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70:忠犬水老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听到火纹子夜空中咆哮声之前,也感觉到了自己所处房间内弥漫那股不同寻常惊人威压!

    她双眸一缩,热血瞬间沸腾!

    “这威压!至少要比我高出一步,达到了四衰以上吧?”妖娆比邪冰估计精准。

    下意识……妖娆身上腾起多灵气来抵御外部威压以保持自己正襟威坐姿态,心情也顷刻恢复平静。

    不管霁雾城内又得罪了一个绝世大能狗不狗血?反正这走路拐脚吃饭塞牙赌大开小还连输十三把倒霉事都被她给撞上。这前有牛人,后有追兵情况下,她已经无路可逃,索性耸耸肩……甩下吃惊愤怒情绪,抱着既来之则安之心态以应对接下来场面。

    “喵叽!昆山拍卖会有多变态?难道上四宗太上长老都来了不少?”妖娆心中暗道。看来无论自己有多强都不能大意,这世上不显山不显水真正强者确存。

    真是阴沟里翻船。

    若不是那榻上男子以手指制止那威压骇人老者,只怕那双手粗如树桩老头一拳头都能把自己脑袋敲出个洞来!

    妖娆眨了眨眼继续安静地坐湿婆背上,向那双手带着黄澄澄腕圈老者看去,这不看不觉得,细细一看……

    嘿!

    “肿么有些眼熟哩?”

    与妖娆眼熟与惊讶不同。邪冰被老者重压狠狠地压地上,只能勉强抬起头来眺望妖娆,湿婆,老者与男子举动。

    用着卑微声音乞求道“我们不是有意冒犯,还请前辈放我们一条生路……”

    要知道邪冰与魔云宗长老们自尊心都极强,能让他说出这种软话人……只怕这世上除了血十三就只有妖娆一人。

    此时就连他都已经感觉到身后呼啸而来狂风与嘈杂。如果那神宗太上长老莅临,只怕妖娆小命不保,营救血祖事也会就此夭折!

    怎么办?

    紧张与着急都写邪冰脸颊上,他心情就像是从油里滚过还冒着泡儿又被丢到了冰山上。

    “还不动手?!”惊天一啸!

    软榻上男子却完全无视邪冰乞求,狞笑着对守护他身旁老者喝道!

    好邪恶!

    原来那么慵懒纤弱身体内居然隐藏着那么狂狞灵魂。原来那男子根本没有以手制止四衰老者杀戮,而是现又对老者煽风点火兮命令恐怖老者对妖娆动手!

    这一句话,仿佛是高悬于邪冰头顶斩头刀,此一瞬系刀绳索便被无情剪断,而后那磨得湛亮又锋利巨刃便“嗖嗖嗖”地破开空气,向他后颈利落斩来!

    “不要!”邪冰只觉得自己心脏瞬间碎成两半。

    水伯像是捏小鸡一样把妖娆从地上捏起来,出人意料是妖娆居然也没有反抗。而且还极为配合地被水伯立落地直接塞到了软榻底下。

    而那大脑迟钝湿婆亦伸着爪子想爬到软榻下抓妖娆脸,却被水伯一巴掌扯下一条胳膊,丢到一旁,而后瞬间祭出自己手臂上一枚金环,把湿婆给套了进去!

    趴地上邪冰挤顿时爆了自己眼,咬碎了自己牙!

    我靠靠靠靠靠!

    邪冰早已经变得一片赤红眼内,那房间内急速暴涨金环刹那涨至一人多高!

    迅速变大金环直接把又重生湿婆从头到脚包了个严严实实,上下封口,完全包裹起来!

    能变形神幻器!根本看不出湿婆还能里面挣扎。

    变成“棺材”幻器直接封印了被包裹其内湿婆所有气息,而后这一人高巨物被老者一挥,直立了房间一角作为摆设品,与房间内其他金玉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像是一尊张显主人奢侈生活恶俗金制品,完全融入环境,看不出任何突兀地方来!

    真是鲜玩法!

    “不是敌人吗?”

    邪冰呲牙!刚反应过来好像这陌生房间里强者并不是伤害圣女殿下,他自己却也没能逃过那年轻男子灼灼目光。

    水伯把湿婆封印花瓶瞬间,榻上男子也同时直起身子,趿着他那双啪嗒……啪嗒响木屐走到了邪冰身前,用他那孱弱胳膊,一把提起了邪冰裤腰带。

    “放哪里呢?放哪里呢?”

