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89:兽斗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好惊人!

    邻座众人们亦吃惊不小,本来是抱着冷眼看吕家兄弟内斗心情看这场闹剧,但没有想到以吕大实力居然根本震不住那从来没有出现世家弟子聚会场内陌生女子,反被她一震逼得极为狼狈!

    这女子什么出身?什么名字?

    仅仅因为这一个抖肩还击,众人落妖娆背上视线顿时灼热起来!

    “羌厝!那是谁?”

    隐藏迷雾中巫兰一拍桌子,情不自禁地直接站起身失声大叫起来!

    “看不出来!”

    羌厝眼底也闪烁着奇异光华,脸颊上惊诧之情根本不加遮掩。

    “巫老!”

    巫兰又急急向身后老者求助。

    照理说三人身后老仆从都比他们三个年轻人实力至少强一两个境界,但是就像水老狗服侍百代明珠一样,他们强者驱使之下对这三位小主人报有舍身保护责任。

    “这……这真是奇怪了,她刚才明明就是一个普通诛神境女修,而且他同行者甚至实力只破凡境,老朽刚才看过她几眼,都没有看出端倪,如果能骗过老朽眼,除非她有天人四衰巅峰以上战力……或者,她身上带着什么强大隐藏幻阶幻器。”

    巫老眼眸湛湛发亮,对于自己那两个猜测而言,他自己相信后者一些。

    因为能让实力天人一衰初期召唤师一个过手之间手臂折断,此女实力已经不容小觑,几乎实力直逼他所保护巫兰小主。向这样年轻年纪,纵然有再多聚神丹滋养,天人二衰也已经到了极限,所以她万万不可能强过他神识探查能力,有可能是身上带着隐藏实力幻器!

    巫老没有猜错,因为灵珠伴体,不但让人看不出幻阶,妖娆命盘甚至都无法让初元世界任何天演师卜算出清晰命运走向。

    不过单纯比较实力嘛,她可不远比那三位所谓“小主”强爆多倍。

    “为什么我没有见过她?她与百代哥哥同席,也是我们人吗?”

    巫兰心中疑惑加浓烈。

    “这就不知道了,我也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女修,容貌可以改变,但她气质,灵气,身姿……她一切我都觉得无比陌生。”

    三人中一向稳重断峰也忍不住心头突突地多跳了几下。而后继续操着他低沉声音说道:

    “你们看她同行者中不但有我们之前故友百代明珠,还有一个什么灵气都没有随从,单从这一点来看就知道她一定不是寻常池中凡物,因为哪有无聊人会带着一个什么力量都没有人来参加今日兽斗大会?有这种闲情者,必然自己实力强到无所畏惧。”

    听断峰这么一分析,巫兰与羌厝顿时极为赞同地点起头来!

    虽然那从山谷中升起男子声音还断断续续传入三人耳际,不过三人眼已经开始时不时向妖娆所方向瞟去。

    “天下太平……各世家贵胄与宗门天骄……举杯同庆今日齐聚霁雾城之喜……”

    足踏火焰翼蛇男子口若悬河,完全不用人提醒,举杯祝酒台词信手拈来犹如黄河泛滥而一发不可收拾,而金席之内,妖娆对吕大少讨债也根本没有停止。

    好像打多了幻战,妖娆此时突然觉得近身肉搏才是无赖打架斗狠精华所。

    只有那种肉与肉激荡,才能激发出内心深处那种原始热血沸腾之感!

    “咦,有臭虫?”

    妖娆一个纵身就从桌子上跳起,一巴掌像拍苍蝇一般直接把抱着断手惊愕万分吕大少狠狠地拍了桌面上。

    轰!

    没有被融化玉盘烧毁木桌顿时发出一声极大声响,而后自上而下……咔嚓咔嚓地裂出一道长长裂缝!

    吕大少妖娆手下根本没有反击能力,只能任凭她摆布充当沙包。

    妖娆是故意把吕大少按倒桌面上。

    因为扁这垃圾只是次要,她主要是看看眼前那金发美女对各种变故会产生什么不同反应。

    所以吕大少那张顷刻之间变成“饼”鲜血直流之脸便横空出现了龙珊面前。

    一般女修们看到这种场面通常只会有两种反应。

    一是像矫情小女生一样捏着鼻子厌恶地走开,一种是如冷酷杀手般木无表情。

    而那金发美女却看到吕大少被扁得惨不忍睹脸颊时突然兴奋地露出一双星星儿眼。

    只见她用力吸着鼻子,身后发出“嘭嘭嘭嘭”巨响声,仿佛拍手大呼爽!

    可是……

    日啊,她手正放桌面上,那是什么东西嘭嘭直响?

