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71:出门转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百代明珠得偿夙愿之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有些昏昏欲睡。

    “哎呀呀……怎么又想睡了?对不住啊妖娆姑娘,我得先睡一会儿……你霁雾城也没有落脚之处吧?不如陪我一起看看拍……卖……呼呼呼……”

    百代明珠话还没有说完,头猛地一栽,突然直接妖娆面前砸倒软榻之上。

    脸朝下,脚丫子一扬,脚趾夹着木拖鞋顿时飞抛出去。他整个人便以相当搞笑姿式抱着枕头大睡特睡起来。

    木屐妖娆面前划过一道流星。

    “嗷……”

    妖娆坐凳子上身体一抖,吓得不轻,绝对没有想到百代居然这么没有节操地自己面前倒头就睡!

    “这怪胎不正常吧?”

    妖娆先是一缩双眸,而后才感觉到顷刻陷入沉睡百代明珠身上有不寻常病症。

    萦绕他身侧灵气极度退减,而他脸颊也沉睡中缓缓变得潮红。原来不是困得要死,而忽如其来什么原因令他不得不迅速陷入沉睡。

    “难道这就是他得怪病?”

    妖娆一扬长眉,回过神来,而后立即将手探向了百代明珠后颈。

    即使捏着百代明珠后颈他也不醒,妖娆把着穴位,神识以温和方式探入他身体,下一秒,妖娆便看到了百代明珠五脏六腹形状与血液骨骼颜色。

    “吓!”

    看清眼前一切之后妖娆顿时心头一跳,因为百代明珠气海确与常人不同!

    接近百代明珠丹田旁地方有一股磅礴气旋飞速旋转,形如蟠桃,朦胧气旋中仿佛还能看到一枚乌黑“核”。

    这本来应该游走于身体各处令百代明珠战力强灵气此时仿佛永恒固守他丹田一侧,不断阻止着那枚“核”从气旋中央破壁而出!

    为了封闭包裹物,百代明珠身体内所有生机与灵气都疯狂地向气旋涌入,仅留下供给呼吸与心跳力量。

    “原来不是得病。”

    妖娆看清一切之后默默地将手收回。沉默地坐椅子上,自言自语道。

    “是中毒啊……”

    那枚被灵气封印乌核就是毒源。

    “如果百代明珠实力不够强,只怕现早已经被毒死了,那被他用灵气封印体内乌核之物一定十分歹毒,如果接触内脏与血液,可以瞬间致人于死地,所以每次乌核发作,百代明珠便立即动用所有力量与它抗衡,如次反复,让百代族人们看到,就是他经常晕晕欲睡……病症。”

    面对着熟睡百代明珠,妖娆又想起势力混乱百代各部,听说百代家老主人已经失踪许久,而一些势力较大旁系血脉也因为觊觎庞大家业而对主位蠢蠢欲动。

    这毒无论是外人下,还是家里人下,对百代明珠来说都是夺命诅咒。

    想着想着妖娆便觉得世家纷争也是一团乱麻。

    “如此目光敏锐心思缜密,你是否也是因为需要自保才被逼成这样玲珑心?”

    看着百代明珠入梦时依旧小心收敛汗水与不安,掩藏体内激烈战斗,佯睡得安详男子。妖娆心头顿时升起一种别样感觉。

    就妖娆冥想之际,离开不多时水伯与邪冰又匆匆折返。

    妖娆立即带上了自己面纱,而后对门外正准备敲门水伯秘语传音。

    “嘘,水伯,他睡着了。”

    于是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水伯焦虑表情立即映入妖娆眼帘。

    原本天天守护百代明珠人是不大可能会时时他沉睡时露出这么忧伤表情,但是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水伯还会惊慌……这不合常理。

    看到水伯这样表情,妖娆顿时明白,百代明珠“瞌睡症”一定正加剧,现本不应该是他入梦时间。

    看那活蹦乱跳性格乖张百代明珠,着实难以把他与“病入膏肓”四个字联系起来,不过他现沉睡却大有一睡不复醒感觉。

    “玉姑娘,你先到偏房里休息休息吧,等我家少主醒来,我再去叫你。”

    水伯对妖娆说道,但目光却一直繁杂晦涩放百代明珠身上。

    “那有劳水伯了。”妖娆轻轻向水伯抱以安慰微笑,而后拉着邪冰走入一旁房间里。对于百代明珠病,她也无能为力,也许百里尘来了还能有些办法。

    时间过得很,转眼又到白日升空。

    原本就夜夜笙歌霁雾城顿时加热闹起来。虽然离正式拍卖会还有一些日子,但市井街道依然人头攒动,拥挤不堪。

    世人都知道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汇聚着初元蓝魔海陆内有钱金主与离奇卖家,一些没有资格进入拍卖会进行竞价小商品都会沿街叫卖。好一些散货也会流入地下黑市。

    不识货把外貌丑陋天灵地宝当木疙瘩贱价拍卖小贩大有人,而腰缠万贯把琉璃球当举世难寻好东西当天阶幻器乐颠颠抱回家也不乏其人。

    所以抱着检漏与赚大钱而慕名而来人数以万计,使得正式拍卖会开始前这巨大赚钱利益链条就已经冇足力气不断向前滚动,叫嚣轰鸣起来!

