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75:我只是问路好不好

375:我只是问路好不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刀谱到手,钱也花得精光光。妖娆自然不愿继续留这间拍卖室里。

    即使透过斗篷,她也能感觉到之前那开价十万老者对自己投来怨毒目光,所以残刀到手那一刻,她立即秘语传音给百代明珠。

    “我先回避两日,等把手上这件东西彻底搞清楚再来寻你们,那个烂脸妖孽,先寄放你们这里,容我回来处理。麻烦你了,兄弟。”

    直到此时妖娆还不忘记惦记着湿婆,因为她知道不解决那打不死家伙,她一定永无安生之日。

    “嗯,放心去吧妖孽……我长住于花楼内,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百代明珠时间内回答妖娆。

    “还有,不用担心离开这里时候有人跟着你,如果这点保障都没有,这黑市早垮了。”

    百代明珠话立即打消了妖娆心中后迟疑,她本以为那气场不良竞争者还有可能尾随自己身后伺机夺取残刀。现被百代明珠一说,她就安下心来十分得瑟地对众人一拱手,哈哈大笑道:

    “多谢诸位成全,晚辈一定解出这残刀秘密,日后为它正名。”

    甩着手,妖娆就像一个烧钱又无知还高兴得不得了草包二世祖,吆喝着邪冰从暗门口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她其实心里兴奋到了极致!

    虽然因为这一笔买卖基本花光身上钱,但是与此刀谱比起来,那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别人以为她不学无术被老手匡了钱财,但只有她自己明白自己倒底捡了多大一个馅饼儿!

    百万金铢再乘以十,也无处去寻一本真正有实力与天人境幻修者抗衡刀谱!

    这钱花得太值当了。

    “哎……玩物丧志。不知道这青年人是真看到了刀芒还是幻觉,若是醉心于这些外物,只怕又要荒废修为了。”

    拍卖场内一个一直没有出声大能看着妖娆消失背影缓缓叹息道。

    “哼!好只是幻觉!是块垃圾废了那小子修为才好!”

    那之前与妖娆竞价老者却心底愤愤怒骂。

    其实他也残刀上看到了朦胧光影。一心想着用低价收宝才编出一个什么“训诫子孙”借口,结果被那年轻人将了一军直接堵死退路。

    他本也只是想赌一把运气,因为残刀上浮动光影并看不十分清楚,他也没有把握将其蕴藏秘密解开,只是觉得若是十万左右价格,可以考虑入手。

    不过刀主受到年轻人鼓动,心意改变,立即把出手价直接提到百万金铢,远远超过他心里能承受底线,故而他只是心里憋屈,却没有再参与之后竞价。

    妖娆摸着自己怀里残刀与邪冰一起兴奋地向外奔去。

    暗门之外被烛火点亮甬道头……地面上便浮动着一枚巨大传送阵符。

    传送阵符光影闪烁,通过这阵符便能离开黑市回到霁雾城去。妖娆即将踏入传送阵那一瞬间,她突然看到了阵法能量回路细小改变,于是匆匆对邪冰说道:

    “看着阵法,是每隔一息时间便变幻一次传送地点。”

    还好妖娆眼力过人,没有被得到残刀喜悦冲晕头脑。

    “等下我们若没有被传送到同一地点,就刚刚马车经过那个闹市集合。”

    对着邪冰这样约定,妖娆便一头没入传送阵银光里。

    黑市安全禁制果然不同凡响,这样一息一变传送阵可以简单地避免身怀异宝买家或者卖家被不怀好意陌生人盯梢。

    妖娆与邪冰几乎是同时踏入传送阵内,当迈入阵法时邪冰还拉扯着妖娆一只袖角,结果妖娆再次踏上坚实大地时,她身旁邪冰与她身上斗篷都不见了踪影。

    传送阵将她送到了霁雾城内一个不起眼小巷子内。

    “哟,原来天色已经这么暗了?!”

