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400:拉拢不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其实你不用问就已经猜到了啦,我不认识你,就意味着我既不是出自天宗,也与世家联盟没有关系。”

    妖娆寻思了一下,便直接地戳中了羌厝心中小九九。

    自打羌厝出现妖娆面前,就没有看到妖娆脸上出现过什么震惊或者敬畏表情,足见此女确是从来不认识,也从来没有听过他名字。

    她镇定本身就说明,她对天宗与世家联盟圈子完全不熟悉。

    不过为了套出妖娆身世,羌厝还是先把天宗与世家联盟名号亮了出来,想先与她多套几下近乎再慢慢切入正题。

    所以此时被妖娆一语道破,羌厝脸上都不由自主地洋溢出一丝尴尬表情。

    “嗯……咳咳……”

    他挠着头,有些不自然地咳嗽着。因为很少有同辈中人这么不给他面子,一时之间他竟然没有办法把话给圆回去。

    “你就说来找我是什么事好了,我这个人一向很直接。”妖娆双手抱胸,一幅从容随意模样。

    她对羌厝倒也没有恶意,虽然对他之前以威压来试她有些微微不爽,不过其实此时要是她面前换作别人,她依旧会这样直来直往。

    她这样一说,羌厝倒还真撕开了脸。

    羌厝心里虽然暗骂着妖娆太不会附和委婉,不过脸上依旧挂着和善笑意。

    “嘻嘻,其实我是好奇姑娘你到底师出何门啦,看上去带着天人境气息,但是身上又有幻器隐藏真实幻阶,令我都看不出你真实底细,所以想来交个朋友。顺便讨教一下那濒死绿蛟为什么突然越战越勇?甚至血脉中还带有了真正龙息原因。”

    听羌厝这么说,妖娆也立即明白她那些小手段是蒙蔽不了真正高手眼睛。

    也许刚才兽斗场大部分人都以为“绿龙”实力突然得到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章节了暴涨,但嗅觉敏感者们其实都能嗅出它身体内突然出现龙血气息。

    “与其不回笼或者乱编谎话可能让这家伙对我纠缠不休,不如小小花点精力打发了他。”

    妖娆一边想一边对羌厝勾了勾殷红嘴角。

    “告诉你也无妨啊,如果你喜欢,还可以给我开个价。”妖娆顿时摆出一幅生意人精明嘴脸。

    “其实我这里有一瓶龙血。”

    她故作神秘地从袖袋里掏出小一瓶龙珊血来放羌厝面前。

    那被盛放透明琉璃瓶中龙血红中带有玫瑰般艳丽夺目颜色,一眼看上去竟然比稀世宝石加摄魂夺魄,而且从瓶口处溢出丝丝龙威无声而直白地证明着妖娆所言非虚。

    这种借着一半实物假话容易让人相信。因为证物为真,羌厝她描述里着实找不出半点漏洞。妖娆自然不会让羌厝知道生命神药与龙珊存。

    “这是我先祖偶然得到物件,本来是想拿到昆山拍卖会上赚钱,只不过兽斗会上赌金数额也让我心动,那绿蛟实际上并没有受太重伤痕,它身上滴一些龙血,它立即能短时间内拥有龙战力……哈哈哈哈……这样我也算是占了个便宜。”

    妖娆笑得轻狂,仿佛对自己小秘密丝毫不避讳旁人。

    而她不加遮掩原因则是……

    “怎么样?羌厝大哥,你若是喜欢,开个价钱我把这瓶子龙血卖给你啊!”妖娆伸着脖子挤着眼睛表情尤其生动。

    一听到只是这么简单“妖术”,羌厝心中好奇力顿时大大降低,甚至还有些失落心情。

    老没有意思了,就像是看魔术表演,看时候觉得惊心动魄,得知了幕后机关之后又陡然觉得可笑无比。

    “哦,原来如此。”

    虽然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地不相信,不过从眼前那名为“玉儿”女子脸上他找不出半点谎言意味,所以之前所有期待只得作罢。

    “我倒没有蛟类幻兽可以使用龙血,这瓶龙血你还是拿到拍卖会上拍卖吧。”羌厝淡淡地说道。

    “真不需要?这也许不是普通龙血,是真正龙王血哦!”妖娆一看羌厝那张拉得老长脸,顿时加来了精神。

    “真不需要。”

    羌厝斩钉截铁地回答。

    那就好……妖娆心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要是龙血真被羌厝看上,那她才真不想卖呢!要是遇上那样场面,她只有编出一个高得离谱价钱来吓唬他!不过现她却没有了这样忧虑,因为这货根本对如假包换龙王血一点也不感兴趣。

    不过虽然是这样得意地于心中笑着,妖娆依旧摆出一幅怏怏表情,不太甘心地把龙血收回了自己袖袋里。

    “玉儿,你幻阶,到底是不是天人境?多大年纪了?”

