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36:救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36:救我!

    “小……小宠物……”

    妖娆听了魔祖话,简直睚眦欲裂,五内冒烟。

    要是能办到,她希望立即撕烂那张嘴,打扁那张脸!比起现这个魔鬼,看来还是姬天白顺眼一点。

    妖娆站一片废墟之上,举目眺望,脚下这座魔山上所有帝王建制所有楼台水榭都被她与魔祖对战给轰了个稀巴烂,地上碎石碎瓦,天空一片尘埃,就连月依与慕容玺所地点都被波及,那些祀奉魔祖魔王们一脸纠结地站四周欲言又止。

    看来魔祖发飙很诡异,魔祖发飙很危险。

    把他们家当瞬间毁于一旦,不过只要他玩得兴,那一切就值了!

    “小宠物!不要逃!”

    让人吐血声音不断于耳边萦绕,像是追魂索命魔咒。

    黑色风影从天而落,妖娆敏捷转身,那股强大力量立即顺着她耳侧而下,甚至割断了她数根长发。

    风影如一柄刃,直接像切豆腐一样斩开了原本就倒伏地层层楼宇废墟,妖娆面前开出一道巨大断面,甚至层层砖木都抵消不了风影余威,让它轰入地下,又推开了层层红土,地下岩层上留下深深烙印!

    好猛!

    只是魔祖手中血镰一挥力量。

    如果妖娆刚才没有躲过这计攻击,那么此时她恐怕早已被斩成两瓣,并且骨血都余威中轰裂成渣。

    魔祖临空,以挑衅与鄙夷目光斜视着妖娆,眸底泛着血光,唇角挂着坏笑。

    “看来天魔大人……玩得很开心啊。”

    慕容玺擦了擦额头上汗,心里默默盘算如果自己这样玩,一定早就被玩死了!

    “手段比姬天白狠多了,你担心是多余。”

    月依冷冷一哼,抬起头狂热地眺望着天空中那威武霸气身影。

    她随姬天白多年,看得出姬天白对妖娆留手,别人无法体会,但她看得出那微妙不同,所以他才笃定活着时候,姬天白对妖娆那种扭曲而晦涩情愫。

    不过这一次魔祖大人出手只包含赤果果杀念。

    这加说明……

    姬天白之魂已灭!

    魔祖重生!

    站月依与慕容玺身后,还有一尊一直隐藏黑暗中魔影,没有人曾看到过他容貌,但所有追随万邪魔众们仿佛都对他敬畏有佳。

    此时这个魔影目光正紧紧追随着天空中不断翻滚两个身影,仿佛从不曾放过任何细节。微微张开眸内,有极烈精芒不断翻滚而过。远远看去,如眸蓄雷霆万顷。

    “啊啊啊啊!”

    妖娆撕心裂肺地长啸!

    啸声中带着强大第二步大能浑厚威压!顿时震得四周那些原本已经摇摇欲坠断壁完全坍塌!一些魔族仆从甚至被她发泄怒火爆叫声震出了耳血。

    这世上简直没有比她还惨二步巅峰者了!

    好不容易成为傲立于世天人第二衰巅峰强者,却又身陷万魔群山,被无以计数二衰三衰魔王包围,自己还要沦落成狗屁魔祖手里玩物一枚。

    “谁给本姑娘算命说本姑娘命中带煞?”妖娆抽搐着脸颊:“呸!明明是命中带‘苦’喂!郁闷死我了!这战打得太憋屈!”

    她双眸间闪烁着疯狂色泽。

    不能用兽神,不能用武器,只能这样跳啊跳,躲啊躲……

    吐血。

    “本姑娘受够了!”

    一股蛮劲顿时从妖娆身上爆发出来,经过这么长时间思考,她心中只有一个成功率不是很高计划,虽说成功率不高,但也比没有任何应对手段好一些。

    再不尝试,可能连小命都要送了去!

    开!

    随着妖娆天空中突然刹住脚步,一股诡异力量顿时从妖娆脚下爆起……

    包裹于妖娆身侧空气立即扭曲。

    很难形容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比云朵轻软,比流水蜿蜒,比烟雾朦胧。

    围观魔仆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纷纷交头结耳小声议论。只有那一直沉默站月依与慕容玺身后老魔族心有所感,顿时诧异地把雷目张开,定定地看着天空出现异相。

