “呸!让你们十三只臭虫密谋!去地下好好密谋吧!”

    妖娆狠狠踹了他大头一脚,开始静静地梳理身上伤口。

    头发被风刃切断不少,虽然形象没有那么好,但毕竟不是血肉,少点也不痛,可以直接忽略。但是腋下伤口又因为激烈战斗而撕开,小腹与后背也挂着彩,气海中力量十分空虚。

    “丫!这样一个个干掉接下来十一个,好像挺吃力。”

    妖娆弯下腰,一把将脚下死去魔王腰间传讯水晶给扯了过来,做准备将死掉魔王就地掩埋,绝对不能让他肥肥尸体提醒之后魔王十三王聚会发生了变化。

    此时泠也一脸肃杀地从不远处御空而来,看他利落模样,应该也是把自己对手干净解决之后才返回寻找妖娆。

    “二师兄……”

    妖娆凝重脸颊上顿时升起一股暖意,虽然习惯了一个人独行,但是不可否认,魔域深处有泠陪伴她,她也有一种精神上依靠。

    可惜这笑意并没有妖娆脸上浮现多久,她额头上一滴汗就突然滴了下来!

    喵叽……

    忍不住骂了一句!

    妖娆目光幽暗地看着自己手心,那枚刚从魔王身上解下鸳鸯石,此时正发出极为刺眼光华!这强烈光线意味着……第三位魔王正这个结骨眼上突然现身!

    他一定看到了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战场!

    “泠!”

    妖娆顿时爆起!

    手持噬魂枪冲到了还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泠身后!

    轰!

    天地之间升起无数竖直向上黑线,这是重力陡然剧烈改变征兆,妖娆眼前景物瞬间扭曲,而后她身体下一秒瞬间被一道刚猛力量从正面轰中!

    一股无法言喻剧痛瞬间蔓延周身,就好像浑身骨头被人顷刻打碎又重拼凑起来一样。之前旧伤口悉数飙着血这恐怖冲击力中悉数崩裂!

    啪嗒幻化水晶铠完全碎裂,无论如何再也无法凝聚成形,妖娆只感觉到它弱弱蜷缩于幻兽空间内立即陷入休眠气息,知道它久经大战,已经再也无法陪着她进行接下来战斗。

    妖娆抱着泠向旁边一滚,身体很重重地砸地面上,地面已经比之前低矮了不少,因为刚才那计轰中她前胸余威已经将业火投向大地,妖娆不断翻身跌滚中感觉到了泥土发出滚烫触感。

    要不是她身负炎凰火种,要不是她有水晶铠护心,此次妖娆根本没有把握自己还能像现一样保持清醒。

    她定下身后猛地一抬头,正好看到天空威压浓处,一步步走出一个威严老者。

    “不好!这是坑爹吧?”

    妖娆第一眼间就很郁闷地吐了一口血,因为凡是天人二衰以下强者,她都能清晰地看清对方幻阶,但是眼前魔族老者……明显已经超越了第二步巅峰……

    给她一种完全无法窥视震撼!

    这是……四宗封山尊者极魔族大能吧?!

    根本不是之前两个对手二衰即将渡劫那种青涩,甚至也不给妖娆一个过渡,就直接出现了一个超越第二步存!

    直到此时,妖娆才清楚地明白魔族到底给天门宗下了一个多大套!

    要是有第三步者出现,那整个战斗性质与意义就立即发生天翻地覆变化,已经不再是四宗弟子可以参与斗争,而上升到了初元蓝魔海上层大能与大能之间天道对抗!

    动……则惊天撼地!变幻江河!

    “怎么会有三步者手持鸳鸯石来临?难道十三魔王……其实并不单指天人二衰魔王聚会,其实十三位王,实力差别这么大!而被我第一个干掉先锋兵,其实是个弱菜鸟?!”

