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65:老朋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香醇女儿红从坛子里洒落,原本应该从石头墩子旁侧流下,可是这一次奇异事却突然发生了!

    仿佛这一次好酒得到了石头墩子青睐,所以居然悉数被石面吸收!

    一滴没有溢出,一滴没有浪费,仿佛石内暗藏有寻常人肉眼看不见机关,能选择性地储藏石头墩子喜欢美酒。

    女儿红被于老头倾倒而下,他身前那看似没有任何特征石头墩子如一只半满大酒坛子一样空心内部发出咕咚咕咚液体震荡声,空旷荒山上显得尤其空灵。

    一坛酒很见底,而出人意料事也陡然出现。

    应天情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而妖娆微眯着狡黠眼眸却越睁越大。

    因为随着酒香四起,那外观犹如大酒坛石头墩儿上突然腾起一道飘渺朦胧虚影!

    虚影是一个人形。

    一个青衣男子倏地半卧石墩上,举着一盏酒杯打着饱嗝。那半透明身体与动作栩栩如生顿时吓得站得近于发财老头嗷嗷一叫向后跳去!

    明明是因为自己倒入石头墩子酒而出现人影,于发财还是受惊不轻,可见这经常坑蒙拐骗老骗子其实胆子小得可以。

    “上好女儿红……”

    空灵而浑厚声音源自石头墩子上人影,随着夜风徐徐向外飘散。就连妖娆与应天情藏匿地点也可以清晰地听到。

    那青衣男子虚影竟能发出声音,而且毫不迟疑地分辨出于老头倒下酒品类。着实令人称奇!所以妖娆也越来越不敢轻视发生眼前任何一个细节。

    于老头好不容易拍着胸口缓过一口气,而后又缩着身子一步一步挪到前方,貌似虚心地聆听青衣虚影教诲。

    “只可惜这酒带着些农家小户嫁不出女儿惆怅。”

    青衣虚影看着手里酒杯认真地品头论足起来。

    “一百多年女儿红,那不是说明这家女儿一百多年没有嫁出门?”

    青衣虚影脸上升上促狭地笑意,手里小酒杯晃来晃去。

    “我倒希望那家女儿是一位窈窕曼妙小家碧玉,因为找不到与她相配如意郎君而绝不委屈自己下嫁乡野莽夫。不过只怕事实是那家女儿长得太丑性格不温良淑女,所以一直到老了都没有人要!”

    “哈哈哈哈!酒是醇,酿酒之人心是酸,所以酒里滋味大打折扣,只能算汝草草过关!”

    一通长篇大论幻想之后,青衣虚影总算说出了一句于老头期待话,那就是“过关”二字!

    于老头才不管什么酿酒人女儿是美是丑后有没有成功嫁人生娃,这“过关”二字已经足以令他激动万分,满脸红光!

    青衣人没有持着酒杯另一只手向于老头头顶伸去,轻轻一拍……

    只听到“噗”地一声,于老头身影与那青衣人身影便同时消失了空气里!

    从青衣人出现到消失,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幻。

    过了片刻之后,直到妖娆感觉不到前方还有杂驳气息才匆匆拍着身上灰从地下爬起。

    她眼眸内闪烁着灼灼光华,被眼前发生一切给激动得热血沸腾。

    虽然不知道那貌似是于发财老头是如何窥到了神宗后山这么荒凉一处酒山隐秘,但是刚才老头以美酒唤醒石中青影玄妙场面已经明显地告诉她此地不同寻常。

    与天门宗一样,上四宗离奇古怪秘宝都不会大张旗鼓地进行宣传,不像什么秘火玄天,寒骨洞那样让人耳熟能详。它们通常都隐蔽连大部分长老和核心**们都不知道地点,但却守护着这个世界惊天动地大秘密!

    “来!”

    看到有人自己之前唤起石头墩子里青衣酒仙应天情也急了。

    早已经分不清对与错,要是之前刚来神宗妖娆向他索要自家老祖陨骨,他一定想都不想地拒绝,但是自天门宗回来,他脑海里根本无法抹灭血十三与妖娆之间那种情深。

    他曾经无数次埋怨自己为何那时要跟着妖娆去神王碑林,如果没有看到就不会像现这样左右为难。没有看见就能心肠硬,没有看见就能不去思考妖娆处境还有血十三所说天魔重生一事。

    但他看见了……看见了自己先祖可能因为武断与偏信而封印了一个无辜强者,令人族高力量骤减,魔族势力兴旺!

    如果当年他先祖是错……他亦有责任终止一切!

