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78:本尊有一物想要出手

378:本尊有一物想要出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鬼魅看到了妖娆肩头“金棺”,顿时愣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黑市里跌爬滚打这么多年,这点眼色还是有,那金色物件虽然只透出一角,但其内透露出神幻器威压还是毋庸置疑!

    如果这神秘客人真要出手这件难得幻器,那么保准让高级拍卖会场内买家们嗨翻天!

    再说了,能走到这个门口,必然都是经常出入此间身体尊贵之客人!

    鬼魅转了两下眼白,顿时腰杆矮了半个头,当然恭敬地把妖娆迎入了贵客厅内。

    “尊者请这边走……尊者这边走。”鬼魅语气中充满了献媚。

    他前方带路,妖娆则他身后雄赳赳,气昂昂甩手阔步走。

    像百代明珠那种花重金才混入高级拍卖场人,其实都是冤大头,庄家知道这种人有钱,所以允许这类财大气粗者入场。而像妖娆这种身上带着宝贝,才真是庄家上杆子巴结对象。

    因为这没有任何规矩约束地下黑市里,只要有好东西,不愁没有惊世价格!

    很走到拍卖场旁,那么用目光一扫眼前二三十人,心中立即有了个大概印象。

    这次围坐拍卖会中人与四天前不同,因为众人实力虽然强大而且面容被遮蔽,但混合于空气中气息还是让妖娆感觉得到微小区别。

    不过她所关心,不是场有些什么人,而是场富有者,口袋里有多少钱?

    看到鬼魅又带着一人落坐,场众人们立即爆发出试探威压,而妖娆这次早有准备,不但没有身体摇晃,而且还推出余力向威压所来之处缓缓反推!

    感觉到自己威压不起作用,反而很被一股强大威压徐徐压来,坐不少人黑色兜帽下顿时露出诧异表情。

    “来居然这么强!是什么来头?”众人心中疑云重重,因为妖娆天人三衰气息所悸动。

    而那些原本就没有散发过威压者,一直紧闭双眸下也倏地闪过一道道璀璨光华。

    这些眸中有光者,才是整地下黑市中不可想象恐怖强者。

    他们之中有上四宗封山尊者,有隐居于世纵世大能,有世家老祖……甚至超越天人四衰与火纹子,花离子,百代水老狗平起平坐人物!

    这些人因为妖娆身上爆发出力量都微微皱眉。

    因为今日拍卖会有此不同以往,不知道为何来了这么多陌生强者。

    其实妖娆也没有想到,自己此次前来以湿婆换零花钱,也机缘巧合地遇上了一些“老熟人”,只不过有斗篷与拍卖场内禁制,彼此无法一眼相认而已。

    “伊华,那是谁?”

    一个与众人一样身着黑色斗篷老者以秘语传音对自己同伴闻讯道。好像对妖娆起了些问询兴趣。他那苍老而浑厚声音只说与伊华一个人听,任何人都没有感觉到空气中震波。

    这老者妖娆之前并没有见过,可是他口中伊华,可是妖娆老朋友!

    曾经殇城魔王地穴内因为妖娆身上半极道幻器而惨烈厮杀,后为化解妖娆心中仇恨而无奈将命魂相送,誓为她所用助涨伊氏一脉力量老狐狸一只。

    虽然说黑市保护手段已经苛刻到近乎于变态,基本上断绝所有客人相互猜忌身份可能,但是百密任有时会有疏漏,因为任何禁制与手段都防不了天生异能奇人!

    不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于不可能中催生种种可能……伊家老祖就是一位这样能从天网中轻易钻出,能窥见到大部分强者真容意外之人。

    因为伊家弟子天生就有一种血脉传承秘术,以自己气息标记陌生人。这方式既可以以生魂锁定某个特别人,也可以以气血分辨许多不同人。

    上次殇城魔王地穴进行极道幻器争夺时,一位伊家弟子就以命魂标记了妖娆所,令所有伊氏族人都可感知妖娆所。

    而伊华老头自己则不常用这种危险命魂标记手段,他擅长用第二种气血标记,自练成此技,他就习惯性地把曾出现于他眼前所有天人境强者都暗记下气血烙印。这种烙印不会其它伊家弟子心中引起共鸣,可是他却能被自己标记过人乔装情况下,直接认出他真身!

    完全无视黑色斗篷。

    只要场都是伊华老头见过天人境强者,那么此处任何禁制都无法遮拦他几乎无敌眼!

