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77:把它卖了赚钱去!

377:把它卖了赚钱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邪冰洞口守护了四日,为了避免妖娆入定时间太长错过霁雾城昆山拍卖会,他掰着手指算着日子。准备于十天之内将她唤醒。

    只不过妖娆苏醒日子比他想象还要。就这第四日清晨,那一直了无声息洞府内突然传出妖娆一声娇喝:

    “邪冰!走!”

    一声簌簌石响与一道如鬼魅影子同时出现!

    邪冰心头一惊,听出妖娆圣女殿下语气中催促之意,他跟随妖娆这么长时间,也对她习惯与变态作风十分了解。

    那就是出人意料指令下,千万不要问“为什么”。直接照着她说一切立即去做就是!

    所以邪冰听到妖娆“走”指令之后,根本没有半点迟疑,拔腿就跃出那黑乎乎天然洞口,向旷野内飞扑而去。

    因为身前有妖娆圣女大人急速破风身影,所以邪冰并不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事。

    妖娆邪冰之前提着朔月御空而行,而不到半息时间,邪冰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轰轰轰巨大声响!

    这声响沉闷而厚重,仿佛从地下滚滚而来,连带着脚下层层密林都不断摇曳。

    “我擦!圣女殿下到底做了什么鬼畜事?”

    好奇邪冰一回头,顿时发现身后那座之前他们还栖身了三日山峦已然被劈成两半,而小一半山体正顺着大一半山体滚滚下落!

    山裂了!

    变态啊!

    邪冰僵硬地扭回自己脖子,却张大了嘴巴一直收不回来。太恐怖了!肿么能把山都无声无息地斩了呢?

    妖娆也抹了一把额头上汗水,一脸委屈。

    她也没想着搞出这么大动静。不过是入定着迷,不断幻境里随着刀意揣摩那刀影后惊天一斩。

    久而久之她亦明悟出这招武技核心于“杀气”积攒,就像她天门宗魔族战场上一样,烟水子通过各授印弟子手中持有黄金大印收集信念与杀意催发天门塔灭魔之光,这残刀中第一式招法也是通过先手数招变化积蓄杀意催动后恐怖灭天一斩。

    刚悟出这一点妖娆十分兴奋,下意识地幻境内用朔月演示了一番。结果只觉手中一沉,再回到现实里,她眼前洞府内已经出现了一道纵横南北巨大沟壑,所以她这才招呼邪冰赶离开。

    离开不到两息,那山……果然塌了!

    “这还是残刀中记载第一项武技呢!”

    感觉到身后山峦完全垮塌之后,妖娆顿时再一次狠狠地夸自己有眼光。买下这残刀百万金铢,花得实是太值当了!

    “我们回霁雾城去!”

    把朔月与残刀放入驭兽环内,妖娆意气风发地对邪冰说道。

    二人御空速度很,不一会儿就来到霁雾城门口。

    昆山派对自己防御手段相当有自信心,所以自拍卖会将要霁雾城举行消息散出之后,霁雾城关口再也没有设过关卡。

    只不过出于对昆山派尊敬,一般召唤师们都是步行经过城外高有十丈巨门而后再御空而起。

    所以妖娆与邪冰便也降落了离城门不远地方,随着熙熙攘攘人潮再次向霁雾城内走去,完全不需要任何通关手续,城门口守军那里交十枚金铢都可以入城,所以说历届昆梧大陆霁雾城拍卖会都能吸引众多四方来客。

    妖娆还没有走出几步,就突然看见人群里闪动着两个人身影!

    一个胖子,头上很俗气地绑着一条吸汗用毛巾,可是因为天气炎热。四周人潮汹涌,所以额头上还是不停地渗出黄豆大小汗珠。

    他呲着牙,喘着气努力人群中向前迈进。

    于胖子身边男子看上去则清爽干净许多,表情严肃,丝毫不为霁雾城之巍峨浩荡而惊叹,而是一手拉着身旁胖子胳膊,一边耐心地缓缓跟随人潮向前行走。

    人群中混杂着大量力量参差不齐召唤师,孱弱者不过区区战神六阶,而一些看不清角落里,亦不加遮掩地散发出天人境威压。

    所以这进城时众人感受就简直天差地别。

    实力强大者无畏混乱威压,一路径直向前。实力弱小者却犹如背上背负着巨山,举步为艰。

    其实这种进城必需徒步规定也为看似公平竞争带来了不少不公平土壤。

    实力弱小者为了避免与强者争峰,大都选择后入场,那么好客栈,灵气充满宝物……通通先被强者们预订与争抢,导致强者强,弱者弱。

    但人群中这两人身着黄色符衣,一胖一瘦男子显然想顶着混乱威压赶进入城中。

    “我擦!五师兄与六师兄怎么才到霁雾城?”

