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87:混乱的家族争斗

387:混乱的家族争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眼前金发美女身材火爆曼妙,难得是身材这么好脸亦生得极美。

    长长金发夜里发光,而碧蓝眼眸则让人觉得像是没有任何瑕疵蓝宝石。

    “奇怪啊,我明明不认识她,可是为什么她身上却带着一种吸引我气息?而且她……好像也认识我?”

    妖娆摸着下巴,并没有把心中疑惑说给还冥想百里尘听。

    而金发美女显然确像发现了宝藏一样,看到妖娆那个瞬间立即绽放出璀璨笑意。

    “殿下,您怎么了?”一位一直恭敬地站金发美女黄毛老翁看到美人儿脸由木无表情突然绽放如此,立即低下头恭敬地问道。

    “那就是我要找人,老黄你看不出来么?多亏跟着那个色鬼到这里玩,不然我还找不到她呢!”

    龙珊咧着唇角,那湛湛蓝色明眸直接把围坐她四周一圈年轻男子都瞬间迷得七晕八素。

    就连天门宗第一峰首座弟子天河师兄都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心中默默念起清心咒来:

    “项雅……项雅……还是项雅姑娘漂亮,不要让我看,这是心魔……嗯,是心魔。”

    龙珊异族之美,已经被人当成一种心魔。

    “龙姑娘终于笑了!”

    坐龙珊身边一位锦衣男子压抑着自己心中沸腾狼血,明显就是龙珊对老黄龙形容那个“色鬼”。只见此男子手里摇着折扇故作风流地笑。只不过他提溜乱转眼眸直接出卖了他此时躁动不安心情。

    本想这街头捡来“龙姑娘”面前好好表现一把,所以才花大价钱请她与她随从来这三仙峰金席做客。

    他一直找机会融化龙珊心中坚冰,但这龙姑娘从头到尾一直一语不发,也不拘言笑,空有美貌,却犹如木头一般一动不动,搞得他好生没有面子,可是现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她却突然笑得这么明媚灿烂,登时让整个幽静山谷内都拔地而起朦胧而迷幻神光!

    找准这个时机,男子立即恬不知耻地凑近龙珊,想要所有人艳羡目光中再于这美人而说上几句话,那么此生就立即圆满了!

    可是龙珊却大笑着起身,似不经意与那锦衣男子错身而过,提着有些绊脚华丽长裙,脚步极为沉重地向妖娆所木桌隆隆走来。

    不少金席上端坐人影都下意识地把目光瞥向这发色耀眼又美得不可方物女子,暗中猜测她身份。因为从她身上,众人感觉不到灵气波动,但她又偏偏生得灵气十足,仿佛能与天地灵气两相呼应,这如果是一种天生体质,那可是一个好到不能再好绝世双修炉鼎!

    “极品啊!”

    正当众人以嫉妒目光戳着锦衣男子脊梁骨时候,却看到他所带来“绝世炉鼎”突然提着裙子丢下他,一个人直接跑向了另一张桌子。

    众人顿时心情一阵嗨爽,同时各种心思与计较也一并涌上心头!

    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这金发女子名字,也完全不知道她来历,所以她出身要么很恐怖,要么很平凡,她这样姿色与体质,落众修炼者眼中,完全是一件不可多得瑰宝!

    只不过……

    “这女子体重有些问题耶!”

    一些带着晦涩目光男子们摸着下巴看金发美女像一头小型开路犀牛一样,脚步隆隆,掀起无数灰尘地向另一桌走去。

    行走架势与她娇小火爆身体完全不成正比。

    “我想坐这里。”

    龙珊看了妖娆一眼,而后大大眼睛又扫向与妖娆同行百里尘,百代明珠,水伯与吕二少一行人。

    妖娆倒无所谓,百里尘也没想法,百代明珠看了一眼妖娆,哀怨她为什么不显示真容让他也被四周各种羡慕嫉妒狠目光包裹一把,要是她用真颜,一定比眼前犀牛妹妹还摄魂。水伯完全把龙珊当空气,只是看向龙珊身后黄毛老头时目光微不可查地闪了闪。

    只有那没有出息吕二少,目光发直,嘴巴早已经张得大大,就差唇角没再挂点液体完全失态。

    “坐,请坐!请上坐!”

    吕二少猴急地跳起身来,热情地招呼着龙珊同席。

    他脑海里,好像自打自己勾搭上了百代明珠运气就好到要爆棚,这么一个绝色大美女会如此温柔又欲语还休地给自己抛媚眼儿,大胆讯问是不是能与自己同席……实是天上掉金饼子直接砸他头顶上啊喂!

