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43:丑丑的诊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别担心爹爹,丑丑不会对先天前辈做……呃……做不好事情。”

    妖娆拍着胸脯保证。

    “你让他上前看看,也许立马能找到先天前辈久睡而不醒原因了。”

    妖娆召唤出丑丑必有自己打算。

    丑丑力量本来就部分传承自先天,又同为植系中顶端存,自然有植系特有方法探知先天此时情况。

    “好……吧……”

    阿斯兰特半信半疑地看着丑丑,又望了一眼信誓旦旦妖娆,终还是把身体从先天大帝与丑丑之间移开。

    “嗖!”

    一声轻响。

    阿斯兰特刚闪开身体,一道柔软木藤鞭影就瞬间从丑丑手中弹出,轻盈敏捷地攀上先天手臂,而后速蔓延他周身。

    转眼之间丑丑手里藤蔓就爬满了先天身体。

    看到这怪诞一幕,阿斯兰特把一双狮目瞪得浑圆,那吓人架势仿佛只要丑丑敢把先天吸成青莲干,他就立即把丑丑烤成牡丹球!

    只见丑丑闭着眼睛思考了很久,那时而皱眉时而凝重表情看得妖娆都有些紧张。

    “倒底怎么了啊?”

    妖娆忍不小声腹诽,因为看丑丑纠结表情,他必然是发现了什么问题。

    “他……”

    丑丑抽动着嘴角,突然分外严肃地转过头来对妖娆和阿斯兰特眨了眨眼睛,手指指着先天,而后一本正经地吐出四个字:

    “他失水了……”

    虾米?

    失水了?

    妖娆与阿斯兰特立即大脑当机,感觉丑丑现说这两个字一定不是他们字面上理解那个意思。

    “失水”这么有深度容易让人联想到许多衍生意义极有暗示性词语,一定是植系木皇一种极为稀有病灶特殊称呼吧?

    失水了怎么办?这种奇怪病还有得治吗?

    两双喷火眼立即像探照灯一样灼灼地向丑丑脸上打来。

    “不,就是你们理解那个意思。”

    丑丑严肃地摇头。

    “简单点说就是先天还没有习惯做木皇,总把自己还当人看,我们植系幻兽力量源泉是大地,如果总是不接地气,突然急剧消耗力量之后是会休眠。”

    看着沉睡先天,丑丑补充道:

    “给他浇浇水他就会再活过来。”

    丑丑一边说一边抬起了自己脚,让妖娆与阿斯兰特看清它脚掌下伸出根根木须,其实即使行走石砖大上,那些细小木须依旧灵活地伸入砖缝于沙地下,不断吸吮蕴藏于地下灵气与水源。

    没想到丑丑脚下还有这种东西。阿斯兰特目光从茫然到清澈。

    丑丑才是好木皇典范!无时无刻不注意给自己储藏能量。而老是一出场就莲影纷飞先天……他是无根青莲典范。

    所以失水……就是那个失水……

    噗通!

    两个人影顿时狠狠地砸倒地,妖娆和阿斯兰特分别两眼发黑地厥倒!

    太搞了!先天有没有这么苦逼啊?原来折腾了这么一大圈,那怎么治都治不醒家伙居然是没水休克了!

    这个理由彪悍得让人吐血。

    “爹爹!你还把他放高台上对着太阳晒,哇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他要晒成千年老莲干了!”

    妖娆摔地上笑得半天都没有爬起来,她抱着肚子泪水飙了一脸,指着还沉睡中先天手指拼命抖。

    “这货失水……哇哈哈哈哈!”

    阿斯兰特听了妖娆嘲笑之后加浑身抽搐,双眼翻白。

    正因为之前先天给人感觉太强大而不可一世,所以因为这么一个坑爹理由而长眠不起,这种鲜明对比直接导致妖娆笑穴被点爆。

    两个二傻看到妖娆与阿斯兰特突然倒地模样,一个立即扑上来哇哈哈地大笑,一个再次冲上来嗷呜呜地大哭。

    四个人滚一起,一时之间场面混乱得根本无法描述。只有丑丑站人群中一本正经摸着自己下巴。但是他从容与冷静,却让场面荒诞搞笑。

    “丑……丑丑……,给他洒洒水……”

    妖娆抱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才止住自己狂笑,示意丑丑自行解决。

    “嗯,我懂。”

    丑丑纯良地点头,而后二话不说呼哧呼哧将挺尸于高台上先天大帝先从阳光下背到阴凉地里,阿斯兰特本以为木皇需要阳光,殊不知木皇失水时候见不得阳光。

    别看丑丑话少,可是办起事来一点都不含糊。

    “我给他浇点水。”

    丑丑一边说话一边摇身一变,突而幻化出牡丹皇本形来!