    妖娆以余光敏捷地瞄龙珊了一眼,结果发现金发美女宽大裙摆之下正露出一截短短尾巴,那粗重短尾正兴奋而有节奏地下意识地面上嘭嘭地敲打着。

    噗!

    吐血!

    一兴奋连尾巴都出来了!

    那分明鳞与形状特别鳍令妖娆顿时头上挂满黑线。

    “我说怎么气息这么熟悉呢……”

    妖娆心中思绪蹁飞。

    “原本是头小母龙!”

    不认为龙觉没有回来情况下,一头小母龙偷偷来找自己是件好事,何况这小母龙血脉之息实是相当纯净。

    但是猜到金发美女身份之后,妖娆心情也变得没有那么纠结。至少此时拦自己面前女子,不再是让她琢磨不定谜一样女子。

    龙族……是来找我吗?

    按着吕大少肿脸,妖娆心中暗自寻思。

    “那么千言万语,不及我接下来说相当简短一句话,我相信这句话一定会博得场所来宾热情与欢呼……”

    山谷中央男子振臂高呼,他那欢而高亢声音第一时间内燃起了所有人内心深处激情与斗志。

    “兽斗盛会……就此开始,请大家情享受这场五感宴!”

    “兽斗”二字传入众人耳际,就犹如雷霆脑海里轰然爆炸一样。

    因为他们等待了多时聚会**,就是以此二字为核心!

    这有些像是一种战斗竞技,可以参与兽战,也可以参与胜负预测,一场兽场约莫半柱香时间,节奏紧凑,高下立判,而且每一场都不限定金额地开设胜负赌局,有时场面到了火爆处,甚至有赌红眼败家子们把自己随身携带幻器或者天灵地宝都通通投入赌池里去。

    当然,这些兽斗赛中种种精彩,本来应该由吕二少向妖娆与百代明珠进行解释,但是此时他只会蹲地上张大嘴看妖娆狂虐待吕大哥了……

    妖娆一拳一拳打得好舒爽,而且落拳节奏与那山谷中足踏火焰翼蛇子说话节奏一模一样,所以吕大少骨碎声音极有韵律,不禁让那呆滞于原地林扬老兄都打起了寒战来。

    我勒了个去!

    吕大弟弟今日是专门来找吕大场子吧!居然带了一个实力如此彪悍女伴!

    这等实力女子,出身一定极为尊贵,自己却来招惹这样女修,这这这……这不是找死么!

    龙珊瞪星星眼儿,看着妖娆肉扁吕大少顿时觉得兴奋无比。

    “这样火爆小妾,可以收!”

    她讨厌矫情又柔弱人族女性生灵,这么看眼前这没胸没屁股女子,倒还有些顺眼。

    龙珊身为龙族简直没得救骄傲感就不自觉地涌上心头。

    而此时兽斗赛才刚刚开始,有一位白席召唤师已经祭出了自己幻兽呼啦一声将其到山谷中央!

    一头四人多长土系暴熊!

    每一个到场宾客们都不是寻常召唤师,他们出身优越,所契约幻兽也通常极为罕见。特别是敢于第一个把幻兽祭出山谷,这暴熊主人势必有着非常自信底气。

    “十一万。”

    白席暴熊主人一边祭出暴熊一边随手向白席赌池内丢出十一万金铢,凡是参加“兽斗”幻兽之主都必须先下赌金,而应战者至少也得付出同样赌金才能与之应战。

    十一万是一个不大不小数额,刚好用以暖场。

    而那暴熊也确有着第一个出战资本,因为它与寻常暴熊不同是背脊棕色鬃毛上生长着三条血色长鬃,而且目光炯炯有神像是一名不需要契约主过分控制都能自主作战杀场老将!

    汩汩杀意山谷内酝酿。

    “中型猛兽型幻兽,无翼能飞,符合四级斗兽标准,现可以接受任意一位对手挑战!”

    那身着大紫大绿衣物男子只需要一眼就判断出了暴熊级别。

    他一直被火焰翼蛇驮着山谷四周转圈圈。一个人顶住整个场面气势完全就凭借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

    第一头准备“兽斗”幻兽出场,那么挑战者级别也只能限定四级与四级以下,不然没有可比性强压弱之战,也会立即失去比赛意义。

    而这边,妖娆却并没有认真听此男子详细介绍,而是单手举起吕大,打着哈欠向瞠目结舌吕二问道。

    “留死留活?”