    知道伊家这种稀有而且特殊实力人不多,此次请伊华老头来作弊老者,就是一个了不得人物。

    虽然伊华自己也身为一家之主,但他身旁人还是令他足够敬畏,所以听得同伴想知道来者身份要求之后,伊华双眼内顿时绽放出璀璨光华。

    “容晚辈先看看,一般天人三衰召唤师,只要不是久居深山从未出世,晚辈都认得出来。”

    以秘语形式恭敬地回答了身旁长者问题,伊华目光便向妖娆所位置扫去。

    这不扫还没事。

    一扫却顿时出了问题!

    伊华兜帽下双眼立即瞪得犹如铜铃一般大!

    而与此同时,妖娆驭兽环也猛地一抖,而后妖娆五感便清晰地感觉到了伊华气息!

    妖娆面前展现,先是伊华老头那双璀璨眼,而后是他拉长下巴,呆若木鸡表情!

    虽然现实中什么都没有发生,拍卖场上一枚正竞价玉板指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竞价拍卖,但是妖娆与伊华老头精神联系却瞬间建立了一起。

    而且这种关系以妖娆为主,伊华老头为辅。

    “我擦!”

    “那个老头也此房间内?!”伊华老头脸唤起了妖娆记忆。

    经常经历各种怪事妖娆先是一愣,而后立即回过神来!

    “哟!有意思,遇上老熟人了!心中一阵好笑。

    她湛湛明眸顿时向着伊华所落座位置猛然扫去,因为自己持有狐狸老头命魂,所以伊华老狐狸此时目光完全无法规避她追溯!”伊华,你胆敢窥视本姑娘!“

    妖娆一声秘语娇喝立即带着滚滚威压向还发愣伊华老头脑海里扑打而去。

    咔嚓咔嚓……

    伊华神识立即发出不堪重负脆响声!

    他看到妖娆魔女,比妖娆看到他加惊愕!

    当初魔王地穴内发生一切对伊华老头而言,仿佛是虚幻梦一场。

    那时他咬碎了牙以卑微姿态向妖娆魔女示好,无外乎是看上了她无与伦比晋升天赋与身上背负极道大运。所以他才破釜沉舟把自己与伊家命脉交到她手里。

    这么长时间不见妖娆魔女继续搅乱乾坤,他内心也是惶恐。

    他害怕自己一步赌错,把自己小命与整个伊家拖入万劫不复,害怕妖娆魔女避世隐居或者无声泯灭某个不为人知战场里,那么他花下血本就完全打水飘了。

    不过此时再相遇,他心中种种怀疑与不安通通于刹那间烟消云散!

    因为此时他,已经真实地感觉到了妖娆魔女与上次相比,那倏地又强大数十倍王威!”好惊人成长!“

    伊华老头心中纵声狂笑!

    天人三衰不可怕,此间内就有数位三衰强者,自己身边这个对妖娆魔女感兴趣老者,是举世无双四衰巨擘。

    但是这些人都远远不及妖娆魔女实力!

    为什么?

    因为他亲眼见过她这不到数月惊人成长!

    从一衰到一衰渡劫只需数日,从一衰巅峰到三衰大能亦仅仅年余!

    这等御空而飞晋升速度,足以令整个初元世界强者们胆战心惊!无法相信!

    不过数月不见”魔女“已经然完全凌驾于他头上!”老夫赌得没有错!“

    报着内心狂喜,伊华老头顿时收起脸上呆滞表情,于意念中立即向妖娆跪下,举手高呼:”老奴不知是主上莅临,多有冒犯,请主上降罪!“

    此话说得谦卑无比,但伊华老头呼出这句话心情却与当初献出命魂时截然不同。之比于当初忐忑纠结,此时可是发自内心欢喜。

    伊华虽然成名多年,但没有一点向自己晚辈卑躬屈膝不好意思,这强者御天下世界本就如此。只有舍弃长幼,看清自己,才能于滚滚风浪中稳步向前。

    伊华就是这样一个人,随时能舍弃不为自己需要东西,然后努力抓住关键生存之道。”哟……这伊华老头好大礼啊。“

    妖娆心中暗道,被伊华老头虔诚而恭敬三拜九叩给惊得不轻。

    忒夸张了!

