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32:战第三步大能者

332:战第三步大能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32:战第三步大能者

    看到妖娆手里抡出个白色东西。老魔王心中顿时一阵暗叹。

    “这板砖真他丫有个性!”

    “那本尊就速速解决了眼前这个丫头吧!”

    第三步魔王一边想,身上一边升起道道召唤之光!

    好奇怪召唤……他身旁立即出现一群群形状特别飞行蝇虫。

    看到魔王召唤兽是大量虫蝇,妖娆立即用力地轮回鼎上敲了敲。

    “喂,纳多多……出来了!”

    光用个还睡觉轮回当砖头显然是不行,自己灵力不足情况下,召唤小纳才是明智选择。

    呼!

    一道黑色风影顿时从轮回鼎内一跃而出!纳多多气势汹汹地翻飞着身后看不出是轻烟还是破布条儿组成大氅……恭敬地跪了妖娆脚下。目光中闪着虔诚光泽。

    “我亲爱美丽多娇有情妖娆主人殿下,终于想起召唤您卑微恭敬又虔诚纳多多小魔仆,无数个漆黑夜里,无数个明亮白天,主人美丽身影一直烙印小纳灵魂里……无论是闭上双眼,还是张开双眼,满眼满心都是您身影。”

    纳多多碎碎念无人能敌!一开场就以一个冗长感叹句深深地震撼着老魔王心灵。

    手掌高举。

    主人!爱我吧……宠我吧……把我当成天下第一仆从吧!

    纳多多鬼畜小眼睛里闪动着湛湛光华。

    “主人哟……我愿以我满腔热血,永恒生命长伴您左右,世上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能给小纳这样安定灵魂归处,您就是我心中日月光华,只要听到主人声音小纳就热血沸腾无往不利……”

    纳多多向妖娆亮出他森然大白牙,努力对妖娆挤出一个标准绅士笑容,又开始长篇大论地背诵起他闲到发霉时光里为了讨好妖娆而绞脑汁作出来各种歪诗。

    再这样下去,估计百万魂主做不成,马屁诗人倒是有些前途。

    妖娆郁闷地咳嗽了一声,而后硬把纳多多大头转向了一脸呆滞第三步魔族大能。

    “纳多多,别废话了,战斗!”

    妖娆艰难地说道。

    她此时身体多处有伤,还要不断维持领域力量防止魔王再次制造出镜像迷惑自己。

    虽然刚才侥幸捅了魔王一刀,但要真正公平与第三步者对决,她还需要加专注精神力才行。

    “打架?没有问题!”

    纳多多一听打架二字顿时兴奋起来,他向手心里吐着口水,一脸兴奋地搓着手站起身子。

    痛扁主人看不顺眼敌人……才能让卑微渺小一直被妖娆看不起他形象立即主人心中高大起来!

    小纳咧着嘴想:“为毛那只会撅屁股呆麒麟那么吃香?那是他他丫一个天然萌。为毛那个木头脑袋丑丑那么得宠?那是因为他他丫会愚忠!”

    “为毛老子帅得人神共愤,强得惊世骇俗,嘴甜如蜜,心细如发……以下省略形容词一千,却怎么都得不到主人宠爱?”

    被奴化小纳长年累月禁锢中,一直思考着这样一个令人费解问题,直到近……他心中终于有了答案!

    “那是因为老子参战太少!”

    因为没有主人面前好好表现,所以才令主人一直把他这块璞玉当成石头!

    “不!老子要取代呆麒麟,与傻木头主人心中地位,把它们都烧死斩成渣渣,让他们都像老子手里小线线一样唯我纳多多大魔仆大人驱使!没有人能超越我主人心中地位!哇哈哈哈哈!”

    心智早已经被扭曲小纳,此时因为“忠义”这一词意义,又心中酝酿出和各种不为妖娆能控制混乱念头。

    所以一听到妖娆召唤他出来杀魔,小纳顿时兴奋得唾沫星子横飞!

    “汪!汪!”

    忠诚地叫唤着。

    纳多多大魔王大人鬼畜目光空气里甩出两道残光骇人绿芒!他顿时看都没有看清对手是何人情况下嚣张地向前竖起中指,以狂狞语气破口大骂道:

    “哪里来不长眼畜生?敢老子主人头上动土?你妈生你没屁股吧?你这个超级无敌大垃圾!”