    而后露出了凝重表情。

    “领域。”老魔族自言自语。

    妖娆张开了领域。

    这是她把握不定力量。

    每一次都会以不同形态出现,不确定因素太多,但她此时只能把自己一切赌这多变领域上。

    希望拖延魔祖行动力,找准佳时机,而后拼了老命以幽蓝领域冻结场所有魔族时间,再以自己速度悄悄离开脚下恐怖万魔群山。

    不知道找不找得到佳时机,不知道拼了老命之后幽蓝领域又能够将此地魔族定身多长时间,但妖娆没有第二套可行方案。此时只有以自己领域先吸引眼前魔祖注意力。

    现妖娆张开自己领域心情,就像是赌场里赌大小,不知道骰盅里点数是几紧张。

    “不管是花是草是千面人……拜托给我出个可以拖延时间领域来啊。”妖娆于心底默默地祈祷。

    她不贪心,只求自己领域能拖延魔祖攻击,让幽蓝时间力量能找到一个佳时间点来爆发。

    脚下领域仿佛呼应着妖娆心情,立即从非云非雾气旋中升起熊熊光明烈火。这熟悉火息立即振奋了妖娆心情,身上炎凰火也情不自禁地呼应而起。

    这是纯粹而简单基本领域之一!

    元素。

    霸道火,如妖娆此时燥热心情。

    宜守宜攻,而且容易控制!

    姬天白本出自火之朱雀,只要他敢迈入她火之领域,她势必能重唤起残留姬天白身体内火属性,将那邪恶魔祖之魂从内部烧伤!

    沐浴烈火中妖娆信心一振,直面着挥动幻铠棘刺与死亡血镰万邪魔祖挺胸而立!

    原本锲而不舍追杀着妖娆万邪微微一愣,继而放慢了脚步,他皱着眉头,仿佛懊恼自己收了驭兽环,禁示了兽神参战之后,还忘记自己小宠物有这种玩法。

    不过万邪动作虽然减慢,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向妖娆靠近步伐。

    “小宠物,不要以为领域只有你有!”邪恶长目促狭地眨了眨。

    万邪突然振臂,精美而宽大衣袖立被蓦然从他身侧乍起罡风扬起,长发倒卷入空,高高挑起眉带着潋滟弧度,双眸紧闭,就连乌紫唇也紧紧地抿一起!

    一道诡异红线自万邪下腹向上掠过前胸,划过下巴,直指他紧蹙一起眉头。

    妖红!

    血线仿佛顷刻把万邪俊美五官一分为二!

    像是疤痕,像是一种邪恶诡异禁制之术!

    这妖冶血线出现,不过是瞬间完成事,而后万邪再张开眼瞬间,他眼眸已经不再是白底黑眸,而变成无比诡异黑底血瞳!

    夜黑,血浪万邪身旁纷飞!

    道道不可名状灰影拔地而起,空气瞬间变得冷凝无比,仿佛呼出一口气都会瞬间半空结冰,月依打了个寒战,有些惊恐地看着突然异变万邪魔祖。

    她从未见过万邪魔祖领域!

    阴风四起……

    让妖娆不寒而栗。仿佛耳边顷刻之间充斥着震耳欲聋凄厉尖叫与滚油流水蒸腾声,兵刃铿锵,鞭影闪动……整个眼前世界剧烈变幻!

    不好!

    妖娆心头又是一惊,这万邪领域,天道底蕴浓烈,品质极高!

    虚领!

    围观魔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自己心脏瞬间结冰,他们像月依一样一脸震惊地踉跄后退。

    而只有那一直沉默不语站所有魔族背后电眼老魔族突然张开大口,瞪圆眼睛,身体一抖。而后“噗通”一声跪倒地,额头沉沉砸落于地下,不断虔诚地对着万邪背影虔诚叩首。

    “传言是真……传言是真……真神庇护……”

    “狱之森!”

    “上古魔祖传奇领域。”

    老魔族身体颤抖如筛糠。

    “这是地狱死亡领域啊!这具天魔子金身果然是魔族福祉!千万年前辉煌再现……天魔复活了!”

    只有靠得老魔族极近魔仆们才听得清他几乎神经质呢喃。

    也许这此地位极高魔族老者之前也像慕容玺一样对眼前天魔子容器心存怀疑,可是到他张开领域这一刻,他已经完全臣服万邪脚下……燃烧自己灵魂,虔诚礼拜!

    身与心,悉数奉献天魔复生!

    不管此时妖娆头上冒出多少冷汗,万邪此时已经张着他那变幻地狱道,狞笑着朝妖娆一步步走来!

    两种领域相接,立即天空中爆发出巨大爆破声!

    没有立即出现一方压倒一方场面,而是二者天道先于两个领域持有者近战前,开始了激烈争锋!

    吓!

    所有站一旁魔仆们都张大了嘴巴呆呆抬头看着头顶上方出现一切!

    狱之森内飞出无数身后拖曳着荧荧绿光骷髅,它们发出震天动地尖叫声于一息时间内层层堆砌,瞬间凝聚出一尊高百丈恐怖地狱王将!

    远远看,王将手持荧绿鬼火之盾,手持血光四溢宝刀,身体纤长,面容消瘦!