    妖娆一想到这里,就顿时觉得天昏地暗,嘴角抽搐。

    不过现也容不得她躲藏与逃跑,因为那突然跟幽灵一样出现自己面前魔族三步者已经以威压锁死了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所有退路。

    “你是十三位中哪个?为何杀了维塔?”

    指着地上早已经死去魔王,魔族老者看向妖娆目光明显不善,而且以他这样年纪与阅历,八成不需要妖娆回答就已经看出了她破绽,所以嘴上虽然质问,但是手里已经捏起了召唤幽光。

    恐惧瞬间扼住了泠心脏,他知道现自己与小师妹面临是多么大危险!

    但妖娆却早已经知道老头是不好对付老鸟,也根本懒得隐藏,擦了擦嘴角血,捻起额前碎发放耳后,便直接坦荡地御空而起。

    “诚如你所看到。”

    她冷静地回答,知道自己选择这样一条路,就必然会经历许多不可预计凶险,不过所谓富贵险中求,没有生死激斗,也很难触发自己天人二衰雷劫到来冲动。

    这一战很难打,但若能侥幸得胜,她整个人都会发生质蜕变!

    战第三步大能!

    也许不久之前,她还觉得这个场景如梦一样,但是现,却活生生地展现了自己面前!

    看到魔族老者手中捏起幽光,妖娆不敢托大,于第一时间内召唤了炎凰力量!

    一道火之龙卷风顿时自她天灵骨直接向着高远虚空飘散,灼热火舌触及到天空层云那一刻,一扇玄妙大门轰然大开!

    青天白日之下,被火舌簇拥地放突然完全摈弃这个世界天空特征,于火焰之后透出一幅波澜壮阔星图!

    星图之后,立即升起为猛烈狂火呼应着妖娆火息,几乎是火焰升起同时,一只巨大兽瞳就立即出现了天空之上,越来越大,大到让人不敢直视那清晰可辨眼底血丝与斑斓虹膜!

    仿佛如果不避开视线,自己灵魂都会被裹挟到那片澎湃火焰眸中世界内,而后被其中沸腾烈火毫无顾忌地立即烧成一把黑灰!

    不错!

    就是这样让人心脉震动!

    这是炎凰解封之后妖娆将它力量第一次如此完整地召唤于现世!因为面对眼前敌人,她必需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万万不能出一点纰漏。

    “咦!”

    表情愤怒老者脸颊上顿时出现了惊悚线条。他松开握紧双拳,对着瞬间占据整个天空火海呢喃自语道:“原本倒也有些本事,居然是一个火焰兽神召唤师。不过……可惜是个人族!”

    老魔王显然要比之前两个魔王加老辣!

    只凭鼻子与眼睛,就分辨出妖娆真实身份。

    没得退路了!

    妖娆神经一紧,立即召唤着炎凰向那凭空而立老魔王扑打而去!

    “因为召唤炎凰消耗极大,我必须短时间内做出有效打击。”

    “看那魔族老头我召唤炎凰瞬间露出惊悚表情,应该也是为炎凰那尊贵兽神威压所悸动。”

    妖娆一边想一边抱着豁出去想法拼命地赌一把,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一样如此疯狂地将力量浇灌炎凰身上!

    仿佛受到妖娆力量刺激,炎凰顿时高高挺起头顶飘逸如云鸟冠,将火焰双翼天空中迅速张开,而后双翅之间倏地升起一团明亮到无法描述极烈光团!

    因为此明亮光跳出云彩,天空后炎阳仿佛都被这光团威力灼伤,急急地隐藏于妖娆视线之后,空气极速升温,大地下一秒就传来滋滋失水声!

    泠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一切!

    他素知小师妹有这样一只火焰大鸟契约兽,当初把它从万兽墙内解救出来他也掺了一脚,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今日再见,这火焰鸟兽神力量居然有如此恐怖!

