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38:斗虎遇蛟,和而战!

338:斗虎遇蛟,和而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38:斗虎遇蛟,和而战!

    姬帅哥以一种很没有人性,很帅气,很霸道,很变态方式拉风地说出一句:“因为我是姬天白,你是妖娆。”之后,便舞动着魔发纵身向前一跳。

    背影决绝,似斩钉截铁地道别,但那朦胧淹没于黑暗背影,却有一种魔力。

    一种让妖娆于微光中凝神再看一眼魔力。

    不可否认,他今日固执她心中留下了难以抹灭一道痕迹。也许他痛哭流涕,低声乞求,妖娆未必能记心上,可是他却于生机已微关口,把生希望完全交托她手中。这种大反转,确成功让妖娆记住了他今日嘱托。

    他信她?

    似讽刺,却也带着代表姬天白一生行事乖张。

    他身陷魔族,光是压制魔魂与自我伪装就已经疲于应对。他不知,也没有时间与精力去寻找妖娆所说可以碾压魔魂上古阵法。所以面对昔日敌人,咽下所有想要抽筋剜骨苦……

    他从容平静地说:“你,救我。”

    妖娆怅然一笑。

    这次自己是被姬天白算得死死,不但利用了她展开魔祖领域走上魔族王权巅峰,还以无数魔族强者之战力,以及她渴望杀灭邪恶魔祖,结束末日之战本心为底牌,让她没有任何拒绝理由地沉默接受他要求。

    “看来你真是到末路,不然也不会这样费心力来找我。”

    “我想如果有一日,我真需要魔族无上兵力,或者我找到了能与万兽墙媲美上古绝阵……我会想起你。”

    此时妖娆,心中亦有一种微妙感觉。

    其实所谓敌友,沉浮大世界中界定着实模糊。就算当年恨得焚心蚀骨,但当二人敌人同是远古那尊实力深不可测,蛰伏于大地千万年而不僵魔祖时,其实联手亦变成了一种必然。

    “好吧,与你交易一场。”妖娆心中默默自语。

    一道金光先向妖娆飞来,妖娆伸手一握,驭兽环已经被她牢牢地握于掌中。

    熟悉触感,让她精神一振。

    眼前姬天白以然化身为魔,抛出驭兽环手收回,转过头来对她冷冷地眨了眨眼睛,还是挑衅意味。

    这种目光让妖娆警醒……接下来,路也势必不好走!

    姬天白刚获得魔族大能们信赖与忠心,他不会魔众前偏袒她一丝一毫。

    恐怕接下来妖娆要面对,就是姬天白口中所谓“死灭”。

    于是妖娆迎着姬天白挑衅目光嚣张地对视而去,轻蔑眼神似告诉他。

    “如你所说,我妖娆怎么会畏惧死亡?”

    看到妖娆回应自己凶恶目光,姬天白嗜血一笑!

    他曾经看错过妖娆,所以这一次,他不会再错!她会回来找自己,一定……

    姬天白大手一挥,领域轰然破碎!

    于天空中厮杀良久地狱王将与不动明王此时都狼狈不堪。

    不断有逃亡荧火骷髅从地狱王将身上溢出,它们发出尖锐叫声片片明火中灰飞烟灭。而彼方不动明王也火势渐弱,身上赤火忽明忽暗,似有立即熄灭颓然之势。

    天空被骸骨粉碎荧光遮蔽,另一半则是燃烧得仿佛全然代替苍穹烈火!

    为何将天人境召唤师誉为“超神”存?

    此时所有魔族强者们心中都有论断。

    当这领域意化战中百丈王将,明王屹立于天,确让人心中所有世界观与想象力完全打破,那般巍峨强壮,以整个星空为战斗领域铿锵厮杀,确早已经超越人魔极限。

    此时展现眼前……就是一场世人不可及恢弘幻战。

    “召唤”概念,不局限于兽和禽,还有这世界舞动元素,这领域天道交织神灵!

