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97:又是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正当金席内众人对妖娆结界好奇不已时候,那由火结成结界便徒然破裂,而后妖娆率先带着众人从结界内走了出来。

    她肩头盘曲着一只龙!

    那十米长龙身体太庞大,无法完全缩她肩头,所以长长尾巴就绕着她腰,大头亲昵地靠她肩头,而中段冗长身体,则如飞带一般自行飞舞于天空之中,并不拉扯妖娆身体沉沉地坠入大地。反而显得轻盈而又梦幻。

    这唯美一幕极烈地刺激着场所有人眼球。

    “不会吧!那条龙?”

    “那条龙又能御空了!”

    场有人“嗖”地一声从桌椅前站起,因为运作太迅速以至于撂倒身后椅子或者桌前茶杯。

    金席内世家嫡子与宗门才俊们双眼蓦然放大,因为以他们神识,可以清晰地判断此时出场绿龙就是刚才那挂悬崖边上奄奄一息那一只!

    绿龙眉目五官与之前那只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身上气息却已经然发生了一种说不出来转变,而且身上居然已经看不出刚才伤痕累累模样!

    这已经不能用寻常医术来解释,能半柱香功夫内把一只濒死幻兽重救治成现这种精神奕奕模样,已经只能用……“妖术”二字来形容!

    “这是妖术吧!哪有可能把已经要死掉倒霉龙突然治成这样?”

    某一人震惊地叹息。

    就连之前对妖娆不屑一顾蓝衣蛟主都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自己明明与那没有用破龙解除了契约,它死了啊!

    绿蛟目光冷淡而高傲,连之前旧主看一眼都不想看。

    “我听说有一种巫术,可以瞬间把要死灵魂唤醒,只不过那是一种无上黑暗禁术,极端邪恶恐怖,刚才仿佛并没有那样气息空气里弥漫吧?”

    人们小声地议论与交流着,再一次忘记了正山谷中激烈交战两只赌兽之争。

    “巫兰,你看呢?”

    这场骚动显然又引起了迷雾后三人注意。

    羌厝第一个念头也是巫术,所以他急急地转向禁术世家之嫡女巫兰。

    “我看不像是巫术,因为空气里没有阵法术式能量波动,而且所谓起生回生,其实大部分巫力都是借体回魂,唤醒生灵,已经远远不是将死那一只,所以由此看来,她很有可能是真借用了一种未知方法,把那濒死龙蛟给救了回来。”

    “会不会是生命神药?”

    断峰一旁小声地嘀咕道。因为他印象中,只有传说中能让人瞬间生机重燃生命神药能做到这样犹如戏法程度。

    “断峰,发烧没?你没事吧你!”

    羌厝伸手想要探断峰头,他脸颊上洋溢起打死也不信表情。

    “你会为了打死一只蝼蚁而使用‘华萎’吗?你会为了救一只龙血不纯蛟而动用百亿金铢都不可求到生命神药吗?这种酱油比鸡贵事,哪可能有正常人会做?”

    羌厝说很有道理,按平常人逻辑,做一只煮鸡,一定不会用比鸡贵酱油。发一次善心,一定不会花巨大财力与物力去救治一只价值根本没有营救成本高将死之兽。

    但是很可惜,妖娆不是正常人。

    “应该只是障目法之类,其实那绿蛟身体内部器官,都已经坏死了,现只是借助秘法回光返照,看起来像没事一般。”

    羌厝手指摩挲着桌面,笃定着自己内心猜想。

    妖娆忽略了从四面八方扫射而来探究目光,她轻抚着绿蛟大头站桌前,抬头眺望三仙谷内正厮杀两头战兽。

    一头为冰雪白狼王,一头为精羽四翼邪鹰!

    两头巨兽都足有十丈之高,每一次过招都震得空气隆隆作响,不断有山石向深谷内簌簌滑落。看这态势,今夜晚宴结束之后,这三仙三谷一切都会被夷为平地。

    天空兽血纷飞,战斗场面远比自己第一场小啪嗒对战敌手时血腥激烈。

    这才是真正兽斗!

    交战双方祭出幻兽都是平日难得一见稀有王兽!所以天空中弥漫着混乱风暴。

    这等澎湃场面顿时燃起了妖娆心中蛰伏斗血,再加上四周目光里都大多带着对绿蛟狐疑冷光,这些种种空气里咸腥,世人轻视,还有重要一点……她那被百代明珠输得干瘪钱包此时都疯狂地叫嚣着:

    “我要把百代笨蛋输钱赢回来!”

    嗷嗷嗷嗷!

