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96:酱油比鸡贵的疗伤

396:酱油比鸡贵的疗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听到妖娆讯问,那蛟主顿时哇哈哈地大笑起来!

    “不错,这等垃圾,本少确是不想要了,就免为其难送给这位美人儿好了。”

    看到妖娆生得漂亮,蓝衣男子语气里竟然还带着一丝轻佻意味。

    妖娆顿时耸了耸肩头,把那些不良鸡皮疙瘩都从身上抖下来。

    “白送可不行,到时候我只怕你会反悔,又找我把这龙给要回去,这样吧,我给你个价,把它白纸黑字买下来,以后它是它,你是你,你与我龙兽,再也没有瓜葛。”

    妖娆一边说一边从驭兽环内抽出一小袋金铢向那蓝衣男子怀里抛去。

    钱代里金铢不多,只是借给百里尘赌兽一些零头,区区几万,根本不够这些纨绔弟子一掷千金而用,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妖娆看不入眼零钱,不过是为了堵上那高傲蛟主嘴。

    她一厢情愿交易进行得十分顺利。

    看妖娆长得那么美份上,蓝衣男子倒也没有打开钱袋查看里面金铢有多少,只是乐呵呵地把钱袋放鼻子下嗅了嗅上面沾染妖娆手指香气,模样十分欠扁。

    而后男子大手一挥,从自己储物袋内祭出白纸笔墨,龙飞凤舞地写下了:

    “绿龙是你。”

    五个大字,并潇洒地按下了自己手印。

    纸卷向着妖娆随风飘来,妖娆看着纸间那一行字迹还算不错大字,嘴角顿时扬起一丝潋滟笑意。

    “那就多谢这位兄弟了,还有场这么多朋友作证,此兽从现开始,便是我所有之物。”

    妖娆说得语气铿锵,字字清晰,那湛湛有神目光比夜空中星辰加璀璨明亮,顿时照得人内心惶惶不安!

    就连那蛟龙旧主都不由自主地有一瞬间恍惚,仿佛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手侧有一件瑰宝被自己无知给硬生生地推向了远方,有话卡喉咙里,却吐都吐不出来。

    妖娆极有礼貌地向正注视着自己众人们欠了欠身子,而后立即由指尖喷发出道道白色流火,瞬间自己身前做出了一个神识不可偷窥结界,把自己与围桌旁几个同伴们都围了火球内。

    当然,吕二少被妖娆直接推了出来,不过她却没有避讳百代明珠与龙珊。此时她结界中除了绿蛟,还有百里尘,龙珊,老黄龙,百代明珠,水伯五人。

    “她越来越古怪了。”

    羌厝看到断峰目光仿佛一直没有离开从夜空返回金席那名女修,所以刻意地又提到她事情。

    “确想不出她要做什么。不过一个人自信总是有些原因吧。”

    断峰不想说这女修刚才根本就是与真龙进行着战斗,所以她不可能分辨不出龙与蛟区别,但是这种情况下,她还要与那头奄奄一息绿蛟搅一起,不得不说她一定心里想着什么不可告人东西。

    “那蛟看上去挺可怜。”

    巫兰属于三人中感性一个人。

    “它刚才被打得好惨,因为与它对战可是一头实力仅次于低级兽神成年夔牛瑞兽,而且它受伤,害得百代哥哥输了好多钱。”

    巫兰嘟嚷着嘴:“被强行解除契约幻兽,就算能残喘着活下去,基本上也只能成为废物苟且偷生。”

    巫兰观点代表了金席内绝大多数人观点,第一点,认为妖娆是个傻逼。第二点,认为绿蛟不再可能活下去。

    妖娆刻意阻挡了众人目光,却引得众人对她结界之内正发生事好奇不已。

    “百里,生命神药。”果断而决绝。

    半蹲着身子,好不容易把碎骨都清理完毕又细细用神识梳理了一次绿蛟经脉妖娆,直接向百里尘伸出了手掌。

    生命神药是妖娆少动用一种强效药剂,因为它关键原材料就是由那狮子头小草内核提供,有泥巴团子滋养与糯米悉心照顾情况之下,那坑爹狮子头还一年挤不出一枚药核来,可想而知这生命神药多难制作!

    但是此一枚神药,便能把濒死之物从鬼门关外拉回来。

    不管是被毒腐蚀,被火烧毁,被冰冻结,被刀斩成渣渣……只要还吊着一口气,就必能为其注入极强横精纯生命力!

    从这一点上看,这也是狮子头神药为天尊草药不凡之处!要是换了别药草,再稀有珍贵,也不一定有这样奇效。

    “你确定?”

