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41:石头妖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地悸动,脚下沙石徒然下降!

    不仅是天空中疯狂从四面八方涌来敌人,大地也被瞬间抽空,沉睡地下虫蝇们纷纷拔地而起,凶残地向妖娆纵身扑来!

    妖娆眼前日光顿时不见,转眼见只剩下密密麻麻张牙舞爪飞虫们,它们不顾性命前仆后继地向火焰结界冲撞,瞬间给了妖娆莫大压力。

    又一次深深地体会野蛮践踏精致,数量压倒质量疯狂。

    若是数量仅有千万,无论多么凶猛,被炎凰火烧也不过是一柱香时间。

    但是妖娆此时经历混乱,却不是以一敌万,而是面对着几乎无冲击。不断有虫尸从火焰外纷纷扬扬掉落。妖娆只得撑起火焰结界不断行走。因为如果自己呆立一处不前一退,过不了几分秒时间就会被虫尸完全掩埋。

    唯一值得庆幸是炎凰火爆品质极高,不会放过任何漏网之鱼,不然面对如此密集攻击,只怕火焰结界也有被冲破危险。

    妖娆就这样看不见前方视线情况下,背一个拖一个,撑着火焰密集虫堆内艰难前行。

    那些不断延绵于耳边噼里啪啦声听得她一阵嗨爽,不过此场面延续了两柱香之后,妖娆脊背又开始泛起阵阵冷意。

    她杀虫蝇只怕已经破了百年来噬骨荒原记录,所吸引虫豸仇恨也绝非一星半点,她看不见火外聚集飞虫到底数量几何,但是从越来越重压迫感中她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么长时间内,邪虫们不但没有因为碌碌无为又损失大量同伴而放弃对自己纠缠,反而越来越多地汇聚她火焰结界外!

    “要是虫蝇数量真没有头,那我灵气化火……总有精疲力竭时候。”

    妖娆皱着眉头,示意爱哭师叔继续带路,现这种情况,万万不能打开火焰结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被虫蝇连着叮了两次爱哭师叔不知道是因为被虫毒得傻还是被妖娆现爆发出威压震慑,居然战战兢兢地收敛了哭声,猫着腰妖娆前方继续寻路。

    眼前除了被白火照亮密密麻麻虫蝇狰狞之脸以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方向啊,地点啊……完全只凭借爱哭师叔第六感来辨别。

    妖娆深刻体会着噬骨荒原可怕,前一夜姬天白魔众中吼出“噬骨荒原”这个地点时,那些魔战神们惊恐表情依旧妖娆脑海内回荡。

    也许他们之中也有人身负魔火,能像妖娆现这样阻隔虫蝇一时,但是无论多么强大召唤师,气海内储藏灵气总有消耗一空时刻。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天……

    若是一天之后,聚拢身边虫蝇还不减少,那么火焰散,妖娆又如何是好?

    这荒凉沙地荒原上出现了一幕惊人场景,永远单调只有黄沙,苍天,黑虫世界内突然出现了一座巨山!

    此山之高,足有二百余丈,方圆数千米之宽广。

    也许忽略此山黄沙大漠特殊性,它还有一个巨大特点……那便是它此时正隆隆地移动!

    天空中弥漫着一股浓烈而刺鼻焦臭气味,仔细一看就不难发现,这巨山移动方向相反黄沙大地上,遗留着一道如山体一样宽广黑灰虫尸地带。

    黑灰虫尸之下,奇异地出现一道混沌日光中反射着璀璨颜色光带,那是被炎凰神火高温灼烧后黄沙化成琉璃。

    如流水一样蜿蜒,似玻璃一样浮起处光滑鉴人。起起伏伏间反射出荒诞光泽。

    像是给荒漠黄沙大地铺就道路一样。数量众多被火焰焰得卷曲虫豸遍布这条特殊“大道”上,散发出刺激活虫们加疯狂向此地汇聚气息。

    混沌空气里,依旧不断有从四面八方飞扑而来,融入“巨山”,组成巨山一沙一石虫蝇。

    妖娆此时正背负着一座大山行走,如果此时有人从此地经过,一定能感觉到从山下徐徐散出那股坚定且浑厚天人二衰威压!

    妖娆手中炎凰火依旧明媚洁净,但她额头已经布满汗水,看来虫子报复心极强,纵使葬送如此之多同类,依旧锲而不舍地想要把妖娆和两个活宝吸成人干。

    汗水冲刷着妖娆伤口上药泥,令她身上特殊幽香越来越淡!

