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37:把它当成一场交易

337:把它当成一场交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37:把它当成一场交易

    “救你?”

    妖娆长眉一挑,没有想到姬天白那么骄傲人也会说出这样话来。

    这变态求救居然也能这样惊世骇俗!护自己渡劫,给自己上药,竟是为了此时说出这样两个字!

    他种种软弱,种种黑暗,势必从来不愿被世人窥视,就像现蹲坐她领域内才开始突然吐血一样。

    是自己见过他太多不堪,所以这货便干脆破罐子破摔……把他身上那些破事都抖给自己知道吗?

    “哪里需要救?我看你很精神啊,小宠物?”

    看来局势逆转了。

    “丫丫被人砍了半天原来是死姬有求于自己。白受惊了!”

    妖娆顿时心情一阵舒畅,腹黑地笑着,把姬天白送她话又原封不动送还给他。还差点笑眯眯地轻抚姬天白大头。

    姬天白早知道妖娆不会放过嘲笑自己机会,脸色只是僵硬了一下,便咬着牙把妖娆驭兽环从裤带里拿了出来,妖娆眼底晃晃。

    无论如何,这场对话都要继续。

    “你知道我需要什么,就像帝岚一样。”

    不是质疑语气,姬天白握着驭兽环,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妖娆脸,眼底闪烁光芒内带着愤怒。

    哦……好聪明。

    连帝岚哪里都知道!

    妖娆顿时身体一僵,突然明白姬天白怒火源自何方。

    若是帝岚不脱离魔族掌控,此时姬天白也不会被当成后补上位,所以这货生气帝岚失踪以及帝岚与自己关系。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妖娆耸了耸肩摆出一幅无所谓表情。

    现不管姬天白说什么,亮什么底牌,与他打交道,唯一准则就是:装傻。

    “帝岚与天魔殿联系突然中断,我不认为他凭自己力量能挣脱魔祖束缚与魔族对天魔子搜查。”

    无视妖娆态度,姬天白说出自己分析。

    “他是殇城地下失踪,你也那里……对吧?”

    姬天白一字一句,眸底星光闪烁。

    帝岚身上与他一样烙印十星,只要帝岚现世,天魔子十星就会告诉魔族他所之处,可是自殇城地下一战后,帝岚身上魔祖之息与天魔子十星烙印完全消失不见!

    超出常理!完全脱离掌控。魔族上层焦灼得团团转。

    除非帝岚带着远古魔祖灵魂一同湮灭于世间,不然这样事万万不可能发生!

    立即被推入天魔殿后补姬天白是日思夜想而不得解……直到有眼线汇报他,那日地下,也出现了“妖娆魔女”身影,他才恍然大悟!

    妖娆与帝岚殇城地下有过交集,以他对妖娆认识,就算妖娆不是主导帝岚成功解开魔祖吞噬力量主谋,至少也应该见证了帝岚成功!

    无论是帝岚身上魔祖之魂消失,还是他现完全脱离魔族监视,一切都与妖娆脱不开干系。

    所以他千方百计要找到她!

    看着妖娆不置可否地偏过头不回答。令姬天白脸色是一阵青白。

    他只是需要帝岚那个方法,将该死魔祖之魂逼出身体那个方法而已!

    可是这方法……居然握他不想见到人手里!

    她又如何知他辗转难眠数月,才下定决心向她开口?!他痛恨这种感觉,痛恨自己必需向那个给他无痛苦,折损他所有骄傲,看过他所有软弱女人再次撕开自己伤口。

    但……他必需活着!

    明明领域之外,地狱王将与不动明王还隆隆厮杀,但领域内却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沉寂。

    “妖娆,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场交易。”

    沉寂良久,姬天白终于艰难地开口。

    他自然知道妖娆对他没有半点好感,他死他生,掠不起她心湖任何波痕。

    他自尊,不允许他卑微地乞求,但他可以退一步,与妖娆谈一场交易。

    妖娆摇着头,甚至没有问“交易”内容,依旧不为姬天白所动。

    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万兽结界,就算她想灭魔祖也不可能实现,倒不如让姬天白继续假装万邪,把那真魔祖永远地压制他身体里。她看来,能把远古魔祖与整个魔族阴成这样姬天白,此时才是维持人族与魔族势力微妙平衡关键所。

    “其实你现很好不是吗?”