    细细看,他身体每一寸都是由正惊声尖叫骷髅组成,顿时给人一种极至邪狞感觉。

    而这地狱王将脚下燃烧火焰也不示弱,瞬间火焰膨大千万倍,白焰与赤红烈火交织孕育,从火中开出一朵高百丈巨大蓓蕾。

    几乎没有等待,火之花蕾就经历了抽芽与热烈绽放所有过程。

    层层花瓣剥落,一尊同样有百丈高火焰不动明王立即与持盾握剑地狱王将凶恶地对视起来!

    “妈妈呀!这就是领域吗?”有魔族惊声高呼。

    “这是领域!”

    跪地上老魔族眼底雷光隆隆。

    “以意化战!”

    “动用自己领域内天道力,恣意将虚无想象实体化,那么以此凝结领域战神,就是一个召唤师灵气,精神力,天道顿悟完美创造物。以此意化战神相比拼,谁弱谁强,高下立判!”

    高级领域相争,寻常召唤师永远无法想象天道战争!

    沸腾火仿要把整个苍穹烧穿,将妖娆与万劫二人身影完全掩埋。阴风地狱修罗之景包裹烈火之外,谁也说不清是火烈一些,还是血腥地狱加疯狂。

    百丈地狱王将与火焰不动明王所有魔族惊魂目光中展开了他们穷极一生也无法想象战斗。

    地狱王将持血剑手于天空划过,空气中立即传来隆隆爆破,所有魔族身体颤抖,因为他们感觉到了源自天与地悸动。

    沙!

    夜幕犹如被异力割裂,原本就稀疏星光扭曲一起。

    排山倒海力量向那闭眼静坐不动明王斩去。

    星陨落!

    明王蓦然张开眼。座魔看到两枚太阳从火焰明王眼底倏地升起。他巍峨手臂向上一抬,浑厚手掌合十,于千钧一发之际夹住了迎面而来血剑。

    摩擦火星璀璨闪烁。

    血剑蚀骨血煞之气让大地植物被霜华覆盖,明王火身把灼热流火缀满大地。

    一阵严寒,一阵酷热,被余威波及魔族战神们纷纷呲牙咧嘴,叫苦不迭却又舍不得把目光从天空移开。

    妖娆与万劫凭风矗立于夜幕,怒目而视,二人分别走入了对方领域内。

    没有人能看清他们于领域内交锋。

    一面以意化战,妖娆一边张着左手铠爪,防备又谨慎地看着眼前万劫魔王,她目光捕捉着他每一个细微表情,每一个抬头动作,准备他防备薄弱时候立即于火领中张开幽蓝时间领域,而后疾速逃离这该死万魔群山。

    万劫魔祖品味着妖娆浑身炸毛表情,突然莞尔一笑。

    那不明意味笑,笑得妖娆加毛骨悚然。

    因为走入领域之后,万劫魔祖左手覆盖狰狞血骨幻器突然解铠化,变成一枚血珠凝入他眉心。而他手却缓缓解开了鎏金腰封,将精健胸膛完全暴露妖娆面前。

    自小腹而起血线,顺六块腹肌而上,划分胸膛为两半,心口十枚魔星发出幽幽黑芒。

    苍白肤色,黄金比例俊美身体,赤红血线与邪狞天魔十星,瞬间给了妖娆巨大视觉冲击力!

    明明刚才还是你死我活大战,现突然换了一种战斗方式,这让妖娆一时间简直跟不上万劫变态节奏。

    打架要脱衣服吗?

    “你干什么?”妖娆低吼。

    “干什么?”

    万劫低着头一步一步向妖娆走来。手无寸铁,上身*。他扬着薄唇,笑得百花绽放。性感声音领域内回荡。只不过唇角有丝丝血丝溢出,模样十分诡异。

    向前走出两步,而后脚下突然一个踉跄!

    只见万劫伏倒地,表情骤变!仿佛脱下衣物,也同时蜕下了坚强伪装,此时他双肩震动,大口吐血。刚才有多霸烈强大,此时就有多孱弱凄惨。像一只刚刚被人拔牙去角荒龙,将自己柔弱下腹这样直接地展现于妖娆面前。只要她愿意,她轻易可以取他性命!

    这又发癫又突然摔倒模样看得妖娆一愣一愣。

    万劫一面咳血一边说道:“自然是让你试试我是不是真不举呀!”

    十分淫邪欠扁一句玩笑,却陡然让妖娆身体一震,而后直起身子,脸上露出极度不敢相信表情!

    我日!

    “咳咳……咳咳……哈哈哈哈。”眼前男子品味着妖娆瞬间呆滞,领域内空间被鲜血渐渐浸染。

    剧烈咳嗽伴着万劫突然衰落威压而起,悉数让神识大张妖娆感觉到他软弱。

    他是软弱,但他设下迷局却让他目光高过妖娆头顶,从虚空嘲笑地俯视她!