    百里尘闭上眼睛又缓缓张开,眼内迸发出两道湛湛精芒。

    他平日里一般绝不可能质疑妖娆决定,但是这么关键药剂使用上,他还是忍不住再次征求一下她意见。

    这药他此时只炼制出了两枚,其中一枚原本是想放霁雾城昆山正式拍卖会上进行明价售卖,为冰封药行打响名号而用。

    这等逆天神药一出世,无需任何势力推波助澜,以后冰封药行名号一定会响彻初元大地!

    它是这次冰封城参加昆山拍卖会头等王牌。

    一枚拍卖,一枚留下以妨不时之需。

    “确定,那枚本来应该拍卖会上出现药给我吧,我现不想卖了。”

    放弃冰封药行成名机会,转而来救这么一头看似无用“龙”?这怎么想都不像是妖娆平时里利益大化作风。

    此时百代明珠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只是隐隐地觉得妖娆此举仿佛并不只因为想要救治绿蛟,而只有水伯似乎明白了“玉姑娘”此举深意。

    治好百代明珠之前,她手里药行与药师还不宜过份出名。

    因为一旦让那下毒之人知道百代家与冰封城来往过密,又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甚至祸及百里神医。

    她让少主和自己听到这场对话,也是刻意令二人明白,为救百代明珠,她是了全力。

    “好,既然你想好了,那就给你吧。”

    百里尘倒没有太多计较,什么冰封药行出不出名?什么他能不能成为举世闻名大药师?这些东西都排妖娆意志之后。

    现她改变了主意,那就听她就是。

    一枚看上去并不出奇药丹随即落入了妖娆掌心。

    乍看之下,百里尘递给妖娆药丹实是太普通了!

    既没有婴变神药那种形状犹如婴儿外部特征,又没有什么夺目瑰丽奇异色泽,只是散发出一股极为特别异香,令那一直藏妖娆头发里小啪嗒都忍不住从发丝中爬了出来多吸几口空气。

    “这……这个!这个……”

    龙珊口水流了出来。这些高傲龙族,对于天灵地宝有着一种异于常人敏锐感知力,它们喜欢收集金子,幻器,对于集天地灵气而生各种药物尤其敏感。

    因此药丹出世,妖娆结界内六人顿时觉得身心放松,浑身上下血管里都流淌着一股强健有力生命力。

    水伯不由自主将灵气绕身一周回旋,立即毛孔大张,仿佛身体内浑浊之气被一吐而,而骨骼下一些旧伤也有再次弥合趋势!

    绝对不凡药品!

    一枚价值无法计数,只怕拿比今日金席内所有赌客本金之合,都求不到一枚这样生命力惊人药丹!

    “拿此物喂蛟!太变态了!”水伯都狠狠地吞着口水。

    奄奄一息绿蛟看着妖娆手里药丹,眼都绿了。

    实难以想象这么好东西会落自己身上。

    妖娆手指捏了捏生命神药,并没有立即塞到绿蛟嘴里,而是以旁人不查目光微微瞥了百里尘一眼。

    昆山拍卖会上把百里尘与冰封药行一举推向整个初元蓝魔海高舞台是冰封城众人初决定,但是霁雾城这些日子里,她看到了太多不为人知隐秘势力,初元上层幻界,比她想象加繁杂,就算没有为百代明珠治病而有可能触怒什么不得了大势力原因,也可能因为生命神药出世而引起她一力无法承担惊人后果!

    比如百里尘被别势力掳劫而去,或者有些人开始想经强行占有整个冰封城……

    看得出,像水伯那些有定力强者看到生命神药瞬间都心动了。所以这些设想,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事情。

    心里衡量利弊,妖娆终是做出了决定。

    反正现冰封城运营已经走上正轨,上四宗甚至也有部分生意入驻城内,所以只是赚得多与赚得多问题,还是一步一步稳稳走好。

    “不可急进,虽然我现缺少就是时间。”

    妖娆心中这样告诫自己,把生命神药给绿蛟使用也是想断了冰城药行想迅速成名路。

    “待我有足够力量保护百里尘才华不被任何不怀好意势力觊觎,再让世人看到真正药王。”

    妖娆这么想着,才把手里药丹一震为三份!