    妖娆双眸一缩,因为人海中两道熟悉明黄色太抢眼,所以她一眼便从身影上认出了二人身影。

    从时间上说,这两个专门来霁雾采买小物件符山师兄比妖娆启程要早很多,只不过由于二人没有她那么方便定向传送卷,所以才迟了几日匆匆来到霁雾城门口。

    妖娆喜形于色。

    但是瞬间又目光一沉,因为“玉魑”这个身份,早已经被她抛弃第二峰林家汹汹大火里,神宗之内不再会有人记得那低眉浅笑符山小弟子玉魑。此时她容貌也已经变化,不再是五师兄与六师兄认得出小师妹。

    不应该再有交集。

    不过看着两位师兄那么艰难地前行。妖娆还是不动声色地向二人缓缓靠近,收敛自己想要亲近他们心情,而后插他们身后,缓缓行走。

    人潮中本就接踵摩肩,谁都不会去认真注意自己身前到底走是什么人。

    妖娆刻意行了几步,硬是撞五师兄身上,而后差点绊得五师兄一个趔趄砸倒地。

    要是遇上平常人,基本上是要破口大骂。

    “哪个不长眼姑娘!人群里横冲直撞,不知道很烦人吗?”

    可是性格向来温良五师兄却摇摇晃晃稳下身子,而后转过身,抱歉地笑着。

    “姑娘,对不起,挡了你路了。”老好人一人,路上被人撞了还要道歉。

    听着五师兄声音,妖娆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温暖。不过她却没有把头抬起来,而是立即踹了跟她身旁邪冰一脚,然后一扭头向另一个方向步走去,转眼间便消失于茫茫人海里。

    “哦!咳咳……”

    邪冰一愣,立即把刚才妖娆圣女殿下转交给他一大包东西捧了出来。

    此时邪冰捧,正是妖娆闹市等他会合间隙买下朱丹花染红锦布,月光宝石镶嵌月光簪,天岚珍珠香粉,上等绿葡萄耳环……可都是六师兄数出来要送给小翠花东西。

    “我家小姐对冲撞二位兄弟表示歉意,这点小礼物以示诚意。”

    邪冰为了挤出这句话来挤得满头是汗,要他出门打架可以,让他卖笑演戏……他可是不擅长。

    上次与百代明珠那个变态演肉戏就去了他半条命,看来跟着妖娆圣女殿下,必需长着一颗强大心脏,以及百毒不侵厚脸皮!

    明明是给故友送礼,还得装得这么客套有礼。

    “什么?”

    五师兄看到突然伸到眼前这一大堆东西突然傻了眼儿,而六胖子则喂喂地叫着已经消失人海里妖娆。

    师傅说了,天上永远不可能掉馅饼下来,但是现……仿佛真有大馅饼突然砸了他们二人头顶上。

    邪冰才不管那么多,向眼前两个男人身上丢下包袱立即就寻着妖娆气息匆匆离开。

    只剩下两人如棍子一样杵原地两个大老爷们。

    虽然没有打开包袱,但从那裹包用丝帛上也能看出这“了表歉意”小小礼物,着实不小!

    “嗷嗷嗷嗷!”

    六胖子追了几步没有赶上妖娆与邪冰身影,居然干脆一屁股坐地上嗷嗷大哭起来。

    “老五!老五!”

    六师兄胡乱挥着双手,像是小孩撒泼打滚。

    “你说那背影怎么像我们家阿九呢?现还没有找到阿九哪里,我不想进霁雾城了!我要回去找阿九……嗷嗷……”

    双眼闪着泪花花,六胖子脸已经憋得通红。早就从钟林子老头传讯中听说了第二峰发生事,所以他心早已经不霁雾城里,一心只想着回符山。而那一闪而过背景,则完全勾起了他伤心事。

    “哎哟!”

    老五眼见着自己脚力追不上那两个莫名其妙送礼人,于是打开地上包袱一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吓一跳!

    他怔怔地看着包内东西,肩头不可遏制地狠狠一抖,像是瞬间走冰水里过了一道,浑身毛孔都剧烈地收缩一起。

    原来师傅不许我们回神宗祭奠火中失踪阿九是这个原因!

    老五心中叫嚣着!