    仿佛因为它出现,大地被高温瞬间晒得龟裂大地开始片片破碎,而后被气压推着向天空倒卷而去!整个魔域被它照得一片透亮。

    他召唤兽他幻兽空间内剧烈地颤抖,就算隔着他召唤阵,这股极烈王压都可以毫不困难地穿透进入,并将它威严,它霸道清晰地烙印这些小幻兽们灵魂深处!

    泠心底充满震撼,他可以一点也不夸张地笃定,此兽一出,若无兽神降临,就算对方魔老头能召唤出九头巨蛇,地狱野兽,传奇妖灵……都绝对不可能盖住火鸟一头!

    换句话就是:小师妹召唤火鸟时……无敌!

    妖娆已经无法思考炎凰是不是真对所有幻兽有血脉威压,她关心这电光火石一瞬,她是不是能削弱面前敌人实力?

    她目光紧紧盯眼前老者身上。

    “哟,女人,这可是本尊很得意一招,叫做‘我一出世,太阳靠边站’!恭喜你力量勉强能将它使用出来!”炎凰妖娆耳边得瑟地介绍它此时凝结是金光烈焰球有什么来历。

    好恶俗名字!

    如果不听这金光烈焰球名字,妖娆估计还会对炎凰此时毁灭大绝招顶礼膜拜一下,可是现听起,立即心中一片恶寒,对炎凰审郑美能力又心中大打几个折扣。

    “别得意扬扬,把那老魔族困死!”

    妖娆咬牙切齿地吼道,她小腿抽搐,倒不是因为对手太强吓破了她胆,而是那“我一出世,太阳靠边站”金球像个妖孽一样瞬间吸空了她气海!

    她明白,如果自己灵气再浓郁一些,这幻技凝结出冲击力还能再上一个台阶,但是现体内极度空虚她,已经接近自己极限。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猛烈火,烤得她脖子汗水直流,整个身体此时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但是这恐怖火力也让妖娆有一丝丝安慰,即使不能一击葬送魔族第三步大能,至少也能让他吃些苦头!

    一切都只是数息间变故。

    魔族第三步强者仿佛也明白自己此时召唤战兽也是徒劳,所以好像放开了手间召唤阵手诀,表情依旧凝重,不知道做出了什么应对措施,不过炎凰投出光影中,他身体却一动也没有动。

    “击中了!他死定了!”泠看到金光吞没第三步魔王时候顿时兴奋地拍手大叫。

    因为对炎凰力量是敬畏,与战斗顺利,立即让他陷入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疯狂中。

    可是看到老魔王身体被炎凰那名字恶俗幻技瞬间吞没,力量完全被抽空妖娆心头却顿时升起了一股不良感觉!

    太让人费解了!

    一个身经百战魔王,不可能这么白白站原地等死!他没有做出任何防御措施,但他被火光吞没后露出那丝笑容,却给妖娆一种毛骨悚然感觉!

    难道自己攻击只是一具分身?

    这是妖娆脑海里闪现第一个念头!不过她自己很就否定了这个猜想,因为从老者出现到被火光吞没,她神识一直紧紧锁死老魔王身上,如果他身体有任何异常,她绝对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对!可能他觉得我无法维持长期召唤神兽力量,而他也有把握火中伤而不死,所以才这样从容不迫。”

    妖娆以自己第二念头否认了第一个念头存。只不过这第二种想法似乎也有什么地方总是让她觉得不对劲儿。

    所以妖娆立即狐疑地看了炎凰一眼,但炎凰坚定目光却十分笃定地告诉她。

    火焰此时包裹一定是真实本体!

    天空中一阵噼里啪啦爆响!

    金色火珠与炎凰双翼以两道不断裂火线相联,从远处看唯美异常,不过其实这美丽之下也隐藏着战斗残酷……源源不断火息顺火线向魔老头身体游走,大量鲜力量保持着金火活力与束缚力。

    妖娆与泠谨慎目光中,火海下并没有成功逃出一个皮开肉绽魔王!

    有炎凰坐镇,魔王不死也将半残!

