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84:问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384:问诊

    妖娆把于发财老头“内裤”丢给空空贼老头之后便带着百里尘向百代明珠所花楼走去。

    得到“内裤”空空贼老头开始极为厌恶那长得猥琐储物袋,但是自从把自己灵力输入袋内发现此袋口上设制禁制十分难以破除之后,就立即兴致盎然地举着这“宝袋”冲入房间内埋头研究起来。

    众人都这间酒馆内安排好自己暂住房间。

    妖娆与百里尘踏着柔和月光向花楼走去。

    霁雾城街道依旧熙熙攘攘,特别是刚刚入夜,一天暑气消散,凉风阵阵又月朗星稀,所以此时涌上街头人甚至比白日多。

    这次再也没有走窗户入门,妖娆规规矩矩地花楼外让花楼老板通传。不一会儿那精美雕花窗棱内就传出百代明珠兴奋声音。

    “来啊!上来!来来来!我这里正好有一位客人,来给你引见一下。”

    客人?

    听到百代明珠嘴里说有客人,妖娆倒不意外,因为她刚才就微微感觉到从百代明珠房间内传出来一股不弱威压,虽然被客意修饰,但还是难以掩盖陌生强者痕迹。

    百代家可以算得上是初元蓝魔海内势力属一属二荒古世家,所以百代明珠圈子里有一些极强人物也是很正常事。

    妖娆眉目一扬,顿时将双手背身后,潇洒地走上楼梯。

    “百里,等下你先远远看看百代少主气色,不要让别人知道他中毒与你能解毒事。”

    妖娆以秘语传音百里尘。

    百代明珠毒不知道是何人所下,能水伯日日跟随情况下让百代明珠中毒,这本来就是一件几乎不可能事。

    而且此毒缓缓致人于死地,并不是见血封喉。这种毒下百代世家少主身上,让他将死而不死,下毒者必定是有所图谋。百代明珠现身体情况,一定是下毒者愿意看到事。

    所以有客人场情况下,妖娆自然不会让百代明珠那个客人知道有药王到此,不管这客人是百代明珠真正朋友还是面上熟人,任何有可能惊动那幕后下毒者事她都不会去做。

    关于百代少主病,越少人知道详情越好。

    妖娆不但顾忌着百代明珠身体,也同时考虑到下毒之人向百代明珠下毒用心,这种心思,未必所有人都有。

    真是久经世事,手段老辣得很。

    推开房门,妖娆本以为会看到一个胡子花白老头儿坐百代明珠面前,结果没有想到,房间内除了百代明珠与水伯之外,只有一个衣饰华丽年轻男子。

    “不弱实力!”

    第一眼妖娆便微微皱眉。

    泠与应天情描述场面开始她面前货真价实地展现,她面前强者,现开始愈加年轻。之前能被她认定为“强者”诛神境以上召唤师,无不胡子雪白老态龙钟。可是自百代明珠起,越来越多年轻强者出现她眼前。

    妖娆定睛一看,眼前这男子与百代明珠年纪相仿,衣饰虽然华丽但并不恶俗,用料以为考究,衣领与袖口都滚着同色暗光,从光线正面看为青蓝花纹,从侧面看却闪动着美丽紫金光彩。

    玉簪,金腰封,整齐长发与挺拔身材都表示此人优越出身。

    光是衣襟内衬里红黑金白都足足有四层之多,手腕抬起,袖口内还会透出一些用于装饰价值不菲环配。

    这种装束衬托之下,即使那男子着实长得并不那么英俊潇洒,也从头到脚散发出一种无法让人忽略气场。

    这男子如此正式装束,与百代明珠那披着长衣足趿木屐随意模样形成鲜明对比。

    一个优雅精致,一个自由随意。仿佛完全不是一个世界人。但从百代明珠恣意笑脸上可以看出,那“客人”地位还比他略低一筹。

    “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混沌大陆白川冰封老祖家嫡长小姐与……呃……”

    百代明珠看到妖娆走进房门,顿时热情地从软榻上一跃而起,匆匆迎向妖娆。

    他抬头看了百里尘一眼,先是微微迟疑了一下。

    因为他并没有从与妖娆一起进入房间男子身上感觉到半点灵气,那儒雅男子不是刻意隐藏了威压,而是实力真只破凡境!

    幻力低得离谱!

    妖娆怎么会与这样人同行?