    没品味谩骂听得妖娆都觉得丢脸……自己怎么就收留了这个种货色?

    第三步老魔王呆立空中半晌,被纳多多脑门上那个赤红赤红“女”字奴印给瞬间雷倒地,戳瞎了他钛合金老眼!

    这是什么东东?

    纳多多又气势逼人地闭着眼睛大骂了许久,这才发现现场气氛有些不对劲……

    呃……他半张着眼悄悄一看!

    尼玛!差点把他吓了个屁滚尿流!

    好强!

    因为眼前那个被他骂得脸色发青老魔王身上居然带着一股让他心惊胆战威压,他顿时弱弱地看了一脸肃杀妖娆一眼,而后者则一本正经地解开了他疑惑。

    “不错,正是第三步魔王。”不需要问就知道小纳心里想什么,妖娆点头一本正经地点头。

    那横竖都是死模样差点把纳多多给吓吐了!

    我靠!

    死女人你不早说!天人第三衰大魔头也敢叫我来打!这不是给菜刀送肉吗?太坑爹了!本魔王现这孱弱小身体怎么可能打得过这种老妖孽?

    认清局势小纳顿时老没有出息地浑身颤抖起来,两条腿简直抖得像泡了水面条。

    对不起……本尊好像有一看到太阳就眩晕重病,请问能请假回家休息吗?

    呜呜呜呜……

    一脸苦样小纳死死盯着妖娆手中轮回鼎,心里琢磨着怎样才能寻个空挡钻回去……什么受宠魔仆之位还是让给呆麒麟与傻木头算了!还是小命,小命!

    心里碎碎念道。

    小纳真心希望那第三步魔王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把他谩骂那些污言秽语放心上。

    而老魔王显然不会给小纳这样机会!

    自那带着魔族气息黑色魂影出现他面前,他就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形容感觉!

    “到底是什么?”

    老魔王皱着眉头,无法说清楚自己心里这份悸动。

    很诡异,他甚至有一种立即匍匐于地,对着那黑影顶礼膜拜冲动!

    他打心眼里明白这是不可能!

    站人族女修身前那正瑟瑟发抖家伙连长相都让人看不清楚,身体飘渺混乱得还不如一砣屎,但是为什么他身上带着一种让他极为不舒服气息?好像那么高那么远,远远凌驾于他这个尊贵第三步大能头上?

    与幻阶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源于灵魂深处一种危机感,好像浸透着时光苍茫,让他只是微微一个触及便浑身像是被电流击中?

    远古魔祖血脉之威!

    虽然不至于让这老魔王立即失去所有行动力,但是却瞬间他脊背上横生出一座巨峰,令他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可惜老魔王并不是王族魔战神,还不理解远古魔祖对魔族深远意义与影响,但对于妖娆而言,纳多多出现,能让眼前老魔王有所顾忌与动摇就可以了。

    “你这丫头……到底搞出了什么东西?这个魔魂,本尊要了!”

    老魔王眼中爆发出凶残冷光!伸出大手就向正拉长脸纳多多抓来!

    “啊啊啊啊!”好恐怖!魔王爪纳多多眼里此时就犹如压顶之山一样!

    “小纳,表现你忠心时候到了!”

    妖娆不失时机地对着纳多多屁股就是一脚,她需要纳多多争取来时间好好恢复灵气。

    不断服下百里尘给自己准备药丹,那些蕴藏着精纯力量药丸妖娆嘴里爆破成澎湃灵气。

    “可不要让主人失望,主人相信你做一定比唱加好看!”

    也不知道是揶揄还是鼓励,妖娆纳多多身后大声叫道。

    “既然如此……本尊不得不拼命了……”

    纳多多双眼一摸黑,只得硬着头皮向前扑去!

    你是什么东西?

    老魔王利爪极,长长指甲很穿透了纳多多身体!

    吓得纳多多舌头吐得老长,但是又过了几秒钟后他才反应过来。

    “我日!老子是灵体!不怕物理攻击!”

    层层黑烟老魔王爪下撕裂,而后了无伤痕地再次于妖娆身前汇聚如初!

