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81:阻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枭子身影一闪而消失那溯回不定向传送阵里。

    妖娆知道这昆山太上长老是一定是使用了什么作弊手段,不过她亦毫不迟疑地一头没入那银光被定格空间通道中。

    “嗖!”

    二人通过传送阵声音几乎重叠一起!

    “你是何人”

    夜枭子啸声传入妖娆耳际,离开暗室,他已经认不出跟自己身后正是那才那卖出“永生”神秘买家。没有了伊华,他根本无法分辨斗篷下人影。

    这停顿只是一息时间,却被妖娆完美地把握,甬道虚空中并没有来得及将她与夜枭子分开,而是径直地将两人一前一后地直接推送到了霁雾城郊外。

    “你又是何人”妖娆这句反问可算是把夜枭子问了个鼻孔冒烟!

    自己独有控制传送阵溯回方法却被另一人同时借用,夜枭子心头升起不好感觉。

    难道也是来抢宝

    “你给我滚开,不然修怪老夫不客气!”至此,夜枭子身为纵世大能那种野蛮与狂气一发不可收拾。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只是借你个路而已,何必这么斤斤计较”

    妖娆一阵怪笑。觉得夜枭子不过虚张声势而已。他有他手段,她亦有她实力!

    高大城郭还眼前,而她脚下已经踩着了坚实大地。

    早有离开地下黑市经验,妖娆跃出空间甬道刹那便立即从身体内激荡出滚滚火息包裹住自己身体,以防夜枭子或者皇天看到自己真颜。

    人径稀少丘陵间,两个各自被灵气包裹人影突兀地挺立于苍穹之下。

    地下黑市内穿戴黑色斗篷自然随着地点变幻而瞬间消逝。她如此,夜枭子亦没有张显自己真身,而是让浓郁风灵气包裹着自己身体。

    “不要妨碍老夫!”

    夜枭子没有时间与跟随者纠缠,所以他不再与妖娆空做口头之争,纵身向不远处一个小小黑点疯狂扑!

    比起探究身后之人身份目,还不如拼命追赶身前之人惊世宝藏!

    夜枭子眼中那黑点自然是扯着湿婆向无人山谷御空而皇天!

    此时皇天正拉扯湿婆向远方疾行。

    而夜枭子并没有与皇天废话,直接挥出一计拳风狠狠向着他击打而。

    虽然想抢夺那“永生生灵”,但为了避免自己身份被发现,夜枭子并没有使用任何可以辨别他身份幻兽或者幻器进行攻击。

    只不过单单是那计拳风,就俨然蕴藏着天人四衰大能才具备恐怖威力!

    天空中朵朵白云顿时随着夜枭子出拳头方向开始移动扭曲,所以远远看夜枭子仿佛扯动着苍穹中一根无形无色天之经纬,以巨力拉扯滚滚浓云向皇天当头盖!

    好惊人!

    扯着湿婆正欲离开皇天突然感觉到从自己身后袭来杀意,顿时心头一惊!

    自己行踪居然暴露了

    这不可能吧

    一定是黑市内与自己曾经待一个拍卖场内买家竞价不成,而对自己起了杀戮之心。

    但是有本领打破黑市层层禁制他前脚离开,后脚便跟上来……这种手段与实力,着实出人意料!

    心头一沉,加觉得自己买到了不得了好东西。越是招人觊觎,越是突出货物价值,能一次招来两个陌生强者夹击,看得出来“永生生灵”拍卖场内时牵动着多少人心灵!

    “兄弟,本尊是公平竞价,公正买卖,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下意识,皇天将手中拉扯湿婆护身后,而后不甘示弱地同样举起左手,于手掌心内升起一枚青白色本命幻器,欲一挥而下拦截夜枭子拳风。

    然而就夜枭子与皇天力量即将碰撞一起时候,一声突兀大叫声突然又二人耳际响起!

    “休要抢老子东西,你们两个通通滚开!永生是老子!”妖娆横插入二人之间。

    这一声威压滚滚,沙哑不辨男女啸声顿时把皇天震愣了。

    原来来追击自己二人并不是一拔人!

    夜枭子气得直吐!这种关键时刻,杂碎一却直像苍蝇一样围着自己乱叫不知道来捣乱后果是那“永生”买家很有可能趁乱逃走吗

    而皇天也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哈哈哈哈……越乱他越容易脱身!