    妖娆紧紧地皱着双眉,不管结局如何,她短时间内已经无第二次机会再集结炎凰金火之力。

    “咦……真还没有烧成渣渣耶!不过不用担心,这世上还没有任何生灵不畏惧本尊烈火!”炎凰骄傲又自信声音一波又一波地传入妖娆耳际,但是她眉头却始终拧得紧紧一直没有放松!

    这澎湃又惊人火……大概烧了四个呼吸。

    空气因为热力而扭曲,纵然离地百米,大地还是一片失水龟裂,草木枯萎,并像浸了油棉芯一样空气中自燃。场面极度震撼,如果这恢弘火爆发于万人战场中,势必能令妖娆瞬间成为初元蓝魔海受人瞩目耀眼大能!

    所有人必心生敬畏,疯狂拜火!

    所有人必高呼美名,虔诚簇拥!

    这是罹万物邪狞圣火!

    妖娆不认为第三步者有完全抗衡这火力实力与手段,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心脏就是不可抑制地砰砰狂跳着。

    所有一切,都等待着火焰散那个宣判!

    炎凰果然是一个力求完美家伙,四五个呼吸之后,包裹于第三步魔王周身火焰渐渐失去余力支持,像一张画轴一样,整齐地收敛于一旁。

    老魔王魔角与双足首先露了出来,妖娆心里顿时一个咯噔,因为两处并没有显示出被烧焦伤痕。

    而后迅速出现,是老魔王身体。

    看到老魔王身体后,妖娆剧烈心跳瞬间停止了……不是因为心境恢复平静……而是真正停止!

    她双眼蓦然大张,仿佛此生第一次被眼前场面刺激到这个地步,脸颊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如果定力再差一些,嗷嗷大叫或者一头栽倒都不过份!

    第三步魔王,仿佛根本就没有被任何火光浸染,连衣角都没有皱一下,眉头长须根根硬而分明,连令大地开裂粉碎热力都无法给他换个造型!

    “啧啧……小丫头……可惜啊可惜……实力太弱了,根本发挥不出兽神力量百分之一!”

    红光满面魔老头掀起衣角,从容地向前走出一步。

    只是一步,瞬间前行十丈,一股恐怖罡风扑面而来,立即刮得妖娆胸口生痛,她一摸之前几战伤口,都因这强大力量而再次迸裂,鲜血将她衣裙染得加妖艳!

    匪夷所思!

    太让人无法接受!

    妖娆能想象第三步者只是轻伤,不会因为炎凰一击攻击而立即死亡,她能接受继续与魔王艰苦对战宿命,但她远远无法想象……这恐怖魔王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要是有幻兽护体也好,有幻器加身也罢……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用!就那么自信地负手立于天空,目光视她犹如蝼蚁!

    仿佛那罹万物极烈之火,对他而言只是一场玩笑!

    连炎凰都无法伤他,这魔物哪还能有破绽?

    瞬间,妖娆感觉到自己身体坠入地狱冰寒!

    她大脑有些当机,因为眼前出现一切远远超越了她能理解与接受范畴!

    “不可能!”

    站一旁泠替妖娆吼出了这一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一时受不了打击炎凰身体轰然继续变大!转眼之间双翼又开始集结恐怖金色火光!它瞠目结舌,完全地法接受眼前一切。

    想想炎凰之前傲娇性格,就能明白它此时有多想发狂!

    眼见着尊贵自己居然连一个小小第三步者毛都没有烧着,炎凰已经顾不得妖娆底限,开始无情地抽吸妖娆仅剩力量酝酿第二轮威力强大报复。

    妖娆双腿一软,顿时狠心掐断了与炎凰召唤术,要是继续消耗,她坐原地就可以等死了!

    天空中火光一闪,带着炎凰不甘心咆哮轰轰轰地退入云后!

    “这是幻象!”

    妖娆得住炎凰却拉不住泠!他急急地道出这唯一可能!