    就妖娆于心中狼血沸腾之际。天空中正厮打二兽俨然已经分出胜负。只见白狼王以刁钻角度一口咬住邪鹰尾羽死命一撕,那邪鹰顿时屁股开花凄厉地大叫起来。

    而鹰主担忧邪鹰死亡,顿时急急冲入山谷把二兽分开,而后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坐席接受败局。

    哗哗哗!

    大量金铢开始向下注者们进行分配。那些原本投邪鹰胜人自然血本无归,扣除庄家抽水之后,这些钱又被按比例分配到了赢家头上。

    青,白,金三席之内,一时之间有人欢喜有人愁。

    “第三十七场,青席白狼王胜,第三十八场……开始!”

    那主持兽斗会,依然是那身上紫紫绿绿挂着无数层锦衣男子。

    絮叨了一夜,他脸颊上丝毫没有疲惫表情,反而被那些散落赌池边角上零钱们照得光彩熠熠。

    原来妖娆与龙珊争斗,还有医治绿蛟时间里,这速战速决兽斗已经进行了三十六场之多!

    妖娆顿时回头问了绿蛟一声。

    “喂,想不想再打一场?”

    妖娆与绿蛟之间并没有任何契约关系,它既不可以入住妖娆幻兽空间,也不可能听到她心灵感应,只是因为救与被救之情,还有生时绿蛟身上被妖娆浇注丝丝灵气而产生亲密关系。

    所以妖娆只能直接对它说话。不过这并不妨碍绿蛟对妖娆臣服之心。

    听到妖娆讯问,绿蛟顿时狠狠地点起自己大头,双眸间顿时爆出两团战火!

    它本不是软柿子,刚才被那么多人嘲笑,还差点苦逼地挂山岩之上,现重生而龙血沸腾它,自然想要拉风地找回场子!

    真龙血,它躁动不安身体内疯狂游动!

    此时就连一直蹲妖娆头发里啪嗒也冲上前来挥舞着透明小前螯为绿蛟加油!

    哈哈哈哈!

    好!绿蛟杀气正好符合妖娆欲战心情!

    刚得到重生绿蛟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是跟这些纨绔弟子手里小兽们打打架,应该完全没有问题。

    “我战!”

    根本没有等其他召唤师祭出幻兽,妖娆便出人意料地纵身跃入夜空,发出一声令三仙谷内空气隆隆震荡咆哮!

    “我战……我战……我战!”

    那干脆而利落啸声山谷中不断回荡,狠狠地震慑着青席,白席,金席数千名纨绔子弟耳窝。

    啸声震场!一人陡然升空!

    众人定睛一看,那长发女修身影他们还依稀记得,而此时从她身上蜿蜒盘曲而下绿龙他们也记忆犹!

    “那龙不是已经死了吗?”

    “刚才龙主也不是她啊!”

    “两条龙吗?”

    “不对啊,看那龙样子,与之前死那条没得差啊?!”

    议论声顿时汇成潮水,三席之内嗡嗡地回响起来。

    “哼!居然真用本少那条蠢龙战斗,这女人是疯了吗?”

    蓝衣男子大声地叫唤道,俨然已经忘记绿蛟早不再是他所有物。那“绿蛟是你”白纸黑字字据现还妖娆怀里藏着呢!

    “我看也是疯。”

    金席内不少人都这样暗自寻思。到不是完全忘记妖娆以蝎兽逆袭强敌场面,而是她现所做一切,实是太不可思议。

    “又是你!”

    那主持兽斗会主持人还记得妖娆样子。不过看到妖娆身侧那条舒展身体开始扬头向天空飞去“绿龙”,这主持人便加不淡定地再次大吼了一声。

    “又是龙!”

    “呵呵,是啊,又是龙,而且还是刚才要死那一头,只不过现它已经换了主人。我拿它再战,不知道这次有没有人敢应战?”

    妖娆负手身后,挑着长眉自顾自地作起了主持人,她不需要那男子夸得天花乱坠海口,她现要要挑起,正是青,白,金三席内金主们好战之心!

    她清亮眸子,缓缓扫过脚下三山三席所之地。狂傲得犹如降世神王!

    夜风中,那装束奇异女子很巧妙地勾起了所有人探究目光。

    原本她接回不会自行飞行水晶蝎时,她蹁飞孔雀蓝长裙就化为一抹亮色驻扎许多人心里,此时她再次御空而起,伴着红唇里吐出那些清脆如天籁声音,比任何美食烈酒引人注目。

    只有金席内赌客们亲眼看到她从崖边捡起“绿龙”并把它迅速治好那一幕。所以此时妖娆自行把“龙”还是原来那条“龙”爆点挑明告诉所有人。

    已经打破召唤师不得亲自进入兽斗会战场规矩,妖娆带着绿龙就这样霸气四溢地昂头挺立夜空中,以蔑视角度低低地俯瞰脚下数千寂静人群。

    她眉目半张高傲,那句“有没有人敢应战”猖狂,立即引得场很多召唤师们心底迸发熊熊战火!