    只不过他没有勇气此时去评定一切谁对谁错,所以他只有借着酒劲把这选择权力推给妖娆。

    应天情扯着妖娆衣袖向前步走去,不想刚才那来路不明外人窥探到自己先祖任何东西。

    “你一壶我一壶。”

    应天情指着妖娆手里酒壶,还没有做好以自己面目面对她准备,所以继续摇摇晃晃,假装成喝高了蓝破魔。

    “应……应天情那货说,每一个人进入地点都不一样,所以……你只要走出来,走出来就好……”手指指着石头墩子。

    一边说应天情一边把手里酒壶打开,将里面美酒一滴不剩地洒石头墩子上。

    “等等?什么是走出来?”妖娆有些听不明白,所以顿时扯着应天情手臂问道。

    “说不……不上来,每个人遇到也不相同,你相信自己,就能走出来。”非常含糊回答。

    应天情话音未落,那石头墩子上青衣人又再次浮起。

    “草原白,啧啧……这烈酒却是越越辣,入口烧喉一直暖到胃里,冬天饮是极好,汝这酒够劲……过关了。”

    大手一挥,应天情又立即从妖娆眼前消失。

    嘛叫“相信自己就能走出来”啊?应天情你坑人啊?!

    妖娆简直一头雾水,但一想到应氏老祖陨骨就前方,还有那于老头腰上别着破纸上很有可能还记载着星月圣地,昆山派远古太尊陨骨所地,她就立即放弃了任何狐疑权力,乖乖地也把手里酒壶打开。

    一股很特别甘冽香气立即从酒壶内飘出,无法形容那到底是一股什么气息,但是妖娆却不由自主地觉得浑身舒畅,被这酒中蕴藏灵动与自然之气振奋得血脉张息。

    “这是?”妖娆蓦然张开眼,惊愕酒香甜。

    酒还未倒石头墩子上时,那青衣酒鬼虚影就拖着哈喇子,急不可耐地从她眼前一跃而起!

    “哟,还是我老朋友了解我,一来就带这么好猴儿酒,来!来来给我满上!”

    青衣老酒鬼颇没有节操地把手里酒杯伸到了妖娆面前,那一脸猴急模样根本找不到他刚才挑剔品酒模样。

    “呃……”妖娆微微一愣,自知那纠结应头牌一定又把好酒留给了自己。

    她二话不说将酒立即倾泻一空,而那青衣酒鬼也出人意料地没有发表任何言论,直接一边吧唧吧唧地伸嘴吸着琼浆,一边向着妖娆头顶一拍,顿时把她也吸入了一个封闭异度空间里。

    “嘭!”

    妖娆身体不稳地落地,可是屁股底下并不觉得疼痛反而一阵柔软。

    “这是怎么回事?”她扭头一看,正好对上一双温柔而熟悉眼眸。

    “妖妖,你怎么这里?!”那绯红眼眸内立即写满了惊愕!

    “骚包龙!”妖娆抱着龙觉脖子,顿时诧异地大叫起来!

    ……

    与此同时,那矗立着酒坛子形荒山上吹过一丝阴冷风,丝毫不像被地火烧得一片狼籍神宗地界,此地荒凉冷清得犹如另一个世界。

    于发财,应天情,妖娆被石中青衣酒鬼接走之后,黑暗中居然又缓缓爬出第四个人影。

    黑夜是他容貌佳掩护,只见那高大黑影站酒香残留石头墩子前,摸遍了自己浑身上下衣袋也寻不到一坛子可以勉强称之为“酒”东西来吸引青衣酒鬼注意力。

    黑影急得手舞足蹈了许久,后也不知道他后想出了什么办法,窸窸窣窣一阵之后黑影身体陡然变矮,但是他粗短手指却被自己咬开一道血口。

    淅淅沥沥鲜血如延绵不断雨滴一样顺着手指滴石墩上。

    没有想到就是这种腥咸液体……也于今日第四次唤醒了那早已经喝得醉醺醺青衣酒鬼。

    青衣醉鬼再次出现昏暗夜色下。

    “你这是?”

    漂浮于石头墩子之上青衣酒鬼表情一阵凝重,他托着下巴淡淡地说道:

    “你这是血鸩毒酒。没有想到世上还存着练成这种毒血药酒召唤师,血中蕴藏毒草数万种,是药,是毒,也是酒……如果就稀有程度与药用程度,丝毫不本尊爱猴儿酒下……你也过关了。”

    没有想到血也能成酒,真是不知道那以割开手指祭出鲜血人是何方神圣。

    这句叹息声之后,黑影与酒鬼都凭空不见,酒山上才算完全人迹消失!