    被老魔王抓不死……这一点给了纳多多极大鼓励,他立即灭哈哈地狂笑起来,其实一个**得到自信方式就是这么简单,没有被老魔王一击杀死,纳多多自信心顿时疯狂地膨胀起来。

    “纳多多,你不是魔王,你是魂主。”

    妖娆声音小纳耳边轻轻地提醒他。

    对哦!

    纳多多顿时向着老魔王伸出手指,指尖缠绕各色丝线轻盈飞出,老魔王瞠目结舌目光中噌噌噌地幻化为一只只活灵活现幻兽!

    有鹿有鱼有鸟……

    各种魂兽凝结出它们生前模样,踏着飘渺烟云迎着老魔王千万虫蝇而去!

    这些魂兽无畏虫蝇尖锐口器与撕咬攻击,纷纷爆出各种元素幻技与精神攻击,这种奇特敌手顿时打得老魔王措手不及!

    大片大片虫蝇天空中爆成血雾,这么迅速消耗速度还是老魔王从未遇到事情!

    它噬金虫,原本是一支让所有敌人都闻风丧胆恐怖部队!

    因为它们无畏疼痛,身体坚韧,拥有强大物理伤害与恐怖数量。

    见佛杀佛,遇神杀神,无论是岩石还是钢板都无法阻止它们前进步伐,无数敌人被它们咬得千疮百孔,身体血肉模糊得犹如马蜂窝。但是这一切足以让他骄傲优势……却恰好完全被数量多,恰好完全对物理攻击豁免魂兽克制!

    是……魂兽抵挡不了虫蝇铁齿钢牙,但是它们根本也不会被虫蝇强力所伤,这些金属大军扑向妖娆之前,就把这些空有蛮力大家伙纷纷清了个干净!

    老魔王看到眼前发生一切,差点没吐血死掉!

    虽然说虫系幻兽只要契约了虫王就能直接控制整个大军,但像这种稀有噬金虫繁殖速度却是极为缓慢,也许数年种群中才增加那么几只,他们群体作战甚至可以吞噬巨大狮虎战兽,但是现不过一眨眼时间,它们就被速度奇魂兽们干掉了大半!

    “不好!遇上妖物了!”

    老魔王一个心惊胆跳,立即灰头土脸地把剩下噬金虫通通收回自己幻兽空间内。

    突然失去打击对象,愤怒兽魂们立即把自己酝酿了老久幻技纷纷丢了老魔王身上!有魂兽因为刚发出幻技,没有东西可丢,就从地上捡起了烂泥巴,也恶兴趣地抡了出去!

    老魔王郁闷地连连后退,还是防不盛防地爆了一头灰,气得他七窍冒!一脸狰狞!

    吃了老大一个暗亏,他只能把牙齿打碎了往肚子里吞。

    太无语!要是让别人知道他这种极别强者三番五次一个不到第二步巅峰小丫头压制,还不笑掉别人大牙?

    魔王老者顿时再次向苍穹飞升,因为怒火而让身上威压越来越强,这恐怖如潮水一般力量压得妖娆简直喘不过气来,她看着老魔王双目已无眼白,通眼透露出诡异乌黑时就明白……

    这老魔王是真暴怒了!

    “蝼蚁!你不懂天人境为什么是超越一切生灵天道之境!”

    沙哑啸声从四面八方而来,带着末日判决压力!

    “那是因为天人者,本身就代表着天道!”

    老魔王声音敲击着妖娆心扉,让她不由自主地心跳隆隆!

    “你超越不了我……虽然我承认你不弱,一个区区人族女修,居然不知道以什么方法控制了一尊诡异魔魂,但是比老夫幻阶差一境你,永远不可能战胜老夫!这就是天道!”

    妖娆猛地抬头!

    目光深处映着流火!

    她能感觉得到老魔王喝出这一句话时候,他身旁嗖地点起了无数肉眼不可见气旋!大量元素天空中以一种繁杂方式进行着排列。

    是……天人二衰幻力绝学!

    妖娆蓦然一惊!

    “衣垢,华萎,止流,污秽,无乐!”是传说中五衰强者经过雷劫之后从天道中顿悟出五项衰之真意。也是生死大道中关于死亡五项极致。她自己可以积蓄自体力量极度压缩灵气情况下挥出“衣垢”之技。

    但“华萎”却是只有经历二衰雷劫之后第二步巅峰者才能体会与掌握天地大道,借天地元素力量身后凝聚出一道照亮世间大光明!每每有人使用此技,长发被金光泯灭,气息衰竭,犹如白发枯萎,生机完全脱离体外,被幻技吸收,所以这个天衰之技才形象地被人称为……华萎!

