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66:第二枚“钥匙”

366:第二枚“钥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东西好恐怖啊!”应天情脸颊上露出敬畏表情。

    一种邪狞东西已经能让人从畏惧到敬畏……着实代表着他实力恐怖与诡异。

    从之前那没有灵智杀戮工具到现颇有智慧,甚至离开天门宗**迢迢追到神宗来,而且不再使用正面对抗妖娆办法,而是选择了她没有防备能力情况下进行暗杀!要不是妖娆及时从幻象中走出来,还不知道情况会糟糕到什么样子!

    “我时间领域只怕束缚不了它多久。”妖娆指了指怒目圆瞪湿婆对应天情说道。

    此时湿婆周身萦绕着一圈幽蓝色光华,只要不是大范围地缚人,妖娆时间领域还能勉强支撑一会儿。

    “唔,我们走!”

    应天情早已经领教过湿婆那打不死神技,所以根本不想与它过多纠缠,拉起妖娆袖管就往广场另一侧拖去。

    “等等。”

    妖娆却目光依依不舍地盯那还幻象中挣扎于发财老头身上。而后小心翼翼地与应天情商量:

    “那个……蓝破魔,你把那老头**扒下来给我吧……”

    我倒!

    到这个时候妖娆还不忘记惦记于老头财物!

    应天情正扯着妖娆向前走着,猛地一听到她这样坑爹一个要求,差点就一头倒栽砸地面上,他脸颊剧烈抽搐。

    太猥琐了!居然让他去扒那臭老头**!

    “不干!死也不干!”

    应天情顿时从牙缝里挤出几个淬了血字,就算老头**里藏着价值万金储物袋,他也一定确定以及肯定地不可能去掏老头小鸟!

    “你不去,那我去了。”

    妖娆完全无礼还一旁瞪眼湿婆,伸着魔爪就没有苏醒于老头狞笑着摸去。

    一想到他身上搜出那么多好东西就可以想象这老头储物袋内究竟还有多少好宝贝!

    喂!你这个姑娘有没有节操啊啊啊啊!

    居然如此不知羞耻地对一个浑身发馊臭老头上下其手!

    “放开他!我来!”

    应天情双眼墨黑,立即一把推开妖娆,不嫌弃地三下五除二地把于老头给扒了个精光,从老头裤兜里扯下一条花裤衩。

    “给你……”应天情一根手指挑着那花裤衩,一手捂脸,浑身羞愧地不断颤抖。

    “邪冰!”

    妖娆立即兴奋地从驭兽环内把邪冰给拖了出来,指着应天情手中花裤衩大叫道:“把它收起来,带到驭兽环世界里好生打开。查查看里面倒地有多少好东西。”

    “这是?”刚出来邪冰却是一愣,因为自己眼前抖动东西分明就是一条发馊裤头。

    “咳咳……这是一件形状与功能都比较特殊超级储物幻器,拿水清洗之后,你可以放心使用。”妖娆脸颊不正常地红润起来。

    “是!圣女殿下!”

    一听到妖娆这么夸张形容,邪冰顿时恭恭敬敬地用双手接过应天情手里花裤衩,而后极为兴奋地重退回了驭兽环世界内。

    圣女大人还是器重他!

    每次有重大事件,都会教给他来处理,现放心地把一件如此特殊储物幻器交到他手里,好荣幸!

    妖娆……我恨你。

    应天情心滴血……不断地用灵气为自己清洁,但总觉得自己手指已经废了……

    “走吧走吧破魔兄。”

    妖娆一脸坑爹,迅速揽着应天情肩头拍着他背已示安慰。其实她自己动手也是可以,只是没有想到应天情那么迅速惊人,她抢都抢不过就只见于发财老头一片肉光。

    她只是顺手把于老头别腰间那一页破纸给顺手牵了过来,潦草一扫,果然看到一些引人注目记号,不过还没有来得及细细琢磨就被抓狂中应天情向广场另一侧拖去。

    看此地广场模样,像是一个远古祭坛。

    玉白地砖厚重又沧桑,如果细细观看还能看到石面下细小天然横纹。四周是一排围绕广场而建高大石柱,不过由于石柱都离人太遥远,所以妖娆视线里,地平线极远之处,而石柱以外皆是缓缓蒸腾迷雾。

    奉出美酒被青衣酒鬼丢到此地人们,只要从自己内心幻影内觉醒,就必能看到与妖娆眼中同样场景。

    不过数万年来,即使有幸进入此地之人,也十有**送命于此。因为广场空旷大地上不时能发现扭曲成各种模样人族强者骸骨。

    那些实力低微者,只怕万年光阴早已经腐蚀完他们所有存世痕迹,只有那些骨质泛着点点玉色强者遗体们还静静地躺冷清石砖上。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此处对喜好猎宝于老头得确是一个巨大宝库!