    她唇角微微向上扬起一个耐人寻味弧度,其实以她冰雪聪明,只不过微微动些脑筋就猜得到伊华老头儿心中想到底是什么主意。

    不过以自己实力吸引效忠者也是好事,虽然没有同生共死兄弟们那么靠住,但只要自己一直接保持强大姿态,伊家也势必能成为自己手中一支不容小觑力量。

    所谓强权,就是学会制衡。朋友情谊另当别论,以利驱使者,亦能为我所用才是王道。”起来吧,以后不用行如此大礼。“

    妖娆身体从柔软靠背上离开,换了一只脚交叠于另一只上,手肘顶着大腿,用来撑起自己微微前伸下巴。她饶有兴趣地问道:”伊华,来跟我说说……你为何来窥视我?难道你有天眼,能看清场所有人真身?“妖娆好奇于与伊华老头儿精神共鸣原因。

    听到妖娆讯问,伊华巴不得立即把自己能力全盘托出好她面前邀功一把。”这里禁制连天眼都看不透。“

    伊华老头儿顿时得意扬扬地把自己伊家特殊能力添油加醋吹嘘了一把,而后立即神色肃穆地向妖娆介绍起此间拍卖场内各方势力。

    妖娆自然是头一次听伊华提起他以气血识别易容者能力,不禁万分好奇,不过此时她绝大部分注意力,还是被伊华老头儿讲述给吸引。”主上,这次汇聚于此拍卖室内强者尤其众多。有昆山太宗,实力到达天人四衰隐世强者,手有天门大长老,初元蓝魔海几个大洪荒世家老祖,还有数个魔王。“

    伊华一脸敬畏地以目光扫过场所有人脸。

    他能认出这些人气息,但这不代表自己比他们强大。

    魔王?

    妖娆莞尔一笑,这地下黑市里遇上魔族也是很正常事,虽然照道理魔族是十分憎恶人族世界,但是于真身完全被斗篷遮蔽情况之下,一些魔族强者来到霁雾城内寻宝物也是情有可原事情,要不然自己上次那些黑暗幻器如何会出手得那么?”今天拍卖会上强者仿佛尤其多啊。“妖娆漫不经心地提到这个问题。

    然而就伊华老头儿刚想开口回答妖娆时候,那坐伊华身边老头突然向伊华问道:”你干什么,这么久还没有看出来吗?“

    老者语气里带着不耐烦感觉,这语气听得伊华十分不悦,不过他还是毕恭毕敬地赶忙回答道:”晚辈端详许久,依稀想起此人是一介散修,曾昆山圣王寿宴上出现过,当时晚辈闲来无事也将他标记,是人族强者无疑。“”好吧,继续给老夫盯着魔族与身份不明人。“

    得到这平淡无味回答,老者顿时地收起对妖娆好奇,不再关注伊华一举一动。

    伊华为妖娆解围之后立即又转向妖娆,一脸鄙夷地指着自己身旁老者说道:”主上,您说对了,今日此拍卖场内强者特别多,与昆山拍卖将要开始所以列强云集会有关,也与一件奇事有关。“”我身旁这位要求老奴窥视主上老者便是昆山派天宗一位太上长老,名为夜枭,实力约天人四衰初期。不过我想说不是这个,而是他另一个身份十分有意思……“

    伊华卖了个关子后笑着说道。”嘿嘿嘿嘿……他其实是这家地下黑市真正主人。“

    吓!爆了个猛料!黑市主人邀请伊华来自己黑市里窥视买家,意图何?

    是为了出千,还是为了阴人?

    妖娆相信伊华老头脑子绝对不是纳小仆那种浆糊脑袋,他提及夜枭,便一定有他原因。

    伊华老头吞了吞口水先问了一个其他不痛不痒问题:”主上,您知道上四宗之上,还有一个名为‘天宗’存吗?“”略有耳闻,你先说重点。“妖娆轻轻弹着响指,已对伊华卖出夜枭身份产生了浓厚兴趣。”是,老奴继续讲。“

    伊华点点头接着说道:”事情是这样,约四天之前,昆山派自己一位大长老此以重金买下了一位女奴,那大长老好色无能我们且不评说,反正那长老买下女奴之后只将此事告知了他一位同样好色大弟子,并约一位昆山之外隐世强者同去昆山小祢峰共赏美人儿。结果第二日其它弟子们上小祢峰时候只看到两具被吸成干尸尸体还有一个被切断喉咙弟子。“

    好恐怖!伊华讲述故事同时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咦!女奴?不会是那天我这里看到那个神似月依女奴吧?“

    妖娆顿时一愣,没有想到自己被百代明珠带到此地,还亲眼目睹了这样一件惊世骇俗事起始!

    一个宗门死一两个大长老是很稀松平常事,但是如果那昆山长老是带着女奴死昆山总坛禁地之内,那这件事就大发了!