    而花楼避世,妖娆与邪冰藏身楼阁一直平静祥和。

    百代明珠陷入沉睡,水伯也没有张罗着换个地方居住,所以反而让火纹子与花离子觉得百代家行事坦荡,没有窝藏值得怀疑对象。

    寻了一夜不死妖孽踪影火纹子气得直吐血,因为自己千年来还不曾吃过这样大瘪。所以一无所获之下干脆与花离子入主霁雾城主府内,大有不挖地三尺把妖娆与湿婆擒到手绝不罢手架势。

    直到午后,水伯才来找妖娆。

    妖娆听到水伯叫唤,立即从入定中清醒冲出房间。

    再看到那百代少主,哪里还有那睡不醒病怏怏模样?

    那纤瘦男子一身绫罗丝锦,除了眼皮子一贯半闭半张,可是精神得很。从后颈部伸出一根小辫儿松松地捆着他肩头所有长发。

    百代明珠长发不是很直,但那干净蓬松还带着微微卷曲感觉让人情不自禁想起慵懒而高贵波丝猫。

    从宽大衣衫下伸出纤细脚趾还是夹着那双随时可以甩开,舒服伸脚丫睡觉简单木屐。

    “呀呀,今天是个好天气呀,玉姑娘跟我出去走走吗?”

    从衣襟里伸出手,百代明珠指尖几乎细到透明,窗外射来阳光下,如真正明珠般闪闪发亮。

    “那就去走走呗。”

    妖娆扬着笑脸耸耸肩头,其实很期待霁雾城内正拍卖那些好东西。

    今日妖娆装扮与平日略有些不同,上身短打,下身长靴,与之前长裙旖旎姿态截然两样。容貌既不像“妖娆”又不像“玉魑”,倒有些精明干练,如惹不得霸王花。

    看到这陌生面孔,百代明珠与水伯到见怪不怪。因为这么年轻就能坐镇冰封城人,一定有着特殊实力与手段。有这样精灵古怪姑娘与少主作伴,水伯脸颊上也洋溢着难得笑容。

    百代明珠果然是大世家少主,出行根本没有什么需要低调说法。

    早早有华丽马车楼下等待,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青衣小厮们手脚麻利地套好缰绳。那拉车幻兽居然还是一头二人高虎狮。

    还没走到虎狮身前就听闻震天兽吼!

    桀骜虎狮巨兽挥舞着宽大前爪,威压阵阵。

    这等凶残不温顺野兽原本极难驯服成拉车幻兽,所以那些套绳小厮们都一脸惊恐地握着缰绳不知应该如何是好。而那巨大虎狮亦瞪着赤金色竖瞳一脸凶光,仿佛谁敢把那磨损它虎大王光光滑滑油亮毛皮绳索套它高贵大头上,它就一巴掌扇死谁!

    看到出行车驾还没有准备好,水伯一脸不悦。

    他立即越过妖娆,邪冰与百代明珠,大声喝道:“还不赶紧!找死啊!”

    邪冰原以为这实力恐怖变态老者是呵斥那些套车小厮,可是没有想到水伯一声长啸之后那貌似凶残虎狮巨兽立即一个激灵,吐着舌头抢过吓尿了小厮手中套绳,自己爪牙麻利地将自己套了车驾前……

    虎狮做完这一切之后,甚至不忘记用大舌头舔舔爪子把自己额头上长鬃毛用口水捻得根根分明,这才讨好地趴水伯脚下献媚地挤眼睛!

    我擦!

    这比人还会见风使舵,一听到水伯声音就知道正主此不敢造次。太搞笑了!

