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35:宠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35:宠物

    妖娆躺一张柔软大床上,身旁正做着一个人影给自己换药。

    只不过换药手法极为野蛮,扯去纱布时一点也不手软,手指沾着带刺激性药泥,直接就向她还没有完全愈合腋下伤口里塞。所以才痛得她嘴角直抽。

    妖娆毫无征兆地蓦然张开眼!

    而后看清了眼前一切。

    眼前男人长着一张极为俊美脸,妖娆熟悉他每一个计算之前细小蹙眉,她原以为自己以后都见不到这个黑心家伙了,却没有想到这情景之下,这个性格扭曲变态却手指沾着药泥,居高临下睨视着自己。

    “喵咪!”

    眼睛瞪得比铜铃大,眼前出现人脸比伤口疼痛还来得刺激,妖娆一个激灵之后整个人大脑当机。

    “姬天白!”

    小脸一阵扭曲,妖娆根本来不及吐血,下意识地绷紧伸手就去驭兽环里抽朔月,可是左臂空空,驭兽环已经被人提前给撸了下来。

    死姬!你个滴水不漏变态!居然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柔弱女子贴身金器都不放过,真没人性!

    妖娆顿时一挑眉,驭兽环不同于寻常幻兽,与她有滴血之契,血契尚上,没有被人抹消烙印,而且气息就她附近,应该完好无损,只是被放了她伸手摸不着地方。

    算了!没有武器用拳头也好。

    翻手为掌,妖娆抽刀动作行云流水地自然化为武技,自左向右,狠狠向姬天白脖颈劈去。

    挡!

    手臂魔气四溢,姬天白沾着药泥右手迅速举起,细小青筋腕部显出痕迹,如钢铁一般横自己脖颈旁,不打折扣地接下了妖娆一计掌刀!

    轰!

    妖娆威压之下,他手指上沾染褐色药泥悉数于狂风中震碎成灰,化入风中。床前帷幔被大风吹起,右面纱帘甚至经不起巨力拉扯带着帘杆咕咚一声掉了下来!

    沸腾力量房内狭小空间里激荡。震得四壁隆响。

    好重出手!

    好强拦截!

    妖娆眸底精光一震!这一击,已经用了她十足力量,而且她被天雷洗礼之后身体,坚韧犹如神器,但这样强力打击之下,姬天白手臂也没有被折断。

    “难道他也已经晋升第二步巅峰或者高?”

    心头突突一跳。下一秒妖娆亦觉得这个猜想极有可能。

    “看样子姬天白是被远古魔祖夺舍了,不然脸也不会惨白到这个样子,啧啧,可怜啊,小嘴都乌紫了……魔族侍他是有多差啊?”

    妖娆一边暗自“垂怜”,一边正经地分析:

    “他大概像帝岚当初一样,因为魔祖力量而被强行提升了幻阶,至少现这具傀儡之身,不会比我弱!”

    瞬间洞悉敌人强弱,妖娆一击不成瞬间爆退,只是还有一件事她很不明白。

    就是为什么远古魔祖没有趁自己入定时,将自己一击轰杀?反而给自己上药?这种事魔祖一定不会干,姬天白也不会。

    “难道是毒药?”

    难怪又难闻又奇痛无比!

    一想到这里,妖娆脸又皱了起来,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杀个第三步魔王吧?立即引雷来劈,莫名其妙没见阎王吧,又遇上了个比阎王还难对付大魔王。自己这种情况下,也许还身中奇毒?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出来混,始终都是要还?

    “我看挺有精神嘛,小宠物。”

    低沉声音从万邪冷笑着唇间流出。声音与姬天白相仿,但又带着那么一丝丝不同。

    “过来,别闹!”

    姬天白手向妖娆擒来,带着一位者不容拒绝威严,语气里竟有一种把她当小宠物,苛责她顽皮而不耐烦感觉。

    滚!

    某女翻着白眼。

    妖娆要是能听姬天白话,那才有了鬼!

    姬天白嗷嗷当口,妖娆已经扒拉着房顶琉璃瓦片拆房子向外飞去。

    几枚重瓦,还有意无意直向姬天白头上砸。

    一丝隐怒表情顿时从姬天白脸上升起,他迅速一拍床沿,立即向方顶破了大洞飞去。那破口极丑,被妖娆强行破开后直接便能看到漆黑无光,暗星闪烁夜幕。

    而妖娆身影,已经一闪而不见踪影。

    妖娆不是不与姬天白纠缠,而是不想房间内打斗。跟那家伙同坐于一张床上,怎么想怎么觉得不舒服。

    刚一冲出房顶,整座琉璃瓦房屋就立即妖娆踏步中如被时光风化了万年古董一样不堪重负地开裂。妖娆一脚一脚踏房顶上,所以簌簌尘土大片塌方就立即向房内姬天白身上落。

    轰!