    还不死心,羌厝又像是查户口一样向妖娆盘查起来。

    “还不走?”

    妖娆对这不断问东问西家伙搞得有些烦了。

    作朋友可以,两个人对上眼缘聊天喝茶打架什么才叫作正常相互熟悉过程,那种一上来就先问战力如何,芳龄几许,身高三围多少人,完全像是去菜场买猪肉一样……目地性太强,很没有意思。

    仿佛他俯视她,审查考量她。然后再判断她有没有成为他“朋友”资格。

    “本姑娘又不需要巴结你势力,何况我连你是哪条葱都没有搞清楚,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妖娆眉头一皱,顿时冷冷说道:“家师管教严格,关于身世问题一切都无可奉告。”

    羌厝顿时被妖娆一句话噎了个半死!

    他想知道东西何曾这么难问到?看来对话者出身太低也是一件麻烦事情,因为她根本不懂得对权贵们时时保持一颗敬畏逢迎心。

    妖娆直接与坦诚此时羌厝看来,便带着满满他所谓“俗气”了。

    “哎,玉姑娘不用这么有防备之心,你就算没有听过我羌厝名字,如果你境界天人境上,至少也应该知道天宗与世家联盟存。我是见你实力容貌皆不俗,所以才唐突一问,像你这样潜力卓越女修,应当看到广阔天地。如果不嫌弃,我可以为你引见不少初元真正强者。”

    羌厝对于妖娆心性与一无所知是抱着不屑态度,不过换一个角度想想,这种无知女人一但掌握好了,也很容易对自己死心塌地。

    所以此时羌厝,语气还算柔和温良。

    他暗中想道:像这种战力与姿色都不错女子,即使出身不好天宗与世家联盟内也很受欢迎,因为接近天道极限,女修数量又越比男性少很多。可是一些心法又独独需要女子纯阴之力与男子一起修炼。

    上面肯定不会把聚神丸分给她,不过有了天宗辅助,她幻修之道一定会走得加长远一些。

    真正强者?

    妖娆自己就是不俗强者,不过不可否认是,她对他这自大提议还真有一点点心动!

    因为她看得出那跟羌厝身后老头儿实力至少也能与水伯一较高下,但这些一定也只是天宗与世家联盟势力冰山一角而已。

    真正强者还有许多。

    她想看看这个世界究极力量,想看看血老头站多威风高度曾俯视这个世界万物生灵。而眼前不那么讨人喜欢羌厝仿佛可以给她提供这样机会。

    而就她准备回答时候,羌厝又自我感觉良好地补充了一句。

    “像百代明珠那种已经被舍弃男人,不是你可以指望栖身大树。”言下之意,他才是大树好让妖娆乘凉。

    呸!

    溜到嘴边话顿时被妖娆自己活生生地吞了下去,取而代之是一声长长吐口水声。

    要是教养再差一些,妖娆只怕此时都已经直接一脚向大言不惭羌厝踹上去。

    妖娆大逆鳞,就是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自己朋友,就连用言语蔑视都不行!一听到羌厝明显是贬低百代明珠话,她心里一股无名之火就立即涌上了心头!

    这些自诩强大垃圾们,之前百代崆峒前辈没有失踪时一定与百代明珠私交极好!可是自打百代崆峒失踪,这些垃圾非但不照拂旧友,任他被人下毒谋害,甚至还明着暗着挤兑他。

    就连自己这么偶然都能看到世人不屑百代明珠丑陋嘴脸,那么她看不到时候,百代明珠受排挤……一定加让人心里恶心!

    这想微微一试想,妖娆顿时觉得羌厝此人虚伪掉渣!

    什么狗屁初元强者引路人?由他为自己引见,她倒不如不看一眼!

    “不好意思,我赶路,请让让。”

    根本懒得再与羌厝纠缠,妖娆像赶苍蝇一样不耐烦地挥着手,再也不屑回答此人任何问题,抬脚就与百里尘一起转身向前疾行。

    “喂!”

    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惹毛这脾气性格极为古怪女子,羌厝好脾气也基本上耗到头。

    “你不要近酒不吃吃罚酒啊。”羌厝脸瞬间拉得很黑。

    倒不一定真要拉着这不识抬举女子去天宗与世家联盟看看,只是她这种粗野态度与举止,已经令他大为光火!

    就算不报姓名行走于初元大地,一般人看到自己不凡气度与身上散发出雄厚天人之息就已经足以震慑对手。

    所以不是自己没有提醒那嚣张女修,而是她太目中无人!