    妖娆“噗嗤”一笑,随着百代明珠从车后进入宽敞车厢里,而水伯则带着邪冰坐车头,扬着金鞭准备出发。

    今日邪冰乖乖地穿着整齐衣衫,这样捂得密死密严装备妖娆都觉得刺眼,因为看邪冰精健裸身看习惯了,乍一看他这么一本正经,总觉得哪里说不上来别扭。

    “哈哈哈哈!这货一定是前一日被百代明珠给摸出了后遗症。”妖娆心里大笑。

    邪冰原本亦觉得局促,不但是因为取向不明百代少主,还因为坐自己身旁老者。

    虽然跟着他那邪火老爹嚣张疯狂惯了,但看到一位实力高达天人四衰境地绝世强者居然牵着缰绳给自己驾车,他怎么掐自己都觉得眼前一切有一种不真实感觉。

    其实强与不强只是一种能力,并不妨碍水伯对百代家主忠诚之心,也许四宗天宗内,一个天人四衰境地尊者打死也不会做如此粗陋活儿,但对于他而言,自己乐其中!

    “走着。”

    水伯一声吆喝,那巨大虎狮顿时迈着矫健步伐气势汹汹地向前冲去。

    “哎呀……这车太小了,好寒酸。”百代明珠坐宽大得简直可以装下十几个人车厢内打着哈欠说道。

    这还小么?

    妖娆坐车厢另一头简直无语。

    这么大车驾上霁雾城街道,一架马车就有半边马路宽敞,行人们必须抬头才可以眺望。巨大窗棂上镶嵌着一排手指粗细珍珠。随便抠下来一枚都值不少金铢。

    霁雾城上空现不允许车驾御空,但那拉车虎狮背脊上明明生着一双极为漂亮翔天之翼。无处不张显车主显赫地位。

    如果这也算“寒酸”……不难想象百代明珠百代山脉里穷凶极恶奢侈生活!

    难怪妖娆之前那样坑赤蝎之主钱,老赤蝎都没有太大反应,原来是因为百代各部太有钱!

    妖娆正摸着下巴想着能不能再从百代世家中匡些钱出来,百代明珠清朗声音便她耳畔响起。

    “妖娆姑娘,你还是昨天好看些,既然你能任意变幻容貌,那就弄个好看出来看看呗?”

    车厢内也有一张雕花镶玉大床,此时百代明珠又懒洋洋地卧了上去,半张着眼眸看着经过妖娆易容那张脸,脸颊上带着坑爹期待。

    他等着妖娆大变美女。

    “我说百代少主……”妖娆看着百代明珠那难以形容鬼畜期待,瞬间掉下一头黑线。“你人生怎么这么没有追求?”半开玩笑地说道。

    “胡说。”百代明珠扑柔软被褥里舒服地将身体陷下去。“看这世上美好东西,这是多远大追求……喔哈哈哈哈……”

    吧唧着嘴,反驳妖娆话,百代明珠说得无比惬意。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轻松气氛,却让妖娆双眸一缩,她心中情不自禁想到了百代明珠丹田旁那枚毒核。

    也许对别年轻天人强者而言,看天下美好东西根本算不上是什么难以办到事,但对于命悬一线这骄奢少主而言,时间可能比世上任何财富都要珍贵得多。

    一时之间,她突然觉得有些可以明白百代明珠骄奢生活。

    虎狮华辇原本就不宽敞霁雾城街道内熟稔地横冲直撞,很就到达熙熙攘攘闹市正中央。原本宽敞马路两侧此时都摆满了大大小小摊贩。

    有支起高棚无比气派,摊档上商品琳琅满目。有则直接地上铺一块破布,布上凌乱地散布着些无人能识“黑疙瘩”,反正这些乱七八糟东西有时候贩卖者都说不出来历与用途,有是从地下挖出来,有干脆就是块墨水涂黑了木头墩子。

    混乱而不纯灵气市场上空盘桓交织。

    那种一目了然好宝贝自然不可能这样杂乱市场上出现,但有些出人意料奇怪异宝,灵气隐藏,形状丑陋,却确有可能存于这千万商品之中。

    只不过要想这种地方淘到好宝贝,不但要考验人眼光,还得考验人心性。

    四周人山人海,就连上四宗长老们都乖乖步行于“井”字型街头小道内。但水伯驾着车驾依旧没有请百代明珠下车步行意识,仍然“律律”地催促虎狮不断向前走去。

    两道人行人看到这样庞然大物疾速从身边掠过,脸颊上都露出不悦以及好奇表情。

    “是哪家纨绔子弟,居然闹市横冲直撞?”

    “这样显赫车驾,里面一定坐着不得了人物吧!”