    一道黑影从正倒塌房屋中升起,姬天白冲了出来!

    他身上黑色幻袍已被他满身怒意鼓张着一如夜中张开巨大魔翼。道道黑光从天而落,瞬间重力百倍力压妖娆背脊之上!

    因为这些躁动,四周黑暗中蓦地出现无数闪烁灰影,他们只怕都是姬天白属下,只是被惊起而观望,并没有下一步举措。

    魔影四下乱飞,被远古魔祖夺舍姬天白脸颊上带着极端扭曲怒意!

    “不听话,是要付出代价!”

    姬天白也怒了!

    一柄不知道由什么物品祭炼出幻器蓦地从他身后腾起,缚于他右臂,血气冲鼻,赤红妖冶,姬天白右臂瞬间幻生出无数长长血刺与荆棘,看上去犹如半铠化一般,带着浓烈血腥与无邪气,一步步沉重地向妖娆走来。

    极夜血腥魔王!

    气场比妖娆战胜第三步魔王强!

    因为他凌厉,因为他血脉,因为他魂威!整个暗夜都咆哮……生而为王!

    那每一步,都像雷鸣般巨响,踏得空气如水波荡漾。

    杀气顷刻充斥于整个天幕。刹那间方圆百里万籁俱寂,所有黑暗魔物虔诚地向姬天白所方向顶礼膜拜!它们能感觉到王气息!这种苍茫与荒古,让沉寂于它们骨血深处,繁衍了无数代被稀释无数次畏惧与信仰又有了复苏迹象!

    一股极为熟悉感觉涌上妖娆胸膛。

    “是远古魔祖!”

    这份狂野黑暗,凝重浓烈……不属于姬天白,必然源自远古魔祖灵魂!

    看来姬天白是被吞噬无疑,就像帝岚曾经说过那句:“他不会死,可是他……已经死了。”意思就是*不灭,灵魂凋残。

    “小姬,你真死了吗?”

    虽然这么想着,但妖娆心中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十分古怪。她说不出怪什么地方,反正就是觉得事件事情隐隐有些不对劲。

    “天魔气息果然浑厚。”

    不远处,月依与慕容玺淡默地看着眼前一切。

    “那是必然,难道你一直都怀疑?”

    感叹姬天白身上魔息是慕容玺,而横着眼睛睨视慕容玺正是月依。

    月依邪笑着对慕容玺反问道:“是不是因为你嫉妒我为天魔大人找到了这么完美容器,所以你才一直迟疑,暗中观察。”

    “难道你不怀疑吗?”

    慕容玺郑重地反问月依。

    “千万年来,我族渴望天魔大人成功借体转生,但是无奈大部分强大天魔子容器都因为精神错乱或者容纳不了天魔大人力量而自毁。”

    “只有这个天魔子……融合得太完美了。没有因为天魔大人突然爆棚灵气而伤害过*,好像魂与旧体,暗中签下了约定,所以实力滋生极!这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事情,你哪里见过精神不分裂,一年就晋升天人三衰容器?”

    慕容玺皱着眉头分析,他心中,只有能驾驭另一种魔祖气息妖娆,才有可能对天魔之魂有这么强大亲合性。否则……都是有问题!

    “你倒底想说什么?”

    月依冷冷打断慕容玺话。

    “我……我……”

    慕容玺咬着唇,不知道怎么回答。

    曾经强烈质疑充斥着他心房,但是现看着万邪魔主身上天魔之息,他内心又动摇。所以初他阻拦万邪杀妖娆,除了觉得妖娆*可以当一个强大天魔子后补以外,也能用于试探万邪魔主本身有哪里不对劲。

    “哼哼……我知道你想些什么!”

    月依讥笑着慕容玺小心翼翼。

    “这次确是超乎想像完美融合,不过完全融合也说明我们黑暗一族期待千万年辉煌终要来临,我们盼望了这么久黎明,当它真到来……难道你却畏惧了?”

    月依狂热地高震双臂,双目中有野火燃烧。

    “那位大人力量,是绝对不容质疑,他气息既然完美地出现姬天白身上,就证明他已经做为种子姬天白身体内生根发芽!”

    “他对妖娆兴致,不过是*残存一丝执念,因为这女子是曾经害姬天白失去一切罪魁祸首,也是他永远不愿意承认……呵呵。”

    一阵冷笑,道出答案。

    “是姬天白喜欢得不得了心尖肉啊!”

    月依分析得头头一道,脸上表情视妖娆犹如死物。

    “经过这次再相会,万邪魔王一定会斩灭这肉身前生种种夙愿。我笃定……后万邪殿下只会对妖娆身上半极道幻器感兴趣,要是他放她生路,那才叫有问题。”

    “喜欢得不得了?”