    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事,百代明珠脸上笑意没有半点虚伪。立即把自己中断话又接了起来。

    “这是混沌大陆白川冰封城老祖家嫡长小姐玉姑娘与她朋友。”

    以“她朋友”四字代过百里尘身份。

    “然后这位是昆梧大陆吕家二少。”

    百代明珠站妖娆与吕家二少之间介绍两人身份。

    那姓吕男子亦注意到百里尘身上低得让人吃惊幻阶,不过这个层面人,往往年轻不大却已经有着一颗极为世故圆滑心。

    “混沌大陆那种三不管地方能出现一个让百代明珠看得上眼女子,那么她带着一个没有实力随行人员也一定有着特殊原因。”

    吕二少这么想着,立即谦虚地一笑,对妖娆打起招呼来。

    “玉姑娘好,早知道玉姑娘要来找明珠有事,鄙人就不应该这个时候来打扰他了。”当然熟稔,一点也不像是刚见面陌生人。

    “哪里话?”

    妖娆笑得随意,虽然依旧不是自己那张妖孽祸水般艳美脸,但浅浅酒窝还有潋滟眸色确也有着瞬间摄魂夺魄魅力。

    “我只是来找百代明珠玩,又没有什么特别安排,是我打扰了你们才对,要是你们有事,我改日再来也行。”

    从吕二少那小小眼睛下流动精芒中妖娆可以看出来,这个男子城府极深!

    不过深也不是坏事,至少比脓包草蛋要强很多,要不是精明,又如何暗潮汹涌,竞争激烈隐世世家内为自己混出一席之地?环境造就人性格,她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只要对方不把小聪明用自己身上就可以。

    何况刚才细细打量,妖娆已经笃定这吕少爷是位由诛神境向天人境过渡召唤师。

    不用去调查昆梧大陆上隐世吕家倒底是什么背景妖娆也猜得到,也许没有百代家家业兴旺,但坐镇吕家老祖,至少也是昆梧大陆举足轻重巨头之一。

    这一小小二少爷就已经年轻时半步迈入天人境,除非本人经历异常丰富多彩,那么一定是动用了无以计数天灵地宝滋养灵气才达到这样高度。

    妖娆说着转背就要走。

    那率真又坦诚性格顿时引得吕寻二少一阵暗笑。

    “果然是混沌大陆出女子,那白川冰封城听起来也像是贫瘠苦寒之地,所以这女子大大咧咧又不加遮掩,行事随性无礼,却别有小家出生女子生动鲜活啊……明珠算是找到宝了。”

    吕二少这么想,倒也不是贬损妖娆,只是下意识地认为她不属于大家闺秀,顿时优越感又提升不少。如果他知道妖娆真实实力远远高出他三个境界,随意一根手指都能把他压成肉饼饼,只怕下巴都要从他优雅抿紧嘴下掉下来。

    “哎哎哎,走什么走嘛,好不容易聚一起,我们一同与吕兄玩啊!”

    百代明珠慌忙拉起妖娆袖口,把她又从门口拉了回来。百代明珠就属于那种超级无聊闲人一枚,只要有奇怪,有趣,喧闹……甚至只要人多,他就兴奋不已。

    “这也好,你们不嫌弃我惹你们烦就好。”

    妖娆鼓着腮帮子挤眼睛,丝毫没有表现出是真有事来找百代明珠样子。

    “对了,我是来还水伯伯东西。”

    妖娆一拍脑门,仿佛突然想一件大事,立即高声一叫,而后直接越过百代明珠身侧,从衣袋内取出水伯禁圈,径直交到一直静静站一旁从不离开百代明珠水老狗手里。

    神阶幻器因为湿婆原因而被消耗了大量灵力,圈身上甚至出现了一些肉眼可见细小裂痕,但是还好妖娆把湿婆放出来得早,所以禁圈神威尚存,未彻底报废。只要用足够时间与心力滋养,肯定还能恢复昔日光彩。

    大恩不言谢,妖娆也不想对水伯说太多感激话,她带百里尘来,就是想以为百代明珠治病为回报,报答百代家对她多次善行。

    “这么就还回来了?”

    水伯略有惊奇地看着妖娆脸,炯炯有神目光下闪动着一丝惊愕,他不知道眼前丫头把禁圈内妖孽处理到了哪里去,不过看她现大摇大摆模样就知道至少短时间内那烦人而不死妖孽不会再出现她身边。

    扪心自问,要自己守住那妖物还可以,要把他彻底处理,他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嗯,多谢前辈。”妖娆微微挤了挤眼睛。示意水伯她真已经把事情都办好。

    吕二少余光看到妖娆与水伯之间交换禁圈,不竟立即对妖娆高看了数眼!

    水老狗是什么人?

