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69:把老鼠给围起来

369:把老鼠给围起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至火纹子火焰出世,那刚才还应和着天道大叫着“悦儿”老人立即石化于空中,嘴唇发白面如土色!

    他哪里想象得到身上沾染着自家嫡孙命魂之气居然是一位实力远远超越自己旷世大能?

    日啊!早知道就不为自己那坑爹嫡孙出头了!反正死一个孙子还有那么多儿子媳妇能再生孙子,可是自己这条老命却要因此而葬送这里了!

    一想到这里,冲撞了火纹子老者此时又开始憎恨起地上那早已经四分五裂尸体。仿佛那不是自己亲人,而是有着夺命之仇敌人。

    “救命啊啊啊啊!”

    眼见着自己衣垢幻技被烈火瞬间轰破,前来向火纹子索命老者顿时凄厉地大叫起来!

    火纹子下手丝毫没有手软,那排山倒海火光顿时照亮了半面天空,大地隆隆颤抖,众人被此强大力量震得血脉翻沸,野火只差一瞬便要完全吞噬那面如土色老者,却只见天空中突然又飞出一个人影,直接横了火纹子烈火与表情绝望老者之间。

    “轩辕兄,多年不见,又有精进啊!”

    一位蟒袍老者唤出一只冰鼠立自己肩头,完全以肉身抵挡住火纹子攻击!于烈火中站立,那威武身影立即映入众人眼帘!

    火舌推着他挺拔身体向后连退三步,却终止于瘫软地索命老者身前。

    来人居然硬生生地接下了火纹子火威,而且他那浑厚有力声音还徐徐从熄灭火下传来!

    “轩辕兄,这是我昆山地界,来者都是客人,还请给小弟一个面子……”

    大火被蟒袍老者身上不断腾起灵气扑灭。

    而后这为索命老者拦下杀孽蟒袍老者一脸凄苦地对着火纹子拱手一拜,那能与火纹子比肩气势着实不容小觑。

    霁雾城内居然还有认识火纹子真身并知道他来历人!

    之前六位御空而来调解纠纷昆山长老一见蟒袍老者现身,立即惶恐地低下了自己头,而又复见蟒袍老者对一头轰杀了大世家嫡子黑衣疯子恭敬有佳,立即明白黑衣疯子所言非虚,他定是神宗以上贵不可言大人物!

    吓!

    如此一想,六位昆山长老立即脸颊抽搐起来。

    火纹子抬头看了看拦下自己回击蟒袍老者,其实心中也正诧异此时居然有人能迎下自己火之奥义。听对方唤自己“轩辕兄”他才辨认出对方身份。

    “咦,这不是昆山天宗老花吗?”火纹子顿时心底暗道。

    要说他进入秘火玄天秘境之前,他还曾经与花离子切磋过几次战力,也算得上是点头之交故友。可是与自己相似老家伙们多半都清修,为何昆山派太上长老老花却也世俗行走?

    “原来是花老弟。”火纹子双手负身后,立即感觉到霁雾城内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探究而来好奇神识,而后双肩微不可查地抖了抖!

    四宗太上长老虽然避世隐居,但也不是迂腐人,火纹子从那些四下向自己扫来神识中感觉到了数股丝毫不逊色于自己战力强大气息,立即按捺住自己内心怒火,化恼意为谨慎,淡淡地向花离子讯问:

    “花老弟,这里是什么地方?”

    噗!

    此话一出顿时憋得场所有人差点喷出来!只不过畏惧火纹子恐怖实力,所以众人皆硬是憋得脸色酱紫也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我靠靠靠靠!神宗太上长老居然不识霁雾城!”有激进者顿时心中惊诧地大叫起来。“居然连自己身何处都不知晓,那么他又是如何闯入霁雾城呢?”

    其实这种无知完全不怪火纹子,因为他闭关千年直到火灵珠出走才从秘火玄天禁地出来,又追寻着湿婆瞥见妖娆身影才追随而来。

    如果妖娆提前告诉他传送阵另一头是人潮汹涌巨型人族主城,他也不会杀气腾腾地跃出,那么倒霉地又撞死一个人,继而引出这么多麻烦!

    啊啊啊啊!

    其实火纹子内心深处此时疯狂地咆哮!因为接二连三有人来阻,他心底那抹标记不死妖物身上气息越来越淡薄,要是他再不奋起直追,只怕马上要连不死妖孽与陌生纱衣召唤师行踪双双失去!但是面对昆山派天宗长老,还有四周空气中弥漫诡异各种混乱神识,他又一时之见分辨不清自己到底与花离子等人此时立场是敌是友?故而无法立即判断自己所处局势。

    如果那不死妖物与纱衣召唤师都出自昆山派,那他一人孤身而来就大大不妙。但如果那两个敌人只是用诈把自己引到昆山地界来,那么他还有继续追击可能。

    一切都得先问清花离子才好。

    “啊?!”