    因为早已与邪冰约定碰头地点,所以妖娆一点也不心急,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西斜太阳与昏暗天色,而后急急向闹市方向飞奔而去。

    到了闹市,果然到了傍晚入夜十分集市比白天加热闹,一眼望去竟也能看到数驾巨兽车驾拥挤道路上横冲直撞,看来真正二世祖们都过着与百代明珠大爷一样宁可慢慢赶路,也不肯御空自行生活。

    没有人群中感觉到邪冰气息,妖娆便先集市上晃荡了一会,竟然真各种摊铺上见到了符山六师兄曾经提到过十年一开花朱丹花染红锦布,月光宝石镶嵌月光簪,天岚珍珠香粉,上等绿葡萄耳环……等等漂亮又奇小玩意儿。

    “那小翠花还真是幸运,遇上了六师兄那样心细男人。”

    一时兴起,妖娆便把六师兄说过所有东西都买了一遍,还加上了些便宜玉石珠宝,总共也只花了三五百枚金铢而已,比起地下黑市动辄上万交易,真是小巫见大巫。

    妖娆把买好东西都细细放好之后摸着自己下巴想道。

    “这下本姑娘可是彻底成了穷光蛋,不能等着麒麟王前辈他们从冰封城来接济我,等我把那残刀上刀意悟透,得昆山拍卖会前想办法再赚些钱来。”

    先修整再赚钱想法充斥着妖娆心房。

    很邪冰也匆匆赶到闹市与妖娆会合。

    二人有说有笑地离开霁雾城大门向城外偏远地方而去。

    以妖娆与邪冰御空速度转眼就从人口众多繁华大城池飞行到万儿八千里之外一处山谷内。

    妖娆也不挑剔,只要有个安静地方供她清修就好,正好山腰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石洞,所以邪冰就自告奋勇地洞口为妖娆护法,妖娆自己则深入洞口深处,借由天然地势,以朔月为工具,给自己是挖出了一个空旷而安静洞府来。

    “啊……难得清闲啊。”

    盘腿坐地面上妖娆并没有立即猴急地拿出残刀刀意进行体会,而是先伸伸懒腰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没有与魔族生死大战,没有神宗紧张地寻找陨骨窘迫,不需要全身心算计利弊与万年老妖们明争暗斗。妖娆觉得自己终于能好好地喘上一口气。

    从神宗出逃之后遇上百代明珠,为了避嫌,她都没有机会把入手火灵珠拿出来好好看一看。所以现她意由心生,一枚核桃大小赤红灵珠立即从她丹田升起。

    火光顿时照亮漆黑洞府。只见火灵珠兴奋地飞到她娇美小脸蛋旁,狠狠地啄了起来。

    “咯咯咯咯……”

    被火灵珠热情振奋,妖娆立即开心地笑起来,这爱占人便宜家伙,特别招人喜爱。

    温暖火她掌心燃烧,顺带激发了她埋藏于心底许久雄心壮志!

    “有火灵珠手,雪无体内冰种应该能被降服,还有流云殿第九峰上那枚离奇白羽……我想也是时候再去探寻一次!”

    妖娆美目内星光流转,摄魂夺魄。此时极度渴望着力量膨胀。

    “天门宗湿婆失踪,一定会引起隐藏天门宗内了解四圣陨骨之秘绝世高人注意,还有神宗应家老祖归墟之地坍塌,也必然会让关注化龙血池纵世大能们提高警惕。”

    “看火纹子那么锲而不舍地追查湿婆与我下落模样,八成他亦了解应家老祖陨骨对于神宗意味着什么。一个火纹子我都搞不定,如果四宗天宗强者们同时联合一起欲将我铲除,那我一定无力抗拒!”

    妖娆想得一点也没有错。

    现天门宗与神宗都没有互通消息。

    向来大刺刺天门宗直到现还没有人发现湿婆失踪问题,如果他们之前能重视天机老人预言,也许早已经发现神王碑林有些不对劲儿。

    而神宗亦不想因为自己失查而引起其它三宗嘲笑,所以直接把酒山秘境失守动乱隐藏第二峰火山爆发之下,第二峰震了,酒山秘境也震了……自然神宗以外人都不明就里,只当神宗各处都被地火喷发波及而已。

    两个强大宗门都以自己方式无视着,掩盖着陨骨失踪事实,这给妖娆留下了一段非常珍贵喘息时机!

    若是上四宗发现封印化龙血池四骨一一被人挖掘盗取,可以想象,这些气得毛都竖起来四宗天宗强者们只怕会立即联手进入非常战期!

    加强星月圣地,昆山派两骨守护,同时对觊觎四骨小贼进行暴风骤雨打击!

