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399:绿蛟的安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兽斗庄家数钱效率是极高,不一会儿就把输家赌金抽成之后悉数又投入代表绿蛟赌池。

    原本这些赢来金铢也要重按比例给各位赢家进行分配,不过这一次给绿蛟下注赢家几乎只有妖娆一人!

    所以那些金灿灿金铢钻子币都如流水一般疯狂地向妖娆涌来。

    没有再欺负龙珊,把她金块儿还给她之后,妖娆面前还堆着一座雄伟钱袋子山!

    懒得再点数,妖娆向百代明珠与吕二少分别信手丢了几个钱袋子,而后大手一挥,直接把这些沉甸甸金铢口袋都揽入了驭兽环内。

    以金铢重量估计,今日所得金钱,只怕已经赶得上把湿婆卖出去那个大价钱!

    年轻世子们不比万年老怪钱多,所以能这千人兽斗会上一次赢来如此之多金铢,几乎已经创造了历界兽斗会一个奇迹。

    那些输钱人睚眦欲裂,用各种羡慕嫉妒恨目光戳妖娆身上,而妖娆此时只掂量着钱袋子,心里盘算着元方又能用这些金铢给自己买下多少骨三合药草。

    实无法从妖娆身上看出她来历与身份,众人只得一面猜测,一面把注意力放那早已经气得背过去绿龙旧主身上。

    “啧啧啧啧……换一个主人,果然让战兽实力从地上飞到天上,之前旧主,是多不识货啊,这样强大战兽,居然也当垃圾丢掉!后被别人捡了,还冷嘲热讽别人没有眼光。”

    “就是就是,后他多少钱把那龙给卖了?几百?几千?喂!兄弟,哥哥这里还有一万金铢,你那还有什么你看不上眼幻兽,通通卖给我好不好?”

    有些无耻好事者,立即把矛头掉转,直指那憋得已经鼻孔喷血蓝衣男子,甚至有人开始不要脸地打起他其它幻兽主意。

    本来就气得不轻,绿蛟旧主一听到这些气死人不偿命嘲笑,“噗”地一口喷出一口浓血,直接晕死地面上。

    悔不该把那绿龙以区区几千金铢卖给那会用妖术女子啊!

    蓝衣男子喷身体内所有血都想不通。为什么那女修一用起来,那实力跟渣一样绿龙就突然变得那么骁勇擅战了呢?

    还有心思鬼畜者,看到妖娆拾回一条死龙为她赢得了那么多金钱与荣耀,纷纷心痒到不行!

    他们之中冲动者早已经撸起袖管跃入山谷内去急急寻找之前三十多场兽斗时战伤跌落深谷又被契主遗弃战兽来。

    这些人天真地认为,战伤战兽们很有可能深谷内吸取了三仙峰中不知名灵气,或者因悲愤而突然发生了世人不知进化,所以突然变得很有力量!

    抱着这幼稚想法,众多人顿时如野猴子般山间跳跃奔腾。

    主持兽斗会男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兽斗会场混乱成这样,顿时哭笑不得,也不知道此时是不是应该继续开始第三十九场幻兽争斗。

    不过可以预见是,刚才那不可思议逆袭战之后,接下来兽斗比赛一定再难现刚才那激动而让人热血沸腾场面。

    妖娆倒不想管接下来兽斗会会变成什么模样。因为赚足了钱,她已经有离开此地想法。

    今夜她虽然并没有主动出场,但她两次逆杀之战一定已经引起了很多人注意,为避免不必要麻烦与各种无厘头烂桃花,她决定速速离开三仙峰地界,回到霁雾城里去。

    “龙珊,你要去哪里?”

    妖娆抬头问了龙珊一句,要是这小母龙没有地方去,她带着这个不时可以欺负蹂躏一下“小老婆”,也是一件很有乐趣事。

    被妖娆话一提醒,聪明了好多龙珊顿时一喜!完全不带标点地急急对妖娆说道:

    “你这么问意思是我可以不跟你一起那么我就不跟你一起我回龙界去你也知道龙王有很多事要做我不能离开龙界太久虽然小老婆理所应当跟着大老婆走但是我也很为难这样吧你有时间可以去龙界找我玩!哼……我以后再也不来初元了!”

    龙珊为了不让妖娆打断地完整把自己意思说明白,叽里呱啦没有停顿地碎碎念了半刻钟,差点没有把自己给憋死。

    狠狠地吐出后一个字,胸都瘪了下去。

    龙珊用力地一吸气,掀起一股恶风好不容易才把青紫脸色给缓回来。

    “好吧,好吧……你走吧。”

    妖娆憋着胸腔里笑意对龙珊挥着手示意她可以离开。

    妖娆知道自己若是不放她离开,这尊贵龙界小母龙只怕又要抹鼻涕了。

    不过经过这次教训,小母龙一定长了不少记性。再惦记着她龙龙……哼,下次就不是放血那么简单。

    “哇哈哈哈哈!本公主终于可以走了!”

