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72:稀奇的拍卖会

372:稀奇的拍卖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有着百代明珠与水伯带路,妖娆也不多问,跟着他们两人一路前行。

    好像是同样道路多走了几次,巷子两侧风景依旧是残破而高大危楼,只不过渐渐,道路内出现了与妖娆四人同样人影,不分高矮胖瘦,通通从头到脚被黑色披风与黑色雾气包裹,谁也认不出对方特征。

    “这是霁雾城比较有名地下拍卖会,一些想出手东西可以提前这里出手或者等待鉴定。有时候会遇上比正式拍卖会有趣东西,而且交易物品也不受限定,可以交易黑暗物品,魔族幻器,甚至优秀夺舍容器与修炼炉鼎。”

    百代明珠秘语传音幽幽地飘入妖娆耳际。身体也不由自主与妖娆靠近,因为四周人越来越多,要是万一一不小心走丢了,找都找不回来。

    所有慕名而来人都沉默不语,被披风隐藏了身份,容貌甚至气息。大家聚集来此地只有两个目地。

    买东西与卖东西。

    妖娆对着向自己解释百代明珠默默点头,总算明白自己究竟到了什么样一个地点。

    虽然与百代明珠同行,率先参与到了一场规模不小地下拍卖会里,不过她亦不可能看上什么宝物就让这百代世家少主买单,自己算清楚驭兽环内还有多少钱同时,也得好好寻思一下自己还有些什么用不着东西可以出手以物换物。

    “该死,早知道先把于老头储物袋给解开就好!”

    妖娆心中暗暗责备自己没有提前准备,上次虽然把于发财储物幻器交给邪冰,但那古怪袋子无论邪冰如何努力都没能打开,所以她也没有费力去捣鼓,只是把那储物袋收了驭兽环宝物架上。

    想想也知道,于发财冤大头移动宝库,一定价值连城。里面如果有些不需要东西,这隐秘地下卖场内换掉是好。

    “算了,还是等麒麟王他们来,交给空空研究保险一些,不求这么就能出手,这次咱就是来长见识。”

    于老头储物袋上禁制繁多,胡乱拆解搞不好会人财两空。

    一边这样想,妖娆一边跟着百代明珠与水伯走向一个宽敞而久无人居住院落。

    院子外面是一片纷杂,树木枯萎,水井干涸,就连院中小阁都有些摇摇欲坠趋势,但走入阁中,妖娆便看到地面上绘制了一枚简单传送阵。

    二话不说,四人站阵中,很就随着传送之光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沉浸黑暗中,妖娆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还没有离开时间甬道,而直到眼前跳跃起昏暗烛火,还有水伯领着众人向前走……她才明白自己已经到达了传说中黑市内。

    “这黑市果然黑得可以。”

    虽然双眼已经习惯于此地黑暗,但妖娆还是忍不住默默吐槽。

    这狭小黑暗长廊,这阵阵呼啸阴冷穿堂风。

    知道人认识这里是地下黑市,不知道人还以为这是阴曹地府。

    狭窄过道两侧都各有烛火,每一枚烛火旁都有一扇暗门,当烛火点亮时,暗门大开,表示门内进行交易人数还没有满,当烛火黯淡时,暗门紧闭,表示门内正进行着一场谁也不知道交易。

    “不用担心好东西没有人买下,因为每扇门后都至少有一两个庄家人,也许这里你出手东西,过几天会以高于出手价百倍价钱正式昆山拍卖会上出现。所以没有把握东西,不要轻易买与卖,看看就好。”

    百代明珠声音继续传来,知道妖娆从不曾出入这种地点,所以好意提醒。

    四人一边暗中交流,一边走入一间点着烛火房间内。

    随着跟后邪冰步入,门楣上点亮烛火便啪地一声熄灭,厚重大门也缓缓他们身后闭合。

    “来来来!坐好,我们开始了!”

    有模糊不清声音从黑暗里传来,不知道属于哪个急着出手卖家。

    妖娆看到了黑暗中隐约有数十人围成一圈坐一起,而那本应该完整圆上现还剩下五个无人问津座椅,她知道那必是为自己一行人而留,所以便坦荡地寻了一个空位坐上去。

    “那我们这场就开始了。”一道浑厚声音从黑暗房间中央传出,从那从容不迫语气上听得出是是主持大局庄家之一。

    举目间所有人只眼眸内投影出一个相同而朦胧黑影,而且这些黑影还完全隐藏同样黑暗无光背景色里。确是很让人觉得安全。即算此时落坐之人中混有魔族,这层层保护也早已经把他包装成一位单纯生意人。

    这黑暗舞台内,没有种族,没有禁忌,没有道德。有只是稀奇宝物与惊人价格。

    “有没有哪个朋友想出手?”