    轰轰轰!

    大地因为异物出现而发出震耳欲聋声音。

    一道树影众人面前蓦然扩大。巨大枝干十人无法合围,那茂盛枝叶简直遮天蔽日。妖娆要踮起脚抬着头才能眺望到树梢头。远远望去,荒凉沙漠与废弃石城内升起这样一棵青葱植物,仿佛是荒原奇景一般,顿时给单调色彩中加注了一鲜活生机。

    不过为了避免能量浪费,巨大花树上只小心翼翼地开出一朵淡紫而透明花球。

    好久没有感觉过这种静谧与绿阿斯兰特和两个傻子也不由自主地赞叹起来。

    这造物主创造美。

    众人眼眸内倒映着苍翠绿树,而丑丑轻软花瓣垂下,将沉睡先天大帝包缠到花芯内,层层花瓣闭合后立即形成了一枚正好一人长短花之茧,将先天生机干涸身体小心翼翼呵护其中。

    一层阳光下荡漾出清波液体瞬间充盈于花茧内,那些看上去甘甜又洁净花蜜顿时给先天苍白脸颊镀上了一层瑰丽浅金色。被这液体包被,先天一直皱一起眉头舒展,唇角仿佛微微带笑,显得神圣又庄严。

    看到他露出这样表情,阿斯兰特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妖娆脚下大地隆隆颤抖,她耳边回荡着地底有什么东西强势生长与蠕动声音。不过她并不觉得惊讶,因为她知道这声音源于丑丑不断向地底伸展根须掘土声音。

    地下传来令人酥麻震动持续了很长时间,从侧面反应出此地水源隐藏极深,丑丑只怕是拼了力量才用自己根须探到了些许地下暗流。

    “需要进入驭兽环吗?”妖娆拍着丑丑那虬劲苍绿树干小声问道,其实驭兽环世界山巅内也有充足阳光与水,只是丑丑听得妖娆指示便急着幻化出本体扎根这片沙地。

    “不需要……我挺喜欢这里水……大概给我一夜时间……就可以。”

    丑丑嗡嗡声音从巨大牡丹树下传出,断断续续,可以听出他注意力早已经完全转移到先天身上。

    而那包缠先天花朵已经高高立于枝头,让它充分地被根须汲取地气与活水滋养。

    有些像是孕育与再生一般,空气中漂浮着一股让人神清气爽幽香。

    看着已经然全心唤醒先天大帝巨大牡丹树,妖娆与阿斯兰特也松了一口气,相互搀扶着坐石台上,把刚才没有发泄完笑意再次释放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

    阿斯兰特自己眺望那紫花苞中男子都忍不住再次笑破了音。

    “妖妖!”

    阿斯兰特拍着妖娆肩。

    “你知道爹爹可从来没有那个觉悟先天变成了木皇啊,世上哪有他那样强木皇?你看着他时候,根本不可能往那个方向想,即使我知道他与我契约过,也会下意识忽略这个问题……”

    “我日,老子到现才知道,还得定期给他浇水哇!”

    阿斯兰特拍着大腿哇哇大吼,那终于有了养花觉悟模样再次逗得妖娆抱着肚子滚到地上。

    “还是我丑丑好,自己懂得养活自己!”

    笑了好一会儿之后妖娆才从地上爬起来,得意地拿从来不让她操心丑丑出来做对比。而后拿起地面上散落碎砖放手中仔细端详起来。

    “可不能让先天听到我们这样笑话他。”

    阿斯兰特硬生生地把自己狂笑憋回肚子里,知道先天大帝一般不生气,不过生起气来也绝对惊天动地。别看他现还睡着,说不定现他与妖娆说一切他都听耳朵里,正准备着喝水起身狠狠把背后说他坏话自己与妖妖扁一顿呢!

    停下大笑,看着妖娆又盯着石头看模样,阿斯兰特顿时明白妖娆此时心里主意。

    “想办法出去?”

    “是呀,我要是太晚回天门宗,也很麻烦呢。”

    不想爹爹担心,妖娆也没有对爹爹说起自己遇上姬天白事,只含糊地描述了一下自己渡劫之后被第一拨发现她入定魔族丢来了噬骨荒原里。

    妖娆已经成为天人第二步强者。这个消息很劲爆。

    对于妖娆晋升速度,阿斯兰特着实无语,不过先天也曾提起这世上并不只有一种瞬间突破诛神与天人壁垒方法。所以阿斯兰特内心不断打着小九九,也许他能找到另一种捷径赶追赶上女儿速度。不然以后怎么面对越来越强妖妖还有龙觉那只红毛?

    “依你看,这石砖为什么能驱散那些恶心虫子?”