    一听到妖娆放自己离开,龙珊如蒙大赦地纵声狂笑,笑足三分钟才娇羞地收声捂着嘴扮柔弱。

    其实此时装可爱已经没有什么用处,因为四周世家弟子们有不少已经被她狂笑声给震得从凳子上滚出来。

    此时那得胜而归绿蛟正漂浮妖娆身侧亲昵地她身上蹭着自己大头。

    “打得不错。”

    妖娆笑眯眯地拍着绿蛟大头,满心欢喜绿蛟能不与自己契约情况下如此顺利地战胜夔牛。

    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精神力重伤它,注定以后很难再与人签订契约,所以它需要别方法来不断提升力量。

    妖娆一面为绿蛟将来暗做打算,一面视线不断身前来回扫视。

    很地……她视线中又出现了那拍着屁股正带着老黄龙疯狂逃跑龙珊身影!

    “喂!小老婆,等等!”

    妖娆一声吆喝简直像是九天落雷瞬间把龙珊打回原型!

    听到妖娆那如讨命一般声音,龙珊睚眦欲裂地回头,僵直于半空中,对妖娆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笑脸。

    “干……干什么?”我要走喂!不要叫停我!

    小母女弱弱地问道。

    “把我绿蛟带回龙界去,教它些真龙幻技。”

    妖娆不是想出尔反尔,只是又想到一件事要交给“小老婆”去做。所以毫不犹豫地把身旁绿蛟推了出去,一边推还一边向绿蛟秘语传音。

    “跟着她们!你现已经是半龙半蛟,可以学习龙族幻技,跟龙珊去龙界,能骗多少幻技通通都给我骗回来。”

    听得妖娆指点,绿蛟温柔大眼睛内顿时又爆发出凶残而鬼畜光芒!

    于这一点上,绿蛟与妖娆简直都是一类人,根本没有什么与主人分离不舍,一听到能去欺负真龙压榨幻技,绿蛟兴奋得浑身直抽,差点没心脏加速到爆掉!

    对于妖娆这个决定,它举双手赞同灭哈哈!

    妖娆能带他打架,但是龙血中隐藏龙技却是妖娆打破头都教不出来,所以把绿蛟安排到龙界去,才是它目前好归处。

    一听说是带个小宠物去龙界,龙珊顿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生怕妖娆刚才叫住她是又想出了什么变态折磨人方式要她实践。所以巨大心理压力下蓦地听到一个这么简单要求。龙珊差点喜极而泣。

    莫说带一只小蛟,就是把场所有垃圾幻兽通通带到龙界去她都愿意!

    “好!好好好!没有问题,这个本公主一定办到!”

    龙珊圆润手臂向前一伸,顿时一把勒住绿蛟大头,像是逃命一般扯着绿蛟身体疯狂消失于天际。

    此时妖娆并没有再意龙珊慌张,而是再一次……也是难得一次极为认真地向绿蛟发出了一个她此时真实也迫切要求。

    “去吧,去找龙觉,给他传讯,我一切都好,让他也照顾好自己,无需急着回来。”

    妖娆幽幽声音传入绿蛟心头,顿时令绿蛟眸光大盛!

    这灵智龙蛟微微颔首,而后随着龙珊掀起狂暴之风,“嗖”地一声消失于黑暗夜幕里。

    “我们也走吧。”

    直到再也寻不见龙珊与绿蛟身影,妖娆才收会目光,淡淡地对百代明珠与水伯说道。

    “好啊,我好困,要回家睡觉。”

    百代明珠此时已经对兽斗会失去了兴趣,踩着木屐发出啪嗒,啪嗒声响急着回城。

    而吕二少见过妖娆两次发威,心里早已经对她敬仰万分,于是立即点头哈腰地她身前带路。

    之前就听说百代明珠家势力远比一般荒古世家雄厚强大,但今日一见,仿佛百代明珠对“玉姑娘”亦有着三分畏客气,那这不也意味着……玉姑娘背景比百代明珠还强大?!

    吕二少一面强颜欢笑,一面心里狠狠地打着自己嘴巴。

    “叫你有眼无珠,叫你差点得罪正主!白痴!笨蛋!”吕二少瞬间把自己骂了个体无完肤。

    看到妖娆一行人仿佛要离开,金席内众人顿时有些骚动。不过想要搭话又苦于没有可能引起对方注意话题。

    百代明珠?他们不认识,那是什么人?