    因为那些死去强者们虽然储物袋业已腐朽,但他们手上握着一些强大幻器依然经历岁月风化后寂寥地散落于玉骨旁散发出清冷光华。

    但看到这些品质不凡幻器,妖娆却没有像看到于发财老头儿**一样急着动手。

    因为她回头时突然发现悬浮于半空中湿婆与于发财老头儿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明明只是几步距离,她却偌大广场上完全丢失那二人气息与身影!

    再看应天情步伐。

    仿佛是无心,却又暗藏玄机地,三步一折五步一拐,并没有延着直线向前迈进。却渐渐离广场一角越来越近。

    所以聪慧如厮妖娆立即明了,其实整个广场都是一道巨大迷宫,看似平坦一望无垠,其实只要走错一步便步步杀机!

    那些凌乱散落地玉骨强者们之所以手里幻器没有随着储物袋腐朽而跌落入无法寻处时空罅隙里是因为他们主人于死前正用它们进行着激烈交战……直到生命凋残,体力耗那一刻!

    洞悉一切妖娆立即认真跟着应天情步伐向前穿行,不敢有丝毫马虎大意,生怕自己错一步便完全失去应天情背影。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应天情带路,妖娆即算能打动青衣酒仙进入这广场也绝对不可能立即找到应家老祖埋骨之地。

    这广场下烙印着一幅极为恢弘障眼阵法,如同万年迷宫一样,只要不以唯一一种路径向前走必然会陷入各种危机四伏陷阱里,不是被忽如其来袭击杀死就是忍受不了万年孤寂阳寿慢慢耗。

    只有应氏嫡子,代代相传这谒见老祖步法。

    应家祖宅,有一个与此地一模一样禁地,只是不隐藏此地阵中杀机,只埋伏无以计数冰箭烈火,从小应天情就与父亲一遍又一遍地练习步伐中间距与繁杂前进路线。不断被冰箭烈火轰击,直到后闭着眼睛也能禁地里穿梭**。

    掌握这种步法之后,应天情也只来正真老祖陨骨面前祭拜过一次而已。

    他之前一直以为这么精妙阵法,只是为了避免应家不纯血脉还有外姓人打扰应家强先祖长眠。

    而直到与妖娆结识,他才明白这所有煞费苦心一切之后,隐藏是一场与末日之战有关惊天秘密。

    也许他先祖献祭生命封印……正是末日之战后魔族残留唯一一位远古魔祖。

    又或者自己先祖与当年叱咤风云狂魔血十三都中了远古魔祖奸计,鹬蚌相争,导致人族强势力削弱与魔族复兴。

    他无法分辨其中真假对错,只得把这个选择权力交给妖娆。

    应天情沉默地向前走去,想起自己刚才幻象中看到自己苍老父亲,慈祥母亲,严厉师傅纷纷面容扭曲地指着自己脊梁骨破口大骂他对应氏背叛。

    但他经历过殇城魔王地穴下妖娆与天魔子对话,天门宗神王碑林内化龙血池一景。他心中业已滋生一道迟疑……

    化龙血池一战……是魔族一个渔翁得利惊世圈套!

    所以他挺直腰杆借用青衣酒鬼一句话来安慰自己。

    不为世人眼中真假左右,相信自己心情,相信妖娆那份执着与坚强都不是没有意义。

    “祖爷爷,不是您错,就是我错……让我们用实践来证明这一切!”应天情一边对自己暗暗说道,一边拉着妖娆不断向前走去。

    应天情肯配合,不知道给妖娆节省下多少迂回曲折探索时间,这四宗四枚陨骨机关本来道道夺命,极难破除,天门宗有不死不灭湿婆索命。神宗有无法寻到出处迷阵防御……但妖娆却能大危机中遇到贵人相助,机缘相辅……这从某种意义上说,亦是一种宿命之必然吧!

    就算此时她加诸于湿婆身上幽蓝领域已经失效,想必那湿婆短时间内也无法错踪繁杂迷宫内寻到自己气息,妖娆一安心地跟随着应天情步伐向前。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把偌大广场甩身后,应天情带着妖娆走到了广场四周宏伟一根石柱前,嬉笑着说道。

    “你看你看,前面就是应天情大秘密,但是我不想过去,你自己去取来验证,就知道我说通通没有错了!”