    “她看我哦!她看我哦!我正被美女注视着哦!灭哈哈哈哈!”

    以上都是吕二少疯狂跳动小心脏瞬间之意淫。

    其实龙珊哪里给他抛过媚眼儿?她这种初出茅庐小母龙,又哪里知道初元人界繁杂与混乱?

    她只是粗粗地喘了一口气而后威严地坐下,结果入坐那一刻,差点又要忘记人界物件都那么脆弱不堪,所以立即压得千年黄桃木凳子发出“咔嚓咔嚓”脆响声!

    淑女?温柔?

    与这骄傲暴力小母龙没有半点关系。

    “啊啊啊……啊龙珊姑娘……”

    那花了大价钱泡妹妹锦衣男子也慌忙地摇着折扇冲上前来,不过看了看此桌数人,基本上无一认识,何况还有一个穿着单薄睡衣脚踩木屐家伙也座,估计都是些打破头刚跻身金席人,所以连问都没有问,他便一屁股坐了龙珊身旁坐凳上。

    “我是封神大陆林家林扬,有一旁系弟子,是神宗地宗支持者。”

    男子匆匆地向众人介绍了自己一声,而后又直接把注意力放了龙珊身上。

    完全没有把众人放眼里,这种简单介绍林扬心中亦是一种“施舍”,不过坐五人中也只有吕二少对林扬自我介绍表示感兴趣。

    “林家?还是比神宗林家古老家族?”没有想到锦衣男子与神宗林家还有些渊源。

    妖娆表示林家人通通都去死吧!百里尘表示“不要吵我,怎么都好。”,百代明珠表示:“我要美女,我要美女。”水伯表示:“哦,原来那几个老妖孽弟子,现都长得这么没出息了?”

    吕二少表示……哟!是个粗大腿啊,可以抱一下!

    “小弟是昆梧大陆吕家弟子。”

    吕二少立即热情地迎了上去,不过却被林扬抬着眼皮看了一眼,这一眼明显不带什么好意。

    “哦,我说怎么有些眼熟呢,原来是二少爷啊,与你哥哥还有三分相似!”

    原来林扬还认识吕二少哥哥,不过明显不会因为这层关系而对吕二少加友好。

    只听林扬话峰一转:“不过我记得吕大家少总是跟我说他二弟极不成气,只会不断结交狐朋狗友来提高自己家族内地位,他说就是你吧?哈哈哈哈。”

    林扬笑得嚣张。

    吕二少却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任何世家内部权利争斗都极为激烈,但是被人大庭广众之中这么羞辱,吕二少脸也挂不住地直接垮了下来。

    他也许有些势力眼儿,也许有些小花花肠子,但他一切心机,不过只是想让自己家族内能有一席之地而已。

    再低贱,也犯不着再讨好这明显带着轻视之心林扬。

    吕二少立即收回了伸向空中手,脸色十分难看地坐回原位上。

    “我大哥几杯狗尿下肚,就喜欢与他狐朋狗友吹嘘他能耐,自然他圈子里,谁都跟垃圾一样入不了他眼咯。”

    吕二少既不回避,也不沉默,你敢来恶心我,我也能恶心你啊。

    他挑着长眉无畏地端坐于自己席位上。明着把“喝尿狐朋狗友”帽子送还给林扬头上。

    哟……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这等骨气。

    妖娆顿时抬了抬眼睛,心里对吕二少不良评价立即有了被扳正趋势,这吕氏弟子,只是看人眼力差了点,讨好百代明珠意味浓烈了一点,有些明显市侩,但是归根结底,还属于心性坚定人。

    至少没有失去尊严,也没有逃避那些针对他自己恶毒攻击。

    听到吕二少居然敢反驳,这倒是让林扬吃惊不小。

    嫡长子与家族内其它弟子身份与地位是完全不一样。所以自恃与吕大少爷熟络林场,自然要朋友不时候继续践踏吕家其它有力竞争者颜面。

    以他身份,本来根本不可能被像吕二少这样身份低一头菜鸟拂面子,。就算是他一拳打吕二少脸上,他也必须捂脸陪笑,这样吕二才有可能真正上层圈子里混一个小弟身份。

    但是林扬万万没有想到,他眼里就是这么小一只菜鸟,也敢如此毒辣地回敬他!

