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42:不如把他干掉?

342:不如把他干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吓!

    妖娆抬头看着表情凝重疯子爹爹,没有想到他与先天居然噬骨荒原里被困了月余!

    要是真如她之前遭遇,只怕她炎凰多摆支持一天一夜,势必将要熄灭,然而爹爹与先天大帝,居然无所依靠地足足荒沙里战斗了一个月!

    看着妖娆惊愕脸,疯子爹爹苦笑道:“所以开始看到你,我还以为是那些该死虫子又想出什么方法能进入这片石城继续吸血害人,此地石板有驱赶虫蝇作用,我便匆忙用石砖给自己做了套铠甲……没有想到劈是你。”

    呃……

    妖娆小鼻尖皱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脖子。

    她与爹爹相见时一个背着虫山,一个穿着石铠,两人都不伦不类,如似妖邪,当然认不出对方是什么身份。不过听到爹爹说这里石砖有驱虫效果,妖娆看向倒伏四壁残垣断壁目光也瞬间灼热起来。

    搞清楚石砖为什么能驱虫,也就是能离开此地一线生机。

    阿斯兰特抱着妖娆一路向前,四周断墙与古物越来越多,依稀可以看出古城古道还有片片低矮民房大概轮廓,可是现它们破败样子说明此地至少已经荒废了万年。

    “中心地带安全,其中有一片可能是此地远古居民用来祭祀一个大广场,我将先天放了那里。”

    阿斯兰特对妖娆说道。

    他说话时候,妖娆一直注意打量着疯子爹爹脸,那小心审度精明神情还是被阿斯兰特逮了个正着。

    “喂!臭女儿!你是想爹爹现还有没有被先天那王八蛋控制心魂吧!”

    阿斯兰特睨着眼睛,哇哇吼着,看向妖娆眼里甚至带着一抹愠色。

    哇!爹爹知道了!

    “咳咳……哪有……”

    妖娆老不自然地摸着自己下巴,心里却暗自舒了一口气,看样子先天重伤,多少是削弱了对爹爹心智影响。

    “还没有?!眼睁睁看着老子被人牵着鼻子走你也不帮把手!是有了那个红毛小兔仔子就不要爹爹了是不是?”阿斯兰特一张凶残脸直接贴到了妖娆面门上,隆隆大吼道。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爹爹面前,龙觉那骚包他……他算哪棵葱?”

    妖娆立即戳手指挤出可怜又萌表情对爹爹放电。

    她明白此时不牺牲龙觉是绝对平息不了爹爹怒火滴……

    啊啾!

    正某处被龙族折磨得要生不死某人顿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然后风骚地甩着赤红长发以苍茫目光眺望龙影纷飞天空,自恋感叹:啊,妖娆又想本少了……

    “哼……这还差不多。”某女儿控委屈小内心立即得到了极大满足,对着妖娆得瑟地哼哼起来。他眼里,龙骚包确就是一棵葱。

    看着爹爹如此精神,妖娆痛定思痛地自我检讨。

    “当时是看先天好像成了爹爹契约者,再加上以先天大帝那样强大实力与掰不过来倔脾气,实是无从下手。只怕干错了一件事,就牵扯爹爹陷入危险境地。”

    当时情况,她确打不过先天。

    “而且……”

    妖娆声音渐渐低沉。

    “先天大帝要做事太逆天,我觉得有爹爹一旁跟着也不那么容易出问题。”

    妖娆这个回答倒是令阿斯兰特为之一愣,而后他居然对着妖娆古怪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没有想到对天下不感兴趣我家妖妖,也会有这样考虑天下大局时候!”

    “我没有。”妖娆弱弱反驳,却立即被大笑阿斯兰特打断。

    “你有,只是你还不觉得而已,每一个真正问鼎天道强者,一生之中都会问两个问题,一个是‘世界从何而来?’,一个是‘我将向哪而去?’”

    “你下意识地思考世界会因自己决定发生什么样变化,所以本心已经开始超越你自己而存,你世界也由自己变成了宽广疆域,妖妖……你长大了。”

    看着爹爹那意味深重又带着期待脸颊,妖娆有些迷茫,又似乎有些清醒。

    被爹爹一提醒,她是觉得自己世界正悄然发生着变化。她心中先装着自己珍重亲人与朋友,继而慢慢地憧憬这个世界加美好。

    “许多召唤师,只意自己修行,也就是飘然出世问道,但他们即使问鼎初元高峰,问也是一个人道,而非天道……”

    爹爹声音如歌如述。

    “爹爹一直认为所谓强者,是授命于天,得到力量同时也理所应当燃烧力量这样一种存,你去思考世界从何而来?不公与不正为何存?想明白这些,你自然就会把自己当成对你所生存这个世界里一个有责任人,那些隐世而修自我之道召唤师们总是说我们这些想东想西家伙沾染世俗太多,日后绝对不可能专心幻修问鼎至强。但是人若什么都不乎,只追求强大,那强大又有什么意义?”