    应天情一跺脚。他所站立一片白色石砖轰然开裂,地下隐隐升起一枚小型单向传送阵,原来靠近应氏遗骨地方亦隐藏着一个出口,并不需要再原路折回进入时地点。

    妖娆只见应天情哈哈一笑就跳入传送阵里,嗖地一声不见了踪影,根本没有留给她多说几句话时间。

    她知道应天情是成全她取走应氏老祖陨骨所以提前回避,因为身为应氏子孙,他自然不愿意看到自家先祖遗体被人惊扰。

    “应天情,今日你如此信我,我必他日给你一个交代。我师尊不是远古魔祖,如果打开化龙血池后魔祖重生,那我一定用我所有力量,再次封印他!”

    妖娆看着应天情疯傻消失方向,捏着拳头暗暗发誓!

    果断地一甩头,妖娆坚定地向着应天情之前所指方向走去。靠近石柱时,她果然看到了镶嵌石柱上异常。

    那粗壮石柱中央一人高之处有一个向内凹槽。

    凹槽被一枚镶嵌凹槽一角碧绿夜明珠所点亮。

    而光线聚交处,正静静地盛放着一枚与天门太尊笑脸子陨骨极为相似陨骨!

    玉光中泛着点点金芒,散发出一股柔和但让人不由自主灵魂悸动想要臣服力量!

    驭兽环内天门太尊陨骨拼命跳动,扯着妖娆疯狂地想要远离她眼前这枚陨骨,仿佛二骨相见会产生天雷动地火恐怖爆炸!

    天门陨骨越是挣扎,妖娆越是心潮喷张!

    短短月余,第二枚化龙血池“钥匙”入手,她离把血老头从地下接出来近了一步!

    这种兴奋她恨不得立即与血老头分享。

    脸颊上洋溢着极为兴奋笑意,但妖娆却压抑着内心冲动,没有立即冲上前去一把将那石柱凹槽内静置陨骨一把掏出来。

    而是突然挺直腰身,恭敬地石柱前跪了下去。

    这一跪,不为应氏先祖陨骨,而为应天情牺牲与信任。因为承了应天情情谊,所以她绝对不会那么野蛮粗鲁地掠夺眼前陨骨,而是小心翼翼请它“出山”。

    “前辈,晚辈来此有一事相求……”

    把对陨骨对话当成是对一位还活着身份尊贵老前辈一样郑重。

    “我曾见末日之战一幕……”

    妖娆清丽而动人声音空旷广场上回荡,将她**第二魔祖纳多多,窥见末日一战恢弘,以炎凰万兽结界撕裂帝岚身上第一魔祖,化龙血池与血十三对话都详细地说与那代表着应氏远祖陨骨听。

    “前辈,以上就是晚辈一生与魔族羁绊与矛盾。我敬畏前辈陨身封印第一魔祖勇气与精神,但世事无常,亦假亦真,此次请前辈出山,不是为释放一个惊世大魔头找理由,而是前辈与晚辈一起去验证数万年前化龙血池一战是否连前辈也一并被魔族欺骗。请前辈体恤晚辈轻狂。”

    轻轻地上磕了个响头,妖娆才重站起身来,向那石柱上凹槽走去。

    伸手握着那片微凉骨片,妖娆并没有感觉到它有多大反抗。

    一阵窃喜。

    还以为自己絮絮叨叨果然有安抚作用。但是下一秒……那高可擎天巨大石柱就毫无征兆地向自己砸来!

    “我擦!空间坍塌!”

    妖娆心跳一紧,急忙把应家老祖陨骨丢入驭兽环内,而后以敏捷步法疾速后退!

    数万年间所有来此地参拜先祖陨骨应氏**们自然从来不会有不肖**用手去碰触陨骨。所以就算是应天情也无法预计移动陨骨会发生什么情况。

    现看来……

    陨骨位置发生变化,整个广场迷宫与异度空间都开始扭曲变形!

    妖娆瞬间看到林立于四野高大石柱仿佛像排列一起骨牌一样一根接着一根地俯倒毁灭,那坠地断裂轰鸣声不绝于耳。顿时激起满地硝烟与尘土飞扬!

    地面不断地震动,道道裂隙横空出现,发出“咔嚓咔嚓”声响令那些龟裂般痕迹不断生长壮大!

    一些散落石砖上前人骸骨随着地动声被此起彼伏巨石压碎卷入地下,那空间坍塌场面简直让人触目惊心。

    妖娆发现异变第一时间想也不想地立即转身就跑!