    太狂了!

    “我来战!”

    “我来战!”

    高喊声不绝于耳!

    众人都想知道那已经死去“绿龙”为何能生而复生,而那高傲女修又有何德何能驾驭这能力低下“龙”重创造奇迹?

    主持人看到场面被这意料之外女子再一次推向**,立即兴奋地对妖娆说道。

    “这位姑娘请先归位,把赌金投入赌池后比赛自会开始。”

    男子向妖娆做了一个极为礼貌“请”姿势,不过他这句话,那突然让妖娆想起了一个严重问题……

    日啊!

    半毛钱都没有了!

    参赛下赌都是需要本金!

    “嗯!”

    妖娆挑着长眉,故作深沉地向那主持者一点头,模样装逼得不行,步履悠然轻盈,把绿蛟留天空里,缓缓回到众人所山峰,只把仙女一样背影留了众人心头上。

    可是当她一踏上坚实大地,立即就换成一幅土匪头子嘴脸,呲牙对还弱弱抱着尾巴抽噎龙珊无耻地说道。

    “小老婆,,拿点钱出来花花。”

    一边说,无耻手掌已经龙珊面前摊开。

    现百代大爷囊中羞涩,吕二少钱显然也已经被百代大爷挥霍一空。只剩下已经被放了血龙珊,还有继续压榨价值。

    看到妖娆纤长手指,龙珊差点没双眼一黑直接晕过去!

    当初龙珊与老黄龙来找妖娆时候,何曾试想这无耻天下第一女人,强抢了正妻之位不说,还挤她龙血,抢她钱包!

    “初元人族小老婆,地位真有这么低么?”

    完全不懂人世龙珊终于被妖娆欺负得长了一丁点智慧。

    “那是自然,想那些寻常城池普通人家生活困难时候,都是派小老婆出门种地,洗衣服,打柴……换钱回家用,我现只是问你借点钱而已,小意思。”

    妖娆又无耻地拿出她乱胡编造故事来吓唬龙珊。

    刚才是把小老婆卖了换粮食,现是把小老婆丢出去洗衣种地干粗活。龙珊听得一惊一乍,第一次认真地感受到当人小老婆简直不是人遭罪!

    看到龙珊脸上一阵表白,妖娆心里顿时一阵舒畅,仿佛这觊觎龙觉小母龙傻乎乎恶心了龙觉又来恶心她仇报到这里也差不多出完了气。

    从她手里抠出钱之后,她也不打算继续欺负这傲娇但还算是守信呆龙。

    “打发她回龙界继续被龙觉欺负好了。”

    嗯!

    妖娆自顾自地点头,心里纯良地想道。

    后世人族一直不明白,为何原本一直不喜欢与人族有交集龙族,曾出现过一派以一头黄金圣龙带领母龙团,专杀那些喜厌旧有三妻四妾人族大能!

    只不过现想想龙珊妖娆手下苦逼遭遇……就不难理解她日后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滥情而让小老婆们卖身换粮食男人们……

    “呜呜呜呜……我……我没有钱,只有金子。”

    龙珊一边呜咽,一边打开她储物幻器。

    龙界自然不使用初元人魔界通用钱币,不过龙天生就喜欢收集亮晶晶东西,所以那成堆金块宝石从龙珊储物袋里滚出来时候,差点戳瞎了所有人眼!

    轰隆轰隆!

    无以计数金子从袋里滚出来,砸得站得近吕二少两眼冒星星儿。他这些暴风雨般金子里仿佛看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召唤,因为他一生所见稀罕事儿还没有今日一夜来得疯狂!

    “爆有钱妞!”

    就连金席内其它召唤师们都忍不住看着龙珊狠狠地吞口水。

    而妖娆却信手拾起了金山中大几块,随意丢入了自己赌池内。随着那声金子入池铿锵声响起,坦诚而直接地预示着战斗开始。

    主持者听着那金块入池声音响起,敏锐耳朵顿时动了动。

    “十三级超系真龙,因为之前濒死一回,现降一级再战,十二级顶级幻兽之争!谁愿来战?筹码以二十万一注起价,加码不得低于二十万!”

    主持者清亮声音夜空下回荡。

    还是把绿蛟定义成“龙”,不过妖娆也懒得去解释龙与蛟不同,反正从现起,绿蛟就已经成为不逊色于寻常龙族一头以异力强行提升战力龙蛟!

    它身体内,一半血,可是龙王之血呵!