    庄家又发话了。似讯问坐者有没有人要卖出东西。

    这地下黑市买卖游戏简单得很,不像大卖场宝物都交由主办方来进行展示与抛售,而是人人都是卖家,人人都有机会把自己手里所持物件拿出来给旁人估价。

    坐这间暗室内人大概只有十五六个,但是每一位能进入黑买卖人都绝等闲之辈,他们出手入手东西必然非世间绝品就是宗门异宝。有时候出现物件会比正式昆山拍卖会上见到加精妙绝伦。

    “我这儿有一件东西不知道合不合大家心意。”

    角落里一个黑暗人影突然袖袍一闪,从手中丢出一枚紫色方玉。

    也不知道这拍卖场上有什么特殊力量,紫玉并没有被抛出后惨烈地砸倒地,而是被众人围坐中央看台上一股蒸腾风涌轻轻托起,随着风涌动而缓缓众人眼前回旋一周。

    没有人去解释这玉有什么稀奇地方,也没有人能伸手好好去把玩一下玉材质研究它过人之处。

    交易完全凭借各人眼光与阅历来判断被抛售之物内价值。

    “紫色玉?!”

    当那半个巴掌大小方玉从妖娆眼前掠过之时,突然勾起了她心中一抹记忆,总觉得驭兽环宝物架上丢了什么东西,被眼前这微微带着些天道残息方玉提醒,她才想起自己从云真那儿匡来那尊紫玉佛。

    “那佛像不见了……”

    为了确定自己心中猜想,妖娆立即秘语传音问了问邪冰,又伸手入驭兽环内仔细地摸了摸,结果果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摸见。

    “呃……”妖娆微微有些吃惊,很是不解自己明明收好东西怎么会不见踪影。也许是自己记错地方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之际,那枚正供人观赏紫方玉就已经掠过了她余光,向下一人飞去。

    玉行一周,再次落入玉主手里。

    这次不需要庄家主持,玉主自己低低地问道:“有没有兄弟出个价钱?”没有明价,而是让观看者出价,这种老奸巨猾做法有时候能匡到不少意外之财。

    因为看上了就是心头宝,有些变态有钱金主就喜欢对一些莫名其妙不知来历东西大把烧钱。

    妖娆只是因紫玉想到了自己玉佛,却对那种不能吃不能用小把件没有太多兴趣。

    “我想细细看看。”

    沉寂人群中居然也有人回应了玉主讯问。

    “可以,五十万枚金铢细看一次。”黑市中居然也有这种鲜试用试看玩法,那玉主淡淡地说道。

    五十万!连东西有什么用都不知道,看一看就这样价钱!真是凶残无比!不过那提出看货人却并没有犹豫。

    “唰!”

    一袋放储物袋中金子从天空中划过,直接落入了玉主手里,打开验了一下钱数,玉主也推出方玉,再次向给出“看一眼要求”买家推去。

    “我靠!五十万!介么疯狂?以后本姑娘也搞一个一眼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木头疙瘩放黑市转圈圈,多来几个‘看一眼’白痴,养家糊口钱就可以赚回来了!”

    暗处,妖娆顿时捏着拳头于自己心中疯狂叫嚣着。

    虽然她不是没钱人,但这么烧钱玩法还让第一次来霁雾城她震惊不已!合得是没钱人来黑市,看几钱鲜东西就可以穷得前胸贴后背!

    要求看玉人手里把玩着被玉主推来紫玉,黑暗里,谁也看不到他隐藏兜帽下目光是迟疑还是兴奋,是纠结还是笃定。

    过了不多会,要求看玉人缓缓抬起头来,把玉推回玉主身边,语气依旧波澜不兴。

    “小玩意而以,没什么看头,不过我既然已经出了五十万,现便再出十枚金铢将其买下,兄弟你卖与不卖一句话。”

    看玉五十万,买玉十个子儿!

    妖娆顿时被噎得半死!