    “谁近酒不吃吃罚酒啊?难道你酒我一定要喝吗?你说东西我一点也不稀罕,要是没有别事,麻烦不要再来找我。”妖娆幽幽声音从羌厝身前飘来。

    羌厝顿时加生气!

    “看来你是欠点教训!”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贯把自己看得很高羌厝居然真与他眼里不过是“乡野村姑”妖娆置起气来。

    脚下瞬间流云翻动,只迈一步,羌厝蹁飞身影就已经只隔妖娆背心一拳之距。他伸出手掌内灵气回旋,就是单纯灵气攻击威力十足,顿时卷起四周夜云以肉眼可见速度撕裂!

    这一巴掌要是拍寻常人肩头,绝对会混乱修炼者经脉,令人立即气血逆行,轻者浑身战栗倒地,重者会受很严重内伤!

    下手足够狠辣!

    可见此时羌厝心中被妖娆无视怒火!

    而妖娆也顿时目光幽暗起来。

    “你丫,本姑娘懒得理你给你留足面子,你居然还敢来我身旁下黑手?哼……一幅找打模样!”

    心里这样想着,妖娆嘴上也冷冷笑起来。

    “羌厝,你不觉得靠得女子太近,很失礼吗?”

    随着自己冷笑响起,妖娆轻盈地伸出自己手,于肩头反手一握,顿时扼住了羌厝手腕。

    “就这样渣水平,还夸夸其谈带我看强者,你不觉得脸红么?”妖娆每一句话都正好戳羌厝心尖上。

    被人这么轻而易举地挟制,羌厝登时大吃一惊,不过他却很反应过来想要震开妖娆纤纤素手。

    那犹如削葱根般又白又嫩手指,可比她那张英气十足容颜要让人醉心不少,十指妩媚,仿佛轻轻弯折就会毁于一旦。

    羌厝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脉门被妖娆扣上前立即以巨力狠狠一抖手腕。

    可是出人意料是……那娇柔如豆腐工艺品般细长手指非但没有因为他爆棚力量而被震得虎口开花血流成河,反而坚硬地扣紧了他关节。

    妖娆没有一点掌握羌厝脉门意图,对于这人极别小菜,根本不需要花那多精细功夫。

    “羌厝你不是想用你灵气来逆行我经脉吗?”

    妖娆唇角顿时向上扬起一个绝美弧度。

    “那我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与妖娆比底蕴,那么看走了眼羌厝就直接错到了姥姥家。

    虽然预想过妖娆身上有隐藏幻阶幻器,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女子已经凶残到高于他境界足足一层!

    三衰对晋升天人二衰菜鸟,虐他就跟虐小狗一般轻而易举!

    妖娆只需要微微“听潮阁”,全文字手打用力,那些原本萦绕羌厝手段掌心内相想要教训妖娆灵气立即不再受羌厝本人心意驱使,它们胡乱地打着旋儿而后直接刁蛮倒灌入羌厝身体内。

    虽然还是自己灵气,但因为突然不受控制而立即打乱了羌厝体内所有灵气游走秩序,这种灵气乱流极凶险场面自然不可能从体外看到。

    不过从羌厝突然被吹肿和双颊还有凹陷得不成形胸腔上就不难看出他正经受着怎么样折磨!

    滋滋滋!

    皮肉被撑开或者扭曲声音陡然响起。

    原本俊逸家伙完全变了形!

    现就算他爹娘到场都不一定认得出这气息紊乱肢体扭曲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大不是身体上摧残,而是精神上折磨!

    惹错了人啊!

    羌厝此时只有咬舌自心情,此时此刻,妖娆恐怖威压下,他才真正明白自己刚才所说都是一砣砣什么样垃圾!

    每想起一句,羌厝都想一巴掌狠狠抽自己脸上!

    “断峰那货定然是窥见了什么才告诫我不要前来惹事,可是那个白痴就不能把话说得再清楚一点吗?”

    灵气体内爆动羌厝于愤怒之中竟把痛苦源头指向了无辜断峰。

    “少主!”

    跟羌厝身后老者顿时惊恐地大叫一声,就算给他们一万次机会,这些狂傲“第五文学”,全文字手打人们也一万次无法猜想此时场面!

    要知道能瞬间把羌厝整成这个灰头土脸模样,眼前那魔鬼一般女子得拥有有多强大实力!

    “她她她……她年纪轻轻,却已经晋升天人三衰!”

    三衰是什么概念啊?是上四宗封山尊者地位!

    这样出手,根本无需羌厝引见,只要某个天宗或者世家联盟上层人物看到,都会立即欣喜地把她纳入有天赋弟子队伍中!