    “你喜欢守护朋友家人,我喜守护公平正义……其实都是守护这片家园。”

    阿斯兰特这席话说得极有深度,让妖娆都觉得心意豁然开朗。

    “你把爹爹留先天身边并没有错,虽然开始觉醒时候我亦不完全赞同先天‘绝对公平’,但陪着他一路走来,我们也发现了许多东西,比如说……我们发现了莫里斯道统。”

    后几个字,阿斯兰特说得十分缓慢,一字一句,铿锵地落入妖娆耳际!

    莫里斯!

    妖娆眼眸蓦地张开,这个名字现对于她而言也是一种致命吸引,因为她还想问问莫里斯那四平行世界海沟,是不是他画歪了封魔之线呢!

    “然后呢?莫里斯道统里说了什么?难道爹爹与先天前辈来这魔族噬骨荒原是为了追逐他脚步?”妖娆顿时抛开之前话题抓着爹爹衣领,急切地问道。

    “那倒不是……”阿斯兰特笑笑,对妖娆眨了眨眼睛。

    “你也知道先天他迫切,还是集齐足以轰破四平行世界极道幻器,他顺着一些古籍中残留蛛丝马迹猜测出魔族实际上持有并不仅现世有名天音魔铃,修罗骸骨巨门,神秘魔器这三件极道幻器,还有一件从未出世家伙隐藏魔族天魔长老会某个禁地里!”

    什么?!魔族还有第四件极道幻器?妖娆顿时眉头一紧,不过阿斯兰特接下来话还是深深地吸引走她旺盛好奇心。

    “所以我们偷偷杀了一个魔族天魔长老会守门人,抢了他一百零八枚‘门钥匙’,然后一个禁地一个禁地地找了过来。”

    阿斯兰特一边笑,脸上一边透出狂野表情。

    吓!

    听完阿斯兰特话,妖娆顿时对疯子爹爹竖起了大拇指,真是太牛掰了!

    杀了一个像万魔群山“狼叔”那样家伙,还一个禁地一个禁地进行地毯式搜索?

    “这个禁地不是我与先天进入第一个禁地,也不是凶险一个,但却耗费了长时间,待这片石城废墟里性命无碍,但是走出去却很难保命,我试了试,那石头铠甲并不十分紧密,如果走出石城万米,还是会有该死虫蝇从缝隙内钻进入。”

    阿斯兰特开始向妖娆描述自己被困于此地尝试逃生种种办法。先天昏迷这些日子里,他曾经无数次尝试与虫蝇再战,但后都毫无进展地被逼回石砖废城内。

    “让我先看看先天前辈吧。”

    妖娆坐阿斯兰特臂弯里,远远地眺望到前方空旷高台上,正静静躺着一个人影。

    从疯子爹爹怀里跳出,妖娆三脚并成两步地冲到高台前,却靠近先天那一瞬间缓缓减慢了步速。

    这是一种奇异重逢。

    看着那俊美不似凡世生灵谪仙一样男子此时沉睡自己面前,妖娆心底立即升起一种恍惚感觉。

    “先天是无敌!”

    至少今日之前她一直有这样感觉,就算被朱雀天罚深锁万年,依旧霸气冲天地大吼“吾一生逆修”男子!面对无数魔族敌人,挥一挥手便将千军悉数剿灭绝世男子……此时却这般安静而孱弱地倒伏自己面前。

    这令妖娆对强者又有了一番认识。

    所有让人敬畏并顶礼膜拜“神”,只要是血肉之躯就必然有软弱一面,只是他们软肋,通常不会被人发现。

    无论走到多高地点,都不要被赞美与光辉蒙蔽自己心灵,因为纵使像先天这样人也会有朝一日吃这么大瘪!

    但现这样沉睡先天又是可爱,因为之前他彪悍,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他身为“人”自然,现让妖娆看到了是先天大帝不为人知另一面,她却顿时觉得亲近起来。

    他会受伤,他会虚弱。

    妖娆坐先天大帝身旁,看到他身体多处都受到严重伤害。

    认真端详一番,妖娆突然恶兴趣地对疯子爹爹一笑,亮着她小虎牙对爹爹邪恶地阴笑道。

    “爹!我们现把先天干掉,以后他就不会再控制你意念了。”说罢妖娆小手就摸上前去,似乎是要勒紧先天大帝脖子。

    “吓!臭丫头你要干什么!”