    “兄弟,你这里等等,等我与这贱人打一场,谁胜了谁再来抢你手里宝物。”

    妖娆才不管皇天有没有脑筋能转过弯余地,再次对他隆隆大叫道。她知道,湿婆气息现世,正盘踞于霁雾某处火纹子也许已经感觉到湿婆独特气息。所以才暗示皇天速速离开。

    这话说得太幼稚可笑了,等二人打完,哪里还能寻得到皇天影子

    皇天可也是天人境第四步大能,只是因为无法把湿婆这种生灵收入储物空间又随身未带多人传送卷轴,所以才必须御空离开霁雾城,再寻其他主城传送阵返回自己老巢。只要给他一丝喘息机会,以后天罗地网都再也找不到他痕迹。

    皇天立即双眸一缩。

    已经妖娆话语中听出了端倪,这较瘦小火影,不是来夺宝,而是来相助于自己!

    而夜枭子听了妖娆那没头没脑话,简直气得飙血!

    “这个蠢驴有没有脑子待他逃走,我们还抢得到什么东西”

    怒火夜枭子肺叶内激荡。他原本要挥向皇天一拳便直接一弯,纵身向妖娆面门打来!

    不用幻兽,妖娆是不敢接四衰大能顷力一击,所以她立即敏捷地后退,同时身前升起一枚巨大银光召唤阵!

    她不怕自己幻兽暴露自己身份,因为她还有一只主战兽从未出战,而且困住夜枭子数息时间绰绰有余!

    “出来吧,小八!”

    轰轰轰!

    一阵沸腾雪浪顿时从召唤阵内扑天盖地地飞腾而起。妖娆背对皇天,正对夜枭子,于此紧张时刻召唤出了从朱雀大陆追随她而来八岐巨蛇!

    恐怖兽威顿时拔地而起!

    一股直逼兽神力量还有一个巨大兽影突然横生夜枭子与皇天面前!

    白中泛蓝,四头高高昂上天空,而后施舍一般睨着眼睛打量着脚下渺小人类!

    八岐身形是巨大而让人敬畏,虽然现小八只异生四首,但俨然已经有它先祖那种凶煞戾气!四首每一枚都足有一面圆桌那么大,三角形大头与头顶花纹各异图腾,都无声述说着它彪悍与利齿内蕴藏剧毒!

    微微张合嘴两侧有袅袅烟云升起,仿佛是吞云吐雾绝世大幻兽!

    此兽一出,妖娆身上威压瞬间飙升!

    道道白光从小八身上升起!

    八岐以厚皮直接挡下了夜枭子恐怖拳风,拳风入肉,如石陷泥沼,完全没有击起半点涟漪!不过天人四衰强者杀气亦同时通过拳头传入八岐骨肉,激小八一阵呲牙,而后张着森然巨齿,直接向夜枭子嗜血地撕咬而。

    妖娆站八岐一枚兽首之上,蔑视地看着狼狈后退夜枭子。

    因为他正进行是抢夺别人宝物罪恶勾当,所以畏手畏脚瞻前顾后不敢召唤主战兽让人认出他身份,导致他远高于自己实力并得不到充分发挥!

    不敢召唤主战兽召唤师,就犹如被拔獠牙猛虎……

    无足为惧!

    皇天居然也没有趁乱遁走,他本就不是胆小如鼠见风使舵投机者,他此一生所有成就,完全是靠不服输冲劲一拳一脚拼出来。所以见有追击者,他亦惊叹妖娆幻兽强大同时,挥舞着手中神秘幻器,长啸着冲上前来。欲与妖娆联手将此无耻抢宝者搅成肉泥!

    不轻易杀人,但被人触动底线……不死不休!

    好辣皇天!

    妖娆意不杀人,而且若要想真把昆山宗太上长老斩杀于霁雾城外,莫说可不可能不引起霁雾城内昆山长老注意力,单是苦战,只怕也非一时半刻便能结束。

    “走,我仿佛感觉到了还有强大气息正向这里隆隆而来!”妖娆顿时以秘语传音吓唬皇天。

    什么

    皇天双眸微微一缩,被妖娆提醒,确亦感觉到了霁雾城混乱气息之中,有两道恐怖威压急急而来!

    看来那黑市里买家没有说错!

    这异宝一现世,无数强者都会撕破脸皮上来抢夺!

    一想到这里,皇天看着那被自己勒得直翻白眼湿婆,连带着目光都加温柔起来!

    “好东西呵,好东西!”可怜皇天完全会错了意,越被人追击越觉得自己“永生”卖家手里捡了个老大便宜,悉不知他心中那不知名卖家与此时出于道义公平而出手助他“兄弟”就是同一人。

    “那你怎么办”

    虽然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被一个不知姓名陌生人相助,但皇天还是极为厚道地关心起妖娆安危。

    “哈哈哈哈!我我也是来抢宝,不过是与其它抢宝人纠缠一番,他们能把我怎么样我看你还是点走吧,不然一会来不及了。”妖娆急急相劝。

    完全看不透对方来历,皇天默默以秘语回应:

    “好!多谢朋友相助,我是荒古世家皇氏皇天,他日如有需要,朋友说出今日相助事,我定前助你一臂之力!”