    而被身为第三步大能老魔王挥出华萎一技,铁定比二衰巅峰强者气势加惊人!

    因为她已经看到冲前方小魂兽受不了这幻技发动前元素激荡而尖叫着魂飞魄散模样!

    不好!

    “纳多多!收魂!”妖娆顿时把正发呆纳多多叫回神来!

    虽然魂兽众多,妖娆也不想让它们白白牺牲,不畏惧物理攻击,但这么强元素攻击下,百分之九十小魂兽都活不下来!

    冷汗顿时糊了妖娆一脖子……大地震动,远山摇曳,就连自己肺叶内空气都被压了出来!

    妖娆明白老魔王说得没有错,无论一个天人境小辈有多强大,老前辈面前都不过是一团浮云!不是老魔王幻兽与幻技她不可超越,不是他强横威压一定会压得她抬不起头来……而是高于自己幻阶,赋予了老魔王王她还无法企及一种凡人不可抗衡天道!

    魔族“华萎”,于身后凝集不是光之法轮,而是一圈漆黑到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黑芒!

    黑芒内隐隐透着绿色电芒,远远看去给人一种近乎于妖恐惧!

    空气温度极低,风几乎都停止不动。

    纳多多手忙脚乱地收起丝线,一脸紧张地蹲妖娆脚边,他想当无所畏惧大魔仆,又隐隐自责自己为什么为一个人族臭女人这么卖命,一边怒骂老魔王实太以大欺小,一边又暗中不屑妖娆为毛惹出这么大麻烦。

    各种念头抽风中他咿呀咿呀地来回于妖娆面前跑来又躲开,像是要保护她,又像是要用她身体来遮挡眼前危机。

    那举旗不定模样看得妖娆都想揍他!

    “蹲下!纳多多!”

    妖娆给小纳做出了选择,顿时让坑爹大魔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要让他自己再继续纠结下去,他都要被自己搞成人格分裂。

    老魔王对着妖娆微微一咧嘴,脸颊上浮现出狂狞表情,对于这种弱于自己蝼蚁,不用技巧,直接用绝招轰杀就行!至于那个诡异魔魂!反正他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妥当。

    要是死了就算了,要是活着,就由他拖回魔山上细细研究!

    罡风割过大地,将一切地面上可以滚动东西都无情地扫到一旁。

    妖娆看着老魔王对自己做了个:“你去死吧!”口形。而后自己眼前就蓦然一黑,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耳边传来呼啸风声,仿佛一团混沌之雷被蒙上了黑色纱帘向自己当头盖来!

    大地也咆哮,大量被力量震得飞扬碎石飞溅而起,狠狠划着她脸颊。

    周身血沸腾,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

    此生死一瞬时,妖娆拼着后力量将四枚灵珠一一祭出!

    光!暗!水!土!

    四灵仿佛也感觉到妖娆生命此时正经历着巨大威胁,所以以它们前所未有速度迅速于她手心上交织出一张巨大阵符!

    因为缺少二灵,华萎力量还是丝丝缕缕地从缝隙中侧漏而出。

    “对不起了啪嗒……还要再借用一下你防御力。”

    妖娆心中呼唤水晶小蝎,淡淡水晶之光妖娆心口亮了又暗,亮了又暗,反复数次之后,终于凝结出一层薄薄铠甲。

    “多谢!”

    妖娆轻轻低吟,此时四灵珠与水晶铠,是她灵力能支持所有防御手段!

    轰!

    根本没有给妖娆多余时间思考,那排山倒海力量就直接降了妖娆头顶上!

    噗!

    顿时吐出一道浓浓血线,妖娆身体一个趔趄,立即被那巨大力量顶着连连后退,直接从天空中像陨石一样向地面砸去!

    支起四灵大阵手掌心内传来一声清脆骨裂声!那碎骨疼痛立即清晰而迅速地蔓延到了她周身!

    好痛!

    无法言喻痛苦骨髓内蔓延,仿佛只要她意志力再不坚定一些,身体便会从手掌开始寸寸湮灭成灰!妖娆憋着一口气,努力地承受着此时苦楚,可是……接下来身后立即又传来一阵为迅猛冲击力!