    无论是什么粗陋出身,都必然有着不可预见与想象辉煌前途!

    因为像羌厝这样以神药喂成天人二衰年轻人都十根手指数不出几个,不要说比他还强大并很有可能从来没有服用过聚神丹女修!

    可以毫不夸张地这样说,如果此时给妖娆足够量聚神丹,只怕她瞬息就能通过药物达到突破天人四衰实力强度!

    因为她根基坚实,完全都是依靠自己一步一步堆砌起来,没有掺杂半点以药相佐捷径!

    “放开我家少主!”

    再这样下去,羌厝搞不好真会被废了修为,但是那被羌厝称为“二伯”老者却因为妖娆逆天暴发而突然产生了种不可理喻忌惮之心!

    “好可怕女子啊!”

    虽然二伯实力远妖娆之上,但是往内里想想,这种身世修为都诡异而没有出处女子,实是不能贸然招惹,天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惊世骇俗事情来?

    “不是是天宗之内隐藏弟子?”一时之间,二伯竟有了这样疯狂念头。

    事出突然,那二伯吹须瞪眼对着妖娆大吼之际,担心妖娆有恙百里尘也下意识地向她身前拦了一下。

    这不拦不要紧,一拦就让羌厝与二伯惶恐!

    因为他们所见,都是家仆比少主实力高强,才能行使护卫职责,但是现看来,这妖孽般女修随从身上半点灵气波动都没有,他却那么自信地向前一拦!

    不得了啊!

    他一定是强到半点灵气波动都不会让人窥见纵世巨擘!说不定已经是成精数十万年惊天老妖物!

    吓!

    一想到这里,羌厝与二伯脸都瞬间吓成了菜色!

    不说羌厝与二伯吓成棵菜,就连妖娆都差点吓得差点一栽!

    要是百里尘被那老头随意拍一下,不成肉饼也要成人干!

    “滚一边去!”

    妖娆下意识地把手里捏着羌厝松开,而后极为顺手地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苦逼羌厝立即半边脸肿成发糕,像破麻布袋子一样歪歪扭扭地飞向一旁,那担心他安危老仆从顿时离开百里尘,急急冲向被妖娆拍飞人影。

    “笨蛋,你拦他干什么!”

    妖娆微怒地瞪着百里尘脸。

    百里尘顿时无辜地挠着自己头,弱弱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看他冲上来,就下意识地想要拦一下。”

    哎!知道百里尘是为自己好,不过妖娆可是受惊不小,要是这货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可会发狂。

    “算了算了,我们走吧,下次不要再帮我拦人,不然以后我都不与你同行了。”

    药师就是要小心呵护。此时妖娆终于明白那些宗门老怪们把自己专属药师供深山里不许他们出来那种心情。

    “下次不会了。”百里尘笑得眼睛亮亮,很难看到妖娆这样着急模样。看来这么一拦,很值得啊!

    “那那些人呢?”百里尘又有些意地用手指了指冲到一旁抱着羌厝为他渡气老头儿。

    此时羌厝与他老仆都目光惊恐地远远眺望着妖娆身影。

    “管他们做什么?再来说百代明珠坏话或者来惹本姑娘,就扒了他们皮!”

    妖娆长袖一甩,扯着百里尘直接无视旁人,大步向前走去。

    有时候适当嚣张也是一种省时省力办法,她此时有些微微明白血十三那么喜欢扒人皮原因,以强力威慑,确能为自己免却不少麻烦。

    听到那“扒皮”二字,被整得凄惨羌厝顿时抱着他老仆从不可遏制地狠狠抖了下身体。

    心里把妖娆恨得要死,却又畏惧得无法言说,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她那曼妙身影缓缓消失越发明亮晨曦里。

    “给我查!我要把她身世通通查出来!”

    直到确定妖娆已经远走,羌厝才发出一声泣血咆哮!

    而此时妖娆,已经与百里尘一起大摇大摆地走了霁雾城宽敞街道上。

    小贩们是彻夜不撤摊,所以街道两侧都摆满了大大小小摊位,其内五颜六色,堆放都是让人想都想不到物件。

    从人骨形状粗犷饰品到雕花精美水晶,小到系头发丝带,大到数米高牙雕,应有有,只有想不到,没有找不到。

    而一个小小摊位上只铺着一张血红布料,摊位前闭目盘坐着一位须发邋遢中年人。衣物已经脏到看不出本色。

    而那血红布料中央,只放置着一枚小小木雕。

    ------题外话------

    千人群瞬间满了一半。很好很好,大家不要忘记敲门砖,我每天开QQ那被999信息雷到感觉太睚眦欲裂…