    因为如果一切都是那可疑女奴所为,那么她此时一定还潜藏昆山宗总坛内,有实力于无声中干掉两个天人境强者,这种强大实力已经足以令昆山派内大部分弟子与长老人心慌慌。

    这世上真正惊世骇俗秘闻都不可能公诸于众。这么多天过去,昆山宗越是表面一片平静,那么其内部一定越发地混乱不安。”为何昆山派死三人里,两个被吸成人干,一个被割喉?“

    妖娆发现伊华话语里不同寻常之处,所以立即反问道。

    好犀利!

    伊华老头儿擦了擦头上汗水,不禁心中对妖娆敬畏三分。”老奴要说正是这个,只有两个天人境大长老与散修散去一身修为,被吸得只有皮骨,血肉全失,这一切都是那被割喉弟子弥留之际匆匆述与昆山圣王听,也得幸那割喉弟子耐力异于常人,又通晓一些丹术,绝色女奴发飙杀人离开之后自救了一番,才留下后一口气把遗言留下来。“”得知那女奴是从这地下黑市流出,昆山派内一片震怒!因为这里产业本来就是昆山所有,所以夜枭老头才分外恼火,请老奴来日日做客,为寻找有可能与女奴有关系人。“

    伊华老头语必,立即又引起妖娆质疑。”呵呵,上次卖出女奴时你都不场,那有可能真摸黑把与吸血女奴卖家再次找出来?“

    一针见血,妖娆质疑此时完全戳中了昆山派软肋。”老奴觉得也是如此啊。“

    伊华一脸苦笑。”但是昆山宗现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只认定这一切定是魔族所为,所以请老奴此,把所有斗篷下魔族强者找出来,以便暗中加以跟踪,找寻线索。不过请主上放心,老奴刚才夜枭老儿寻问之下,已经将您描述成一个大胡子大脸散修。如果不随意给您捏造一个身份,只怕离开时候也会被人跟踪。“

    伊华原本是讨好妖娆,但此时同时也提醒了妖娆。

    现是昆山派非常时期,地下黑市已经完全被昆山宗势力控制,出入并不完全安全,而且伊华也说此地有天门宗大长老到场,会不会为自己引来不必要困扰?”这真是一个大问题啊!“

    妖娆盯着已经放地上被自己斗篷遮蔽”金棺“有些出神。

    如果湿婆不卖,也许数个时辰之后便会破”棺“而出,那么如若不想被他继续跟踪,她就只有耗时费力将其封印某个禁地内,这势必又要耗去她大量时间与精力。有此物……会极大地阻她继续寻找陨骨进程。

    倘若把它大价钱卖出去,则加速了天门宗发现陨骨头失踪可能性,虽然他不怕天门宗发现陨骨遗失,因为神宗应氏老祖陨骨失窃事一定已经包不了多久,四宗守护化龙血池之秘大能们都会不久之后开始警觉。但是她担心四宗寻到被她卖出湿婆,一窝蜂地跟湿婆之后来找自己麻烦。

    这么一想,自己之前考虑是还欠缺些琢磨。

    出不出手湿婆对自己都是一件麻烦事,只不过出手了还能赚些喘息时间与金钱。”伊华,我问你一件事儿。“妖娆手指摩挲着凳子扶手,庆幸自己遇上了个以气息追踪敌人鼻祖。”主上请说。“伊华恭敬地回应道。”我想完全改变自己所有气息,你有办法吗?“

    不想费时间封印湿婆,又想从此之后永绝后患。妖娆想要除掉自己身上被湿婆诅咒烙印。”这个……“伊华微有迟疑,而后郑重地说道:”方式不是没有,不过大多都耗时很长而且极为痛苦,而简单但似乎又从未有人达到是……渡劫之雷中完全净化肌骨,令自己骨骼完全变成玉质,那么气息交融自然,任何方法……包换老奴秘术都不再可追随您气息。“

    好!

    伊华这个献计极好!

    湿婆被人买去,还未被天门宗要回前,自己一定试试渡劫淬骨之法!

    妖娆摸着自己下巴,百般算计,后还是决定豪赌一把。

    看到妖娆半晌没有出声,伊华老头小心翼翼地问道:”主上,您有什么事为难吗?“

    又想想妖娆之前狂放作风,伊华老头立即郑重地劝告她说:”主上,老奴知道您实力强大,但是今日您若想黑市内掀起混乱风暴,可万万使不得。“

    正当伊华这么说时候,妖娆已经缓缓开口,对众人说道:”本尊有一物,想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