    妖娆,夜枭子,皇天此时都以各种手段掩藏着自己真实身份,但是皇天却因为妖娆帮助而向她坦荡地表露出了他真实身份。

    “哟,我选果然是个优质买家啊,没有想到人品还这么好。”

    妖娆微微一笑,随即大喝:

    “助什么助,还不走!”

    天边火烧云滚滚而来,远比妖娆此时身上张息火焰要浓烈霸气!

    火纹子与花离子二人踏着野火流风,匆匆向此地而来。

    寻了数日都没有线索火纹子早已经把自己胡子烧得精光,也差点把陪他寻人花离子折磨成神经衰弱。

    所以刚才突然感觉到自己烙印不死妖孽身上气息又弱弱地涌动了一下,几乎是拍案而起,他直接把正入定花离子也一并疾速拉扯而来!

    夜枭子被八岐忽如其来力量逼退!

    顿时气得身上杀意浓!

    眼看着皇天要遁走,而天边又飘来两道恐怖威压。一道熟悉一道陌生,气息都不逊色于他自己实力,夜枭子睚眦欲裂!

    这……这是惊动了霁雾城内顶尖高手了!为何自己明明没有完全释放气息,就引动这些老怪注意力

    可恶啊!

    实是很想得到那拥有近乎于可以永生实力生灵妥善研究。难道一切都将梦碎于此

    “都是你这疯子错!”

    虽然没有听到妖娆与皇天之间秘语传音,但是夜枭子也心中猜想这眼前无赖与那不知名买家应该是一伙人!

    后悔啊!后悔没有把伊华那个家伙带身旁,不然记下这二人气血之息,日后无论是抢宝还是报复都能锁定目标!

    “你给老夫滚!”

    夜枭子终于完全爆发他战力,将一只巨大双头飞鹰从幻兽空间中召出!

    鹰系飞禽喜食蛇!

    于幻兽类别而言,鹰系确力压蛇系一头,而且这飞鹰羽翼如钢铁,阳光下泛着刺目而且坚硬冷酷光泽。喙与利爪如勾,即使只是远远眺望,都给人一种皮肉撕裂双目震裂感。

    只不过飞鹰体积比起吃远祖兽核长大八岐还是稍小了一头,扇动着虬劲有力双翼直接向小八纵身冲!

    飞鹰出现极大地提高了夜枭子战力!

    不过即使如此,妖娆无机可寻也不至于不能他手下过百招攻击。

    二人你来我往就地纠缠,妖娆愣是没有让夜枭子再向皇天逃遁方向前行一步!

    夜枭子气得呕血,不过毕竟与自己打斗是一位半兽神召唤师,所以他并不能像干掉一般小杂碎一样轻松地摆脱对手纠缠,而且对手明显不是想与自己拼个你死我活,而是他一攻击她就躲闪,他一前行她就拦路。

    此时火纹子与花离子也踏着野火流风轰然而至。

    一看到那威武无比双头飞鹰还有熟悉气息,口无遮拦花离子老头就下意识地问道:

    “咦老夜,你这里做什么与一个半兽神召唤师切磋战力吗你们离霁雾城太近了!全力切磋时候会引起不必要破坏!给我滚远点!”

    被火纹子拉扯着花离子直到此时还念念不忘自己身为霁雾城守护者身份。

    噗!

    一口老血飙出来!

    夜枭子万万没有想到花离子会这么直接把自己真身给说出来。

    不过这也不关花离子事,因为实力强大二人相互邀约切磋明明就是很稀松平常事,要不是火纹子一心想寻什么“不死妖孽”,他早已经手痒痒地想与他嗨大一场!

    而且与夜枭子对战人,明显就是一位后劲十足三衰半步兽神召唤师,一但他实力晋升天人四衰,他幻兽得到进一步成长,那么他实力将远远超过一般猛兽契约者,世上所有有幸得到兽神青睐人,前途都不可限量!

    “对了老夜,你看到一个长像丑陋腐脸家伙从此地经过吗”

    被火纹子不耐烦地瞪了一眼,花离子才想起正事,急忙向老伙计讯问起湿婆行踪,虽然打断别人切磋很不礼貌,但二人都是昆山天宗太上长老,花离子自认为自己与夜枭子还是有些交情。

    没想到花离子连番讯问直接把夜枭子给点爆了!