    “龙姑娘,我这里有些小小事情要先处理一下,你请自便啊。”

    林扬一脸带笑地对龙珊说道,而后立即转头,温柔目光顷刻变化,深邃眸光下透露出一道道冷酷凶光。

    这凶光看得吕二少不寒而栗,但他还是梗着脖子努力与实力比他强大林扬对望而去。

    有龙珊场情况下,林扬身上威压越发嚣张,因为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美人面前展示一把,他自然不会让吕二好看。

    龙姑娘对珠宝,金银,美食,歌舞都不感兴致,所以他只能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可以依靠强大男人,而后搏美人一笑。

    再说了,平时里他与吕大都平起平坐,如果现让吕大弟弟蹬鼻子上脸,那传出去岂不是个笑话?

    龙珊冲到桌前与妖娆并坐之后又恢复她一脸平淡表情。她不是木讷,而是审视。

    审视面前这带着与龙觉一样荒龙之息女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龙觉抛弃她那诱人建议,背弃南派龙族恩情一去而不复返。

    她很好奇。

    因为这女子明显比自己丑很多。虽然以人族标准而言,这女子也算得上是标准美女,但也仅仅只能称得上是“美丽”二字而已,却并没有自己集天地光华与自然张息同步那种灵动神气。

    她有什么好?

    听到耳边聒噪,龙珊根本没有意林扬到底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嗯”了一声,而后继续盯着妖娆看。

    而被龙珊一声轻哼而极大鼓励到林扬却加嚣张,直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一股天人第一衰威压顿时不加遮掩地爆发出来!

    果然是比神宗林家渊源为古老世家弟子,林扬这气场之比妖娆遇过林宗与林红锦显然盛一筹。

    场其他桌各地身份尊贵世子与上四宗首座弟子都不发话,因为敢入金席人,必然都有自己解决问题能力。

    吕二少很有骨气地没有去偷偷瞄百代明珠,因为他与林扬实力虽然差了不少,不过一对一情况下,自己也不想当懦夫去寻求别人帮助。

    也许只要自己开口,百代明珠立即能为他解决眼前一切,但是这么懦弱盟友,想必不是百代明珠需要。

    吕二少有这样觉悟,所以也挺直了腰杆站起身来。

    “哼,看你这小子说话这么冲,我就代你哥哥好好教育你一下做人规矩。”

    林扬阴笑着随手拿起桌上一碟点心就直接向吕二少脸上推去。

    这可不是街头泼皮打架互相往脸上拍东西,而是一种比较安静力争锋。要是真如竞技场上看谁不顺眼立即祭出巨兽与幻器,只怕就算此地狭小空间允许,那些就附近坐着其它金贵世子们可不乐意。

    所以林扬灵气此时完全灌入手指间夹着盘子上,那盘上堆砌成莲花般层层叠叠分外好看糕点瞬间都被他恐怖威压碾成食物残渣随风散去,不留一点声音,但是那羊脂玉雕盘子却刹那间以一定频率微微震荡,徐徐向四面八方散发出迫人力道!

    此桌上,只有百里尘灵力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记,而妖娆看到那些从盘子上散出力道不分敌我地陡然割开百里尘衣袖,顿时眉头一紧,相当不爽地瞪了那嚣张狂笑林扬一眼,而后悄悄将自己灵气向百里尘身上传去。

    林扬这种小菜下莫说保护百里尘一人,她威压几乎可以直接笼罩整个金席会场,只不过她不需要去操心吕二少安危,所以看到脸色憋得酱紫百里尘缓过一口气来,她顿时继续将目光飘向别处,完全不把正自己身旁争斗二人放心上。

    与妖娆闲适形成鲜明对比是一脸紧张吕二少,他双眸一缩,不敢托大地抬起双手迅速接过林扬手里玉盘。

    白色玉盘倏地地红,而后像是被高温加热一般以肉眼可见速度不断加深着盘身颜色。

    即使被二人所持,但玉盘还是不间断地剧烈颤抖。从盘中激荡出雄厚威压于空气里掀起阵阵灼热罡风不断吹打众人脸庞。

    “哈哈哈哈!小样,两只手都敌不过哥哥我两只手指!乖乖认错行礼,众朋友们面前向哥哥我赔礼道个歉,哥哥便原谅你今日无礼。”

    能这个年纪突破诛神与天人之间壁垒,气息完全转向天人第一衰,即使是天人第一衰初期,也可以算得上是初元蓝魔海内天赋卓越天才人物。

    所以林扬嚣张笑声格外地有底气,而且他这样不分敌我恐怖气息确也让领桌世家弟子及优秀四宗年轻一代脸上露出赞许与羡慕神情。

    吕二少没有时间回应林扬言语挑衅。

    因为人输不要紧,怕是做人没有骨气。他此生如此介意别人将他与他同父异母哥哥比较,就是因为年长于他大哥自幼就不断以各种手段摧残他意志。

    他们之间关系水火不容,可以说比起吕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之名,他渴望是有一天挺直腰杆站世人面前。

    就算来金席丢脸了,他也不会向与哥哥一样有着欺压人为乐恶兴趣林扬低头。

    滋滋滋!