    是他曾爷爷都忌惮一个老变态,要说百代家主失踪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各地强者依旧对百代明珠阿谀奉承争相献媚?完全不是出于对百代世家敬畏,而是看百代家还有这么一位实力彪悍老忠仆面子上。

    而水伯成名幻器大家也很熟悉,就是一直套他手腕上名为“禁”,又可以随意化形一双金圈,这么重要而宝贵东西,水伯居然借给那来自贫瘠之地玉姑娘!

    “看来百代明珠近对这玉姑娘还真很是上心。”吕二少摸着下巴,感觉到自己终于抓到了事情关键。

    “对对对,明珠说得对,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吕哥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吕二少立即兴致高昂地如此建议道。

    他嘭嘭地拍着胸脯,一点也不顾忌自己那蹁跹公子模样,反而有些江湖痞气地粗野大叫,那不容分说模样仿佛妖娆要是不顺水推舟叫他一声哥他就要跟她急!

    “那是必需!”

    百代明珠眼底闪动着鬼畜光,能让他如此兴奋,吕二少所说地方一定极为有趣。

    “是什么有趣地方?你们先说给我听,要是好玩我就去,要是没有意思……哈哈……我可就回家睡觉了哩!”

    妖娆并没有反对,因为等着昆山拍卖会开,她还有大把时间挥霍,而且那吕二少看上去明显就是昆梧大陆地头蛇,说不定之前地下黑市都是这货告诉百代明珠去参加,跟着这种万金油混,一定能发现什么特别东西。

    “去了才知道沙,包你开心,你要是有强力幻兽,还可以小小赚上一笔!”

    吕二少信心满满地一笑,不由分说地已经拉起百代明珠向外走去。

    “百里,我们也去看看吧。”

    一听到“幻兽”与“赚钱”二字妖娆心又痒痒起来。反正她又不需要休息,任何时候都可以运转灵气为五枚灵珠从空气中汲取各种元素力量。

    “好,我也想再看看。”

    百里尘目光内闪烁着深邃琥珀之光,他说再看看并不是吕二少将要带众人前往地方,而是意指百代明珠本人。

    先不问症把脉,光靠看闻,百里尘一定已经发现了什么有意思东西,所以他目光灼灼,干劲十足。

    一行人趁着夜色向外走去。

    百代明珠出行是一定要有马车,而且此时横生妖娆面前马车并不只一驾!

    除了之前用过虎狮之车又被百代明珠穷凶极恶地挂满半拳大小宝石,珍珠。虎狮之车旁还停着一驾规格较小但也华丽十足凤车。

    凤车显然是那吕二少物件,看来所有世家弟子都有着同样懒惰而且爱张扬性格。无论要去地方远近,不捣鼓出一架气场十足坐驾就会觉得十分没有面子。

    所以所用拉车之兽都毛皮鲜明,或妖美动人或威猛无比。所坐之车厢,一定要把恶俗贵重宝石镶嵌车身之上吸引打劫者们发绿目光。

    “我就代水前辈来驾车好了。”

    水老狗面前吕二少分外彬彬有礼。不但挥散了正簇拥自己凤车旁随从们,甚至还卷起衣袖跳上百代明珠虎狮车驾,坐水伯一贯使用坐位上拉起了缰绳。

    所以见此小辈这么殷勤,水伯倒也不推脱。直接打开车门先让百代明珠与妖娆、百里尘上车,而后自己也坐了上去。

    让吕家二少赶车,百代明珠面子可真是大得可以。

    而且吕二少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还搞到了一枚霁雾城内极稀有特权令牌,有此令手,车驾就再也不受禁飞令限制,能连人带车一起无拘束地霁雾城上空惬意行走。

    吼吼吼!

    虎狮发出一声嘹亮长啸声,刨着爪子“呼”地一声从身体两侧伸出一双巨大斑斓之翼!

    拍起狂风,地面顿时飞沙走石,只听到车厢窗棱上被飞沙走石打得簌簌地响,而后飞腾而起失重感立即贯穿于众人身体。

    吕二少驾车水平到也不赖,那平时本来只听从水伯一人呵斥桀骜虎狮吕二少驱使下稳稳地向着夜空飞去。

    “看来有特权还是比爆发户强一点啊。”妖娆开玩笑地挤兑着百代明珠。

    若不是吕二少出现,这体积巨大兽车又只能拥挤街道上像蜗牛一样缓缓爬行。

    “没办法啊,昆梧大陆就是吕家地头,他们家老祖与昆山派关系好得不得了。”

    百代明珠撇了撇嘴,心里正寻思着怎么把吕二少手里特权令骗到自己手里。

    “那个那个……”

    微微沉寂了一下百代明珠突然又兴奋地叫了起来,因为不想让心机不浅吕二少听到他与妖娆对话,立即转为秘语传音。

    只见他扯着自己俊俏脸,把五官挤成个扁扁面饼,而后分外好奇地问道:“那个东西去了哪儿了?”