    吕二少?他们也不太认识……仿佛是个一直白银混日子,第一次到金席世家弟子。

    而那玉姑娘?就加来历不明了!

    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妖娆一行人消失金席对外传送阵里。

    而迷雾之后三人立场,也此时突然发生了微妙改变。

    “我先离开一会儿,去去就来。”

    羌厝突然站起身来,招呼着一直跟他身后家仆向深雾内大步走去。

    倒是那一直对妖娆极有兴趣断峰此时稳稳坐于石桌前,并没有半点坐不住表情。

    “喂!喂……羌厝,你去哪里?”

    巫兰大声地叫唤着,三人一起来此地,自然要一起离开才对。

    “羌厝,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招惹那位女修。”

    出于道义,断峰晦涩地暗示了羌厝一句。

    他自然不会把妖娆是位上位兽神召唤师事说出来,不会告诉羌厝,他想去会见女子刚才还跟真龙打了一架,而且还占便宜!她真实实力与刚才治蛟斗夔牛那一点点小闪光相比起来,绝对小巫见大巫,如果羌厝是想拉拢她,一定会吃瘪回来。

    但是很可惜,一贯聪明如狐羌厝却偏偏没有听出断峰语气中劝阻。

    此时他心里满满都是那女子把将死之蛟复活成带着真龙之息恐怖战兽一事!为这逆天神技,他必要与那女子会面一次!

    不过嘴上羌厝自然不会承认。

    “哪有哪有,我是坐久了出去散散步,却会哪门子女修啊……真是。”

    甩着长发,把断峰话直接抛到脑后,羌厝大摇大摆地向远方走去。

    只不过自己身影不再能被巫兰与断峰窥见之后,羌厝脸颊上那抹乖张纨绔之色立即急急隐去,取而代之是一份寻常人很难他脸颊上看到认真表情!

    “二爷,随我去看看!”

    唤着家仆,“嗖”地一声,羌厝已经掉转方向,急急向着迷雾外传送阵御空而去。

    与此同时,妖娆一行人已经通过传送阵直接回到霁雾城内那个空旷广场上,不远处传来阵阵异兽飞禽嘶鸣声,看来众人座驾们也已经等得不耐烦,开始聒噪地清起嗓子来。

    不过这吵闹声音现百代明珠听来却十分动听,因为这就意味着他能很地回到花楼把一身浊气洗干净。

    “玉儿,我们走吧。”

    百代明珠拉了拉妖娆衣袖,顿时又回头看着她脸。因为随着自己轻拉,妖娆并没有跟上前来。

    “百代明珠……”

    妖娆看了百里尘一眼,而后带着微笑唤起百代大爷名字。

    既然麒麟王他们到了霁雾城,她自然是找冰封城众人们一起住,而且百代明珠虎狮之车速度还没有她御空,所以她此地也应该暂时先与百代明珠与水伯说再见了。

    百代明珠是多聪明人?一看妖娆表情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东西。

    “喔,那你去吧,有稀奇东西时候,不要忘记了来找我。昆山拍卖会结束之前,我一直会住花楼里。”

    百代明珠急急拉开车辇门,看着车内自己熟悉软榻已经开始两眼放光。完全不需要妖娆把话出明白,他就像是一条蛔虫一样连回答都直接说了出来。

    “哎。”

    妖娆看着百代明珠无车不能行模样简直哭笑不得,她认真地点头,而后又向水伯道别才带着百里尘欲御空而起。

    只不过就她轻盈起身那一刻,百代明珠突然又把头从他那华丽车辇内升了出来。

    他皱着眉头,好像有话心中一直没有说出来,所以妖娆即将离开时机,憋了老久话才挤出唇缝。

    “妖……玉儿,兽斗会入场宾客们没有你想那么简单,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弟子,他们坐席金席之上。你明白我说什么吧?”

    百代明珠有些话含糊不清,但妖娆立即明白了他此话核心所。

    他提醒自己,也许救治绿蛟“异术”过于逆天,亦会招到真正难缠年轻上位者们注意。

    “明珠,你说什么?”一脸一伤吕二少还根本搞不清楚百代明珠是不是发酒疯。

    “没什么,开车吧。”

    放下帘拢,百代明珠俊脸也收回车内,他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声音从车内传出,立即驱使着吕二少屁颠颠地跳到车前挥起缰绳,吆喝虎狮腾空而起。

    哟……臭屁了百代明珠!

    妖娆目光随着虎狮之车升天而微不可查地一缩,大概明白了百代崆峒坐镇百代家时百代明珠身份与地位超然!