    不待妖娆去证实,一脸凶煞泠顿时一跃而起,凌厉地向那谈笑自若第三步魔族大能冲去!

    爆!爆!爆!

    泠身上力量节节爆涨!之前无论泠多么努力战斗,妖娆总觉得他藏了一手,然而现她终于明白,半魔化泠只要运用身为魔族那半身潜能,幻阶居然也高达天人一衰!

    人族睿智,魔族彪悍,铸造了一个完美杀戮机器!

    泠以得让人应接不暇速度向第三步魔王冲去,妖娆一眨眼时间内就冲到了魔王身前。手臂上趴着一条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妖蓝幻兽,仿佛有着近战奇效。

    气势惊人,只进不退,大有一种管它前方敌人是什么东西,都能一击轰杀霸烈!

    泠掀起风……划过妖娆脸颊。

    泠目光中喷着火,他不能接受妖娆攻击无效结局。而第三步魔王嘴角却带着嘲讽笑,轻轻地对泠吐了一个不屑词:“垃圾!”

    只见那第三步魔王不知道从袖口里掷出了一件什么东西,瞬间向泠胸口而去!

    那若闪电银芒这么近距离之下,泠根本无从抵挡,所以他身体还没来得及反击情况下立即飙着血咚地坠入大地!

    泠猜想错了!如果眼前一切都是幻象……那么幻境中影子,又怎么可能这么真实地伤害他?

    他瞬间觉得双眼一黑,有一种就此与这个世界诀别忧伤。

    “不!”

    妖娆一声惨叫!

    早已经停止了心跳再一次回到自己胸腔内,不过再也不是剧烈跳动力,而是撕心裂肺疼痛!

    泠脸颊她面前一闪而过,苍白面颊……爆血身体……嘴角痉挛般蠕动终没有吐出话,还有直直望着自己有所叮嘱温和目光……都让妖娆神经有一种要癫狂感觉!

    不!泠不能死!

    泠尸体坠入大地已经看不清,但是妖娆还是能感觉到弥漫天空中死意!

    无法接受!完全无法接受!

    二师兄怎么能死这里?妖娆目光涣散起来,内心此时受到了毁灭性打击!

    一切来得太!得让人以为发生眼前不过是场噩梦,其实真正二师兄此时还站自己身后,默默地助她一臂之力斩杀魔王!

    一定是这样!

    妖娆咬裂了嘴唇向后张望,可是身后空空如也,只有一片萧瑟冷风。

    再回头,那阴郁第三步魔王老头却已经瞪着他那双犹如浑浊玻璃一样眼睛,一声不响地站了妖娆面前!

    啊啊啊!

    妖娆下意识地挥起朔月,如狼牙猎食一般以精准出手刺入第三步魔王胸口!

    角度无懈可击,速度若游龙!

    这是常年累月激战形成完美杀戮之手,能大脑反应之前对危险发出有效果反击!灵气无法再支持召唤炎凰,但她还有别强力战斗手段!

    但是……

    耳边没有响起半点声音,那尖锐刀尖却抵魔王心口完全无法继续向内一寸!

    别说小伤口,就连单薄衣物都没有挑破一根线,仿佛妖娆所有得意力量,这第三步老者眼中,不过是春天繁荣一瞬间,冬日就要自动枯萎与万丈高山下一株小小小小草!

    “你太弱了……”第三步老者两指夹着朔月,轻而易举地将它与妖娆手推到一旁。他恐怖得无法理解力量下,朔月刀锋悲啼中融化!

    魔王狞笑着继续向妖娆走来,仿佛想以这种精神折磨完全击溃妖娆意志!

    贴得是那样近!

    近到妖娆第一眼只能看到那双近乎于妖邪浑浊眼球!

    因为近距离观望,妖娆甚至能看到魔王眼内自己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脸色惨白模样!

    太恶心了!简直不像是自己!

    妖娆瞬间屏住了呼吸,但是眼前玻璃眼不但没有退后,她后脖颈反而也同时吹起一阵让人毛骨悚然阴风!