    原本蚕豆大小药丹有三分之二被妖娆收入药瓶放入自己驭兽环内,剩下三分之一塞入已经等得脖子都伸得要僵掉绿蛟嘴里。

    事实证明妖娆今日决定是万分明智,因为就算日后她真成为震撼一方天地人物后,世人中还是有心存侥幸能者们千方百计想要药王百里尘从她保护下消消地偷出来。

    药王之争。

    为了防止那些苍蝇们阴谋得逞,妖娆可谓是搅脑汁,头发都愁白了好多根。

    只见那绿蛟一扬头便把三分之一枚药丹深深地吞入腹内,那猴急模样想必是看出了药物不凡,只不过此时妖娆并不满足于只恢复绿蛟生机。而是还有变态以及雄伟目标想要达成。

    “小妾,把你尾巴伸出来给姐姐取点血。”

    妖娆从驭兽环里取出朔月黑刀,她顿时挑着长眉龙珊身上笔划着。

    所谓“似龙”,就是拥有一些龙息,像龙而并没有龙族精纯血脉幻兽,说到底……差也就是血脉而已。

    如果趁机绿蛟生命神药药效催动生命机能复苏情况下,向它兽核内注入真正纯正龙族龙王之血,那么待它恢复战力后,它经脉与骨骼品质将会得到质飞越,远远超过它与生俱来极限,从而真有可能化蛟为龙突破那传说中不可碰触真龙天道!

    可以说,绿蛟经脉寸断同时也是它一个极大机缘,因为生天筋骨限制了它极限成长力,而被龙血滋养后天生肌骨,却能让它身体强度瞬间飙升到一个高度!

    “什么?”

    龙珊看到那之前削掉自己脑门儿一大块皮黑色刀刃,顿时狠狠地吓了一大跳!

    妈妈呀!为什么还要本公主血!

    “不可!”

    还没有等龙珊发话,那急得一头是汗老黄龙顿时冲到了龙珊与妖娆之间对着妖娆愤怒咆哮!

    “我们公主可是龙界尊贵龙王!怎么可能为这么一头弱小低贱绿绞放血?任何情况下,公主都不可以自残身体,做出如此不合适事来!”

    老黄龙态度强硬得很!

    百代明珠与水伯被老黄龙咆哮声吓了一大跳!

    我日啊!

    龙族王类!

    就连那心中已经早有准备水伯都大吃一惊,不要说双眼一黑差点倒地百代明珠!

    哟!你家龙公主金贵得很啊!

    妖娆却不以为意地挑了挑长眉头。

    “我又没有说让尊贵龙公主救实力弱成渣渣小残蛟,现是龙家大老婆对小老婆训话,你这小老婆家仆,给老娘闪一边去!”

    妖娆举刀插腰一脸痞气!十足可憎大老婆模样。要是她与龙珊真是一家,她也必定是土匪出身压寨大夫人。

    “龙珊,你说过,小老婆就是应该听大老婆话,现大老婆向你要些血你都不给,真是丢了龙觉脸,有这么不听话小妾,真是家门不幸,唉……我好难啊啊啊!”

    妖娆抹着额头一脸苦相,好像不当家人都不知道当家苦一样愤愤地叹气。

    一听到“小老婆”三个字,龙珊顿时如遭电击,身体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赶紧把气得鼻孔已经冒烟老黄龙拉到了一旁,弱弱地听着妖娆训斥。

    心中还不住呜呜大哭……

    “呜呜呜呜……早知道当小老婆这么惨,本公主死也不认输了!太惨了!实是太惨了。”

    “唉!”

    妖娆絮絮叨叨还继续。

    “想想初元大地城池里那些寻常人家,家里要是没米下锅了,把小老小老婆卖出门换粮食都有,现我只是要一点点血,小老婆居然就带着她恶棍一样家仆来训斥我这个做大,我命怎么这么苦?下次见到夫君,我一定让他换个小老婆给我使唤。”

    妖娆越说越夸张,甚至差点趴桌上捶胸顿足。

    那无赖模样看得众人瞠目结舌,特别是知道龙觉去了龙界百里尘,因为隐隐猜到事情一些端倪,所以听到妖娆那招牌式无敌赖皮功夫,差点一口老血带着心肺残渣一齐喷出来!

    大老婆?小老婆?

    龙觉少爷龙界惹桃花非但没有来惹成妖娆麻烦,还被她整成了小白菜式小老婆?这不是小老婆,是冤大头吧!

    看着龙珊越来越纠结脸,百里尘都觉得这孩子好可怜。

    吓!还有把小老婆卖掉换粮食?

    人族好凶残!

    龙珊顿时睚眦欲裂,咚地一声把自己短短粗粗尾巴闭着眼儿丢到了妖娆面前。

    “那……那你割吧……呜呜呜呜呜呜……”

    龙珊紧闭双眼旁又流下两弯晶莹泪花花。

    “公主!”老黄龙肝都抖!

    但是龙又是极讲信用一种族,如果换了平常情况,有任何人觊觎龙王血想要取血入药,必然会遭到所有龙族不死不休人间追杀!