    花离子表情一滞,也被火纹子问题雷了个不轻,不过他一滞之后表情迅速恢复正常。

    万年老怪们,都有着超乎于寻常心性。

    “轩辕老兄啊……您可真是潜心清修典范,这里是我昆梧大陆霁雾城啊!”花离子感叹道。

    如若不是霁雾城盛会,花离子也不会从隐居地方匆匆赶来,苦逼地成为维持霁雾城各方势力平衡安定一个昆山使者,来沾染这么些烦人世俗。

    “霁雾城……”轻轻嘴中咀嚼这个地名。

    火纹子沉吟了一下,立即从记忆中寻到了那么一点关于霁雾城信息。

    早他进入秘火玄天禁地之前,昆山派拍卖会就颇有规模,所以花离子一提起“霁雾”二字,火纹子立即明白了自己所处地点。

    原来是昆山宗拍卖会!

    “好狡诈家伙!”

    心里想是被不死妖孽追击纱衣召唤师张开传送阵时那种利落,一道暗芒从火纹子老头眼底划过!

    “原来那家伙把老夫引到热闹拍卖会上来,是想以杂乱气息来分散老夫注意力,太老奸巨猾了!”

    火纹子顿时心底怒骂。

    不过现他确不好昆山太上长老面前发作,因为神宗酒山禁地坍塌事如果给昆山派天宗知道,那岂不成为上四宗内一个天大笑话?

    “咳咳……正是霁雾城啊,轩辕兄。”

    花离子眼见火纹子怒意渐退,立即不失时机地向火纹子讯问道:

    “轩辕兄,你看别人家子嗣也没了,这个老家伙还是让他离开得好,你看怎么样?”

    花离子指着自己身后还瘫倒地不断颤抖老头笑嘻嘻地做和事佬。

    “滚吧!”火纹子一拂袖子,自然也懒得对这些不入眼小蝼蚁使绊子。

    那失魂落魄老者吓得身体一抖,自然感激涕零地向火纹子与花离子道谢,连自己重孙子尸体都没有来得及拾取就匆匆退下,经历今日一事,估计他连昆山派拍卖会都不会继续参加,一定大受打击乖乖地冲回祖宅静心清修去了。

    终于搞清楚事态发展,火纹子目光灼灼地瞪着此时出现眼前旧识花离子。一抹狞笑突然浮现于脸颊之上。

    “花老弟,老夫来霁雾城可不是来参加什么拍卖会,老夫手下有两只老鼠通过传送阵逃入了你城池里,老夫脚步又被你和你想保护客人给阻拦住了,那我要两只老鼠,你得负责帮老夫给找出来吧?”

    黑衣老者一身狂气四溢,眉头火纹内仿佛蓄积着可以灼伤人灵魂烈火,粗糙衣物包裹着干柴一样躯体,虽然看似瘦小,却给人一种钢铁般难以折断强大感!

    就算是霁雾城宾客们远远眺望,也只有一种臣服与敬畏感觉从心底升起!

    “哎哎哎……”

    花离子明白这事没有这么容易解决,听说火纹子是来“捉鼠”,他当然知道能惊动火纹子出手“老鼠”必然不可能是一般喽啰。自己也真是倒霉,明明深山里清修得好好,今年却非得被天门安排来维护霁雾城安定,又摊上了神宗火纹子这只老刺猬。所以他只能心中苦笑着,面上连连点头。

    “那是应该,只要轩辕兄高呼一句,今夜霁雾城所有昆山弟子都为你所用。”

    “好!果然还是花老弟爽!”

    得到花离子回答,火纹子立即双眸一缩,脸颊上扬起兴奋神情,他心中那抹早已经标记不死妖孽身上气息还若有若无地于远方浮动。他其实并不需要花离子力量,只需要这个霁雾城正主默许,有了昆山派点头,他闹市中搜寻老鼠才有名正言顺理由!

    这边火纹子得到了昆山派支持,而那边妖娆早已经御空飞得老远。身后湿婆一直穷追不舍,逼得她不得不把小啪嗒也召唤出来附着自己左胸与后背上,并唤出了邪冰护行。

    湿婆不断从手指间弹出风之奥义轰击妖娆。那些细小而密集攻击像是烦人蚊蝇,相当让妖娆恼火,还好有水晶甲保护,不然加不能疏于防范。

    不要是心痛驭兽环世界有可能会被湿婆毁坏并顾忌着邪冰帝岚等人,她此时真想把湿婆封印到驭兽环内。

    “我草!怎么又是这个妖孽啊!”