    “坑爹啊姬天白,你就不能多给我一些药吗?”妖娆嘴上虽然这样愤愤咒骂,但心中还是清楚,像姬天白那样滴水不漏且容不得半点瑕疵男人一定不会这种时刻坑她。

    这种驱虫药物必定极难入手,不然那些魔族听到“噬骨荒原”之后也不会那样震惊与恐慌!

    姬天白已经给她争取了一线生机,剩下所有艰难险阻……都只有靠她一力解决。

    背上家伙好不容易醒来一次,看到被白色焰火照得不甚清晰虫群,立即哇哈哈笑了一声又翻着白眼儿晕倒过去。只有那呜咽师叔还胆怯地时不时看着妖娆表情。

    “姐姐……我怕怕……”

    说实话,那么一张被虫子叮得一个头变成两个大老男人卖萌着实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只不过妖娆对各种傻各种坑爹模样都有超强大免疫力。

    “怕什么怕,有姐姐呢!”妖娆啪啪地拍着胸口,俨然已经进入姐姐角色。

    要是这场面被正常人看到一定会惊讶得挤爆自己眼球,但是反正已经遭遇这么离奇虫窝,貌美女子摇身一变变成一个中年人姐姐,也不再是那么无法接受事。

    有了妖娆安慰,那战战兢兢天人强者仿佛也不再十分畏惧。吸着鼻涕加速度向背离荒原中央边缘地带走去。

    三人不过又前行了数个时辰,就妖娆觉得有些殚精竭力之际,她脚突然踩着了什么坚硬东西。

    “咦?”

    环境微小变化立即引起了妖娆注意,因为目光所及之处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完全被疯狂虫豸包裹,所以她只能低头看着脚下一尘不变黄沙。

    原本以为噬骨荒原内除了黄沙再无它物,但脚下所踩踏之物明显有了棱角与形状。

    “这是……”

    妖娆步伐一顿,弯腰从地下拾起了咯脚东西。

    “是一块砖头!”

    妖娆眼底光芒闪了闪,掂量着手里砖头重量与年份,厚而敦实,即使长年失水,妖娆挥动下也没有立即破碎成渣。所以妖娆推断这必然是一件年代久远且做工优良古物。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将这砖头遗留荒原里。”

    妖娆满心疑问,因为行走这么长时间,她除了满地黄沙,就连一块完整人骨都没有看到,因为沙地松软,不时有沙下虫蝇飞出,令地表很难有沉重物品留下,即使此地埋骨无数,只怕所有曾经痕迹也都被吸入滚滚黄沙之下。

    可是这块明显年代久远砖头,却还静静地躺沙地之上。

    “砖面上好像还画着什么东西!”

    炽热炎凰火下,砖面上一些弯曲但不自然纹路吸引了妖娆注意力。

    要问妖娆为什么会对一块黄不啦唧破砖头这么有兴趣。并不是因为她有狂热考古爱好,而是进入荒原后,她除了沙子,傻子与虫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东西。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即使她手中托着只是一枚破砖头,也足以令妖娆冇足了力量凝神观看砖上花纹。

    只可惜这砖面实是被岁月与风沙腐蚀得不成样子,所以除了一些歪歪扭扭曲线什么都看不出来。

    “哎,我也是脑袋被门夹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对一块砖头这么认真。”

    妖娆刚想把手里砖头丢弃,正走她前方爱哭师叔却突然一个趔趄扑倒地,大头差点撞到妖娆炎凰白火之墙,吓得妖娆立即伸手把他从前方拖了回来。

    惊天动地大哭是免不了。

    爱哭师叔抱着额头与脚踝哭得酣畅淋漓,眼泪花花还不时向妖娆身上喷。

    好好走着,怎么会摔呢,妖娆看着爱哭鬼被硬物磕坏了膝盖与额头,顿时目光冷峻起来。

    “乖,不痛痛。”随手给那娇嫩爱哭鬼擦了些药,妖娆趴沙地上向前摸摸,居然摸到了一片坚硬大地!

    “咦?”

    她用力一扯,又从坚硬大地上揪下一块砖头,与另一只手中之前握着古砖没有太大区别,只不过形状方正,花纹清晰!

    “难道这不是偶然散落砖块?而是这片荒原内其实还存着一个古建筑遗迹?”

    妖娆顿时兴奋起来。

    因为环绕炎凰火外想要复仇虫蝇数量实太多,她目光与神识根本无法穿越虫豸大军射向外部,此时她已经摸黑乱走了数个时辰,没有想到爱哭师叔第六感居然带着她们来到了一片……城池!

    要说荒废古城能给妖娆带来什么?答案尚不明了,但是变化总比没有变化好,至少妖娆突然想到也许这曾经居住过人类或者魔族建筑里有驱逐虫蝇方法也说不定。

    “这是什么地方?”