    阿斯兰特顿时把妖娆贼手从先天脖子上拍下去,虎着脸说道:

    “爹爹不埋怨你了还不成?纵使先天他是扭曲了我对莫里斯海沟意念,但是……”阿斯兰特托着下巴。“你看他伤成这样,我却身上没什么伤痕就知道,他也力保护我安危,就像你说,不到后,谁也不知道谁对谁错,所以你老爹我还是会继续跟着他看看他接下来想干些什么”

    爹爹这个答案,妖娆意料之中。

    不过她还是不满先天大帝曾经那样过份地对待爹爹,所以一边对着爹爹讪笑,一边转着眼珠子暗中寻思怎么悄悄出一口恶气。

    毕竟遇上先天这么孱弱直是不容易。不雁过拔毛,欺负帅哥……趁机揩油……呸呸呸……那叫落井下石,实对不起这么难得机会。

    “刑墨去了哪里?”妖娆先拉开话题。

    “自上次殇城一战,先天助他得到魔王极道幻器之后他就被人族与魔族上层力量看护,去一处隐秘之地隐居去了,不常与我们一起行动,但经常联系。”

    先天,阿斯兰特,刑墨可是先天大帝计划中铁三角般中流砥柱。

    哦。

    妖娆瞬间明了,刑墨是去给先天大帝看守魔王极道幻器。

    “所以你们才有精力来寻找第二件极道幻器?”妖娆扬着头反问疯子爹爹。“其实要说寻找魔族多年从来没有出世第四件极道幻器,我觉得不如去人族上四宗抢一件好。”

    妖娆腹黑地笑着,其实心中又有自己小九九,若是应天情打死也不说出神宗他应氏老祖遗骨被藏什么位置,先天大帝他们先去闹上一回,把神宗上层搞个焦头烂额,那她也有了下手查探好机会。

    “少来!”

    “梆!”

    阿斯兰特又给了妖娆一暴栗。顿时弹得她向后一倒,下手这么重,看来阿斯兰特丝毫没有留情。

    “臭丫头你一定又打什么鬼主意。”

    阿斯兰特不愧是一手带着妖娆长大爹爹,哪怕她肚子里蛔虫动一下,他都能第一时间内感觉到。虽然不清楚妖娆脑筋里想是什么,但阿斯兰特想都不想就叫停了妖娆坑人冷笑。

    “你可能还不知道为什么先天一直计划夺取都是魔族极道幻器,因为他心中,与世界归于大公平同等重要,是人族万亿生灵安危。为了防止世界动荡时魔族又与人族开战,所以他所锁定极道幻器,都是魔族之物!”

    “先天这么做为正是莫里斯海沟被打破同时,魔族力量削弱,人族召唤师们能一举将所有魔族清出初元世界。这才是他追求完整目标。”

    震惊!

    听了阿斯兰特解释,妖娆也立即忘记摸摸自己被弹得有些红额头,蓦然瞪大双眼。

    她之所以一直不太亲近先天,也与先天对魔族漠视与对莫里斯海沟执念有关,因为她本人对解决眼前人族与魔族争端为意,却对什么撼动远古世界规则不大上心。

    但现她才听闻,原本先天并不是单纯地追求飘渺东西,而是想一举把所有问题同时解决。

    好大野心,好深棋!

    妖娆低下头,看着先天沉睡脸,那丝丝缕缕蜿蜒于石台上乌发比水草还细软,即使梦中都抿得紧紧唇与微微战栗睫毛,突然觉得这美好得犹如仙人一样俊美男子,心中原来装着那么多东西。

    “不要怪他什么都不说,因为有时候他表达方式是很奇怪,人高处未免有太多东西不可能被他人理解,所以他才选择直接而省事办法……直接控制别人心魂,地达成目标。”

    这话原本是妖娆应该去安慰阿斯兰特,结果却被阿斯兰特说出来安慰妖娆。

    因为阿斯兰特跟着先天时间长,所以知道先天曾经对自己所做事后才有了不一样领悟。

    对于先天要思考要计算庞大信息量而言,一些武断与专横简直就是完全可以忽略细微末节……虽然把自己情绪比喻成“细微末节”阿斯兰特自己也有些不别扭,但这就是事实所,所以他并不怨恨先天,反而催生了继续与先天探索莫里斯之秘与世界真相念头。

    妖娆点点头表示自己并不反对态度。而后认真地讯问道:“那你们得到莫里斯道统又是什么?”