    阿斯兰特十分信任妖娆判断力。

    妖娆未出现之前他独自面对沉睡先天还有满地碎石足足七日都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可是妖妖一出现,唤起先天事也有了转机,这说明妖妖本来就是一个身上带着运势大福星,兴许他想不通事放妖妖手里,立即就能找出回旋余地。

    “我开始觉得是符力。”

    妖娆纤长手指划过砖石上奇异蜿蜒线条,那些她完全看不懂痕迹仿佛带着一种未知魔法一般。

    “但这些石砖年代太久远了,实无法判断。”

    妖娆举着砖块,对着天空已经昏暗不明夕阳光芒。

    “而且无论我怎么感知,都没办法这些砖块里寻找到一星半点阵符气息。”

    “爹爹我也觉得是符力,你感觉不到,那肯定是你没有用心找。”

    阿斯兰特妖娆面前从不遮遮掩掩,有话都直说。他指着妖娆手中石砖。

    “这些碎砖里确还蕴藏着驱除虫蝇力量,我试过了,只是效果太差,所以用砖块铸成铠甲支持不了超过一日时间而已。”

    阿斯兰特旧物重提,但一想到疯子爹爹废城内第一次出现自己面前那石砖妖怪模样妖娆就眼晕。那石铠太笨重脆弱,绝对是不可以继续深入思考方向。

    所以她现完全推翻了之前推论。

    “不,也许这些花纹,并不是符纹呢?”

    妖娆眸光一闪,突然拿起砖头自己鼻子底下细细地闻了起来!

    她认真而细致模样,顿时让人误认为她手中那灰不啦唧砖头其实是一块香气四溢糕点。所以蹲妖娆脚旁两个二傻立即有模有样地也迅速从屁股底下抽出两块垫腚石头张口就往嘴里塞。

    啪!啪!

    阿斯兰特根本没有来得及制止,就看见妖娆头也不抬地突然飞出两巴掌,以异常熟练姿式干净利落地分别打掉了两个傻子手里砖头,而后突然抬起头来,给了两个委屈傻子一个野兽般恐怖目光。

    “敢乱吃……你们就死定了!”牙缝里挤出来威胁。

    呜呜……好害怕。

    两个傻子立即扁着嘴向阿斯兰特身后躲去,看来他们胡乱认“姐姐”比他们想象中要凶残百倍。

    听到那清脆声音,阿斯兰特顿时也条件反射地缩回自己手小心摸摸……陡然觉得这一幕分外眼熟。咳咳……自己好像也经历过呢……

    因为带着这种不良回忆,所以阿斯兰特立即妥妥地把两个傻兮兮家伙护身后,以装傻表情示意妖娆继续刚才话题。

    妖娆思路也并没有被旁人打断,而是极为认真地继续说道:

    “我想,这些花纹不过是装饰物,真正驱虫力量,是砖块本身材质呢?”

    她早就发现,地上与墙上每一块砖花纹都不相同。

    如果说这些千变万化蜿蜒线条都代表着同一种驱虫之力,这未免太不符合符学基本要领。

    一符一式,是阵符组成基本要素,只要与某一作用相对应基本符,万变不离几个基础笔法。那种严谨要求,与此时眼前砖面上天马行空蜿蜒痕迹完全理论相悖。

    “那你意思是我们都想得太繁杂,被那些凌乱花纹引到了错误方向上?”

    阿斯兰特理解力极高,顿时大叫起来。

    “这砖头就是一种药?”

    “我不知道,也不确定。”

    妖娆摊了摊手,很诚实地说道。

    “不过还好,我们有这么多碎砖能拿来做实验。”

    她目光向四周远眺。

    从高台上能将四野景致收眼底,延绵废城,四处都有散落着可供拾取材料。

    妖娆呼地一声祭出轮回鼎,鼎下点起一圈明净火焰,就利落且目无表情地将手里砖头丢到了轮回鼎鼎腹内。

    鼎火明静,但与寻常相比还略显单薄。

    因为轮回沉睡已经久,看到至阳那厮完美六块腹肌之后便内心严重受伤,冇足了力气要化形为一个比至阳帅有形惊天地泣鬼神八腹肌猛男……所以鼎灵不再与妖娆精神力相接,炼化与炼药一切能力都削弱下来。

    鼎火烧了许久,一直没有达到妖娆期待火色与温度。

    看着那丢进去时是什么样子,现还是什么样子砖头,妖娆也觉得自己经不起时间这样消耗。必需第二天先天苏醒前从古砖中找出什么有用东西才好。

    基于这种迫切需求。妖娆立即对阿斯兰特说道:“爹爹,不如把你至阳鼎也拿出来给我用吧!”