    妖娆兴奋地对爱哭师叔问道。

    爱哭鬼茫然地摇了摇头,挤出两滴眼泪算是答复妖娆质疑。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我们继续走。”

    妖娆指了指前方,示意爱哭师叔要坚强对面摔伤,努力向前探路。

    好爱哭师叔内心远比失心疯时坚韧,抽泣了几下之后便妖娆鼓励下摇摇晃晃滚上古砖石台,战战兢兢地继续向前方爬行。

    很脚下古砖从零散分布到紧密地连成一片。

    这种变化令妖娆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因为真有成片建筑存,证明这片大地下不曾生存虫豸,所以松软沙泥之上,这样一片完整平坦石板地才能保存至今。

    随着深入石砖之地,令一个不期而至变化也让妖娆欣喜若狂!

    步入砖地之后,她手中撑起炎凰火压力陡然减轻,聚合她身边虫蝇大军们正因一种不知名力量大批离开她身体!

    “难道这是一片生存之地?”妖娆顿时心头一热,嘴角也高高翘起,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不管怎么说,先让这些烦人又该死东西远离自己就是好事!

    嗡嗡嗡!

    鼓噪声音吵得人头晕目眩,但是眼前密密麻麻虫影已然有了疏离迹象,傍晚夕阳之光透过虫隙映入妖娆眼眸,顿时给她世界赋予了流火般美妙色泽。

    原来时间不知不觉已到日暮,妖娆已经依稀可以辨认眼前景物。

    应该还身处于噬骨荒原之内,因为天光依旧不知道从何方而来。但是脚下已是一片宽阔石砖地,眼前倒伏着一些断梁巨柱,那些宏大废墟不难看出此地曾经辉煌。

    此时已经了无生机,但远古某一时期,只怕这里也是一片繁华之地。

    不但妖娆很兴奋,就连那带路二傻师叔也显得十分欢喜。

    所有萦绕身侧虫蝇们很就要散去,妖娆却身体徒然一滞,微微发愣地看着一件正气势汹汹向自己冲来一件“庞然大物!”

    轰轰轰轰!

    一件沉重且正移动巨物正向妖娆与二傻隆隆压来。

    它若光是大,必然无法让妖娆突然呆呆地把嘴巴张成这样。它若光是凶残,以妖娆头脑也早就预计到能让虫蝇自行退散石砖古迹内有可能存比虫蝇邪狞存。

    可是眼前出现东西……怎么说呢?已经完全超越了妖娆所有想象与准备,以一种近乎于荒诞外貌呈现妖娆面前。

    “这世界上,有石头系幻兽吗?”

    这是闪过妖娆脑海第一个念头。

    因为此时令大地颤抖巨物,身上遍布妖娆眼熟板砖!

    一块一块带着弯曲花纹灰石板,左一块右一块拼凑起了这具石砖生物头颅四肢与躯干,好诡异!

    像一座移动城堡一样黑乎乎,高大威武地出现妖娆面前。

    “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爱哭师叔立即把他那泪水糊了一脸肿脸顷刻贴妖娆面前,抱着她手吓得哇哇乱叫。而那由砖块拼凑起来庞然大物却从砖缝之下爆发出沸腾熔岩,如魔孽一样凶猛地向妖娆扑来!

    金红火焰扑天盖地!那恢弘场面犹如炎阳赤火喷薄,万丈金辉扫除世间所有邪狞!绝对不是魔物可以具有神圣!

    “咦?这气息……”

    妖娆陡然一惊!而后耳边响起一声惊天动地呵斥!

    “去死吧魔物!居然敢聚成这么大一座山上岸,老子烧了你们!”

    滋滋滋!

    正离去虫蝇们被山内妖娆炎凰白火与山外忽如其来赤金流火夹击,立即为迅速地火海中枯萎凋残!

    大量虫尸像是鹅毛大雪一样从天空纷纷扬扬地散落,很妖娆所背负虫蝇巨山如烟云般消散空中。而那对面石砖“巨物”仿佛还甚不满意,从身上爆发出极为强健威压,好像想对虫山中心发出完全毁灭惊天击打!

    我擦!这妖怪声音好熟悉啊啊啊啊!

    一丝错愕之情闪过妖娆脸庞,而后突兀惊喜脸颊上绽放开来!

    “爹!是我啦!”

    妖娆迎着那扑面而来金红火海高叫一声,把两个二傻丢地上,立即哇哈哈地扑了上去!

    从熟悉金火还有那霸道声音里,妖娆感觉到了让她小心肝糊一地亲切。那必定是与她分离了很长时间疯子爹爹无疑!

    也没有想着爹爹为什么会出现这里,也没有想着爹爹为什么变成了这坑爹模样,妖娆身体比意识迅速地向那石头人扑去。

    咦?