    男子一边提着邪冰一边摸着下巴左顾右盼,像是要把邪冰也藏起来。

    软榻下已经塞了一人,房里又打碎了不少东西。根本没有时间找到好藏身之地,所以这男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邪冰一把丢了软榻被褥里。

    轻纱飞扬,房间内气息瞬间归于平静。就此时……火纹子带着数以百计昆山弟子已经匆匆赶到了花楼东侧。

    他不死妖物身上标记气息到此为止,而这栋花楼东首房顶上又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巨大豁口。断面绽,完全是刚刚被巨力撞击出来痕迹。

    所以仅凭着这两个线索,火纹子已然确定自己要找老鼠一定就藏身于这楼阁被撞破这个房间内!

    火纹子向身旁花离子使了一个眼色。

    花离子苦笑了一下,做出一个手势,于是乎追随花离子左右数以百计昆山弟子立即召唤幻兽手捏幻器把整个花楼瞬间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时之间将欲将这隐藏于闹市之地幽静高阁给碾成尘土!

    空气迅速升温,因为此阁内除了居住着水伯与他“少主”大人,亦隐藏着其它从初元各地而来隐世高手们。

    他们亦感觉到了即将黎明夜色里涌动着一股疯狂气息,所以纷纷从入定中惊醒,暗暗散出自己神识进行窥探。

    “是谁?!”

    火纹子还未开口,一声长啸就从花楼西侧升起。

    一个矮胖中年男子跃出黑暗。

    他身侧萦绕着四个娇美如花女子,因为四女皆为诛神,所以显得这矮胖中年男子气势惊人,看四女面容俏美,越发显得矮胖子膘肥体壮。

    “哎呀,哎呀。不知道是那位尊者光临小店,是否要入店?我家天字号上房刚好还剩下一间。”矮胖男子笑眯眯地搓着手,完全无视那数以百计已经把花楼围得水泄不通昆山长老与弟子,点头哈腰地对看上去是正主火纹子与花离子热情地问道。

    并不是这矮胖老板小眼睛被肉挤得看不清眼前剑拔弩张气氛,而是他为人极为圆滑善变,心里早已经被眼前莫名大祸吓得想吐血,可是既然收了花楼内那么多大爷钱,现有人来找麻烦,就算是立即拿着长枪捅着他菊花他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这矮胖男子并不是整个花楼产业大老板,但霁雾城这片地区也算小有名气,一般人知道他背后人物也不会刻意为难。

    入住花楼那些不知名强者们被火纹子与花离子气息惊起后又复看到花楼一方有人出头,燥动气息便略微有些平静下来。

    只不过火纹子又是谁?从来不有思考过需不需要给人面子。

    他心完全被抓到不死妖孽与不死妖孽追随女子充满!

    第二峰灭百次都没有关系,但若那酒山禁地内东西真被人拿走,这事儿就不是神宗一人事了!星月,昆山,天门,神宗天门同时会被震惊!

    “滚!”火纹子一声咆哮,立即把那拦自己与花楼之间死胖子与四位娇美女子震得天空中一个趔趄,纷纷如笨拙石头一样直接“咚咚咚”地掉地面上!

    吓!

    极不给面子!而且实力恐怖到骇人听闻!

    矮胖中年人倒栽到花圃里吃着一团烂泥,心里叫苦不迭!

    “狗日!是哪个客人不长眼惹了这么一尊杀神?可不要把老子房子都拆了啊!那可都是昆山长老衣饰,这下动了昆梧大陆霸主,我看那客人是活不了了,真晦气……妈真晦气!”

    神识感觉到外面情况不妙,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是人家老板刚出场陪笑脸,就被一巴掌糊了泥巴里,这前来踢场子人也未免太霸道!

    “阁下哪位?”

    看矮胖子地上爬不起来,花楼内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数道极强威压,其中赫然夹杂着几缕天人强者气息!

    这叫做掀桌子,撂板凳前示威!

    不过从火纹子与花离子莅临到现其实不过数息时间,火纹子此时分秒必争,所以看到这种小豆芽菜一样示威,根本不屑一顾!

    “哼哼!”

    回答都懒得回答,直接散发出自己威压!

    轰轰轰!

    一圈圈肉眼可见恢弘火息以火纹子为中心向外散出,瞬间掀起巨大风涌,院内开满丹桂粗大花树顷刻之间被连根拔起。尘土飞扬!就连那一头栽泥巴里矮胖中年人都像球一样地上骨碌骨碌滚起来!瞬间口喷鲜血。

    好惊人!

    黑夜瞬间光明!这扭曲天道,以个人意念为规则令整个花楼瞬间沉浸一片烈火温度炙烤里力量无声地述说着火纹子强大与不可抗拒!

    “我草!什么情况?四宗太上长老?”

    “看情况不妙啊!”

    “这楼里住了什么人,可不要把我也牵扯进去!”

    “倒霉啊!老子隔壁不是住了一对星月圣地大长老吗?怎么此时也不敢出声?”