    嘭!

    巨响惊天动地!

    妖娆身体被老魔王华萎之技顶得直接落入大地,硝烟瞬间四起!不是业火,而是巨大冲击力瞬间气化了裸露于地面沙石和草木!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地面一片焦黑,矗立于天老魔王顿时哈哈大笑!

    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生灵还能他刚才这计华萎幻技中得以存活,地面焦土纵横百里,不要说直接被黑光笼罩那人族女修!

    巨大爆破之光掩藏了太阳光辉!不过这恐怖场面来得也去得,大地很归于平静,只留下负手而立老魔王与被各种幻技割得千沟万壑犹如死域荒凉大地。

    余烟袅袅……焦土散发出灼热气息。根本找不到妖娆身影。

    咕噜……咕噜……

    一个沾着泥巴白色小鼎从黑烟下滚出。

    这焦土中白光立即引起了得意老魔王注意力。

    “咦!?本尊记得那罐子正是装那诡异魔魂药鼎!也不知道那魔魂是不是还活着?”老魔王抱着十二万分好奇,顿时一个箭步向地下俯冲而去!

    被好奇与自信冲晕了头,就老魔王手指刚刚要接触到轮回鼎那一秒,地下突然拔地而起一道黑色电芒!

    朔月破土而出!直逼老魔王心田!

    “哼!雕虫小技!也想糊弄本尊?”即使再没有防备,老魔王也不至于被这种老掉牙暗袭中伤!

    这女孩怎么还不死啊!

    老魔王边退边惊愕万分!

    他没有看清妖娆四灵珠,只是隐隐感觉到后一刻她祭出了什么幻器抵挡,但是……她此时还活着事实,明显已经超过他认知范围!

    妖孽啊!

    还好遇上是老夫!她活不长了!

    虽然极为惊讶那被华萎轰中陷入焦土人族女修还有反抗能力,但是侧身飞速躲开妖娆一刀老魔王无比清楚,那人族女子不死也是强弩之末,能短时间内想出这种吸引自己注意力又有效后一击十分不易。

    妖娆握着朔月,大吐鲜血从地下一跃而起。

    身上旧伤崩裂,伤也汩汩地流着鲜血,看来强行接下老魔王绝技,她五脏六腹受到了严重冲击!

    看她现惨不忍睹模样,老魔王根本懒得花大力气躲避她刀芒,只是脸上挂着邪恶又讥诮冷笑,缓缓后退,让自己身体离她刀尖不多不少只有一寸,就是让她吐血都碰不到!

    “来啊!有本事杀本尊啊!”

    老魔王无耻地挑衅着已经没有余力妖娆。对她种种惊愕悉数化为邪恶揶揄与嘲笑。

    只有践踏人族秀骄傲与生命,将他们美一面撕碎了泡酸水里融化,才能满足他**!

    那恶心脸儿让人恨不得立即将这老魔王碎尸万段!

    妖娆手中刀尖都抖,看上去就像三岁小孩握刀,抓都抓不稳刀柄。目光也有些涣散,就像下一秒立即要陷入晕厥一般。

    “哈哈哈哈!”

    老魔王笑得加狂妄,他简直无法理解眼前人族女子到底坚持什么?

    说实话,他打心眼里有些害怕她!

    本不应该有这样心情,不过一个二衰召唤师能杀了一个二衰魔王,体力耗之后还与他战到这个时刻,如果没有身为第三步者得天独厚华萎之技,就连老魔王都不敢预料此时战局。

    不过现……胜败已是定局,这丫头又何必如此执着?!

    妖娆手持朔月,坚韧不移地腾空追赶老魔王,老魔王正面对着妖娆,背对青天,一边嘲笑妖娆笨拙,一边挑逗式地后退。

    “别挣扎了,去死吧!”

    过了半刻,正当老魔王玩腻了,想伸手拂开胸口刀尖时,他背后……突然冒出了一道诡异气息!

    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横空出世!

    遮天蔽日……顷刻之间于老魔王和妖娆头顶投下一圈巨大阴霾,带来了山岳般沉重压力!

    是什么鬼东西?

    老魔王错愕地回头,双眼顿时惊得喷出火来!