    妖娆迎着姬天白目光缓缓说道:

    “万人之上荣耀,你已经得到,终有一日,你会走到世界巅峰,反正人族你已经回不去了,能魔族顺利实现你夙愿,也是一种解脱,只不过换了一个角色罢了。”

    妖娆说得没有错,以姬天白一生追求而言,力量与荣耀,才是他赖以生存空气与营养。而人族,也会因为姬天白佯装万劫,而推延被远古魔王荼毒战火。

    本是两边都有好处事。

    但她话音刚落,就被姬天白一阵狂笑打断!此笑声癫狂!混杂着沉重喘息与咳嗽。

    “哈哈哈哈……妖娆,我素知你厌恶我为人,但也从来不曾想姬天白这三个字你心中竟然这般无耻!”

    一道受伤戾气从姬天白脸上突兀地升起。

    “我要为王,也永远都是人族之王!白痴!我为什么要来找你……让你白白嘲笑我?!可恶啊……不要让我坠魔!我压制不了它了!”

    姬天白俊美五官愤怒地扭曲着妖娆面前晃动。他狠狠地拧着妖娆手,直接按了自己胸前十魔星上。

    “看!给我好好地看!”

    妖娆嘴角一抽,并没有反抗。

    当初帝岚被救,也是这样褪去衣物给她看自己烙印于肌肤魔星,他们原本都不是完满十星容器,却因为被远古魔祖选中而获得了十星圆满。

    若问妖娆此时为什么没有反抗,也许是被姬天白此时撕心裂肺咆哮还有那不加遮掩受伤所震动。

    不管姬天白是不是又演戏,其实她也想看看,姬天白倒底是如何一直占有身体控制权?

    神识小心翼翼地散入姬天白胸膛,妖娆试探了许多次发现没有陷阱才大胆地继续向内张望。

    神识世界内,密密麻麻血线让她甚为惊讶,这立即勾起了她洪荒秘境中某些记忆!

    欧阳家“死不了”之蛊!

    “你不是灭了欧阳世家祖宅,已经把这蛊毒给解了吗?”

    妖娆脱口而出,反问姬天白。

    当年她把欧阳家小世子丢给姬天白,让他误杀。欧阳家野蛮老祖大人分身亲临复仇,便姬天白身上种下了这种七日一发作,断筋碎骨恐怖血毒,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接把姬天白变成了一个受折磨活死人。

    后来姬天白被月依带走之后不久,她又听闻欧阳家一夕之间莫名全灭。便自然而然联想到与欧阳家有血线之仇姬天白身上。

    因为这些种种,妖娆下意识地认为姬天白已经不再受血毒之苦,但现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

    “欧阳家是我灭,不过我不是去解毒……”

    姬天白惨淡地一笑,瞪着妖娆脸,并没有接着血线话题继续往下说,而是无奈地叹道:

    “有时候我都分不清你是害我还是助我。”

    虾米?

    这话什么意思嘛?我还助过你?

    妖娆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本想追问,但神识中出现异变却立即让她双眼圆瞪,惊得把嘴里话瞬间都吞到了肚子里!

    “我勒了个去了!”

    震惊良久妖娆才挤出一声惊叹,终于明白姬天白要说那么奇怪话!

    原来她看到了,姬天白身体之内,密密麻麻血线后,封印了一枚小小魔魂!

    好邪狞!皱皱小脸,模糊身体,但却像一枚蕴藏了无黑暗黑洞一样,散发出撕裂人灵魂杀戮之光!

    大凶煞!

    一滴冷汗从妖娆额头上滴落。

    还好这大凶之物此时正被无以计数血线缠绕。只要它有复苏迹象,紧紧扼着它脖颈血线就会立即吸取蕴藏它体内魔息!

    所以那奄奄一息魔魂,只能露着尖锐獠牙,瞪着无比突兀巨大血瞳,如恶鬼一般狠狠地盯着妖娆从它面前扫过神识,却无法移动,无法挣脱!

    即使被束缚,魔魂气势依旧骇人。

    那凶残模样,仿佛只要给它一个契机,它便会立即冲破血线禁锢,把姬天白身体内一切顷刻之间通通捣个稀巴烂!然后将无黑暗强势地压向整片海洋与大地!

    那样眼神,有顷刻吸走人所有乐与求生勇气魔力!

    世事无常,这句话妖娆与姬天白身上得到完美验证。

    这恐怖魔魂,被那原本将要取走姬天白性命血线禁锢,所以姬天白才会繁杂又无奈地瞪着妖娆。

    他不取阿斯兰特帝气,妖娆就不会害他被月依蛊惑;他不追杀她,她就不会令他种下血线;但明明是噬魂血毒,后却又偏偏成了后一张翻盘求生底牌!

    各中种种,因果交织,已经分不清这场旷日持久恶斗中谁是谁仇敌。

    “很恶心是吧?”