    什么东西烧焦声音不断传来。表情变得十分狰狞吕二少持盘双手都发出被剧烈灼烧声音。

    这确是被“灼烧”不过正摧残他双手与经脉并不是真正“火”,而是以强大灵气不断盘里回旋林扬力量!

    林扬灵气中仿佛带着一种不可违逆吸附力。直接把吕二少整个身体都吸了上来,如果他不开口求饶,那么只怕狠心林扬会把他双手与经脉一点点磨灭成渣!

    身体伤痛是可以通过药丹来缓解与恢复,但是这股野蛮力量若一旦顺着吕二双手进入他气海与丹田,那么他内伤便几乎不可逆转。

    所以说这种看似文明又安静,其实完全不讲究技巧身法,只拼灵气强弱暗斗是阴险毒辣!

    吕二少屏着呼吸,双颊憋得铁青,就是倔脾气上来了死不松手,从林扬身上散发出来威压已经让邻座不少人不堪重负地起身换坐席。但是可是就这个关键当口。众人身后又传来一句戏谑声音。

    “哟,我亲爱弟弟与林扬兄闹着玩啊!真是,又给我们吕家丢脸来了,还不点收起你那三脚猫功夫?”

    一只宽大手掌陡然伸向吕二少肩头,貌似随意地他肩头拍了拍,其实暗中一股巨大力量便立即顺风着手劲野蛮地窜入吕二身体!

    要知道全力动用灵气人忌讳被人打扰,所以妖娆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一样偏着头看向别处,百代明珠是悠闲地一旁吃点心,随便好奇地看着那一直盯着妖娆发呆金发美女。

    百代明珠心里暗想着,吕二输了就输了,大不了等下自己救场就是,身为世家弟子丢丢面子受受伤都是难免事情,何况要是不等吕二少被人打得砸到地他再出手,又怎么凸显他这个盟友价值呢?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所以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有人对吕二少来了这么一下!

    轻拍都能致残,不要说被人重重于身后敲击肩头穴道!

    噗!

    一口赤红鲜血顿时从吕二少嘴里飙了出来,就连身形也完全走样,只见他身体立即不受控制地阵阵肿胀,犹如一股巨大气旋冲入他五脏六腹又无处可去,所以疯狂上下乱窜一样!

    走火入魔!经脉逆行前兆!

    要是真乱涌冲入气海,也许吕二少一身灵气就此会要废掉一半!

    “哈哈哈哈!”

    被人暗袭吕二少不怒反喜,像是疯魔了一般仰天狂笑。

    “我好哥哥哟,你还是这幅小人得志模样,阴人手段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化!”

    没有回头,只凭这做事手段,吕二少就能猜得出是谁自己身后下这么重手。

    众人他大笑中向后一看,果然看到了一个与他容貌有三分相似男子一脸阴郁地收回左手。

    原来吕二少哥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金席内。

    “太阴毒了,而且还是亲哥哥。”

    其它观望此事年轻召唤师们脸颊上都露出了不喜表情。毕竟场都是有头脸贵公子,自然对这些明不来暗中欺负人事极为厌恶。不过世家党争繁杂凶险,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说得清楚。

    “人族果然好低等。”龙珊厌恶地捏着鼻子,湛蓝双眼内游动都是幽幽光泽。

    百代明珠几乎要跳起之前,吕二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强力道,就算到此危急时刻,他依然没有向百代明珠求救,而是突兀地震开正灼烧自己双手玉盘,而后以极为古怪手法向自己身体连打五拳!

    五处大穴被他自己以蛮力轰开!

    噗!

    浓烈鲜血顿时被暴走灵气疯狂地推出!五处伤口内血水直接喷出了数米远!

    自残以卸除乱流气息!

    扑通!

    吕二少差点一个趔趄砸倒地,威压也陡然收敛得无影无踪,虽然身体大受摧残,但是他果断与判断精准,于顷刻之间扭转了他灵气自爆而亡悲惨结局,只要以药物滋养,假以时日,还能再恢复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