    几位星月圣地长老站人群之中,也不得不避让虎狮咆哮而过滚滚风浪。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妖娆透过窗棱看着车外熙攘街市,发现车驾根本就没有丝毫停下来意思。

    她原本也被窗外繁华街景吸引,想去看看六师兄口里说那些什么精致小玩意儿。

    “自然是去好玩地方。”百代明珠连眼神都不屑向窗外景色中浪费一点。

    “难道我们要去地方不是这闹市?”妖娆有些好奇了。

    “当然不是。”百代明珠软榻上慵懒地打了一个滚儿。神秘地笑道,你一定会觉得那地方很有意思。

    听闻百代明珠话,妖娆加心痒难耐,所以也关上窗帘,沉下心情安坐于车驾之中。

    只听耳畔风萧萧,还有前方虎狮拼命奔跑喘息声音。

    过了不多久,车外人潮汹涌声音渐渐退却,而沿途道路也加颠簸起来。

    “真是烦人,什么禁车令,兽车还不能御空,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定破规矩。”百代明珠用袖口掩着他唇,却一点也不客气地破口大骂了一番。

    “哎呀,颠死本少了。”

    他舒着腰,趿起那双会啪嗒响木屐,一个骨碌从软榻上滚下来。而后一脸振奋地对妖娆说道:

    “下车。”

    到了么?

    妖娆利落地跳出车尾,结果抬头一看,两道是荒废屋瓦,那体积庞大虎狮委屈地挤两栋堪堪欲坠门槛间,刚好把狭小过道完全堵死。

    “来吧……还有一段路要走。”

    百代明珠一扬手,率先御空而起,而水伯虎着脸恐吓了虎狮两句,也匆匆跟百代明珠身后。

    看到水伯与百代明珠踏着流风向西身影,妖娆下意识地问道:“如果是去霁雾城某处,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轻装上阵,还要驾着那虎狮车辇?”

    她这话一出口,立即得到了百代明珠一个白眼。

    而百代明珠懒得解释情况下,水伯则耐心地对妖娆说道:“我家少主如果出行无车,就会觉得很惶恐。”

    我倒!

    听了这话,妖娆差点一头从天空里掉下去。

    她才好惶恐好不好!

    虽然她现也算是实力卓越,有大城供养,一票子人捧手心里怕化了千金,可是也不至于金贵得出门必行车,就连霁雾城有禁飞兽车情况下还如此繁琐地驾走地车通过人潮汹涌闹市,就为给自己代那么几步路吧?

    眼眸发黑,妖娆再一次对百代明珠穷凶极恶有了认识。

    前方百代明珠却不以为意。左右晃荡着他宽大袖袍一路西行,直到深入一片幽静巷角。

    “照着我们做。”

    他幽幽声音传入妖娆耳际,而后与水伯一起,身上突然腾起大量障眼灵气。浓郁灵气吸引着天空中元素极度兴奋地萦绕二人身旁,所以滚滚烟云立即从头到脚把百代明珠与水伯给包裹起来。

    这是一种简单技法,亦能遮蔽旁人神识探入,只是消耗有些大而已。

    妖娆与邪冰随即照办。

    四个一身烟云,身高外貌朦胧不明人下一秒便落入大地。

    脚下青石地砖布满油嫩苔藓,一看就知道久无人经过,两道是古老高墙,还有一些从高墙内探出飞扬阁角。只不过那些高墙与阁角都破败不堪,被岁月腐蚀后遗忘。

    也许曾经这里也是喧闹街市,不过现此地必然早已经无人居住,或者人迹罕至。

    不过就这青天白日下空荡得有些吓人巷子深处,却有一个孤零零小铺正挂着一面老字号店旗正贩卖雨具。

    那黑乎乎又破烂木头门面,妖娆看来仿佛走路声音大一点都会将其震倒。

    这种鬼地方开这样这样门店着实古怪。

    不过妖娆也没有多问,因为水伯已经走上前去。

    古老而破旧小店内,端坐着一个瘦得犹如骷髅年青人,过份突出眼,只水伯靠近时才费力地转动了两下,像是生锈了般给人一种不似活物感觉。

    “今天雨好大,我得买四件斗篷。”

    水伯站门楣下,看着天空中高悬大太阳满口胡言。

    “是遮身上雨,还是遮心里雨?”那骷髅一样男子突然张口讯问,声音却不是妖娆想象那种沙哑,而居然生动好听。

    “只是遮身体,哪有什么身上雨心里雨区别?”

    水伯暗号对得极好,没有半点纰漏,想必是对将去地方无比熟悉。

    “那就四件黑披吧,承惠一万金铢。”骷髅男子转身从店内取出四件漆黑拖地大斗篷放货柜上。而后从水伯手里接过了一万枚沉甸甸金铢。

    一个人两千五入场费?

    这价钱可不低。

    妖娆心中暗道。而后与百代明珠一起走上前去,把那黑乎乎斗篷披了身上!

    每件斗篷宽大兜帽上都绘制着一枚特殊阵符,随着感觉到人体温,阵符顿时缓缓旋转,开始散发出浓郁黑色烟云,将穿戴者身体完全笼罩其中!

    有了这阵符加持,就算是水伯神识,亦轻易不可窥人之容貌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