    忍不住破口大骂:“娘西皮!好大一条蛇!跟座山一样!”

    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他脊梁骨就狠狠地与从天而降巨蛇撞了一起!

    轰!

    后退步伐收不回来!

    噗!

    还没来得及吐血,那颤巍巍刀尖就索命一般地刺入老魔王心脉,而他眼前那一直要死不活人族女修,却突然勾着唇角,宛如小狐狸般无耻地笑了起来!

    妖娆咳着血,刀还抖着,但脸颊上笑意却无比风骚!

    “我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贱要求。”针对老魔王“杀我啊!”挑衅,妖娆终于以强势态度给出了属于她回应。

    五雷轰顶!

    “这……难道也是她召唤兽?”

    不但胸口一刀索命,此时匪夷所思逆转才让老魔王睚眦欲裂!

    怎么可能?!这巨大……还带着王息幻兽是什么时候被召唤又什么时候隐藏天空中?这该死女修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灵气?召唤了火焰兽神,抵挡了华萎之后……还能继续召唤体积如此之大巨蛇山!

    眼前发生事老魔王简直无法理解!

    他看来这种灵气消耗简直自己也办不到,所以他目光立即呆滞起来。

    “哇哈哈哈哈!本姑凉肥来了!”一阵嚣张又清脆大笑声于天空中回响。

    一个左手握鸡腿,右手抓烤猪,身穿名贵丝衣,十指带戒指,脖子上挂着六串老粗祖母绿项链疯丫头突然从巨大蛇头后面蹦了出来!

    “咦!你怎么这么惨啊?”俏皮姑娘瞪着晕过去妖娆,一阵惊诧!

    一样人!

    老魔王混沌中看到了两个长得差不多人族女修,四枚磨盘大小蛇头,顿时觉得自己看到了镜像!

    “你还不来……”妖娆有气无力地叫唤,她早已经灵力透支,现需要就是分身灵力归位。

    要不是突然感觉到前去朱雀那个坑爹货好像离自己很近,她都几乎不知道要如何继续与第三步魔王战斗!

    不错!

    此时出现,正是小八岐与那个曾经麒麟王,战虎,元方脸上画乌龟分身!

    “我靠!臭魔王!”

    妖娆第一分身立即愤怒地用手里鸡腿抡着第三步魔王脸,而后嘭地一声没入妖娆身体!那些原本带分身身上金银珠宝立即哗啦哗啦地落了满地。

    只不过妖娆此时一点也不乎这些身外之物,身上又有了力量,于是手中朔月顿时爆发出恐怖刀意!

    轰!

    因为刀身早已经没入魔王胸口,所以直接把他半面身体轰成了碎渣!

    而关键时刻突然出现老魔王背后,阻挡住他退路小八岐还是不会说话,哇哇地用四个大头对着妖娆叫了几声就化为一道绿芒先钻入了她驭兽环内!

    噌!驭兽环上那条小小绿蛇图腾顿时像是活了过来一般驭兽环上欢地游走。

    老魔王半个身体从天空中陨落!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那该死人族女修是怎么办到刚才那一切!

    她居然还有分身!削弱了自己实力与自己纠缠这么久!

    好可怕人族妖孽!

    妖娆眼中那身体已经被轰掉一半老魔王身体上突然腾起一团皱皱巴巴老魂!

    魔王之魂尖叫着化为浓云,极速逃窜!

    看不出他本来面目,只能感觉到那是一团弃身体而逃恐惧之魂!

    第三步老鬼果然难杀!

    身体被轰了一半,居然还有灵魂离体逃生手段!

    妖娆目光一闪,小小地吃了一惊,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虽然离魂对强者消耗极大,而且一个裸魂想要重再找个身体也极为不易,必定需要付出极大代价与残酷血腥献祭,但是那身体已经残得无法继续使用,若想活命,看来老魔王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如果老魔王镜之领域还能发动,也许这次他真能从妖娆手下轻易逃走。

    但妖娆领域压制了老魔王领域能力,所以此时他只有唾骂着,尖叫着……以一团卑微魂形式疯狂逃跑!

    怎么可能让他逃?

    妖娆脸颊上立即升起无情又决绝表情!

    要是让这危险老魔王之魂借体转生,下次再遇见,他认得她,她却认不得他!那不等着被他暗害吗?

    “别想走!”