    唧唧歪歪也就算了,居然也是来寻“永生”!

    老子也没有抢到永生好不好!凭什么你们又来这好处与功劳,一定不能让花离子独占了!

    心胸不宽广夜枭子顿时气乎乎地大叫:

    “老子不知道!”

    “你来,帮我把这贱人杀了!”

    自己也干得掉对手,只是要花些力气,所以夜枭子希望把这个包袱甩给旧识花离子,自己才能脱身追“永生”。

    看到夜枭子无缘由地与自己撒气,花离子自问自己根本没有得罪他好不好!

    就花离子不解当口,妖娆又高声地大喊。

    “喂!老家伙,你打不赢不可以换人啊!我们还有赌约!你个不讲规矩骗子!”

    听到妖娆叫嚷,火纹子干脆一甩袖子一跃而走,问别人还不如顺着自己曾经烙印不死妖孽身上气息走。他可不想这一次又失不死妖孽线索。

    而花离子则根本搞不清楚夜枭子状况,所以只得促狭地笑道:“夜兄,既然你与别人有赌约,小弟我还是不参合好。”

    丢下这么一句不咸不淡话,花离子也翩然而。

    他与夜枭子虽然同为昆山天宗太上长老,但也无需时时给对方面子。自己有要事身,就不与他纠缠了,而且那不老实夜老头,明显向他与火纹子隐藏了不死妖孽行踪!

    我日哟!

    看到花离子丢下自己,夜枭子老脸瞬间憋得青紫!

    “你死吧!”把怒火完全撒妖娆身上,夜枭子顿时对妖娆发出排山倒海攻击。

    看到老头发飙,妖娆急急后退。

    此时夜枭子还以为无耻对手退却躲避之后又会像之前那样再次上前挑衅,所以他索性没有向“永生”买家离开方向前进,而是怒目圆张地站原地,准备把这烦人家伙直接撕成渣渣!

    反正“永生”已经被带得老远,自己身份也呼之欲出,他丢不起这个老脸,发誓要将眼前杂碎碾入地狱!

    但是这一次,妖娆却没有再向前,瞬间收回小八,向身前挥出一片火息,而后于自己脚面上贴着一张风符就拍拍屁股嗨嗨地跑路了!

    她目又不是与夜枭子拼个你死我活,她只不过是给皇天争取一息遁形时机,她已经阻了夜枭子片刻,又令火纹子脚步晚了一息。

    她便已经完成自己所有使命。

    皇天实力与速度也不是盖,这就是她宁愿降低卖价也要把湿婆塞给皇天主要原因,如果身为四衰强者皇天老头她创造这么长时间内还无法脱离火纹子与夜枭子追杀,那么他真是白活了数千年!

    “剩下,听天由命吧。”

    踏着风符,妖娆如一道从天幕外陨落流星,瞬时“嗖嗖”地向远方逃逸!

    “你个畜生!老夫要撕了你!”

    站原地召唤第二只幻兽,威压继续暴涨夜枭子还撕心裂肺地咆哮,甚至想把天人三衰大绝招也释放出来!

    可是神识中有什么东西突然掠过,而后对手身前澎湃火息被飞鹰扑灭之后……

    毁三观啊!

    对手人不见了!

    夜枭子顿时拉长了下巴,犹如大病数月皮包骨头没有一点力气久残之人凌乱于风中!

    他身前飞鹰目光凌厉,身下白华金犀足有百丈身长!天人绝杀之威他胸口与手掌间不断萦绕张息,就连霁雾城内诛神以上强者们此时都感觉到了城郭近郊内突然爆发出不同寻常巨力!

    然而夜枭子眼前那烦人杂碎……此时居然嗨嗨地不见了!

    这简直让已经放弃“永生”,把怒火都转移到杀人灭口上夜枭子肝胆俱裂,气得血脉逆行!

    “明明只是天人第三衰为何逃遁速度如此之他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啊啊啊!”

    夜枭子站原地抓狂。

    而此时妖娆已经再次没入霁雾城外想要入城滚滚人潮中。

    不一会儿,她感觉到远方天幕之下又升起一股毁天灭地愤怒之火!

    她嘴角顿时扬起一抹得意笑意。

    “看来火纹子也没有抓到人,皇天已经成功地潜行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身轻松,妖娆看着眼前繁华兴旺霁雾城,只觉得阳光明媚,空气清。那烦人湿婆,只怕很长时间都不会再来扰她。

    等皇天看不住湿婆时候,只怕她也已经渡劫改气。气息臻入自然天道,再不被任何秘法追踪!——

    题外话——

    我好想休个什么假…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