    不过她会这么吃惊也是因为不懂黑市出价一个规则。

    如果有人提出看货,并付给了卖家大量看货钱,那么看货者验货后一旦发现手里货物只是没有价值破烂货,就可以立即要求卖家对货物用途进行解释。此情况下,如果卖家无法自圆其说,或者被证实是蓄意欺骗,那么不但看货钱要被原封不动退回,货物被扣押,就连卖家黑市参与权都很有可以会被立即剥夺。

    有此规则存,便完全杜绝妖娆才想到拿个什么看不出名堂破东西来忽悠人歪门邪道骗钱*。

    不过卖家一种情况下也可以不向交出看货钱买家解释物品用途,那就是答应看货者验完货后又提出买货要求。只要交易成功,便可以同时收取看货款与买货款,并对交易物一切保持沉默。

    其实还是第一眼认货重要。

    那提出要买玉人是赌……赌那玉主说不出方玉用处,所以直接把买入价压到了十金铢。因为第一眼后,他已然认为这玉值得起五十万零十枚金铢价钱。

    要是那玉主真不知道此玉好处,就得连货带钱通通赔给他,所以这种强大心理压力之下,玉主很有可能以这低廉价钱把方玉沉默出手。

    出价者是个老狐狸,可是那玉主也不是善茬!

    并没有强大心理战下露出丝毫破绽,玉主没有正面回应出价者要求。而是再次向众人讯问:

    “还有人要看玉吗?”淡淡声音黑暗中回响。

    妖娆原本以为没有人再会去做那种冤大头,可是没有想到身旁百代明珠却突然叫了一声。

    “我也看看。”

    他随手从袖袋内向玉主抛出一只小巧储物袋,仿佛袋内装不是金铢五十万,而只是一些对他没有任何意义纸片儿。

    抛出“看钱”后,百代明珠接过方玉细细打量。

    因为与妖娆一道而来,所以百代明珠玩玉时候,并没有阻拦妖娆余光。

    看着这枚方玉,妖娆着实十分眼熟,果真与自己那尊紫佛有些相似地方。只不过这枚玉身上还残留着一些天道气息,对于诛神破天人境强者而言,确有超过金铢五十万价值,但对于她与百代明珠,已经没有半点用途。所以百代明珠也只是看了几眼,又慵懒地说道。

    “不用了。”

    没有要求玉主解释玉石用途,也没有像那第一个看玉者一样随意叫个十几二十价格把自己场子找回来。对于百代明珠而言,想看看就看看,没有什么给不起钱观念……这才是个真正爷……

    玉主听百代明珠这么说都有些吃惊!

    如此一来,反正百代明珠五十万他是已经稳稳地收入了口袋里。

    妖娆不明白百代明珠看玉有什么目,只有安静坐一旁水伯知道,这玉来源,与百代崆峒有些渊源,不过少主既然退回,那想必是没有玉上找到了他想要东西。

    这场交易还继续,玉石又继续寻问了四周人一圈,也许有人也发现了方玉上残存天道,但给不出比第一人五十万零十枚金铢价格,所以那方玉不出所料地落入了第一个要求看玉人怀里。

    一轮之后,庄家声音再次响起。

    “哪位兄弟想出售东西,现可以把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瞅瞅了。”

    他话音刚落,又有一人抛出一页残破幻技心法。如刚才方玉般所有人眼前展示一番。

    黑市拍卖按这样流程按步就班地进行着。

    而妖娆也渐渐从各种叫价方式上摸出了门道。

    黑市交易,与其说是考验眼力,不如说是一种无声心理暗战,能熟练运用各种心理战略,就能众多交换物品中买到了称心东西。

    一些卖家买出东西时候会直接明价,许多看上去光鲜亮丽东西反而卖得不好,倒是那些长得奇怪又没有人能看出物件是什么那一类带着赌博性质东西受追捧一些。

    妖娆看出过几件怪东西身上带着不同寻常气息,也发现很多她眼里一无是处黑坨坨以极为惊人高价被人抢走。这里面到底是买家得利还是卖家得利,自然只有当事人日后好好琢磨才知道了。

    黑市交易保持着一贯安静简洁。

    有时候有人离席走开,暗门烛光立即又会吸引别买家与卖家进入。妖娆也跟着百代明珠换了几次房间,见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玩意儿,有些还真有点意思,只不过她却一直忍着没有出手。倒是百代明珠呼啦啦买了一大堆不中用东西。其中甚至有一个什么传说中涅槃大能用过鼻烟壶!