    所有于一旁围观魔族强者们都张大嘴巴跟着老魔王一起跪地眺望。

    它们心中,见到如此恢弘而瑰丽一战是一种惊诧,看到天魔子容器使出传奇领域才是真正震动!

    此代表着天魔王无上权力领域下,就连慕容玺心底那抹小小质疑也立即消失于无形。

    王权!

    它此时虽然孱弱,但它展现了“真王”颜色!千万年等待,终于迎来魔祖重生一刻,万魔山隙,甚至传来激荡灵魂天籁之音。

    众魔虔诚而震惊目光内,领域下他们尊贵王与王宠物终于分开。

    撕啦!

    地狱王将纷纷扬扬化为骨渣,崩溃为万千荧绿骸骨如雨倾泻而下,姬天白阴郁地凭空战立,右手覆盖腥红血刺,左胸十枚天魔星苍白皮肤下妖冶地转动。

    他那完美身体,暴露空气中,让所有魔族信徒们加鼻血直涌,心跳隆隆。

    这真是他们期待已久王!

    一头魔发溶入夜色,黑眼血瞳,五官刀刻斧凿。光滑肌肤下,无处不张显着咄咄欲发杀气与战意。魔王们想要高声尖叫,妖女们已经爆血管晕了一地。

    他身后,被流星雨般堕落骸骨荧光衬托,逆光而视,他冷峻脸颊上,只能看到无限黑暗无情……

    另一侧……

    美艳人族女修脸色惨白,浑身溢血,踉跄后退……

    她所召唤不动明王仿佛这一刻被一盆冷水当头浇灭,赤红火光下发出滚滚黑烟,光明骤灭,如山峦般高大身体轰然倒塌,顷刻散出潮水般余焰黑灰。

    妖娆卸除一身力量,像是精疲力竭般从天空陨落。

    “交易开始,我以失败,助你向皇权一步。”

    妖娆双手放开,衣裙蹁飞,如折翼之蝶,单薄脆弱地陨落于天空。常年必备假血糊身上,看上去气息弥留,已经完全败于姬天白手下。

    姬天白高高站于云巅,睨着冰冷双目看着眼前那蹁飞身影远来越远。

    妖娆,我将所有希望寄于你身,还我自由,还我人族尊贵荣耀……

    不过我还是希望有一日,你真能以这种狼狈姿态败于我手心,那便是我一生,灿烂辉煌!

    一想到这里,姬天白嘴角便扬起一抹难以形容神情。

    这是一场纯粹交易,就像山上猛虎,二虎相争必血肉横飞,恨不得把对方抽盘剜骨,可是一日虎山来蛟龙,于是二虎又合力铲除双方敌人!

    对于只有二者存情况,他们是敌!对于蠢蠢欲动远古魔祖,他们是友!

    世界峥嵘,利益与信仰不同情况下,让原本极矛盾死仇有了短暂交集。

    二人越分越开,妖娆即将陨落大地那一刻,一直虔诚跪倒地苍老魔族却猛地跳起,眸中万雷奔腾!

    他那一跃而起气势,直接带起方圆十米土屑飞扬,一股至刚至强罡风直接把下盘不稳月依与慕容玺顷刻掀飞!

    月依灰头土脸地砸倒地,震惊地抬起头,而身后那呼啸风早已经瞬间远去!

    老魔族举起一拳,拳化啸天贪狼之影,带着碎体风暴,朝着身无防备妖娆一拳轰去!

    “狼叔发飙了!”

    有魔族惊诧地发现,从不他们面前展现实力那苍老魔族,脚下流风四溢,眉目星光万缕,疾速前行时罡风撕开宽大衣衫,终于露出他精健犹如虎豹赤色胸膛。

    那赤红而光滑肌肤上,闪烁着璀璨雷火光华!

    其威压之浓烈,顷刻直逼万劫魔祖与人族女修交战时爆发灵力之合!