    到那个时候,妖娆处境与盗取剩下两枚陨骨行动就会加艰难。

    “我得四宗强者联合起来之前拼命积蓄自己力量!”妖娆眸底速闪过一道精芒。

    眸内精光如雷霆之威,那极烈光芒带着一种逆飞冲天信念。

    放手将火灵珠静悬于天顶做为光源。妖娆又打开了那张从于发财老头儿那里搜刮而来破纸,这才有时间细细观看。

    当初之所以把于发财老头腰上破纸一并掠来,是因为纸上兴许记载着上四宗内藏匿陨骨正确地点。

    打开折纸一看。

    纸上笔记十分潦草,但也依稀分析得出纸上文字至少由四五人合力书就而成。

    第一人文字难辨别,妖娆咬着手指端详了许久才好不容易把纸上所记之事了解了个七七八八。虽然纸上记录东西没有她想象那么确凿。但也与她终目地差不太远。

    原来破纸上写字第一人是四宗四位太尊突然从人世间消失不久之后出现一位鬼才。

    因为四位太尊消失不见,还有血十三被镇入化龙血池,所以其后不久,魔族力量疯狂爆涨,便使得那个年代人族大能们苦不堪言。

    鬼才亦是其中一人,不过这鬼才并没有完全陷入与魔族对抗死战,而是十分好奇人族上层战力突然没有缘由地大幅度消减原因。

    以他当时身份和地位,无法接触到化龙血池秘密,但他却从上四宗黑暗年代结束后陆陆续续开始修建各种秘境中寻找到了端倪。

    四宗都几乎同一时代秘密地修建秘境,不知道四者中是否有什么联系,所以那鬼才就拼命挤入神宗内成为外门长老寻找线索。

    随着时间推移,鬼才对四处秘境中财富没了兴趣,他期待是自己有朝一日能完全破解四宗隐藏于黑暗年代大战下秘密,所以他游走四宗,不断暗自寻找四处秘境真正位置,只可惜很寻常某一天……他突然无故地失踪了。

    鬼才虽然失踪,但他留下了大量勘察笔记与资料,这些看似杂乱东西差点消失于岁月风痕里,却于一天被他曾孙重拾起,这就是第二种笔迹由来。

    这鬼才曾孙也是一个不得了人物,又做出了许多详细分析,甚至曾经进入过神宗酒山秘境。不过他也没能完全破解四宗四位太宗所有秘密,所以把笔记又传给了他弟子。

    所以鬼才这一脉子嗣,于数万年时光中都追寻着上四宗秘密,这条路一直没有中断过,破纸上四五人笔记无声地鉴证了数代人艰难寻秘所有过程。其中以神宗酒山秘境为详细。其它天门,星月,昆山三处都分别标记了四五处值得怀疑地点与初步进入方法。

    只是记载天门宗一部分,却并没有囊括神王碑林信息,由此可见,这破纸上笔记亦只能做为参考,并不能完全笃信。

    破纸传到于发财这一代……对……就是于发财这一代,被这以挖宝骗人为伟大事业奉献终生不肖弟子彻底荒废。

    于老头才没有想着去其它宗门印证先祖笔记,只想着先冲到记录详细神宗酒山秘境把里面好东西通通搬出来。

    只不过一生一帆风顺于老头没有想到自己也有阴沟里翻船时候,他如意算盘被妖娆完全打破,不仅如此,连存放大量宝物裤内储物袋都被抢走。

    “这笔记上,昆山与星月圣地内可疑秘境地点都各有五处,要一一排查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等我结束昆山拍卖会,就选昆山与星月之一潜入看看吧。”

    神宗待了那么久妖娆现对于混入宗门当弟子真是驾轻就熟。

    不过事情总归是一件一件来做,所以她打定主意之后便又把心思放了别处。

    妖娆挠着头,终还是小心翼翼把破纸收好,而后把刚刚半骗半买得到手残刀放了双膝之上。

    “还是先想着把自己实力提高一些吧。”

    手指静静放残刀刀柄上,朔月静卧于妖娆右手身侧。妖娆缓缓闭上眼睛,等须臾之后再张开,漆黑双眸则完全被璀璨刀芒所取代!

    以朔月刀灵与残刀共鸣,妖娆很就进入了一种玄妙境地,仿佛外界任何事已经无法左右她心,这黑暗洞府,拐角晶莹水滴,石缝探出头蚂蚁……一切都已经被她排出五感。

    有邪冰守护,她放心地进入了刀世界。

    眼前不是冰冷石墙,而是一片柔和夜光。她仿佛是一个懵懂不知小徒,安静地坐草地上,看师傅月下舞剑。

    那蹁飞于眼前黑影轮廓孔武有力,虽然没有言语,但似与妖娆极有默契,她面露迟疑时手里剑花就是慢。她双眼放光时候舞剑速度就是。

    妖娆于内心深处极度期待着之前拍卖会上看到刀意撕裂苍穹那一计绝斩。

    因为那惊鸿一斩让她似有能与天人境绝技“衣垢”与“华萎”相提并论威力!