    虽然妖娆根本不乎身上多背一条垃圾性命,不过既然百里尘都说了那吕二少经脉异于常人可以培养,那么她也不妨卖他一个面子,问一问他感受。

    “杀了杀了!”龙珊嗷嗷地叫道。

    她一点也看不惯背后阴人垃圾,只可惜现妖娆又不是问她意见。

    吕二少被妖娆问得一愣,先是眉眼间透露出一股疯狂杀意,而后脸颊上又升起迟疑表情。这种场合之下,如果他如此决绝地回答妖娆“杀”。那么只怕日后被人戳脊梁骨日子还多了去。

    所以迟疑了一瞬,吕二少还是放下了心中杀意,淡淡地回答。

    “不杀。以后我会比他强。”言下之意,这家族恩怨,以后还是由自己亲手了结得好。

    敢杀人者固然心志坚定,但是能够抛弃过往,把注意力放未来人,是一种难得勇气。

    “哈哈哈哈!”

    听了吕二少回答之后,妖娆顿时一阵纵声狂笑。

    “那好,不杀就不杀,不过先废了他!”

    听前半句,吕大少与林扬还小小地舒了一口气,而后半句……还来不及受惊,妖娆灵气就顿时野蛮地冲入吕大少身体,瞬间将这狂妄家伙七经八脉震了个粉碎。而后利落地一扬手,直接把他向山谷下抛了下去!

    好狂野!

    就算这么多世家弟子场情况下依旧如此嚣张恣意。不过以妖娆此时所展现出来力量与威压,她这么教训一个不长眼冲撞她人也是天经地易。

    倒霉是吕大少!

    原本他也不是一个不小心人,不然也不会坐稳昆梧大陆吕家继承人位置,但是今次“兽斗”金席上看到弟弟身影,他内心深处也泛起一丝忌惮,要是弟弟实力上一层楼或者此地攀附到了强有力盟友,那么将来一定会对他地位产生极大威胁。所以才与林扬一唱一合地想要直接把他扼杀这个摇篮里。

    结果没有想到,自己以为是软柿子弟弟,其实走狗屎运地已经身旁有了高人守护。

    吕大少与林扬错就错自负觉得百代明珠与妖娆二人面生,一定不是什么值得注目强者,所以才阴沟里翻了船,此时后悔都来不及。

    龙珊本来有些不开心没有杀人,但是听到妖娆瞬间捏碎吕大少经脉后,裙下短尾巴顿时又兴奋地“嘭嘭”直敲地板。

    废了一个人功力可比杀了一个人加严厉,她喜欢这种公正宣判。

    “还有一个呢!”

    龙珊眨着大眼睛向妖娆指着脸成菜色林扬。

    林扬唇角抽搐,看到妖娆两根手指就把吕大少捏成了废物,那么她实力也呼之欲出。

    是自己瞎了眼得罪这样强者,现无论她想对自己做什么,他都逃不过啊!

    “还有这该死小娘们!本少好吃好喝供着,怎么到这种时刻还要落井下石?”林扬对妖娆恨不起来,心中却对此时出卖她龙珊产生了极为强大怨念。

    他充血眼死死地盯龙珊身上,狠不得立即把这空有一身好皮囊却蛇蝎心肠女子给生吞活剥了!

    “这个货?”

    妖娆高傲地抬了抬眼,从来没有正眼待见过林家任何人。

    “这个货给你玩吧。”

    如施舍一般对龙珊说道。

    这女王般语气顿时迷惑了龙珊心灵,此一瞬间,这高傲小母龙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才是尊贵得不可一世龙界准龙王。异常欢喜地接受了妖娆意见。

    “哎!好滴!”

    龙珊拍着手,一巴掌直接糊还瞪她林扬脸上。

    嗖!

    又是一道完美弧线划过天幕。

    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请来金发美女有如此大力道,林扬还没有意识过来时刻,他身体就犹如破麻布袋子一般也随着吕大少直接如流星一般飞入了不远处山谷里!

    这号称也是天人第一衰强者,龙珊巴掌下显得这么地不堪一击,所以四周看客们立即又把惊愕与迟疑目光投向了正欢喜拍手龙珊身上!

    今日是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两个陌生女子都拥有如此恐怖实力?金席内世家嫡子与宗门主峰首座弟子们脸上都露出了诧异表情。

    “这这这……这又是什么人?”

    隐于迷雾中巫兰,羌厝,断峰三人也再次于风中凌乱起来。

    “本公主打得好正点。”

    龙珊得意扬扬地自夸道。

    “是,殿下神威天下无敌。”老黄龙化成黄发老者站龙珊身后奉承道。

    妖娆目光一闪。

    原本是位公主,而且实力不弱,能一巴掌拍飞天人境强者,只怕恢复真身与我纠缠,也只有炎凰与小白之类兽神才能与之一战。

    不能小看啊!