    百代明珠嘴里所说自然是湿婆去向,之前妖娆说要把它处理掉却又没有带上他,让他很是憋屈。这么好玩东西没有亲眼经历被妖娆抛尸荒野过程,真是遗憾……

    “卖掉了。”妖娆倒也不隐瞒百代明珠与水伯。

    我日!

    百代明珠与水伯脸顿时不约而同地剧烈抽搐起来!

    他们几乎于脑海内同时闪过了“黑市”二字,只不过要是真把那妖物买去了黑市,眼前女子得心肠黑到什么程度才做得出这种无耻行为?

    “我看错你了。”百代明珠舌头打结地说道。“你说说看,你到底坑了别人多少钱?”

    “一百万。”妖娆点点头。

    “我靠!这么多钱!居然有人花一百万买那种恶心东西?那个黑市品味没得救了,以后本少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

    就连花钱如流水百代明珠都觉得湿婆完全不可能值那么多金铢。直到妖娆又慢慢吞吞地吐出剩下三个字。

    “……钻石币。”

    咚!

    百代明珠直接咚地一声从凳子上滑下来,心中惊愕已经无以复加!

    他本来想一口浓血喷妖娆脸上,好好抒发一下他内心对她敬畏与仰慕。

    只不过刚微微一张口,他便突然出人意料地双肩一抖,而后沉沉呼吸着直接睡了过去!

    怎么说睡就睡?

    “少主!”

    水伯顿时一惊,赶妖娆之前一把扶起瘫软地百代明珠,脸上焦急神情已经无法遮掩。百代明珠越来越频繁发作睡症早把他折磨得无所适从。

    真着急!

    “水前辈!发生了什么事?”

    正驾车吕二少果然五官敏锐,立即听到了水伯叫唤而坐车前急切地讯问起来。

    而就水伯刚想开口让吕二少掉转方向返回花楼时候,妖娆却无声地按住了水伯手,轻轻摇头,示意他先不要激动。

    “没什么,百代明珠太兴奋于我们接下来要去地方,笑得太难看被水前辈教训了。”

    妖娆一边语气轻松并带着玩味之意地回答吕二少闻讯,一边让出位置给百里尘上前诊断。

    等就是等百代明珠睡症爆发时候,毒发时与潜伏期对毒性判断有时会有很不一样结论。

    “放心水前辈,这位朋友是位药师。您让他先看看,别让少主知道,这样也不会影响他心情。”

    妖娆以秘语传音给水伯,不想先让百代明珠知道也是因为她对百里尘有多大把握并不知晓,要是给了百代明珠希望,后又说无能为力,那岂不是坑爹?

    药师?

    水伯心突然跳了一下。

    好像是听说冰封城内有个药铺子,生意还不错,只不过这么年轻药师……他虽然感激“玉姑娘”美意,但心中并不对此时蹲少主面前年轻男子抱有太大信心。

    “我需要一些血。”

    百里尘不是征求水伯意见,而是这护主如命老忠仆面前直接对着百代明珠手指就是一刀!

    那出手之果断凌厉,顿时让妖娆都连连惊叹。

    很轻浅一刀,几乎割开之后立即创面就已经愈合一起。不过却刚好从指尖上挤出了一滴赤红鲜血。

    刀芒从眼前闪过,一时之间水伯身上甚至升起了对无礼百里尘杀意,但是复又看他那么出神入化出手,几乎比老辣武者能控制小刀力道,所以顷刻之间亦收回对百里尘轻视之心,而后认真地看着百里尘一举一动。

    百里尘先捻着手里血,细细闻闻,手指搭百代明珠脉上待了一会儿,而后才从怀里掏出一尊小小木鼎,将指尖血涂抹鼎身上,这才抬起头来。

    “挺有意思毒。”

    百里尘伸出手,复而把手指又搭了水伯脉上。

    本来是给百代明珠诊断,为什么百里尘却把手指搭水伯脉门之上呢?这真是一件稀奇事!

    “多少次了?”

    百里尘郑重地问道。

    这淡淡一句讯问却彻底地打碎了水伯心中所有狐疑!从眼前这年轻药师刚才一系列动作与言行之中水伯看到了一种不可思议意志。

    年轻药师眼睛里有一种,只要是病人,都必须抛弃身份实力,老老实实地他面前低头威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