    绿蛟有些表情繁杂地看了妖娆一眼,妖娆虽然能以秘语传音来辅助它战斗,但是它战斗时一切不安,迷茫与疑惑却无法像正常被契约幻兽一样传到主人心里。

    “没有关系,以自己方式战斗,你现身体强度,已经让大多数幻兽无法伤害。”妖娆轻轻地以秘语安慰着绿蛟内心不安。

    “我来战!老子手下败将又再来送死!这小龙自然由老子来打败!”

    一声狂野长啸声骤然黑暗中响起。没有人能看清喊话人身影,但是于朦胧光影中,突然爆发出一道极烈青光!

    轰轰轰!

    一头巨大幻兽轰然出现苍穹之下!

    咔嚓咔嚓咔嚓!

    山谷中草木折声音立即不绝于耳地响起!足见此兽威压之狂野彪悍!原本清朗夜幕立即被浓烈乌云遮蔽,层层堆云像是天幕突然低沉压来,沉闷空气,压得人心跳加速,惶惶不得终日。似有暴雨雷电要来,云下游走银色闪电!

    此兽出世引起异相!十分强大风水二系大幻兽!

    兽黑影足有数十米高,如果不是山谷内那些散发荧光植物还努力为三席看客们照亮黑暗,没有了月光与星河当空发光山谷,当真要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混沌。

    妖娆定睛一看,那陡然横生于众人眼前……是一只平日里极难得见上位瑞兽!

    夔牛!

    其状如牛,苍色无角,身泛青光,一足能走,目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咆,传说出水既引风云暴雨雷电!

    看来传言确非虚!

    狂风迅猛地割过所有人脸,夔牛发威。

    麒麟王主战兽中也有一头夔牛,但是与妖娆现眼前这只比较,恐怕还是要差上不少。

    “这……这个……”

    被夔牛威压震到角落里主持人看到此兽黑夜中轮廓,立即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说道:

    “那绿龙这次评级已经降为第十二级,不能再祭出十三级夔牛与它再打了。”

    主持者也有自己心中小九九,已经死过一回绿龙要是再与第一场对手对战一回,这次还可能还有傻瓜会绿龙身上下注?

    别看现绿龙身上没有伤痕,只怕五内重伤,比上一场还不耐打!这么没有悬念比赛,庄家可是要赔本!

    看到上一场把自己撕得肠穿肚烂老仇人,原本对自己力量还感觉到不安绿蛟立即把自己诸多迷惑都迅速抛脑后,顿时恶狠狠地瞪着那牛气冲天大家伙呲牙!

    原来是宿敌。

    妖娆脸上微微扬起一丝笑意。

    挑战者不能比请战者等级高,这原本是兽斗会不可撼动铁律,不过凡事都讲究一个特例,特别是看到绿蛟眼中熊熊战火,她倒觉得这夔牛出现,才能激起绿蛟浓烈战意!

    “无妨。”

    正当主持者近退两难时候,妖娆清脆声音却又天空下响起。

    “我们就挑这样对手应战,绿龙身上注,我自己下。”

    妖娆向龙珊一招手,而后者顿时老老实实地走到代表绿蛟赌池之内,再次打开她金贵得很钱袋子。

    哗哗哗哗!

    无以计数金块,宝石,还有世人不得多见万年灵草,五色元素精魄顿时都咕咚咕咚地滚了出来,那金色流水,差点戳瞎了场所有人眼!

    实是太有钱了!

    就连百代大爷都忍不住狠狠揉着自己发直眼睛,不要说那些青席白席内原本赌金就不多看客们。

    老黄龙脸颊都抽搐,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与公主殿下来到初元就是一场悲剧……人族太凶残了,以后再也不来了!

    “小母龙,放心,这些大老婆都会还你。”妖娆对龙珊做了一个“放心”口型。

    而那夔牛之主仿佛也被妖娆这边惊人财力给吓得不轻!

    “哼哼!好!算你有种!看样子你是输得不服气,就是有意来挑衅老子!”浓烈鼻音,来自青席。

    真不知道为什么青席宾客中竟然也有人能契约像夔牛这样强大幻兽!

    “那老子就把刚才从你身上赢钱通通押上,我就不信了,换一个召唤师,这垃圾一样绿龙又能强到哪里去!”

    咚咚咚咚!

    对面赌池内也开始有人疯狂地抛入钱袋子。而且看此架势,三席内所有宾客也开始热血澎湃地下注。

    向夔牛处下注人自然人数众多,而向绿蛟处下注人则少之又少。一时之间,钱袋子上金丝之光夜空中闪烁。

    众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场没有悬念战斗,兽斗双方,不过是逞一时之气而已,战局与上一场,不会有太大变化!

    ------题外话------

    高考孩子们不要紧张,平常心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