    这下轮到慕容玺震惊了!

    他怎么听说妖娆与姬天白两个,是不死不休死仇呢?

    “当然是喜欢!”

    月依笃定地点头。

    “但姬天白自己不会承认,因为他总是舍弃自己记忆。”

    “不放弃生为人所有感情,他又怎么可能全心幻修,从而得到潜力惊人*?啧啧!天才啊!万年来人族中也只有他能对自己那么严苛无情。他本应是人族之王,能傲然挺立于世界之巅人物!哈哈哈哈哈,只可怜他没有算到他空练得这好底子,后还是送给了我魔族魔祖大人!”

    “蠢男人是不会懂,恨那有那么深?只有刻骨铭心喜欢,才会把怨念烙印肉身中,即使灵魂被我主吞噬,依旧怨念深重。”

    这话说得格外有深意,不为情困,没有人能体会这种微妙情感。

    “我主天魔,现是替这肉身,了结尘事,今日以后……我主必是纯粹……天魔重生!”

    一字一句,分外铿锵。

    月依脸,黑暗夜中绽放出格外妖冶光华。

    妖娆看着眼前那张息着强大远古魔祖之息黑影向自己踏来,脊背一阵阵发冷。

    这感觉与帝岚魔化时绝无两样。

    不!

    比帝岚完全被千幻夺舍时候加让人毛骨悚然,因为没有帝岚身上那种灵魂割裂癫狂狂……

    眼前男子冷静头脑里,装着沉稳魔性!

    “真不是姬天白,而是魔祖!”

    妖娆额头上浸出一滴汗水,驭兽环早被眼前魔王给撸了,朔月与噬魂不手旁,也无法呼喊邪冰,魔云长老前来帮忙。此危急之下,妖娆身前立即升起两枚巨大召唤之光。

    如果有必要……那么她必需尝试将炎凰与小白一起召唤出来!

    “呵呵……不可以这样玩。”

    狭长双目睨着妖娆脚下金光大阵,现这已经不能称为姬天白魔王脸颊上露出残忍笑意。

    “妖娆,把你神识放开来好好看看你脚下大地……对了,本尊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本尊偷偷带来群魔山,别魔王可还都不知道哟。”

    万邪腥红舌舔着乌紫唇,目光湛湛,魔气十足,连看妖娆目光都带着把她剥成人彘嗜血。

    不敢无视被魔祖“善意”提醒,妖娆神识疾速打开,黑暗夜空中徐徐向四面八方推开。

    嘶!

    妖娆顿时倒吸冷气!

    因为此时她双眼,仿佛凌驾于群山之上,低头俯瞰自己所黑暗群山。

    神识向北,立即被一簇恢弘魔息所阻,她灵魂顿时感觉到一股撕裂震痛!

    嘶啦!

    仿佛神识边缘被开水灼伤后又被巨力无情撕裂,对方威压明显强于自己,所以自己神识居然此被未知魔息压制!

    “山中隐藏着第三步巅峰魔王?”

    妖娆神识一边迅速后退,一边震惊于神识所探知一切,东,南,西面散出神识也同时将它们遭遇变故反馈到妖娆脑海里。

    当这些零星散播于夜空神识悉数收回,妖娆矗立于天空中身体不由自主地狠狠打了一个寒战!

    她看到……方圆千里内,比自己威压强大神识自己莽撞试探之下一盏一盏亮起!

    黑暗群山中,好像有人发出信号,而后无数山隙谷地中都突然亮起幽幽火光,如果说一枚火光就代表着一个有实力与自己为敌魔族大能,那么此时她神识脑海中反馈场面,正如夏夜少云时,夜幕下绚烂银河!

    群星闪烁,无以计数!

    奶奶滴!

    哪来这么多魔王?!

    捅了魔王窝了!

    妖娆顿时心底狠狠怒骂起来!

    看来魔祖意思是她如果敢动用兽神力量,那么方圆千里内魔族千年老怪们就会立即被神威吸引,立即从四面前来一探究竟。如果发现她是人族,而且还是那个被上四宗寻找多时半极道幻器持有者。那么接下来混乱场面,就不是魔祖一人能兜得住了。

    无需纠缠,闻风而来老魔头们不一定给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魔祖面子,直接涌上前来把自己撕成碎渣!

    妖娆脑袋转得飞。总算明白魔祖笑为什么那么腹黑邪狞。

    他把她带到这里,就是把一只小兔子放鳄鱼池中央一个小岛上。

    不按他规矩玩,吱吱乱叫引来鳄鱼,小兔子就等着喂鱼吧!

    但按他玩……不出声。没有武器没有幻兽,她又能怎么玩得起?

