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92:我要做大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做小妾有需要干什么?”

    妖娆真是恶趣味得可以!非但不脱了鞋子一鞋底糊龙妹妹脸上,反而双手抱胸口,饶有兴趣地趴桌子上看着龙珊脸,好像讨论与自己无关话题。

    百代明珠默默地抬了一下头,看到妖娆与龙姑娘对视模样心里暗中狐疑:“这两人到底干什么?难道她们早就认识?”

    吓!

    没有想到妖娆不但好说话,甚至还主动询问自己应该本分,龙珊顿时心里乐开了花!

    早知道这么容易搞定,她就再早一些来初元找她,省得把龙觉气跑了!

    “嘿嘿!这样乖小妾,多收几个也没有问题啊!放家里还能赚钱,做饭,洗衣刷地板……”龙珊一双龙目湛湛有神。

    她顿时忘记了摆自己面前是那难喝苦树叶儿水,一口气把茶杯内茶水通通“咕嘟咕嘟”地灌入肚皮里,直到肚皮发出闷闷水响声后才干呕了一声,而后豪爽地一抹嘴皮儿对妖娆扬起下巴说道:

    “当龙家小妾很轻松,只要我说什么你做什么就可以了。”拍胸脯,龙珊小母龙想当一个有气度姐姐。

    “哟,这个要求好简单啊。”妖娆脸都笑残了。“没有问题,不过凭什么你要当大?”

    “当大自然是实力强。”龙珊轻轻一捏手里茶杯,那粗陶制杯子立即她纤细手指间化为了一手渣渣以显示她力量。

    “原来是这样。”

    妖娆顿时伸出双手,右拳左手掌心里敲击了一下,脸上露出一幅“我明白了”表情。自然“我明白了”之后,才是真正主题。

    只见妖娆下巴一扬顿时话峰一转:“那照这个标准,我才是大。”

    妖某人顿时又提出了一个让人吐血问题!

    她一边像女流氓一样呲牙说道,一边撩起裙子直接把右腿“咚”地一声直接踏了凳子上!

    好狂野。

    妖娆御姐原本潋滟含水眸子里突然迸发了两道炬火一样电芒,不但这恐怖威压突然把龙珊震得一个趔趄,就连与她同席百代明珠,水伯,百里尘,甚至那已经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吕二少都登时诧异地侧着脸回头看她。

    我勒了个去!

    龙珊被妖娆目光吓得一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遇上是人类中无耻腹黑不要脸那一类妖孽女人。

    与她抢不抢男人她不意,她意只是……自己能不能当老大!

    “好!你有种!要不要来试一下!”

    被妖娆眸中战意迅速激发,原本就只知道用拳头说话龙族公主顿时浑身戾气爆发,桌子对面“轰”地一声站了起来!

    这可是“老大”之争!她这个问题上一定不能让步,要是被渺小人类骑头顶上那她龙族公主脸子就贴到地板上了!

    龙珊完全不会控制自己力道,所以起身瞬间整张桌子立即四分五裂!

    轰!

    桌子裂开!百代明珠倒是精明地桌子倒塌瞬间退到了一旁,而那原本就一身伤吕二少却直接被轰了出去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

    “玉姑娘,怎么了?那小骚娘要找你麻烦吗?”

    水伯闭一起双眸间突然迸射出凶残寒光。

    “玉姑娘”属下能治百代少主毒,那么谁要是不长眼地他面前欺负“玉姑娘”那只有死路一条!

    “水伯,我想打架,不过怕威压影响到兽斗会。”妖娆笑着以秘语对水伯说道。

    开玩笑,要是小母龙张开了真身,或者自己全力对战,这里有哪只幻兽能抗得了兽神威压?莫说兽斗大会了,兽跪大会还差不多!

    “想打架无妨,老夫给你护行!”水伯百代明珠肩头拍了一下,便立即对妖娆如此应和道。

    “来!老黄你留下,小妾你跟我来!”

    龙珊一挥手,身体微微向下一蹲,顿时大地一抖,而后她身体就高高弹起,犹如一道流星一样疾速向夜幕深处御空飞腾而去!

    噼里啪啦!

    她刚才战立地点,立即向下坍塌出一个巨大坑。

    好重小母龙。

    妖娆一头黑线,才没有龙珊那憋着吃奶劲才御空升起狰狞,只见她轻轻踏着夜风,就那样翩然但是迅速地走上苍穹。

    那从分优雅与从容,让人忍不住以目光一直追随她身影向天看去。

    水伯一声不响地紧跟妖娆身后,反正他百代明珠身上一直留有烙印,也只是为“玉姑娘”护法一会儿,不会离开太久时间。

    看到水伯起身,那原本被龙珊喝止此等候老黄龙顿时也颤巍巍地跟三人屁股后面,这黄毛老头儿看上去步履蹒跚,但是却以极为惊人速度同样迅速地消失于夜空之上!