    青衣酒鬼守护异度空间之内,妖娆诧异地与眼前**眼瞪小眼,虽然心里做出过无数次准备,但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第一眼看到会是龙觉!

    他身上气息……与她记忆中一模一样。完全找不出丝毫纰漏!

    “妖妖!”一枚灼热吻瞬间落妖娆眉心,那温暖力量像是化不开糖浆,甜蜜又粘稠。

    “我是做梦吗?你怎么会来龙界?”

    龙觉瞪大了眼睛,仿佛是细细打量。

    “我龙界好想你,传讯水晶又失效我好担心你,上次魔王地穴里你安全脱身了吧?有没有抢到极道幻器?这些时间又去了哪里?”

    龙觉热切而激动地不断询问妖娆近况,俨然被忽如其来幸福冲晕了头脑。

    完全忘记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从神宗地界瞬间来到龙界,妖娆龙觉熟悉讯问声中轻轻把头靠他脖子下面,一手攀他肩头,极为娇憨地蹭了蹭,又闭着眼睛嗅了嗅他身上特殊太阳香气。

    “妖妖,我龙界里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回到初元找你时间比预计要长一些,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回到你那里去。”

    龙觉声音一直妖娆耳边低吟,但她只是舒服地蜷缩这温暖怀抱里,一语不发。

    “妖妖,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生我气了?”龙觉声音突然变得急促,有些手足无措地想要为自己辩驳,就连那湛湛龙目都变得着急起来。

    他不停地轻摇着妖娆身体。

    妖娆轻叹了一口气,唇角扬起一抹动人色泽。

    “唉,好想多抱一会儿,但是龙龙……我知道你是假,你只是我心底,骚包龙影子而已。”

    此话一出,“龙觉”立即语塞。

    他呆立了一会儿而后轻轻问道:“你怎么知道?”

    妖娆一笑,不舍地推开“龙觉”身体。

    “本来见到你惊喜足以完全冲毁我所有警觉,从酒鬼那里被拍入异时空内也有可能不小心误入龙界,再加上你与我记忆中龙觉一模一样,声音,温度,细腻表情。但是纰漏就出我跌落‘龙界’那一刻,我居然无法自己御空而起,非要重心失衡地落你怀里……”

    “所以这一切只是一场必须发生幻影,你是我心中牵挂。”

    妖娆此时已经明白应天情所说“走出去”是什么意思,这神宗醉鬼考验,是激发每个人心中不同眷恋与羁绊。他解释得越清楚越会超出预计,不如只叮嘱她“走出去”三个字来警示她防备自己心魔。

    如果沉浸一时重逢欢愉之中,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到达应家老祖藏骨之地。

    “果然是我妖妖,好聪明。”

    那个矗立于妖娆眼前幻影轻轻地直起身子,那红发飞扬,双目蓄星,意气风发模样与妖娆记忆中龙骚包一模一样。

    那气场霸气,风度不凡男子伸出手指轻轻捻着妖娆纷乱于额前长发,宠溺地将发丝顺到她耳后。

    “我也牵挂你哦,等我回来。”手指点了点妖娆香腮。

    那记忆中温暖男子陡然化为道道龙影,与他身后瑰丽宏伟龙界一同消失!

    “噗”地一声,眼前景致陡然变幻。

    妖娆顿时感觉到一股冷冽风吹过自己脸庞,而后脚下传来坚实大地触感。原来她已经早就站一片黑暗地宫内。

    “走出来了?”

    应天情双手拢袖口里,正站妖娆面前关切地看着她。那表情里带着审度,脸颊上还洋溢着促狭笑,仿佛刚才她遇到了什么,他都知道。

    “你恢复了?不再醉酒了?”

    妖娆顿时翻着白眼,对着应天情呲牙转开话题。

    “唔……我……我是蓝破魔,咳咳……”应天情顿时掩着脸支支吾吾地小声说道。一时之间为了关注妖娆情况,他竟然忘记继续装疯卖傻。

    “应天情,谢谢你。”

    妖娆眨了眨眼睛,知道如果不是有应头牌帮助,今天自己就算搅得林家鸡飞狗跳,能潜入第四峰内也不一定有所斩获,反而很有可能因此落入四位封印血老头太尊们陷阱里。

    “妖娆,你我之间是不用说谢谢。”也许是应天情突然想明白了,所以不再继续纠结,而是正面回应了妖娆感谢。

    “你知道我一直……很喜欢你,所以我虽然肩负着许多家族使命,但是终,我还是会选择你。”应天情低着头,表情繁杂地说道。

    妖娆走向应天情脚步陡然一滞,心中亦“咯噔”一响。而后明亮眼眸渐渐开始黯淡下来。

    “你也不是应天情。”