    正得意龙珊根本没有想到,妖娆仅凭一句话一件事就看清了自己那么多底牌,还单纯因为自己解决了一个碍眼家伙而沾沾自喜。

    等她意识到自己被妖娆摆布与命令,并当成卑微打手这件事时……已经是几年后事了。

    “还好这家伙看上去有点傻,虽然不知道她有意来靠近我是为什么事,不过我且先暗中观望就好。”

    妖娆一边想一边拍着手上灰默默坐下。

    不过就她欲把屁股舒服地放回板凳时,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惊天地泣鬼神怒吼!

    “是谁这么不懂规矩!我们这场聚会是‘兽斗’!怎么有人无知到把大活人丢上来?”

    喔?

    兽斗?原来是比幻兽啊!眼底因此“兽斗”二字而点起明亮小火花!

    妖娆这才开始用心听山谷中那矗立火焰翼蛇身上主持宴会男子说话内容。

    她本想赞美一下正从地上爬起吕二少带她来了一个真正好玩地方,可是此时就突然听到空气中突兀地传来“唰唰唰”火舌爆破声!

    所有金席看客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灼热目光投射到她背脊之上!那狂热目光中带着审视与期待,还有一种妖娆根本摸不着头脑……笑。

    就连百代明珠与水伯都举着一张憋笑憋得不行脸向她仰望。

    “肿么了?”

    妖娆挠挠头,顺着百代明珠手指方向向前看去。

    呃……咳咳……

    只见山崖边缘一簇长长探出崖壁青松枝头上正倒挂着吕大少身影。

    当然……被丢飞出去人影挂树上并不奇怪,诡异是那不好好朝太阳方向生长,偏偏要横生于山谷中青松……刚好正对着那只之前被人祭出,正摩拳擦掌……高大暴熊之王!

    还好吕大少已经痛得晕了过去,不然灵气全失他一张开眼就能看到一张偌大,并不断吐着白色泡泡熊脸,那么他凄厉叫喊声一定会响彻整个三仙峰内所有坐席之间!

    吕大少没有叫,那正主持大局紫绿衣男子却俨然已经抓狂!

    他主持了无数场兽战,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狗血对战。

    他明明要求场看客们再祭出一头四级或者四级以下战兽与大地暴熊进行对战,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白痴居然把一个人给祭了出来!

    一个活人啊啊啊啊!

    “这是哪位客人太激动把自己同伴都丢了出来?这样赌码要加价哦!”

    紫绿长衣主持人不愧是见过大世面人,半秒种后就会过神来,立即开着玩笑把现尴尬气氛给扭转过来。

    要是金席客人们等得不耐烦了……那可是大麻烦,何况听说今日……还有不得了几位客人也已经到场……

    一想到这里,主持人佯装欢喜眼角都不自觉地抽搐。

    殊不知金席诸位看客们非但不恼火,反而都饶有兴趣地用目光不断打量妖娆身影。

    因为他们都知道为什么会飞出一人。

    这只是一场与“兽斗”无关乌龙。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想去解释这场乌龙由来,因为按比赛规矩,只要有人向兽斗场内丢出活物,就代表着她宣誓参加兽斗决心。

    就算是换兽,这场兽斗也必须她与那暴熊之主之间进行下去。不然被当成“扰乱秩序”者,她一定会被赶出金席去。

    所有金席内看客们,此时都很好奇这嚣张又不知身份背景女子,到底能拿出什么样幻兽进行对战!

    “你参赛了哩!啧啧!要不是干脆控制吕家大少爷身体与那暴熊打一场?”

    百代明珠带着恶兴趣声音也不失时机地传入妖娆耳际,只不过他用是秘语,所以这噎死人建议也只有妖娆一个人听得到。

    “那废人要是没有被废掉,倒可以试试,现完全都没有战斗价值了,让他出战,不是让我平白无故地输钱吗?”

    要是把龙珊丢出去,妖娆倒有把握一战,只可惜现挂树梢上只是个微不足道小渣渣。虽然这一切是个误会,但是妖娆可不想被赶出“兽斗会”或者白白认输又赔上一大笔钱。

    “那你就派别幻兽去吧,记住,不能用兽神,你兽神已经远远超过四级幻兽水平。”

    其实不用吕二少介绍,百代明珠也十分了解何为“兽斗”,只不过数百年前他都是金席之上坐席内观战,从来没有人发现过他存而已。

    “好吧……我换只幻兽。”

    这次妖娆没有用秘语传音,而是以自己浑厚内息把自己声音隆隆推入整片天地。

    就这样无厘头地,妖娆被迫被乌龙事件率先推上了兽斗会战斗之上。

    ------题外话------

    我有个朋友,前几天眼睛不舒服,以为是结膜炎,可是昨天突然看不见了。送去医院一查才发现好严重病毒性发炎,差点瞎掉…我今天去看看他,那好苦逼孩子。好可怕。

    顺便说一句,不要忽略小身体不舒服,大家都注意健康~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