    “她……她们要去干什么?”

    吕二少结结巴巴地讯问百代明珠。

    这个疑问不但困扰着吕二少,同样也困扰着金席之内所有人。

    “这里太闷,她们去吹吹风就来。”百代明珠吃着花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顺便闲适地哼起小曲来。

    咿呀咿呀呀哟……

    迷雾之后三人也看到了妖娆与龙珊突然离席。一般兽斗会上,不会有人提前开小差,因为观看兽斗,同样也是观察同辈中人实力底牌绝好时机,正是因为这个隐藏兽斗会下众人心照不宣目,初元世家嫡子与宗门翘楚们才会花大价钱参与到兽斗会中。

    “她离开了!我想去看看。”

    断峰视线不曾离开妖娆。所以妖娆随着龙珊御空而起时候他也再次站了起来。

    “我还是觉得她不是我们人,用不着费力去拉拢。”

    羌厝皱着眉头想了想,而后缓缓地说道。

    “而且她同伴们都这里,我想她只是稍稍离开一会。”

    “水伯离开了百代哥哥,我想这里看着他。”

    巫兰也表示对断峰建议没有兴趣,虽然自己已经永远不再可能与百代明珠成为一个世界人,但是只要她可能情况下,她愿意多看他几眼。

    “嗯,那我去了。”

    断峰点点头,并没有因为两个同伴拒绝而产生不悦心情,也许恰恰相反,他只是出于礼貌交代了一下自己接下来行程安排,内心深处也并不希望二人与自己同行。

    所以朝着羌厝与巫兰一点头,断峰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从断峰突然消失不见身法上看,他实力必然也已经出神入化,远远高于那些寻常年轻召唤师们。

    妖娆随着龙珊直向苍穹深处疾行。

    她知道这是天人境召唤师战斗方式一种,越远离大地,虚空中漂浮元素越稀薄难驯服,但是同样……也远离尘世,有足够大空间来展现自己实力与威压!

    “力向上走,老朽助你守住这片天幕。”水伯行至一半后淡淡地说道。

    那狂野老头儿矗立于天空之上,双手抱胸,双脚熟稔地一盘,顿时立空而坐,身上瞬间喷涌起恐怖威压!

    那天人四衰强者神识与灵气就像是一股源源不断海潮,于刹那之间迅速天幕上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不但立即阻断了三仙峰与虚空联系,令妖娆与龙珊之战气息无法传入大地……这道恐怖神识甚至还远远越过三仙山谷,直接包裹了方圆千米巨大山脉!

    这就是天人四衰强者所谓护法!

    完全阻断天地之间气息交流!将延绵青山与黑暗夜空刹那分割成两个世界!

    “喔!原本人族并不是耍小心眼儿。”

    急急追来老黄龙挠着大头,看着水老头儿盘膝而坐模样,立即也有样学样儿地盘着脚坐地面上,同样以自己龙息加持着水老头儿创造出精神结界。

    护法之力骤然加倍!

    水伯闭紧双眼蓦地睁开!

    虽然说是没有条件地帮助“玉姑娘”可是直到此时他精神力才与老黄龙气息相接,所以他诧异地感觉到了老黄龙身上爆发出雄厚龙息!

    我勒了个去!

    “这么强劲有力龙息,这么威压浓烈上位兽血!他们不会是真龙族吧?”

    水伯心里倒吸冷气,越来越对“玉姑娘”身份产生质疑。

    一个区区混沌大陆小城主,再怎么彪悍也惹不到这么多奇奇怪怪对手吧?

    之前是那鬼畜不死妖物,神宗气得烧胡子火纹子,现又来了一条老龙?

    这三件东西,任任何一人一辈子能见到一位,都算得上是境遇奇特了,但是玉姑娘却隔三差五地搅出一些让人觉得稀奇怪事……

    “真是身负大运啊。”水老头轻轻一叹,而后再次闭上了双眼。

    只剩下妖娆与龙珊还继续向夜幕高处飞行。

    妖娆眼底,仿佛银河都骤然明亮了许多,月亮如银盘一般高高地挂自己头顶上。

    看到妖娆速度不减反升,隐隐有着超越自己势头,龙珊顿时气乎乎地一鼓小嘴,而后高声叫道:

    “就是这里吧!”