    邪冰一看到湿婆烂脸,浑身上下立即就冒出无数鸡皮疙瘩。

    “圣女殿下……你可千万不要把这种东西放到驭兽环世界里,我们那些魔云长老可受不了它!”

    邪冰一路跟着妖娆御空而行,一边拼了老命地呕血!

    他射出冰箭,只能小幅度地降低湿婆追击速度。

    “别唧唧歪歪,射箭。”叫出邪冰也只是权宜之技,因为妖娆知道湿婆有着非凡空间穿梭能力。

    所以此时除了驭兽环,妖娆还想到了轮回鼎,可是好不容易哄着轮回姑娘把那恐怖至极湿婆镇入鼎内,她却发现那镇压纳多多镇字口诀并不足以封印湿婆身形!

    每次镇湿婆入鼎,湿婆都会蜕一次皮而后她身旁重生。

    “呀呀呀!这是什么狗屎东西啊!好恶心啊!连皮都不能化为汁!妖娆,你倒霉遇上索命鬼了!”

    轮回姑娘坐轮回鼎上扬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妖娆发黑脸。一手还厌弃地从鼎中把湿婆蜕下来皮丢到远方去。那略带促狭语气分明是看好戏。

    “真是个不会为主人担忧坑爹丫头!”妖娆眼见轮回鼎对湿婆也不起作用,只得把她塞回驭兽环内。

    对于湿婆这种打不死赶不走狗皮膏药着实让妖娆恼火!它那恶心笑脸此时对她而言仿佛是一种讽刺!这是自她出生无厘头一场追击。

    以她现实力,只要小心防范,湿婆根本没有办法重伤她身体,但她亦没有办法令这个碍眼家伙完全消失自己视线内。

    而且此时担心并不是湿婆对自己纠缠,而是那恐怖神宗太上长老火纹子兴许是湿婆身上做了标记而后不断追寻而来!

    如果自己真与火纹子打了照面,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而且就算此时把火纹子远远甩身后,它日火纹子亦有可能寻着湿婆对自己上门来!

    所以抹灭湿婆身上火纹子标记气息之前,她绝对不敢轻意回到白川冰封城去。

    妖娆此时心思飞旋,不断寻找着逃离湿婆追赶方法。

    距离妖娆和邪冰不远之处,有一座座华丽并灯火辉煌高楼。

    熟悉霁雾城人,都知道这片东城内惹眼楼阁建筑群是有名烟花之地。

    花楼楼主从商之道尤其精明,虽然自己经营是烟花之地,前楼灯红酒绿,靡靡之音不绝于耳,但后楼却无比幽静,有偌大庭院与竹林花圃将四周喧嚣隔离,仿佛是闹市中一片桃花源地,清丽出尘。

    后楼层层雕花木栏,琉璃明窗,不沾染半点粉脂气息,也不见艳丽歌伎穿梭其中。只有一些若有若无强者之气从楼内传出。

    许多从初元各地赶来宗门长老与世家弟子就隐居花楼后院内,因为此地风景秀丽,宁静祥和。看似前楼市井喧闹,但其实也是一个小道消息集散重要地点。所以吸引大量高手此云集。

    别看只是一个烟花之地产业,真正能昆山拍卖会前入住此楼人都不是寻常人等。

    就这花楼后楼东角一间大房间内休憩二人并没有入眠,一盏明亮橙色小灯房内静静燃烧。

    “水伯,这霁雾城我们这来得是第几次了?”清朗声音从帷幔之后传来。

    房间中央高高挂着一围青色纱幔,看不清纱后说话之人容貌,只能隐约看到帷幔后一张软榻上半卧着一个锦衣男子。

    虽着锦衣,但完全没有显赫者精致雍容,衣物随意地搭身上,细细脚踝伸向前方,脚趾间夹着一只样式简单夹趾木屐。随着男子右腿抖动,木屐与脚面间发出“啪嗒……啪嗒……”节奏很慢悠闲声响。

    站帷幔之外一个老者白须白发,双手佩戴极为沉重金色手圈,身体孔武有力,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极为浑厚气息,这种气息并不嚣张外放,但一窥之后却有一种让人瞬间血液凝固感觉。

    吓!这等气场,只怕放任何一个宗门之内,都必然是太上长老般存!

    但是太上长老一般都位及天人第四衰以左右,如非关系人族存亡之大事都不现世,但为何这位老者,此时却像一个奴仆一样守护着一位实力不知几何瘦弱男子?

    那这瘦弱男子……是何人?!

    听到少主淡淡询问,这名被唤名“水伯”老者顿时心底涌起一股苦涩。他追随老主老主多年,怎么不知少主语气中夹带那丝丝寂寥?