    妖娆陷入玄妙入定,如海绵吸水一般渴望着力量,不知时光流转。

    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个苦逼男人,正泄愤地狂殴一条白龙!

    “我日!叫你们追杀我!叫你们追杀我!本少不就是来问问路么,至于这么不讲道理吗?”

    龙觉瞪着怒目,扯着龙须,一拳头一拳头地砸一只早已经鼻青脸肿巨大白龙脸上。

    二者体形完全不成比例,一只只怕飞腾之后犹如遮天蔽日云朵,一个却是龙族们眼里小得如同沙砾一般人族。

    本来白龙一个翻身就能把这样小小沙砾直接碾死,但是此时诡异就是这小小人族每一拳头挥出之后,都向四周空气里推送出极为恐怖火息与冲击力!完全比成年龙族力量强大!

    这么一拳两拳,头顶冒星星白龙顿时鼻子开花,被号称是世上坚硬铠甲龙鳞漫天纷飞!

    大地因龙觉每一计拳风而不断剧烈震动,真难以想象这么惊人力量居然出现这么小小一个人类身上。

    徒手缚龙!

    不过恐怖还不是龙觉此时以小蝼蚁身体欺负大龙,而是放眼望去,原来那些交织盘曲于地面,随着大地一同震动是早被龙觉扭成麻花团子密密麻麻龙!

    这些平日里自诩强大龙族,此时不是流着鼻血就是吐着舌头,早都翻着白眼儿晕过去。

    而那只任被龙觉痛扁家伙则是这一群龙中顽强一只。

    听到龙觉怒骂,正飙血白龙依然梗直了脖子,相当执拗地吐血。

    “打死老子,老子也绝对不会与你这种卑贱低微下流无耻肮脏可恶一身腥臭渺小人类契约!我们北派龙族,见到人族必灭之!”

    白龙犹如大灯笼一般巨眼内闪动着幽幽鬼光,似对龙觉抱以滔天大仇,不死不休。

    “我顶你个肺啊!本少什么时候说要契约你们这些白痴?老子只是问个路好不好!不要胡乱扭曲老子意图然后一窝蜂出来咬老子屁股!”

    龙觉才是生气那个呢!

    他摸了摸自己被龙角顶红了屁股,愤愤地后挥出一拳,直接白龙头顶上砸出一个血窟窿,把这嘴硬白龙直接嗷嗷砸晕。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

    龙觉站一票晕龙堆起肉山上插着腰咆哮!

    “我只是要离开这里嘛!为毛这么难啊!南边那些龙是疯!北边这些龙不但疯,还是见了面都要打架!气死我了啊啊啊啊!”

    啸声于山谷中隆隆回响,各峰峰顶山石此巨力激荡之下竟也有簌簌而落趋势!

    好恐怖威压!

    只怕龙觉天天与北派狂龙们日夜厮杀中……实力又呈现了暴涨趋势!

    “我要渡劫!”

    龙觉一振双臂,迎空飞起,脚踏翻沸流火,赫然立于天空骄阳之下。发如瀑。红得凝重如墨,只有猛烈阳光照射下才会泛起深邃而令人迷醉酒红。

    而双眸也因为长期历练与磨难而变得加坚定明亮,一个扬眉间,呼啸滚滚雷霆就他湛湛龙目下排山倒海地涌来。

    身体每一块肌肉,都好似蕴藏着极为强劲爆发力!

    他挺立于这龙界浩淼云海下时,方圆千里生灵,根本无法忽视这被它们视为蝼蚁一般强大男子!

    有雷从远方急急汇聚而来!

    龙界渡劫雷霆似与初元不同,犹如万年巨树般粗大雷光直接汇聚成一条一眼望不到头雷霆神龙张牙舞爪地向龙觉扑打而来!

    看“它”布满惊魂雷光巨口张开,就顿时给人一种灵魂被撕裂感觉!

    这是龙觉天人三衰渡劫雷霆!

    龙觉低头看了一眼横七竖八倒自己脚下晕龙,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

    “你们虽然都疯疯傻傻想致我于死地,但总归而言我与你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能让渡劫之雷也波及到你们性命。哼!那就下次见了面再打吧。”

    一振双袖,龙觉顿时带着那条将要考验他惊天巨雷龙,急急地向远山飞去!

    避开这窝元气还没有恢复倔龙,龙觉却没有想过自己安危。

    之前渡劫,有南派老黄龙们护法,而今日这一次……只有他一人,而且还深入了北派疯龙们老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