    魔魂逃遁速度奇,天空中掠过时就犹如一道残风!

    而妖娆已经体力透支,根本没有挪动身体余力,但她意志却这一刻引起了她那无声无色无形领域变化!

    嘭!

    狂奔逃魂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上,嘭地一声狠狠地弹了回来!

    不可能!

    那一边诅咒妖娆一边得意自己利落果断决定逃魂立即傻了眼儿!从刚才那诡异魔魂那里得到启发,他才想起舍弃自己身体逃走好主意,因为魂特征,就是极难被现实存物体阻挡,但是现……现又是什么情况?

    他胆颤心惊地自己心中咆哮!

    “这女子哪有什么领域?她用是规则!是规则啊啊啊!”俨然疯癫!

    这世上第一个看透妖娆领域家伙还来不及告诉别人这个天大秘密,就已然神智不清。

    妖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从心底感觉着自己领域又进化!

    不过此时她已经想不了那么多,她召唤着纳多多将那该死魔王镇压!

    天堂有路他不去,地狱无门他偏要来!

    “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地舍弃身体,自己化魂,那么……纳多多,好好管教他!”妖娆一阵冷笑,随着她啸声,早已经躲到轮回鼎内某人终于嚣张地挺着肚子大笑地走了出来!

    现才是他装逼佳时刻!

    “灭哈哈!来!臭垃圾!到爷爷这来乖乖磕头!”

    纳多多对魂体有一种无法抗拒威严!他话就像是金科玉律般完全扼住了老魔王之魂所有行动力!

    “不要!不要!”老魔王之魂此时哪有之前嚣张,他卑微地蜷缩成一团,疯狂地撞击着妖娆领域束缚,但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打破不了这道只对他有效规则之力。

    他残魂无法抗拒地向纳多多手指飘去!

    “你记忆多余了!忘记吧!”

    咔嚓一声!

    小纳霸气地捏碎了残魂记忆,将它熟稔地捻成一截线头,直接缠了自己手指尖上。

    下次有什么炮灰工作,交给这魔王魂好!嗯嗯!

    做完这一切之后,小纳立即拾起轮回鼎,又带着无比忠贞表情乖乖蹲了妖娆脚边。

    收会领域,妖娆只觉得眼前世界天旋地转!

    两天战了三个魔王,其中之一还是第三步者!这战绩说出去简直惊世骇俗!

    这两天疲惫,伤痕叠加一起要把妖娆吞没!她力量用到了头,灵气消耗到了空虚……从来没有如此想不顾一切地晕倒。

    战斗激发了她潜能,让她做到了之前想都不敢想程度,但她现根本没有时间庆幸自己居然逆袭了一位第三步魔族大能,也不能把头一歪立即心无负担地直接睡下去。

    “我不能睡!我不能睡!我要找……二师兄!”

    妖娆咬着牙捏着自己大腿,让疼痛感驱散自己身体僵硬疲惫!

    之前二师兄被老魔王一掌打落!生死未卜,她现一定要找回他!哪怕他只剩下一口气,她都要把他从鬼门关里拖回来!

    “二师兄!二师兄!泠……”

    妖娆声音末日般荒凉战斗废墟上回荡!

    “二师兄!”

    没有办法再召唤幻兽或者张开神识,妖娆放出了驭兽环内所有魔云长老一同寻找泠身影!

    “圣女大人!这里!”一位魔云长老突然搜寻了半刻钟之后大叫起来!妖娆立即撞撞跌跌地向声音出现地点疯狂跑去!

    “二师兄!”

    看到泠身体被两枚巨石夹着,稳稳地隐藏岩石罅隙内,妖娆顿时一屁股他身边坐了下来。手指颤巍巍地覆盖他脖颈大动脉上。从手指下传来专属于魔族强劲脉息顿时让神经绷得绷紧妖娆立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直接绵软下来!

    还好没有死!

    魔族生命力真彪悍!

    要是那第三步魔王真有他镜像那么强大,那么一巴掌轰死泠倒还有可能,不过当妖娆揭穿他只是用镜像抵挡炎凰火息之后,她就十二万个不相信泠会那么容易挂掉!

    看来想得果然没有错。

    妖娆开心地抹了一把自己脸上冷汗,只不过还没有开心一下,她就惊悚地看着自己手指间,升起细小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