    看不出他幻阶,但看他奔雷之瞳,赤红之身,破云逐日之势,所有有眼色围观者都同一时间内猜出了“狼叔”真正身份!

    “他是天魔长老会吧?!”

    魔族也与人族一样,有着各种大大小小势力与门派,但“天魔长老会”却是神秘又令人畏惧存,传说能进入是长老会魔族大能,必是天人三衰以上绝世魔战士,就连三位屹立于魔族世界之巅,手持三件魔族极道幻器尊王,也与“天魔长老会”有着丝丝缕缕联系。

    这个组织,超然魔族任何势力而存……只为一人神圣使命而奉献所有光与热。

    也许那个目不是所有魔族都清楚知道,但每当一位实力卓越天魔子出世,他身后势必都会闪过天魔长老会影子!

    从不为姬天白而动狼叔动了!因为刚才混战中……这人族名“姬天白”,魔族名“万劫”灵魂容器,终于达到引起天魔长老会注意觉醒强度!

    “天魔之敌,就是吾敌!”

    狼叔眼中妖娆,此时刻已经俨然成为一团死物!

    他能感觉到这人族女修陨落于天地间时仍然一息尚存,所以为表自己忠心,不再劳烦天魔大人动手,他瞬间决定由自己去了结那女子性命!

    “天人三衰吗?”

    “看不清,我只觉得胸口血浪翻滚……”

    跪了一地魔族都神色骇然地胡乱猜测狼叔实力,他们看不透,但他们能从天魔子大人诧异表情中看出,天魔万劫此时……也惊愕于狼叔威压!

    那么一切答案不言而喻!

    狼叔必为三衰之后渡劫强者!

    好强!

    只是一个呼吸,那矫健身影就立即跳到了妖娆面前!那排山倒海拳风……已然呼啸于妖娆面门之上!

    “三衰渡劫?!”

    妖娆微眯着双眼,心脏剧烈跳动!自己此时竟也颤抖于这瞬息出现眼前,对自己报有强烈杀意魔族大能死亡威胁之下!

    “原来此地还隐藏着这样难得一见强大魔族!难怪姬天白行事处处小心翼翼,连与我对话都必须选神识不能刺透领域里。好恐怖,想想今日之后,这等大能都忠心地臣服于姬天白麾下就觉得恐怖……”

    妖娆额头冒着冷汗,自己二衰劫刚过,位于二衰巅峰却还未摸到所谓第三步大门,然而眼前此时却横生一位天人三衰甚至有可能强对手,果然是姬天白口中“死灭”啊!

    拳风已然挥到妖娆鼻尖前。

    面门火辣辣地痛!妖娆强忍着心中强力反抗怒火,翻着白眼看着矗立天空之上姬天白。

    心中暗道:“你若不想死,总得死灭之地,给我一条活路啊。”

    “大胆!”

    果然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震耳欲聋呵斥声瞬间于天地间爆响,硬生生把那名为狼叔老魔族之拳影遏制妖娆眼前一寸之处。

    嗖!

    罡风强行立止,就连妖娆衣裙都卷入老魔王瞬间定身风暴,轻盈纱与淡薄布被瞬间寸寸撕裂,拳风如刀割着她娇嫩肌肤,即使杀拳止于后一刻,她体内依旧狂浪翻飞,气海倒倾!

    噗!

    鲜血大口喷出来!

    姬天白怒吼着“大胆!”顿时喝倒了一片魔族战神,停止了狼步叔瞬杀,吓破了月依与慕容玺胆!

    丝丝黑光拔地而起,带着浓郁阴邪之气。

    此王权威严下,狼叔乖乖定身,但表情却甚为不解。

    “殿下……难道不杀她?”狼叔威压亦隆隆。

    苍老声音,道出了场所有魔族心声。它们天魔王,是集无情强大为一身完全魔神,又岂会为一个卑微人族女子求情?这完全不符合他尊贵身份。

    质疑声再起!