    石头巨物蓦然一抖,而后石块纷纷从巨大身体上掉落,一股磅礴灵气一散而空,那簌簌砖头下立即露出阿斯兰特那张不可思议脸!

    “妖妖!”

    阿斯兰特浑身一抖,苍绿色眼眸内骤然爆发出两道火炬,他急不可耐地收起火息,冲上前来一把就将妖娆拦腰抱起,熟稔地将她空中一抛,然后又极为稳当地将她托臂弯里!

    “你怎么这里!”

    不期而遇父女两人,异口同声地大叫!

    难怪爹爹传讯水晶近了无讯息,原来竟也被困噬骨荒原?!妖娆捏着阿斯兰特脸,左瞅瞅右看看,发现爹爹好像又瘦了一点点。肩膀虽然还是那么宽,但托着她屁股手却有些咯得她肉痛,想必爹爹壮硕臂弯现都能看到骨头。

    还有一头乱发,脸上红包,撕成布条条衣服都说明爹爹这个鬼地方一定也经历了一场极为艰苦战斗。

    看着阿斯兰特狼狈模样,妖娆顿时觉得自己灰头土脸模样还不算太悲惨。

    托着妖娆转圈圈,阿斯兰特眼底惊诧比妖娆重,他哇哈哈疯狂大笑声甚至吓死了后一批没有被烧死虫蝇,直到转得自己想吐时候才踉跄停了下来!

    “一言难啊!”听到对方质疑,二人又心有灵犀地同时说出了一个答案。

    两次都说出相同话,两人对视着,四目内惊喜与温情同。

    噗!

    妖娆顿时笑噗了一声,然后抱着阿斯兰特脖子赖嘻嘻地蹭了起来。

    果然是父女,连说话都一模一样。妖娆隐着胸腔里笑意,小声阿斯兰特耳边说道:“那我们就慢慢说。”

    这生机渺茫魔族禁地内居然与爹爹相遇,妖娆身体内疲惫顿时一扫而空,仿佛只要有爹爹,什么狗屁虫窝,什么垃圾荒原……通通不话下,她们一定能活着离开这里。

    “哇!姐姐!你不要碰我姐姐!”

    肿脸爱哭师叔此时又不屈不挠地扑了上来,也不顾人家父女相处温馨气氛,抱着阿斯兰特烂兮兮裤腿就要咬。看上去对妖娆十分忠心。

    “别咬,是自己人。”妖娆急忙制止爱哭师叔暴行。

    “咦,这两个……是什么人?”阿斯兰特素来知道妖娆朋友众多,他从来都数不清,所以也不惊讶,而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呀,半路上捡回来两个二傻子。”

    妖娆看着阿斯兰特,顿时一阵促狭大笑。要不是因为这两人傻得有些像爹爹当年模样,她未必那么热心一路护着他们。

    “哦,我说怎么这么眼熟悉哩,原来跟你老子我有些像啊?哈哈哈哈!”

    阿斯兰特一边拿自己开玩笑,一边用胡碴子扎着妖娆脸,并没有把她放下,而是像小时候那样托着,直接向乱石废城内走去。

    爱哭师叔咬着手指蹲地上想了想,也拖着那奄奄一息小师侄,学着阿斯兰特模样,将师侄抱怀里,傻不啦唧地跟了上去。

    “爹爹,你为什么被虫蝇伤了却不傻啊?”

    戳着阿斯兰特脸颊上脓包,妖娆好奇地问道。看着疯子爹爹满身伤痕,只怕他并没有像自己这般轻易就找到了这处躲避虫蝇石城。

    “可能我对虫毒有一定抗性吧,所以还不至于沾一点点毒就完全发疯。”

    阿斯兰特解释十分理,曾经他受过那么重虫毒,依旧从生死线上挣扎了回来,对虫蝇耐受性,自然比寻常人强很多。

    解释完自己近况阿斯兰特并没有收声,而是皱着眉头继续对妖娆说道:“不过先天却有些不好。”

    说道此时,妖娆突然爆出一句让妖娆惊愕话,说这话时候,阿斯兰特脸颊上也露出了难看神色。

    什么?先天大帝居然也会受伤。

    虽然知道有疯爹爹地方一定就会出现先天大帝身影,但妖娆一时之间还是难以接受这样消息!那才情艳艳,实力深不可测先天大帝怎么可能伤到让爹爹露出如此不安表情程度呢?

    仿佛看出妖娆所想。

    阿斯兰特用低沉嗓音说道:“妖妖,你也领教了那些虫子疯狂,你想想如果没有找到这片庇佑之地,你是否能虫豸风暴中坚持一个月时间?”()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