    虽然不是场所有人都明白什么是“涅槃”,但是能这种地方见到提得出“涅槃”二字人,已经说明汇聚黑市里是一群如何显赫超级强人。

    像百代明珠这样视金钱如粪土家伙们也不少数,居然就为了这样一个破兮兮鼻烟壶拍出八千钻石币高价!

    妖娆看到百代明珠这么凶残地买东西,忍不住摸了摸自己驭兽环,里面只有一些老水晶蝎王给她“问题少年育儿费”,不过数百万金铢而已,折成钻币,也只有万余……其它钱都贡献给冰封城维持前期建设去了。

    妖娆本来不觉得自己是没钱人,可是黑市这些疯子面前,顿时有一种捉襟见肘感觉。

    百代明珠懒洋洋地把那传说中沾了点涅槃之气破鼻烟壶放袖袋里,看也懒得看上一眼,这一场交易已经结束,可是下一场交易还没有开始之前,百代明珠身后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人。

    “我看尊者玩得有些不兴,不如跟下去别地方再看看真正好东西?”

    百代明珠身后犹如鬼魅一般人影淡淡地说道。

    百代明珠听到这声讯问一点都没有吃惊,而是默默地起身站起,拉扯着水伯与妖娆跟鬼魅身后向他所指引下一个房间走去。

    “百代大爷,又有玩法么?”妖娆看着百代明珠那么凶残烧钱,早已经把对他称呼改成了“大爷”。

    “我也不清楚。”百代大爷声音以秘语形式幽幽传入妖娆耳际。“反正听人说这黑市里想见到真正有意思东西就要拼命花钱,花到一定数量,庄家觉得你是大主顾,就会带你去今日货品离奇房间里。我就是想看看,今日离奇东西倒地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大爷挠挠耳朵,顺带抱怨着:“哎玛……这么远路,怎么没有车呢?”

    噗!

    妖娆弱小而脆弱小心脏立即被百代明珠深深地戳伤!

    原来这货之前乱七八糟烧那么多钱……是买一张高级会员入场券啊啊啊!

    无语哽咽,妖娆跟着四人前方带路之人重步入一间暗室,这房间并没有如她想象般会如何与之前不同,要说区别,只怕是只有门口烛火一直是熄灭状态,还有暗室空间宽敞一些而已。

    而此刻她注意力已经完全不什么环境与陈设之上,因为一走进房间,数十人围坐看台中央就有一道光猛地摄走了她所有注意力!

    轰轰轰!

    耳边甚至传来惊人爆破与冲击声!

    此时这房间内拍卖居然是一条龙!

    真龙气息很小一个范围内不断激荡!一只面色凶残幼小绿龙看台上张牙舞爪,横冲直撞!

    它那骁勇姿态与骇人气势无不让人心跳加速!

    这强大幼兽一但被成功地培养起来,只怕战力相当惊人!

    “居然有龙!”就连一直保持沉默水伯都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世人都只知真龙召唤师都是机缘下得到了龙青睐才有可能契约真龙,可是从没有听说过有人能龙兽不情愿状态下强行捕获一头真正龙兽!

    无论看台上绿龙如何挣扎反抗,只要他一碰触到看台边缘便立即被一道交织着紫黑符纹结界给狠狠地震回看台中央!

    多次反抗,导致那绿龙头破血流,鳞片纷飞,无比愤怒又无奈地盘踞地上嗷嗷大吼!

    看来此地经常拍卖猛兽异物,那防御结界强度不是一般变态!

    看到自己带来四人皆惊异地停下脚步,那带路鬼魅得意一笑,对百代明珠轻声说道:“尊者请情地这里找乐子,小退下了。”

    黑影无声退下,用他嗅得出钱味儿鼻子,又去寻找下一个有价值金主。

    而此时看台上交易已经结束,只见一个黑影向另一个黑影抛出一枚沉甸甸钱袋子,两件天阶幻器还有一枚不知是何物药丹,而后匆匆跃上高台一把将那幼龙抱起,而后跟逃跑一样心急如焚地御空飞出暗室!

    看来为了得这龙兽,那买家已经耗费完身上所有值钱家当,后还被迫以物换物,把幻器与神药都当了出去!足见他对龙兽势必得。

    即使狼狈如果此,房间内还是回响着一片扼腕叹息声。只怕这些叹息人是懊恼自己没有刚才抱着龙飞奔而出买家果断干脆。

    毕竟一只真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强大战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