    “唔,我没所谓。”

    妖娆顿时把迈出脚步收了回来,朝下看,早已经看不到三仙峰影子,甚至神识穿越云海也只能看到小半个昆梧大陆参差不齐海岸线。

    确是够高了。

    “说好比完这一次之后,你就不可以再有什么别意见,乖乖叫我姐姐就好。”

    龙珊插着腰,觉得自己对一个这么渺小人类如此耐心,已经是给足了她面子。

    “那必须,小女子一言,十马难追。谁要是再反悔,就把谁倒吊树上打屁股。”

    妖娆脸上笑简直可以把人渗得起鸡皮疙瘩,但是落龙珊小母龙眼里,还以为她是一种无知傻笑。

    “来吧!”

    龙珊一声长啸!

    后那个尾音便直接化做了惊天动地龙吼声!

    吼吼吼!

    夜云本来稀薄!但却因为龙珊咆哮声而卷起千层雪!如冰之遇火,遭遇天敌,顿时排山倒海地向四面八方星空中推搡而去!

    爆!

    一声声衣帛撕裂声音,而后是皮肉撕裂巨大轰鸣……

    大大大大!

    庞然巨物倏地妖娆面前疾速展开!如果不是之前早有准备,识破了龙珊小母龙身份,此时她还会真以为自己面前突然被巨力撕开了一道惊人时空裂隙,金色龙身像是高墙一样妖娆眼前不断地闪过,纵使游动速度奇无比,待龙珊完全展开龙身也足足用了一刻钟时间!

    巨大龙身盘曲一起,即使承载她容器是整个恢弘夜幕,但是星空之下,龙珊洋庞大身躯仿佛还是受到了委屈一样挤挤地贴半面天幕之下。

    整个苍穹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威压!

    如果不是妖娆实力已经晋升天人三衰只怕连维持与龙珊平视状态都做不到。因为空气被龙威极度压缩,所以龙珊身体之下徐徐地升起飘渺烟云。

    她还是头幼龙,但是她巨大身体已经足足有龙觉炎龙四个大!

    纵长难以估量,只有那如若陨星一般惊人龙首横生冗长龙身之前,那长长龙角,摇曳龙须还有能看出龙珊影子一双碧蓝龙目只叫人触目惊心!

    妖娆站龙首前,渺小得犹如一颗尘埃,仿佛只要龙珊再吹一口气她就会瞬间被风拍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这就是龙族藐视人类真正原因。

    龙兽恢弘体积之下,任何生灵都孱弱得如同渣渣一样!

    “小妾,你服不服气?”

    龙珊声调没有变化,层层龙身之后微微翘出小尾巴依旧不自觉得地啪嗒啪嗒拍着千层云,但是这声音中却无法抑制地掺杂了丝丝与生俱来威严与肃穆。所以龙珊一开口,妖娆耳际内就仿佛有漫天落雷滚滚咆哮!

    “谁大谁小,还不知道呢!”

    妖娆右手向身侧猛地一拍!眉心一道黑芒顿时“轰”地一声激射而出!

    她手起时身侧了然没有一物,可是她手落时,纤长而有力手掌却重重地拍击一枚形状邪狞而古怪骷髅手柄上!

    嘭!

    妖娆手拍枯骨王座手柄上,身体也于下一秒闲适地落坐于骸骨扭曲交织而成巨大骨质座辇上!

    枯骨王座现!

    王座澎湃威压立即阻隔了龙珊向妖娆滚滚压来龙息,她身前结成一道看不见“势”结界!

    一直被龙息胡乱拉扯长发与衣裙终于柔顺地垂落下来,妖娆斜着身体依靠王座内,笑得蛊魅入骨,花心荡漾。

    枯骨王座下冰封骨兽也一并出现,纵长千米巨大骨身虽然还是比不上龙珊那犹如山峰般延绵而不见头龙身,但桀骜气场瞬间抵消了弥漫空气中那躁动龙息,令妖娆与龙珊瞬间显现出不相上下,虚空中分庭抗礼之势!

    好强!

    水伯眼蓦然张开!

    他力量都用于阻断天地气息交融,此时他脚下三仙峰兽斗会场内根本无法感觉到天庭正上方澎湃龙息与黑暗傲骨。但是支持这天地结界水伯与老黄龙却顿时都瞪大了双眼,感觉到天空中威压越来越强大!

    就此时,水伯于惊愕之余突然一皱眉头,身体嗖地一声向不远处纵身飞去!

    “哦……原来是断少爷啊。”

    不过一息时间,水伯就突然闪现断峰面前,那一头是汗断峰正努力破开他与老黄龙设下天地结界。

    “嘿嘿,水前辈,好久不见。”

    断峰脸色一阵尴尬,不过他良好地掩饰了自己局促,立即对着水伯一抱拳,恭恭敬敬地说道。

    “确是好久不见了,都不见你们再来找我家少主了……哼哼……”水伯翻着白眼儿,对这些曾经对少主极为热情家伙们都没有好脸色。

    只有曾经繁华里过身,才能明白荒芜真正寂寥。

    水伯见证过百代崆峒世与失踪种种,知道这些所谓天宗,世家联盟势力……不过一片浮云而已!