    虽然用与别人有灵魂联系幻器并不容易上手,但好至阳与自己也曾经很是亲密。

    那带着刚猛气质火鼎因为气息过于霸道,所以并不适合精致地淬炼药物,但是现所要熔炼并不是药品,而是砖头……想必这种粗犷鼎配上这样粗犷原料,相互作用起来一定出人意料地合拍。

    “没有问题。”

    阿斯兰特很好奇妖娆推断,所以立即毫不拖沓地祭出了他那尊金光灿灿大鼎!

    至阳鼎之浑厚,一出现于空中立即便给众人脊背压下数倍重力。赤金烈火将鼎身完全包被,但透过那些纯净火焰,依旧能看清镌刻于鼎身上那些细小而精致夔纹。

    空气因此鼎出现而加炙热,火光照亮了妖娆绝美脸庞。

    这鼎比她之前看到灵气四溢,正喷吐着火光鼎口之上正端坐着一个身材俊美到天神都要嫉妒金身男子。

    也许至阳鼎灵是妖娆影响下所化,所以鼎灵自我意识下凝集外观亦带着类似阿斯兰特风格。虽然五官完全不同,至少没有一处能找到相像部分,但这鼎灵下意识地遵循着阿斯兰特那种面容要俊美,气质要粗犷,肌肉要热血喷张原则。所化之体,为器灵中上上姿态。

    狂野鼎灵!

    “妖……娆。”

    金身鼎灵张开眼,眼底精芒缓缓复苏,他还记得妖娆模样。

    “嘿!是我呢!”

    再见至阳,妖娆也分外兴奋。她从来没有什么自居人族骄傲,无论是幻兽,魔族,鼎灵,符灵……甚至低微草妖。只要与她有过美好回忆,她都将它们视为与自己身份地位相当朋友。

    “这次要你帮忙呢。”

    妖娆脸上露出甜甜笑意。

    “你这么说,太客气了。”

    至阳挠着头,顿时露出大男人不好意思羞涩。

    无论化没化形,他都谨记自己是一尊火鼎事实,也心甘情愿为自己契约者贡献力量。其实不需要妖娆或者阿斯兰特对他这么和善,他也会义不容辞地按照她们要求办事。可是妖娆与阿斯兰特都是人族中极为特别一类人,好像是真心实意地把它们这种由虚无而催生一种不稳定生命体……当成珍贵朋友。

    不是觊觎与利用它们特别力量才如此亲昵,而是作为可以交心伙伴。能遇上这样契主与人类朋友,对于任何器灵而言都是可遇而不可求事情。

    “那我想让你帮我烧些砖头,将里面分份淬炼出来看看。”妖娆指着离高台不远处一堆碎砖。

    “没有问题!”

    听到么这简单要求,至阳顿时把他那雄伟前胸拍得砰砰响!

    一道炙热火息顿时从至阳鼎内强势地喷发出来,金红流火像是群狼一般一边嘶吼一边疾速扑向妖娆手指石堆,而后呼啦呼啦地将一地砖头都卷入它硕大鼎口内,鲸吞狂塞模样简直来者不拒。

    要是换了一般火鼎,只要有些灵性,都不会想要锤炼像地砖这样掉价东西。

    装水果用篮子,装珠宝用柜子……好鼎只盛放上等药材!

    用这些个又硬又脏东西塞腹,那是对好鼎一种赤果果羞辱,特别是用至阳鼎这种鼎灵极有灵性宝鼎烧石头,简直不可想象!

    能干出这种事,只怕除了对世间一切约定俗成之物没有任何敬畏与遵从之心妖娆就再无他人!

    如果此时百里尘场,一定会捶胸顿足声泪俱下地用鲜血控诉她虐待药师鼎灵暴行。

    鼎也是有自己骄傲!

    好至阳也是从来不拘小节鼎灵,虽然看不惯轮回那个败类吞活人,不过砖头什么,他倒没有排斥心情。

    石砖入鼎之后不到半刻时间,鼎腹内就传出了一阵不自然噼里啪啦声响!

    火星四溅,而后一股浓浓黑烟冲上来,黑烟立即把至阳鼎灵金身都染了个半面焦黑。而迅猛烈火也肉眼可见速度下把刚才卷入鼎腹内砖块们直接轰成了渣渣。

    吓!

    好猛啊!妖娆瞪大眼睛。

    “对不起……”

    至阳鼎灵满脸内疚,立即满头是包痛定思痛地向妖娆与阿斯兰特道歉。

    “是我不好,烧得太,还没有来得及分解石砖中成份,就把原料都烧得没了踪影。”

    说这话时候,至阳鼎俊脸拉得比苦瓜还长。t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