    她轻声低吟。

    “什么?”应天情一挑长眉,语气上扬,脸颊上露出吃惊表情。

    “我说你也不是应天情,该死,我还没有走出去吗?这样这幻象多少才是头?”妖娆抚着额头,无奈地擦着汗水。

    “妖娆,你已经走出来了,别胡思乱想。”应天情关切地走上前来,想要扶住妖娆手,却被妖娆悄然无声地避开。

    “应天情……如果我没有看错应天情,他是一个十分有定力男子,虽然我不否认他喜欢我,所以很多处境下他很纠结尴尬,但是他眼光与心性,不是一人一物可以束缚。”

    “他这次帮我,也是赌血老头并不是初元大恶,现第一魔祖已经帝岚与姬天白身上夺舍两次,看这个情况,魔祖力量飞速复苏,而人族此时不知道还剩下几位太尊级巨擘,也不知道那些醉心于自我天道巨擘们又有几个关心人族世界存亡,所以为了避免末日之战再次上演,他觉得我师尊出世是对人族巨擘们一种警醒,对魔族势力一种震慑,所以他才选择帮助我。”

    妖娆俏皮地笑了。

    指着“应天情”说道:“所以你说东西,我是不信。”

    妖娆浅笑之际,那一脸错愕应天情突然再次幻化,那手捏酒杯青衣酒鬼取代了应天情所位置对妖娆高举酒杯。

    “不错,有时候自己眼睛看到并不一是切,眼醉而心如明镜,认识一个人,了解他心,你可以出去了。”

    青衣醉鬼将手里酒盏一饮而,妖娆眼前昏暗场影也立即消失,一片光影扭转之后,她视线才再次开明起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吓一跳!

    眼前蓦然出现一张恐怖脸!

    那犹如臭水沟里**脸,还有浑身渗人脓肿都让人条件反射地想要逃跑!

    “我天啊!怎么是那天门宗湿婆?”妖娆下意识地叫出声来!

    只见那湿婆凌厉爪已经离自己小腹只有一寸之遥远,它脸颊上甚至还挂着志必得笑意,配合着它那狰狞脸,一切都显得诡异无比!

    日!

    几乎没有迟疑,妖娆胸前立即升起一团幽蓝光明。

    时间领域冻结了伸出魔爪湿婆,妖娆立即用丑丑藤蔓将它结结实实地捆成了个粽子丢一旁。

    汗毛都竖起来,要是自己再晚一秒苏醒,只怕就要被湿婆撕个开膛破肚,身首异处!

    此时她站一片偌大广场上,地砖是洁白岩石铺就,天空蔚蓝一片。对于异度空间而言一点也不稀奇,但让诡异是应天情与于发财老头正翻着白眼手舞足蹈。

    看来二人都经历妖娆刚才经历那种幻影,只不过所有幻像都跟每个人不同记忆有关。只是那被定身湿婆仿佛不受一切幻象干扰。

    应天情正闭着眼睛表情纠结地咬着唇,不知道遇到是什么梦魇。

    他居然双手成拳低低抽泣,妖娆没有想到明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应天情再进入异度空间后还会这么艰难,看来知道会发生什么反而通关难度越大,自己刚才还算意识清明,而应天情此时明显属于思绪被人控制模样。

    还好一阵挣扎之后,他终于踉踉跄跄地从那失去意识挣扎中清醒,狼狈地跳了出来,妖娆立即伸手把应天情拉到自己身后,而后表情凝重地对他努努嘴说道:“你看看。”

    应天情刚想继续装酒疯,可是向妖娆努嘴方向看去后立即倒吸一口冷气,脸上“蓝破魔”式呆傻也顿时收敛了回去。

    因为他惊诧地看到正被妖娆定身又束缚住另一位“老朋友”!

    那位老朋友……实是人间噩梦!

    虽然湿婆一时不能移动,但还是以咒怨表情死死地盯着妖娆与应天情二人。

    妖娆此时心情倒是淡定下来,难怪自己一直觉得背脊发冷却又找不到**自己对象。

    原来第二峰大乱,许多不厚道宾客四下逃走,神宗锁山大阵薄弱,同时也引得锁山大阵之外异物潜行而来!

    这湿婆分明是怨念她手中握有天门太尊陨骨,所以寻着气味一路尾随至此。

    一想到这里,妖娆就有些头皮发麻……

    如果自己手中握有天门陨骨一日,这湿婆就尾随一日,那么自己恐怕真永无宁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