    应天情刚才离开小型单向传送阵还地砖下散发出黯淡光华。

    一枚从天倒伏巨石柱正向传送阵狠狠砸去,要是散落巨石破坏了阵法完整性,妖娆便真永无逃出生天之日了!

    “滚!”

    妖娆纵身飞起,眼眸深处闪烁着凌厉光芒!

    身下召唤阵一起,一只丰神俊逸水麒麟便立即从波光中敏捷地跳出,向前一踏双蹄,一道清晰水痕立即徐徐向前方巨石柱荡漾而去!

    那水痕如斩刀,悄无声息地将十人才足以合抱石柱利落斩成两截!

    被斩断石柱下部轰然倒伏离传送阵十米开外地砖上,顿时激起一阵排山倒海石浪,而被斩断石柱上部却被水纹来回震荡而直接震碎为胡桃大小石雨纷纷扬扬沾着水色从天空倾泻而落!

    妖娆扯着二毛蹄子,像滑腻蛇一样“嗖”地一声跳入那正不断能量减弱传送阵中!

    这是极为危险事!

    因为传送阵扭曲变形,所以内部回路与结点都发生着人肉眼不查异变!

    光影忽明忽暗。

    如果幸运,妖娆可能还能被传送出去,只是传送一点一定会发生偏差,如果不幸运,也许便会永远迷失时空罅隙乱流中,再也找不到出去路!

    正因为妖娆明白阵符变形有多危险,所以她没有迟疑,以自己速度避过天空纷飞石雨,迅速没入光影变幻传送阵里。

    越晚一秒,自己越出不去,后结果便只能与这个正萎缩异度时空一齐湮灭尘世间。

    “啊啊啊!”

    没入传送阵后妖娆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撕裂感!因为空间不稳定,她身体时空甬道内经受着各种时空乱流挤压与撕扯!

    这种巨力丝毫不逊色于与比自己强大召唤师交战!

    她五脏六腹瞬间纠缠了一起。胸口被乱风拍得直想呕血。

    衣物与皮肤上无法遏制地出现一道又一道裂口,赤红鲜血虚空中胡乱飞溅!

    妖娆凝望着头顶那正急速缩小空间出口,憋着一口气,用自己所有力量凭空一跃,终于空间出口闭合之前堪堪跳出!

    好危险!

    鞋尖后脱离出口处,被消失出口处被平平地削出一个截面,脚趾齐齐斩断!

    时空为天道中恢弘规则之一,根本不受什么天人三不三衰强者影响,要是刚才刚伸出出口是妖娆脖子也可以一并将其斩断!

    千钧一发!

    妖娆身体一个踉跄,身上纵横血口与脚上伤简直让人触目惊心!

    但她却是十分开心!因为仅仅付出这么一点代价,便又换来第二枚陨骨!

    站一片蒿草地中,她飞速地包扎伤口,服下药物,分辨出自己所之地还是神宗后山中,看来偏离倒不是很远。

    还好没有落某个人潮汹涌主峰上。

    举目四望,看不到应天情身影,他应该已经转移到安全地点,只是他命魂玉配,她没有来得及还他。

    “算了,下次吧。”妖娆嚼着苦涩药丸,知道自己今后一定还会遇到应天情那个家伙。现她困境来远未结束!

    因为大地传来隆隆震动!

    看来应氏先祖禁地坍塌动静甚至能与第二峰主峰毁灭有得一拼!

    整个神宗都沸腾狂躁起来!

    这是一个怎么撞了鬼日子?

    先是千万年来固若金汤林家第二主峰像个蓄满了油蜡烛一样被人点爆,林家老祖半生不死,而后是神宗后山又传来一阵排山倒海轰鸣!

    正祭出神宗神渊塔**火威火纹子焦头烂额,简直要发狂死掉!

    那些寻常神宗**们都选择直接忽略后山传来地震与雷动声,只把注意力放第二峰救火行动里。

    但是自后山传来不同寻常气息之后。

    正控制着神渊塔震火火纹子、神宗圣王赫连川,第七峰年轻封山尊者以及场所有与神宗天宗有关强者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脸上透露出不可置信神色!

    不会吧!

    那处禁地出问题了?

    火纹子心跳隆隆!众人之中,也许只有他了解后山隐藏着什么东西!

    不可动!万万不可动东西啊啊啊!

    “火纹子!你去!老夫此镇火!”

    火纹子身旁发出一声焦躁咆哮!俨然是被神宗圣王赫连川从入定中拖醒神宗另一位太上长老!此时还有三人分列神渊塔四周,身上散发出雄厚气息!

    不用旁人催促,火纹子一把放开金碧辉煌巨大神渊塔,化为流火急急向后山大步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