    “那吕二少以为自己是带着足不出户百代明珠来兽斗会上开洋荤,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觉得忒拉风东西,只怕都是百代大爷当年玩剩下游戏。”

    “今夜金席之上,有百代明珠旧识吗?”

    妖娆心里小声嘀咕。

    先把百代明珠劝告放了心里,而后才乐滋滋地一面御空而起,一面不断用手指袖袋里摩挲!

    其实此时她袖袋里面还有两瓶给绿蛟疗伤时偷偷藏龙王血,当时留下龙王血只是为了应对不时之需,但是绿蛟身上看到卓越成效之后妖娆却有了主意。

    “那小母龙血真是好得不行!也许给小八用上一点,也能让小八身上多添一缕龙威!”

    妖娆笑得眉眼弯弯,而后带着百里尘一起御空而起,轻地向麒麟王等人落脚客栈疾驰而去。

    她心里想着利用龙王血拍卖会正式开始前先着重提高八岐实力,但是刚刚飞起不久,身体刚没入云层,四周层云中就突然传来重重陌生威压。

    我擦!

    “难道百代明珠那乌鸦嘴真说对了?有人找上门来?”

    妖娆长眉一挑,顿时缓缓地停下了脚步。百里尘坐药王鼎上,亦随着妖娆而静立于天际。

    长夜将过,天边有微光升起,于朦胧光线中,忽而有两道人影倏然而起。

    “呵呵,姑娘好敏锐五感!”

    随着一道爽朗声音响起,羌厝便带着他老仆出现于妖娆视线中。

    头上小发辫抓着头皮向另一侧束起,拢着头顶那些不羁乱发,加之颜色亮发绳与饰物,立即显出羌厝与初元世家弟子们截然不同风度。

    身上亮蓝与褐红层层衣织形成强烈色彩对比,加突显出此人好动鲜明性格。

    他分明眉目让人过目不忘记,说不得英俊非凡,但眉浓肤白,眼窝深邃,有一种能把目光射到人心里独特气质。

    就算他身后老仆身上带着比他强大威压,世人见这主仆二人时候也绝对会把第一眼视线放此人身上。

    “这位是?”

    妖娆倒也大方,浅笑对羌厝问道。

    以她今日之实力,已经再也不畏惧任何人因为觊觎自己宝物而落荒而逃,管眼前这两位天人强者来找自己做什么,她心中不再狐疑与彷徨。

    带着善意来,必能带着微笑回去。带着恶意来,那就把门牙留下来!

    还以为自己这么气势汹汹而来,一定会给妖娆造成极大心理压力。但没想到她如此气定神闲,像是路上见着眼熟人有礼而不淡漠地与自己打招呼,羌厝心里顿时大为惊奇!

    这女子到底是什么出身?

    “下羌厝,兽斗会上看到姑娘驭兽奇术十分罕见,所以想来与姑娘交个朋友。”

    羌厝风流倜傥地说道,此时脸上表情根本没有雾中与断峰对话时对妖娆显露出那种不屑与轻视。

    “果然是兽斗会上引来人!不过我金席内没有见过此人,百代明珠说得没有错,还有高于金席存。”

    妖娆眨着眼睛静静心中寻思。

    “如果只是点头之交朋友,可以啊……反正只是混个脸熟嘛。”

    妖娆看着羌厝身上不逊色于百代明珠威压,立即明白此人身份比百代明珠只高不低,不过百代崆峒世时已属于初元强者前十人之一。

    这样想来,如果这羌厝不是祖辈中有超越百代崆峒之人,就是因为百代崆峒失踪,导致百代明珠境遇曾发生过天翻地覆变化。

    吕二少眼里金贵得不行百代明珠,其实已经落魄得可以。

    妖娆脑海里顿时再一次一闪过百代明珠那张仿佛把所有事都看得很淡脸,之前以为他是天生随性,现想想……只怕也是经历了生活巨变之后顿悟与释然。

    “我叫玉儿。”不紧不慢地回答羌厝讯问。

    妖娆一时之间也没有给自己想好名字,“玉魑”是不能再用了,不然有可能让人联想起神宗符山,所以她就随口按百代明珠呼唤她名字来搪塞羌厝。

    “不知道玉儿姑娘是那个天宗弟子,还是出自什么世家联盟?”羌厝脸上依旧挂着和善笑意。却开始努力打探起妖娆底细来。

    天宗?世家联盟?难道初元所有强者都只出自于这两个势力?

    妖娆心中寻思起来。

    ------题外话------

    昨天发了个公告。把我管群爱妃们忙吐血了…咳咳。要入群亲爱们,记得入群时加上妖娆文中任一人物名字做敲门砖~这样申请很就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