    花楼内原本愤怒气息瞬间归于平静,无法形容震惊萦绕众人心底,虽然对楼外之人身份极为好奇,可是这种超越他们实力百倍威压与嚣张已经令他们生不出半点反抗心情,纷纷生怕惹恼对方地收回自己神识,龟缩房间一角紧张又密切地注视着时态发展!

    火纹子势必得!出手没有一点保留!

    没有人抗议此时热得要扒皮空气温度。

    狂风中纷飞草花燃烧,花楼东角房顶有洞房间上,大片琉璃红瓦以惊人速度迅速湮灭于沸腾空气中!根本蒸发得连渣都不剩。

    只不过红瓦刚燃烧了一圈,那原本没有任何声响房间内就传出一声苍老而威严呵止!

    “这位老友,是不是过分了一点?”

    水伯威严声音如滚滚狂浪,一浪一浪后劲绵长地从房间内传出来!

    即使是那些蜷缩于自己房间内召唤师们都仿佛听到自己灵魂深处传来骇人轰鸣声!而空气里灼热气息也随着这声呵斥而瞬间降低!

    “我天啊!”

    就连刚才还目中无人火纹子都狠狠地双眸一缩!特别是站火纹子身旁来找茬花离子亦双肩微动,从那房间内传出苍老声音中,他记忆里又依稀池浮现出什么不良东西来!

    “又一个太上长老!”

    所有默默坐各自房间内强者们一口老血飙了出来!

    虽然他们听闻每年昆山拍卖会都会有四宗太上长老莅临现场,但因为高级黑市交易会他们很少有人能获得参加资格,而明面上拍卖会又对参买参卖者身份重重保密,所以多年以来他们从未真正感受过传说中四衰者气场!

    今天是撞了什么大运……咳咳……有可能是将死之大运!居然一天之内见到了三个!

    地上一边滚一边吐血矮胖中年男子顿时心底一阵灭哈哈狂笑!

    “今年居然有太上长老入住我家花楼!不错不错!就算这次房子都被毁了,明年有这名气也能翻倍加价,把赔都给赚回来!灭哈哈哈哈!”

    感觉到房间内丝毫不逊色于自己威压,火纹子拧着眉头顷刻有些呆滞感觉!

    “难道觊觎神宗酒山秘境内东西人竟然也有如此雄厚势力?”

    “房内是哪一宗门太上长老?”

    没有人知道火纹子此时纠结而繁杂心情!

    而花离子不比执拗火纹子,他算是昆山太上长老中精通人情世故一类万金油。立即扯着火纹子衣袖指着那破了洞房子小声说道:

    “火兄,那人惹不得,他人是有名‘百代忠犬’水老狗……我们……我们里面说话……”看来仅凭声音,花离子已经分辨出房内之人身份!

    气氛徒然改变,黑着脸火纹子被花离子拉扯着进入了东首房间内。

    房中异香弥漫,一道青色帷幔将房间一分为二。

    因为光线昏暗,所以火纹子与花离子并看不清轻纱帷幔之后人影为何人,但毫不遮掩,那是两个人气息。

    而一位狂莽老者则插着腰气乎乎地站帷幔之前,瞪着牛眼看着火纹子与花离子二人!

    三衰以上天人境强者们早有公约,两强相遇,若有恩怨,绝不能世俗动手,因为第三步巅峰以上者挥手可灭城池河流,如果人族聚居地交手,不用魔族入侵,百年内人族自己就能把自己覆灭一空。

    所以无论火纹子多想把眼前老头拍成肉泥把他们神宗酒山圣地东西从他肠子里挤出来,还水伯想一巴掌将火纹子扇出房间,二人都只能大眼瞪小眼,相互暗中进行力量冲撞。

    “啊……啊哈,哈,哈,哈……”

    寂静了半响,还是花离子尴尬地笑着缓解房间内重得可以把人压死沉重气氛。

    “这……这位是神宗天宗轩辕火纹太上长老,轩辕氏亦是神宗地宗五姓之一,所以轩辕兄也是一脉偌大业老祖宗哩。”花离子指着火纹子向花离子介绍道。

    “然后这位……这位是百代世家太上长老水……水大哥。”一提起水伯名字花离子就一头是包。

    因为世家强者不比宗门从大富之家弟子中精选出家族贵胄。许多牛逼家伙都出身平民,名字分外低贱……这百代世家为有名老仆人真名就叫“水狗娃”,人称“百代忠犬——水老狗”。可是这么难听名字,他如何叫得出来?何况对方还是百代家主器重左右手!

    “水……水毛个大哥,老夫就是水老狗,敢问你们两个宗门太上长老,不天门内好好待着,跑出来掀老子房顶做什么?”

    水伯虎着脸,瞪着他吓死人大眼吼道!

    百代?!