    仿佛只要她敢回头,看到就将是扑天盖地地狱使者,正欢笑跳动着欢迎她被魔王送入油锅场面!

    这些感觉都是真实!

    妖娆手掐着自己大腿,她曾经几次进入幻景,如果眼前一切都像二师兄说一样只是一场幻觉,那这么长时间她一定能找出破绽!

    但是没有……眼前魔王威压是真实,他自己耳边浅笑是真实……她所正经历一切,现实中都是真实存!

    这样推论,才让妖娆有一种深陷入泥潭,完全不可自拔恐慌!

    不是幻觉!

    泠死了……而她也立即要去陪他!

    “不……我不同意!”

    妖娆低垂眼眸之下顿时爆发出一股无法言喻寒光!

    不是将死之徒想要拼个鱼死网破决绝。而是拥有大智慧者那颗黑暗中也会发光心脏!

    泠猜测虽然是错,但也给妖娆了一个极大启发。

    看着那以自己力量根本没有办法伤及他毫毛魔王狞笑着向自己脖子伸出魔爪模样,妖娆突然没有了之前恐惧。

    可能是被惊吓太多次一种麻木,也许是二师兄也死亡巨大悲愤已经完全取代她心中迟疑。

    妖娆脑子陷入一种前所未有清明。

    她蓦然张开眼,眼中平静顿时像一块冰,狠狠地冰得站她面前魔王一滞!

    “不是幻象……但与幻象差不多!”

    妖娆口中呢喃,脚下徐徐带起一丝风动。

    风没有任何颜色,不带任何攻击力,没有半点特别之处,但是世界这一刻,却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景物没有变化,威压没有变化,妖娆能感觉到第三步魔王力量都是真实。但她眼前那双目浑浊老魔王却像是一张纸片而般被轻风推开,而后以肉眼可见速度缓缓被撕成碎片。

    妖娆手却没有闲下来,手中握着朔月毫不犹豫刀锋一转,直接从她受伤腋下,直刺身后,立即触到一个绵软重物,而后传来布帛开裂,皮肤被切开声音。

    这过程中,朔月融化刀头,不可思议地又恢复如初!

    噗!

    有浓血喷出!

    妖娆身后立即传来不可思议惊叫:“你怎么看得破?”

    这挥刀与脱身不过一眨眼时间,妖娆感觉到自己刺重目标,立即一个利落翻身,迅速退到百米之外,与身后人声拉开安全距离!

    “因为……我很强!”

    妖娆语气中带着一股骄傲!

    这不是狂妄自吹自擂,不是为了给自己壮胆虚张声势。而是源于对自己实力一种自信!她早已经不再是懵懂少女,努力夹缝中生存弱者!

    她很强!

    无论内心与外,都强大召唤师!

    就算她第二步还没有得到天道认可,第三步者面前无法横行霸道,但她不信!不信自己连第三步者皮毛都伤不了!

    有时候是自己把问题想繁杂了,即然眼睛看到,耳朵听到无法用任何手段来理解……那么就回归问题初……

    所有一切,都是不存!

    虽然不是幻影,但也不是真实!

    妖娆自信地抬起头,立即看到一个正捂着心口一脸不可思议狼狈魔王!

    他第三步威压是真!只是妖娆与泠看到他第一眼之前,他就并不二人视线中“魔王”存那个地点!

    妖娆低下头,看到这魔王脚下正闪动着一片湖水般鳞鳞湖光……

    镜面!

    妖娆顿时勾起唇角笑了笑。

    这是一种极为不寻常领域……

    能将自己影子投影领域内任何一个地点上!

    所以看到炎凰,魔王有惊悚,有害怕,却终没有使用任何幻兽或者幻器保护自己身体不受烈火摧残,因为他自己……根本就没有被烈火包裹!

    镜面蒙蔽了她眼睛,泠眼睛,甚至炎凰眼睛!