    他不知道哪里来力气,一把架起还地上翻滚六胖子,而后小心翼翼收起刚刚得到宝物包。对老六大吼一声。

    “哟嘿!死胖子!走啊!哭你条毛!阿九要是地下有知,一定会不高兴,我们好不容易来了霁雾城,给师傅买些滋补品再回符山去。”

    被老五一吓,六胖子顿时一个激灵张开了泪水婆娑眼,他不知道那心里也为阿九难过老五为什么突然这么斗气昂扬。

    不过他根本没有找到好好问一下机会,就被老五拖着踏入了霁雾城大门内。

    妖娆对前去花楼道路驾轻就熟。穿过熙熙攘攘街,没有禁飞限制之后她立即一跃而起,带着邪冰向百代明珠和水伯所花楼御空而去。

    房顶上大洞早由花楼管事自挑腰包修得比原来好,所以妖娆直接从一扇半开窗户跳进房间里。

    房间内还是漂浮着一股莫名幽香。

    水伯听到窗外风响之时立即张起浑身力量,但感觉到来者是妖娆时候立即一松眉头,无声地退到百代明珠身后。

    下一秒,一个衣裙蹁飞人影就越过窗台,矫健地飞入正厅内。

    “城主这么就归来了?”半卧软榻上百代明珠还是那么懒洋洋。

    看到妖娆身后邪冰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后甚至还微微向软榻内挪了挪,相当大度地“嘭嘭”拍着身前床板对邪冰喜笑颜开扬起下巴。

    “小冰,这次又有人追吧?要求救可以来跟我睡。”

    不要脸某人抛着媚眼儿。

    “我可以扁他么?”邪冰看着百代明珠不怀好意笑,顿时身体一阵恶寒,毛都完全竖了起来,所以他咬牙切齿地扭头对妖娆问道。

    “可以啊……”

    妖娆恨不得火上再烧一桶油地拼命点着头,一边自己给自己找地方坐,一面对邪冰腹黑地笑着:“只要你打得过。”

    这一句利剑般话语完全戳中了邪冰小心脏。

    因为被化龙诅咒所困,无论魔云宗弟子天道领悟再强大也永远无法突破诛神境迈入天人境门槛。邪冰看着与百代明珠同流合污一起欺负自己圣女大人,顿时黑着眼一头是包地站了她身后,再也不出声音。

    水伯抬头看了一眼妖娆,目光却始终带着疑惑。

    虽然这丫头幻阶还是天人三衰初期,但是气质明显与前几天不同,说不上是哪里发生了改变,却是第一个让他这样感兴趣一个小辈。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百代明珠却看不出妖娆变化,只是收起脸上不正经表情,突然郑重地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

    妖娆听出百代明珠话语里急切,不像是客气话,而是真她不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与她有关事情。

    于是妖娆立即站起身来向着百代明珠目光一直指示方向看去。

    这不看不知道……

    一看真瞎眼!

    只见帷幔一角放着一支一人多高“金棺”,这棺原本是套水伯手上强大幻器,甚至几天前火纹子追捕妖娆时将湿婆声音,行动与气息完全封印。

    为克制湿婆妖孽必胜法宝。

    然而此时……

    “金棺”已经变形,上面浮现出许多斑斑点点绿锈,仿佛有什么东西越撑越薄金属下缓缓蠕动,被封印金器下正无声酝酿着一种恐怖力量。

    有些像茧内生生命!

    好变态!

    不但妖娆看到那变了形金棺后嘴角拼命抖动,就连百代明珠都十分“感谢”妖娆他房间内丢下这么一尊惹不得妖物害他三天都没敢入梦。

    水伯是眼眶乌黑……若是那金圈圈内妖孽真破壁而出了,他那珍贵神器也会就此变成废铁。那他可真是心痛得要滴血。

    “呃……”

    妖娆身上毛还是竖起来,早知道如此,她宁愿先去星月圣地与昆山派寻陨骨也不去惹天门宗守骨湿婆!

    那天门宗看上去对陨骨不意,禁地是了无人烟,天门宗内也基本上无人知晓那笑脸石像秘密,但与神宗酒山秘境与恐怖强大火纹子相比,这阴魂不散不死妖孽才是天下让睚眦欲裂邪物!

    “你得点想想办法,不然神宗火纹子也会寻着味儿跑过来。”

    百代明珠不失时机地继续提醒妖娆悲惨结局……

    “作孽啊!丫头你是如何被这种腐物纠缠上?”水伯老脸都抽搐。

    “前辈,你那金圈圈是如何使用,借我一用!”