    眼前变故让妖娆后脑勺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闷棍,有些转不过弯来。

    她讽刺姬天白有隐疾,还是二人洪荒秘境猊穴内相争事。就算万劫继承了姬天白仇恨,也不可能同时继承他所有记忆吧!

    答案只有一个。

    眼前这个突然大吐特吐鲜血,痛得身体颤抖天魔子……

    还是姬天白!

    只有那小心眼家伙还会记得当年往事!

    太震惊了!

    妖娆一双凤目张得老大,觉得自己实无法跟上这变态心思与进化,刚才……明明她已经打心眼里认定眼前是魔祖!他魂,为什么不用帝岚那种假物移魂,也能不被魔祖吞噬?还有他身上气息,现想想,实是真得不能再真实!这要都是伪装,那么自己眼光也太差,姬天白手段也太逆天!

    姬天白无力再向妖娆靠近一步,只是独自撑起身体,盘坐于地,一边咳嗽一边调息,好一会儿青紫脸才渐渐转白。

    妖娆站得老远,冷眼看着此时姬天白孱弱挣扎。

    喘息了半刻,姬天白终于抬起头来。

    “妖娆,你太无情了,看到这么凄惨我,也不来安慰老伙计一下。”

    擦着唇角血,姬天白隐去无力,露出可怜兮兮表情看着妖娆脸。

    又开始了通篇是假谎言与揶揄。

    果然是童叟无欺如假包换那黑心家伙!

    确定之后,妖娆心情也由震惊转为平静。是了……小姬顽强她又不是第一次看到,无论怎么虐待他,他就是能吊着一口气鬼门关上挣扎,任人鄙视也好,任人震惊也罢,阎王就是不收他。

    “我没趁你咳血,送你上西天就不错了。”

    其实管他是万劫还是姬天白,趁他防备空虚打伤他后自己赶逃遁才是佳应变方式。但妖娆却鬼使神差地没有动手,因为对方是姬天天白啊!他敢这样身无寸铁地躺自己面前,就一定埋下了恐怖陷阱等着自己跳!

    妖娆不愿去赌,所以难得地选择了沉默与等待。

    姬天白好像一眼就看透了妖娆心中想法。顿时越发嚣张地笑起来。

    “妖娆,你真聪明,如果刚才你趁机杀我,那我就再也压制不了那鬼东西了,你葬送我,便是给自己送葬。”姬天白歪坐地上,淡淡地笑着。

    鬼东西?

    看来说是万劫,原来姬天白真凭借自己力量压制了远古魔祖分身对自己灵魂吞噬。

    “你死就死了,拉上我做什么?”

    妖娆抬头看了看围绕自己与姬天白身旁领域,突然明白了姬天白收走她驭兽环,限制她使用兽神深意!

    幽光妖娆眸底流淌。

    他一直等,等她使用领域这一刻,因为只有战斗领域内才能完全隔绝旁人神识查探与干涉。

    无论多强天人境大能,只要不强行撕开对方领域,都无法窥视领域内战斗与……交谈!

    现她与姬天白容身,是凭借他们二人之力创造出一个自我世界!

    这么千回百转,为她疗伤,只怕还为她守护了天劫之后入定,无非是姬天白有事想与自己交谈,又碍于身边那些挥而不散魔族……看来帝岚失踪,让魔族全线对天魔子保护与看守达到了一个高度。

    好深心机!

    果然不愧是小姬!众目睽睽之下骗过所有魔族。

    没有任何魔族会想到两个打得你死我活对手奔腾怒吼领域内,会以这样一种姿态交谈。

    但妖娆并不觉得姬天白会对自己说什么有意思事,所以对他接下来话题……依旧不感兴趣。天知道姬天白又会给自己下什么圈套。纵使阅人无数,妖娆还是自愧不如姬天白万分之一。

    “哎呀……还是那么无情呢,你看到我,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开心吗?我可是日日夜夜,想你想得蚀骨焚心。为了见你,刚才那么浓墨重彩戏我都咬紧牙关好好演了一把,为此好不容易积蓄力量又透透耗。如果你再晚一些顿悟,晚一些张开领域,也许此时坐你面前人,便再也不是姬天白,妖娆,难道这些付出与等待,你没有一点点动心?没有一点点欢喜?”

    姬天白一手捂着脸,但指尖露出冷目,却泛着幽幽寒光。

    妖娆瞬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打了一个寒战,知道姬天白已经换了一种威胁自己方式,之前是她不顺从,他就叫魔山群魔瞬间倾巢出动把她剁成肉饼。现是她若杀他,那么真正远古魔祖立即降临他身!只怕到那一刻,横她面前便是黑暗前路。

    “你倒底想干什么?”妖娆向姬天白走近。

    “救我。”

    姬天白抬起头,一把扼住妖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