    “魔祖,你这次是要玩死我啊!”

    妖娆明白游戏规则之后立即愤愤地暗道。难怪魔祖看她目光里,带着怪叔叔蹂躏小白兔降服感。这八成是他扭曲心底搅脑汁想要报复她毒诡计。

    立即死……还是被他慢慢折磨而死。

    随她选择!

    不得不说,这种情况下以妖娆心性,势必不会选择破罐子破摔,既然狗血地二衰天雷下都没有被轰成渣渣,她不会现这两难情况下为了规避魔祖报复而将自己暴露于成百上千天人境魔族邪王面前。

    要是让她葬身于群魔山谷混战里,她还不如硬着头皮继续与吞噬了姬天白灵魂魔祖纠缠。

    咽下一口气,妖娆身前兽神召唤阵极不甘心地缓缓收敛。

    “乖!”

    看到召唤阵消失,万邪残忍地笑着,身体倏然化风,高举右手兵化铠向妖娆凶猛地扑来!

    那血腥幻器他身上凝结出,仿佛是一只洪荒巨兽嶙峋骸骨,肩生骨刺有三,根根半米,锐利如刀,刀背异生吸血毛刺,只要稍稍不留神被毛刺覆身,只怕一息间就能被骨刺吸成人干!

    上臂被血光包被,异常膨大,赤红铠下雷光翻飞,看上去带着强化力量附魔属性。

    肘双生棘刺有二,约长一掌,没有吸血刺,不过却带着吓人弯钩,如果被这二钩刺中下腹,只怕二人分离时,被刺者肠子都会被直接拉出来。

    前臂挂着小指粗细血链九根,于风中魔舞,像是海底怪兽柔软触角,隐于夜色中,红也变成浓黑,手掌内还握有一柄长长镰形幻器!

    犹如死神之镰一样让人触目惊心!

    繁杂而精妙魔族重宝!看来魔族是这姬天白身上下了血本,此时他如此挂器,站妖娆眼前,就犹如一只头角峥嵘惊世凶兽,獠牙利爪厚皮俱。

    屠杀妖娆就跟玩一样。

    我懂了……

    妖娆后脑勺犹如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个闷棍,这才明白魔祖给自己疗伤又剥夺自己驭兽环与兽神级战兽深意。

    有些恨,不是死亡能抹灭,面对那些一击即中,立即能把仇人轰成碎渣超级幻技而言,冷刀冷枪片片凌迟,热血沸腾近战肉搏,汗与力纠缠,才能让人释放心中一切怨恨。

    只有手捏仇人心肝!沐浴她身体内爆出鲜血!近距离欣赏她濒死时扭曲表情……魔祖愤怒心才会一阵酣畅淋漓!

    “喂!大哥,我与你有那么大仇吗?”

    妖娆瞬间欲哭无泪。

    要说眼前是货真价实姬天白,她还勉强相信他对自己有这么大恨意。不过如果是第一魔祖……上次炎凰火领封印与抹杀千幻,他记忆是绝对不可能回归魔祖本体!

    失踪帝岚与千幻对于魔族,永远是一个没有头绪迷局。

    所以这笔账,魔祖不可能算到她头上。

    “那你为毛这么恨我?难道是姬天白灵魂消散前与你订下了约定?他把身体送你,你把我小命送他?”

    就算极度危险中,妖娆还是忍不住胡乱猜忌。

    只不过还没有轮到她想清楚,魔祖手中纷飞血鞭已经飞舞着向她身体缠绕而来。

    脊背蜷缩如猫,下一个瞬间妖娆柔软身体已经敏捷地弹了出去,以刁钻角度避过魔祖第一击,而后迅速召唤出啪嗒铠化!

    哗……

    水晶光华妖娆身上流过,她左肩左胸立即被璀璨银光包裹。

    近战攻击,此时她只能依靠水晶小蝎天赋技能。

    二人身影极速降落于群楼之间,妖娆并没有选择与魔祖硬碰硬攻击,而是不断闪避跳跃。一来消耗魔祖体力,二来也给自己争取一些思考时间。

    轰!

    轰轰轰!

    精美高楼不断被万邪轰碎,每一座垮塌楼宇都是妖娆之前立足地点。

    “发生什么事了?”苍老魔族大能咆哮天顶上稀薄结界上空回荡,即使妖娆不召唤兽神,这里隆隆厮杀也引起了敏感魔族隐居者们注意。

    妖娆脸色一僵,而魔祖却极为欣赏妖娆此时窘迫,好好享受着她表情下凝重之后,这才勾着唇角大声高处长啸一声。

    “本尊驯化小宠物,无事不准来扰!”

    古魔气息山间回荡,立即压下了那些蛰伏于谷地里蠢蠢欲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