    姬天白自嘲笑声妖娆耳边回荡,不过没有等妖娆回答,他又自顾自地说道:

    “我去欧阳家寻到了完整驭蛊之术,才拼全力把这枚魔魂封印天魔星下,不过月依她们也以为我解了蛊,其实我不是解毒,而是把蛊毒侵蚀目标都转移到了魔魂身上。”

    姬天白有气无力地解说,看来刚才借用魔祖领域让他耗力气。不过他还是想用自己描述,来改变妖娆心意。

    只是寥寥几句轻描淡写地陈述,却让妖娆目光不由再次停滞于姬天白颤抖睫毛上。

    真实过程又岂会如此简单无奇?

    他一人身陷魔族,要瞒过所有魔族眼神悄悄封印魔王力量,而后慢慢改变自己日常习惯甚至说话方式,力让自己言行与传说中天魔靠近,强行契约黑暗属性幻器,用血线探索魔祖力量甚至复刻他领域!

    让自己成为……所有魔族眼中货真价实魔王!

    这过程一定凶险万分,曲折艰难,九死一生!

    喵了个咪!

    想着想着妖娆就觉得脊背嗖嗖发凉,虽然她痛狠姬天白,但她不能否认,此时坐自己面前家伙……真他丫是个天才!

    要是换成是自己,未必能比他做得好。

    她本以为姬天白能压制万邪,必然是因为投身与他魔族力量原本就孱弱无比,现看来……只是姬天白用自己生机,暂时禁锢了万邪力量,不过他身魔族大地,被浓郁黑暗灵气滋养,确还是会越来越强大,直到姬天白体内完全翻盘那一天。

    心中有震惊,不得不佩服眼前家伙。但此时佩服并解决不了眼下问题。

    “我还是救不了你。”

    妖娆淡淡地说道。她并没有敷衍姬天白意思。无论她看不看见姬天白胸口下禁锢魔魂,能碾灭魔魂结界都已经不了,想再初元大地上寻找那么一道威力惊人结界,谈何容易?

    “不是骗你。”

    看到姬天白难看到极致脸,妖娆再次补充。

    “帝岚那次,是得助于一道远古大阵绞杀之力,但帝岚得救后,那大阵也灰飞烟灭了。”

    妖娆坦然承认自己与帝岚消失有关,因为她觉得事到如今,驭兽环都被姬天白捏着,再欺瞒他也没有必要。

    何况……

    “你大可不相信我,但我所说是我知道所有。”

    妖娆看着姬天白僵硬脸,知道这骄傲家伙一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什么驱除魔祖方式根本就不是他所想象某一种禁术,某一种仪式,而完全是以力压力!以战止战!

    如果他身体内血线足够强,也可能扼杀魔魂所有生机。

    只可惜姬天白并没有强到灭魂那个层度。

    妖娆说完便认真地戒备着姬天白反应,要是这家伙生存无望,突然要拉着自己垫背可也是一个极大麻烦呢。

    只不过歇斯底里也不是姬天白风格,听了妖娆话后他呆呆地沉寂了半晌,而后突然抬起头,凝重地说道:“我信。”

    仿佛经过了巨大打击,他心境大彻大悟。

    咦?

    这下轮到妖娆诧异,这家伙居然会说这种话?

    “我……信。”

    姬天白扼着妖娆手腕力度增加。

    “姬天白。”一痛之下,妖娆突然又发现自己其实不明白姬天白说什么。这货信什么?

    “我,信,你。”

    姬天白脸离妖娆很近,一字一句地说道,脸上褪去惨白,反而归于平静。

    “信我?!”妖娆简直一头雾水。

    “信你所说‘信念’!你曾经只是那么微不足道一个丫头,却用那些听起来好笑坚持与信仰一次又一次毁灭了我骄傲,你就是一个不断制造奇迹人。所以,我信你,能给我带来一场奇迹。”

    姬天白一字一句,吐字极为认真。

    表情甚至又恢复到平日里温和圣洁模样。

    但他理论……又是变态扭曲!因为受打击过大,继而精神错乱了吗?

    “姬天白,你疯了吧!”

    妖娆都被这种不讲道理深深折服,听过强买强卖,还是头一遭听到有人强行要救命!

    虽然她不想万邪真重生,但这要求已经远远超过她极限。这又不是“我努力”就能做到事情,这需要货真价实本事喂!

    “你知道刚才你助我得到了什么吗?”

    姬天白根本无视妖娆抗议,跳过之前话题,目光透过领域向地面那些狂热跪地魔族仆从们看去,扼着妖娆手腕急急说道。

    “你助我得到了本应该属于万邪真正权力!”