    火纹子原本知道对方不是四宗天宗人,心中还带着一丝不屑,但第二次听到“百代”二字,他却心脏狠狠缩!

    他不熟悉什么百代老狗,但他知道一个人!

    百代崆峒!

    数千年前就步入五衰境之旷古巨擘,被喻为有希望触摸到半步涅槃天才之一牛人!供养他是一个以虫兽买卖为主业超级洪荒世家!当年火纹子都无缘与那样巨擘有任何交集,说到底,他幻兽空间内亦有数只辅助幻兽出自百代家族。

    “难道这百代老狗,就是百代崆峒狗?”那可真是一只惹不得狗!

    火纹子瞪圆了眼睛,有一种被噎到感觉。

    这房间内二人,确就百代少主百代明珠与那曾经与妖娆打过照面带走紫蝠手中半个蝠宝水老伯!

    百代强大时,赤蝎,紫蝠,白鸟……各部强者如云,势力不逊色于四宗地宗任何一派。只不过百代崆峒失踪数百年,百代家势力极度萎缩,这也是火纹子所不知道事情。

    百代山脉抢蝎子,诓赤蝎时候妖娆没有想着与百代少主打个照面,感谢下下人家盛情款待,没有想到到了距离百代山脉十万八千里昆梧大陆霁雾城……却人家床上见到了!

    妖娆趴软榻之下,气息减到低,没有呼吸声亦不散发温度,只有心脏还缓缓地跳动着。如果换了别人,也许根本无法躲避火纹子和花离子凌厉眼神,可是她气海丹田内五枚灵珠本来就是藏匿气息绝世幻器,所以除非敢于冲入帷幔掀起软榻,否则神仙也感觉不到帷幔后还有第三人存。

    听到百代忠犬自称为“老狗”,花离子讪讪地笑着,带着友好语气问道:“水老兄,不知道您这房间上大洞是什么人砸出来?那人现哪里?我这轩辕兄可急着找他们呢。”

    火纹子也盯着水伯眼,因为他追来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但是这房间内没有其他大门敞开,如果不死妖孽与纱衣女性召唤师没走,那就一定这房间里!

    帷幔之后……正好有两个人气息!

    “洞?什么洞?”

    水伯一摊开手心表示自己很懵懂。直至顺着花离子眼向天花板上看,才不得不直视那已经被火纹子烧大一圈大洞洞。

    “哦!哈哈哈哈!那是老夫撞出来门啊!”

    把房洞成因一把揽自己身上,水伯一本正经,仿佛说“老子不爱走门就爱走墙又如何?”

    放屁!

    火纹子听了水老狗坑爹回答简直想扁人,但面对背后站着百代崆峒家业老东西,他不可能贸然用武力解决眼前一切问题!

    “水兄弟,你不要匡我,老夫老夫追击小畜生身上留下了标记,那气息现还这间房子里。”

    火纹子压着心底怒火一字一句地说道。两个从酒山秘境下逃生小贼对他有着极特殊意义。而且眼前百代忠狗明显是敷衍房顶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大洞问题嘛!

    “小畜生?”

    水伯翻着白眼挠着自己头,过了不一会儿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地大叫一声。而后踢了踢一截地上软绵绵物体对火纹子问道:

    “老夫刚才抢……咳咳……回来路上被一个黑乎乎人影冲撞,看上去像是个中了什么诅咒死男子,他于半路突然抠着老夫衣角不放手,老夫就嫌麻烦地将他震开,回来之后才发现身后衣角上挂着一截断手。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东西?”

    水伯踢着刚揪下来湿婆手臂对瞠目结舌火纹子与花离子问道!

    “这不可能!”

    火纹子瞬间爆怒无比,水伯解释中一下分不清他有没有趟这潭浑水,那地上断臂上确带着他烙印,为那不死妖孽断肢。只是还有一个疑问一直萦绕他心头上!

    那帷幔之后到底是什么人,还有这水老狗为何对他自己要从房顶上开个大洞原因支支吾吾?

    “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老夫一定要看一看帷幔之后有什么东西!”

    火纹子突然爆起发难,以他强大力量震开水伯疯狂地冲入水伯身后纱帘内,一把掀开了软榻上鼓起被褥,伸手想把藏匿于其中不死妖孽与纱衣女修给狠狠揪出来!

    只不过正以为谎言被戳穿火纹子,大手却突然石化了半空中!

    因为他眼前出现是两个男子。

    病态孱弱者反而骑浑身**者身上,恶趣味地将**者双手反绑背。被骑之人一看就知道情非所愿,面容冷峻双目喷火。而骑人者却满脸骄奢,身下之人光洁背部如视珍宝地抚摸了一把。而后哈哈大笑起来。

    “水伯,你这次背来家伙本少很满意!”()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