    这帷幔后少主虽然没有明说,但其父失踪多年,少主怪病缠身,这数十年来到处寻医问药也不见好转,数次前来霁雾城拍卖大会无一不是为寻续命药物,所以他那一句“我们来了几次”一问,便让水伯心中升起空有绝世战力,却无法救一人心酸。

    “老奴也不记得是第几次,少主就当是来凑凑热闹好了。”水伯讪讪地笑着,量用轻松语气来安抚少主寂寥。

    虽然他从来看不透少主到底有多意自己伤病。但若老主人归来前少主出现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也无颜再活这世界上。

    何况少主那么才情艳艳,如果就此折损于一场莫名大病,那绝对是整个家族悲哀!

    “要是真有热闹凑就好了。”

    帷幔之后又传出男子慵懒无味声音,仿佛他眼里,房间内一切奢侈摆设,珠宝玉器,都无味得如同路边石头。他寂寥,并不是因为自己身上病痛,而是源自这一成不变生活。

    “无聊哇!”

    软榻上男子胸腔内激荡着寂寞声音。

    也许他祈愿,终于有幸地被上天听见,所以他话音刚落之际,位于他房顶正上方屋瓦上就传来一阵不同寻常声音!

    噼里啪啦……轰!

    两个人影从房顶上掉了下来!

    妖娆觉得好无语,那该死湿婆眼见着无法制服她,居然无耻地直接贴着她脚面上她身上爬来,湿婆手如钳子一样紧紧地钳着她脚踝,好像要把她拖入地狱!而它身上被邪冰射出冰甲,也顿时冻得她双脚一麻。

    所以她御空身体瞬间失去平衡,直接对着眼前华丽高楼东首一间房子狠狠地砸了下去!

    已经听到千米之外大师召唤师集结破空声,妖娆推测火纹子老头大概是通过什么不为人知方法集结了霁雾城一股大势力。

    黑暗夜色下已经悄悄散出一张抓捕她大网,所以不想让人注目,她御空时一直小心收敛着威压,结果没有想到居然还是狗血地掉入了一间点着灯房间内!

    我勒了个去!

    妖娆坠入房间后立即摆正身体,可不想因为湿婆那张凶神恶煞脸吓到房间里人哇哇乱叫又把火纹子给吸引过来,所以她猛地抬头,想要御空再起,可是突然映入眼帘……

    居然是一双璀璨得要戳瞎人星星眼!

    眼主人有着一张清秀俊美脸,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脸上带着温和笑,一点也没有被人破房而入恼羞与惶恐,反而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此人诡异地处一种很兴奋情绪下。

    男子眼与妖娆身上水晶甲之光交相辉映。

    软榻倒是没有被砸中,但一些摆放软榻旁柜子花架被衣带掀倒地,一盆名贵兰花可惜地摔成草泥,地上遍布打碎玉石与瓷器。

    而湿婆却不满被妖娆坐屁股下,所以正伸着恐怖长指甲,狠狠向着妖娆眼前男子璀璨眼珠子掏去!

    “圣女殿下!”

    黑暗中看到妖娆与湿婆一起砸落到一间房屋内,邪冰顿时顺着房顶大洞冲入了房间内!

    可是原本是想减少湿婆对房间内居民伤害以降低湿婆给妖娆圣女殿下带来麻烦,结果却看到了极为惊人一幕!

    尊贵圣女大人坐湿婆背上,与一位长发男子大眼瞪小眼。

    一个面容骇人无比老者正怒目圆瞪!方圆五米之内散发出一股毁天灭地威压!

    五米之外空气轻盈,五米内腥风血雨!

    那完全不能承受压力瞬间将邪冰从空中拉扯下来,狠狠地砸倒地面上!他**胸膛紧紧贴地面,耳内传来自己胸骨咔嚓脆响声音!

    好恐怖!

    邪冰瞬间咬破了自己唇!艰难地抬起头看着那实力逆天老者正被一位男子以手势制止才未圣女大人下落瞬间把她碾成碎渣。

    “这他妈倒地是怎么回事?”

    那老者威压……威压完全不可能为寻常天人境高手!他可以笃定,如果老者将气息完全散出,整个霁雾城都能抖上三抖!而他却能将如此骇人力量浓缩到五米以内范围,丝毫不让任何召唤师察觉到世上有此种强者存!实是超出世俗常理!

    倒了八辈子老霉!

    明明霁雾这么大,砸到哪不好?偏偏砸到了这么一个丝毫不逊色于身后立即要追击而来火纹子实力绝世大能房内!

    “这他妈是天人三衰巅峰?不!四衰以上!”邪冰心中估摸了一下,顿时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身后混乱气息与嘈杂人声已经然呼啸而来,妖娆甚至已经听到了火纹子人群中咆哮声音!

    “就前面!给老夫把老鼠围起来!”

    ------题外话------

    今年回深圳啦啦啦……()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