    妖娆皱着眉头立即果断地对水伯问道。

    “借你无妨,给你一道老夫气息就能驱使它任意化形,只是……只怕再过几天老夫幻器被器内妖物完全腐蚀,到时候神器成为废铁,老夫也无能为力。”

    水伯叹息道,身为四衰大能还被这种杀不死妖物逼得没有办法,着实让他憋屈。

    “我看你不如趁现还封得住它,将他带到西边乌篷山上,重金请几个强大符师,用重重封魔大阵把它压入地下,每隔十年加固一次结界。这样才永绝后患。”

    水伯认真地对妖娆劝说道,他行走初元这么多年,还从未遇到这么难缠对手,所以说他认为对付这样妖物,只能用镇压方式慢慢消减其生命力。

    妖娆却一扬下巴,甜美地浅笑起来。

    “前辈,不用,麻烦您给我一道您气息,我现就去解决它!”

    水伯所说镇压之术是没有办法办法,要达成那样效果必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虽然妖娆手里有几个现成符师与牛人,但她也不准备这么便宜了这个金棺里还不给她安生妖孽湿婆。

    “哦?你能立即解决它?”听到这个消息水伯却很兴奋,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神幻器也不会被妖物是撑破?

    “那老夫给你一道气息,你妥善使用,一旦打开禁圈,那妖物你可就圈不住了。”

    豪爽水伯立即挥出一道气息拍妖娆身上。

    而妖娆本人也扛起湿婆“金棺”转身就走。

    “喂!我好奇啊!告诉我你要怎么解决它!喂喂……等我备个马车!”百代明珠兴奋叫声还妖娆声后回响,而妖娆本人已经“嗖”地一声跃出窗台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水伯倒不担心妖娆把他幻器骗走不再回来,只不过那光着脚从床上跳下来百代明珠却顿时气得牙痒痒!

    他帮了妖娆那么多次,这么精彩“除魔”大戏她却不带他看。

    他好奇啊啊啊!好奇得心里都似猫抓。

    “还有我呢……”邪冰木讷地站窗边,等回过神来后已经看不到妖娆身影。

    坑爹圣女大人哦!

    完全把他忽略。

    回头看了一眼正生气百代少主与表情一本正经强大老仆水老狗前辈,邪冰一个哆嗦也凭空腾出房间。

    “我去去再来。”嗨嗨丢下一句话,邪冰也立即不见了踪影。

    反正冰封城大伙儿都会来霁雾城,他就趁这个当口去寻麒麟王吧!

    妖娆背着“金棺”转眼之间就降落到一片空旷无人巷子内。

    她浑身上下被水之灵气包裹,所以完全让人看不出音容相貌。

    她驾轻就熟地向前走去,一点都不觉得陌生或者局促。因为这地方百代明珠与水伯带她来过!

    对!

    地下黑市!

    “我去你丫!”妖娆掂着肩头湿婆,一阵鬼畜狞笑!

    早上次参加黑市时候她就有这个打算。

    既然黑市上可以卖龙兽,卖女奴……那么卖妖孽也是没问题吧?

    只要够变态,够古怪,够嚣张东西,百分之百能黑市里换一个好价钱。像这种打不死,又能通过各种方法毁坏物品湿婆妖邪,说不定就有哪个重口味牛人一见钟情!

    妖娆摸着下巴,心底好生盘算自己应该怎么给湿婆捏造一篇优美动人促销辞。

    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哼着小曲向那卖黑斗篷地方走去。

    好邪恶妖娆!

    不但要摆脱湿婆纠缠,甚至要拿它去换钱!

    太变态,太让人无语了!

    要是寻常人遇上这种鬼东西,只怕就像水伯说那样……即使耗心力把自己精力财力都奉献给“妖物封印”大业都物有所值,但妖娆却另辟蹊径,不但要把湿婆送出手去,还要借用它那烦人不死技能大大捞一笔钱,为她羞涩干瘪钱包再贡献一次伟大光与热!

    灭哈哈哈哈!

    套上黑斗篷妖娆很就通过传送阵走入地下黑市那条充满了罪恶与钱味儿狭小走道。

    “本姑娘才不会像百代大爷那样傻球一样烧钱等着被人注意呢!”

    妖娆一进入过道里,就直接站了上次那扇烛火熄灭,房间特别大高级拍卖场外。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鬼魅一样身体就轻轻地滑到了她身旁。

    “这位爷,这间房间是不接客,烦您跟小走,小为您找一间正拍卖好东西场儿。”庄家小弟们话说都极有水平。既不得罪人又把妖娆从暗室前引开。

    “哼!”

    妖娆却如磐石,立原地动也不动。

    从那掩面斗篷下散出滚滚威压,顿时震得临近数个房间外烛火簌簌熄灭!

    “老子上次来,就是这间房。只不过上次是买,这次是卖。”

    说着话时候,妖娆于黑雾下探出了“金棺”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