    炎凰不遗余力焚烧……不过只一团什么都没有空气。

    他们将魔王真实站立地点看错了位置,所以炎凰发出攻击时候,真正魔王正一脸震惊地站一旁,感叹着火鸟兽神强大与力量之霸烈。

    泠暴起时候攻击泠软肋。用虚幻眼睛盯妖娆时候,其实本人正站妖娆身后对着她脖子呼吸。

    这一些因为“镜面”领域都成为现实!妖娆没有解开这个迷之前,一切都显得那么扑朔迷离,但真相被触开之后又是如此简单明了。

    “你很强?”

    被妖娆捅了一刀魔王认真地咀嚼着这三个字!世上有多少他曾经敌人因为看到他无敌模样而他领域内信心崩毁,道心破灭,通通是源于他不断用镜相神化自己刀枪不入传奇能力。但是眼前这个人族女子,却因为伤不了自己而立即认识到一切都只是一个骗局!

    拥有这种自信人,究竟有着什么样心态与人生经历?

    这下轮到第三步魔王狐疑了!

    他看着妖娆脚下,什么都没有出现,顿时一滴汗水流下来!

    他领域……没有任何强力破解办法,一般都是靠另一个强大领域天道直接破除!

    现他人族女修眼中已经无法再凝结镜中人,那么这人族女修领域……又是什么?

    这一点着实令第三步魔王打破头都想不清楚,他自己领域就足够低调了,常态下只有脚下一圈湖水之光预示着领域之力出现,但是对面女修脚下……却什么东西都没有!

    其实这一点,妖娆自己也很不解,几次领域觉醒,都是以完全不同形态,按理说再不稳定天道,数次凝结之后都会表现出一种比较稳定领域形态。

    可是她没有!

    之前有花有人……这次就干脆什么都没有。

    不过她却能感觉到她领域是存,不然也不会,让第三步魔王以真身出现自己眼前。

    越是看不懂眼前人族女修,第三步魔王越有一种要将她杀死冲动!

    先不说她手上有两枚原本只有十三魔王才能持有传讯水晶,证明甚至有两位魔王死她手下,就单看她人族召唤师身份,还有现散发出不知道为何物领域,都让他不得不把这个人族颇有危险小辈立即扼杀摇篮里!

    她这么年轻,又高高位于天人境,隐隐有着引动二衰雷气息。

    这女子!不能留!

    第三步魔王一边这样想,脸颊上一边露出狰狞表情!

    而与此同时,妖娆身上也涌出一股极为强大杀戮之气!

    虽然刚才看到都是镜像,但是该死老魔王对泠出手事还是真实!此时不知道冷生死,她情绪被坠入大地泠深深牵引!若是他死了!她并拿整个魔族来赔葬!

    绝无戏言!

    妖娆幽暗眼,看那第三步魔族强者犹如死人!

    感觉到了妖娆身上那股不同寻常滔天杀意!

    第三步魔王先是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而后又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反应实可笑。

    “就算你是火系兽神召唤师,你身上灵气也被刚才镜像消耗得一干二净,你那不太听话大火鸟,是再也召不出来了吧?哈哈哈”

    魔王一阵狂笑。

    他与妖娆都明白,现妖娆,莫说炎凰,只怕二毛都召不出来!难道要以炸毛小鸡来作战?再强大召唤师,失去召唤战兽灵气,就等于向死亡迈入了一大步!

    妖娆眨了眨眼睛,突然明白是自己太急切,没有老魔王老谋深算,如果先摸清楚他底,自己也不至于一开始就为炎凰而消耗所有灵气,落到现这么背动地步。

    如果说到领域。

    自己领域此时确与魔王领域天道上有压制作用,但这次并不像是千人千面,或者百花齐放,她还大概知道领域用法,可是只次,连她都看不到自己领域哪里,有什么用处……

    所以就算破除了镜像……还是鸡肋一根。

    一想到这里,妖娆便只能无奈地抡出了轮回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