    虽然并不大声,但亦让妖娆与姬天白同时脊背发寒,冷汗直流。

    魔光闪闪,他们是置身于万丈深渊旁两只带着惊人秘密小小蝼蚁,一步错,万劫不复!

    他们敌人,是整个魔族!

    冰冷夜风……彻骨寒。

    就算妖娆是被迫被姬天白这们腹黑家伙拖入这场惊世骇俗骗局,但她此时也不敢胡乱发出半点声响。

    “她?哼……”

    姬天白黑眼红眸根本没有妖娆身上聚焦,他抬着头,仿佛整个夜空都不足以填满他野心勃勃视线。

    “她身上有半极道幻器,本尊刚才尝试,若是这样一击将她轰杀,那件半极道幻器就会被卷入她早已准备好时空裂隙里,再也找不回来。”

    我勒了个去!蒙蔽世人比妖娆技艺娴熟姬天白!

    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让人找不出半点破绽,对妖娆不屑,对半极道幻器兴趣多一分假,少一份稍显寡淡……就这样不多不少,不浓不淡地展现出来。

    姬天白冷咧声音天空中回响,立即扫去所有魔族心中质疑。

    慕容玺甚至敬佩地看了月依一眼。

    还是月依聪明啊!这魔女曾经就说过……倘若万邪魔主为真,便不再对妖娆心有所感,她存,应该只与那件可以御雷半极道幻器有关了。

    她猜得果然没有错!

    姬天白貌似训词解释中,狼叔顿时愧疚地低下头,他只急着向天魔殿下表示忠心,却忽略了此女身上人族重宝信息,真是有欠考虑。而且明明是自己冒失情况下,还质疑了天魔殿下决定……真是该死!

    所有魔族看向姬天白目光加狂热。

    “那……先把她留此地,慢慢解除她对半极道幻器控制?”月依一脸媚笑,御空而起。心中瞬间闪过无数恶毒折磨人手段。

    她喜欢……就是把活人变成傀儡,看着妖娆那绝美容貌,她热血沸腾。

    “留此地?”

    姬天白拉长了语气,极为不爽地睨了月依一眼,那冰凉目光顿时激得月依一阵战栗。

    “月依,别用你那些缝补尸体恶心东西还有人族低贱血脏了本尊地界,把她丢去噬骨荒原,要生不生,要死不能死,被虫豸撕咬数月变成活死人时,自然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了。”

    姬天白阴邪地笑着。

    那邪狞声音顿时骇得所有魔族强者纷纷不寒而栗!

    嘶……噬骨荒原!

    倒吸冷气声音不绝于耳,大部分魔族脸上都升起惊悚表情!

    太狠了!

    万劫魔祖大人对他玩残了小宠物也他丫忒毒了!原本只怕他灵魂一部分还被容器姬天白灵魂占有,现看来,姬天白之魂怕是死得不能再死,否则万劫魔祖大人又怎么会把他宠物丢到那样一个鬼地方去?

    传说那片虫域,就算是鬼去了都会魂飞魄散,万年来魔迹罕至,十恶不赦魔族罪人都不会被流放到那片疆域。因为那里是比死还恐怖地方!

    禁空,禁幻,禁阵……无论意志多强大强者,进入之后都会失心发疯,道心破碎。

    只有天魔长老会神秘大能才掌握开启那片死地传送阵。

    三千年前,一位深入魔域人族大能大杀万里,将魔域内搅得一片混乱,数百天魔长老会隐世魔王陨落于他手下,后关头,一位不知名魔王自我牺牲,将那人族大能引入虫域同归于烬。

    两个月后,魔众噬骨荒原边缘发现了两个哈哈傻乐白痴,浑身*,一身腥臭恶心脓包,赫然正是之厮杀并冲入人族大能与魔族隐修!