    “这还是问先天本人吧。”

    阿斯兰特挠了挠乱糟糟大头,然后笑兮兮地指着妖娆左臂驭兽环,咧着嘴道:“不知道你那个专门治病小朋友不圈圈世界里?现把他叫出来给先天看看……嘿,嘿,嘿,嘿……”

    原来是打百里尘主意。

    阿斯兰特干笑着,立即迎来了妖娆一计白眼。

    “爹,你这样好猥琐。”无情白眼向阿斯兰特翻来,妖娆晃着手臂很诚实地说道:“百里尘现并不驭兽环里,环内只有几个魔云宗长老。”

    “啊?!那……”阿斯兰特立即挺直身体,皱着眉头看向根本没有清醒迹象先天。

    “让我想想吧。”

    妖娆托着下巴看着先天身上伤口已经有着被人细心处理过痕迹,让她再做什么后期治疗仿佛也没有什么帮得上忙地方。

    这噬骨荒原内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也渐渐明了姬天白为什么说这里才有她生机。

    因为这是一片被所有魔族强者都认同死亡入口,无论多强召唤师都有可能陨落。所以此地破解之法并不是蛮力,而是耐心与思考,变数与运气。

    纵观这些条件,她都充分具有。

    “我想有一个人知道先天前辈为什么昏睡了这么久还不清醒。”妖娆突然抬起头看向疯子爹爹。

    两个二傻蜷缩着身子蹲妖娆脚旁台阶下,一哭一笑也十分默契。

    “丑丑。”

    妖娆身下召唤阵一闪,一道香风四溢,紫发明眸气息自然清爽英俊木皇顿时出现妖娆和阿斯兰特之间。

    “哇!”

    丑丑出现引得两个二傻都哗啦哗啦地流起口水,肿脸上贴一起眼皮奋力撑开想要把眼前突然出现绝世尤物看得加清楚。

    而此时丑丑也正目不转晴地看着眼前沉睡先天大帝开始哗哗地流口水……

    哗哗哗……

    三人流口水声顿时汇成一片,因为过于刺耳而突然寂静空气里显得有些让人毛骨悚然起来。

    丑丑看着先天呆立了许久,不断咽着口水,而后转过头来艰难地开口对妖娆问道:

    “这个……丑丑能吃吗?”

    丑丑纤长手指直指先天大帝心口,另一手指放唇边,歪着脑袋目光楚楚可怜人畜无害,不过那饥渴表情立即让阿斯兰特脸色一沉,倏地跃起,直接推着先天沉睡身体警觉地躲了老远。

    “妖妖,你这木皇怎么回事?”

    十米开外,阿斯兰特护着先天身体对妖娆郁闷地大叫。

    “呃……果然如此!”

    看到丑丑这个模样,妖娆顿时扶了一下额头,把从头上掉下来黑线扶上去。

    如她猜想:木皇见木皇,是有本能吞噬**!

    就像丑丑之前毫不犹豫地吞噬血婴木灵,还有现一见先天就移不开视线渴望。

    之前先天大帝比丑丑强太多,再加上一直用实力掩藏自己木皇气息,所以只有先天对丑丑有本能同化**,却没让丑丑体会这种微妙本能。但是现陷入晕厥先天,却不再具有防备外来攻击能力,自然也让丑丑有了反扑可能性。

    妖娆猜想丑丑力量便是先天云中海陆还是圣童时为自己铺一条后路,当他初元以莲皇重生后,如果吞噬丑丑精纯木皇气息,只怕现力量会强大,因为先天也曾经对她索要过丑丑,只因她坚定拒绝而作罢。

    现看到丑丑这么单纯又迫切表情,妖娆才明白每次先天大帝见到丑丑而不下手……是多么地给自己面子。

    “丑丑,这个不能吃。”

    妖娆手指穿过丑丑顺滑长发,看着他那可怜兮兮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深知这英俊家伙内心其实单纯得很,绝对不会先天大帝抱着不良居心。

    妖娆拍拍丑丑头,丑丑立即擦干唇角亮晶晶液体,很惋惜地看了阿斯兰特身后先天大帝一眼,而后乖乖地说道:

    “那就不吃了。”

    妖娆与丑丑对话她们二人看来稀松平常,但一直聆听着什么“吃”,“吞噬”,“本能”之类词语阿斯兰特却是脸颊阵阵抽搐。怎么这些话听起来这么不让人安心捏?

    “妖妖,我看你还是把丑丑召回好。”阿斯兰特一脸忧伤地看着那五官依稀有些像先天牡丹木皇。

    ------题外话------

    之前听说秋林要生了,现肿么样了?怎么米有人来报个信儿?t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