    听到水伯揶揄,断峰顿时一阵尴尬,他自然明白水伯话里讽刺,但是谁又知道他与百代家因为那女修事情还会有所交集?

    “水前辈,我们也是被家里老祖们管得严,很少得空出来……”

    断峰性格,确不属于极坏人,他说也是实话,若上层不势利眼,他们当小辈也不至于立即把与百代明珠交情断得这么彻底。

    再加上百代崆峒失踪之后,许多家都力邀水伯出山转头他们门下,那些劝说使者们基本上都被水伯打破了脑袋才送回来,所以自然就有多势力不待见百代一脉所有人。

    “屁话不要多说,你小子闯我界干什么?”

    水伯瞪着牛眼,插腰看着断峰,一幅完全不可能让他通过模样!

    “这个……这个……我是想讯问一下,那契约蝎兽女修是不是天宗或者世家联盟人,因为晚辈孤陋寡闻,从来不曾见过她。”

    断峰把心一横,知道水伯面前扯谎也不切实际,所以干脆咬着牙实话实说。

    水老狗原本想立即把他骂得一滚,质问这些天宗弟子们除了看到实力高强者想要调查并结交当作利益筹码之外,还有没有保留那么一点点做为人真正情谊和血性!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只是为玉姑娘护法,并没有权利决定她选择。

    所以水伯双眸微眯了一下,而后身上骤然升起骇人威压,直接把想与“玉姑娘”一见断峰推开百米!

    “老朽受人所托此护法,断少主不会不知道规矩,至于你有什么事,也得等那姑娘自己从界里出来再说。”

    水伯板着脸站苍穹下,身上澎湃威压将他衬托成巍峨不动明王!

    看着那没有半点商量余地老前辈,断峰额头上汗水都冒了出来!

    “呀呀呀!你好邪恶啊!”

    看到妖娆座下突然横生而出骸骨王座与骸骨巨兽,龙珊顿时惊愕地大叫起来!

    她是黄金龙王,天生不喜欢黑暗属性一切力量,所以下意识地就向妖娆发动了扑天盖地攻击!

    “小小妾,让姐姐好好调教你!”

    龙珊纵身扑来,巨大身体立即狠地与冰封骨兽撞击一起。但没有她预料之中骨碎与王座毁灭场景出现,那千米骨兽居然只发出几声沉闷咔嚓声,而后便与她身体撞接一起,于星夜下不断爆发骇人巨力!

    “小母龙,少来嘴硬!”

    妖娆抽出朔月,当着龙珊头就对她一刀砍了下去!

    朔月领悟了刀意之后,锋芒加收敛,但是气势却早已经神出鬼没,向前挥动力瞬间甚至直接斩开了层层夜色,空气里掠起一道长长刀影,直接向龙珊大头招呼!

    “哼!初元人魔界,不可能有幻器能伤我鳞甲!”

    就龙珊刚刚这么自信地想着时候,眉心就陡然传出一股剧痛!

    铿锵……嘭!

    一声巨响之后,耀眼金辉顿时龙珊眼前璀璨地闪烁!

    这是……

    “我天啊!这是我鳞啊!呜呜呜呜!”

    金色鳞片天空纷飞。

    剧痛顿时让龙珊碧蓝色眼眸内飙出拳头大小泪滴来!

    “咦,不错金鳞,是不是真金?”

    妖娆却一把抓住一枚蹁飞金鳞,很没有节操地放嘴里咬了一下,很郁闷地发现只是假金子,顿时失了兴趣。

    “早知道还不如砍龙角,听说那东西泡酒能补血。”

    她掂量着手里朔月,再一次急急向龙珊头顶挥去!

    妖人啊!

    龙珊被逼得下意识地后退,这才蓦然发现对面“小妾”哪里是她猜想初入天人境实力?她没有参与龙界试练与磨难,却这灵气不纯初元人魔界内自行提升到与龙觉一样幻阶!

    “这不可能吧!”被妖娆野蛮吓得不轻。

    龙珊再也不敢托大,别看她巨大躯体,向后退却速度却不是盖,很就捂着缺了鳞额头退却千米。

    一脸委屈地狠狠瞪着妖娆脸!

    “小妾,你等着姐姐用真正实力!”龙珊纵声长啸起来!

    这声龙吟,之比刚才声音加苍茫有力,夹杂着无上天道之息,顿时引得妖娆灵魂悸动!

    她知道这下龙珊是真生气了。

    ------题外话------

    海边晒一天太阳就会中暑发烧爆弱体质,说得就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