    那魔族隐修被救回后无论用什么药都再也医治不好,后只能深锁地下,让这拯救了魔族英雄与黑暗地下骨兽为伴。

    而那人族大能是悲惨,被气愤魔族当成观赏玩物各地展出,让他做出各种不堪入目姿式记录于传讯水晶内广发人族各宗,后悲惨地死于魔域某个小镇魔族少年群殴里。

    强者之陨,悲惨至极莫过于此。

    所有魔族老者都说,那片大地……有着夺走鲜活生命所有神智能力。如果把妖娆丢那噬魂地方,两个月后再将已成为白痴她捡回来,只怕不但是交出半极道幻器,随意让她干什么……她都没有半点反抗意识。

    好恶毒!

    月依连连发抖,从眼前魔王那波澜不兴眼眸中深刻地读懂,眼前男子……再也不是那可以与自己勾心斗角,谎话连篇姬天白。

    他是天魔……眼中除了他自己,它人都是微茫浮游魔祖古祖!

    一股莫大恐惧与敬畏感顿时每一个魔族身上升起。

    他们眼前天魔殿下越无情残忍,越让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越让他们卑微地兴奋!因为只有残忍强大者,才能再现魔族辉煌!

    “我主英明!”

    狼叔虔诚地对着姬天白膜拜,眼内满是狂热精芒。

    足够狠!足够辣!

    “哎呀妈……有点不对劲啊!”

    被狼叔扼着脉门妖娆脚下有一种恶寒升起。

    虽然她明白姬天白要死境中给她留一条生路,这生路必然极为隐晦艰难,绝对不会引起魔族任何质疑,不过现看看月依,慕容玺还有地上跪了一大片魔族惊悚与怜悯目光……

    妖娆怎么想怎么觉得毛骨悚然!

    姬天白!

    你不会到这个时候还想着阴我吧?

    妖娆猛地抬头,对上姬天白阴冷目光。那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目光里,她看出不他任何表情。

    罢了!

    妖娆倔强地抬起头,其实此时只要她突然反水,大叫姬天白未死,让魔族大能去查他胸口后魔星,他势必还是会立即被如狼叔这样魔族大能找出破绽,立即被拉下神坛。

    但他依旧给她安排了那个令所有魔族都胆战心惊什么荒原为逃生地,没有半点迟疑。

    其实姬天白现处境与自己是一样。但他没有防备她反水。

    “我便……信你一次吧!”

    妖娆皱着眉头,觉得这种情况下,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

    “臭魔王!你个死变态!我半极道幻器就是不给你……哼!什么荒原我不怕,你们永远也得不到我幻器!还不如现杀了我,让禁制发动,将御雷灵珠永远葬送时空罅隙中!”

    妖娆张口时候,姬天白身体明显一抖,看来其实他也很害怕妖娆吼出第一句话。

    只不过听到妖娆不是揭发,而是顺着自己谎言往下说,立即悄悄地吐了一口气。看来妖娆是默认了他们之前交易。

    他挥了挥手,黑暗中立即有一位衣裳轻舞女子缓缓从地面飞起,恭敬地托着一张苍蓝纹兽长披为他系上。那女子小心翼翼动作,仿佛服侍一位帝王。

    披着兽纹披风姬天白被灼热目光包裹,威严又尊贵。

    妖娆看清了那为他着衣女孩转过身后露出脸,顿时吓了一跳。

    流云殿……朝歌!

    ------题外话------

    没有洗白小姬意思,月依猜想姬天白对妖娆心也不一定是对。

    一个作者说,当他写了五年一个故事结束时,他已经不需要设计每个人物对话,而是闭上眼睛,就知道那个人物每个场景下会说什么会做什么。

    我心中,龙觉永远是阳光,其实每个女人回头看看,给你伤痛男子都大约不是你人生伴侣,因为真爱没有伤害,所以真爱存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他存时候约莫着像清茶,浅浅淡淡,甚至不如某些配角某一时刻耀眼,但是失去这种阳光,你才会知世界有多黑暗。

    而姬天白永远是迷雾,所有妄图去猜想他心人,都是错,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意如何。

    分得清这两种男人,我想女人都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