    “我自魔魂入体之后就一直吸取着他能力,终于复刻出他领域,但是这力量一旦使用,我身体将立即像现一样孱弱不堪,如果与别人对战,立即就会被人发现破绽。”

    “但是于你……呵呵,你必然不会泄露我们对话秘密。此时他们都以为我们二人打得难舍难分,所以注意力便完全被那魔祖传奇领域所吸引。此战之后,魔族内将再无人质疑我身份,之前无法调动三衰以上强者从今之后都能为我所用。”

    这是姬天白一早就设下一个连环局,与妖娆对战前就准备好惊喜,他要用领域与妖娆对话,同时用专属于远古魔祖一人代表性领域来证明自己魔族无法替代尊贵身份。

    “姬天白,你别说了!”妖娆觉得自己与姬天白已经聊不下去。

    “别打断我,妖娆,我没疯,我说是交易。”

    姬天白声音依旧平静。

    “我用刚刚得到魔族三衰以上大能战斗力,换你给我一场奇迹!”

    如果与妖娆对战前,姬天白多也只能使唤一下月依与慕容玺之类魔王,甚至连那一直角落里观望老魔族都支不动,但利用妖娆掩饰自己孱弱,现他已经得到了……

    魔祖级无与伦比地位!

    嗡!

    妖娆被姬天白这一句话触动,身体不禁狠狠一滞!

    魔族三衰以上大能战斗力!

    好恐怖交易底牌!原本身为魔族重生容器,魔族居然拥有这么强大号召力!

    “妖娆,我与你利益不相冲突,我要活,魔祖出世你也会很麻烦,毕竟你已经杀了他一个分身,就算你隐藏得再好,待他力量壮大,势必还是会把你从千万人中揪出来。”

    姬天白边说边从地上轰然站起,身上已经顷刻之间没有了刚才疲惫,就连眼神也阴郁起来。

    妖娆刚想说话,却被他蛮横地打断。

    “我不要听你拒绝,你理由,你防备,你报复,你无能为力。”

    完全拒绝听妖娆拒绝,这算不算被打击过度一种强烈自我应激?

    姬天白身上魔光湛湛。

    “我要打破领域了,等下以你我立场,我不会放你活。但你一定要活下去。”

    妖娆本还想继续“交易”话题,但立即又被姬天白话拉回现实,他们确领域中待了太长时间,继续墨迹会被魔族怀疑,而一旦领域打开,姬天白就会恢复万邪魔主身份。

    那一刻,他确没有任何立场这群魔乱舞魔山上,再放自己一条小命!

    铮!铮!

    邪狞兽血幻器再次带着强大威压附着于姬天白身上。

    嶙峋妖治棘刺骨刺还有漫天魔光顿时将他俊美五官拉得为立体威严,目光中了无人性,这一刻属于姬天白所有气息都隐入了妖娆眼前这男子内心深处。

    这魔域中,妖娆确没有什么反驳与掀桌子权利,一切还得跟着姬天白玩。

    “姬天白,你不觉得你自己这场不可能完成游戏,还要拉我垫背,太无理取闹了吗?先不说要我救命事,现又来个先让我死。你数数数,哪件我能办成?”

    就当自己听了一场笑话,反正自己也什么都做不了。

    妖娆笑得蛊魅入骨。看来她与姬天白想法,从来都不一个频道上。

    “此时你一定会觉得无法完成。”

    姬天白立即回应妖娆带着嘲笑质疑,他血红眸内依稀有些银光流淌。

    “但我知道,这世上所有奇迹,都是从不可能那一步开始前行。”

    这句话姬天白确有资格说出口,因为他这厮,一生就没有做过几件不惊世骇俗事。

    “我会继续束缚‘它’,无论如何不让它释放力量……直到你来找我。”

    “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需要我刚才许诺借你力量。你会再想起我,再需要我,现你只需要记得我话就可以了。”

    姬天白一边说,一边转身向妖娆相反方向走去。

    那决绝架势仿佛就是笃定妖娆一定能找到解开他死亡危机方法,并有那个兴致来拯救他!

    “哈哈!太可笑了,等下我就要被你‘处死’,你自己也不一定能长久压制那魔魂,你自我救赎,完全只是一厢情愿。”

    妖娆笑得轻软,她必不会任自己陨命,但亦不爽今日所有都被姬天白强压一头,她没有答应他要求,但她不喜欢这家伙自做主张,用那种“你一定会来救我”目光压迫她。

    “不!我们都不会死。”

    远去姬天白突然回过头,用那种妖娆熟悉,每次立即要于平静中掀起风暴表情笑着说道:

    “因为我是姬天白,你是……妖娆。”

    ------题外话------

    月初打滚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