    可是此时……只是一个大老婆对小老婆训斥与要求,那么纵然极为不甘心,老黄龙也只有咬碎了牙齿看着可恶妖娆魔女一刀切入龙珊公主短尾巴。

    有尾巴!

    百代明珠顿时想趴地上撩开龙珊裙子再好好看一看!

    百里尘脸颊上也洋溢着诧异表情!

    原来真是龙啊!

    看到鲜肉乖乖送上门来,妖娆根本不带犹豫,直接一刀就割了下去。

    刀起刀落,空气中只留下一道完美刀影。

    她出刀角度极娴熟,根本没有让龙珊感觉到疼痛,一汪赤红鲜血就汩汩地流了出来。

    只见妖娆左手向虚空一握,那从龙珊龙尾上流下龙血就顺着她操纵水元素力道直接腾空而起,悉数被她指引着没入绿蛟身体内。

    不过妖娆也没有贪多,只是取了足量龙血就立即停止手里活动,顺带又让百里尘龙珊尾巴上伤口上了些止血愈伤强效药。

    运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根本没有让龙珊与老黄龙感觉到难以忍耐。

    “不错,小老婆这次干得不错。”

    妖娆拍拍龙珊大头,心里十分庆幸没有把这朵小桃花杀回龙界去,就这样带身旁,没事献献血,出出力,打打架,用得实是太顺手了!

    “呜呜呜呜……我我……那还用说,本公主做事,一向完美无缺世上第一。”

    就算被妖娆整得这么惨了,龙族骄傲依然存!

    只不过龙珊这么苦逼情况下还不忘记一边扬下巴一边吸鼻子,那可怜模样让众人憋笑憋得好痛苦!

    “连龙都欺负!”百代明珠瞪大了双眼看着妖娆,眼底顿时又迸发出无野火:“这才无愧‘妖娆魔女’美名啊!天下地下,世人莫不畏惧女魔头!”

    吼!

    就众人对龙珊与妖娆行为哭笑不得时候,木桌上突然传来一声低低嘶吼!

    那吼声里带着吞血水暗哑沉闷,所以听起来十分让人难以接受。不过回头看像一滩烂泥一般瘫软桌面上绿蛟,不难看出他神药与龙血联合效力之下,身上伤痕正以不可思议速度愈合!

    这是一头幸运蛟!

    它何德何能,能以举世难寻生命神药与王族真龙之血续命?怕是世家家主重伤,上四宗封山尊者濒死都没有这样待遇。

    可是它遇上了妖娆。

    翻开背脊,可以看到骨骼已经断裂肌腱内迅速重生,而且生骨架还自觉得地吐出了那些原本无力残骨与积累筋骨中长年沉积浑浊之物。

    这可是真正意义上脱胎换骨。

    由内而外,残骨污血泥垢被一一吐出,而后血脉内开始奔腾而起是龙珊真龙血脉!

    这强劲血,犹如辣椒与鸩毒一样疯狂地刺激着绿蛟身体!因为这样弱小体格根本无法承载如此苍古尊贵王血!

    所以肌骨重建后又立即被毁灭!

    原本这样疯狂重建与毁灭中世上一切生灵都不可能继续生存下去,但是那药力强劲生命药丹又不断依靠强大生命之息维系着绿蛟后一口气息,让它重建身体不断迎合着龙血而壮大!

    痛苦重生!也只有心性那么顽强绿蛟可以忍受。

    结界内天地灵气被绿蛟迅速吸收以壮大自己身体,妖娆暗中将自己灵力也推送到绿蛟正重建身体上。

    供给它源源不断力量情况下,也顺便给绿蛟身上烙印自己精神力。

    这蛟已经被人撕毁过一次不平等契约,精神力残破是不可能借由龙血或者生命神药恢复,它能凭借自己毅力活下来已经是场奇迹,但是却不可能再承担一次与人契约精神消耗。所以妖娆只能借由自己留它身上气息,来提高自己与这绿蛟亲合力。

    不过就算这样,此时灵力还是不足以完全满足绿蛟力量扩张,所以妖娆又将她凝结结界微微打开一丝,顿时有磅礴三仙山精纯天地之气疯狂向结界内倒卷而来,悉数没入绿蛟身体。

    远远看去,整个结界外雾色腾腾,仿佛有什么天灵地宝结界中不断酝酿!

    “她做什么?”

    金席内众人都感觉到了灵气不正常涌动,所以纷纷把目光从天空中兽斗激战里又收回重放妖娆凝结结界上。

    “哼,故弄玄虚而已了。”那身着蓝衣旧蛟主不屑地从鼻子里哼出一股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